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約翰壹書 - 回到基本要道

第二課 - 從起初原有的生命之道(一)

經文:約壹一:1- 4

主旨: 使徒約翰開門見山,沒有浪費筆墨在一般書信的公認格式,如開頭介紹自己、收信人、問安語、祈禱等字句,他急不及待直接指向那個“山”,就是“生命之道”,他要人把注意力專注在這個“山”上。

1。還記得我在上一課所寫的一大段“寫作因由/背景”嗎?有的人以為聖經既然是“天書”,主耶穌又說:“。。只等真理的聖靈來了,他要引導你們明白一切的真理。。”(約十六:13)所以我們只要多多禱告,祈求聖靈的引導,就可以解釋聖經。說這些話的人有的是很虔誠,很熱心事奉,很愛主,為主受盡逼迫的仆人。但他們說的話對嗎?

親愛的弟兄姐妹,千萬不要以為聖經好像一些外教,說他們的“天書”是直接從他們的神或使者一字一字的抄錄,所以信息是超越文化、歷史、地理的時空背景,只要帶著一顆虔誠的心,或有獨得天機的聖人教導,就可以得到解釋經文奧秘的鑰匙。

聖經不是這樣一本書。聖經是上帝借著四十多位作者,用了1300-1500年,所寫成的。它是記載了救恩歷史的起源、開展和結束的一本書,媕Y有血、有肉,有哭、有笑﹔有歷史、地理、人文、風俗。。不是一本從天掉下來的沒有時空觀念的書。聖經有五大特征:一、開展性(progressive in nature)﹔二、統一性(unity in nature)﹔三、一致性(consistency in nature)﹔四、有機性(organic nature)﹔五、恆永性(lasting nature)。所以,當我們查考任何一本書卷的時候,我們都要知道它的文化和歷史背景,以及寫作因由,這樣才不會忽略了該書卷在整個救恩歷史上的定位。

其實不要說查考聖經書卷,就算欣賞一首流行歌曲,有時你也要知道創作者譜寫詞曲的因由和背景,不然你會聽得一頭霧水。讓我舉個例子:大家聽過 Paul Simon 和 Art Garfunkel 所合唱的風靡一時的 Sound of Silence (寂靜之聲)嗎?這首歌曲是 Paul Simon 在 1964年創作,后來成為電影《畢業生》的插曲。兩人后來分手,但在 2003年同台重唱這首歌。我把它們放在視頻《土豆網》讓大家欣賞。英文歌詞和中文翻譯(來自互聯網,不是很准確)也放在這里,問題是:大家明白這首歌的意思嗎?

             

寂靜之聲 1964年           寂靜之聲 2003年


 

Hello darkness, my old friend
你好 黑暗 我的老朋友
I've come to talk with you again
我又來和你交談
Because a vision softly creeping
因為有一種幻覺正向悄悄地向我襲來
Left its seeds while I was sleeping
在我熟睡的時候留下了它的種子
And the vision that was planted in my brain
這種幻覺在我的腦海里生根發芽
Still remains
纏繞著我
Within the sound of silence
伴隨著寂靜的聲音
In restless dreams I walked alone
在不安的夢幻中我獨自行走
Narrow streets of cobblestone
狹窄的鵝卵石街道
'Neath the halo of a street lamp
在路燈的光環照耀下
I turned my collar to the cold and damp
我豎起衣領 抵御嚴寒和潮濕
When my eyes were stabbed by the flash of a neon light
一道耀眼的霓虹燈光刺入我的眼睛
That split the night
它划破夜空
And touched the sound of silence
觸摸著寂靜的聲音
And in the naked light I saw
在炫目的燈光下
Ten thousand people, maybe more
我看見成千上萬的人
People talking without speaking
人們說而不言
People hearing without listening
聽而不聞
People writing songs that voices never share
人們創造歌曲卻唱不出聲來
And no one dare disturb the sound of silence
沒有人敢打擾這寂靜的聲音
"Fools" said I, "You do not know
我說:“傻瓜,難道你不知道
Silence like a cancer grows”
寂靜如同頑疾滋長”
Hear my words that I might teach you
聽我對你說的有益的話
Take my arms that I might reach to you
拉住我伸給你的手
But my words like silent as raindrops fell
但是我的話猶如雨滴飄落
And echoed in the wells of silence
在寂靜的水井中回響
And the people bowed and prayed to the neon god they made.
人們向自己創造的霓虹之神
鞠躬 祈禱And the sign flashed out its warning
神光中閃射出告誡的語句
And the words that it was forming
在字里行間指明
And the sign said:
它告訴人們
"The words of the prophets are written on the subway walls
預言者的話都已寫在地鐵的牆上
and tenement halls
和房屋的大廳里
And whispered in the sound of silence."
在寂靜的聲音里低語

 

         
Paul Simon 在美國社會正經歷如越戰、反種族歧視等社會動亂和美國總統約翰肯尼迪被暗殺(1963)的年代寫這首歌。當時他才 23歲,滿腔熱情,透過這首歌曲“寫一種關于大眾沈浸在沉默(盲目、壓制等象征)之中的異象(Vision),來批判社會只知道盲目崇拜物質偶像(Neon god they made),不知道也不敢正視社會的真實面(例如地下鐵與廉價公寓中的窮人)。沉默變成一種聲音(sound of silence)讓大眾以為一切都還是正常。。目的是希望社會能夠突破這些盲目與不合理的壓抑,而找到出路。”(引自互聯網)“霓虹燈的微芒划破夜空,帶給世界的是虛假的光明,卻惹得人們對它頂禮膜拜。人們例行公事地生活著,言而無意,唱而無心。歌曲以懷舊的旋律托著略微沉重的文字,寓意深刻,耐人尋味。如歌中最后唱到的‘先知的話語當顯現于地鐵車站的牆上和窮人的廉價公寓中’,包裹于自己小小幸福中、自以為是地生活的人們,是否也當更真實地看看這個世界,聽聽沉默中的聲音呢?”(引自互聯網)

順便一提, 他的批判仍然適用于今天的社會。李建安牧師在他的《知識分子缺席的時代》(2010年,福音文化中心發行)就針對這種“沉默的聲音”感慨地說道:

一張空著的長凳,一盞沒亮的街燈,一片白茫的景觀﹔知識分子的缺席,智慧言語的缺欠,前景一片的迷茫。

這正是這時代的寫照。

沒有智慧言語的時代是空洞的﹔沒有知識分子的時代是空白的。

講台不再宣講神的道﹔財富安富、胡言亂語、哈利路亞。。取代了神的道﹔講台是空空洞洞的。

教會除了“怪”、“力”、“亂”、“神”、“離”、“奇”、“吵”、“鬧”,還有什么?那是空空白白的﹔教會的昨日除了以一片空白還是空白。

當空洞取代了神的道,當空白占據了神的家,教會的前景是堪憂的﹔今天教會的光景與前景令人一萬個不放心。

智慧的言語在哪?知識分子在哪?沒了、缺席了。

我們無言以對。。。(完)

這是李建安牧師的現代版 Sound of Silence!

2。約壹一:1 - 4  “1論到從起初原有的生命之道,就是我們所聽見、所看見、親眼看過、親手摸過的。2(這生命已經顯現出來,我們也看見過,現在又作見証,將原與父同在,且顯現與我們那永遠的生命傳給你們。)3我們將所看見、所聽見的傳給你們,使你們與我們相交。我們乃是與父并他兒子耶穌基督相交的。4我們將這些話寫給你們,使你們(注:有古卷作"我們")的喜樂充足。”

《新譯本》:1論到太初就已經存在的生命之道,就是我們所聽見,親眼所看見,仔細觀察過,親手摸過的﹔2這生命已經顯現出來,我們見過了,現在也作見証,并且向你們宣揚這本來與父同在,又向我們顯現過的永遠的生命。3我們把所看見所聽見的向你們宣揚,使你們也可以和我們心靈相通。我們是與父和他的兒子耶穌基督心靈相通的。4我們寫這些事,是要使我們的喜樂充足。

KJV:1 That which was from the beginning, which we have heard, which we have seen with our eyes, which we have looked upon, and our hands have handled, of the Word of life; 2 (For the life was manifested, and we have seen it, and bear witness, and shew unto you that eternal life, which was with the Father, and was manifested unto us;) 3 That which we have seen and heard declare we unto you, that ye also may have fellowship with us: and truly our fellowship is with the Father, and with his Son Jesus Christ. 4 And these things write we unto you, that your joy may be full.

“論到從起初原有的生命之道,就是我們所聽見、所看見、親眼看過、親手摸過的。”  --  使徒約翰開門見山,沒有浪費筆墨在一般書信的公認格式,如開頭介紹自己、收信人、問安語、祈禱等字句,他急不及待直接指向那個“山”,就是“生命之道”,他要人把注意力專注在這個“山”上。為什么?(注:原文的“生命之道”是置放在第一節的最末,但中文翻譯則不同。)

這就回到人最基本的問題:上帝造人,給人生命,人活著目的何在?

首先我們要知道,生存不是生命,生活也不是生命,不然人與動物有什么不同。按馬斯洛的需求層次論(Maslow's hierarchy of needs),人最基本的需求是生理需求(衣食住行),然后依次由較低層次到較高層次排列,有安全需求、歸屬與愛的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實現需求,共五類。人有的吃,有的喝,有安全感,最多只能說是生存,動物也是生存。若其他需求也都獲得滿足,人就活得比動物好,但還是生存,好像寵物一樣。

那么,什么才是生命?你聽那位“從天降下、仍舊在天的人子”(約三:13),那位創造主又是救贖主的耶穌基督,他怎樣說:

“。。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上帝口里所出的一切話。”(太四:4,申八:3)

“不要為生命憂慮吃什么,喝什么﹔為身體憂慮穿什么。生命不勝于飲食嗎?身體不勝于衣裳嗎?。。所以,不要憂慮說,‘吃什么?喝什么?穿什么?'這都是外邦人所求的。你們需用的這一切東西,你們的天父是知道的。你們要先求他的國和他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太六:25-33)

“。。叫人活著的乃是靈,肉體是無益的。我對你們所說的話就是靈,就是生命。”(約六:63)

“。。我來了,是要叫羊(注:或作"人")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約十:10)

“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借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約十四:6)
 

歸納起來,我們就明白上帝造人,所給人的是怎么樣的生命。

與動物不同,上帝造的人是有靈的活物(創二:7)。 要維持肉身活著,人需要吃,需要喝,因上帝對亞當說:“你既聽從妻子的話,吃了我所吩咐你不可吃的那樹上的果子,地必為你的緣故受咒詛。你必終身勞苦,才能從地里得吃的。地必給你長出荊棘和蒺藜來,你也要吃田間的菜蔬。你必汗流滿面才得糊口,直到你歸了土,因為你是從土而出的。你本是塵土,仍要歸于塵土。”(創三:17-19)但這不是人活著的目的。比食物還重要的,是上帝的話語。主耶穌說,叫人活著的乃是靈,他說的話就是靈,就是生命。信耶穌的人得生命,因為主耶穌就是生命。凡是有這生命的,他活著的主要目的就是榮耀上帝,永遠以上帝為樂(林前十:31,詩七十三:25-26)。

聖經還用不同的詞語來形容這樣的(新)生命:

A。重生:

耶穌說:“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人若不是從水和聖靈生的,就不能進上帝的國。從肉身生的,就是肉身﹔從靈生的,就是靈。我說:‘你們必須重生’,你不要以為希奇。風隨著意思吹,你聽見風的響聲,卻不曉得從哪里來,往哪里去﹔凡從聖靈生的,也是如此。”(約三:5-8)

“你們蒙了重生,不是由于能壞的種子,乃是由于不能壞的種子,是借著上帝活潑常存的道。”(彼前一:23)
 

B。新人:

”如果你們聽過他的道,領了他的教,學了他的真理,就要脫去你們從前行為上的舊人,這舊人是因私欲的迷惑漸漸變壞的。又要將你們的心志改換一新,并且穿上新人,這新人是照著上帝的形象造的,有真理的仁義和聖潔。”(弗四:21-24)

“不要彼此說謊,因你們已經脫去舊人和舊人的行為,穿上了新人。這新人在知識上漸漸更新,正如造他主的形象。”(西三:9-10)

C。與上帝的性情有份:

“因此,他已將又寶貴、又極大的應許賜給我們,叫我們既脫離世上從情欲來的敗壞,就得與上帝的性情有分。”(彼后一:4)

在所有形容這生命的詞語中,沒有一個比“永生”更為特出的。“永生”是“永遠的生命”的縮寫。“生命”的希臘文是 (zōē )(如約壹一:2 “。。這生命。。”), “永生”的希臘文是   (zōēn aiōnion)(如約壹一:2 “。。那永遠的生命。。”)在約三:36 說:“信子的人有永生()﹔不信子的人得不著永生(),上帝的震怒常在他身上。”在原文,此節的下半節沒有“永”字,可見約翰將“生命”()等同于“永生”()。一個人信主耶穌后所得的“生命”是“永生”,也是死里復活后的生命(約五:29)。這個生命的特質是“與上帝的性情有分”(彼后一:4),因為創造天地的上帝和救贖主是“永生的上帝”。這個 詞語在舊約聖經出現了約十八次,在新約聖經出現了約十四次,除了上帝有這屬性的生命之外,“永生”的詞語是不能用在任何萬物的。

但 使徒約翰在《約翰福音》卻說:“但記這些事,要叫你們信耶穌是基督,是上帝的兒子,并且叫你們信了他,就可以因他的名得生命。”(約二十:31)又說 “上帝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約三:16)

在《約翰壹書》他又說: “這見証就是上帝賜給我們永生,這永生也是在他兒子里面。人有了上帝的兒子就有生命﹔沒有上帝的兒子就沒有生命。我將這些話寫給你們信奉上帝兒子之名的人,要叫你們知道自己有永生。”(約壹五:11-13)

前者要人信耶穌得永生,后者要信徒知道自己有永生。

所以,“我們要謹慎,恐怕有人用他的理學和虛空的妄言,不照著基督,乃照人間的遺傳和世上的小學,就把你們擄去。”(西二:8)

這是何以使徒約翰在《壹書》的開頭就開門見山,要我們專注在“生命之道”這座山上,他要我們在 這烏煙瘴氣,有各門各派,眾說紛紜的世界里,定睛在這座山,珍惜上帝賜給我們的生命,就是永生。

這也是何以他在《壹書》的結尾提醒信徒,“我們知道我們是屬上帝的,全世界都臥在那惡者手下。我們也知道上帝的兒子已經來到,且將智慧賜給我們,使我們認識那位真實的,我們也在那位真實的里面,就是在他兒子耶穌基督里面。這是真神,也是永生。小子們哪,你們要自守,遠避偶象!”(約壹五:19-21)

我們在下一課繼續查考這段寶貴的經文。


默想:

我叫大家回到基本要道,這是反潮流的說法。現在不管哪門學問,大家都說要創新,要跳出框框,要打破常規,不然就會被淘汰。

基督教圈子里也是這樣。不管是神學教義,還是講台傳講信息,或是敬拜贊美和其他事奉,大家都要創新。近來看到一本基督教刊物,以“基督整全的天國福音”為主題,給我的印象是基督的“福音”好像缺少了什么,我們要傳講“整全”的福音才可以。

在一本管理學書籍,《管理基本功》(趙凡禹著,海鴿文化出版圖書有限公司出版,2006年),作者把“創新”這題目放在最后一章,理由是:在這個千變萬化的復雜環境中,管理的基本功離不開四大職能,就是計划、領導、組織和控制。掌握這四大職能,任何人都可以成為一個優秀的管理者,就算不能夠創新。 當然創新沒有什麽不好,但千萬不要把“搞怪”當作“創新”!

在這末世的日子,保羅說:“因為時候要到,人必厭煩純正的道理,耳朵發痒,就隨從自己的情欲,增添好些師傅﹔并且掩耳不聽真道,偏向荒渺的言語。你卻要凡事謹慎,忍受苦難,做傳道的工夫,盡你的職分。”(提后四:3-5)

就算是反潮流,我們還是回到基本要道,盡我們的職分,忍受苦難,做傳道的工夫吧!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