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以斯帖記 - 一個看不見神的世代

第一課 - 讀《以斯帖記》、《以斯拉記》和《尼希米記》須知 - 波斯帝國(一)

經文:代下三十六:11-23,拉一:1-4,斯一:1-2

主旨:從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Nebuchadnezzar 605-562BC)談起,到巴比倫亡國,并查考波斯文明之前的以攔(Elam)所處的地理環境。

1。猶大人國破家亡,聖殿被燒毀,人被擄至巴比倫后,編撰者寫下最后一段,代下三十六:11-23,這樣就結束了《歷代志下》。

11西底家(Zedekiah 597-586BC)登基的時候年二十一歲,在耶路撒冷作王十一年,
12行耶和華他上帝眼中看為惡的事。先知耶利米(Jeremiah)以耶和華的話勸他,他仍不在耶利米面前自卑。
13尼布甲尼撒(Nebuchadnezzar)曾使他指著上帝起誓,他卻背叛,強項硬心,不歸服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
14眾祭司長和百姓也大大犯罪,效法外邦人一切可憎的事,污穢耶和華在耶路撒冷分別為聖的殿。
15耶和華他們列祖的上帝,因為愛惜自己的民和他的居所,從早起來差遣使者去警戒他們。
16他們卻嘻笑上帝的使者,藐視他的言語,譏誚他的先知,以致耶和華的忿怒向他的百姓發作,無法可救。
17所以,耶和華使迦勒底人(Chaldees)的王來攻擊他們。在他們聖殿里用刀殺了他們的壯丁,不憐恤他們的少男處女、老人白叟。耶和華將他們都交在迦勒底王手里。
18迦勒底王將上帝殿里的大小器皿,與耶和華殿里的財寶,并王和眾首領的財寶,都帶到巴比倫(Babylon)去了。
19迦勒底人焚燒上帝的殿,拆毀耶路撒冷(Jerusalem)的城牆,用火燒了城里的宮殿,毀壞了城里寶貴的器皿。
20凡脫離刀劍的,迦勒底王都擄到巴比倫去,作他和他子孫的仆婢,直到波斯國(the kingdom of Persia)興起來。
21這就應驗耶和華借耶利米口所說的話,地享受安息﹔因為地土荒涼便守安息,直滿了七十年。
22波斯王古列(或塞魯士)(Cyrus)元年(538BC),耶和華為要應驗借耶利米口所說的話,就激動波斯王古列(或塞魯士)的心,使他下詔通告全國說:
23“波斯王古列(或塞魯士)如此說:‘耶和華天上的上帝,已將天下萬國賜給我,又囑咐我在猶大的耶路撒冷為他建造殿宇。你們中間凡作他子民的,可以上去,愿耶和華他的 上帝與他同在。'”


這段經文出現的許多人名和地名,相信大家都很熟悉。我在《列王紀下(第一至二十五章)- 耶和華立王廢王(二)》的最后一課說:

。。。 北國以色列和南國猶大相繼覆滅,難道上帝真的完全放棄與自己立約的子民,讓他們消失在歷史的長河中?我敢肯定地說:“上帝沒有放棄他們,還留了一條生路給他們!”何以見得? 首先,耶五十一:5 說:“以色列和猶大雖然境內充滿違背以色列聖者的罪,卻沒有被他的上帝萬軍之耶和華丟棄。”還有,在耶四十二:10-12 上帝對猶大人的說話中露了一點風聲,他說:“。。因我為降與你們的災禍后悔了。。”上帝后悔了,就好像在《約拿書》三章9節,上帝察看亞述人的行為,見他們離開惡道,他就后悔,不把所說的災禍降與他們。當然,亡國后的以色列人和猶大人還沒有離開惡道,究竟他們是否會知罪悔改,我們也不清楚,但至少從上帝的話語中我們看到一線曙光,上帝“有可能”會后悔把如此浩劫行在與自己立約的子民。

在眾多先知中,耶利米獨得天機,他預言猶大被擄和服事巴比倫七十年后,上帝“要眷顧他們,向你們成就我的恩言,使你們仍回此地。”他也預言巴比倫帝國要被誰所滅,在耶五十一:11  “。。耶和華定意攻擊巴比倫,將她毀滅,所以激動了瑪代(米底亞)君王的心,因這是耶和華報仇,就是為自己的殿報仇。”

耶利米是在猶大王約西亞的兒子約雅敬(Jehoiakim 609-598BC)第四年(即 605BC),就是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的元年,預言猶大要被擄至巴比倫七十年(耶二十五:1)。猶大民第一次被擄是 605BC,而波斯的古列二世(Cyrus)是在 539BC十月不折一矢便把巴比倫占領,他是在統治巴比倫的第一年(538BC) 便下諭准許猶太社會與崇拜在巴勒斯坦恢復舊觀,并允許被擄的猶大民自由返回祖居地。古列圓柱(Cyrus cylinder)記錄了這詔令:

“由。。亞書(Ashur)與書珊(Susa)、亞吉(Agade)、亞士蘭力(Ashnunnak)、森班(Zamban)、米推奴(Meturnu)、底里(Deri)、古添(Gutium)地的境界,底格里斯河對岸的城市。。諸神居于其中,我將他們帶回其地。。我又集合諸民,使他們回歸所居之地。。。”

約在536BC ,第一批被擄的人由所羅巴伯(Zerubbabel)帶領,返回猶大。從 605BC 至 536BC,正好是 70年。上帝所應許的必然成就,一句也不會落空!

我們就以此作為查考《列王紀》的結束語。 (完)
 

從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Nebuchadnezzar 605-562BC)到波斯王古列(或塞魯士,Cyrus 559-530/529BC)這段時間里,一個帝國衰亡,一個帝國興起,帝國與王朝的更迭是怎樣發生的呢?這是我們接下來所要學習的功課。


2。從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Nebuchadnezzar 605-562BC)談起:

請大家首先參考《列王紀上(二)(第十二至二十二章)- 耶和華立王廢王(一)》的第五課《讀《列王紀》須知(五)- 以色列周邊列國(四) - 新巴比倫帝國》,那里記載了新巴比倫帝國(迦勒底王國)從 630BC 至 539BC 的興起到滅亡的整個過程。這里簡略地述說:

586BC 耶路撒冷淪陷,全城被洗劫一空,城牆和聖殿被燒毀,活著的居民几乎全部被擄到巴比倫﹔

接下來,尼布甲尼撒用了13年(586-573 BC)圍攻腓尼基城市推羅,雖屢攻不下,但與推羅達成協議,使推羅成為進貢國。

至于尼布甲尼撒的晚年,古代文獻和考古資料沒有提供太多的資料,但《但以理書》說他患上精神病(單狂症 monomania 中的“獸人症”boanthropy),直至死之日為止。(但四:28-33)

尼布甲尼撒死后(562BC),其子亞米麥督(Amel-Marduk)繼位,他就是王下二十五:27 節的以未米羅達(Evil-Merodach 562-560BC) 。他不顧祭司們的反對,就把約雅斤(Jehoiachin)釋放,“使他的位高過與他一同在巴比倫眾王的位。。”(王下二十五:28)祭司們說他“違法和不敬”,就煽動他的姻兄弟尼甲沙利薛(Nergal-Ashur-Usur 或 Neriglissar,560-556BC)篡位,把他殺了。 556BC 尼甲沙利薛之子(Labashi-Marduk 或 Labosoarchod,556BC)繼位,他與軍方不和,才統治了九個月就在一場軍變中喪命。軍人支持的拿波尼度(Nabonidus 或 Nabu-Naid,555-539BC)取得王位。拿波尼度一直統治到主前 539 年,是新巴比倫帝國的最后一個王。,

拿波尼度統治期間,有說他被馬杜克神廟的祭司所逼,逃到亞拉伯北部的泰瑪(Teima),呆在那里整整十年﹔有說他是率兵平定在泰瑪的叛變﹔有說他變得瘋癲,到泰瑪去療養。總之,他把王權委托給長子伯沙撒(Belshazzar 或 Bel-Shar-Utsur)。根據拿波尼度年表(Nabonidus Chronicle)泥版的記載,說當他在泰瑪期間,伯沙撒、官員和軍隊都留在巴比倫﹔伯沙撒是在巴比倫單獨統治,因此《但以理書》五章 30節說伯沙撒是巴比倫最后的一個王。(但五:30 “當夜,迦勒底王伯沙撒被殺。”)

巴比倫帝國是怎樣傾倒的呢?古代歷史學家們記載,波斯王古列(或塞魯士 Cyrus II)在 539BC 改變幼發拉底河水流的方向,帶領手下沿著河床進入巴比倫,獲取了這座攻不破的城市。

波斯王古列(或塞魯士 Cyrus II)又是怎樣出現在歷史舞台上?


3。我們要從主前16世紀古代近東的几個爭霸的勢力談起:(請看圖一)

 


(圖一) 主前16世紀(1570-1157BC)古代近東的爭霸勢力(點擊放大 X1600

爭霸的勢力有:(參考《列王紀上(二)(第十二至二十二章)- 第三課 - 亞述帝國(一)》

一、胡利安人(Hurrians 或胡里特人,或 Horites 何利人 ) : 主前2000年尾,一個屬于印歐系的族群遷徙進小亞細亞(安納托利亞 Anatolia),當時正值印伊系的胡利安人(Hurrians 或何利人 Horites ) 進侵米所波大米上部。何利人向西再分散,并且進入古代的迦南地,他們的足跡遍及整個近東地區。亞伯拉罕時代,他們已在迦南立足。何利人約在主前1300年,才被強大的赫人帝國并吞。 (參考下文的邁坦尼國 Mitanni,1500-1290BC)

二、赫人帝國(Hittites 或赫梯,1600BC-1200BC):來到主前十六世紀,在米所波大米的古巴比倫帝國已經不復存在,但巴比倫城卻時常成為各方爭霸之地。赫人的侵入米所波大米開始于1750BC,他們以 Hattusas(現在土耳其的波赫撤蓋 Boghazkoy,在安卡拉之東130哩)為都城,從那里向東深入,占領了敘利亞,然后繼續挺進,在1595BC 劫掠了巴比倫,終止了古巴比倫帝國的統治。 但赫人的興趣只在經濟上,他們全盤采納了巴比倫的宗教,文化、法律(比罕模拉比法典的條文較人道寬大,殘害人肢體的刑罰是不獲准執行)和管理制度。從1600-1200BC,他們的勢力范圍擴大至敘利亞和巴勒斯坦,為了爭奪卡迭什(Kadesh)與埃及打了一場漫長的戰役,嚴重消耗了赫人和埃及雙方的資源。 因為赫人的勢力范圍太廣,以致他們無法控制,不久帝國就發生內亂,國力漸衰,何利人在那區域的勢力越來越強盛,促成了邁坦尼(Mitanni)帝國在米所波大米的建立。邁坦尼人在以色列族長時期,控制瑪代(Media)至地中海地區之間的一片大地,他們的存在使赫人、亞述和埃及的勢力均衡。(看圖二)


(圖二)赫人帝國(Hittites) (點擊放大1600X)

三、 加瑟人(Kassites)、以攔人(Elamites)、邁坦尼人(Mitanni)的爭霸(1570BC-1157BC,看圖一):

A。加瑟人(Kassites,或加喜特人): 伴隨著赫人侵入巴比倫的有游牧部落的戰士加瑟人(Kassites),他們是由馬里(Mari)王 Agum II Kakrime(1595-1545BC)率領下,占領了赫人無法有效控制的巴比倫地區。加瑟人以經商貿易出名,又懂得靈活利用外交手腕處理與鄰國的關系,所以從主前十五至十三世紀,他們享有一段米所波大米歷史上難得一見的和平時光,有人還稱之為蘇默文化藝朮的復興時期。

從1380BC開始,加瑟人想向外擴張,借著與亞述王 Puzur-AshurIII,Ashur-Uballit 和埃及法老 Akhenaton 等的簽訂和平盟約或婚姻結盟,把勢力范圍擴大,這對貿易經商固然有利,但卻引起一些內部團體對亞述干涉內政的不滿。加瑟人與亞述人之間發生了一系列的爭戰。同一時候,從伊朗西南部來的以攔人(Elamites)也乘機侵入加瑟地區,他們與亞述之間也有爭戰。以攔的勢力經過亞述王 Nebuchadnezzar I(1124-1103BC)的几次無情的攻擊后,就逐漸敗落。

B。邁坦尼國(Mitanni,或米坦尼,1500-1290BC): 我們對邁坦尼國(Mitanni,1500-1290BC)認識不多,考古資料很少,只知道它是胡利安人(Hurrians)侵入米所波大米后所建立的。埃及法老杜得模西士三世(Thutmose III,1504-1450BC)向外擴張,1460BC 進入米所波大米時,不但沒有與邁坦尼人爭戰,反而與他們聯手對抗赫人。以后的法老杜得模西士四世(Thutmose IV,1425-1417BC) 和亞門諾裴斯三世(Amenhotep III,1417-1379BC)都娶了邁坦尼王的女兒。邁坦尼王 Tushratta 雖然也和法老亞門諾裴斯四世(Amenhotep IV 或 Akhenaten,1379-1362BC)結盟,但在赫人強大軍隊的攻擊下,法老卻不守約,沒有出手援助邁坦尼。赫人軍隊奪取邁坦尼都城 Wassukkani。1365BC,當亞述在 Ashur-Uballit I 的治理下,為了確保其在米所波大米地區的政治和經濟地位,邁坦尼就成了亞述和赫人之間權力游戲的一顆棋子。到了1290BC,邁坦尼就被亞述王 Adad-Nirari I 和Shalmaneser I 完全并吞。1285BC 埃及與赫人在 Kadesh 經過最后一場戰役后,埃及就從敘利亞撤退,留下赫人與亞述在米所波大米爭霸。原本與赫人聯手對抗亞述的加瑟人(Kassites),突然倒戈,占領了巴比倫。1225BC,亞述王 Tukulti Ninurta(1244-1208BC)揮軍直入加瑟人的巴比倫,擄掠并燒毀城牆。1158BC,以攔王 Shutruck-Nahhunte 也侵入巴比倫,翌年,加瑟勢力一撅不振,宣告瓦解,讓亞述王 Ashur Dan I(1178-1173BC)和他的繼承者控制了整個地區。赫人帝國也銷聲匿跡。

亞述王提革拉﹒毗列色(Tiglath-Pileser,1115-1077BC)毫不費力地率兵越過幼發拉底河占領了巴比倫,開始了亞述帝國的統治,直到 609BC。

C。以攔人(Elamites 或埃攔人):以攔處于伊朗高原西南角的胡澤斯坦平原(Khuzestan Plain),從公元前3000年就已經與兩河流域的蘇默人有交往。蘇美爾人的泥版記錄了公元前 2700年,以攔和吾珥(Ur)的交戰﹔在 1764BC,他們被古巴比倫的罕模拉比(Hammurabi,1792-1750BC)擊潰﹔但在后者死后,他們又重整旗鼓,與新興勢力亞述爭霸。1158BC,在 King Shutruk-Nahhunte 的帶領下,他們擊敗了加瑟人(Kassites,或加喜特人),掠奪巴比倫城。經過多場報復性的襲擊后,以攔的軍隊最終被巴比倫王 Nebuchadnezzar I (1124-1103BC)的軍隊所擊敗,他們的勢力也逐漸衰落。從 800BC 至 600BC,他們一直與亞述帝國相抗衡。在645BC,亞述王亞述巴尼拔(Ashurbanipal,669-627BC?)侵入以攔,掠奪了多個城市,其中之一就是《以斯帖記》里的書珊城(Susa,帖一:2,現在伊朗的 Shush,位于波斯灣之北約240公里,Kherka 及 Karun 兩條河流之間的谷地。)。639BC 以攔被亞述所滅。


在以上几個勢力的爭霸中,我們要特別深入地了解以攔(Elam)。查考古代波斯文明,就一定要從以攔說起,因為人們一般還是把以攔文明視為波斯文明的起點。


4。以攔(Elam)文明:

“以攔”(Elam)的名字最早出現在《創世記》第十章:

“閃的兒子是以攔、亞述、亞法撒、路德、亞蘭。”(創十:22)

創十四:1 第一次提到以攔王,他是“基大老瑪”,是“四王”之一﹔他們與所多瑪等“五王”爭戰,過程中四王把所多瑪和蛾摩拉的人與財物擄掠去了,其中包括亞伯拉罕的侄兒羅得。。

“當暗拉非作示拿王、亞略作以拉撒王、基大老瑪作以攔王(Chedorlaomer king of Elam)、提達作戈印王的時候。。”(創十四:1)

可見以攔有著非常久遠的歷史。


A。我們先看以攔所處的地理環境。

古代的兩河流域,稱為米索波大米(Mesopotamia),是世界文明發祥地之一。在兩河流域的南部居住著西亞最早的居民之一,蘇默人(或蘇美爾人 Sumerian),這是我們早已知道的。蘇默人在主前 3500-2000年建立了城邦國家,發明了楔形文字,創造了太陰歷﹔蘇默也被稱為兩河流域的文明的中心。(請參考《列王紀上(二)(第十二至二十二章)第三課

現在,我們要把焦點對准在兩河流域的東部,那里是伊朗高原,分為五個自然區域:(資料取自《失落的文明 - 波斯》,楊海軍著,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2005年)


現在的伊朗 Iran


伊朗高原 - 以攔(Elam)位置圖

第一個區域稱之為扎格羅斯地區(Zagros),因扎格羅斯山脈(Zagros Mountains)而得名。這地區主要是由自西北向東南延伸的扎格羅斯山嶺和由山嶺向兩河流域延伸的平原所組成。西北部山嶺地帶雨水較多,沿山谷形成眾多河流,全部匯入底格里斯河。諸多平行河谷的北端有大、小扎布河和迪亞拉河﹔在南端有卡爾黑河和卡倫河,兩條河流在分別匯入底格里斯河的同時,也在下游地區形成了伊朗地區最大的沖積平原,稱之為胡澤斯坦平原(Khuzestan Plain)。胡澤斯坦平原的地形狀況和氣候條件與兩河流域平原近似,具備古代文明產生的適合條件。公元前3000年代前后,大致在蘇默(蘇美爾)文明產生的同時,這里產生了以攔文明(Elam),以后的波斯部落也在平原的東部地區崛起。以攔雖然在地理上和兩河流域接近,但其語言、種族卻和印歐系的民族頗有淵源﹔在政治、經濟、文化上則和伊朗高原的諸多民族保持著緊密聯系,所以,人們一般還是把以攔文明視為波斯文明的起點

第二個區域是伊朗高原的內陸盆地。這是伊朗高原的中央地帶和主體部分,這一地區干旱少雨,河流不能入海,多為山丘、沙漠和零星草原地帶,盆地中心馬丹地區有部分河流和綠洲,古代農牧業較為發達,這里是伊朗歷史上米底王國(Medes 或瑪代)的所在地,也是波斯文明的發祥地之一。

第三個區域是里海(Caspian Sea)沿岸的狹長地帶。這一地帶河谷、平原、湖泊相連,海洋氣候溫暖而濕潤。河谷往上有茂密的森林,河谷往下則有肥沃的土地,適合農業生產和畜牧業發展。這里農作物品繁多,有稻、玉米、茶葉、棉花、甘蔗、水果等,同時,蠶桑業和養馬業均較發達。這一地區聚集著相當多的人口,在古代伊朗文明發展史上,這里也是文明最早產生的地區之一。

第四個區域是帕提亞地區(Parthian)。該地區東鄰東伊朗地區、西臨里海,南為大沙漠,北為科彼特山。這里沙漠、草原地帶居多,但科比特山麓北坡則氣候濕潤,雨量充沛,適合農業生產和畜牧業發展。南坡的阿特臘河谷是古代交通要道著名的絲綢之路就經過這里。帕提亞地區曾經崛起過安息帝國(或帕提亞帝國 Parthian Kingdom,247BC-224AD),這一地區也是帝國文明的發源地。

第五個區域是東伊朗地區。它西接伊朗中部沙漠地帶,東臨印度河谷,南為印度洋,北為阿姆河谷。這一地區山川、河流、草原相間,河流均從東北向西南流入中央沙漠邊緣的沼澤和綠洲之中。這一地區在古代有操達羅毗荼語的居民居住,他們同以攔保持著密切的商業關系。東伊朗地區畜牧類、商業都很發達,商站、城鎮眾多,有“千城之國”之稱。這一地區,也是古代兩河流域與印度河流域經濟、文化交流的重要通道。

統觀波斯文明產生的地區,不難看出,以攔、米底亞、波斯崛起之地,均有適合文明產生和發展的地理和氣候條件。這些地方一般都適合農業和畜牧業的生產,適合人口居住。而沙漠、山脈的分割,則使他們在有限的面積和范圍內進行交流和交往,并組建自己的管理組織而形成國家。而另一些地區則為沙漠和荒丘所包圍,氣候干燥,缺少降雨,有利于生活在這里的各民族創造精神的培養。作為印歐語系或與印歐語系有關聯的的部族或民族,他們到達伊朗高原的時間雖然有早有晚,但在歷史上他們都有淵源關系,他們均是波斯文明的創造者,而在不同地區形成的文明形式,雖然形態各異(如有奴隸制城邦文明、王國文明和帝國文明),但均是一脈相承的波斯文明的有機組成部分。

從以上五個區域來看,最有利于人口的聚集和文化的發展,肯定是第一個區域,就是兩河流域文明的地邊緣地帶 -- 扎格羅斯地區(Zagros)的胡澤斯坦平原(Khuzestan Plain),這里河流縱橫、土地肥沃、適合農業和畜牧業的發展和人口居住。這種特殊的地理環境,不僅使古代伊朗的早期文明產生在兩河流域的邊緣地帶,而且,在地理上胡澤斯坦平原既是美索不達米亞平原的一部分,又是伊朗高原的延續部分,這就決定著以攔人(Elam)注定要和兩河流域的居民發生某種交往,波斯文明和兩河流域文明的碰撞也必然發生。

以攔文明(Elam)是怎樣創建的呢?我們下一課再談。


默想:

《宋史﹒吳傳》有曰:“善讀史,凡往事可師者,錄置座右,積久,牆牖皆格言也。”意思是:吳這個人非常喜歡讀史書,凡是讀到有教育意義的故事,都摘抄到座位的右側。時間長了,桌子,牆上都是非常有意義的格言了。

以下是几則有關歷史的格言,它們有給你什么啟迪嗎?

如果那些想要清楚地了解過去所發生的事件和將來也會發生類似的事件(因為人性總是人性)的人,認為我的著作還有一點益處的話,那么我就心滿意足了。──修昔底得《伯羅奔尼撒戰爭史》

歷史之特殊功用在于能使人明白某種政策或政見的成敗原因。研習過去,則能使我們更謹慎、更大膽地面對現實。──波里比阿《羅馬史》

歷史之最高的職能就在于賞善罰惡,不要讓任何一項嘉言懿行堙沒不彰,而把千秋晚萬世的唾罵,作為對奸言逆行的一種懲戒。── 塔西佗

沒有歷史,一個社會就不會對自己的歷史起點、它的核心的價值觀,以及過去的決定對當前的影響有一個共同的記憶﹔沒有歷史,就不能對社會中政治的、社會的或道德的問題進行任何合理的考察﹔沒有歷史知識和以歷史知識為基礎的探究,人們就不可能成為見多識廣、有鑒別能力的公民。而具備這種素質的公民是有效地參與政府的民主過程,在全體公民身上實現美國民主理想的追求過程中必不可少的。──美國歷史學科《全國標准》

讀史使人明智,讀詩使人靈秀,數學使人周密,科學使人深刻,倫理使人庄重,邏輯修辭學使人善辯。凡有所學,皆成性格。──培根

不尊重歷史的人,注定要重犯歷史的錯誤。──桑塔亞

“歷史”英語為 History,法語 Histoire,意大利語 Storia,三者同源于希臘語 Historia,其意為“征問”、“問而知之”。

司馬遷曾說過:“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成一家之言。”把史學通人作為努力的方向,是今人明事曉理的捷徑。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