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撒母耳記上 - 撒母耳、掃羅、大衛

第二十九課 - 大衛的逃亡生活(六)- 在哈基拉山 - 大衛再次饒掃羅的命

經文:撒上二十六:1 - 25

主旨:在西弗曠野前的哈基拉山,大衛再次饒掃羅一命。

1。 上一課,拿八羞辱大衛說:“大衛是誰?耶西的兒子是誰?近來悖逆主人奔逃的仆人甚多。我豈可將飲食和為我剪羊毛人所宰的肉,給我不知道從哪里來的人呢?”(撒上二十五:10-11)有誰被羞辱而不反擊的呢?走筆至此,2006年足球世界杯賽已經圓滿落幕。經過一個月的激烈賽程,進入決賽的兩支隊伍是法國和意大利。在正賽的九十分鐘內,他們打得難分難舍,以一比一打成平手。來到加時賽(30分鐘)的最后十分鐘,突然發生了令人瞠目結舌的一幕:法國隊長齊達內 (Zidane)“頭錘”頂倒意大利后衛馬特拉齊(Materazzi),被裁判判紅卡罰下。全世界的球迷都在問,為什么?這是齊達內退休前的最后一戰, 如果加時賽還不能分出勝負,法國很有可能在踢點球定命運的時候,擊敗意大利,第二次奪得世界杯,齊達內就能夠光榮退休。什么導致齊達內沖動魯莽,在自己輝煌的球涯生活中烙上不可磨滅的污跡?從電視畫面顯示,意大利后衛在齊達內身后咕嚕一些話,后者才一個轉身,對迎面而來的意大利后衛的胸口狠狠撞去。賽后在接受電視台的訪問時,齊達內說這是因為馬特拉齊挑舋他,“他說了很殘酷的話,而且還重復很多遍。那些話比行為更殘酷多倍,刺痛我內心最深處,都是些很私人的事,我母親,我姐姐。我寧愿下巴被揍一拳,也不愿聽到這樣的話。”馬特拉齊當然否認侮辱齊達內的母親。國際足總紀律委員會 經過調查后, 在七月二十一日發出聲明,齊達內被判處三場球監與罰7500瑞士法郎,馬特拉齊因為出言挑舋齊達內,被禁賽兩場和罰款5000瑞士法郎。齊達內獲得本屆世界杯賽的金球獎不會被褫奪。(附註:2006年九月六日的報章報道,馬特拉齊在接受意大利《體育報》的訪問時,終于就這起事件開腔,並透露他是因為出言侮辱齊達内的姐姐,而激怒這名老將。他表示,齊達内對自己一直在比賽中拉他(齊達内)的球衣感到憤怒。並聲稱願意在比賽結束後,把球衣送給他。馬特拉齊當時則回應說:我寧可要你的姐姐。)

    我在新加坡《聯合早報》讀到一篇評論的文章,說:“好一個攻心之計。不管在哪個場面,殺人武器不一定要有形有款,更不須大炮坦克。說實在,只要挑選得對,無形武器任何時候比有形武器的殺傷力還有過之無不及。別人有意無意出言不遜,只要沉得住氣,就能顧全大局,這點竅門法國隊長就是摸不清,緊要關頭卻中了對手意大利后衛的攻心之計。。。”齊達內是否真的中了攻心之計,最多也不過是留下一個臭名,也導致法國失去了世界杯罷了,但大衛被拿八的羞辱,可不是那么簡單喲!這是大衛生平里的一個關鍵時刻, 他是否配得作以色列國的王,是否配得稱為“合神心意”的王,就全看他怎樣處理被人羞辱的這一事件。如果馬特拉齊的出言挑舋齊達內是攻心之計,魔鬼撒但利用人的羞辱攻擊基督徒才是它最犀利的“獨門暗器”!我們千萬不要上了他的當。

2。撒上二十六:1 - 5  “1西弗人(Ziphites)到基比亞(Gibeah)見掃羅說:‘大衛不是在曠野前的哈基拉山(Hachilah)藏著嗎?’2掃羅就起身,帶領以色列人中挑選的三千精兵,下到西弗的曠野(the wilderness of Ziph),要在那里尋索大衛。3掃羅在曠野前的哈基拉山(Hachilah which is before Jeshimon),在道路上安營。大衛住在曠野,聽說掃羅到曠野來追尋他,4就打發人去探聽,便知道掃羅果然來到。5大衛起來,到掃羅安營的地方,看見掃羅和他的元帥尼珥(Ner)的兒子押尼珥(Abner)睡臥之處。掃羅睡在輜重營里,百姓安營在他周圍。”

西弗人通風報信給掃羅已經不是第一次,在撒上二十三:19,第二十六課,我說:西弗人出賣大衛的動機何在,我們不知道﹔大衛是以羅賓漢保護者自居,但不管他多賢明,也不可能贏得萬人心,至少基伊拉、西弗和瑪云的拿八(撒上二十五章)都不領他的情。西弗曠野和哈基拉山(Hachilah)是大衛活動的地區,在第二十六課,我已解釋過,這里再說一遍:

大衛住在曠野的山寨里,常在西弗曠野(wilderness of Ziph)的山地。。(撒上二十三:14-- 離開了基伊拉,大衛來到西弗曠野。這是什么地方?請看圖一。西弗城(Ziph)在希伯倫東南約7公里,是分給猶大支派,屬于猶大山地之城(書十五:55),城建在一個海拔高878公尺的小山頂上,形勢險峻與死海西岸的隱基底(Engedi)相對峙,附近之地就是西弗曠野,是多岩石,無人居住,荒涼空曠的地區。哈基拉山(Hachilah)位置不明,可能是今日在西弗曠野附近,名叫Tell ez-Zif 的一個小村,現有一個很長的山脊,名叫El Kolah,在其上有一個廢墟名叫Yukin

“掃羅就起身,帶領以色列人中挑選的三千精兵,下到西弗的曠野(the wilderness of Ziph),要在那里尋索大衛。掃羅在曠野前的哈基拉山(Hachilah which is before Jeshimon),在道路上安營。”-- 正如過去一樣(撒上二十四:1 - 2),掃羅一聽聞大衛的行蹤,就立刻帶領三千精兵,下到西弗的曠野追捕大衛。“曠野前的哈基拉山”-- “曠野”應譯作耶斯捫,是一個地名,哈基拉山的位置是面對耶斯捫,又有說哈基拉山俯瞰耶斯捫。

 “大衛住在曠野,聽說掃羅到曠野來追尋他,就打發人去探聽,便知道掃羅果然來到。大衛起來,到掃羅安營的地方,看見掃羅和他的元帥尼珥(Ner)的兒子押尼珥(Abner)睡臥之處。掃羅睡在輜重營里,百姓安營在他周圍。”-- 一切都是上帝安排,上次大衛在隱基底洞里,掃羅進來大解(撒上二十四:3)﹔這次大衛到掃羅安營的地方,掃羅全營的兵丁都在熟睡。押尼珥(Abner)是誰? 過去在撒上十四:50 - 51,十七:55,57和二十:25 我們也曾看過押尼珥的名字。他是掃羅軍隊的元帥,常在掃羅的身邊。至于他跟掃羅的關系,請參考第十七課

3。撒上二十六:6 - 12  “6大衛對赫人(Hittite)亞希米勒(Ahimelech)和洗魯雅(Zeruiah)的兒子約押(Joab)的兄弟亞比篩(Abishai)說:‘誰同我下到掃羅營里去?’亞比篩說:‘我同你下去!’7于是大衛和亞比篩夜間到了百姓那里,見掃羅睡在輜重營里,他的槍在頭旁,插在地上。押尼珥和百姓睡在他周圍。8亞比篩對大衛說:‘現在,上帝將你的仇敵交在你手里,求你容我拿槍將他刺透在地,一刺就成,不用再刺。’9大衛對亞比篩說:‘不可害死他。有誰伸手害耶和華的受膏者而無罪呢?’10大衛又說:‘我指著永生的耶和華起誓,他或被耶和華擊打,或是死期到了,或是出戰陣亡﹔11我在耶和華面前萬不敢伸手害耶和華的受膏者。現在你可以將他頭旁的槍和水瓶拿來,我們就走。’12大衛從掃羅的頭旁拿了槍和水瓶,二人就走了,沒有人看見,沒有人知道,也沒有人醒起,都睡著了。因為耶和華使他們沉沉地睡了。”

“大衛對赫人(Hittite)亞希米勒(Ahimelech)和洗魯雅(Zeruiah)的兒子約押(Joab)的兄弟亞比篩(Abishai)說:‘誰同我下到掃羅營里去?’亞比篩說:‘我同你下去!’”-- 亞比篩(Abishai)和大衛的關系,請看下表。他是一個精巧熟練而忠心的軍人(撒下二:24,十:14,十八:12,二十一:17,二十三:18)。

 
拿轄(繼父) ---------------- 妻子(母親) ---------------- 耶西(父親)

|

 

|

 

|

亞比該(同父異母的姐妹)   洗魯雅(同父異母的姐妹)   大衛
|  

|

   
|

--------

----------------

-------

 
| | | |  
亞瑪撒(大衛的外甥)
(撒下十七:25)
亞撒黑(大衛之外甥) 亞比篩(大衛之 外甥)
(代上二:16 - 17)
約押(大衛之外甥)  


“亞比篩對大衛說:‘現在,上帝將你的仇敵交在你手里,求你容我拿槍將他刺透在地,一刺就成,不用再刺。’大衛對亞比篩說:‘不可害死他。有誰伸手害耶和華的受膏者而無罪呢?’大衛又說:‘我指著永生的耶和華起誓,他或被耶和華擊打,或是死期到了,或是出戰陣亡﹔我在耶和華面前萬不敢伸手害耶和華的受膏者。現在你可以將他頭旁的槍和水瓶拿來,我們就走。’”-- 這是大衛第二次重申“不敢伸手害耶和華的受膏者”掃羅,不管掃羅怎樣待他和要追殺他,上一次是在撒上二十四章(第二十七課)隱基底的洞里。看慣《三國演義》的人以為大衛是一個心機很重的人,他不殺掃羅是有目的。我在第十四課說:

有的聖經學者以為《撒母耳記》的編寫是為了達到“尊大衛抑掃羅”,作者不惜改造歷史,而故意丑化掃羅。有的認為編寫《撒母耳記》的是一名被擄在巴比倫的猶太人,他按著一些口傳的資料對被擄的同胞敘述這段往事。原來的大衛本來是個機會主義者,玩弄權勢,不惜犧牲別人以達到自己做王的目的,但這位編寫者則以《申命記》的原則,把大衛的形象重造,將他美化成一個合神心意的王,安慰和鼓勵當時國破家亡、淪落異鄉的同胞。

親愛的弟兄姐妹,千萬不要被這些不信派的人誤導。罪把一切都扭曲,我們把“手潔心清、不向虛妄、起誓不懷詭詐”(詩二十四:4)的大衛視為心機很重的人,也把聖者(約六:69)釘在十字架上。

“現在你可以將他頭旁的槍和水瓶拿來,我們就走。大衛從掃羅的頭旁拿了槍和水瓶,二人就走了,沒有人看見,沒有人知道,也沒有人醒起,都睡著了。因為耶和華使他們沉沉地睡了。”-- 上帝要再次用大衛警告掃羅,放棄追殺大衛,不然就后悔莫及了。

4。撒上二十六:13 - 25  “13大衛過到那邊去,遠遠地站在山頂上,與他們相離甚遠。14大衛呼叫百姓和尼珥(Ner)的兒子押尼珥(Abner)說:‘押尼珥啊,你為何不答應呢?’押尼珥說:‘你是誰?竟敢呼叫王呢?’15大衛對押尼珥說:‘你不是個勇士嗎?以色列中誰能比你呢?民中有人進來要害死王你的主,你為何沒有保護王、你的主呢?16你這樣是不好的。我指著永生的耶和華起誓,你們都是該死的!因為沒有保護你們的主,就是耶和華的受膏者。現在你看看王頭旁的槍和水瓶在哪里?’17掃羅聽出是大衛的聲音,就說:‘我兒大衛,這是你的聲音嗎?’大衛說:‘主,我的王啊!是我的聲音。’18又說:‘我做了什么?我手里有什么惡事?我主竟追趕仆人呢?19求我主我王聽仆人的話:若是耶和華激發你攻擊我,愿耶和華收納祭物﹔若是人激發你,愿他在耶和華面前受咒詛,因為他現今趕逐我,不容我在耶和華的產業上有,分,說:<你去事奉別神吧!>20現在求王不要使我的血流在離耶和華遠的地方。以色列王出來是尋找一個虼蚤,如同人在山上獵取一個鷓鴣一般。’21掃羅說:‘我有罪了!我兒大衛,你可以回來。因你今日看我的性命為寶貴,我必不再加害于你。我是糊涂人,大大錯了!’22大衛說:‘王的槍在這里,可以吩咐一個仆人過來拿去。23今日耶和華將王交在我手里,我卻不肯伸手害耶和華的受膏者。耶和華必照各人的公義誠實報應他。24我今日重看你的性命,愿耶和華也重看我的性命,并且拯救我脫離一切患難。’25掃羅對大衛說:‘我兒大衛,愿你得福!你必做大事,也必得勝。’于是大衛起行,掃羅回他的本處去了。”

“大衛對押尼珥說:你不是個勇士嗎?以色列中誰能比你呢?民中有人進來要害死王你的主,你為何沒有保護王、你的主呢?你這樣是不好的。我指著永生的耶和華起誓,你們都是該死的!因為沒有保護你們的主,就是耶和華的受膏者。現在你看看王頭旁的槍和水瓶在哪里?”-- 大家看到嗎?大衛實話實說,完全沒有虛偽,作為掃羅身邊的守衛者,押尼珥卻沒有盡職盡責,讓“敵人”有機會殺害他的主,怪不得大衛痛罵他一頓。押尼珥在掃羅死后,自己也不得好死(撒下三:26 - 30),但大衛卻禮葬押尼珥(撒下三:31 - 39)。

至于大衛和掃羅的對話,我不再多說了。這是撒上二十四:8 - 22(第二十七課)的翻版,掃羅說:“我是糊涂人,大大錯了!”糊涂人,一點都沒錯﹔自己知道錯了嗎?那才是假的呢!上帝給了他很多次機會,掃羅沒有學到功課。他的死期也到了,上帝要開始替他安排后事。。。

“掃羅對大衛說:‘我兒大衛,愿你得福!你必做大事,也必得勝。’于是大衛起行,掃羅回他的本處去了。”-- 掃羅既然看得出大衛要做大事(意思是繼承他作以色列的王),為什么他不順水推舟,在適當的時候退位讓賢,留下一個美名呢?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默想:

詩篇一百一十(大衛的詩):

1耶和華對我說:‘你坐在我的右邊,等我使你仇敵作你的腳凳。’
2耶和華必使你從錫安伸出能力的杖來,你要在你仇敵中掌權。
3當你掌權的日子(注:或作"行軍的日子"),你的民要以聖潔的妝飾為衣(注:或作"以聖潔為妝飾"),甘心犧牲自己﹔你的民多如清晨的甘露(注:或作"你少年時光耀如清晨的甘露")。
4耶和華起了誓,決不后悔說:‘你是照著麥基洗德的等次永遠為祭司。’
5在你右邊的主,當他發怒的日子,必打傷列王。
6他要在列邦中刑罰惡人,尸首就遍滿各處﹔他要在許多國中打破仇敵的頭。
7他要喝路旁的河水,因此必抬起頭來。

主耶穌引用以上的詩篇問人,說:

耶穌在殿里教訓人,就問他們說:‘文士怎么說基督是大衛的子孫呢?
大衛被聖靈感動,說:主對我主說:你坐在我的右邊,等我使你仇敵作你的腳凳。
大衛既自己稱他為主,他怎么又是大衛的子孫呢?’眾人都喜歡聽他。(可十二:35 - 37)

在道成肉身之前的一千年,大衛被聖靈感動,第一個傳講基督論的人,因為他“手潔心清、不向虛妄、起誓不懷詭詐”(詩二十四:4),是一個合神心意、合神使用的人!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