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以弗所書 - 教會 - 基督的身體

第四十六課 - 屬靈的爭戰(四)- 爭戰的禱告

經文:弗六:10 - 20

主旨: 保羅教導信徒,借著各樣的禱告和祈求,隨時在聖靈里祈禱,并且要在這事上恆久警醒,為眾聖徒祈求,也要為他祈求,使他在傳講福音的時候,得著當說的話,并放膽地宣講。
 

下筆寫這一課的時候,有如打一場屬靈的爭戰。。

“也為我祈求,使我得著口才,能以放膽開口講明福音的奧秘。。”(弗六:19)

1。

怎么辦?

代下二十:12 “我們的上帝啊,你不懲罰他們嗎?因為我們無力抵擋這來攻擊我們的大軍,我們也不知道怎樣行,我們的眼目單仰望你。”

有几年時間,我在一所學生過多的學校教國中生,我常說(帶點開玩笑),我的晨禱就是歷代志下20章12節:「我們的上帝啊,你不懲罰他們嗎?因為我們無力抵擋這來攻擊我們的大軍,我們也不知道怎樣行,我們的眼目單仰望你。」

猶大王約沙法說這些話時,正值生死攸關的時刻。敵人的聯軍兵臨耶路撒冷城時,猶大百姓聚在一起,尋求上帝的引領和幫助(13節)。

在面臨崩潰和劇變的危險時刻,我們需要求問:「主啊,你此時要怎樣行呢?」我們要像約沙法王一樣,禱告時首先贊美掌管萬有的全能天父(5-9節)。

上帝對王和他的百姓說:「不要……恐懼驚惶,因為勝敗不在乎你們,乃在乎上帝。明日你們要下去迎敵……因為耶和華與你們同在。」(15-17節)

在壓力重重、困惑難當之中,我們或許會焦急地問:「怎么辦?」但只要我們仰望上帝,相信他,我們就不再恐懼,反得享平安。(《靈命日糧 - 2006 年 10 月 27 日》作者:David C McCasland)

在屬靈的爭戰里,面對狡猾的魔鬼,我們就算穿戴了上帝所賜的全副軍裝,有時還會驚慌失措,焦急地問:“怎么辦?怎么辦?”在今天的功課里,保羅在弗六:18-20 提醒我們,禱告!禱告!再禱告!奇怪嗎?擁有了那么多軍裝配備,不就可以沖鋒陷陣嗎?出乎意料之外,保羅竟然教導我們,在戰場上跪下禱告,去“尋求耶和華與他的能力,時常尋求他的面”(代上十六:11) 。可見這場爭戰不是靠血氣之勇來打的,因為保羅說:“。。我們雖然在血氣中行事,卻不憑著血氣爭戰。我們爭戰的兵器,本不是屬血氣的,乃是在上帝面前有能力,可以攻破堅固的營壘,”(林后十:3-4)魔鬼在我們的禱告聲中,沒有不棄甲遁逃的。

2。弗六:18 - 20  “18靠著聖靈,隨時多方禱告祈求,并要在此警醒不倦,為眾聖徒祈求,19也為我祈求,使我得著口才,能以放膽開口講明福音的奧秘,20(我為這福音的奧秘作了帶鎖鏈的使者)并使我照著當盡的本分放膽講論。”

《新譯本》:“18借著各樣的禱告和祈求,隨時在聖靈里祈禱,并且要在這事上恆久警醒,為眾聖徒祈求。19也要為我祈求,使我傳講的時候,得著當說的話,可以坦然無懼地講明福音的奧秘,20(我為這奧秘作了被捆鎖的使者),也使我按著應當說的,放膽宣講這福音的奧秘。”

原文:

在分析第18節的句子時,聖經學者對于“禱告”是否為另一件要穿戴的軍裝配備各有各的說法:

一說第18節的兩個分詞,就是“祈禱”和“警醒”,是連于第17節的“戴上(救恩的頭盔。。)”,意思是要強調那些戴上救恩的頭盔和拿著聖靈寶劍的人該有的表現。從文法上來說,這樣的說法雖然正確,但解釋上卻顯得很別扭。

一說第18節的兩個分詞就好像14-17節里那些分詞,如“束腰。。遮胸。。穿在。。拿著。。”這樣“祈禱”和“警醒”就是軍裝配備之一了。在這一課,我們只把“祈禱”作為配備之一,“警醒”只是“祈禱”的一部分。

“靠著聖靈,各樣的禱告(proseuches)和祈求,并要在此警醒不倦。。”-- 《新譯本》的翻譯是按原文直譯,作“借著各樣的禱告(proseuches)和祈求(deeseos),隨時在聖靈里祈禱 (proseuchomenoi),并且要在這事上恆久警醒。。”

“禱告和祈求”也出現在提前二:1,意思是:

A。祈求(提前二:1 作“懇求”)(deesis,supplication) -- 這不是宗教專用字。它是指個人有特定的需要,但自知力量太過微小,自己解決不了,于是到一個有辦法的人那里求助,這就是懇求的意思。在這一節,保羅指的當然是向上帝懇求。

B。禱告(proseuche,prayer) -- 祈求或懇求的對象可以是人或是上帝,但禱告的對象就只能是上帝。人心中的罪咎感只有上帝可以釋放﹔受傷的心靈只有上帝能醫治﹔人被魔鬼捆綁就只有上帝能把它趕逐。

保羅喜歡把“禱告”和“祈求”連用(如腓四:6),表示不管是特定的,還是一般性的需要,我們都可以向上帝求。

保羅還用了許多詞語來修飾“禱告和祈求”:

“各樣的禱告和祈求。。”- “特定的”和“一般性”的還不足夠,他再強調“各樣的”禱告和祈求。換句話說,沒有一樣大小事不能向上帝求!

“隨時。。”- 不單大小事都能向上帝求,連時間上也不用選擇,“隨時”可以求,在帖前五:17 他說:“不住地禱告”,可以不停地禱告!把“各樣”和“隨時”和“不住”加起來,禱告對于基督徒,就等于是呼吸對于人。

親愛的弟兄姐妹,當主耶穌在被賣的那一夜,知道自己要離開使徒,往父那里去的時候,他最急切要教導使徒的是什么嗎?他教導他們要禱告(約十四:13-14),要禱告(約十五:16),還是禱告(約十六:23-24)!同心合意的禱告可以“震撼天地”,一點都不假﹔徒四:31 記錄了門徒禱告后,“聚會的地方震動。。”如果你對禱告還冷冷淡淡,或許還在問:“為什么要禱告?”那么我告訴你,連耶穌都需要禱告,你我怎能不需要呢?太十四:23 說:“(耶穌)散了眾人以后,他就獨自上山去禱告。到了晚上,只有他一人在那里。”

“。。在聖靈里祈禱”- 祈禱不是“念經”,不是“自說自話”,不是命令上帝按自己的意旨行。。保羅說“在聖靈里”祈禱,這是什么意思?還記得我在第四十一課怎樣解釋“在基督里”嗎?我說:“基督徒‘在主里’有如鳥之翔于空中,魚之潛于水底。所以,當保羅說作兒女的,要‘在主里’”聽從父母,指的必然是合乎基督耶穌的教導和旨意的話。”“在聖靈里”也有相似的含義。羅八:26-27 給“在聖靈里祈禱”作了最好的解釋:“況且,我們的軟弱有聖靈幫助,我們本不曉得當怎樣禱告,只是聖靈親自用說不出來的嘆息替我們禱告。鑒察人心的,曉得聖靈的意思,因為聖靈照著上帝的旨意替聖徒祈求。”

“并且要在這事上恆久警醒,為眾聖徒祈求。”- “在這事上”指的是前句“隨時在聖靈里祈禱”。“禱告”和“警醒”是孿生兄弟,不能分開﹔主耶穌就一再提醒門徒“總要警醒禱告,免得入了迷惑。你們心靈固然愿意,肉體卻軟弱了。”(太二十六:41,可十四:38,路二十一:36)雖然我們心里想要禱告,但肉體軟弱,像門徒在客西馬尼園睡著了。保羅還用“恆久”,就是一切的忍耐,修飾“警醒”,這是可以理解的,因為在戰場上一分一秒都不能松懈。

現在,我要提醒大家,保羅在這里不是給我們上一堂禱告課,教我們什么是禱告,禱告的心態,怎樣禱告。。不是的!保羅在這里給我們看到他的“禱告觀”,就像我在開始的時候說的,整段經文(弗六:10-20)表達了保羅的事奉觀 - 基督徒的事奉是一場爭戰。現在保羅告訴我們,禱告不只是呼求上帝,求這個,求那個,禱告是與撒但爭戰。這場爭戰需要我們“靠著主,倚賴他的大能大力,作剛強的人”(第10節)﹔還要我們“穿戴上帝所賜的全副軍裝,就能抵擋魔鬼的詭計”(第11,14-17節)﹔更不可少的乃是爭戰中的禱告,禱告是聯絡軍裝的每個配件,在防衛戰中彼此配搭無間,禱告也是攻擊魔鬼最犀利的武器,上帝透過我們的禱告帶來勝利。 布馬可(Mark I Bubeck )寫了一本書《得勝的禱告》(The Adversary - The Christian Versus Demon Activity)(英文版 The Moody Bible Institute of Chicago 1975﹔中文版,譯者:葛慶元,張銘章,中國主日學協會,2008年七月版),書中列出許多爭戰禱告的實例,可能會對大家在禱告的操練上有所幫助。我把其中一個“爭戰禱告”(Warfare Prayer)和復興的禱告(Revival Prayer)(中、英文)放在這里供大家參考。


“為眾聖徒祈求,也為我祈求,使我得著口才,能以放膽開口講明福音的奧秘,(我為這福音的奧秘作了帶鎖鏈的使者)并使我照著當盡的本分放膽講論。”-- 禱告是與撒但爭戰,為了什么?為了擺脫它的糾纏?為了病得醫治?為了脫離患難和逼迫?。。撒但都有可能透過這些把我們打倒,壓垮和軋死,但保羅要我們把視野擴大,不要只顧自己在戰場上的打斗,也要為其他同袍禱告,更要記得那些在前線上“面對面”與魔鬼短兵相接,拯救失喪靈魂的宣教士和傳道的人。

A。“。。為眾聖徒祈求”(18節)-- 加爾文曾經說過:“。。在禱告中,我們有一個愛的責任,毫無疑問的,我們首先要關注的就是別的聖徒。”保羅只說為眾聖徒祈求,但沒有說明祈求什么。原文的“祈求”deesis 指的是比較特定的需要,所以我們要特別留意身邊的同袍,他們是否受傷了,跌倒了,餓了,渴了,病了。。(太二十五:34-40)我們隨時要給同袍伸出援手。

B。“。。也要為我祈求。。”(19-20節)-- 祈求什么呢? 在保羅的書信中,他會在結尾請求信徒為他祈禱,如羅十五:30-33,西四:2-4,帖前五:25,帖后三:1-2。除了帖前五:25外,祈禱的目的都是為了福音的擴展。保羅 在這里說:“使我傳講的時候,得著當說的話,可以坦然無懼地講明福音的奧秘,(我為這奧秘作了被捆鎖的使者),也使我按著應當說的,放膽宣講這福音的奧秘。”在保羅爭戰的禱告中,他不是求自身的安全(當時他在監牢里),他念念不忘地是宣講福音的奧秘,把被罪捆綁和魔鬼轄制的人釋放出來。西四:4 說:“叫我按著所該說的話將這奧秘發明出來。”不管“講明”,還是“發明”,意思都是一樣,就是要人明白福音。

一、“使我傳講的時候,得著當說的話,可以坦然無懼地講明福音的奧秘。”

保羅祈求在他開口傳講福音的時候,上帝會給他“當說的話”,或“合適的話”(《和合本》作“得著口才”),而自己可以坦然無懼地傳講。

二、“使我按著應當說的(《和合本》作“照著當盡的本分”),放膽宣講這福音的奧秘。”

保羅再次強調在傳講福音的時候,自己能夠“坦然無懼地”傳講,或“放膽”宣講。為什么?因為這是與魔鬼爭戰,把被它捆綁的靈魂搶奪回來。現在大家應當明白,為什么基督徒那么“害怕”傳福音,因為魔鬼在暗中搞鬼。

“我為這福音的奧秘作了帶鎖鏈的使者” -- 這是在括號里的句子。按常理,帶鎖鏈是一件羞恥的事,沒有人會告訴讀者自己是帶著鎖鏈的。但保羅不是因為殺人放火而帶鎖鏈,他是為傳揚福音而帶鎖鏈(徒十六:24 在腓立比﹔徒二十四章 在該撒利亞﹔徒二十八章 在羅馬﹔腓一:14)。他不以福音為恥(羅一:16),所以也不以為福音作了帶鎖鏈的使者為恥。“使者”(ambassador)是用于皇帝的使節,一個很尊貴的職位。在林后五:20 保羅說自己是基督的使者(ambassadors for Christ)。聖經學者巴特(Barth)認為“鎖鏈”在這里語帶雙關,因為在慶典上,使者會佩戴妝飾用的鏈子,以顯示自己的尊貴身份﹔保羅佩戴的鎖鏈是象征自己屬于基督,是福音的使者。

默想:

但十:12-13 “。。但以理啊,不要懼怕!因為從你第一日專心求明白將來的事,又在你上帝面前刻苦己心,你的言語已蒙應允,我是因你的言語而來。但波斯國的魔君攔阻我二十一日,忽然有大君(注:就是"天使長"。)中的一位米迦勒來幫助我,我就停留在波斯諸王那里。”

這几節聖經,教導我們禱告上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就是撒但直接的攔阻。

但以理禁食禱告了廿一天,禱告得非常辛苦。我們看見這并非因為但以理個人的問題,也并非他的禱告不正確,而是因為撒但特別的攻擊。

上帝的使者告訴但以理:他一開始禱告,上帝就應允了,但是波斯國的魔君中途攔阻上帝使者,與他爭戰。但以理在地上經歷了,好像天上使者在爭戰一樣的痛苦。

「我們并不是與屬血氣的事戰,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弗六:12)

撒但延遲了上帝的應允有三星期之久,使得但以理几乎要放棄了。撒但很想置他于死地,但是上帝不會讓他的兒女背負過于他們所能背負的軛。

許多基督徒的禱告都同樣被撒但攔阻,但是你不用怕你的禱告和信心在原處堆積,因為不久它們要像洪水一般,不僅沖來上帝的應允,也帶來新的祝福。

地獄會盡其所能殘害信徒。最特別的信徒,會受到高溫、高壓的考驗,但上帝必不離棄他們。-- 華金生(W L Watkinson)

(取自《荒漠甘泉 - 英漢對照最新全譯本》,考門夫人著,聖經資源中心出版,2006年九月)

親愛的弟兄姐妹們,讓我們站起來,作個與惡魔爭戰的禱告勇士。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