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以弗所書 - 教會 - 基督的身體

第八課 - 從救贖到同歸于一(三)

經文:弗一:6 - 12

主旨:作為首先有盼望的猶太人保羅,因主耶穌成全救恩所帶來的福氣(基業),把頌贊榮耀歸給上帝。

1。 從上兩課,我們已經知道了聖子耶穌基督成全救恩的工作:

一、救恩的方法:“。。借這愛子的血。。”(弗一:7)

二、救恩的結果:“。。得蒙救贖,過犯得以赦免。。”(弗一:7)

三、救恩的終極目標:“要照所安排的,在日期滿足的時候,使天上地上一切所有的,都在基督里面同歸于一。”(弗一:10)

我們要怎樣回應他的救恩呢?《希伯來書》的作者談到這救恩時說:“所以,我們當越發鄭重所聽見的道理,恐怕我們隨流失去。那借著天使所傳的話,既是確定的,凡干犯悖逆的,都受了該受的報應。我們若忽略這么大的救恩,怎能逃罪呢?這救恩起先是主親自講的,后來是聽見的人給我們証實了。上帝又按自己的旨意,用神跡奇事和百般的異能,并聖靈的恩賜,同他們作見証。”(來二:1 - 4)作者是把兩樣東西拿來作比較:

一是律法或十誡,猶太人相信上帝先把它交給天使,再由天使傳給摩西(徒七:53,加三:19)。以色列人干犯悖逆了律法,而遭受嚴厲的懲罰。

一是救恩,是由上帝的獨生子耶穌基督親自傳講,使徒們和所有聽見的人為他作見証﹔上帝又按自己的旨意,用神跡奇事和百般的異能,并聖靈的恩賜,同他們作見証。上帝這樣慎重其事地將救恩啟示,如果我們不嚴加遵守,結局不是更可怕嗎?聖經學者巴克萊 (William Barclay)特別強調來二:1里的“鄭重”(原文 prosechein)和“隨流失去”(原文 Pararrein),說前者是指船小心碇泊,后者是指導航員疏忽了風向、水流或潮水以致溜過應駛進的港口或避風港﹔所以他把句子重譯為“因此,我們應該更熱忱的把生命碇泊在我們學到的事物上,否則我們這個生命如同船只隨波逐流,溜過了海港,而導致沉沒。弟兄姐妹,我們大家都領受了這么大的救恩,在這些得救的日子里你是怎樣回應他的救恩呢?_________________

現在看看保羅談到回應這個救恩的時候,他有什么話說?

2。弗一:11 - 14  “11我們也在他里面得了基業(注:"得"或作"成"),這原是那位隨己意行做萬事的,照著他旨意所預定的,12叫他的榮耀,從我們這首先在基督里有盼望的人,可以得著稱贊。13你們既聽見真理的道,就是那叫你們得救的福音,也信了基督,既然信他,就受了所應許的聖靈為印記。14這聖靈是我們得基業的憑據(注:原文作"質"),直等到神之民(注:"民"原文作"產業")被贖,使他的榮耀得著稱贊。”

很清楚的這里分成“我們”和“你們”的回應。“我們”指的是誰?“你們”指的又是誰?聖經學者有不同的說法。有一小部分的學者說,這里的“我們”其實就是上文 3 - 10 里的“我們”,指保羅和所有在以弗所教會的信徒。但大部分的學者不以為然,他們認為 11節的“我們”不錯指的是保羅和以弗所教會的信徒,但 12 節的“我們”指的是保羅和猶太人,理由是這里的“我們”是“首先”的,13 節的“你們”是在后的,指的是以弗所教會的外邦人信徒。我覺得后者的說法比較合理。

我們先看 11 節:我們也在他里面得了基業(注:"得"或作"成"),這原是那位隨己意行做萬事的,照著他旨意所預定的。。”

《新譯本》這樣翻譯:“那憑著自己旨意所計划而行萬事的,按著他預先所安排的,預定我們在基督里得基業(「得基業」可譯作「成為上帝的產業」)。。”

這句子的結構是:

主句:預定我們在基督里得基業(「得基業」可譯作「成為上帝的產業」)

主詞是什么呢?也就是說,誰預定我們。。?是“那憑著自己旨意所計划而行萬事的,按著他預先所安排的”

上文說(4,5節):救恩是天父上帝所計划的,他揀選我們,給我們聖徒的身份﹔預定我們,給我們兒子的名分。

上文又說(7 - 10節):聖子耶穌基督成全救恩,借這愛子的血,我們得蒙救贖,過犯得以赦免,并要在日期滿足的時候,使天上地上一切所有的,都在基督里面同歸于一。

現在,保羅要告訴我們,這救恩帶給我們什么福氣。還記得在解釋第三節的時候,談到上帝賜給我們天上各樣屬靈的福氣,我說,狹義的福氣是第四節的揀選和第五節的預定﹔廣義的福氣是包括了 3 - 14節所有的個人的救贖,同歸于一,恩典等等。現在保羅說的正是廣義的福氣中的一項:“在基督里得基業”或說“成為上帝的產業”。

什么是基業呢?如果我們讀《約書亞記》,上帝賜給以色列人在迦南地的基業有兩種:一種是約書亞帶領以色列人在迦南南征北伐后,已經占領的地業﹔一種是未得之地,等約書亞年紀老邁的時候,他召聚所有的支派,將地拈鬮分給他們,吩咐他們去奪取的地業。對基督徒來說,我們已經得到的基業是被揀選為聖徒,被預定得兒子的名分,得蒙救贖,過犯得以赦免等等﹔我們還未得的基業如在末世的同歸于一。但也有聖經學者解釋不是我們在基督里得基業,而是我們成為上帝的產業,因為彌賽亞詩篇二:4 - 8 說:“那坐在天上的必發笑﹔主必嗤笑他們。那時,他要在怒中責備他們,在烈怒中驚嚇他們,說:‘我已經立我的君在錫安我的聖山上了。’受膏者說,我要傳聖旨:耶和華曾對我說:‘你是我的兒子,我今日生你。你求我,我就將列國賜你為基業,將地極賜你為田產。’”這就好像上帝對以色列人說:“耶和華將你們從埃及領出來脫離鐵爐,要特作自己產業的子民,像今日一樣。”(申四:20)我們很難判斷哪一種解釋是保羅的原意,總之,不管是我們在基督里得基業,還是我們成為上帝的產業,這都是上帝賜給我們天上屬靈的福氣。

這樣的基業不是上帝突然心血來潮賜給我們的,而是上帝“預定我們”,這樣的預定是在創世之前就計划好的。

保羅還不滿足于說上帝預定我們,他把主詞上帝擴大,說這位上帝是“憑著自己旨意所計划而行萬事的,按著他預先所安排的。。”

英文是:being predestinated according to the purpose of him(按著他預先所安排的) who worketh all things after the counsel of his own will(憑著自己旨意所計划而行萬事的).

原文是:(being predestinated)(according to)(the purpose)(of the (one))(all things)(operating)(according to)(the)(counsel)(of the)(will)(of him)(括號里是一個希臘字)

哇!這是一個怎么樣的上帝啊?

“按著他預先所安排的”-- 不管是救恩,還是救恩帶來的福氣,如基業,都是上帝在創世之前就預先安排好,絕對不是如不信的人說的,當亞當犯罪后,上帝才“臨渴掘井”搬出一個救贖的計划。

“憑著自己旨意所計划而行萬事的。。”-- 這是一位有絕對主權的上帝,“他在天上,都隨自己的意旨行事。”(詩一百十五:3)“世上所有的居民、都算為虛無。在天上的萬軍和世上的居民中,他都憑自己的意旨行事。無人能攔住他手,或問他說:‘你做什么呢?’”(但四:35)但不要誤解,上帝有絕對主權不表示他是獨裁者,因為他的全能雖是無限,但在他的運行上,卻是受制于他無限完善的屬性。所以,當我們知道上帝有絕對主權,憑著自己旨意所計划而行萬事的時候,我們可以很放心,他不會把我們玩弄在股掌上,一切他允許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事,一定有著他的美意。

在原文,“旨意”(will,thelema),“計划”(counsel, boule),“安排”(purpose, prothesis) 的分別大概是:“旨意”是上帝的最高意旨(sovereign volition),按這旨意,他計划,他安排。

我們再看 12 節:“叫他的榮耀,從我們這首先在基督里有盼望的人,可以得著稱贊。”

《新譯本》的翻譯是:“借著我們這在基督里首先有盼望的人,使他的榮耀得著頌贊。”

句子的結構是:

主句:使他的榮耀得著頌贊。

副句:借著我們這在基督里首先有盼望的人(他的榮耀怎樣得著頌贊?)

11 節已經告訴我們主耶穌成全的救恩所帶來的福氣之一就是我們在基督里得了基業。保羅一談到在基督里成全的救恩,他立刻情不自禁地高聲頌贊上帝的榮耀,像在第 3 - 5節談到天父上帝預備救恩的時候,他在第六節稱贊上帝榮耀的恩典一樣。

不同的是,在頌贊的時候,他沒有忘記這個救恩是按著上帝的計划,按部就班地首先來到像保羅這樣的猶太人,然后才來到以弗所教會的外邦人。

上帝的救贖計划是怎樣施行在猶太人的身上呢?

當亞當和夏娃誤用上帝給他們的自由意志,吃了禁果,于是罪進入世界后,上帝就開始展開他在創世之前早已預備好的救贖計划:首先,他揀選亞當的兒子塞特一族,他們是求告耶和華的名(創四:26),聖經叫他們作“上帝的兒子”(創六:1)。但上帝的兒子與人的女子交合生子(創六:4),耶和華見地上罪惡很大,終日所思想的盡都是惡,就興起洪水毀滅全地和其中的一切,只拯救挪亞一家八口。洪水之后,上帝揀選了挪亞的兒子閃﹔在他的后代里,又揀選了亞伯拉罕,以撒,雅各(就是以色列)。以色列人在埃及為奴四百年,上帝興起摩西領他們出埃及,后在約書亞的率領下進入迦南。約書亞在迦南南征北伐,分地給十二支派,并吩咐他們要把敵人滅絕淨盡,但以色列的支派沒有遵行上帝的命令,留下敵人的殘余,種下禍根,以致后來在士師時代, 受盡鄰國的壓制,那時以色列中沒有王,各人任意而行(士二十一:25)。上帝又興起先知撒母耳作士師治理以色列,但以色列人厭棄耶和華,要求另立一個王治理他們(撒上八:5)。撒母耳被令膏立掃羅為以色列第一個王,但他因厭棄耶和華的命令,上帝揀選了合他心意的大衛 作王,然后是所羅門王登基,以色列進入了黃金時代。可是好景不長,所羅門王死后,以色列分成南北兩國,他們的王有的行耶和華看為惡的事,有的行耶和華看為正的事 ﹔總的來說,以色列全國逐漸離棄耶和華,敬拜外邦人的偶像。上帝興起很多先知勸以色列人悔改歸向他,并興起亞述,巴比倫懲罰他們,但他們都悖逆頑梗不聽命,北國以色列 和南國猶大相繼被亞述和巴比倫所滅。在波斯帝國時代,猶太人雖然得以返回耶路撒冷,重建城牆和聖殿,但以色列已經落到一蹶不振的地步,淪為外邦帝國的一省。接下來是四百年 先知的寂靜,以色列在希臘和羅馬帝國的鐵蹄鎮壓下受 盡欺凌,但猶太人還是冥頑不靈,他們盼望有個政治性的彌賽亞出現拯救他們。等到真正的彌賽亞,就是道成肉身的耶穌基督出現的時候,他們卻把他釘在十字架,還自召咒詛,說“他的血歸到我們和我們的子孫身上。”(太二十七:25)從此救恩臨到外邦人。但憐憫的上帝沒有完全棄絕猶太人,他照著揀選的恩典,給以色列留下余種(羅十一:5)。基督從死里復活后,聖靈在五旬節澆灌在一些猶太人身上,許多人信了耶穌(徒二:41)。這些人就是保羅說的“我們這在基督里首先有盼望的人”。

保羅之后的猶太人還有盼望嗎?請大家參考我的一篇講章《預言中的以色列 - 最后一列車?》這一課(為什么猶太人不能接受耶穌是基督,視使徒的傳講為大逆不道,甚至要置他們于死地?)

現在的猶太人又怎樣?我介紹大家讀這本書《一個猶太人的反省》(Israel and Palestine: Out of the Ashes)作者是馬克﹒艾里斯 Marc H Ellis,譯者是梁永安﹔出版商:台灣立緒文化事業有限公司,2005。

時常有人問我:為什么上帝揀選以色列人作為首先有盼望的人,不揀選中國人?請問你要怎樣回答?_____________________

至于 13 - 14節,外邦人領受了救恩之道后的反應和聖靈怎樣施行救恩在人的身上,我就留到下一課再跟大家講解。

默想:

基督徒透過聖經情牽以色列四千年。雖然兩千年來猶太人“心地剛硬,直到今日誦讀舊約的時候,這帕子還沒有揭去。。”(林后三:14)我們還是喜歡一廂情愿地說,總有一天,“以色列全家都要得救”(羅十一:26),是“與眾不同”的得救。但如果他們仍然心地剛硬,結局一定像聖經說的:“看哪!他駕云降臨,眾目要看見他,連刺他的人也要看見他,地上的萬族都要因他哀哭。這話是真實的。阿們!”(啟一:7)

今年(2007年)一月,曾受猶太拉比訓練的猶太牧師Ariel Berkowitz,在台北真理堂向會眾講述猶太人的歷史、并分享他們的民族心靈。題目是“為何猶太人不相信耶穌?”猶太牧師分享猶太人眼中的基督教:

早在第一世紀,福音傳至當時世界的中心 - 羅馬帝國,而最早相信耶穌的人,Ariel牧師表示,是由猶太人當中的一小群開始的,《新約聖經》是猶太人寫的,所有使徒也是猶太人,而福音也是透過他們而傳開的。然而,早期的「基督徒」都曾接觸過猶太經典、律法。。當中雖然有外邦人,但他們也具有猶太人的特質﹔可是,到了第二世紀,整個基督徒團體發生了劇變,「反猶太主義的種子」深深埋下了當時基督徒的心中。

經過三次對抗羅馬的大叛變,羅馬人早已對猶太人恨之入骨,不斷去仇視、迫害他們,同時,初代教會的型態也有所改變,信主的外邦人逐漸超過了猶太余民(小群的猶太基督徒)。過去,因為信仰基督而受迫害,基督徒可以忍受、并感到榮耀,但是,面對羅馬帝國壓迫猶太民族,而被視為「猶太人中一小群」的基督徒,也開始反思他們與猶太人的關系 - 「我們不是猶太人!」

自此,基督宗教面臨了第一次分裂,有些教會領袖刻意回避猶太人,不論是行動、講道,或部分節期都要與他們不同,并把每周的第一天定為「主日」﹔同時, Ariel牧師也引述著名的護教者猶斯丁(Justin,殉道者)的教導,同樣印証了當時基督徒要與猶太人完全區別。公元300 - 500年,羅馬皇帝君士坦丁大帝在313年頒布米蘭詔書,宣布承認基督教為合法且自由的宗教,基督徒地位也由此得到提升,而「毀謗」猶太人是鬼附的思想,也開始進入社會各個層級。

如第四世紀的「金口」教父約翰屈梭多模(John Chrysostom)也曾提出控訴猶太人的言論,直指他們卑劣、貪婪,以及充滿邪惡的謀殺者,而基督徒怎可能與他們有任何關系,他們的會堂猶如魔鬼居住的地方。可是,Ariel牧師不禁質疑,「主的教導不是要愛你的仇敵,為何要如此恨惡他們?」「那些殉道者、教父影響深遠,但為何在神學院卻沒有講授過往對猶太人的看法?」

Ariel牧師認為,第六到十九世紀是充滿暴力、不寬容的黑暗年代,「猶太人被宣告為基督殺手,這個成為基督宗教教義不容質疑的一部分。」在這段宗教狂熱時期,猶太人被視為魔鬼的同伴、而成為屠殺的對象。「聖戰」與「宗教法庭」,是猶太人看基督教的兩件大事,也是教會坐視他們死亡的象征﹔此外,胸章和特殊服飾、驅逐出境、血腥謊言、集體屠殺,以及猶太人居住區等,都是要把猶太人分別開來。

近代二十世紀,猶太問題仍未塵埃落定,據《第三帝國的興衰》的作者威廉.夏伊勒著述,「一個人除非知道兩件事,否則他很難理解納粹執政初期多數德國新教徒的表現:他們的歷史及馬丁.路德的影響。」新教急先鋒 - 馬丁.路德,被喻為新教教會中的英雄,但是,Ariel牧師認為,路德在晚年成了激動的反猶太人士,其思想影響更是深遠,間接促成了「納粹思想」的形成。 1800年前後經歷早期天主教、東正教,及晚近基督新教的迫害,猶太人眼中的基督教早已沾滿了重重的血。

最後,Ariel牧師回顧過去猶太人的歷史情感,而對於基督徒產生截然不同的看法,也導致他們拒絕接受基督信仰。

你同意他的説法嗎?_____________________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