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帖撒羅尼迦前書》

務要聖潔、警醒謹守、彼此勸慰、互相建立

第一課 - 引言

 

0

 

經文:帖前三:2 - 3,四:18,五:11

主旨:認識《帖撒羅尼迦前書》的背景、作者、文體風格、特征、內容、主題、簡綱等項目。

附上:帖撒罗尼迦 - 视频(From Microsoft OneDrive)

horizontal rule

1。帖撒羅尼迦(Thessalonica)在哪里?


保羅在第二次傳道旅程,把福音傳到了歐洲,先是馬其頓,后是希臘。大家在圖上可以看到數字,帖撒羅尼迦是其中一個保羅宣教的城市。保羅是在特羅亞(徒十六:8 - 10),夜間看到異象,“有一個馬其頓人站著求他說:‘請你過到馬其頓來幫助我們!’”于是從特羅亞開船,一直行到撒摩特喇,來到尼亞坡里,再到腓立比,開始他在馬其頓的宣教工作(徒十六:12 - 40)。由于受到猶太人的迫害,保羅和西拉不得不離開腓立比,經過暗妃坡里、亞波羅尼亞,來到帖撒羅尼迦。藍賽爵士估計保羅從主后 50年尾至 51年五月是在這里宣教(徒十七:1)。

帖撒羅尼迦是馬其頓(Macedonia)的首府。新約時代的馬其頓是羅馬帝國的一個省,大約是今日希臘的北半部,和阿爾巴尼亞、南斯拉夫兩國的南部地區。大約是在主前七世紀起,逐漸興盛,從希臘王腓力二世 359BC 即位,才成為一個大的王國。待亞歷山大大帝在短期內并吞了波斯帝國,并且更擴大其疆土,建立了史無前例的大帝國。但在亞歷山大大帝去世后,國土分裂成為四個帝國,其中之一就是馬其頓。至 167BC則被羅馬帝國所滅,成為羅馬帝國的一省。當時羅馬帝國的軍事大道,自其西岸連結來自意大利半島的 Appian Way (Via Egnatia),經過馬其頓境內的大城如帖撒羅尼迦、亞波羅尼亞、暗妃波利、腓立比、尼亞波利、再渡海到達亞西亞的特羅亞,所以此地區實在是東西方的橋梁,對福音的傳播具有極大的貢獻。 (參:梁天樞著《簡明聖經史地圖解》,1998年)

Via Egnatia from Neapolis
通往尼亞波利的羅馬軍事大道

帖撒羅尼迦自古至今都是一個海陸運輸業重鎮,再因羅馬帝國的軍事交通大道 Via Egnatia 通過這里,就更具有軍事上的重要性。有許多的猶太人在此定居,所以有猶太人的會堂,是現今的 Thessaloniki,又名 Salonika。保羅和西拉在離開腓立比之前,必然已經商量好下一站是帖撒羅尼迦,因為那里不但有很多猶太人,也有外邦人,是一個理想的傳福音地點。

Roman Agora(forum)of Thessaloniki is
the ancient Roman-era forum of the city
Thessalonica forum model in Museum
Thessalonica forum with odeum
Odeum is the enclosed theater for public performance
Thessalonica forum colonnade
Thessalonica forum cryptoportius arches Thessalonica forum eastern and southern stoa
Thessalonica forum eastern stoa Thessalonica Rotunda, Mausoleum of Galerius (Roman Emperor)
Rotunda is a circular building built
as a house of worship by Romans in early 300AD
Thessalonica Arch of Galerius (Roman Emperor) relief Thessalonica White Tower
Thessalonica Alexander the Great statue

Thessalonica Statue of Philip II
King of Macedon

Thessalonica Byzantine northeasten city wall and tower Thessalonica Church of St Demetrios


2。作者:使徒保羅(帖前一:1 “保羅、西拉、提摩太,寫信給帖撒羅尼迦在父上帝和主耶穌基督里的教會:愿恩惠、平安歸與你們!”)

3。收信者:毫無疑問是帖撒羅尼迦教會。

4。持信人:未知

5。成書日期:

聖經學者對這卷書的成書日期大致相同:

作者

成書日期

   

Prof A T Robertson
(Word Pictures in the NT)

約50 - 51AD

   

馬有藻博士
(新約概論)

51AD 夏

   

新約聖經新國際版研讀本
更新傳道會出版

51AD

   

天道聖經注釋 - 《帖撒羅尼迦前書》
馮蔭坤著

50AD 或 51AD

   
World Biblical Commentary(1 & 2 Thessalonians)
F.F.Bruce
50 later part or 51AD
   


一般上,學者認為帖撒羅尼迦前后書是保羅寫給新約教會最早的書信。(《加拉太書》也有可能是最早的書信)

6。寫作地點:

聖經學者的看法也大致相同,認為是保羅第二次宣教旅程中在哥林多寫的。

7。定典的問題:

沒有問題。最古老的新約聖經正典綱目 -- 《穆拉多利正典綱目,Muratorian Canon》(主后170-180AD),已經包括了保羅的十三卷書信 ,《帖撒羅尼迦前書》是其中之一。

8。保羅與帖撒羅尼迦:

帖撒羅尼迦是保羅第二次傳道旅程中的一個停留之處。保羅在腓立比神跡般地從監牢出來后(徒十六:16 - 40),“他和西拉經過暗妃坡里、亞波羅尼亞,來到帖撒羅尼迦,在那里有猶太人的會堂。”(徒十七:1)

徒十七:2 - 10 記載了保羅在帖撒羅尼迦的開荒事工。大家可參考《跟隨使徒的腳蹤行 - 使徒行傳》課程第三十三課

2保羅照他素常的規矩進去,一連三個安息日,本著聖經與他們辯論,
3講解陳明基督必須受害,從死里復活﹔又說:“我所傳與你們的這位耶穌,就是基督。”
4他們中間有些人聽了勸,就附從保羅和西拉,并有許多虔敬的希臘人,尊貴的婦女也不少。
5但那不信的猶太人心里嫉妒,招聚了些市井匪類,搭伙成群,聳動合城的人闖進耶孫的家,要將保羅、西拉帶到百姓那里。
6找不著他們,就把耶孫和几個弟兄拉到地方官那里,喊叫說:“那攪亂天下的也到這里來了!
7耶孫收留他們。這些人都違背凱撒的命令,說另有一個王耶穌。”
8眾人和地方官聽見這話,就驚慌了,
9于是取了耶孫和其余之人的保狀,就釋放了他們。
10弟兄們隨即在夜間打發保羅和西拉往庇哩亞去。。


9。寫作因由/背景

從保羅離開帖撒羅尼迦后,到他寫前書給教會,期間發生了什么事?我們可以從《使徒行傳》的記載推想得知。

A。保羅和西拉離開帖撒羅尼迦,往庇哩亞去。提摩太留在帖撒羅尼迦。(徒十七:10。《使徒行傳》沒有記載路加的名,但從徒十六:8- 10,經文先用“他們”,然后改用“我們”,顯示路加從特羅亞開始,就加入了保羅的宣教團隊,以后就一直陪伴著保羅。)

B。保羅離開庇哩亞,來到雅典。西拉和提摩太仍住在庇哩亞(徒十七:14)。保羅叫西拉和提摩太速速地到他那里(徒十七:15)。

C。在雅典,保羅打發提摩太到帖撒羅尼迦,堅固那里的弟兄(帖前三:1,5)。

D。保羅離開雅典,來到哥林多(徒十八:1),西拉和提摩太從馬其頓回來與他會合(徒十八:5)。保羅以哥林多為宣教基地,在那里住了一年零六個月(徒十八:11)。

E。在哥林多,保羅從提摩太得知帖撒羅尼迦教會的消息后,就和西拉、提摩太寫了《前、后》兩封信給帖撒羅尼迦教會。

為什么保羅寫信給帖撒羅尼迦教會?這是因為保羅在那里被不信的猶太人嫉妒,招聚了些市井匪類要迫害他(徒十七:5 - 7)。保羅不得不倉促地離開帖撒羅尼迦,往庇哩亞去。“但帖撒羅尼迦的猶太人知道保羅又在庇哩亞傳上帝的道,也就往那里去,聳動攪擾眾人。”(徒十七:13)保羅不得不離開來到雅典。大家可以想象得到,有父母心腸(帖前二:7,11)的牧者保羅會多么挂念建立不久的帖撒羅尼迦教會,那里初信的弟兄姐妹,他(她)們能忍受這些猶太人的苦害嗎?(帖前二:14)他是多么希望能夠再訪帖撒羅尼迦教,堅固他們,繼續地教導他們。不知何故,他被攔阻不能再返(帖前二:18 說有撒但阻擋),唯有差派提摩太前去察看。 提摩太回來將教會弟兄的愛心和信心的好消息報給他,又說他們常常記念保羅,切切地相見他(帖前三:6),同時還將教會弟兄的一些信仰問題告訴他。保羅于是寫了《前書》,一方面為他們的長進常常感謝上帝,也向他們表白自己過去在教會是怎樣的事奉,并為他們在患難中仍然站立得穩而喜樂﹔另一方面他大概從提摩太那里知道教會的弟兄錯誤地假定主再來之前,去世的信徒在救恩上無分,他們覺得很憂傷,保羅糾正了他們的錯誤觀念后,也給他們進一步地解釋有關主再來的日子,和信徒要在生活和行為上該有的准備和表現。當然他也不忘在信上給教會其他勸勉,如要彼此相愛,敬重那些在主里治理和勸戒他們的人,要常常喜樂,不住地禱告,凡事謝恩,不要消滅聖靈的感動,不要藐視先知的講論。。


10。文體,風格與特征

這是一封當時典型的書信文體:

A。寫信人是誰?帖前一:1

B。收信人是誰?帖前一:1

C。問安:帖前一:1

D。禱告:帖前一:2 - 3

E。內容:帖前一:4 - 五:22

F。祝福和問安:帖前五:23 - 28

大多數保羅書信都有一段感恩的話,但有些注釋家認為,在這封書信里,保羅的感恩特別長,從一章 2節延伸至三章 13節﹔因此他們把這封信歸類為“感恩書信”,屬古代一種特殊的信件類型。有些人則認為它屬于“安慰書信”,或“教誨書信”(指導他們如何行)﹔信中也包含“稱贊書信”的成分,贊許帖撒羅尼迦教會的弟兄,以及一些“友誼書信”的特色。我們可以說,《前書》就和古代大多數信件一樣,是各種類型的綜合,從各個類型中取用題目,不在乎形式的分類﹔不過它最接近的類型,是“教誨書信”。(參:《新約聖經背景注釋》,作者 Craig S Keener,劉良淑譯自 The IVP Bible background commentary NT,校園出版社)

從這封書信的行文風格,我們可以體會到保羅的牧者心腸。他在給教會勸告和教導的時候,給我們立下一個優良的典范。他是使徒,又是教會的開荒者,他本有權柄“發號施令”,警告和糾正教會在信仰和生活行為上的錯誤,但他沒有。他總是在警告和糾正之前,先稱贊他們的優點,然后敦促他們要“更加”。。譬如,在帖前四:1 - 8 ,他警告他們務要避免道德上的污穢時,首先稱贊他們知道該怎樣行可以討上帝的喜悅,然后敦促他們要在所行的“更加勉勵”,各人用聖潔、尊貴守著自己的身體。在帖前四:9 - 12,他稱贊他們有彼此相愛的心之后,接著勸勉他們要在這方面“更加勉勵”,安分守己,在外人面前行事端正。

書信中唯一最具爭議性的經文是帖前二:14 - 16。

14弟兄們,你們曾效法猶太中,在基督耶穌里神的各教會,因為你們也受了本地人的苦害,象他們受了猶太人的苦害一樣。
15這猶太人殺了主耶穌和先知,又把我們趕出去﹔他們不得上帝的喜悅,且與眾人為敵﹔
16不許我們傳道給外邦人,使外邦人得救,常常充滿自己的罪惡。上帝的忿怒臨在他們身上已經到了極處。

几乎所有學者都認為帖撒羅尼迦前書是一封完整的書信(有合一性),只有這段經文例外,有學者認為它是后來加在書信之內。我要等到查考這段經文時才跟大家詳細地分析。

書信的特征:

A。每一章都 以主再來的信息作結束,所以我們也可以把“主耶穌的再來”作為書信的主題。

帖前一:10 “等候他兒子從天降臨,就是他從死里復活的、那位救我們脫離將來忿怒的耶穌。”

帖前二:19 “我們的盼望和喜樂并所夸的冠冕是什么呢?豈不是我們主耶穌來的時候,你們在他面前站立得住嗎?”

帖前三:13 “好使你們當我們主耶穌同他眾聖徒來的時候,在我們父上帝面前心里堅固,成為聖潔,無可責備。”

帖前四:17 “以后我們這活著還存留的人必和他們一同被提到云里,在空中與主相遇。這樣,我們就要和主永遠同在。”

帖前五:23 “愿賜平安的上帝親自使你們全然成聖。又愿你們的靈與魂與身子得蒙保守,在我主耶穌基督降臨的時候,完全無可指摘。”

B。保羅一共三次(帖前三:2 - 3,四:18,五:11)提到“勸慰”或“彼此勸慰”。每一個“勸慰”都是針對教會所面對的一個問題。“勸慰”是勸勉/勸解和安慰(comfort,encourage)的意思,譬如:他多次來信勸慰我,囑咐我不要泄氣。這三個“勸慰/安慰/勸誡”概括了《前書》的主要內容。

(1)帖前三:2 - 3 “2打發我們的兄弟在基督福音上作上帝執事的提摩太前去堅固你們,并在你們所信的道上勸慰你們,3免得有人被諸般患難搖動,因為你們自己知道,我們受患難原是命定的。”

保羅知道帖撒羅尼迦教會的信徒受到不信的猶太人的迫害,他在書信里一再提到他們在“大難之中”(帖前一:6),“受了本地人(猶太人)的苦害”(二:14)。他原本想再訪帖撒羅尼迦教會,卻因為受到攔阻不能起行,所以才打發提摩太前去。提摩太的使命是:要在他們的信仰上堅固他們,勸慰他們,使他們不至于被諸般患難搖動,在逼迫中仍然堅持他們的信心。

(2)帖前四:18 “所以,你們當用這些話彼此勸慰。”

這個勸慰的背景是在帖前四:13 - 17。教會的信徒錯誤地假定主再來之前去世的信徒是在救恩上無分,他們覺得很憂傷。保羅說不是這樣的。主再來的時候有一個次序,首先是死了的人必先復活,以后那些活著還存留的人必和他們一同被提到云里,在空中與主相遇,并要和主永遠同在。保羅糾正了他們的錯誤觀念后,要他們用這些話彼此勸慰。

(3)帖前五:11 “所以,你們該彼此勸慰,互相建立,正如你們素常所行的。”

這個勸慰的背景是在帖前五:1 - 10。由于主再來的日子,不知道在那一天,保羅把這日子的來到形容為像夜間的賊一樣。對于不信的人,他們像睡了的人,主來到的時候,他們會驚慌失措,難逃劫運。信徒則不一樣,因為基督已經救了他們脫離黑暗的權勢,把他們遷到光明的國度,作為光明之子,就不必懼怕這日子會像賊一樣突然臨到他們。他們只要警醒謹守(帖前五:6 watch and be sober),做好准備等候主臨。警醒謹守是什么意思呢?彼得說:“萬物的結局近了,所以你們要謹慎自守,警醒禱告(sober, and watch unto prayer)。”(彼前四:7)警醒是為了禱告,警醒的人在這個邪惡淫亂的世代里可以免得入了迷惑(太二十六:41)。警醒的反面是醉酒,醉酒的人失去自我控制,糊涂度日,荒誕不羈。“謹守”是“謹慎自守”,表現在道德和靈性生活行為上。這也是書信的第四章 1 - 12 提到的上帝所悅納的生活,“上帝的旨意就是要你們成為聖潔,遠避淫行。”(帖前四:3)。保羅要教會的弟兄姐妹在預備主再來的這個背景下,一定要常常的彼此勸勉安慰。目的是什么?要“互相建立”。“建立”的意思是“造就”(build up,edify,《新譯本》)。在患難逼迫的艱難環境中,透過彼此的勸勉安慰,來造就自己,也造就別人。


11。簡綱:

A。帖前一:1  問安

B。帖前一:2 - 3  保羅為帖撒羅尼迦教會的感恩禱告。

C。帖前一:4 - 10  帖撒羅尼迦教會之信心的工作和榜樣。

D。帖前二:1 - 16  保羅追述他在帖撒羅尼迦教會的宣教事工。

E。帖前二:17 - 三:13  保羅渴望再訪帖撒羅尼迦教會,堅固他們,補滿他們信心的不足。

F。帖前四:1 - 12  保羅勸勉教會的弟兄要過一個討上帝喜悅的生活。

G。帖前四:13 - 18  保羅糾正教會的弟兄有關主再來時,睡了的人在救恩上無分的錯誤觀念。

H。帖前五:1 - 11  保羅勸勉教會的弟兄要警醒謹守,彼此勸慰,互相建立,預備主的再來。

I。帖前五:12 - 22  保羅給予教會最后的勸勉

J。帖前五:23 - 28  結語


默想:

                                                              


“人子啊,我立你作以色列家守望的人,所以你要聽我口中的話,替我警戒他們。”(結三:17)

“Son of man, I have made thee a watchman unto the house of Israel: therefore hear the word at my mouth, and give them warning from me. ”(Ezek 3:17)

“守望的人”,原文是 (英文 watchman),在舊約聖經出現 30多次,如結三十三:2,6,7 “2人子啊,你要告訴本國的子民說:‘我使刀劍臨到哪一國,那一國的民從他們中間選立一人為守望的,3他見刀劍臨到那地,若吹角警戒眾民,4凡聽見角聲不受警戒的,刀劍若來除滅了他,他的罪就必歸到自己的頭上。5他聽見角聲,不受警戒,他的罪必歸到自己的身上﹔他若受警戒,便是救了自己的性命。6倘若守望的人見刀劍臨到,不吹角,以致民不受警戒,刀劍來殺了他們中間的一個人﹔他雖然死在罪孽之中,我卻要向守望的人討他喪命的罪。’7人子啊,我照樣立你作以色列家守望的人。所以你要聽我口中的話,替我警戒他們。”

什么是守望的人?

舊約的“守望者”是軍事或民事方面的保安人員,負責保護古代的城邑或軍事設備,免受敵人突襲或民間災禍的威脅(撒上十四:16,撒下十八:24-27,王下九:17-20)。守望者也負責宣布新一天的來臨(詩十百三十:6,賽二十一:11-12)。 先知以西結描述先知的職分和責任的重要經文中(結三十三:2-9),記述了守望者跟他們相同的職責,就是遇危難時,要發出警告。若守望的人(或先知)失職,流眾民之血的罪,便要歸到他的頭上(也參耶六:17,何九:18)。相對于忠心的先知而言,以賽亞指出以色列的領袖是瞎眼的守望者,他們連以色列面臨的危險也看不見,更遑論帶領眾民悔改(賽五十六:10,彌七:4)。眾先知既是以色列的守望者,會首先看見以色列即將被毀,也會首先宣告他們返回故土(賽二十一:11,五十二:8)。 (參:《証主聖經百科全書》)

今天的守望者在哪里?

在美國作家塞林格(J. D. Salinger,1919 - 2010)的名作《麥田里的守望者,The Catcher in the Rye》(或譯《麥田捕手》)里,有一段主人公胡登(Holden Caulfield)同他妹妹斐琳(Phoebe)的對話:

我將來要當一名麥田里的守望者,有那么一群孩子在一大塊麥田里玩。几千几萬的小孩子,附近沒有一個大人,我是說 -- 除了我。我呢,就在那混帳的懸崖邊我的職務就是在那守望,要是有哪個孩子往懸崖邊來,我就把他捉住 -- 我是說孩子們都是在狂奔,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往哪兒跑 -- 我得從什么地方出來,把他們捉住。我整天就干這樣的事,我只想做個麥田里的守望者。(參:維基百科)

就如塞林格筆下的胡登,一個稱職的守望者必須時刻警醒,警惕地 瞭望著人類前方的地平線,注視著人類文明社會的走向,他才可以及時地發出預警。

富商比爾蓋茨(Bill Gates)也是一個守望者。2015年三月,他通過 Ted Talk 的演說向世界發出了預警。他預測將會有一場大流行病的到來,并呼吁全世界做好應對的措施,包括投資開發新診斷工具、新藥物,以及加速研發疫苗的能力。遺憾的是,多國領袖對他的警戒置若罔聞,沒有采取積極的行動,以至于我們今天無法有效地制止新冠狀病毒的蔓延。


我們需要塞林格筆下的胡登和富商比爾蓋茨這樣的“防患于未來”的守望者,但今天我們更需要舊約先知類型的守望者。

保羅在帖前五:1 - 10 把主再來的日子形容為像夜間的賊一樣,所以他們要警醒謹守(帖前五:6 watch and be sober)。這樣的警醒就像一個守望者,一方面是使自己做好准備,行事為人活出“聖潔、敬虔”的樣式(帖前四:3-5,彼后三:11-12),等候主的再來﹔一方面是吹角警戒世人,不要再像“挪亞的日子。。又吃又喝,又買又賣,又耕種又蓋造。。”(路十七:26 - 30)糊涂度日,荒誕不羈,走向滅亡之路。

除了要做這一個世代的守望者(Watchman),保羅也要我們在教會做一個“勸慰者”(Comforter,帖前四:18,五:11)和“堅固者”(Edifier,帖前五:11)。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18221@gmail.com

 

horizontal ru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