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約翰壹書 - 回到基本要道

第八課 - 生命之道/相交之道 - 副歌

經文:約壹二:12 - 14

主旨:

如果我們把約壹 一:1 - 二:11 的兩個主題當作是歌曲《生命之道》的兩節主歌(verse)的歌詞,約壹二:12-14 就好比是它的副歌(chorus),可以重覆又重覆地吟唱。主歌(verse)可以說是內容,是歌曲的主干﹔歌曲的高潮往往設計在副歌內出現,而高潮的內容往往要求概括性、重 覆性,是全首歌曲的畫龍點睛之處。約壹二:12-14 作為副歌,可說當之無愧。

1。我和大家這樣查考聖經里的經卷,一段一段,一節一節,一課一課,有的人覺得太沒系統,對基督教的認識進度太慢,不像讀系統神學,一科一科,有系統地學習上帝、基督、聖靈、救贖、教會。。很快就能掌握整個基督教的知識。你是否也有這樣的想法呢? 我對系統神學沒有偏見,并且時常鼓勵人讀系統神學﹔我只是很不認同一些人把聖經里的一兩句經文抽出來,不理會它的語境,不管上下文,也不管作者寫那句話的原意是什么,就把它應用在今天的生活里。我不否定一些經節是放之四海而皆准,但把句子和時空隔離,有時是很危險的。譬如,約壹一:9  “我們若認自己的罪,上帝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這句話是對《約翰壹書》的教會 收信群體說的,他們有的被諾斯底異端所傳講的謬論所誤導,以為物質的身體是邪惡的,所以犯罪作惡是理所當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約翰對他們說,絕對不可,因為我們是與上帝相交,在上帝的光中行,怎么可以 視有罪為無罪﹔若有犯罪,就應當趕緊認罪悔改,上帝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如果我們把這句話從時空里抽出來,當然還是真理,不過它對不信耶穌基督的人,這不代表只要認罪(向誰?),罪就得赦免, 少了份愧疚感,這種邏輯推論只帶來普救主義(就是所有的人都得救)﹔對我們信耶穌基督的人,這也不是讓我們有犯罪的許可証(羅六:1-2)。

那么,查考聖經的經卷有何益處呢? 大有益處,就是教人把經節有機性地接連起來,看到每一字句和每個段落不是突然冒出來,以為聖經也像可蘭經一樣,是神(安拉)透過天使一字一字傳達給穆罕默德,段落可能沒有直接的聯系。唐崇榮牧師在他的講經大會上,不只一次談到聖經的“有機性”。他說,讀系統神學沒錯(他的神學講座也是按系統神學的科目而設),它是按邏輯來研究聖經里不同的主題,把它分門,分類,然后有系統的把同類的東西加以研究,再將它歸納,使我們容易學習和明白,但它不足以表達聖經的啟示真理,讀的人對神的知識有增長,但不能活出有機的生命。他說基督教的三大神學家奧古斯丁(Aurelius Augustinus)、加爾文(John Calvin)和卡爾﹒巴特(KarlBarth)都不以“系統神學”為其著作定名。奧古斯丁用《上帝之城》﹔加爾文用《基督教要義》﹔巴特用《教會教義學》。我把唐牧師在《希伯來書》講經大會上談論“有機神學”的部分抄錄在這里供大家參考:
 

。。。。(在查考《希伯來書》十三章八節的時候)我們在希伯來書第十三章里面,看見前前后后有許多好像沒有關連的詞句在里面,而且每一次好像沒有關連的詞句出現的時候,都是很獨特的,所很難找到每一節跟另外一節,每一句跟另外一句那真正有機的關系是什么。我用這個名詞 organic relationship,因為我盼望可以發展有機神學,所以 organic theology和 systematic theology 是不同的兩條路線。

  我們在過去的傳統中間,在神學院里面所聽到的名詞就是系統神學,系統神學,系統神學。換一句話說,把聖經按照題目,把它分門,分類,然后有系統的把同類的東西把它研究出來,把它歸納起來再好好發揮,這個就變成有系統的神學,叫作「系統神學」。

那「系統神學」就是每一個系統,每一個題目都是很特別的,也是很專注的一個題目。但是在題目與題目之間的關連,這就變成有一些不是太過有機的關系。所「有機神學」我的意思就是說,正像一個身體,這個身體從頭頂到腳底,每一個細胞跟別的細胞,都在系統中間運作,也在系統中間達到他們存在的目的和責任,但是,血液使每一個細胞和另外一個細胞,不可能沒有有機的關系。

  所以如果你能夠從這個有機的這個關系去看聖經的話,那你再看到每一節和另外一節中間不是沒有關連,是不是突然間出現一節和前面沒有關系呢?為什么在講完這件事以后,突然出現那件事呢?那件事講完了又回到另外一個題目。這樣几乎是,這個作者隨著想到什么就講什么,想起什么就寫什么,這樣豈不是他的思想,可能是一個比較支離破碎的思想,寫下來的東西是沒有什么關連的,那我們就跟他這樣走呢?我相信不是的。

  有許多時候聖經中間,好像沒有關系的經文,前后之間沒有什么關連的詞句出現的時候,有一些很有關連的東西,是有機性的東西,是我們沒有發現的。所以第十三章跟所有前面各章所談的,有一些方式上的不同,我要從有機的這一方面給大家看見,每一節跟另外一節之間的關連是存在的,不是沒有存在的。第七節在這里說,「從前引導你們,把上帝的道傳給你們的人,你們要想念他們,效法他們的信心,留心看他們為人的結局。」

  第八節「耶穌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遠是一樣的。」那么,第七節跟第八節就好像沒有什么關系了,對不對呢?是一個新的題目,是一個新的境界出現了。到了第九節的時候,「你們不要被那諸般怪異的教訓勾引了去﹔因為人心靠恩得堅固才是好的﹔并不是靠飲食﹔那在飲食上專心的,從來沒有得著益處。」

那么,你這樣看聖經的時候,你好像第六節跟第七節沒有關系﹔第七節跟第八節也沒有關系﹔第八節跟第九節也沒有關系﹔第九節跟第十節更沒有關系。那么,這些到底怎么去把它串連?所以這几個禮拜,我要你們不但注意聽道,更注意我怎么樣用有機的組織的這種觀念,去把這些串連起來。這樣,你們就學習了讀聖經的一致性,讀聖經需要細細玩味,在其中深思考查,慎思明辨,然后你領受有機的整個架構的時候,你會充滿喜樂,這是一個新的功課給你們。。。。。(完)


2。約壹二:12 - 14  “12小子們哪,我寫信給你們,因為你們的罪借著主名得了赦免。13父老啊,我寫信給你們,因為你們認識那從起初原有的。少年人哪,我寫信給你們,因為你們勝了那惡者。小子們哪,我曾寫信給你們,因為你們認識父。14父老啊,我曾寫信給你們,因為你們認識那從起初原有的。少年人哪,我曾寫信給你們,因為你們剛強,上帝的道常存在你們心里,你們也勝了那惡者。”

《新譯本》:12孩子們,我寫信給你們,因為你們的罪因著主的名已經得到赦免。13父老們,我寫信給你們,因為你們認識太初就存在的那一位。青年們,我寫信給你們,因為你們已經勝過那惡者。14孩子們,我寫信給你們,因為你們認識父。父老們,我寫信給你們,因為你們認識太初就存在的那一位。青年們,我寫信給你們,因為你們強壯,上帝的道在你們心里,你們也勝過了那惡者。

KJV:12 I write unto you, little children, because your sins are forgiven you for his name's sake. 13 I write unto you, fathers, because ye have known him that is from the beginning. I write unto you, young men, because ye have overcome the wicked one. I write unto you, little children, because ye have known the Father. 14 I have written unto you, fathers, because ye have known him that is from the beginning. I have written unto you, young men, because ye are strong, and the word of God abideth in you, and ye have overcome the wicked one.

原文:

與原文比較,大家可以看得很清楚,《和合本》和 KJV 的 13節是寫給父老、少年人和小子﹔但原文和《新譯本》的13節是寫給父老和少年人(《新譯本》作“青年人”)。《和合本》 和 KJV 的14節是寫給父老和少年人﹔但原文和《新譯本》的14節是寫給小子們、父老和少年人(《新譯本》作“青年人”)。我不知道何以《和合本》在編排上與眾不同,但原文實際上是不分章節,所以我認為沒有解釋的必要。

我叫這段經文為“副歌”,因為我把前面約壹一:1 - 二:11 當作是“生命之道/相交之道”的歌曲。如果你不喜歡這樣做,你也可以把這段經文當作是約壹一:1 - 二:11 的小結。為什么呢?我先跟大家溫習前面的七課,然后再讀這段經文,相信大家一定會同意我的說法。

在面對當時諾斯底異端所傳講的謬論(他們認為物質是邪惡的,上帝不可能創造天地,他是透過從他出來的一個放射體,就是低級的神創造物質世界﹔物質身體既然是邪惡的,所以人可以盡情地放縱情欲,觸犯上帝的律法也不算邪惡,也不會帶來任何道德上的后果),使徒約翰寫信給教會,開門見山地指出耶穌基督不是一個低級的神,而是從起初原有,與上帝同在,有位格的“生命之道”。凡信耶穌基督的,上帝賜給他們生命,就是永生(約壹一:1-2, 第二課) 。 他們是進入上帝的家,成為上帝的兒女,大家在靈里相交(契通),也是與父并他兒子耶穌基督相交(約壹一:3 - 4,第三課) 。相交的第一要道是:主的道要在我們心里。如果主的道在我們心里,信徒就千萬不要隨從諾斯底異端的謬論,犯罪作惡﹔但如果犯罪,就要趕快認罪悔改,上帝是信實和公義的,必要赦免他們的罪。若是說犯罪也不算為邪惡,那是自欺欺人,等于說上帝說謊,他的道也不在心里了(約壹一:5 - 10,第四課)。

約翰再次強調他寫這封信的目的是要叫信徒不要犯罪。若有人犯罪,在父那里我們有一位中保,就是那義者耶穌基督。他為我們的罪作了挽回祭,不是單為我們的罪,也是為普天下人的罪(約壹二:1 - 2,第五課) 。怎樣才算不犯罪呢?就是要遵守上帝的誡命,也就是主的道。這樣我們才算得是認識他,愛他的心是真實和完全,并住在主里面(約壹二:3 - 6,第六課)。但不犯罪還是消極的,約翰說我們與上帝相交是行在光明中,行在光明中的人就要愛弟兄,因為恨弟兄是在黑暗里,且在黑暗里行(約壹二:7-11,第七課)。

從這簡短的溫習里,我們可以看到經文的兩大主題:

一、我們信耶穌的是與上帝和從起初原有的生命之道耶穌基督相交,就要遵守上帝的誡命,不要再犯罪。但如果犯罪,就要趕快認罪悔改,上帝是信實和公義的,必要赦免他們的罪。

二、真光已經照耀,我們在光中行的,(是走出黑暗洞穴,得救贖進入上帝的家中,與上帝和他的兒子耶穌基督相交,也是與家中弟兄姐妹彼此相交),就要愛弟兄﹔如果恨弟兄,就表示還在黑暗里,且還在黑暗里行。

不犯罪,也與弟兄彼此相愛,這樣我們才算得是與上帝和他的兒子耶穌基督相交,認識他,愛他的心是真實和完全,并住在主里面。

如果我們把這兩個主題當作是歌曲《生命之道》的兩節主歌(verse)的歌詞,約壹二:12-14 就好比是它的副歌(chorus),可以重覆又重覆地吟唱。主歌(verse)可以說是內容,是歌曲的主干﹔歌曲的高潮往往設計在副歌內出現,而高潮的內容往往要求概括性、重覆性,是全首歌曲的畫龍點睛之處。約壹二:12-14 作為副歌,可說當之無愧。


3。約壹二:12 - 14 的結構如下:

A  小子們哪,我寫信給你們,因為你們的罪借著主名得了赦免。

B1  父老啊,我寫信給你們,因為你們認識那從起初原有的。

B2  少年人哪,我寫信給你們,因為你們勝了那惡者。

A’ 小子們哪,我曾寫信給你們,因為你們認識父。

B1’ 父老啊,我曾寫信給你們,因為你們認識那從起初原有的。

B2’ 少年人哪,我曾寫信給你們,因為你們剛強,上帝的道常存在你們心里,你們也勝了那惡者。

A 和 A'是平行相對的句子﹔B1 和 B1’,B2 和 B2’也是平行相對的句子。

我先解釋几個詞匯:

這里 12節的“小子們”和約壹二:1 的“小子們”在原文是同一個字 (teknia,little children),我在第五課已經解釋,這個字是老師對門徒/弟子/學生的稱呼。 在 13節(原文的 14節)的小子們則是另一個字 (paidion,little children),也出現在約壹二:18,意思是小孩子,有時是指靈命還未成熟的人(如林前十四:20),但在這里是等同 ,指教會收信群體的每一個人。這些人包括了“父老”和“少年人”。“父老”的原文是 Pater,father),指的是老年人,靈命成熟的信徒﹔“少年人”的原文是 (Neaniskos,young men),指的是年輕人(40歲以下),與老年人相對,靈命的成熟稍為遜色。

A,B1 和 B2 里的“寫信”,原文是 ,graph ,英文 write,文法是 present active indicative,現在式、主動語態、直說語氣,指的是約翰寫的這封信。A’,B1’和 B2’里的“曾寫信”,原文是 ,egrapsa,英文 have written,文法是 epistolary aorist,書信簡單過去式(收信時已過的動作,但在寫信時還沒有過去),指的還是這封信,不是約翰以前寫的信。

在副歌里,約翰對教會所有信徒(小子們)說了什么呢?

在句子 A,他說“你們的罪借著主名得了赦免。”  --  這是約壹一:1 - 二:11 的主題信息的一部分:約翰勸勉他們不要再犯罪,因為信耶穌基督的罪已經得到赦免﹔現在如果犯罪,只要認罪悔改,上帝是信實和公義的,必要赦免他們的罪。

在句子 A',他說“你們認識父。”  --  這也是約壹一:1 - 二:11 的主題信息的一部分:他們要遵守上帝的誡命(主的道),才不會犯罪﹔只有這樣他們才算得是與上帝相交,認識他,愛他的心是真實和完全,并住在主里面。

在副歌里,約翰對父老們有什么說呢?

在句子 B1 和 B1’,他說“你們認識那從起初原有的。”  --  這是約壹一:1 -二:11的主題信息的一部分:他們所信的耶穌基督,不是如諾斯底異端所說的是一個低級的神﹔約翰說基督是從起初原有的,與上帝同在的生命之道。

在副歌里,約翰對少年人有什么說呢?

在句子 B2,他說“你們勝了那惡者。”在句子 B2’,他說“你們剛強,上帝的道常存在你們心里,你們也勝了那惡者。”  --  這還是約壹一:1 - 二:11 的主題信息的一部分:除非年輕人有主的道在他們心里,他們才能剛強,不受諾斯底異端所傳講的謬論所誤導,在這場屬靈的爭戰中戰勝惡者。


約翰要教會收信群體把這首副歌重覆吟唱,作為約壹一:1 - 二:11 信息的高潮。這首副歌也可以作為前面七課(約壹一:1 - 二:11)的小結。

下一課,我要和大家開始查考《約翰壹書》的下一個有關“惡者”的主題信息(不要愛世界。。)。


默想:

約壹一:10  “我們若說自己沒有犯過罪,便是以上帝為說謊的,他的道也不在我們心里了。”

約壹二:4   “人若說‘我認識他’,卻不遵守他的誡命,便是說謊話的,真理也不在他心里了。”

提后三:14-17  “14但你所學習的、所確信的,要存在心里,因為你知道是跟誰學的。15并且知道你是從小明白聖經﹔這聖經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穌有得救的智慧。16聖經都是上帝所默示的(注:或作"凡上帝所默示的聖經"),于教訓、督責、使人歸正、教導人學義都是有益的,17叫屬上帝的人得以完全,預備行各樣的善事。”

    重新計算
 

當我和朋友開車旅行的時候,每天我們會使用衛星導航系統(GPS)。當我們輸入目的地,會有聲音告訴我們該走哪條路,什么時候在哪里轉彎。當我們沒有聽從指示,無論是有意或無意,這個聲音都會說:「重新計算中。」然后告訴我們,如何返回正確的路。

提摩太后書3章16節把聖經描述成我們人生旅途的靈命導航系統:「聖經都是上帝所默示的,于教訓、督責、使人歸正、教導人學義都是有益的。」「教訓」指示我們該走哪條路,「督責」指出我們偏離了主要道路,「使人歸正」告訴我們如何返回正道,「教導人學義」指示我們如何行在上帝的道上。

我們決不可輕視那些會使我們偏離上帝之道的錯誤和決定。然而,這些失敗很少是致命的,那些決定也不是最終的,因為當我們自己偏離上帝的道,聖靈就會「重新計算」,催促我們回到上帝的道上。

如果我們偏離了正道,現在正是回轉的時刻,聆昕上帝的聲音,并回到他的道路上。

我們需要天父上帝指引,

需要他每天的愛和帶領,

若我們能信靠他的引導,

他將導正我們前方路程。

以聖經為指南,就能行在主道。

(取自《靈命日糧》2011年6月25日,作者:David C McCasland)
 

當約翰說“他的道也不在我們心里”,就等于說我們連靈命導航系統也沒有了 。那時,我們在黑暗里行,也不知道往哪里去,因為黑暗叫我們眼睛瞎了(約壹二:11)。主耶穌說:“你里頭的光若黑暗了,那黑暗是何等大呢!”(太六:23)

今天教會面對的問題,不是節目不夠好,唱的歌不動聽等等。。而是講台上沒有道,講台下的人對道失去了胃口,道不在人心里才是問題的症結所在。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