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撒母耳記上 - 撒母耳、掃羅、大衛

第三十課 - 大衛的逃亡生活(七)- 大衛在非利士人中間

經文:撒上二十七:1 - 12

主旨:大衛為了逃避掃羅的追殺,逃奔到非利士地的迦特王亞吉那里去。

1。在前兩課,我談到大衛生平的一個關鍵時刻, 就是大衛被羞辱的事件,現在還是覺得意猶未盡,想在這里再補充一點。當拿八出言羞辱大衛的時候,如果不是亞比該的及時規勸,大衛沉不住氣,就大動干戈,擊殺拿八全家,大衛的英名就會烙上不可磨滅的污跡。大家還記得出埃及的時候, 摩西從聖山下來,看到眾民跪拜金牛犢,他怒氣焚胸,將手上的兩塊法版扔在山下摔碎了(出三十二章)。可是當耶和華要滅絕以色列民,從摩西的后裔興起大國的時候,摩西怎樣禱告懇求耶和華啊?摩西說:

耶和華啊,你為什么向你的百姓發烈怒呢?這百姓是你用大力和大能的手從埃及地領出來的。
為什么使埃及人議論說:“他領他們出去,是要降禍與他們,把他們殺在山中,將他們從地上除滅”?求你轉意,不發你的烈怒﹔后悔,不降禍與你的百姓。
求你記念你的仆人亞伯拉罕、以撒、以色列,你曾指著自己起誓說:“我必使你們的后裔象天上的星那樣多,并且我所應許的這全地,必給你們的后裔,他們要永遠承受為業。”
于是耶和華后悔,不把所說的禍降與他的百姓。(出三十二:11 - 14)

    耶和華很看重自己的聖名,不能讓外邦人笑罵他,說:“他領他們出去,是要降禍與他們,把他們殺在山中,將他們從地上除滅。”所以,如果有人褻瀆上帝或主耶穌基督的聖名 (不管是何種方式)教會就要站出來說話。譬如,當「達文西密碼」在新加坡上映的時候(2006年五月),電影發行商為加強宣傳,特別在人潮最多的烏節路地鐵站牆面、車廂玻璃門和地面上刊登兩幅巨大廣告。有基督徒向新加坡地鐵公司(SMRT)投訴,認為把電影海報上的耶穌畫像,鋪在地上任人踐踏,是對基督教禮拜的聖主不敬。在一片抗議聲中,地鐵公司終于派人把這兩幅廣告撤走。問題是:要怎樣抗議?到什么程度?

    如果是我們的名字被羞辱,我們是否可以反擊?聖經是怎樣教導我們的? (如太五:38 - 39)我把這些問題都留給學員在班上討論。

2。撒上二十七:1 - 4  “1大衛心里說:‘必有一日我死在掃羅手里,不如逃奔非利士地去(Philistines)。掃羅見我不在以色列的境內,就必絕望,不再尋索我,這樣我可以脫離他的手。’2于是大衛起身,和跟隨他的六百人投奔迦特王(king of Gath)瑪俄(Maoch)的兒子亞吉(Achish)去了。3大衛和他的兩個妻,就是耶斯列人(Jezreelitess)亞希暖(Ahinoam)和作過拿八妻的迦密人(Carmelitess)亞比該(Abigail),并跟隨他的人,連各人的眷屬,都住在迦特亞吉那里。4有人告訴掃羅說:‘大衛逃到迦特。’掃羅就不再尋索他了。”

“大衛心里說:‘必有一日我死在掃羅手里,不如逃奔非利士地去(Philistines)。掃羅見我不在以色列的境內,就必絕望,不再尋索我,這樣我可以脫離他的手。’”-- 奇怪嗎?大衛在逃亡的整個過程里(從二十四課或撒上二十一章開始),因著上帝一再地眷顧和保護,他和家人及跟隨他的“梁山好漢”都在緊要關頭,逢凶化吉。在他與掃羅之間的“爭斗”,似乎穩操勝券的時候,為什么他突然泄了氣,萌生這樣的念頭說:“必有一日我死在掃羅手里”?神的仆人以利亞(Elijah)在迦密山(Mount Carmel)大敗四百個巴力的先知后(王上十八章),他竟然拔步飛跑到猶大的別是巴,要逃離耶洗別的追殺,還說要在那里求死。有人說,在每個偉大時機的后面,時常緊接著心理上的倒退﹔而這種倒退的反應,正隱含著危險的成分。我自己就曾經歷過這種危機。我第一次在教會負責籌划和組織聖誕節崇拜聚會,決定在戶外“與民同慶”。在人手很缺乏, 又不敢肯定是否會獲得有關當局批准,經過三、四個月的籌備和許多波折,終于在聖誕節晚上,教會和社區的几百民眾一同歡慶這個節日。聚會后的几個月,我一方面有點飄飄然,一方面卻對未來的事工躊躇不前,產生一種莫名奇妙的恐懼感。后來我才明白,何以在一些重要的體育比賽項目,賽前、賽中和賽后的心理指導及情緒調整是如此重要,如果不及時克服不良的情緒影響,隊員就很難投入到激烈的比賽中去。特別是賽后,失敗的情緒調整,如痛苦、悲傷、沮喪、內疚、懊悔和失望,固然很重要,但我們也不能忽視勝利后的情緒調整,如興奮、激動、自滿、優越感、自豪感、榮譽感。。大衛和以利亞都是在“勝利”后心理情緒失調,才會作出如此令人費解的行動。

“于是大衛起身,和跟隨他的六百人投奔迦特王(king of Gath)瑪俄(Maoch)的兒子亞吉(Achish)去了。”-- 請看圖一。這不是大衛第一次投奔迦特王,上次是在撒上二十一:10 - 15(第二十四課),他離開祭司城挪伯的亞希米勒那里,逃到迦特王亞吉那里,并且假裝瘋癲,被亞吉驅逐出去。

“有人告訴掃羅說:‘大衛逃到迦特。’掃羅就不再尋索他了。”-- 這正中大衛的下懷。

3。撒上二十七:5 - 7  “5大衛對亞吉說:‘我若在你眼前蒙恩,求你在京外的城邑中賜我一個地方居住。仆人何必與王同住京都呢?’6當日亞吉將洗革拉(Ziklag)賜給他,因此洗革拉屬猶大王,直到今日。7大衛在非利士地住了一年零四個月。”

上次亞吉不歡迎大衛,這次何以他又愿意接受大衛,甚至把洗革拉(Ziklag)賜給他呢?上次大衛投奔迦特王的時候,亞吉還不完全清楚他和掃羅之間的“爭斗”,況且大衛又是非利士人的仇敵(歌利亞是迦特人,撒上十七:4),對他突然之間的投奔,當然不會輕易置信。現在可不同了,掃羅的追殺大衛已經廣為人知,敵人的敵人就是自己的朋友,亞吉當然張開雙手迎接大衛的到來 ,并且很樂意把洗革拉賜給大衛。

洗革拉(Ziklag)在哪里?請看圖一。它位于別是巴的西北約 22公里,在基拉耳谷之中。真正的洗革拉在哪里不容易確認,有考古學家說是在Tell Halif (Khuweilfeh),有說在Tell Masos,有說在Tell Sheba,但最有可能是在Tell Sera (Tell esh-Sharia,下兩圖)。Tell Sera 是處在別是巴(Beersheba)和迦薩(Gaza)之間,海拔 535 ft (168 m),丘頂的面積達五畝(five acres), 土丘呈馬蹄形,除了西邊,其他三面都非常陡峭。這是猶大支派在盡南邊所得為業的城之一,但后來歸給西緬支派(書十五:31,19:5)。究竟什么時候這城落在非利士人的手中,我們不知道。


“大衛在非利士地住了一年零四個月。”-- 這是一段不短的時間。整個逃亡的時間有多長,聖經沒有告訴我們。

4。撒上二十七:8 - 12  “8大衛和跟隨他的人上去,侵奪基述人(Geshurites)、基色人(Gezrites)、亞瑪力人(Amalekites)之地。這几族歷來住在那地,從書珥(Shur)直到埃及(Egypt)。9大衛擊殺那地的人,無論男女都沒有留下一個﹔又奪獲牛、羊、駱駝、驢并衣服,回來見亞吉。10亞吉說:‘你們今日侵奪了什么地方呢?’大衛說:‘侵奪了猶大的南方,耶拉篾(Jerahmeelites)的南方,基尼(Kenites)的南方。’11無論男女,大衛沒有留下一個帶到迦特來。他說:‘恐怕他們將我們的事告訴人說:<大衛住在非利士地的時候,常常這樣行。>’12亞吉信了大衛,心里說:‘大衛使本族以色列人憎惡他,所以他必永遠作我的仆人了。’”

基述人(Geshurites)是誰?他們居住的地方,大約是在巴勒斯坦南部,靠近西奈半島,確實的位置無從查考。書十三:1 - 2 說:“約書亞年紀老邁,耶和華對他說:‘你年紀老邁了,還有許多未得之地,就是非利士人的全境和基述人的全地。’”

基色人(Gezrites)是誰?他們居住的地方也是無從查考,可能是在埃及東邊的書珥(Shur)曠野。

亞瑪力人(Amalekites)是誰?大家應該比較熟悉這族人吧。在撒上十五:1 -35節(第十八課),我說:

亞瑪力人(Amalek)究竟和以色列人有什么不共戴天之仇,上帝要把他們滅盡殺絕?“亞瑪力”第一次出現在聖經的創十四:7,那里記載了主前兩千余年的一場國際性的戰事,兩河流域的四個民族結盟,攻打南方迦南地區,直到阿卡巴灣的五個背叛他們的城邦﹔沿途還擄掠許多城鎮,包括了加低斯(Kadish)附近的亞瑪力全地的人。在創三十六:12,我們知道亞瑪力是以掃的孫子,他占據了原來亞瑪力人之地,他們主要的集中地是在以東(Edom)和埃及小河之西,他們也經常在南地出現。

“大衛侵奪基述人(Geshurites)、基色人(Gezrites)、亞瑪力人(Amalekites)之地。。從書珥(Shur)直到埃及(Egypt)。大衛擊殺那地的人,無論男女都沒有留下一個﹔又奪獲牛、羊、駱駝、驢并衣服,回來見亞吉。”-- 大衛擊殺這些以色列的敵人,不留一個生口,回來騙亞吉說,他是“侵奪了猶大的南方,耶拉篾(Jerahmeelites)的南方,基尼(Kenites)的南方。”也就是說,他去攻擊自己猶大支派,或在它南方的耶拉篾,或耶拉篾南方的基尼。這都是他編造出來,使非利士人相信,他是他們忠心的臣仆。

我們也可以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起事件。 上文我說,大衛因著心理倒退才會投奔亞吉,這不是上帝的旨意。現在不錯躲避了掃羅的追殺,但他卻在亞吉面前,“天天說謊,做事鬼鬼祟祟,不敢公開。”(引自宋尚節的《講經集》),以后還几乎招致全家滅門之災(撒上三十章)。我在以后几課再跟大家分享。

默想:

聖經學者邁爾(F B Meyer)評論大衛這段投奔迦特王亞吉的時候說:

大衛當時的行為,實在有辱于他被膏仆人的身份。那也是他屬靈經歷里的一段空白時刻。沒有一篇詩是在那階段寫成的。詩人閉口無言。他可能已增添新調,或熟練了新的樂器。他在迦特逗留期間的回憶曾不斷涌現,因為后來他寫成的詩篇之詩題,有多次提到“用迦特樂器”。然而,此刻一篇靜寂。在那幽暗墮落的低地,空氣中迷漫著的一些東西,使得那曾在猶大山嶺向上帝歡唱的甜美歌聲倏然止息了。。。

我們一旦想靠自己的狡猾巧計來保持地位﹔一方面求上帝幫助,一方面又不敢相信他會完備供應﹔想借著作假和謊言來逃避危機,而私心又不恥這些舉動﹔明明知道自己為求脫身所付的代價太過慘重﹔用上帝的贊許來換取亞吉的微笑﹔很快,上帝的庇護就要離開我們,到時,我們只有哀哭切齒了。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