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課程綱要

跟隨使徒的腳蹤行 - 使徒行傳

第一課 - 引言

經文:徒一:8

主旨:認識本書的背景、作者、受信人、內容、簡綱、文體、讀《使徒行傳》須知等事項。

1。誰是使徒?使徒和門徒有什么不同?“使徒”的原文是 apostolos。若把這個字拆開,字首是 apo,意思是“離開某地,再前往某地”﹔字干是 stello,意思是“派遣”。兩個字合在一起就是“奉差遣前往某地的人”。在希臘文里,這個字的重點并不是放在“被差遣的人”,而是在這人與“信息”的關系。我們只要看保羅在羅馬書一章一節,提到自己蒙召作使徒時,他加插了一句注解,說:“特派傳上帝福音”,可見“使徒”這個字的重點是強調“傳福音”這個信息,多過“被差遣的人”。“門徒”的原文是 mathetes,不單是一個學生,而且是追隨老師,遵守他的教導。(約八:31)耶穌的門徒很多,但以后多有退去,不再和他同行,因為覺得耶穌的話難懂。(約六:66)

    有多少個使徒?福音書告訴我們,主耶穌從門徒當中揀選了十二個使徒(太十:1 - 4,可三:13 - 19,路六:12 - 16)以后因加略人猶大出賣耶穌,上吊慘死,門徒就搖簽另選馬提亞代替。(徒一:26)也有人說,保羅才是真正的使徒,因為他是奉召作使徒,“不是由于人,也不是借著人,乃是借著耶穌基督,與叫他從死里復活的上帝。”(加一:1)要是按徒一:21 - 22給“使徒”下的定義:他必須是“主耶穌在我們中間始終出入的時候,就是從約翰施洗起,直到主離開我們被接上升的日子為止。。。與我們同作耶穌復活的見証。”保羅明顯不被包括在內。但從新約里保羅書信的眾多,實在很難否認說他不是使徒。當然廣義的說,一些門徒也被稱為使徒,如巴拿巴(徒十四:14)。不過,狹義地說,使徒只有十二個,教會是“被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有基督耶穌自己為房角石。。”(弗二:20),所以“使徒”被賦予了特殊的權柄,不是一般門徒可以比擬的。

2。書卷名:原書卷可能沒有標題,因為古卷所采用的標題林林總總,有的單單一個 Praxeis (英文是 Acts,即行傳),有的是 Praxeis apostolon (英文是 The Acts of the Apostles,即使徒行傳),有的是 Praxeis ton hagion apostolon (英文是 The Acts of the Holy Apostles,即聖使徒行傳)。現在的標題大概是沿用拉丁語武加大版本(Vulgate)聖經的標題,Actus Apostolorum。

3。作者:書中沒有告訴我們作者是誰,但內証和外証都顯示路加醫生是這本書卷的作者,他也是《路加福音》的作者。按聖經學者的說法,極有可能路加的原意是將兩書合寫成一卷,但由于篇幅過長,唯有把它分割成兩卷。當時的書卷一般上的長度最多是35英尺,《路加福音》和《使徒行傳》各長31英尺和32英尺,是新約聖經最長的書卷。

4。寫作日期:約主后 63年。

5。寫作地點:羅馬,但可能有的是抄自傳道旅途上的日志。

6。寫作對象:提阿非羅(徒一:1)

7。寫作背景

四福音書都以耶穌的復活或升天終場,只有《路加福音》有續集。從路加福音書和使徒行傳的序言,我們可以肯定,路加寫作的目的是為了一名叫提阿非羅的人能更認識耶穌的生平和早期教會的事跡。究竟路加是在什么背景底下寫給提阿非羅,我們不但沒有任何歷史考據,連“提阿非羅”是什么人我們也一無所知。但由于他的寫作,整個基督教因此蒙福,得知教會是怎樣在耶穌復活升天后建立起來﹔教會雖經內憂外患,卻在聖靈的引導下,從耶路撒冷,不斷的擴張,直到羅馬。

路加是新約的著作者當中唯一的外邦人,但他卻是最有資格書寫初期教會的歷史。為什么呢?路加是一個醫生(西四:14),聖經沒有告訴我們他是怎樣信主的,他的名字出現在西四:14,提后四:11,和門24。在徒十六:10 我們才第一次看到路加參與了保羅第二次的傳道旅程,書中用“我們。。”,表示路加也在隊伍里。從那時開始,我們可以說,路加是保羅的同工,并且是患難之交,當保羅在羅馬面臨死刑審判時,他還在保羅身邊伺候。(提后四:11)所以,他對保羅的一生可說是知之詳盡,《使徒行傳》從第八章開始至書尾所記載有關保羅的事跡,由路加來寫,可說當之無愧。至于《使徒行傳》的前八章和《路加福音》有關基督耶穌的生平事跡,毫無疑問都是路加醫生“從起頭都詳細考察,。。按著次序寫。。”的。(路一:3)路加不是史學家,他查考的可信性有多少?藍賽爵士(Sir William Ramsay)被人視為世間最偉大的一位考古學家。他對路加寫作歷史的能力甚為佩服,他說:

路加是位第一流的史學家,他所寫的資料不但真實可靠,他也擁有史學家應有的歷史感。他把注意力集中在控制歷史演進的一些理想和計划上,又能適當處理每一件重要的歷史事跡。他能掌握住重要的事件,據實長談,對不足輕重的史跡,他則輕描淡寫地一筆帶過,有些則完全刪除不記。總之,路加的名字應與世間偉大的史學家同列。(請參考《石頭還在呼喊》(新約篇)的《路加 - 第一流的史學家》)

懷疑派的專家學者總是從《使徒行傳》的記載雞蛋里挑骨頭,特別是那些用字在其他史書找不到的,或因路加一些記載與猶太史學家約瑟夫(Josephus) 有異,如徒五:36 ,他們就說路加的記載不真確。但石頭還在呼喊,到今天,還沒有任何人在《使徒行傳》里找到錯誤的地方。

也有學者認為路加是為了調解保羅和彼得兩派門徒之間,對福音究竟是給猶太人還是外邦人的爭執才寫的。連藍賽爵士都放棄這種論調,我們又何必浪費時間來討論這個問題。

8內容:

《使徒行傳》是《耶穌傳》的續集。《使徒行傳》以耶穌的應許聖靈要降臨在門徒身上和他的升天作開場白。緊接著,聖靈就在五旬節降臨,他是《使徒行傳》的導演。門徒被聖靈充滿,大得能力為主作見証,有三千和五千人悔改信主,基督教會就在耶路撒冷建立起來。從第一章至第十二章,彼得是主角,他被稱為向猶太人傳福音的使者。當教會受猶太公會的逼迫,司提反殉道后,驅使門徒四散在猶太及撒馬利亞各處去傳道,引領猶太人歸主。從第八章至第十二章,記載了几個分水嶺:保羅歸主、彼得傳福音給哥尼流一家、耶路撒冷大公會議。從第十三章開始,保羅是主角,他是向外邦人傳福音的使者,他作了三次傳道的旅程,在各地建立教會,將福音傳遍整個小亞細亞。最后,由于受猶太人的逼迫,要上訴該撒,他來到羅馬,全書以他在羅馬“。。 放膽傳講上帝國的道,將主耶穌基督的事教導人,并沒有人禁止”作收場,把初期教會在公元30年至60年這三十年間,使徒如何履行耶穌基督所頒布的大使命記述的頗為詳盡。

9。簡綱:

按端納(C.H.Turner)指出,路加是在《大使命》這個大前提下,把初期教會的發展歷史分成六個階段,每段都有一個結尾作為進展報告。

A。徒一:1 - 六:7 描述耶路撒冷教會的情況。結束句是:“上帝的道興旺起來﹔在耶路撒冷門徒數目加增的甚多,也有許多祭司信從了這道。”

B。徒六:8 - 九:31  記述自耶路撒冷到撒馬利亞,教會被建立起來的經過。結束句是:“那時猶太、加利利、撒馬利亞各處的教會都得平安,被建立﹔凡事敬畏主,蒙聖靈的安慰,人數就增多了。”

C。徒九:32 - 十二:24  記載有關彼得帶領哥尼流一家歸主的事跡。結束句是:“上帝的道日見興旺,越發廣傳。”

D。徒十二:25 - 十六:5  記述保羅向外邦人傳福音的宣教旅程。結束句是:“于是眾教會信心越發堅固,人數天天家增。”

E。徒十六:6 - 十九:20  記述教會伸展到歐洲和保羅在外邦人的大城市如哥林多與以弗所等地的工作。結束句是:“主的道大大興旺,而且得勝。。”

F。徒十九:21 - 二十八:31  記述保羅將福音帶到羅馬的過程。結束句是:“放膽傳講上帝國的道,將主耶穌基督的事教導人,并沒有人禁止。”

10。文體、語言和風格:

這書屬于歷史敘述文體。路加是在聖靈的引導下,篩選歷史資料,經過編修和詮釋,把初期教會的發展很真確地記錄下來。

《使徒行傳》與《路加福音》在文筆上極為相似,這是許多學者認為兩本書卷都是出自同一個人的原因之一。路加寫得一手細膩的希臘文,比起保羅絕對不遑多讓。聖經學者都認為,路加寫這兩本書的最大特色是:他會根據內容而變更他的文筆。譬如,在《路加福音》,他刻意模仿《七十士譯本》的希臘文筆,叫猶太人讀起來,有他們熟悉的聖經版本的“宗教味道”。在《使徒行傳》的“猶太”部分,他的文筆是希伯來式的希臘文(Hebraism),如 it came to pass that(路五:12) ..In those days(徒六:1)....and behold!(路五:12)...但在保羅宣教的“外邦人”部分,從十三章開始,他的希臘文可以媲美當時的任何希臘文作家,古典風格較濃厚,字里行間反映一位有學識的羅馬人的文筆。他這種精通“雙語”是從何而來?從西四:11,14,我們可以肯定路加不是猶太人,但從徒二十:5,6,又似乎暗示他是猶太人。總之,按傳統的說法,他若是安提阿土生的,就極可能是一個精通希伯來文和希臘文的敘利亞人。

11。讀《使徒行傳》須知:

我在《釋經學原理》第九章(下)這樣說:

使徒行傳是敘述文體。。。。很多人把使徒行傳的記載當作是今日教會應當遵循的榜樣﹔我們不時聽到這種口號“回到新約教會”,究竟我們對使徒行傳的記載采取怎么樣的態度呢?這里有几項建議:

A。除非聖經明確地告訴我們什么是一定要做的,那些通過敘述文體告訴我們的東西不應成為我們的規范。這是很有理由的。一般上,教義的命題分為三種:(A)有關基督徒神學的(信徒相信的)。(B)有關基督徒道德的(信徒該行的)。(C)有關基督徒經驗的(信徒所做的)。在這三種命題中,我們還可以將它區分為兩個層面:一是首要的,聖經明確地教導,如上帝是獨一的、上帝是愛、世人都犯了罪、基督的神性等命題﹔另一層面是次要的(并不是不重要),是從首要的引伸出來,如基督的神性和人性怎樣同時存在。我們特別要注意的是,那些從敘述文體的先例引伸出來成為規范的東西都是屬于上述的第三種,也是屬于次要的。譬如,基督徒要繼續虔守聖餐是首要的命題,是基督親自教導的,書信和使徒行傳都有記載。但虔守聖餐的次數是屬于次要的,是按照傳統和先例實行,聖經沒有明文規定。同樣的道理,洗禮是首要的,洗禮的方式是次要的。

B。歷史上的先例要成為我們的規范,除非作者敘述這個先例的原意是真的要給后人樹立一個規范譬如,徒六:1 - 7 有關教會揀選執事的事情,路加記載這件事的目的何在?這要仔細研究使徒行傳的結構形式和文脈才能知曉。我們明白這不是容易定奪的問題,我們最好還是看聖經別處有沒有類似的教導才來定奪。

C。我們最好不要采用對比(analogy)的原則,把歷史上的先例當作是權威,要今天的教會也照章實行。譬如,因為耶穌是聖靈感孕生的,而他要在受洗的時候領受聖靈的大能才開始事奉,我們重生之后,也需要受聖靈的浸(the baptism in the Holy Spirit) 才能得力。這種采用對比的原則建立教義是很危險的,難道耶穌被釘十字架,受死埋葬,三天后復活也成為我們的規范?

D。雖然作者在敘述中沒有給后人樹立規范的原意,使徒行傳仍然有說明一些教義的價值和有時設立一些典范的作用。其實,新約里偶然也有應用舊約一些敘述問題來警戒后人,如林前十:1 - 13 保羅怎樣引用出埃及的故事作為鑒戒,可二:23 - 28 耶穌怎樣引用大衛吃陳設餅的故事為門徒在安息日的行動辯護。我們都沒有上帝這種解經的權柄,但有一點我們可以肯定的,歷史的先例雖然可以為今天的行動辯護,但它并沒有成為我們的規范。譬如,今天我們不用吃陳設餅,或在安息日掐麥穗以証明安息日是為人而設的。這里我要提出一個警告,若你想用先例來為自己今日的行動辯護,你還是要在聖經的別處經文找到相似的教導才行。譬如,耶穌潔淨聖殿,并不等于你也可以動義憤潔淨宗教場所。說方言不能單單根據使徒行傳的敘述,也要看林前十二至十四章怎樣的教導才行。

除了以上這些原則,我還要提醒大家:

A。第二章的聖靈降臨在五旬節,還會有嗎?這次聖靈的降臨是應驗基督應許門徒,說在他離開后,要差遣聖靈到他們那里來。這是一次歷史事件,不是教義,教導我們信主后也要等候“聖靈的洗”(徒一:5)。還有“聖靈的洗”嗎?當聖靈充滿的時候,必定伴隨著說“方言”或“鄉談”嗎?(徒二:6)既然《使徒行傳》的聖靈也是今天運行在地上的聖靈,有誰敢斷言說沒有呢?若是有,這也是聖靈隨己意分給個人的,我們不用強求。(林前十二:11)那些視歷史事件為教義的,也應當注意《使徒行傳》所記載的另一類事件,如第五章的亞拿尼亞和撒非拉因欺哄聖靈上帝而仆倒斷氣。難道這也是今天的教義?

B。《使徒行傳》里的使徒到處行神跡奇事,醫病趕鬼,以証明耶穌是基督。今天,我們是否也要如此行?福音派時常引用林前十三:10 “等那完全的來到,這有限的必歸于無有了。”說神跡奇事已停止。誰說的才是正確呢?說上帝已經不再行神跡奇事,實在是膽大包天﹔說上帝隨時隨地,等候他們差使,按他們的禱告醫病趕鬼,并有個人和經濟的祝福追隨和臨到信的人身上,簡直是一套一廂情愿,以人為本,利用上帝的狂妄心態。我要在課程里跟大家解說清楚,以免大家曲解經文,利用經文,讓別人牽著鼻子走。

默想:

林前十:1 - 11 “。。我們的祖宗從前都在云下。。這些事都是我們的鑒戒。。他們遭遇這些事都要作為鑒戒,并且寫在經上,正是警戒我們這末世的人。”舊約的歷史事件本來是用來警戒我們,叫我們不要重蹈覆轍。若要在這些事件上建立教義,必須三思而行。

同樣的道理,新約的歷史書《使徒行傳》記述的是使徒教會怎樣履行主耶穌頒下的宣教使命。他們所經歷的若沒有其他書信所闡釋的真理作后盾,我們只能說他們經歷的只是聖靈在他們身上的個別作為,以成就上帝的旨意。這些作為可能在歷史上重演,也可能不重演,我們不能把它們當作是規范。正如我們身上的不治之症,因上帝的憐憫,獲得奇跡般地醫治,并不表示別人身上的同一病症,也一定會獲得醫治。難道上帝的旨意在每個人的身上都是一樣的?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