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聖經課程目錄

《帖撒羅尼迦 后書》

再論主耶穌基督降臨

課程綱要

 

0


 

內容:

A。 在《帖前書》的基礎上,保羅更進一步的鼓勵弟兄們在逼迫患難中繼續堅守所信的道。與《前書》不同的是,他告訴弟兄們,當主再來的時候,“那時,主耶穌同他有能力的天使從天上在火焰中顯現,要報應那不認識上帝和那不聽從我主耶穌福音的人。他們要受刑罰,就是永遠沉淪,離開主的面和他權能的榮光。”(帖后一:6 - 10)

B。保羅要糾正弟兄們的錯謬觀念,以為“主的日子現在到了”(帖后二:2),“因為那日子以前,必有離道反教的事,并有那大罪人,就是沉淪之子,顯露出來。”(帖后二:3)

C。雖然《前書》已經暗示教會內有不按規矩而行,不辦自己的事,也不親手做工的人(帖前四:11),但保羅給他們的警戒似乎起不了作用。現在保羅直截了當地警戒這些懶惰的人,并且指示教會要對這些人采取紀律行動(帖后三:6 - 15)


目的:

既知道主耶穌基督必要再來,我們就要堅守主的道,不讓諸般患難動搖,并要慎思明辨,以免被虛謊的道迷惑,凡事還要按規矩而行,“叫我們主耶穌的名在我們身上得榮耀,我們也在他身上得榮耀,都照著我們的上帝并主耶穌基督的恩。”(帖后一:12)

 

horizontal rule


第一課

引言  

第二課

問安
帖后一:1 -2  

 

 

第三課 感恩的話
帖后一:3 - 4  
  第四課 因主再來的安慰(一)
帖后一:5 - 10
         
   

 

     

  還有很多課,請耐心地等待。


課前准備:

請讀《帖撒羅尼迦后書》至少三遍。(讀一遍約需 8 分鐘)

有什么疑難的問題嗎?請預備在上第一課時和大家分享。
 

默想:

我們在基督的苦難上有分﹔祂在我們的苦難上有分


走筆至此,塔利班經過二十年后,兵不血刃進入阿富汗首都喀布爾。

根據 RTV 改革宗電視台的報道,阿富汗的一位牧師收到了一封來自塔利班的信,說:“我們知道你是誰,你做什么,以及在哪里可以找到你。”

另一位阿富汗牧師流著淚講述他朋友的遭遇:一位敬虔的信徒,他的村庄在三天前被塔利班占領。他們從這位親愛兄弟的懷中剝奪走他14歲的女兒,被迫與塔利班份子所謂的“成親”,因為她必須履行“伊斯蘭的特權和義務”,成為一位性奴隸。

還有報道說,年輕的基督徒女孩正在被塔利班追捕。塔利班剛剛襲擊了另一位教會領袖的家,沒收了他的聖經和書籍。

阿富汗教會正處于一個新篇章的開始。

我們要迫切地為阿富汗的教會和主內弟兄姐妹禱告,現在他們是與基督一同受苦。求主加添力量幫助他們承受苦難,在患難危險中依然能信靠祂。

耶穌在登山寶訓論到,為福音和國度受苦和受逼迫是有福的(太五:10 - 12﹔參彼前二:19 - 25,三:14,四:12 - 19)。這些話聽起來很刺耳,因為信靠上帝的人都期望上帝打敗他們的仇敵。但耶穌道成肉身,祂宣告的卻是,即使失敗也能得勝,并親自上十字架作示范。基督在十字架上受難完成了上帝的旨意, 祂的身體承受巨大的痛苦,與我們受的相比,何止相差千百倍。所以,我們是在基督的苦難上有分 (彼前四:13),就應當繼續堅守所信的道﹔祂也是在我們的苦難上有分,我們不該期待每次都獲救脫離仇敵之手(腓三:10)。 (參:華爾頓與朗文著《被誤解的上帝》,校園書房出版社,2021年)

牧師大衛普拉特 David Joseph Platt (1978 - ) 在一次秘密教會聚會上談到《十字架與苦難》時,說:

面對苦難,我們必須對上帝有更深的認知﹔

面對苦難,我們必須謙卑面對自己跟別人﹔

要明白苦難和邪惡的存在是為了彰顯上帝恩典的榮耀,正如耶穌為拯救世人而所受的苦難。

上帝以不同的方式、不同的目的、不同的管道,為基督徒安排苦難。祂引導我們受苦是為了磨煉我們的信仰,彰顯祂的榮耀,并教導我們信靠祂。

最后,我們善良仁慈的天父會帶領子民進入受苦的湍急溪流,作為祂完成大使命的一部分。


如何為阿富汗和塔利班禱告?

2021-08-18

Joe Carter

(取自《福音聯盟》The Gospel Coalition Chinese)

阿富汗的陷落似乎迫在眉睫,因為塔利班武裝重新獲得了他們二十年前失去的對這個國家的全面掌控。雖然我們不確定未來會發生什么,但是我們可以確定,阿富汗的基督徒在未來的日子里面臨著嚴重的危險。

即使有美國存在的軍事力量約束,阿富汗仍被“敞開的門”(Open Doors)機構列為“迫害僅比朝鮮略輕”的土地。如果阿富汗基督徒的信仰被人發現,他們將面臨可怕的后果。正如“敞開的門”網站所指出的,他們面臨兩個選擇:逃離這個國家,或者被殺害。“我們每天如何生存,只有上帝才知道。”一位地下阿富汗基督徒說。“祂知道,因為 祂一直滿有憐憫地與我們在一起。但我們對周圍的死亡感到非常疲憊。”

隨著美軍迅速撤離阿富汗,該國基督徒將受到更多逼迫,女孩和不同年齡婦女也將受到影響,那些在過去二十年里幫助西方軍隊、政府和機構的人也將受到影響。我們需要勤奮地為這些弱勢人群禱告,求神保護他們免受即將到來的痛苦。

西方的基督徒應該為阿富汗牧師和傳道人得到屬靈的支持而禱告。阿聯酋牧師約書亞﹒曼利說:“每一位給我發電子郵件或短信的教會領袖都請求我們為他們的信心更加堅定向上帝禱告──正如其中一人所說的那樣,他們將會‘在主里剛強,因為主是至高的君王。’”

我們也應該為那些生病的人祈禱。正如“敞開的門”組織所指出的:“雖然國際媒體沒有充分報道,但該國的新冠病例正在激增,醫院能夠提供的服務也很有限。對于醫療系統如何在新的塔利班政府的領導下維持下去,目前尚無定論。”我們還必須祈禱,阿富汗政府的衰落不會導致更多的極端主義和恐怖主義。大赦國際(Release International)的保羅﹒羅賓遜(Paul Robinson)說:“塔利班的迅速推進只能使極端分子更加膽大妄為。”

但還有一個群體,耶穌告訴我們,我們需要為之代求:塔利班。太五:43 這樣告訴我們:

你們聽見有話說:“當愛你的鄰舍,恨你的仇敵。”只是我告訴你們,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這樣就可以作你們天父的兒子。

當耶穌發出愛我們的仇敵并為他們禱告的命令時,祂知道有一天自己的門徒需要為伊斯蘭極端主義組織祈禱,比如塔利班──雖然他們殺害基督的新娘。為塔利班祈禱并不是我們自己會選擇去做的事,但這是耶穌對我們的命令。

以下是我們為那些謀殺我們阿富汗弟兄姊妹之人禱告的三種具體方式。

為塔利班人員的歸主禱告

我們不愿意為像塔利班這樣的伊斯蘭極端分子歸主而禱告,主要有兩個原因。第一個原因是,我們認為他們會成為基督門徒這樣的想法是荒謬的﹔第二個原因是,我們擔心他們可能真的會信主。

第一個原因很常見,因為為極端分子禱告求主使他們改變信仰似乎是一個無用的請求。我們認識到的神學真理是神可以為塔利班做祂為我們做的事:提供恩典的禮物,使他們可以得救(弗二:8)。但我們“現實地”看待這種情況時會告訴自己:他們真正信主的可能性几乎為零,甚至費心去問神都是在浪費時間──包括我們和神的時間。

毫無疑問,這種歸信几乎不可能,也非常罕見。然而,我們還是應該為他們的歸主而禱告。如果我們真愛我們的仇敵,我們怎么能不(至少)祈求神改變他們的心呢?

另一個不太常見的原因是,我們不為他們的改變而祈禱,因為我們擔心他們可能真的會悔改。就像去往尼尼微的約拿一樣,我們希望我們的敵人得到他們應有的懲罰,而不是憐憫和寬恕。

例如,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可能有許多基督徒盡職盡責地遵循耶穌的命令,為納粹禱告。然而,如果這些祈求者發現希特勒在臨死前的那一刻真正為自己的罪行悔改了并得到了上帝的饒恕,他們會作何感想?許多人會覺得被欺騙了,好像上帝原諒如此可怕的罪行是不公平的。他們很可能想抱怨,就像約拿在上帝放過尼尼微人時那樣說:“耶和華啊,我在本國的時候豈不是這樣說嗎?我知道你是有恩典、有憐憫的神,不輕易發怒,有丰盛的慈愛,并且后悔不降所說的災。”(拿四:2)。

但正因為祂是一位有恩典和憐憫的神,我們應該為我們的敵人能改變而禱告。我們怎么能不要求上帝向我們的敵人彰顯與他向我們彰顯過的同樣恩典──當時我們也是祂的仇敵。

祈禱塔利班能更少作惡

我們為塔利班的信主禱告,同時也為他們的作惡得到抑制禱告,這兩者并不矛盾。他們的作惡能被抑制,這既是為了塔利班逼迫者的好處,也為了被逼迫基督徒的好處。對于那些對上帝心硬的人來說,與其讓他們繼續迫害上帝的兒女,還不如縮短他們的生命。正如約拿單﹒愛德華茲(Jonathan Edwards)在關于太五:22 的講道中所說,地獄里的人愿意付出整個世界的代價,只愿一生中少犯一次罪。

在過去的二十年里,保護無辜者的訴求是要所有人類政府──包括美國──采取軍事行動,防止塔利班迫害阿富汗的男人、女人和兒童。我們有理由支持公正地使用武力來限制這種邪惡,我們應該禱告求神再次提供這種限制性的力量。然而,我們應該謹慎對待我們請求的動機,雖然塔利班武裝人員的死亡可能是抑制他們造成更多死亡和痛苦的唯一有效方法,但我們不應該為他們的痛苦或死亡感到高興(箴二十四:17)。

祈禱塔利班能得到神的公正審判

就像我們向正式成立的政府當局請愿以實現世俗的正義一樣,我們可以向我們神聖的上帝請愿以實現神聖的正義。正如約翰﹒N.戴(John N. Day)所說:“愛和祝福是新舊約聖經中眾聖徒平常的道德倫理,而詛咒和要求神聖的審判是他們在極端情況下的道德倫理。基督徒可以在極端情況下針對頑固、欺騙、暴力、不道德、不公正的罪人發出復仇的請求。”

在要求神的正義得到伸張時,我們應該小心地鑒察我們的動機。祈求神聖的正義可能是規避我們愛仇敵責任的一種方式。雖然我們必須把復仇的權力交給神,但我們不能忘記神對我們的命令。正如保羅在羅十二:19-21 中所寫的:

親愛的弟兄,不要自己伸冤,寧可讓步,聽憑主怒﹔因為經上記著:“主說:‘伸冤在我,我必報應。’”所以,“你的仇敵若餓了,就給他吃,若渴了,就給他喝﹔因為你這樣行就是把炭火堆在他的頭上。”你不可為惡所勝,反要以善勝惡。

在我們的禱告順序中,呼求神聖的正義審判應該被列為“最后的手段”,懇求神向那些既不歸向上帝也不放棄作惡的人做必要的事情。

我們過去也同為神的仇敵,現在我們應該感到親切和感恩,因為我們居然蒙了應許得以為我們的敵人禱告,因為我們知道耶穌會聽到我們的請求。我們應該對上帝的恩典充滿感激,甚至希望塔利班也能接受神的憐憫。但是,如果他們拒絕,并對那個會饒恕他們的人硬著心腸,那么我們必須祈求,求神使得他們接受在基督的公義之外每個人都應得的神聖審判。


Joe Carter(喬﹒卡特)是福音聯盟的編輯,同時也在弗吉尼亞州阿靈頓(Arlington, Virginia)的麥克林聖經教會(McLean Bible Church)擔任牧師。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18221@gmail.com

 

horizontal ru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