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第四十四課

以弗所書 - 教會 - 基督的身體

第四十四課 - 屬靈的爭戰(二)- 趕鬼之“法”

 

鬼附與精神病

(作者:康貴華,精神科醫生)
《教牧分享》11/2000期

一、引言

一般信徒對辨別鬼附(demonization)的知識和方法都非常貧乏,或是一知半解。神學院也很少開辦這一類課程,以致不少信徒被鬼附而不自知。 教會也因此未能向這些信徒提供適切的幫助,只將 他們看作心理或精神病(mental illness)患者,轉介給心理治療員或精神科醫生。過去十多年,香港 的信徒才逐漸取得更多關于鬼附與精神病的知識, 這是可喜的,因為魔鬼一直隱藏著的詭計終被識破了。可是,另一個不良的現象卻出現了,就是一些信徒妄下判斷,錯把精神病當作鬼附處理。這非但徒勞無功,浪費了服侍者與受 助者大量時間﹔更甚者,這會延誤了治療,同時令受助者受到不必要的驚嚇,因而灰心失望,陷入更混亂迷惘的境況。這也可能成為患病者的借口,使其否認有病,拒絕醫藥治療, 這后果是嚴重的。因此,准確的辨別非常重要。本篇文章的目的是幫助大家更清楚地認識被鬼附的各種表現,掌握區分鬼附與心理或精神病的方法。因篇幅所限,本文不會討論到驅鬼釋放的過程和方法,希望日后有機會再和大家分享這方面。


二、關于鬼附的近代觀點

隨著人類對心理學與精神病學的認識加深,愈來愈多人相信以往被視為超自然的鬼附現象,只不過是心理因素或精神病的表現,與靈界無關。這個心理學的立場(psychological position)被大部份研究心理與精神病學的學者或治療員所接受。另一方面,不少人仍然相信鬼附是超自然的現象(spiritual position)。有一些人則持有所謂中間立場(intermediate position),他們一方面相信靈界可以直接影響人類,也同時相信心理與精神病學的分析和研 究,他們認為鬼附的個案可能是心理因素與靈 界影響互動而得出來的結果。不同的立場其實反映出不同人背后所持不同的世界觀。


三、從心理學或精神病學看鬼附與精神病

心理學家認為靈界,包括神、天使、魔鬼、邪靈等,都是由于人的心理投射而形成的,并不是客觀存在的實體。心理分析學家西 格蒙﹒弗洛依德(Sigmund Freud)對鬼附便作 了以下的解釋:「鬼附的個案其實是今日的神經衰弱(neurosis)......邪靈其實是我們所拒絕 和隱抑的惡欲姒.....人將這些源于內心的惡欲投 射到外在的世界。」有心理學家更進一步解釋鬼附可能是投射再加上認同的結果(projective identification)。認同是指與投射的邪靈認同, 相信靈已入侵并控制了自己,并以此解釋為 何一些惡欲或惡念在自己的意識中出現。另一些心理學家則相信,人若未能克服和化解自己 所面對的強大壓力時,便可能會潛意識地進入一種解離性失神狀態(dissociative trance),或是被附失神狀態(possession trance),以緩解內在的矛盾,并借著這些失神狀態,將隱抑了的情緒(repressed emotions)盡情宣泄(cartharsis),從而減輕個人所承受的緊張和焦慮。

其它常被誤認為鬼附的心理現象或精神病 包括以下各類:

睡眠癱瘓狀態(sleep paralysis)﹔睡前、醒前幻覺(hypnagogic and hypnopompic hallucination)﹔強迫性疾患(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精神分裂症(schizophrenia)﹔幻覺(Hallucination):幻聽、幻視﹔被控制的妄想(delusion of control )﹔被迫害的妄想(delusion of persecution)﹔浮夸妄想(delusion of grandeur)﹔重復定型動作(stereotypies)﹔特異動作(mannerism)﹔緊張型精神分裂症(catatonic schizophrenia)﹔解離性疾患 (dissociative disorders)﹔解離性失神狀態(dissociative trance )﹔被附失神狀態(possession trance)﹔解離性身分疾患/多重性格疾患(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multiple personality disorder)﹔戲劇性格/做作性人格疾患(histrionic personality disorder)﹔癲癇症(epilepsy )﹔聶葉癲癇症(temporal lobe epilepsy)﹔惑亂狀態(confusional state)﹔譫妄(delirium)﹔情緒性疾患(mood disorder)如躁狂症(mania)、抑郁症(depression)﹔肌動疾患(motor disorder),如Gilles de la Tourette's syndrome 。

再者,心理學家認為一些因驅鬼儀式而得 著治療的所謂鬼附個案,也不能証實他們真的 被鬼附著,因為這些突然的醫治可能是基于心理因素,而不是出于靈界的力量。例如他們可能是透過情緒的宣泄(catharsis)或強烈的心理暗示(suggestion)得到幫助和安慰,特別是在那些易受暗示(highly suggestible )的人身上, 效果就更明顯。關于在驅鬼儀式時常見的作嘔 或嘔吐現象,并不代表是邪靈離開,而是在強 烈情緒經驗,或受到暗示底下所產生的一些自然生理反應。

四、從《聖經》看鬼附與精神病

作為一位心理醫生,我一方面肯定心理治療和藥物治療對各種心理或精神病的成效,同時也認識其限制。但作為一位基督徒,我接納《聖經》的世界觀。因此我會從心理學、醫學和屬靈的角度分析各種現象。

( 編案:由于篇幅所限,有關內容已作省略。)

五、基督徒會被鬼附嗎?

不少信徒都不相信基督徒會被鬼附。他們 所持的理由是基督徒既然有聖靈內住,就不能 同時有邪靈內住。不錯,基督徒既有聖靈內住,是屬于基督的,就不可能被魔鬼或邪靈所 擁有,但是基督徒因著犯罪,給魔鬼留了地步(參約壹三6﹔弗四27),到了某一程度,邪靈就可以進入他們的心(如徒五3,亞拿尼亞的 例子﹔約六70、十三27,猶大的例子),附在 他們生命中的某些層面,壓制他們,使他們失 去某程度的自由自主。基督徒會被鬼附,關鍵 在于他們仍可以選擇犯罪﹔人既犯罪,便是行在黑暗里(參約壹二11),是屬于魔鬼的(參 約壹三8)。按我多年的禱告輔導經驗,基督 徒被鬼附是鐵一般的事實,而且實際數字比我們想象的多。

六.如何辨別鬼附個案

辨別鬼附的方法可分為超自然方法和自然方法(即客觀辨別)兩種:

(一)超自然方法是靠聖靈的啟示和恩賜

神可以在某些情況特意向我們啟示受助者 是被鬼附的,如透過知識的言語(參林前十二8)。

神也可以將辨別諸靈的恩賜(參林前十二 10)賜給某些信徒,使他們經常擁有這方面的辨別能力。但這方面的啟示和能力需要謹慎察驗和印証(參帖前五21﹔林前十四29)

(二)自然方法(客觀辨別)

是借著對鬼附個案所累積的經驗、觀察、 研究、理解,及對《聖經》真理的深切認識而 來的。

客觀辨別精神病與鬼附的區別并不容易,因為兩者有很多類似的表現。兩者可以因巧合而并存,也可以是因果關系。鬼附是引致精神病的原因之一,而精神病也可以間接導致鬼附。我曾遇上一些精神病患者因嘗試借著靈界的力量治病,而陷入邪靈的轄制。此外,治療雖有進展,也不一定能証明斷症正確。按我過 去的經驗,有不少鬼附個案中的受助者曾因藥物的治療,而情況有了某程度的改善。同樣,一些本來被認為是患了精神病的人也因禱告趕鬼而得到暫時的安慰或症狀減輕。最后,很多 嚴重的精神病患者都不愿意承認自己有病,反以鬼附來解釋他們的幻想和幻覺,甚至模仿鬼 附的特征,以証明自己不是患病。他們寧愿承認被鬼附,把問題推在鬼的身上,自欺地以為 找人驅鬼便可解決問題,藉此逃避面對自己的病情及未知的將來。以上所列舉的種種原因,使客觀的辨別存在不少困難。因此辨別的過程,不應操之過急,不妨花多一點時間詳細觀察評估,才下判斷。

若教會設立辨別小組,組員間可彼此印証,互相學習,累積經驗,減少斷錯症的機會,也可減輕牧者的負擔。小組組員可包括牧者、有這方面恩賜的信徒,及對心理精神病有 相當認識的肢體。


七、辨別鬼附的《聖經》基礎

第一,魔鬼是懼怕基督的(參可一23,三1,五7)。這三段經文記載了當污鬼遇著 主耶穌時,都恐懼喊叫,甚至俯伏在主面前, 或央求他不要叫它們受苦。所以神的臨在會迫令邪靈彰顯。

第二,魔鬼是敵擋基督的,因此它雖然承認耶穌是神的兒子,卻不肯承認耶穌是主、是基督。它甚至會咒詛、褻潰神(參林前十二 3)。它也不肯承認耶穌基督是成了肉身來的 (參約壹四1-3)。

因此,迫使那靈彰顯的最佳方法包括:

第一,是按神的應許,求神臨在(invoke God's presence),邪靈會被迫彰顯。

第二,是試驗那些靈是否承認耶穌是主、 是基督,并承認耶穌基督是成了肉身來的。

客觀辨別的方法最好是在受助者不知情的 情況下進行。

以下是一些迫使邪靈彰顯的活動:

﹒ 同心奉主的名聚會(參太十八20)

﹒ 同心禱告

    我們求告神,神就臨近(參申四7﹔詩一四五18﹔哀三57﹔雅四8﹔腓四5)。

    要求受助者真誠地宣告和認信:

    我X X X承認耶穌基督是主,并承認耶穌是成了肉身來的。

    我X X X里面的靈也承認耶穌基督是主,并承認主耶穌是成了肉身來的。

    要求受助者奉主耶穌基督的名認罪,并棄絕過去所拜祭的偶像和邪靈。

    在被鬼附者面前,祈禱服侍者奉主耶穌 基督的名斥責邪靈,直接命令邪靈彰顯或說出它們的名字。

﹒ 要求受助者宣讀或宣講神的話(特別是啟十二7-12)

﹒ 敬拜讀美(參詩二十二3)

﹒ 受了聖靈所充滿和膏抹(anointing)的信徒(參可五30﹔徒十九12)身上所出的能力,會令邪靈在被鬼附者身上顯現。


八、鬼附的表現

鬼附的表現可分為持續性表現與突發性表現兩種:

(一)鬼附的持續性表現

鬼附的持續性表現可與很多心理失常狀況或精神病類似,如以下所列:

抑郁症﹔自殺傾向,自我傷害行為﹔妄想:被害、關連(患者相信身邊所發生的事,都是與自己有關連的,例如連他所不認識的人,甚至是傳媒,也經常議論他,或批評他, 或是向他作出種種暗示。)、自大﹔幻覺:幻聽、幻視﹔無故產生負面的情緒如憤怒、驚慌等﹔苦毒與不饒恕﹔強迫症、恐懼症﹔沉溺行 為:性沉溺、同性戀、賭癖、毒癖﹔暴力行為﹔身體病痛:頭痛、胃痛﹔強烈罪咎、自責、自我拒絕﹔異端思想﹔對玄秘靈界事物發生強烈興趣﹔擁有超自然的知識或能力。

除了最后那一種超自然的知識或能力可以 幫助我們辨別鬼附與精神病之外,以上大部份的持續性表現都對辨別的幫助不大。這是因為 鬼附雖然可以引致精神病,患了精神病的人卻不一定是因為鬼附。精神病可以有很多其它的 成因,就如腦痛可以引致頭痛,但頭痛不等于 是患了腦痛一樣。不過,倘若鬼被趕出后,原本的症狀立即消失或病況實時痊愈,則病因較有可能是鬼附。我過去曾經遇上一些個案,受助者經驅鬼得著釋放后,原本的症狀如沉溺性 幻想、自殺念頭、幻聽、幻視等等都立即消失。

(二)鬼附的突發性表現

這些被鬼附者不能自制的突發性表現,往往是在神臨在的聚會中,邪靈被迫顯現。

按我過去所處理的鬼附個案,鬼附的突發 性表現可分為以下五大類:

1。身體感覺的突變:凍冷的感覺、麻痺、 「壓住」、「頂住」、電流、氣流、作嘔﹔乃主 觀感覺,別人未必會察覺,所以要詢問當事人才得知。

2。情緒的突變:突然而來的焦慮、驚慌、哀傷、憤怒、混亂、痛苦﹔大喊大叫、冷笑。

3。思想的突變:腦海突然涌現粗言穢語、褻瀆神的意念、褻瀆神或咒詛神的思想,或忽然里面有一個聲音向自己說話﹔突然變得逃惘,不能思考。

4。言語的突變:聲線突變,例如:女性的聲音轉變為男聲﹔突然以鬼神自稱,將被鬼附者當作第三者來稱呼﹔出言恐嚇、咒罵﹔忽然 間很難開口唱詩、認信、認罪、棄絕鬼魔或讀經。

5。怪異表情,行為動作:雙眼反白、不能 睜開眼睛﹔顫抖、身軀或手腳不受控制地搖動﹔奇異的手勢、手印﹔手腳僵直、肌肉跳 動、抽筋、跌倒﹔仿禽獸動作﹔嘔吐﹔逃避別人的目光﹔不敢正視十字架﹔忽然拔足狂奔、想逃走﹔暴戾的行為,如揮拳、踢腳。

鬼附的突發性表現有一個特色,就是禱告服侍者若停止引發神臨在的活動時,這些突發性表現會很快消失,而受助者便隨即回復原來 的精神狀態。若禱告服侍者再次進行那些引發 神臨在的屬靈活動,突發性的表現會再次被引發。受助者在突變的過程中,通常會維持知覺清醒,知道所發生的事,并事后沒有失憶現象,不過有少數個案因被混亂的靈控制而引致短暫迷惘,好像不能思考,事后也記憶模糊。

在辨別鬼附的過程中,同時必須探討受助 者過去與靈界接觸的經歷(包括廣度與深度),因為被鬼附者必有一個或多個入口點或破口,引致邪靈入侵(參弗四27)。了解破口對辨別鬼附和驅鬼有一定幫助。下列的情況可能會直接或間接引致鬼附:

(1)直接參與各類與邪靈打上關系的活動:拜別神或受造之物﹔求鬼神庇佑、醫治、趨吉避凶或傷害他人﹔藉鬼神預知未來﹔通靈﹔經營拜祭鬼神物品的生意﹔神打、某些氣功、瑜珈冥想﹔超覺靜坐、大知識。

(2)家族的影響:過契給神靈﹔父母代兒女向鬼神許愿﹔家族拜偶像或經營拜祭鬼神物品的生意﹔先祖的咒詛。

(3)其它:深層的心理創傷﹔佛社打坐、 倒空自己的思想﹔濫用藥物引致神智不清﹔沉溺罪中。

九、准確辨別的重要

但我要再次強調,客觀辨別方法不是絕對的,在運用時當與超自然的方法互相配合和印証,這樣,辨別才能更加准確。我們亦需要按著開放的態度,隨時修正我們的判斷,虛心倚靠聖靈的引導,彼此守望和互相配搭恩賜。此外,即使我們能肯定又准確地辨別受助者是被 鬼附著,若他的表現與某類精神病狀況相似,最穩妥的做法仍是把受助者同時轉介予專業輔導員或精神科醫生,有些情況是需要專業治療和驅鬼釋放同時進行的。

最后,我認為神學院或教會,有必要開辦辨別鬼附與驅鬼釋放的課程,提供訓練及裝備教牧、神學生和信徒領袖,使他們更有效地服侍被邪靈轄制的信徒,建立教會。


參考書目:


從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