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課程綱要

跟隨使徒的腳蹤行 - 使徒行傳

第三十課 - 保羅的第二次傳道旅程(一) - 保羅和巴拿巴分手

經文:徒十五:36 - 十六:5

主旨:為了要不要帶馬可上路,保羅和巴拿巴起了爭執,結果兩人分道揚鑣。

1。保羅在加二:7 - 8 說:“反倒看見了主托我傳福音給那未受割禮的人,正如托彼得傳福音給那受割禮的人。8(那感動彼得叫他為受割禮之人作使徒的,也感動我,叫我為外邦人作使徒。)”保羅是為外邦人作使徒,彼得是為猶太人作使徒,但在耶路撒冷會議上,我們似乎覺得彼得才是為外邦人“爭取權利的斗士”,保羅只是站在次要的地位。所以有的解經家認為這是路加刻意安排的,以免猶太人誤解,說保羅獨斷獨行,不把耶路撒冷母會和十二使徒放在眼里。究竟事實是否如此,我們不清楚,但在主的工作上,我們實在要有智慧,不要空口說讓聖靈指引就萬無一失,這樣很容易給魔鬼留地步,乘機在教會領袖和弟兄姐妹之間制造嫌隙和混亂。今天這一課,我們就看到初期教會雖然成功地避過一次嚴重的分裂,卻未能逃過領袖之間的一次小分裂。

2。徒十五:36 “過了些日子,保羅對巴拿巴說:‘我們可以回到從前宣傳主道的各城,看望弟兄們景況如何。’”

“過了些日子。。”-- 有的解經家認為就在這段日子,發生了加二:11 - 21 的事件。彼得也來到安提阿,跟外邦人信徒有交往。后來從耶路撒冷來了几個猶太主義者(Judaizer),彼得“因怕奉割禮的人,就退去與外邦人隔開了,其余的猶太人也都隨著他裝假,甚至連巴拿巴也隨伙裝假。。”(加二:12 - 13)保羅一看見他們行的不正,與福音的真理不合,就立刻當面斥責他們。作為一個教會領袖,當看到有不合福音真理的行事,絕對不能為了息事寧人,就八面玲瓏,不站出來說話。保羅這樣不給彼得面子,會不會在他們之間產生嫌隙,聖經沒有交代,但從彼后三:15 “。。我們所親愛的兄弟保羅。。”的寫法,看來他們之間的關系還蠻好的。這段日子有多久呢?第一次傳道旅程是始于主后約 47年三月,結束于約 49年七/八月。按一般解經家的推斷,耶路撒冷會議過后,再過了些日子,現在約略是主后49年尾/50年初了。接下來的第二次旅程(徒十五:36 - 十八:22)要在主后 52年的春/夏季才結束。

“我們可以回到從前宣傳主道的各城,看望弟兄們景況如何。”-- 這是保羅的牧者心腸,林后十一:28 說:“。。還有為眾教會挂心的事,天天壓在我身上。”保羅不錯是“立了志向,不在基督的名被稱過的地方傳福音,免得建造在別人的根基上。。”,(羅十五:20),但我們千萬不要誤會,以為他在各處建立了教會后,就不再顧念教會。不是的,從他的書信,我們可以看到他時常在禱告中記念他們。

3。徒十五:37 - 40  “37巴拿巴有意要帶稱呼馬可的約翰同去﹔38但保羅因為馬可從前在旁非利亞離開他們,不和他們同去做工,就以為不可帶他去。39于是二人起了爭論,甚至彼此分開。巴拿巴帶著馬可坐船往居比路(塞浦路斯)去﹔40保羅揀選了西拉也出去,蒙弟兄們把他交于主的恩中。”

“巴拿巴有意要帶稱呼馬可的約翰同去﹔但保羅因為馬可從前在旁非利亞離開他們,不和他們同去做工,就以為不可帶他去。”-- 約翰馬可(John Mark)在旁非利亞(Pamphylia)離開他們是記載在徒十三: 13,第二十七課)。我在那里說:

“。。按考古學家 W M Ramsay 在他的名著‘St Paul the Traveller and the Roman Citizen’(第五章)的推測,保羅和巴拿巴來到旁非利亞的時候,由于保羅在居比路勞累過度,到了旁非利亞,又患上瘧疾(malaria fever),所以改變原來的宣教計划,不打算在別加停留傳道,決定直上高地的彼西底的安提阿(海拔約3600尺),那里比較適合療養,況且猶太人又多,有更多的機會宣教。約翰也許對行程的突然改變不滿,加上前面的路程全是崎嶇的山路,所以打退堂鼓,回耶路撒冷。還有一點,按 Ramsay 的說法,從別加到安提阿,保羅和巴拿巴所經過的地方是屬于加拉太省,保羅在加四:13 說的:‘你們知道我頭一次傳福音給你們,是因為身體有疾病。。’指的就是這段日子。”

其實沒有人敢肯定馬可半路離隊的真正理由。但對保羅來說,他不愿帶馬可同行是可以理解,因為在新約時代,如果身邊的伙伴隨時有掉隊的可能性,這不但影響了整個宣教事工的進度,也加添了在旅途中要孤身獨行的危險性。

“于是二人起了爭論,甚至彼此分開。巴拿巴帶著馬可坐船往居比路(塞浦路斯)去﹔保羅揀選了西拉也出去,蒙弟兄們把他交于主的恩中。”-- 馬可是巴拿巴的表弟(西四:10),后者當然是特別照顧他﹔另一方面,我們也知道巴拿巴是個“勸慰子”(徒四:36),他是一個肯給人機會的牧者,他不認為馬可是那種“手扶著犁向后看”的人,可能是一時的軟弱才會半途而廢。所以,巴拿巴執意要帶馬可同行。結果,“二人起了爭論,甚至彼此分開。”-- “爭論”的原文是 paroxusmos,是英文的 paroxysm,就是“突然發作”的意思。別把保羅和巴拿巴當作是天使或神仙,以為他們不吃人間煙火,不會生氣,不會爭論。不是的,他們也是人,有肉體的軟弱。于是,兩人分道揚鑣,巴拿巴帶了馬可往居比路去,保羅則帶了西拉繼續上路。

兩個“屬靈人”就因為一點“芝麻綠豆”的事爭論起來值得嗎?在教會的事工上,這樣的爭論是時有所聞,我們不要因此就認定這不是“愛心”的行動。教會不是天堂,上帝不錯是時常把截然不同的同工放在一起,目的是要他們學習在愛心里的配搭,這樣比几個“克隆”同工放在一起更好。理由很簡單:前者的配搭是 1 + 1 = 3 ,后者的配搭是 1 + 1 = 1,請問你要選擇哪一種?如果真的不能配搭的時候,分手是不可避免,但分手并不表示成為陌生人,或成為敵人。保羅和彼得、保羅和巴拿巴、保羅和馬可雖然相繼分手,但他們之間的關系似乎還是“英雄惜英雄,好漢惜好漢”。西四:10 - 11,保羅就稱馬可是為上帝的國和他一同做工的。

其實,同工分手就算是因為教義真理的嚴重事項,也不表示從此關系就一刀兩斷。譬如,懷特腓(George Whitefield,1714 - 1770)和約翰衛斯理(John Wesley,1703 - 1791)就曾因教義的問題而分手,以致英國的循道宗(Methodist)分裂成兩派,一派是亞米紐斯派(Arminian),另一派是加爾文派(Calvinist)。前者以衛斯理弟兄為領袖,后者則擁戴懷特腓為首領。懷特腓因這次分手寫道:“這些在弟兄中的分裂,有時使我擔憂,但不足使我驚奇。教牧同工們不能想同樣的事,說同樣的話,結果當然是分裂。但愿上帝賜恩給我們,使我們能彼此保持著誠懇而且拆不散的愛,縱然我們各有自己的意見。哦!我何等渴慕天家!那里永無分裂,也沒有爭執,大家竭力歌頌那位坐在寶座上的高羊。我准備著愛的眼淚,我樂意為任何弟兄洗腳。真的,我愿意作眾人的仆人。。。”幸而懷特腓和約翰衛斯理兩人之間的感情破裂的情景并不長久,兩人很快重修和睦。懷特腓寫信給約翰衛斯理說:“我雖然執著于特別的揀選,但是我將耶穌白白地送給每個人。聽憑你把聖潔推往任何方面的極端觀念,我只是不能同意在人里面的罪是可以在今天消滅的。但愿所有的爭辯統統停止。讓我們不講別的,只傳耶穌基督并他釘十字架。這是我的決心。愿主與你同在。”

讓我們學習和自己完全不相同的人同工配搭,若要分手,也讓我們學習在愛中分手,在愛中重修和睦。

“巴拿巴帶著馬可坐船往居比路(塞浦路斯)去﹔保羅揀選了西拉也出去。。”-- 保羅和巴拿巴分手后,現在從一個宣教隊,變成了兩個宣教隊﹔巴拿巴帶著馬可去居比路﹔保羅帶著西拉(還記得他是誰嗎?)繼續上路。

4。徒十五:41 - 十六:5  “41他就走遍敘利亞、基利家,堅固眾教會。1保羅來到特庇,又到路司得。在那里有一個門徒,名叫提摩太,是信主之猶太婦人的兒子,他父親卻是希臘人。2路司得和以哥念的弟兄都稱贊他。3保羅要帶他同去,只因那些地方的猶太人都知道他父親是希臘人,就給他行了割禮。4他們經過各城,把耶路撒冷使徒和長老所定的條規交給門徒遵守。5于是眾教會信心越發堅固,人數天天加增。”

 “他就走遍敘利亞、基利家,堅固眾教會。”-- 保羅的第二次旅程跟上次不同,這次是從安提阿開始,由陸路北上,走遍敘利亞(Syria)、基利家(Cilicia)。請看圖一。基利家在哪里?這是一個羅馬帝國的省份,大數是其省會,大數之西是山區,東則為平原,因三面環山,僅有一險要的隘口名叫基利家門,是連通土耳其和敘利亞的交通孔道。過去,我們有讀到保羅在歸主后,在耶路撒冷傳道,因為面對猶太人的謀害,不得已才逃往大數(徒九:30)。后來巴拿巴趁到安提阿的機會,把保羅從大數找來,帶他回安提阿教會,和他在教會事奉整整一年(徒十一:19 - 26)。我們相信保羅這次一定有到大數,堅定那里的教會。

“保羅來到特庇,又到路司得。”-- 特庇(Derbe)是第一旅程的最后一站(徒十四:20)﹔保羅是在路司得(Lystra)醫治了一個生來瘸腿的人,在那里被從安提阿和以哥念來的猶太人用石頭打(徒十四:8 - 20)。重游此地,保羅一定百感交集。

“又到路司得。在那里有一個門徒,名叫提摩太,是信主之猶太婦人的兒子,他父親卻是希臘人。路司得和以哥念的弟兄都稱贊他。保羅要帶他同去,只因那些地方的猶太人都知道他父親是希臘人,就給他行了割禮。”-- 失去了巴拿巴和馬可,上帝不但給保羅另一個好幫手(西拉),上帝還特別為保羅安排了一個“真兒子”提摩太(提前一:2),直到臨死前,他還念念不忘的一個人(提后四:9,13)。

保羅很有可能在第一次旅程,在路司得就已經認識了提摩太。由于有許多弟兄的推荐,他就決定收提摩太為“徒弟”,帶他在身邊,給他裝備。從保羅的書信里,提摩太的名字几乎出現在每一封書信的問安語(羅十六:21,林后一:1,腓一:1,西一:1 等)。后來保羅還把牧養以弗所教會的重責交給提摩太,這是我們大家知道的。

保羅為什么要給提摩太行割禮呢?提摩太的母親(友尼基)和外祖母(羅以)(提后一:5)都是猶太人,他的父親卻是希臘人,按猶太人的血緣觀念,一個人的血統是源自母親而不是父親,所以盡管一個猶太婦人的丈夫是外邦人,她所生的仍然是猶太人,提摩太正是這樣的人。提摩太的行割禮基本上是履行自身傳統習慣的事,是猶太文化的一部分,跟基督信仰無關,所以保羅沒有理由反對。保羅反對的是,猶太主義者執意將割禮強加于外邦人身上,把它作為信基督得救的必須條件。作為猶太人,保羅并不反對猶太人的傳統,在徒二十一:23 - 26, 他還守猶太人潔淨的禮儀。至于提多,保羅堅持不給他行割禮,理由是什么呢?(加二:3 - 5)

“他們經過各城,把耶路撒冷使徒和長老所定的條規交給門徒遵守。于是眾教會信心越發堅固,人數天天加增。”-- 保羅把耶路撒冷會議的議決交給眾教會,各處的門徒就好像安提阿的門徒一樣,大家都得到了安慰(徒十五:31),信心越發堅固,教會的人數天天加增。

接下來,聖靈要引導保羅一行人把福音傳到“地極”(徒一:8)。

默想:

邁爾(Frederick Brotherton Meyer,1847 - 1929)是十九世紀,上帝在英語世界中興起的杰出布道家、奮興家、解經家。當他談到保羅和巴拿巴的分手時,他說:

“每當我們要為上帝作某樣大工程時,往往會遇到人的阻力,而且常常來自我們所親愛的同工。再沒有比這更為難的考驗了。人很難既堅定又溫和,既剛強又柔美。因此要小心提防這方面的試探。如果你不得不與同伴發生岐見,也要本著愛心行,讓他每年覺得你是為真理而堅持,不是為個人的意氣。即使羅得與你爭吵,也不必與他爭公道,給他所要的,和和氣氣地分道揚鑣吧。上帝將補償你比失去的更多。最重要的,不可心存怒氣惱恨,以至失去了聖靈的同在。只有在愛的氣氛里,聖靈才能彰顯其恩惠。”(取自邁爾《聖經人物傳》- 《保羅》)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