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以弗所書 - 教會 - 基督的身體

第九課 - 外一章 - 情牽以色列四千年

經文:弗一:13 - 14

主旨:在查考外邦人怎樣回應基督的救恩之前,回顧過去兩千年猶太人是怎樣渡過這段漫長的歷史長河。

1。 我們在上一課已經查考了弗一:11 - 12節,看到作為首先有盼望的猶太人保羅(12節的“我們”),因主耶穌成全救恩所帶來的福氣(在基督里得了基業),把頌贊榮耀歸給上帝。今天我們所查考的13 - 14節,談的是“你們”這些以弗所教會的外邦人,是怎樣回應基督的救恩。

     在進入正題之前,還記得我在上一課的“默想欄”里說:“基督徒透過聖經情牽以色列四千年”嗎? 現在的以色列究竟還是不是我們所熟悉的聖經里的以色列?我們不妨回頭看一看從一世紀到現在,猶太人是怎樣渡過這段漫長的歷史長河?

     我們就從主后70年說起吧。這一年羅馬將軍提多(Titus Flavius Vespasianua)率軍血腥鎮壓了猶太人的起義,攻陷了耶路撒冷,燒毀了第二聖殿,屠殺了無數的猶太人,將聖殿的裝飾物作為戰利品帶回羅馬。主后132年,因為羅馬帝國要在耶路撒冷城的廢墟上建立一座羅馬城市,觸怒了猶太教公會﹔猶太人舉行了最后一次大起義,招來了暴君哈德良(Publius Aelius Hadrianus 76-138年)血洗巴勒斯坦,徹底摧毀了耶路撒冷。猶太人從此失去了祖國,開始了近兩千年的被奴役、被歧視、被迫害的世界性大流散歷史。 這時,整個基督徒團體也發生了劇變,在一些教父的教導和著作當中,充斥了攻擊猶太人的激烈言論和煽動情緒,他們將耶穌的死歸咎于整個猶太民族,「反猶太主義的種子」深深埋下 在當時基督徒的心中,開始了基督教和猶太教的分道揚鑣。

     從主后70年至630年,猶太人主要聚居在巴勒斯坦、巴比倫和亞歷山大等地,這時期稱為拉比時期。由于聖殿被毀,聖城已化為焦土,每個猶太人心靈都留下了極深的創傷。為了使猶太人在國破之后仍然保有一致的信仰和民族特性,法利賽人成為猶太族群的權威人士和精神領袖,被稱為拉比﹔他們建立耶希瓦(Yeshivah),就是猶太經學院,它匯集了大批猶太學者,成為在缺少國家獨立正常條件下,猶太人維持和發展民族文化和宗教傳統的中心。猶太教的口傳律法集《塔木德》(Talmud)也在這個時期完成,它成為日后猶太人行事為人的准則。由于羅馬皇帝君士坦丁大帝在313年頒布米蘭詔書,宣布承認基督教為合法且自由的宗教,基督教地位由此得到提升,而「毀謗」猶太人是鬼附的思想,也開始進入社會各階層。

     從公元630年至17世紀中葉,這是伊斯蘭教建立和擴張的年代。巴勒斯坦等西亞地區的大多數猶太人因經濟生活、宗教信仰、法律地位和社會活動受到穆斯林統治者的種種限制,就離開故土,移居歐洲。 但猶太人在這里也沒有好日子過,因為他們被視為基督的殺手,為魔鬼的同伴,所以成為屠殺的對象。公元十一世紀末,歐洲正處于十字軍發展初期,猶太人受到前所未有的殘酷迫害,西歐的猶太人不是被搶掠、謀殺,就是被迫改信基督教或逃亡。1179年,基督教會在第三屆拉特蘭會議(Lateran Council)上作出禁止基督教徒與猶太人交往的規定。1215年,第四屆拉特蘭會議上又頒布了許多敵視猶太人的法令,并規定猶太人必須穿特別的外衣,佩戴特別的徽章。自此,猶太人成為受難極重的犧牲者,聚居地經常受洗劫,居民被集體屠殺,并周期性地被驅逐出歐洲各國。 十四世紀初,西班牙掀起了迫害猶太人運動,他們建立了宗教裁判所,對猶太人進行公開宣判,從鞭撻直到活活燒死,共有四十萬人受審,三萬人被處以極刑。這股反猶浪潮几乎席卷整個歐洲。但話又說回來,猶太人越是受逼迫,他們就越在自己的信仰與傳統中找到安慰與力量﹔杰出的猶太神學家 紛紛興起,如薩阿迪亞,墨西﹒邁蒙尼得(Moses Maimonides, 1135-1204年),梅厄﹒本﹒巴魯赫(Me'ir ben Baruch 1220-1293年)等,這些學者為社群提供多方面的幫助,給予他們信心和引導。

     在這里有必要說明一下,中世紀的“基督教”其實就是“天主教”,所以后來有所謂教皇約翰保羅二世(Pope John Paul II)在公元2000年為過去的“錯誤”和對猶太人懷有的敵意,公開向猶太人道歉。16世紀的宗教改革后,基督新教又是怎樣對待猶太人呢?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 1483-1546年)在《猶太人和他們的謊言》(On the Jews and their Lies)一書,他把猶太人稱為“毒液”、“盜賊”、“令人作嘔的害虫”(poisonous envenomed worms)他倡議焚毀猶太人的學校和會堂,把猶太人轉移到“格托”(Ghetto)里面,沒收猶太人的“褻瀆”書籍,禁止拉比教導死亡和痛苦的問題,鼓勵沒收猶太人的財產,用作宣揚基督教的經費。”他還說:“Jerusalem was destroyed over 1400 years ago, and at that time we Christians were harassed and persecuted by the Jews throughout the world ... So we are even at fault for not avenging all this innocent blood of our Lord and of the Christians which they shed for 300 years after the destruction of Jerusalem ... We are at fault in not slaying them.”“我們錯就錯在沒把他們徹底鏟除”- 這是出自馬丁路德的嘴啊!我們不知道何以馬丁路德如此痛恨猶太人,以后納粹德國就是引用他的話作《最后決議》(The Final Solution)--  消滅猶太人。慶幸的是,基督新教(包括路德宗)并沒有延續馬丁路德的教導和做法,猶太人對他們是“。。我弟兄、我骨肉之親”(羅九:3),就如我說的“透過聖經情牽以色列四千年”,時時刻刻都為他們的救恩禱告,期盼以色列/猶太人歸向耶穌基督。在宣教場合里,現在還有所謂“回歸耶路撒冷”(Back To Jerusalem)運動,作為完成大使命的呼召。

     從18世紀開始,猶太社群一方面受了歐洲思想啟蒙運動和工業革命的影響,在神學家摩西﹒門德爾松(Moses Mendelssohn 1729-1786年)的帶領下,開始了猶太教的革新,強調理性主義,加強猶太人對外部非猶太世界的認識,使猶太教更趨于世俗化。但另一方面,虔誠派的猶太教也發起哈西迪運動(Hasidism)與之抗衡,領袖是以色列﹒巴爾﹒謝姆﹒托夫(Israel Baal Shem Tov 1700-1760年),他們認為任何人透過祈禱都可以與上帝靈交,強調情感,貶低枯燥無味的經典研讀,認為宗教的本質不在于禮儀和律法,而是跟上帝建立活的聯系。十八世紀后期,反猶太主義浪潮相繼在法國和俄國再度爆發,猶太民族主義和復國主義運動終于產生。

     復國主義運動的領袖是西奧多﹒赫茨爾(Theodor Herzl 1860-1904年),他深信猶太人的唯一出路是創建一個自己的、獨立的祖國,否則將永遠難逃無法根除的厄運。他的號召馬上得到廣大猶太人民的擁護,各地猶太群體發起了回歸巴勒斯坦運動。二十世紀初, 隨著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結束,土耳其人被打敗了,奧斯曼帝國(Ottoman Empire)崩潰,巴勒斯坦被國際上委托由英國代管。1917年,英國政府發表了《貝爾福宣言》(Balfour Declaration)贊同復國主義運動領袖哈依姆﹒魏茲曼(Chaim Weizman 1874-1952年)在“巴勒斯坦建立一個猶太人的民族家園”的目標。此宣言的全文如下:

尊敬的羅思柴爾德勛爵(Sir Edmond de Rothschild 1845-1934年):

我愉快地代表英王陛下政府將下述對猶太復國主義者的志向表示同情的宣言轉交給您,這個宣言業已送交內閣并為內閣所批准:

“英王陛下政府贊成在巴勒斯坦建立一個猶太人的民族家園,并將盡最大努力促其實現,但必須明白理解,絕不應使巴勒斯坦現有非猶太團體的公民權利和宗教權利或其他任何國家內的猶太人所享有的權利和政治地位受到損害。”

如果您能把這個宣言通知猶太復國主義聯盟,我向您表示感謝。

順致崇高的敬意。

                                   阿瑟﹒詹姆斯﹒貝爾福(Lord Balfour,外交大臣)

     根據此宣言,猶太人開始向巴勒斯坦大批移民,但卻遭到巴勒斯坦阿拉伯人強烈反對。英國政府在阿拉伯人的施壓下,于1939年發表了一份白皮書,限制猶太人的移民數目在今后五年為每年15000人。接著就發生了大屠殺事件,600萬歐洲的猶太人(主要來自波蘭、匈牙利、捷克)在希特勒的種族滅絕政策下慘遭殺害。大屠殺對猶太教神學產生了持久的影響。猶太神學家理查德﹒魯賓斯坦(Richard Rubenstein)在其書《After Auschwitz》說“上帝已死”,“在發生奧斯威辛集中營的罪行之后,一個猶太人對于上帝還能說些別的什么呢?”

     空前的大屠殺增強了全世界猶太人的團結,使他們對一個猶太民族家園有更迫切的需求。由于猶太復國主義運動者為了安置10萬名納粹暴行的幸存者,與英國托管當局和阿拉伯人的緊張關系很快達到了高峰。處于進退維谷的英國政府宣布他們打算結束巴勒斯坦的監管,在1947年4月將問題提交聯合國處理。11月29日,聯合國大會通過了《關于巴勒斯坦將來治理問題的議決》,決定在巴勒斯坦建立兩個獨立的國家:一個是面積1.1萬平方公里的阿拉伯國家,另一個是面積1.4萬平方公里的猶太國家。1948年5月14日,大衛﹒本﹒古里安(David Ben Gurion 1866-1973年)在特拉維夫宣告以色列國建立。在經歷兩千年的流亡和逼迫之后,猶太人終于回到了故鄉。這被許多猶太人看作几乎完成了上帝派遣彌賽亞的作用,因此以色列的和平、安全、完好對當代猶太教來說是關心的焦點。

     復國將近六十年,經歷了1948年、1956年、1967年、1973年等大大小小的戰役,以色列人仍然沒有一天安寧的日子好過。現在的以色列還是聖經的以色列嗎?

有猶太人不會忘記當年的大屠殺,他們像魯賓斯坦說“上帝已死”﹔他們也許還是猶太教徒,但他們是世俗的猶太人。在這班人當中,有的認為上帝公義或人性善良的理論都是昧于世界的現實,只有權力可以在這個世界上行之有效,所以征服和控制巴勒斯坦是唯一的出路,哪怕是用暴力消滅巴勒斯坦人。

有宗教性的猶太人(正統派、保守派和改革派),仍然虔誠地等待世界末日到來時,彌賽亞會降臨,履行其神聖的使命,把猶太人從苦難中拯救出來,開創新的彌賽亞紀元 - 全世界建立理想的社會秩序。

有像《一個猶太人的反省》的作者馬克﹒艾里斯(Marc H Ellis),要走出大屠殺的陰影,不再以被迫害者的身份對巴勒斯坦人進行迫害,以致阿拉伯人無家可歸,等于讓猶太人在整個歷史里無家可歸的狀況重演。他們主張兩民族共存,成立一個猶太人與阿拉伯人共同組成的聯邦國家。

     不管是哪一種猶太人,不管是猶太教的,還是非猶太教的猶太人,今天的猶太人還是不能接納那兩千年前被釘死在十字架上的耶穌就是基督,就是彌賽亞。不少人提出許多理由,告訴我們猶太人為何很難相信耶穌。我把網上找到的兩篇相關的文章放在這里,供大家參考 (“天亮”的《猶太人為何很難接受耶穌?》和孟振華譯《為什么猶太人不信耶穌?》)。我自己不想對這個問題亂加猜測﹔對我來說,聖經不是早已清楚地交待這個問題嗎?你看聖經怎么說:

“凡挂在木頭上都是被咒詛的。”(加三:13)-- 猶太人怎會將這樣的耶穌視為彌賽亞呢?

“猶太人是要神跡,希臘人是求智慧﹔我們卻是傳釘十字架的基督。在猶太人為絆腳石,在外邦人為愚拙。。”(林前一:22-23)受盡迫害的猶太人看不到上帝行神跡拯救他們,他們怎么會相信耶穌是上帝的兒子?

“但他們的心地剛硬,直到今日誦讀舊約的時候,這帕子還沒有揭去﹔這帕子在基督里已經廢去了。然而直到今日,每逢誦讀摩西書的時候,帕子還在他們心上。但他們的心几時歸向主,帕子就几時除去了。”(林后三:14-16)-- 現在的猶太人跟先知書上的猶太人沒有兩樣,都是“心地剛硬”,所以不會歸向上帝。

“眾人都回答說:‘他的血歸到我們和我們的子孫身上。’”(太二十七:25)-- 猶太人還活在上帝的咒詛底下!

     對我來說,猶太人的出路只有一條,就是歸向主耶穌。猶太人不能夠再自恃,說“那兒子的名分、榮耀、諸約、律法、禮儀、應許,都是他們的。。”(羅九:4)就以為他們在上帝面前比外邦人有更多特權。他們已經破壞了上帝與他們的列祖所立的永約(撒下七:12-16),代之而起的是“耶和華說:‘日子將到,我要與以色列家和猶大家另立新約。’”(耶三十一:31)上帝 已經在基督里“將兩下合而為一,拆毀了中間隔斷的牆,而且以自己的身體廢掉冤仇,就是那記在律法上的規條,為要將兩下借著自己造成一個新人,如此便成就了和睦。既在十字架上滅了冤仇,便借這十字架使兩下歸為一體,與上帝和好了。。”(弗二:14-16)換句話說,上帝沒有棄絕猶太人(羅十一:1)﹔在上帝的救贖計划里,猶太人和外邦人一樣,都要借著耶穌基督,成為上帝家里(就是教會)的一份子。猶太人心上的帕子不會那么輕易地被除去,也許有一天,上帝的靈會大大地澆灌在他們心上,就好像現在澆灌在我們外邦人的心上一樣(珥二:28-32)。

     太囉嗦了。我還是留待下一課,再跟大家查考弗一:13-14節,看以弗所教會的外邦人(你們),是怎樣回應基督的救恩。  

默想:

“你們要為耶路撒冷求平安!”(詩一百二十二:6)

弟兄姐妹,你們有為耶路撒冷求平安嗎?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

 

參考資料:

黃陵渝著《猶太教學》- 北京:當代世界出版社,2000年

黃陵渝著《當代猶太教》- 北京:東方出版社,2004年

馬克﹒艾里斯著《一個猶太人的反省》- 台灣立緒文化事業有限公司,2005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