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以弗所書 - 教會 - 基督的身體

第三十三課 - 新生活的守則(五)

經文:弗五:3 - 14

主旨:基督徒行事為人就當像光明的子女,總要察驗何為主所喜悅的事﹔不但不參與暗昧無益的事,還要有膽量站出來將事情揭露(或責備)。
 

1。“罪”就是“罪”﹔“犯罪”就是“犯罪”。淫亂是大罪,犯了淫亂之罪的人在基督和上帝的國里都是無分的(弗五:5),這是保羅要我們確實地知道。這里黑白、對錯分明,沒有灰色地帶。但在后現代主義里,一切價值觀被解構,使得倫理很難講對錯,一切成了相對。《亞洲周刊》(2008年4月20日)林沛理教授在他的專欄“一夫當關”談到一台灣影片《花吃了那女孩 Candy Rain》(2008年香港電影節參展作品,導演陳宏一)時說:“在影片里面,同性愛完全沒有被“問題化”(problematize)。在片中女人與女人擁抱、接吻、愛撫和做愛,仿佛是世上最自然不過的事情。影片的主題是愛情這場游戲,它的本質和結局不會因為參加者的性別而有所不同。兩個人相愛,不管是男是女,總會有關于支配、占有、出賣和欺騙的指控和角力,又總會有關于責任與熱情、理想和現實的沖突。在這個意義上,《花吃了那女孩》體現了一種一無羈絆、視保守價值如無物的自由想像和愛情想像。這也是影片最難能可貴的地方。”

    主耶穌說:“你們聽見有話說:‘不可奸淫。’只是我告訴你們:凡看見婦女就動淫念的,這人心里已經與她犯奸淫了。若是你的右眼叫你跌倒,就剜出來丟掉,寧可失去百體中的一體,不叫全身丟在地獄里﹔若是右手叫你跌倒,就砍下來丟掉,寧可失去百體中的一體,不叫全身下入地獄。”

    主耶穌說話不含糊其辭。凡有耳的,就應當聽!

2。弗五:6 - 7  “6不要被人虛浮的話欺哄,因這些事,上帝的忿怒必臨到那悖逆之子。7所以你們不要與他們同伙。”

《新譯本》:“6不要給別人用空言欺騙了你們,正因為這些事,上帝的震怒必定臨到那些悖逆的人。7所以,不要與他們同流合污。”

KJV:6 Let no man deceive you with vain words: for because of these things cometh the wrath of God upon the children of disobedience.7 Be not ye therefore partakers with them.

“不要被人虛浮的話欺哄”-- 這些人是誰?很可能是指上文 3-5節那些犯奸淫、污穢和貪婪的人。他們為自己干的“好事”找借口,說“虛浮的話”來欺哄人。什么是“虛浮的話”?《新譯本》作“空言”。解經家認為這是指第一世紀剛剛發軔的諾斯底主義(Gnosticism)所傳講的謬論,他們認為身體是惡,無論人利用身體做什么事情都無所謂,于是他們生活放蕩不羈,只求滿足自己的情欲。保羅在他的書信如《歌羅西書》、《提摩太后書》﹔《約翰壹書》都有給信徒同樣的警告。

“因這些事,上帝的忿怒必臨到那悖逆之子。”-- “這些事”指的是 3-6(上)節所提的事。“忿怒”的原文是 orge。我在第二十九課說:希臘文里有兩個字被翻譯為怒氣,一是 thumos 這種怒氣好似焚燒稻草的火,很快的發起,也很快的消滅﹔另一個是 orge ,這種怒氣持久和深入。上帝的忿怒要臨到那些犯淫亂、污穢和貪婪的人﹔保羅稱這種人為“悖逆之子”。這樣的說法比第 5節的“在基督和上帝的國里無分”更為可怕。那些狂妄自大,心中無上帝的人,如台灣那個被人稱為風流才子,我在《撒母耳記下》第十六課叫他作“混蛋”的 XX ,在他寫的什么恩仇錄里,毫不羞恥地將自己的“淫史”公諸于世,“出口成髒”的程度令人髮指(我本來想把書中一段抄錄,讓大家“見識”一下,但實在污穢的不堪入目。。)。上帝的忿怒必臨到這種悖逆之子。得救恩的人剛好相反,他們跟上帝的關系是一步步地更為親近,大家可以參考我在《羅馬書》第九課所說的,從救贖,到稱義,到挽回,到相和,最后以上帝為樂!

“所以你們不要與他們同伙。”-- 當台灣那個“混蛋”XX 到中國清華和復旦等大學的時候(2005年),教師和學生濟濟一堂,慕名而來聆聽他的演講。保羅說:不要與這些悖逆之子同伙!《詩篇》第一篇(1,4-5節)說:

不從惡人的計謀,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褻慢人的座位。。。

惡人。。乃像糠秕被風吹散。因此當審判的時候,惡人必站立不住﹔罪人在義人的會中也是如此。

小總結:

基督徒不但禁戒不做任何淫亂、污穢和貪婪的事,也不“出口成髒”,只說感謝的話,還千萬要記得,不要與做這些事的悖逆之子同伙或同流合污。

3。弗五:8 - 14  “8從前你們是暗昧的,但如今在主里面是光明的,行事為人就當像光明的子女。9光明所結的果子就是一切良善、公義、誠實。10總要察驗何為主所喜悅的事。11那暗昧無益的事,不要與人同行,倒要責備行這事的人。12因為他們暗中所行的,就是提起來也是可恥的。13凡事受了責備,就被光顯明出來,因為一切能顯明的就是光。14所以主說:‘你這睡著的人當醒過來,從死里復活,基督就要光照你了。’”

《新譯本》:“8你們從前是黑暗的,現今在主里卻是光明的,行事為人就應當像光明的兒女。9光明所結的果子,就是一切良善、公義、誠實。10你們要察驗什么是主所喜悅的。11不要參與暗昧無益的事,倒要把它揭露出來,12因為他們暗中所作的事,連提起來也是羞恥的。13凡被光揭露的,都是顯而易見的。14因為一切顯露出來的就是光,所以有話說︰「睡了的人哪,醒過來,從死人中起來吧!基督必要照亮你。」”

KJV:8 For ye were sometimes darkness, but now are ye light in the Lord: walk as children of light:9 (For the fruit of the Spirit is in all goodness and righteousness and truth;)
10 Proving what is acceptable unto the Lord.11 And have no fellowship with the unfruitful works of darkness, but rather reprove them. 12 For it is a shame even to speak of those things which are done of them in secret.13 But all things that are reproved are made manifest by the light: for whatsoever doth make manifest is light.14 Wherefore he saith, Awake thou that sleepest, and arise from the dead, and Christ shall give thee light.

這一大段自成一個單元,主題是:“行事為人就當像光明的子女,總要察驗何為主所喜悅的事。”保羅以對比法,將“光明”和“暗昧”中的事作個鮮明的對比,讓基督徒明白何以要遵守這個新生活的守則。

暗昧的事:

(1)從前你們是暗昧的。。(第8節)

(2)他們暗中所行的,就是提起來也是可恥的。(第12節)

光明的事:

(1)但如今在主里面是光明的。。(第8節)

(2)行事為人就應當像光明的兒女。(第8節)

「光明所結的果子,就是一切良善、公義、誠實。」(第9節)- 我們可以把這節放在括號內,作為光明的兒女行事為人所應有的表現。

“良善”(goodness,希臘文 Agathosune)- 只出現在新約四次,在世俗的希臘文中,不用這個字。良善是聖靈結的果子(加五:22)。意思是:每處必須備有的道德,但可以帶有斥責及懲罰,與另一聖靈的果子“恩慈”(加五:22,希臘文 chrestotes)不同的是,恩慈只有扶助,沒有斥責,像主耶穌對待那個以香膏抹他腳的犯罪的婦人。

“公義”- 給人和上帝他們應得的分。這是待人處事的基本原則。

“誠實”- 有譯作“真理”,沒有虛假的意思。

(3)總要察驗何為主所喜悅的事。(第10節)

“上帝所喜悅”和第6節“上帝的忿怒。。”形成強烈的對比。如果我們決心要照著上帝呼召我們的方式去生活,就要努力去發現“何為主所喜悅的事”。

(4)不要與行暗昧之事的人同行,倒要責備行這事的人。(第11節)

凡事受了責備,就被光顯明出來,因為一切能顯明的就是光。(第13節,《和合本》)

凡被光揭露的,都是顯而易見的。因為一切顯露出來的就是光。。(第13,14節,《新譯本》)

請看原文:

《和合本》,KJV 把“因為一切能顯明的就是光”放在第13節。

《新譯本》,NIV 把“因為一切顯露出來的就是光”放在第14節。

雖然兩個中文版本的翻譯大同小異,我還是覺得《新譯本》的翻譯較好:

“11不要參與暗昧無益的事,倒要把它揭露出來,12因為他們暗中所作的事,連提起來也是羞恥的。13凡被光揭露的,都是顯而易見的。”- 基督徒不但不參與暗昧無益的事,還要有膽量站出來將事情揭露(或責備)。這樣做當然會招致很多“麻煩”,甚至受迫害,所以我們要求主賜給我們極大的智慧,怎樣在這彎曲悖謬的世代,好像明光照耀,將生命的道表明出來。(腓二:15-16)

(5)所以主說(或有話說):‘你這睡著的人當醒過來,從死里復活,基督就要光照你了。’(第14節)

有學者說這是出自當時教會的詩歌。約一:4,9  “生命在他里頭,這生命就是人的光。。那光是真光,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基督是真光,將我們的罪顯露出來,使我們出死入生。

小總結:

基督徒行事為人就當像光明的子女,總要察驗何為主所喜悅的事﹔不但不參與暗昧無益的事,還要有膽量站出來將事情揭露(或責備)。

默想:

“不要參與暗昧無益的事,倒要把它揭露出來。”(弗五:11)

在2003年中國抗“非典”歷史中,相信大家都記得這兩個名字:北有蔣彥永醫生,南有鐘南山醫生。

2003年3月間,當國務院新聞辦舉行記者招待會,時任衛生部長張文康談笑風生地公布“截止到3月31日”,“北京市12例,死亡3例”,并數次重復中國局部地區的非典型肺炎疫情“已得到有效控制”,并宣布:“在中國工作、生活、旅游都是安全的。”又說:“戴不戴口罩都是安全的!”。。。當謊言。。謊言。。盡是謊言。。刻意隱瞞,中國媒體不能報道沙斯疫情的時候。。

72歲的老軍醫蔣彥永醫生卻勇敢地站起來,擇善固執,轉向國際媒體揭露他所了解的真實情況。“我是一名醫生,看到人命關天的事,我就要管。”(1997年,蔣彥永為母校建校80周年而編的《燕京大學史稿》寫的一段話)這樣,中國官方態度才轉變,及時采取有效措施,避免疫情一發不可收拾。

廣州呼吸疾病研究所所長鐘南山教授也是一樣。當衛生部長張文康宣稱沙斯疫情“已得到有效控制”,鐘南山在接受電視台采訪時卻拒絕那樣說。當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認為沙斯的病原為衣原體時,他否定了這種看法,認為這種新疾病絕非常見的、可以治療的衣原體病毒所引發。

“耶穌進入聖殿,趕出殿里做買賣的人,推倒兌換銀錢之人的桌子和賣鴿子之人的凳子,也不許人拿著器具從殿里經過。便教訓他們說:‘經上不是記著說,我的殿必稱為萬國禱告的殿嗎?你們倒使它成為賊窩了。’祭司長和文士聽見這話,就想法子要除滅耶穌。”(可十一:15-18)

就算冒著生命的危險,主耶穌也要站出來,責備行這事的人。

但有時候,責備不是一定要出口,或用鞭子的。

我們的責任就是在這個邪惡的世代中,活出“良善、公義、誠實”的生活,不與行暗昧無益之事的人同伙,以此來揭露邪惡。韓德利克森在其所著的《新約注釋》中說,信徒作為光明之子,他們的行為顯露了黑暗中之人的行徑,并將兩者的巨大差異顯明出來。你同意他的看法嗎?_________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