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以弗所書 - 教會 - 基督的身體

第三十七課 - 被聖靈充滿的生活(一)- 夫妻之道(一)- 開場白

經文:弗五:22 - 33

主旨: 有人說:“結婚是愛情的墳墓。”有人說:“出嫁是一次賭博。”又有人說:“早知道這樣就不結婚了!”你怎么說?
 

1。在談夫妻之道之前,先談男女之間的愛。什么是男女之間的愛?那些少男少女的情情愛愛,我不說了﹔詩詞里的“你儂我儂,忒煞情多。。把一塊泥,捻一個你,塑一個我。。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也不說了。我只要大家讀完以下這個真人真事的愛情故事,大家再告訴我,什么是男女之間的愛?

我等你一生一世

(林恩/譯 - 取自《美國讀者文摘 - 精選全集 I》,中國國際廣播音像出版社,2006年)

    當年在朝鮮興南化工業肥料廠,23歲的范學景是一位來自越南的化學系交換生,李允惠是一位朝鮮的化學分析員。兩人盡管接觸不多,但允惠的秀外慧中深深吸引了學景,他常常遐想:“我要是能夠娶到她就太好了。”

  時值1971年春天,朝鮮與越南雖是盟國,但兩國均嚴禁國民與外國人交往。

  即使如此,兩人每次擦身而過,都忍不住互報微笑,四目默默相投,不能自己。學景有生以來第一次感覺到對女性萌生了愛意﹔同樣,允惠也被這個笑容燦爛、舉止自信的交換生深深吸引住了。

    學景念大學時修過朝鮮語,他探查到允惠的工作時間,把握機會跟她談話。有一次,實驗室內只剩下他倆,學景問允惠:“你有男朋友嗎?”允惠看得出學景為人善良體貼,淺笑答道:“還沒有。”學景問了她的住處,并把自己的一張相片送給了允惠。

  學景回到化學大學繼續學業,卻始終忘不掉美麗的允惠。他第一次收到允惠回信的時候,狂喜不已。

  允惠在信里寫道:“親愛的越南革命同志:多謝你的禮物。我們相聚時刻雖短,但我永不忘懷。祝學業進步。愿我倆再會有期。朝鮮好友李允惠上1971年7月20日。”

  其后8個月,兩人多次偷偷通信,又暗中約會。允惠的母親和妹妹默許二人相戀、見面,并為他倆保守秘密。允惠的住處距離大學15公里,每隔几星期,學景都會乘火車去看她,在那里做些小菜,聊上几個鐘頭。

  他倆避過重重耳目,愛意漸濃。兩人雖說文化背景相異,卻有不少共通之處,都在戰亂而分裂的國家成長,也都經歷過艱苦歲月。學景知道允惠的父親在1950 年投奔南方(這是一件不光彩的事,遺下的家眷往往會遭人唾罵),卻使他更想照顧允惠。他給允惠看過自己家鄉的相片,憧憬著哪一天可以帶她一同回國。

  相識一年后,大學又把學景送回工廠做交換生,可是獎學金期限終將屆滿,學景到時就要回國了。這一段戀情像是絕望了,雙方政府都不會批准成婚。而允惠的情況更糟。允惠心亂如麻,曾提出雙雙殉情的想法。

    1973年1月,冰天雪地的一天,學景登上公車去見允惠最后一面。日落西山,二人在小房間里低泣,說不出話來。學景此去,不知能否重返,只好無比痛苦地對允惠母親說:“有機會的話,還是讓允惠嫁人吧。”

    學景回國后,因為家鄉河內在數星期前受到美軍的猛烈轟炸,便馬上投入重建城市的工作,后來又擔任了化學工程師,但無論他做什么,對允惠的思念從來沒有間斷過。

  離別時刻的情景,都深深印在學景腦海里。允惠臨別之際把一封信交到學景手中:“要是你死于戰亂,我也不愿一個人活下去。”每次重讀至此,都令學景淒然淚下。有一位可靠的朋友曾給他倆偷偷沖印過一張合影,學景對這張相片愛惜如命。

  雖然萬念俱灰,暗中通信卻成為他倆惟一的希望。每逢學景有朋友去朝鮮,都會替他捎信﹔允惠有朋友到蘇聯,也幫她寄信給學景。允惠的信,學景都偷偷珍藏著。可是他的信,允惠只能全部燒毀,因為一旦被發現私藏信件,必受重懲。他們分手之初,允惠曾自殺未遂,慢慢也就認命了,終日郁郁寡歡,母親常發現她在夢中哭泣。

  1978年,學景再次踏足朝鮮。為求見允惠一面,他極力說服朝方派他到距離允惠所住不遠的一個工廠工作 3個月。到任以后過了一個月,學景才有機會溜過去見她。他們分開足足5個年頭,允惠開門相見的那一剎那,學景覺得她美貌如昔,愛意尤勝往日。這次見面分手時,允惠又把一封信交給學景,信上寫道:“離別何其漫長,在你身邊的日子實在太短了。今夜我在夢中與你相見,你也會夢見我嗎?”

    為求再見面,二人不惜一切,抓緊每個機會。學景3個月的逗留期限將滿,允惠冒險到他下榻賓館附近的一間小餐廳見他。

  學景滿懷感傷地問允惠:“你會等我多久呢?”長久分離之下,允惠其實害怕學景早已另娶。她凝望他問:“那你呢?”學景的回答只有一句:“我等你,一生一世。”

  事隔多年,兩人都沒有嫁娶。 1980年,越南逐漸放寬異國通婚法規,為學景燃起一線希望。1992年,他成立了越南朝鮮友好協會,盼望能為與允惠重逢而鋪路。他又斗膽致函朝鮮駐河內大使館,請求朝鮮政府允許他娶允惠為妻,可是從沒收到過回信。

    同年春天,學景設法為一支前往朝鮮比賽的跆拳道隊伍充當翻譯,又買了衣飾禮物准備送給允惠一家。可是好事多磨,學景的旅游証件不足以讓他前往允惠所在的省份。這對他無疑是一個沉痛的打擊。

   學景最后一次凝望允惠,已是14年前的事情了。如今,兩人都已經44歲,仍然深信彼此立下的誓約:此情不渝,至死方休。

  1993年,學景又多次去信朝鮮大使館。大使館要求他提出証物、他便交付允惠寄來的書信影印副本,以証二人情愫。大使館又以一句“允惠已嫁作人婦”回絕,學景不信:因去年9月允惠還來過信,言明堅守承諾。

  2001年7月,噩耗傳來。有大使館職員稱允惠早在10年前離世。驚聞噩耗,學景傷心欲絕,終日郁郁在家,突然記起允惠最后一封信寄自1992年9月。雖然無法証實消息真偽,學景卻深信允惠尚在人世。他繼續去信朝鮮大使館查問允惠下落。同年11月,學景收到大使館來函致歉:過世的并非允惠,而是她妹妹。

    學景的父親曾任外交官。學景得悉越南政府領導人定于2002年5月訪問平壤,便懇求父親幫忙把信件交給國家主席陳德良,拜托他代向朝鮮政府求情。學景有一位朋友當翻譯員,隨代表團出訪,回來后透露了一個令人驚訝的消息:兩國政府領導人討論過學景及允惠的事,事情終于有了突破。這是學景一直夢寐以求的事,可是他想,只怕還要拖上几年。4個月后,學景從外地回來,突獲喜訊:他不但獲准與允惠結婚,而且可以自擇定居何處。由于美國與朝鮮緊張局勢加劇,學景在2002年10月6日,匆匆趕到平壤去接允惠。

  允惠終于來到平壤,沉默地站在一個房間里,房內滿是朝鮮和越南兩國的官員。她恍如置身夢中,怯生生地凝望著面前這個 24年來想見而見不到的男人,悲喜交集之情已非言語所能形容。

  學景和允惠站在人群當中,什么都沒說,彼此凝視的眼睛已道出一個久經分離仍能堅定不移的愛情故事。在他們心中兩人其實從沒有分開過。在平壤舉行過婚禮后,兩人回到河內,與親朋好友舉行了喜氣洋洋的婚宴。

  學景總認為,他和允惠的愛情美如天賜:“那么美的事必有實現的一天。”

  學景義無反顧地堅持、不屈不撓的付出,正好為他自己的話寫下了最佳注腳:“任何人都有權利去追求他的純潔愛情,而我只不過是盡力去爭取這種權利罷了。” (完)

相識三十一年后,兩人終成眷屬。

接下來,他們就如童話故事說的,“從此以后,就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嗎?

如果夫妻倆還健在,現在他們已經結婚將近六年。婚禮之后,他們的愛情發生了什么變化?朝夕相處這么多年,愛情的火還在燃燒,或是愛的激情已經熄滅?我們不知道。

有人說:“結婚是愛情的墳墓。”有人說:“出嫁是一次賭博。”又有人說:“早知道這樣就不結婚了!”你怎么說?請你先讀下文:

 

出嫁是一次賭博

(作者:陳丹燕,取自《青年文摘》2006年7月)


    面對婚姻,每個女孩子在這時都有一個小聲音在心里固執地發問。

    這也是女孩子在“你愿意嫁給我嗎?”這樣的問題面前常常什么也不說的原因。她那覺得甜蜜的心里,還有一個如蟻的聲音在提醒著自己:“現在嫁給這個人是不是對?”

    但這是一個無法回答的問題,世界上有誰能知道將來呢?

    你現在很愛你的男朋友,你們是真的相愛,可是不知道將來是不是也這樣,仔細而冷靜地想一想,你會發現你大概不能保証自己會一生愛這個人,也不能保証他一生都愛你。

    那么,要不要嫁給他?這變成了重要的問題,反復疑問。

    在這個階段,你常常會變得憔悴了,怎么能不憔悴呢?這是生活給你的第一個重大問題。要你在20歲的時候,就要為自己的一生幸福做出保証。

    但你永遠不能在20歲的時候就得到答案。

    世界上沒人知道你是不是應該嫁給這個現在你愛的人。

    在這個階段,你開始想要找婚姻的書來看,想要找那些比你年長的,你所信任的,而且婚姻幸福的女子深談,總之,你想要找一些坐標,幫助你來判斷。然后,發現原來許多女子都是在不甚了了的時候結的婚,她們像夏天淺綠色的小虫子一樣,對著明亮的燈光一頭撞過去,一點也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去干什么。

    當然,你也會得到許多有益的忠告,它們從過來人的故事里冉冉升起來,讓你知道某一些真相。

    愛情像火,哪怕它燃燒得再厲害,也有熄滅的一天,而那一天也絕對不是在你70歲以后才到來,它會早得多。當你和你愛的人朝夕相處以后,愛的激情就會安靜下來,成為一種溫柔的感情,那時候,你才會知道能不能和你的丈夫真正在一起過一輩子。那時候你們在一起,互相關心,就像是關心自己﹔互相愛護,就像是愛自己。而不再像從前,關心和愛,全都是激情奉獻。那時候,有時你覺得你的丈夫是你的父親,或者你的兄弟、朋友,只有一些時候才是你的情人。那時你和他血肉相連,但是,愛情已經被親情代替了。

    這時你會感到失望,因為活生生的愛情沒有了。可你也會感到幸福,因為你們有了親情,溫柔而堅固的感情。

    可這要等許多年方能看出來,要等愛情沒有了以后才能看出來,你的那個他,是血肉相連了,還是成為陌路。

    但促使你嫁給他的,卻是心里的那份愛情。

    一份熱烈燃燒,但終是要消失的感情。如果你不做,你過不了日子,可你做了,是用自己一生中最美的時光在賭博,這是真正在用青春賭明天。忠告讓你明白自己的處境,那就是你必須在只有几分把握的時候就做些什么。你必須要做,要不然你過不去“現在”。

    這時候,被兩難問題逼得沒有辦法,可愛情在燃燒,它使你必須做點什么。于是,在另一個寒冷的夜晚,走回到我家院門前的最后一盞路燈下,冬天的梧桐樹枝上懸著褐色的懸鈴,在黃色的燈光里微微晃動,這樣的情形,在一個人看來是孤獨,而在兩個人看來則是溫情。我聞著他身上的氣味,那是我已經非常熟悉了的氣味,說:“對,我想要嫁給你。”那時,我心里想:我嫁給你,要是不行,可以離婚。是最后四個字給了我一條退路,所以我敢說出一個“對”。

    但我覺得這樣的想法很不吉利,所以我從來不敢將它說出來,我怕它會真的成為現實。

    這樣過去了許多年,這一年,我的女兒8歲了,有一天黃昏,她問我是不是有一天,等她長大了也要結婚。我說:“這是一定的,你怎么能不結婚呢?”

    她很擔心地說:“要是我嫁給一個壞人怎么辦?”

    我說:“你一定要好好地看清楚了再結婚。”那時我想起了自己,怎么能把一個人完全看清楚呢?一個人連自己都無法完全認識清楚

    她說:“要是我們在沒結婚的時候他很好,到了以后他就變壞了呢?”

    這是經常發生的事,也是每個人都很擔心發生的事。

    “那你要看是不是他還會變好。”我說。其實,兩個人一起生活,許多事不能分:“好”與“不好”而是“合適”與“不合適”。

    “要是不能好了呢?”她問。

    “那么一分鐘也不要停,就去離婚。”我說,“結婚這件事,有一點很好的地方,就是萬一真的出了大問題,還可以離婚。”

    “真的?然后看到一個真正好的人,就再結婚? ”

    她大大地松了一口氣,拍拍自己的心,說:“那就好。”(完)

 

2。 男女相愛,過程最美,轟轟烈烈,痴愛纏綿,但再美也像一出短劇,一會兒就演完了。婚姻就像連續劇,再不好看都得延續。他是丈夫,她是妻子,他們是戲中男女主角,戲要怎樣演全看他們倆。當然,他們要聽從導演的指示。所以,接下來,我們先要看世上的“專家導演”怎樣指示,然后再看“聖靈導演”有什么話說。

 

默想:

有人問我:

我有關于婚姻的問題想問您。現在有很多人都在很盲目的狀態下或不是真正了解的狀態下就結婚了,也釀造了不少悲劇。聖經里說:“神配合的,人不可分開。”神會為信徒預備最好的那一位做他的一生伴侶,但是很多人婚前都不認識神,也難以真正尋覓到主為他們准備的終身伴侶,也有很多人陷入婚姻的痛苦中,婚姻問題是各種各樣。有些弟兄或姐妹在離婚后歸主,是不是真的還是在罪中呢?有些姐妹在離婚后在主內找著自己的另一半,真的很幸福。有的牧師會說離婚會波級三代,是不是做為一個信徒,再痛苦的婚姻都必須維持呢?我們相信神不會給我們所經受不住的試煉,我們相信神的恩典夠我們用的,可是有些弟兄或姐妹在這個問題里極其痛苦,甚至嚴重波及信心。

有一位弟兄,老婆兩次出軌,要與他離婚,并離家與自己的情人遠走,他當時非常痛苦,經過半年的時間,他決定分開,可這時他老婆已不愿意,又要回來,還几度自殺威協,兩年過去了,他們貌和神離,同屋不同居,雙方傷害都極深。弟兄非常想結束這段婚姻,但也怕違背神的意愿。

還有一位姐妹,愛人是佛教徒,姐妹很愛主,其丈夫卻是一個深信佛的人,受過灌頂,而且是個畫家,畫的內容都與佛教有關。雖然聖經里說,丈夫因著妻子的信就信了,但是信與不信不能同負一軛,姐妹在家如坐針氈,每次聚會都會痛哭,問牧師可不可以離婚,牧師只能告訴她自己好好禱告。

我想知道,那世俗的婚姻是人與神的約定嗎?我們相信在神里的婚姻的甜美,我們相信神配合的人不可分開。世俗的婚姻是神配合的嗎?他們的痛苦是他們必須承受的嗎?還是神借著一切的痛苦有他的美意?還是可以讓他們真正的歸主,安靜在主的里面?我不是在給離婚找借口,只是很擔憂這個問題。我們愿意真正擁有一份在神祝福下的婚姻,我們也愿意與之相攜一生,我們也愿意相信,神會治愈一切的傷害,神會調節任何不堪的婚姻。

我回覆:

很久很久以前。。“耶和華上帝說:‘那人獨居不好,我要為他造一個配偶幫助他。’耶和華上帝用土所造成的野地各樣走獸,和空中各樣飛鳥都帶到那人面前,看他叫什么。那人怎樣叫各樣的活物,那就是它的名字。那人便給一切牲畜和空中飛鳥、野地走獸都起了名,只是那人沒有遇見配偶幫助他。耶和華上帝使他沉睡,他就睡了﹔于是取下他的一條肋骨,又把肉合起來。耶和華上帝就用那人身上所取的肋骨造成一個女人,領她到那人跟前。那人說:‘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可以稱她為"女人",因為她是從男人身上取出來的。’因此,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體。當時夫妻二人赤身露體,并不羞恥。”(創二:18 - 25)上帝在創造人的時候,就為人設計了這個婚姻的藍圖。除了藍圖,他也教導我們基督徒夫妻相處之道(弗五:22 - 33)。按這藍圖行,并恪守相處之道,夫妻必然蒙上帝賜福,過一生幸福美滿的婚姻生活。不按藍圖行的,以為自己比上帝更聰明的,上帝就任憑他們逞著心里的情欲去做,不管是同性戀、獨身、淫亂、離婚、重婚、包二奶、婚前性行為。。。結局就是陷入婚姻的痛苦中,很多以悲劇收場。

不要因為一些人不按藍圖行,或一些外邦人不懂得基督徒夫妻相處之道,卻似乎也過著羨煞人的家庭生活而迷惘,聖經不是告訴我們“。。惡人和狂傲人享平安。。他們死的時候沒有疼痛,他們的力氣卻也壯實。他們不象別人受苦,也不象別人遭災。。他們所得的過于心里所想的。。。他們既是常享安逸,財寶便加增。。。 ”(詩七十三:3 - 12)所以,我們看到他們婚姻“美滿”,又何必大驚小怪?

我以前曾經說過,現在仍然這樣說:“你怎樣付出時間和精力去追求學問和建立一番事業,你就要付出同樣的時間和精力去尋找你的另一半。若是能夠,尋找這另一半比學問和事業還來的重要。有了這另一半,其他的上帝都會加給你!”我不敢說這是聖靈說的話,但有耳的,還是聽聽吧。

過去我在《聖經課程》和《疑難解答》欄都曾討論婚姻的問題。現在我把它們抄錄下來,有些跟你的問題相似,有些則是困擾別人的問題,我都一并放在這里,供大家參考。。。(以下從略)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