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撒母耳記下 - 合神心意的大衛王

第二課 - 大衛哀悼掃羅和約拿單

經文:撒下一:1 - 27

主旨:大衛聽到掃羅的死訊后,他為掃羅和約拿單作哀歌。

1。掃羅死了,約拿單死了。噩耗終于傳到大衛的耳中。對大衛來說,掃羅王是他的死對頭,追殺了他已經有好多年,現在掃羅死了,這不是大好消息,可以堂堂皇皇地坐上王位了嗎?這是大衛生涯中另一個關鍵時刻(上一個關鍵時刻是在《撒母耳記上》第二十八課 ,大衛被拿八羞辱)。一個人的真面目可以在這個關鍵時刻完全暴露出來。我舉個例子:還記得春秋時代那位過昭關一夜急白了頭的伍子胥嗎?為了報楚平王殺父之仇,他在吳國輔佐吳王闔閭,富國強兵。十年后伐楚,攻破楚都,那時平王已死,伍子胥竟然挖掘其墓,鞭尸三百以泄其憤。也許有人說他是春秋時杰出的政治家、軍事家,但像他這這樣一個心中充滿仇恨的人,肯定不會有善終。以后吳王夫差和越王勾踐為了報仇雪恨,彼此爭戰,吳王夫差因聽信讒言,賜伍子胥寶劍自刎,傳說還把他的尸身拋入江中呢!大衛會這樣對待掃羅嗎?

2。撒下一:1 - 16  “1掃羅死后,大衛擊殺亞瑪力人(Amalekites)回來,在洗革拉(Ziklag)住了兩天。2第三天,有一人從掃羅的營里出來,衣服撕裂,頭蒙灰塵,到大衛面前伏地叩拜。3大衛問他說:‘你從哪里來?’他說:‘我從以色列的營里逃來。’4大衛又問他說:‘事情怎樣?請你告訴我。’他回答說:‘百姓從陣上逃跑,也有許多人仆倒死亡,掃羅和他兒子約拿單也死了。’5大衛問報信的少年人說:‘你怎么知道掃羅和他兒子約拿單死了呢?’6報信的少年人說:‘我偶然到基利波山(Mount Gilboa),看見掃羅伏在自己槍上,有戰車,馬兵緊緊地追他。7他回頭看見我,就呼叫我。我說:<我在這里。>8他問我說:<你是什么人?>我說:<我是亞瑪力人。>9他說:<請你來將我殺死,因為痛苦抓住我,我的生命尚存。>10我准知他仆倒必不能活,就去將他殺死,把他頭上的冠冕,臂上的鐲子拿到我主這里。’11大衛就撕裂衣服,跟隨他的人也是如此。12而且悲哀,哭號禁食到晚上,是因掃羅和他兒子約拿單,并耶和華的民以色列家的人倒在刀下。13大衛問報信的少年人說:‘你是哪里的人?’他說:‘我是亞瑪力客人的兒子。’14大衛說:‘你伸手殺害耶和華的受膏者,怎么不畏懼呢?’15大衛叫了一個少年人來,說:‘你去殺他吧!’16大衛對他說:‘你流人血的罪歸到自己的頭上,因為你親口作見証說:<我殺了耶和華的受膏者。>’少年人就把他殺了。”

“掃羅死后,大衛擊殺亞瑪力人(Amalekites)回來,在洗革拉(Ziklag)住了兩天。”-- 大衛擊殺亞瑪力人是記載在撒上三十章。洗革拉在哪里?請看圖一,它是在非利士地的南端,離開在耶斯列河谷的基利波山約一百四十多公里。按撒上三十:1 的記載,大衛離開非利士人在亞弗的營地,第三日才回到洗革拉。我們可以推算基利波山之役跟大衛突擊亞瑪力人的事大約是同時發生的,這樣掃羅的死訊才會在他返回洗革拉,住了兩天后,傳到他的耳中。

“報信的少年人說:‘我偶然到基利波山(Mount Gilboa),看見掃羅伏在自己槍上,有戰車,馬兵緊緊地追他。他回頭看見我,就呼叫我。我說:<我在這里。>他問我說:<你是什么人?>我說:<我是亞瑪力人。>他說:<請你來將我殺死,因為痛苦抓住我,我的生命尚存。>我准知他仆倒必不能活,就去將他殺死,把他頭上的冠冕,臂上的鐲子拿到我主這里。’”-- 聖經有三處地方記載掃羅的死:

A。撒上三十一:1 - 13 說,掃羅被弓箭手追上,射傷甚重,他吩咐身邊替他拿兵器的人拔刀將他刺死,以免被非利士人凌辱(看士九:54,十六:25)。但拿兵器的人不敢刺他,于是掃羅自己伏在刀上死了。非利士人后來割下他的首級,剝了他的軍裝,將軍裝放在亞斯他錄廟里,將尸身釘在伯珊的城牆上。

B。撒下一:1 - 16 說,一個可能是在以色列營里干活的亞瑪力少年人偶然到基利波山,看見掃羅伏在槍上,有戰車、馬兵緊緊地追他。6節)掃羅看見少年人,就叫他將自己殺死。少年人就將掃羅殺死,把他頭上的冠冕、臂上的鐲子拿來給大衛。

C。代上十:1 - 14 記述掃羅的死和撒上三十一:1 - 13 几乎字字相同,只是在第10節卻說非利士人將掃羅的首級釘在大袞廟中。

我已經在《撒母耳記上》第三十四課解釋記載上的所謂矛盾

撒下一:1 - 16 亞瑪力人的說法可信度很低,理由是,他來報信給大衛,目的是想得到獎賞,他料想不到的是,大衛是如此敬畏上帝,不管掃羅是好是歹,如何對待大衛自己,他也不允許人殺害耶和華的受膏者(撒下一:14)。所以,那個報信的人以為在大衛面前夸大其詞,說自己殺了掃羅,想討好大衛以賺取更大的獎賞,結果適得其反,被大衛處死。至于掃羅的尸身是被釘在伯珊的城牆上,還是被釘在大袞廟中,一些聖經學者解釋說,編撰《歷代志》的人是根據撒上五:2 修訂了撒上三十一:10 節,認為非利士人是把掃羅的首級釘在大袞廟,把他的尸身釘在伯珊的城牆上略去不提。

“大衛對他說:‘你流人血的罪歸到自己的頭上,因為你親口作見証說:<我殺了耶和華的受膏者。>’少年人就把他殺了。”-- 大衛不是伍子胥,沒有挖掘掃羅的尸身,把他鞭打三百下以泄其憤。在他逃亡的生涯里,我們從來沒有看過他咒詛掃羅﹔他兩次有機會可以殺死掃羅,他都不敢動手,因為掃羅是耶和華的受膏者﹔他還責罵掃羅的元帥押尼珥沒有好好保護自己的王(撒上二十六:15)﹔他也沒有把自己視為“后任”的以色列王,反而說自己不過是一條死狗(撒上二十四:14),一個“虼蚤”,一只鷓鴣(撒上二十六:20)。

大衛就撕裂衣服,跟隨他的人也是如此。而且悲哀,哭號禁食到晚上,是因掃羅和他兒子約拿單,并耶和華的民以色列家的人倒在刀下。”-- 大衛不是貓哭耗子裝難過,在下文的哀歌里,我們知道他為以色列失去耶和華的受膏者而哭號,他也為自己失去了摯愛的朋友約拿單而悲哀。“合神心意”的大衛不是一個塑膠聖人,他是個大情大聖,有血有肉的人。在約柜進入大衛城的時候,我們看到他在耶路撒冷的街道上跳舞,不顧周圍人群的存在(撒下六:14),就知道他是一個怎樣的人了。

我准知他仆倒必不能活,就去將他殺死,把他頭上的冠冕,臂上的鐲子拿到我主這里。”-- 這是上帝特意的安排,借著亞瑪力人的手,把掃羅頭上的冠冕和臂上的鐲子拿給大衛,為他登基預備的(近東皇帝,如亞述王,把鐲子帶在上臂的)。

3。撒下一:17 - 27  “17大衛作哀歌(lamentation),弔掃羅和他兒子約拿單,18且吩咐將這歌教導猶大人。這歌名叫弓歌(bow),寫在雅煞珥書上(the book of Jasher)。19歌中說:

以色列啊,你尊榮者在山上被殺。大英雄何竟死亡!
20不要在迦特(Gath)報告,不要在亞實基倫(Askelon)街上傳揚﹔免得非利士的女子歡樂,免得未受割禮之人的女子矜夸。
21基利波山(Gilboa)哪,愿你那里沒有雨露,愿你田地無土產可作供物!因為英雄的盾牌,在那里被污丟棄。掃羅的盾牌,仿佛未曾抹油。
22約拿單的弓箭,非流敵人的血不退縮﹔掃羅的刀劍,非剖勇士的油不收回。
23掃羅和約拿單,活時相悅相愛,死時也不分離。他們比鷹更快,比獅子還強。
24以色列的女子啊,當為掃羅哭號!他曾使你們穿朱紅色的美衣,使你們衣服有黃金的妝飾。
25英雄何竟在陣上仆倒!約拿單何竟在山上被殺!
26我兄約拿單哪,我為你悲傷!我甚喜悅你!你向我發的愛情奇妙非常,過于婦女的愛情。
27英雄何竟仆倒!戰具何竟滅沒!

“大衛作哀歌(lamentation),弔掃羅和他兒子約拿單。。”-- 這是聖經里記載的第一首希伯來人的哀歌。什么是哀歌(lamentation)?原文是 qiynah。人在經歷苦難,身處患難與試煉,發覺他的經歷與信仰相違,陷入了極度的掙扎,想要找出一條生路,繼續的活下去﹔哀歌就是記錄這種掙扎歷程的文體。在舊約大部分的書卷中,我們都可以看到這種文體,特別是詩篇(如詩篇四十四)、耶利米書(如耶十:17 - 25)、以賽亞書和約伯記。結構包括三部分,就是敘述(或引言)、哀訴,和贊美﹔但嚴格來說,只有哀訴是遍存于每一首哀歌之內,其他兩部分在許多哀歌是沒有的。按這樣的定義,撒下一:19 - 27 實在不能稱為哀歌,而是一種“祭文”(elegy)或“哀祭”,是為死人而發,所以接下來說:“吊掃羅和他兒子約拿單”。“弔”(lament)的原文是 quwn,跟 qiynah 有同一字根(qn),英文KJV 干脆將句子翻譯為:And David lamented with this lamentation over Saul and over Jonathan his son. 

“且吩咐將這歌教導猶大人。這歌名叫弓歌(bow),寫在雅煞珥書上(the book of Jasher)。”-- “弓歌”(bow 原文是 Qesheth)是什么意思?不說你不知,有自由派學者認為,在近東文學里“弓”是象征男子的性器官,如詩一百二十七:4 - 5 節說的“少年時所生的兒女,好象勇士手中的箭。箭袋充滿的人便為有福。”射出去的“箭”是男人的精液。。所以他們把“弓”視為約拿單的性器官,說這首詩是大衛對約拿單“兩情相悅”的描述。其實,“弓”很有可能是指 22 節約拿單的弓箭,被挑出來作為歌名,大衛要猶大人在戰場上唱這首歌,化悲哀為力量,鼓起他們報仇殺敵的勇氣。“雅煞珥書”(the book of Jasher)曾出現在書十:13,耶和華在基遍叫日頭停住,幫助約書亞大敗亞摩利人的事件也被記載在這本書上。這大概是一本專門收集以色列歷史上某些特出事件的詩歌集。

詩的結構可分為三部分:

19節 - 引言

20,21,22,23,24,26 節 - 六個小節(stanzas)

25,27 節 - 副歌(refrains) 

19節 -- “以色列啊,你尊榮者在山上被殺。大英雄何竟死亡!”(The beauty of Israel is slain upon thy high places: how are the mighty fallen !) -- 這是引言。“尊榮者”( 原文 hassebi)指的是掃羅。“大英雄何竟死亡!”重復了三次(19,25,27節),作副歌或迭句。這里的大英雄指的也是掃羅。

20節 -- “不要在迦特(Gath)報告,不要在亞實基倫(Askelon)街上傳揚﹔免得非利士的女子歡樂,免得未受割禮之人的女子矜夸。”(Tell it not in Gath, publish it not in the streets of Askelon; lest the daughters of the Philistines rejoice, lest the daughters of the uncircumcised triumph.)-- 詩句的前半部和后半部(兩組 bicola)是屬于希伯來詩歌的正對平行體(synonymous parallel) - “不要在迦特報告”和“不要在亞實基倫傳揚”相對﹔“免得非利士的女子歡樂”和“免得未受割禮之人的女子矜夸”相對。迦特和亞實基倫都是非利士人的城市(看圖一)。勝者當然要把消息向四境發布(撒上三十一:9),敗者肯定不愿將羞辱的事宣揚。

21節 -- “基利波山(Gilboa)哪,愿你那里沒有雨露,愿你田地無土產可作供物!因為英雄的盾牌,在那里被污丟棄。掃羅的盾牌,仿佛未曾抹油。”(Ye mountains of Gilboa, let there be no dew, neither let there be rain, upon you, nor fields of offerings: for there the shield of the mighty is vilely cast away, the shield of Saul, as though he had not been anointed with oil.)-- 舉哀的人咒詛基利波山,因為那里是掃羅喪命之地。掃羅的盾牌被棄在那里,替他拿兵器的人也死了,所以盾牌未曾抹油。詩句的前半部也是一組交叉對句(bicolon),從中文翻譯看不出:

Hills of Gilboa, (let there be) no dew,

and (let there be)no rain on you, mountain slopes.

22節 -- “約拿單的弓箭,非流敵人的血不退縮﹔掃羅的刀劍,非剖勇士的油不收回。”(From the blood of the slain, from the fat of the mighty, the bow of Jonathan turned not back, and the sword of Saul returned not empty.)-- 這里也是一組對句(bicolon),是歌頌掃羅和約拿單在戰場上的英勇。

23節 -- “掃羅和約拿單,活時相悅相愛,死時也不分離。他們比鷹更快,比獅子還強。”(Saul and Jonathan were lovely and pleasant in their lives, and in their death they were not divided: they were swifter than eagles, they were stronger than lions. ) -- 這是祭文中的“肉”,是最美的部分。大衛對追殺他的掃羅王,心里不存一點怨恨,他看到的只是掃羅的美善,并對父子倆的一生給予最高的評價。這里的語言風格真摯質朴,一點都不浮夸艷麗。掃羅可愛可悅(和合本作相悅相愛)是大衛為掃羅題的墓志銘。(引用邁爾的評語)

24節 -- “以色列的女子啊,當為掃羅哭號!他曾使你們穿朱紅色的美衣,使你們衣服有黃金的妝飾。”(Ye daughters of Israel, weep over Saul, who clothed you in scarlet, with other delights, who put on ornaments of gold upon your apparel.)-- 這里把以色列女子的哭號和 20節 非利士人女子的歡樂和矜夸作對比。從她們穿的綾羅綢緞,這些人是以色列中高貴的女子,大衛要她們踏出家門,跟以色列普羅大眾一同哀悼掃羅。我們從這堣]看到掃羅的政績。

25節 -- “英雄何竟在陣上仆倒!約拿單何竟在山上被殺!”(How are the mighty fallen in the midst of the battle! O Jonathan, thou wast slain in thine high places.)-- 這里的英雄指的應該是約拿單。從這節開始,大衛的哀悼集中在約拿單身上。

26節 -- “我兄約拿單哪,我為你悲傷!我甚喜悅你!你向我發的愛情奇妙非常,過于婦女的愛情。”(I am distressed for thee, my brother Jonathan: very pleasant hast thou been unto me: thy love to me was wonderful, passing the love of women.)-- 自由派學者在這一節大做文章,說大衛和約拿單是同性戀人。在《撒母耳記上》的課程里,我已經解釋他們之間的愛是朋友之間堅貞的愛。(第二十一課第二十二課)“我甚喜悅你”的“喜悅”(Na`em)和第23節掃羅和約拿單“相悅相愛”的“相悅”(Na`iym)原文同字,難道掃羅和自己的孩子約拿單也是同性戀人?大衛說自己和約拿單之間的友情勝過與婦女的愛情,是一種“質”的相比,就好像希臘文里有“友愛”(phileo),“性愛”(eros),“親情”和“上帝之愛”(agapao)的分別。“婦女的愛情(love,原文 ahaba)”也包括了母親的愛,妻子對丈夫的愛。那些把大衛視為同性戀的人應該問自己:上帝廢棄掃羅是因為掃羅“沒有遵守耶和華所吩咐的”(撒上十三:14)﹔上帝稱大衛為“合神心意”的王(撒上十三:14),大衛又怎么可能違背耶和華所吩咐的誡命 - 利十八:22,二十:13呢?

27節 -- “英雄何竟仆倒!戰具何竟滅沒!”(How are the mighty fallen, and the weapons of war perished !)-- 這里的英雄應該包括掃羅和約拿單兩人,這是祭文的總結。

4。這篇祭文“弓歌”把大衛的心胸剖開,讓我們一窺大衛在這關鍵時刻,他對“仇敵”掃羅和摯友約拿單的心是真,是純,是善,是美,沒有一點造作虛假,一絲污穢。權朮、陰謀、暗算、奸詐、利害。。都不在大衛的“詞匯”里。這是我們查考《撒母耳記下》必須謹記的要點,不然你還以為這是另一本“三國”呢!

默想:

“誰能登耶和華的山?誰能站在他的聖所?

就是手潔心清、不向虛妄、起誓不懷詭詐的人。” -- 詩二十四:3 - 4

只有手潔心清、不向虛妄的人才是一個“合神心意”的人﹔也只有這樣的人才了解什么愛是“過于婦女的愛”。早在基督徒時代之前,大衛對掃羅和約拿單的愛就是一種“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忍耐,永不止息”的愛。

“你們要追求愛”- 這是基督犧牲的愛,舍己的愛!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