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約翰壹書 - 回到基本要道

第二十課 - 勝過世界之道

經文:約壹五:1 - 5

主旨:

雖然世界是被惡者撒但所操縱,人在世俗洪流里很容易隨波逐流,但人是絕對有可能勝過世界,因為上帝已經提供了一個救贖的方法,只要他信耶穌是基督,是上帝的兒子,他就可以脫離黑暗的權勢,遷到上帝愛子的國里。方法是有了,但關鍵還是人是否可以守誡命,叫愛上帝的心可以完全,不再愛世界和世界上的事。約翰給我們勝過世界的秘訣:“。。就是我們的信心。”

1。約壹五:1 - 5  “1凡信耶穌是基督的,都是從上帝而生,凡愛生他之上帝的,也必愛從上帝生的。2我們若愛上帝,又遵守他的誡命,從此就知道我們愛上帝的兒女。3我們遵守上帝的誡命,這就是愛他了,并且他的誡命不是難守的。4因為凡從上帝生的,就勝過世界﹔使我們勝了世界的,就是我們的信心。5勝過世界的是誰呢?不是那信耶穌是上帝兒子的嗎?”

《新譯本》:1凡信耶穌是基督的,都是從上帝生的,凡愛那生他的,也必愛那從他而生的。2我們若愛上帝,并且遵行他的命令,就知道我們是愛上帝的兒女了。3我們遵守上帝的命令,就是愛他了﹔而且他的命令是不難遵守的,4因為凡從上帝生的就勝過世界。使我們勝過世界的,就是我們的信心。5勝過世界的是誰呢?不就是那信耶穌是上帝的兒子的嗎?”

KJV:1 Whosoever believeth that Jesus is the Christ is born of God: and every one that loveth him that begat loveth him also that is begotten of him. 2 By this we know that we love the children of God, when we love God, and keep his commandments. 3 For this is the love of God, that we keep his commandments: and his commandments are not grievous. 4 For whatsoever is born of God overcometh the world: and this is the victory that overcometh the world, even our faith. 5 Who is he that overcometh the world, but he that believeth that Jesus is the Son of God?


這段經文在《約翰壹書》的結構里是與約壹二:15-17 平行對稱的。

約壹一:1 - 二:14  我們與父并他兒子耶穌基督(生命之道)相交就不要犯罪。  (第二至第八課)

約壹二:15 - 17  不要愛世界和世界上的事    (第九課)

約壹二:18 - 三:10  敵基督已經出來    (第十至十三課)

約壹三:11 - 24  要彼此相愛   (第十四至十五課)

約壹四:1 - 6  怎樣分辨敵基督      ( 第十六課)

約壹四:7 - 21  要彼此相愛        ( 第十七至十九課)

約壹五:1 - 5  勝了世界之道     (今天的功課)

約壹五:6 - 21  知道自己有生命之道(永生),不要再犯罪。


約壹二:15-17 教導我們不要愛世界和世界上的事,因為“這世界和其上的情欲都要過去,惟獨遵行上帝旨意的,是永遠常存。”在第九課《不要愛世界和世界上的事》,我沒有怎樣解釋這句話,現在補上﹔用的是唐崇榮牧師在神學講座《上帝的道與歷史的動向》對這句話的精辟講解。

。。。。 我(注:唐崇榮牧師)現在要先與大家讀一節聖經。這節聖經是約翰壹書二章17節,很多人都會背了,是很簡單的一節聖經,但是這一節聖經的氣派之大、氣慨之盛,是沒有任何一句話可以與它相比的。大家一同來念  --  “這世界和其上的情欲都要過去,惟獨遵行上帝旨意的是永遠常存。”

    你以為這節聖經很簡單、很容易明白嗎?因為不需要查字典,每一個字都知道了嘛!你知道嗎?這節聖經是連蘇格拉底(Socrates,469-399B.C.)、亞里士多德(Aristotle,384-322B.C.)都不可能講出來的話語。我一提醒,你就開始比較、開始思想、開始發現這個重要性。天下有哪一個人像約翰一樣講這句話?  --  “這世界和其上的情欲都要過去”!所以在他的觀念中間,這世界是暫時的、是要過去的,都算不得什么。無論是多大的事、再多的情欲、多深的感情、多偉大的世界,有一天都要過去,都變成微不足道了!惟獨遵行上帝旨意的,是永遠常存。這里面有一個很深刻、很強烈的對比,就是“暫時”對“永恆”、“能過去”對“常存” 。這世界可見的偉大,相較于不可見的神永恆的旨意,其重要性和不可輕忽性,這樣強烈的對比,是從深深覺悟到“神永恆的旨意”和“神寶座的不改變”這種靈性發出來的。

    今天許多在世界上的人沒有這樣的觀念,也不可能有這樣的觀念。當這個世界偉大的政治體系、軍事力量和文化架構轟轟烈烈地呈現在我們面前的時候,我們感到這個世界太偉大了,這個世界太美好了﹔但是,當你真正從神的寶座來看這個世界時,它不過是一個會過去、會消滅、會不存在的暫時的幻影而已。

    前不久在台北有一個展覽,叫做“王者之王拿破侖”﹔我是在快要結束的几天前去看的。那天,我注意到有個媽媽一直對他的孩子講:“某年拿破侖做什么。。。。某年拿破侖做什么。。。”。我佩服那個媽媽,因為我知道她對拿破侖事跡的了解,和能夠記下、背出來的東西,比許多基督徒對耶穌基督事跡的了解和所能背出來的更深入。那個孩子非常有興趣地聽著他媽媽的解釋﹔其實我心里很想對那個孩子說:“孩子啊,你媽媽這么介紹拿破侖,你知道現在拿破侖在做什么?他正拿著一個破的輪子。”過去了!號稱是“王者之王”的拿破侖,他是King of kings ,沒有王像他那樣瀟洒,他可能是歐洲所有的王里面長得最英俊的一個,可能是最有氣概、最勇敢的一個。雖然個子比孫中山還矮小,不到一百六十公分,他卻是不可一世、自叱 風云、管治人心。拿破侖一生最偉大的成就,從法國人的眼光來看,他是把法國的精神、法國的勇敢、法國征服別國的力量表現出來的第一人。但是我看拿破侖的一生,他不過是這里打打、那里打打、殺死很多同類的一個敗類。拿破侖有什么成就呢?拿破侖最大的成就是埃及學的發現,是對古埃及文化的重整。他建立一些探險隊,去把古埃及的文明重新作了研究,產生對世界的光照,這是他真正的偉大,其他的什么都沒有!拿破侖有什么偉大?  --  “這世界和其上的情欲都要過去”。

    你再把毛澤東和秦始皇作一個比較。秦始皇至少把長城連起來,但毛澤東在世的時候,連一個偉大的建筑都沒有建起來過!人眼中所看的“偉大”是什么呢?如果你看見的偉大是物質的偉大,你看見的偉大是精神的偉大,你看見的偉大是政治性的偉大,你看見的偉大是經濟學的偉大,你看見的偉大是英雄式那個無限斗志的偉大。但我要告訴你,這些都不過是在時空中間產生、又在時空中間被消滅的一些東西而已。

    約翰講這句話是帶著很不一樣的氣慨、很不一樣的覺悟。有人以為耶穌召的門徒不過是加利利的那些漁夫  --  在法國大革命以前,百科全書派(Encyclopedists)的哲學家伏爾泰(Voltaire,1694-1778)講了一些話語:“耶穌用十二個加利利人建立了基督教,我一個法國人就可以毀滅整個基督教。”他講話的氣勢好像大得不得了,但是他講了一些根本做不到的事情。耶穌呼召的是很笨的人嗎?耶穌呼召的是那些普通的百姓嗎?不是!耶穌呼召了約翰,這個年輕的約翰,他的思想架構里面那個道的觀念,超過了安培多葛(Empedocles,493-433B.C.)的思想、超過赫拉克利圖斯(Heraclitus,544-484B.C.)的“道”的思想,超過了斯多亞派(Stoicism)對“道”的整個了解。他在約翰福音第一章里面所提到的 logos ,超越了斯多亞派哲學,超越了赫拉克利圖斯學派,他那智慧的超越性是沒有一個人可以輕看的。

    如果你研究過古希臘的哲學,你就知道,在約翰還沒有用 logos 這個字的時候,曾經有兩派的人用過:第一是赫拉克利圖斯學派用“火”來代表“道”。第二是斯多亞派用“宇宙理性”(cosmic reason )代表“道”﹔這個“宇宙理性”就是在萬有之上運行的共有理性,也就是我們思想的“母體”。所以,人好像是從這個母體中間拋出來的,或是一桶水里面潑出來的那些小點滴。我是一個小點滴,由原體分出來的小碎片,我這個碎片之所以能夠思想,是因為我有理性,而理性不在我這里,理性在母體那里。當我這個被潑出來的小碎片跟母體連在一起的時候,我才能真正知道宇宙是什么,宇宙萬有到底有什么意義。

    斯多亞派的思想是相當深奧、相當偉大的。在整個中國的哲學思想里面可以與他相比的,恐怕只有如老子這般的思想。但是,斯多亞派所說的“道”是一個怎樣的“道”卻沒有最深入、完全負責任的解釋。斯多亞派只把人當作是一個 1ogikos ,把宇宙中間的理性當作是 logos ( logos 是宇宙理性的母體,logikos 是有理性功能的小碎片)。而我這個小碎片存在于宇宙中間,要等到我死了以后才能歸回母體,在母體中間享受永恆,與母體合一。這個可能就是中國人所講的“天人合一”的觀念。

    第二世紀羅馬有一個凱撒大帝叫做馬可奧熱流( Marcus Aurelius,121-180),他講過一句話:“我死了以后,你們不要為我傷心。”  -- 他是斯多亞派里面最有知識、最有地位的一個君王。他的職分很像柏拉圖(Plato,427-347B.C.)理想中的“哲學家皇帝”(philosopher king ),一方面有權柄、一方面有智慧。因為有勇無智、有智無謀都是混亂的開始,所以柏拉圖說:“有權柄而沒有智慧的人來統治,那么這個權柄的破壞性一定很大﹔有智慧而沒有權柄統治的人,他的智慧一定行不通。”所以,在那些“智慧”與“權柄”沒有結合起來的地方,就產生了社會性的混亂,這是柏拉圖的哲學。但是對馬可奧熱流來說,他是一個大有智慧的人,他又是一個有權柄的人,所以他統治的羅馬帝國在當時是最升平、最國泰民安的社會。他以絕高的智慧來寬恕仇敵、接納外族﹔這樣,就產生了和平的國際關系。但是他的孩子科莫德士(Commodus,161-192)卻是一個完全相反的例子,整個羅馬帝國就是從科莫德士沒有智慧而開始衰亡的,以致到后來演變成不可收拾的地步。

    親愛的弟兄姐妹們,馬可奧熱流寫一封信給他的朋友,說:“我死的時候,你們不必太悲傷”,為什么呢?“因為我死的時候,就是歸回母體、與宇宙理性結合的時候”,這顯出他是一個完完全全受斯多亞派思想影響的君王。但是剛才那段聖經的氣派就不一樣了  --  “這世界和其上的情欲都要過去,惟獨遵行上帝旨意的,是永遠常存。”

   在使徒約翰的觀念中間,不是一個莫名其妙、不知道從哪里來的宇宙理性﹔在他的觀念中間,不是一個沒有位格的統管者﹔在他的原則、他的思想里面,不是一個不知道從哪里來、也不知道往哪里去、沒有位格而又治理萬有的模糊的原則,不是的!他知道只有一位神,這位神是創造者,這位神是永恆者,這位神是超越整個世界那被造的暫時性。“這世界和其上的情欲都要過去,惟獨遵行上帝旨意的,是永遠常存。”

    如果你把所有的哲學都讀完了,你再來看約翰這句話,你就知道沒有几個人有像他這樣的氣慨,沒有几個人有像他這樣偉大的胸懷、這樣真知灼見的了解。“暫時”與“永恆”之間,應當怎么樣去比較?應當怎么樣去了解?“這世界和其上的情欲都要過去,惟獨遵行上帝旨意的,是永遠常存。”你可以永遠常存嗎?約翰說:“可以。”你怎樣永遠常存呢?你要認識上帝,認識他的旨意。你怎樣可以作一個永遠常存的人呢?你遵行順從這一位把旨意顯明給你、引導你的上帝,你走在他旨意中間,你就永遠常存了。所以,約翰在這里有一個絕對的把握,他在時空之中,卻不被時空淘汰﹔我再講一次,他在時空之中,絕對不被時空淘汰,他有這種絕對性的人生把握。其實當人一有這種把握的時候,他的信仰所帶出來的力量,遠超過拿破侖、希特勒、毛澤東等等這些所謂的“世界偉人”所帶給他的支持力量。感謝上帝!

   約翰,一個小漁夫,一個世人說他是“世界的小民,沒有讀過什么書、沒有什么學朮性的人”,竟然講出一句叫所有知識分子羞愧、俯首承認自己卑微的話語  --  “這世界和其上的情欲,都要過去”。我可以想象,約翰講的時候,他可能是站在許多偉大的羅馬建筑物前面,然后講這句話:“這算什么?這世界和其上的情欲都要過去,惟獨遵行上帝旨意的,是永遠常存。”他似乎看見了國上之國、政上之政、權上之權、寶座上的寶座。當他用那永恆界的永恆性來看這世界被造的暫時性時,他發出這個哀嘆,也發出這個凱歌。對那些以為世界就是永恆之家的人,他向他們哀嘆著:“你知道嗎?這要過去!”對那些真正看見神寶座的人,他保証說:“你遵行他的旨意,你就永遠常存。”你可以想象一個基隆的漁夫跑到總統府那里,再跑到天安門那里,再跑到白宮那里,說:“這世界都要過去。”“你怎么敢講這樣的話?你做什么的?”“我在基隆打漁的!”“講話口氣這么大,你憑著什么講這種大話?”“惟獨遵行上帝旨意的,是永遠常存。”這樣你就明白約翰講這一句話的意義有多深了。他講完這句話不久,我們看見希律王朝的勢力就下去了﹔他講完這句話不過几百年,羅馬帝國就衰下去了﹔他講完這句話以后,世界的帝國上來下去、上來下去,但是講這句話的約翰反而留下一些話永遠被人傳誦不停  --  “上帝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全世界懂約翰福音三章16節的,一定比懂蘇格拉底哲學的人更多,對不對?全世界受約翰影響的人,一定比受亞里士多德影響的人更多,對不對?對于那些自以為有學朮、在學朮界中間彼此奪取榮耀而自夸的人,我求主赦免他們,因為神的話里隱藏著比所有學朮界更高、更深的智慧,阿們?(完)


我們繼續談下去。既然我們不能愛世界,主耶穌又說我們不屬世界,他不叫我們離開世界(約十五:19,十七:14-16),聖經也沒有教我們改變世界(保羅只說不要效法這個世界,羅十二﹔2),那么我們要怎么辦呢?約翰在這段經文里說:“我們要勝過世界!”這就是今天我們要學的功課。

我們先溫習前文約壹四:18-21,看看約翰的思路怎樣導向約壹五:1-5 的主題“勝過世界”。

約壹四:18-21 

18愛里沒有懼怕﹔愛既完全,就把懼怕除去,因為懼怕里含著刑罰,懼怕的人在愛里未得完全。19我們愛,因為上帝先愛我們。20人若說“我愛上帝”,卻恨他的弟兄,就是說謊話的﹔不愛他所看見的弟兄,就不能愛沒有看見的上帝。21愛上帝的,也當愛弟兄,這是我們從上帝所受的命令。

我在上一課說:在總結彼此相愛的課題之前,約翰不忘提醒教會收信群體末日有審判,這樣做不是要威嚇當時的信徒要遵守上帝的誡命,即愛上帝和彼此相愛。約翰說:“愛里沒有懼怕﹔愛既完全,就把懼怕除去,因為懼怕里含著刑罰,懼怕的人在愛里未得完全。”他是說,惟有彼此相愛,才顯得出信徒愛上帝的心是完全的。

現在約翰回到起初何以對教會收信群體談到“愛上帝和彼此相愛”的緣由。那些諾斯底異端和他們在教會里的跟隨者 不但嘗試把基督教哲學化,否認耶穌是上帝的兒子,否認耶穌的神性和人性,并沉迷于極端放蕩的行為中,他們還由于自詡是“屬靈”的人,擁有可以上達天庭的神秘知識,在教會中分門結黨,制造紛爭。約翰是在這個背景底下寫《約翰壹書》,教導信徒既然與父并他兒子耶穌基督(生命之道)相交,就要在光中行,守上帝的誡命,不要犯罪﹔他們愛上帝的,也必然愛弟兄姐妹,因為“人若說‘我愛上帝’,卻恨他的弟兄,就是說謊話的﹔不愛他所看見的弟兄,就不能愛沒有看見的上帝。”(約壹四:20)約翰甚至把這些異端的跟隨者稱為“魔鬼的兒女”(約壹三:10),魔鬼是這世界的王,世界的神(約十二:31,十四:30,十六:11,林后四:4),所以約翰命令信徒不要愛世界和世界上的事(約壹二:15)。。。

知道了約翰的思路后,相信大家就明白何以緊接著約壹四:18-21 ,約翰開始談“勝過世界之道”了。


2。約壹五:1-5 的結構分為兩部分:

約壹五:1-3  有勝過世界的可能性嗎?

1凡信耶穌是基督的,都是從上帝而生,凡愛生他之上帝的,也必愛從上帝生的。

2我們若愛上帝,又遵守他的誡命,從此就知道我們愛上帝的兒女。

3我們遵守上帝的誡命,這就是愛他了,并且他的誡命不是難守的。

約壹五:4-5  誰能勝過世界?勝過世界的秘訣。

4因為凡從上帝生的,就勝過世界﹔使我們勝了世界的,就是我們的信心。

5勝過世界的是誰呢?不是那信耶穌是上帝兒子的嗎?

3。約壹五:1-3  “1凡信耶穌是基督的,都是從上帝而生,凡愛生他之上帝的,也必愛從上帝生的。2我們若愛上帝,又遵守他的誡命,從此就知道我們愛上帝的兒女。3我們遵守上帝的誡命,這就是愛他了,并且他的誡命不是難守的。”

主題:有勝過世界的可能性嗎?

我們出生的時候,是不能選擇誰是我們的父母。同樣的,我們生在這世上,也不能選擇,大家都因著原罪,生在亞當里,被罪所捆綁,“死的毒鉤就是罪,罪的權勢就是律法”(林前十五:56),這樣我們就落在掌死權的世界之王魔鬼手中,讓罪在我們必死的身上作王,成為罪的奴仆,魔鬼的奴仆(羅六:12,16-17)。

我們身在世界,主耶穌又不叫我們離開世界,魔鬼又是世界的王,我們活在它的權勢底下,那么我要問:我們有勝過世界的可能性嗎?如果沒有,我們還談什么勝過世界呢?

首先,讓我們看看這是一個怎么樣的世界,這個世界可怕嗎?

聖經里“世界”(cosmo)這個字有很多用法,有中性的,也有負面的意義。中性的用法如約三:16 “上帝愛世人(cosmo)。。”《和合本》和《新譯本》都不把它譯作“上帝愛世界。。”這樣做可能會引起一點誤會,因為在約壹二:15 和五:4-5 的世界(cosmo)都是貶義。當約翰說“不要愛世界和世界上的事”(約壹二:15),他不是請人或勸人不要愛世界,而是命令人不要愛世界。希臘句子是 (Love not the world),這里的 (love),文法是 present imperative active (現在式時態,命令語氣)。為什么呢?對約翰來說,世界是與上帝隔絕,整個世界體系是反對上帝的,它的統治者是撒但,是被稱為“世界的王”、“空中掌權者”(弗二:2)的那一位。

人就是活在這個受撒但權勢所包圍的世界里。因著人犯罪墮落,與神隔絕,撒但就控制、引導,并主使我們的生命。它利用世界上的政治、經濟、教育、文化、娛樂、物質、思想潮流、服裝時尚等工具(有的看起來無傷大雅的)來誘惑人違背神、背逆神。《約翰壹書》五章十九節干脆就說:「全世界都伏在那惡者手下。」世界沒有一處地方不是它的地盤。

這樣說世界給人一個印象好像世界是很恐怖的地方。恰恰相反,約翰說:“凡世界上的事,就像肉體的情欲,眼目的情欲,并今生的驕傲。。”(約壹二:15)這是套用《創世紀》第三章發生在伊甸園,始祖亞當/夏娃被魔鬼撒但(啟十二:9)誘惑時的用語。那時伊甸園的果樹美麗的不得了,好作食物(能滿足肉體生理的需要)﹔悅人眼目(能滿足眼目的情欲)﹔能使人有智慧(吃了不只高人一等,叫人驕傲,還要如上帝),以致始祖受不了誘惑,摘下果子吃了。這也正是今日世界的光景,魔鬼把世界裝飾得五顏六色,世界就像伊甸園的那棵果樹,叫人目眩神迷,私欲被勾引誘惑,就生出罪來,不知不覺地成為抵擋上帝的一分子。連耶穌被試探時,魔鬼也是企圖用世上萬國的榮華富貴來換取他的忠貞(太四:8),可見世界的吸引力是何等的巨大, 以致作基督徒的我們想不愛世界一點點也真的不容易。

既然如此,我們有勝過世界的可能性嗎?在世界的世俗洪流里有沒有可能站立得穩,不隨波逐流呢?

約翰說,不但有可能,而且一定能。人若要靠自己的力量想勝過世界,有如駱駝穿過針的眼,絕對不能﹔但在上帝卻一定能(路十八:25-27)。我們生在世上,每個人都生在“亞當里”,在亞當里的人都要死,死后且有審判(林前十五:22,來九:27)。就算我們再生一次也沒有用,因為主耶穌說:“從肉身生的,就是肉身。。”(約三:6)永遠都是生在亞當里,在世界里。怎樣辦?你聽主耶穌怎么說:“。。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見上帝的國。。人若不是從水和聖靈生的,就不能進上帝的國。從肉身生的,就是肉身﹔從靈生的,就是靈。。”(約三:3-6)要從世界遷移,進入上帝的國,就只有一個方法  --  重生,也就是從水和聖靈生。這是怎么樣的生?保羅在弗一:4-5,7,13-14 說:三位一體的上帝“。。創立世界以前,在基督里揀選了我們,使我們在他面前成為聖潔,無有瑕疵﹔又因愛我們,就按著自己意旨所喜悅的,預定我們借著耶穌基督得兒子的名分。。 我們借這愛子的血得蒙救贖,過犯得以赦免,乃是照他丰富的恩典。。你們既聽見真理的道,就是那叫你們得救的福音,也信了基督,既然信他,就受了所應許的聖靈為印記。這聖靈是我們得基業的憑據,直等到上帝之民被贖,使他的榮耀得著稱贊。”這個救贖計划把信耶穌基督的人從“亞當里”救了出來,脫離黑暗的權勢,遷到上帝愛子的國里(西一:13)。 換句話說,信耶穌基督的人不再是“在亞當里”,而是“在基督里”(林前十五:22)﹔雖然還在世界里,卻不再屬世界,而是在上帝的國里(約十五:19,十七:14-16)。

這樣的一個信耶穌基督的,為聖靈所生,被上帝的靈引導的人,保羅說他是上帝的兒子,“。。所受的不是奴仆的心,仍舊害怕﹔所受的乃是兒子的心,因此我們呼叫:阿爸,父!”(羅八:14-15)“所以,你們因信基督耶穌,都是上帝的兒子。”(加三:26)這樣的人不再是 罪的奴仆,“從罪里得了釋放,作了上帝的奴仆,就有成聖的果子,那結局就是永生。”(羅六:22)

所以世界雖然可怕,它的王撒但利用世界上的政治、經濟、教育、文化、娛樂、物質、思想潮流、服裝時尚等工具來誘惑人違背上帝、背逆上帝,“容罪在必死的身上作王。。順從身子的私欲”(羅六﹔12),似乎泥足深陷,無法自拔,但約翰在這段經文(約壹五:1-3)指出了人有勝過世界的可能性。不是在亞當里的人,而是信耶穌是基督,從上帝而生,作上帝兒女的,他們雖然身在世界,卻不屬于世界,是上帝國的子民,絕對可以勝過世界。你看他怎樣說:

1凡信耶穌是基督的,都是從上帝而生,凡愛生他之上帝的,也必愛從上帝生的。

2我們若愛上帝,又遵守他的誡命,從此就知道我們愛上帝的兒女。

3我們遵守上帝的誡命,這就是愛他了,并且他的誡命不是難守的。


信耶穌是基督,是上帝所生,是上帝的兒女,是上帝家里的一個成員。作兒女的愛父上帝是理所當然,作兒女的愛上帝家里其他的成員也是理所當然。與地上的家不同的是,我們怎么知道一個人愛不愛上帝,因為地上的父是可以看見的,天上的父上帝卻不能看見。所以約翰說:“人若說‘我愛上帝’,卻恨他的弟兄,就是說謊話的﹔不愛他所看見的弟兄,就不能愛沒有看見的上帝。愛上帝的,也當愛弟兄,這是我們從上帝所受的命令。”(約壹四:20-21)還有,約翰在書信的前面也曾經說過,“我們若遵守他的誡命,就曉得是認識他。人若說‘我認識他’,卻不遵守他的誡命,便是說謊話的,真理也不在他心里了。凡遵守主道的,愛上帝的心在他里面實在是完全的,從此我們知道我們是在主里面。人若說他住在主里面,就該自己照主所行的去行。”(約壹二:3-6)

守誡命是我們說自己認識上帝,愛上帝和愛上帝的兒女所必備的條件。不能守誡命也使得我們愛上帝的心不能完全,以致我們難以躲避世界的誘惑,不是貪愛世界,就是變得人格分裂  --  主日愛上帝,六日愛世界的困境。

守誡命成為我們是否能夠勝過世界的關鍵所在。約翰斬釘截鐵地說:“我們遵守上帝的誡命,這就是愛他了,并且他的誡命不是難守的。”(約壹五:3)為什么?有一個故事這樣說:

以前有一個女人照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嫁給了一個她不愛的人。丈夫待她如奴仆,要她大清早5點半起床,燒水,泡茶、拖地、洗衣、鋪床、刷碗、做飯。。她覺得很辛苦。几年后,丈夫去世。她嫁給一個自己所愛的人,先生很愛他,沒有強迫她要做什么事,但她發覺自己后來竟然還是像往常五點半起床,又是燒水,泡茶,做一大堆家務。。但是她做得滿心喜樂,因為愛丈夫的緣故。這就是約翰說愛上帝的,他的誡命不是難守的意思。

小結:雖然世界是被惡者撒但所操縱,人在世俗洪流里很容易隨波逐流,但人是絕對有可能勝過世界,因為上帝已經提供了一個救贖的方法,只要他信耶穌是基督,是上帝的兒子,他就可以脫離黑暗的權勢,遷到上帝愛子的國里。方法是有了,但關鍵還是人是否可以守誡命,叫愛上帝的心可以完全。“就他而論,世界已經釘在十字架上﹔就世界而論,他已經釘在十字架。”(加六:14)


4。約壹五:4 -5  “4因為凡從上帝生的,就勝過世界﹔使我們勝了世界的,就是我們的信心。5勝過世界的是誰呢?不是那信耶穌是上帝兒子的嗎?”

主題:誰能勝過世界?勝過世界的秘訣。

A。“因為凡從上帝生的,就勝過世界。。。勝過世界的是誰呢?不是那信耶穌是上帝兒子的嗎?”  --  上文已經說的很清楚,凡信耶穌是基督,是上帝的兒子,守上帝的誡命,他就能勝過世界。這里不再贅述。


B。“。。使我們勝了世界的,就是我們的信心。”  --  這是勝過世界的秘訣!

大家一定很驚訝,約翰的所謂勝過世界的秘訣竟然是那么老土,一點都沒有新意。

我在一篇講章《勝過世界之道》這么說:

上帝和世界好比兩座大山。我們站在上帝的一邊,看到對面世界周圍的榮華富貴,和一片風光,很容易就被吸引,像羅得看到所多瑪約旦河平原一片滋潤之地而被吸引過去。除非信心堅固,知道自己所信的是誰,才能站穩在上帝的山上,不會動搖。約翰明確指出不是任何信心的對象,而是唯獨耶穌基督。保羅的教導也是一樣,他說:為了傳福音,在世界受盡苦難、逼迫和欺凌,但他不以為恥,“因為知道我所信的是誰。。” (提后一:11-14)我們的信不是迷信,約翰和保羅都把“信”與“知”連接。他在書信的別處說:“主為我們舍命,我們從此就知道何為愛。”(約壹三:16)他把“愛”與“知”也接連起來。等于說:“主啊!我知道你對我的愛,你對我的愛是用犧牲來顯明的,現在我對你的愛是從這個認知開始建立起來的,不是聽人說,或從書本來的。”

基督教的信仰雖然是本于信,以至與信(羅一:17),與世界的先要看到,摸到,知道和有証明才信不同,但基督教并沒有把“知”的理性撇開,而是用上帝的道,光照引導我們墮落的理性,使我們回到他面前,更加愛他,信心更堅固。這是聖靈的工作,約翰說:屬上帝的人必定勝過世界,“因為那在你們里面的,比那在世界上的更大。”(約壹四:4)。別人沒有的聖靈,我們有,他能用上帝的道引導我們認識所信的上帝,堅固我們的信心,勝過世界。這就是約翰給我們勝過世界的秘訣。

如果你在愛上帝和愛世界之間掙扎得像患了人格分裂症,你就要自我省察,問自己是否確知所信的是誰?是正信基督,還是迷信基督?主耶穌曾語重心長地問:“人子來的時候,遇得見世上有信德嗎?”(路十八:8)暗示不是所有人是正信基督的。

有的人去旅游,把所見所聞和感想寫下來,這是游記。“使我們勝過世界的,就是我們的信心。”我們在世界作信心之旅,每個人有自己的《木偶奇遇記》(注:在童話故事《木偶奇遇記》里,小木偶去學校的途中,被一個花花綠綠的世界迷惑,很快就陷入狐狸和貓帶來金錢的誘惑、木偶劇院的主人帶來美色的誘惑,以及享樂島上提供的各種令人目不暇給的感性誘惑等,使小木偶屢屢失敗,不能自拔。雖然有代表“良心”的小蟋蟀從旁提醒,可是“世界”的魅力往往叫他神魂顛倒,無法擺脫。),是我們在世上憑信心而行的記錄。我們勝過世界,還是被世界的俗世洪流所沖走,就看自己的信心有多穩固。木偶勝過了世界后,它成了一個活生生的孩子。我們勝過世界后,就進入永恆,與主相見。(完)

這也是約翰的《信心之道》,是基督教里的基本要道。大家如果要對《信心之道》有更深的了解,請參考唐崇榮牧師所寫的一本小冊子《信心》(出版:唐崇榮國際布道團,2005年)。


小結:

雖然世界是被惡者撒但所操縱,人在世俗洪流里很容易隨波逐流,但人是絕對有可能勝過世界,因為上帝已經提供了一個救贖的方法,只要他信耶穌是基督,是上帝的兒子,他就可以脫離黑暗的權勢,遷到上帝愛子的國里。方法是有了,但關鍵還是人是否可以守誡命,叫愛上帝的心可以完全,不再愛世界和世界上的事。約翰給我們勝過世界的秘訣:“。。就是我們的信心。”

 

默想:

不想順服
 

約壹五:3  “我們遵守上帝的誡命,這就是愛他了,并且他的誡命不是難守的。”

    我們在表達自己的情感時,很少有人能像孩子們那樣誠實。有個父親曾設法使他四歲的兒子聽他的話,但卻事與愿違。這位父親問兒子為什么不聽他的話,兒子答道:“爸爸,我就是不想聽!”

    身為基督徒的我們,通常就沒有這么誠實,我們總是自欺欺人地為自己的不順服編出很多理由,其實我們只是不想順服上帝而已。例如,以前住在西柏林的時候,我疏于讀經和禱告,我真的以為是由于自己沒有時間。后來我們搬到瑞士,我感到非常的興奮,不僅是因為靠近巍峨的群山,更由于有較多的閑暇。但是即使有了更多的時間,我仍然沒有定期的讀經和禱告。其實原因很簡單:我就是不想有規律的讀經和禱告罷了。

    我是在約翰壹書5章3節的經文里找到了症結所在。經上說:“我們遵守上帝的誡命,就是愛他了!”當我為自己長期忽略上帝的行為而深深悔恨時,上帝寬恕了我并用他的愛充滿了我空虛的心靈。讀經和禱告變成了充滿樂趣的事。我對上帝的愛使我渴望順服他的旨意,而不是自己的愿望。

    你知道上帝希望你做什么嗎?你對他的愛足以讓你順服他嗎?

主啊,常提醒我,

叫我別偏行已路,

拽我回到你身邊,

永遠為你來順服。

愛就是有顆順服的心。

(取自《靈命日糧》2000年9月8日,作者:Joanie E Yoder)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