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以斯帖記 - 一個看不見神的世代

第十課 - 第一幕(一) - 以斯帖被選入宮

經文:斯二:1 - 12

主旨:亞哈隨魯王接納身邊侍臣的獻議,在國中各省招聚美貌的處女進宮,以斯帖也在其中﹔末底改囑咐她不可叫人知道自己的籍貫宗族。

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1。斯二:1 - 4  “1這事以后,亞哈隨魯王(Ahasuerus 或薛西一世 Xerxes I,486BC-465BC)的忿怒止息,就想念瓦實提(Vashti)和她所行的,并怎樣降旨辦她。2于是王的侍臣對王說:‘不如為王尋找美貌的處女。3王可以派官在國中的各省,招聚美貌的處女到書珊城(注:或作"宮")的女院,交給掌管女子的太監希該(Hege),給她們當用的香品。4王所喜愛的女子可以立為王后,代替瓦實提。’王以這事為美,就如此行。”

《新譯本》:1這些事以后,亞哈隨魯王的怒氣消減了,就想念瓦實提和她所行的,以及怎樣降旨辦她的事。2于是有些侍臣對王說:“要差人為王尋找一些美貌的少女。3王可以委派官員在國中各省,把所有美貌的少女都召到書珊城的女院那里,交在掌理女子的王家太監希該手下,可以供給她們潔身用的香品。4王喜悅的女子,就可以作王后,代替瓦實提。”王喜悅這話,就這樣行了。

KJV:1 After these things, when the wrath of king Ahasuerus was appeased, he remembered Vashti, and what she had done, and what was decreed against her. 2 Then said the king's servants that ministered unto him, Let there be fair young virgins sought for the king: 3 And let the king appoint officers in all the provinces of his kingdom, that they may gather together all the fair young virgins unto Shushan the palace, to the house of the women unto the custody of Hege the king's chamberlain, keeper of the women; and let their things for purification be given them:  4 And let the maiden which pleaseth the king be queen instead of Vashti. And the thing pleased the king; and he did so.


“這事以后,亞哈隨魯王(Ahasuerus 或薛西一世 Xerxes I,486BC-465BC)的忿怒止息,就想念瓦實提(Vashti)和她所行的,并怎樣降旨辦她。”  --  “這事以后”指的就是在筵席上所發生的事件,因王后瓦實提的不聽命,激怒了亞哈隨魯王﹔他聽取了謀士的獻議,頒令通告各地庶民,罷黜王后瓦實提,并要求帝國各處家中的妻子都要尊敬和順服自己的丈夫。這起事件發生在 483BC,很可能是在敉平埃及和巴比倫的叛亂,以及出征希臘之前(481BC 四月離開書珊)的那段時間。

希臘哲學家畢達哥拉斯(Pythagoras,570BC-495BC)說:“憤怒以愚蠢開始,以后悔告終。”亞哈隨魯王正是如此。一時爆發的怒氣,他愚蠢地發詔令,罷黜王后﹔一旦忿怒止息,平靜下來,仔細思考,可能懊悔莫及。但發出的詔令不能更改(斯八:8 “因為奉王名所寫、用王戒指蓋印的諭旨,人都不能廢除。”)怎么辦?誰來收拾殘局?

“于是王的侍臣對王說:‘不如為王尋找美貌的處女。王可以派官在國中的各省,招聚美貌的處女到書珊城(注:或作"宮")的女院,交給掌管女子的太監希該(Hege),給她們當用的香品。王所喜愛的女子可以立為王后,代替瓦實提。’”  --  收拾殘局的是王身邊的侍臣。這些侍臣是誰呢?他們不是前面一章所說的太監(斯一:10)和大臣(謀士,斯一:13-14),只是侍候王的臣仆(參斯六:3,5)。這些人竟然變成“軍師”,建議王在各處舉辦“選美賽”,挑選美女進宮,再由王從中千挑百選,立為王后,代替瓦實提。這是《以斯帖記》的第二個諷刺性的情節(上一次是把家事變成國事)。

把家事變成國事,是很諷刺的一件鬧事。那么把國事變成家事又怎樣?資中筠(1930-,曾任中國社會科學院美國研究所所長)在評論 2012年重慶“博王事件”(博熙來/王立軍)的一篇文章(刊載在《亞洲周刊》2012年四月一日》),談到百姓好像看客,要伸長脖子好奇地猜測,因為官方給出的唯一信息,只是証實確有其事,以后就裝聾作啞,一語不發,叫人只能圍觀、猜測、判斷真偽。。他說:

“。。想起明朝奪了侄子位的永樂帝朱棣對方孝孺說的那句話:‘此朕家事。’外人就不必自作多情了。當然,如果閑著沒事,作為一種文娛活動,猜猜也無妨。反正本人已經興趣索然。至于這出戲的結局是否會對國運民瘼起決定性的作用,那倒未必。畢竟,現在已經是二十一世紀,十三億中國人的命運恐怕不能是哪些家族的‘家事’了!”

所以我說,國事是國事,家事是家事,最好不要混為一談。

這樣從各處招聚美女是否表示波斯王有后宮三千呢?根據伊朗百科全書(Encyclopædia Iranica),學者們說沒有明確的証據支持古波斯帝國有后宮(Harem)三千之說,但后宮三百還是有的。百科全書引用了希臘史學家希羅多德(Herodotus, 484BC- 425BC) 的著作,說的是在亞達薛西一世(Artaxerxes I,公元前465-前425年)在位時后宮的組織。最高位的當然是王后(māna-pašnī or māna-paθnī ,mistress of the house﹔源自 nmānō -paθni ,lord of the house),出身高貴,是波斯王子的女兒,也是將要繼位的王子的母親。她掌管整個后宮,只對帝王負責,有自己的宮室,產業和收入﹔身邊有許多仆人,包括了太監和妃嬪。王后 掌管的后宮佳麗有三類人,分別住在不同的宮室。一種是“貴婦”(ladies,合法的妻子,銜頭是 bānūka)。其次是未出嫁的公主和已出嫁、但留在娘家的(daughter,銜頭是 duxçī ) 。最后一種是妃嬪和從奴隸市場買來的美貌處女(concubines harčī ,beautiful girls),或作為“禮物”獻給波斯帝王,或戰爭中虜獲的處女﹔開始的時候她們住在女院(斯二:9),被訓練為玩樂器、跳舞或歌唱者,在宮中各種場合或宴席上娛樂帝王和嘉賓。若被選為妃嬪,就遷入第二院(斯二:14)。從可考核的記錄里,我們知道在整個阿契美尼德王朝(或阿黑門尼德,Achaemenid dynasty 539BC-312BC),帝王子孫滿堂的只有亞達薛西一世(Artaxerxes I,465BC-425BC),王后給他生下一子,妃嬪們為他生下十八個兒子﹔亞達薛西二世(Artaxerxes II,404BC-359BC) 有三個“合法”兒子,從妃嬪生下的有一百五十個。總之,波斯帝王的后宮再多也不會超過四百人吧。

現在言歸正傳。王的侍臣建議王派官在國中的各省,招聚美貌的處女到書珊城﹔這些處女就是上文所說的第三類,住在女院,由太監希該(Hege)供給她們潔身用的香品和負責訓練她們,然后王可以從中挑選一個立為王后,代替瓦實提。亞哈隨魯王以這事為美,就如此行。上帝那只看不見的手就用了這些“無名小卒”的“侍臣”成就了他的旨意。

有關處女以香品潔身,我在下一課再解釋。


2。斯二:5 - 11  “5書珊城(Shushan)有一個猶大人,名叫末底改(Mordecai),是便雅憫人(Benjamite)基士(Kish)的曾孫、示每(Shimei)的孫子、睚珥(Jair)的兒子。6從前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Nebuchadnezzar the king of Babylon)將猶大王耶哥尼雅(Jeconiah king of Judah 注:又名"約雅斤",Jehoiachin 598-597BC)和百姓從耶路撒冷擄去,末底改也在其內。7末底改撫養他叔叔的女兒哈大沙(Hadassah,后名以斯帖 Esther),因為她沒有父母。這女子又容貌俊美,她父母死了,末底改就收她為自己的女兒。8王的諭旨傳出,就招聚許多女子到書珊城,交給掌管女子的希該(Hegai)﹔以斯帖也送入王宮,交付希該。9希該喜悅以斯帖,就恩待她,急忙給她需用的香品和她所當得的份,又派所當得的七個宮女服事她,使她和她的宮女搬入女院上好的房屋。10以斯帖未曾將籍貫宗族告訴人,因為末底改囑咐她不可叫人知道。11末底改天天在女院前邊行走,要知道以斯帖平安不平安,并后事如何。”

《新譯本》:5在書珊城里,有一個猶太人,名叫末底改,是便雅憫人基士的曾孫,示每的孫子,睚珥的兒子。6末底改在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擄走猶大王耶哥尼雅和別的俘虜的時候,也同時被擄走。7末底改撫養自己叔叔的女兒哈大沙(哈大沙就是以斯帖),因為她沒有父母。這女子體態美麗,容貌娟秀﹔她父母死了,末底改就收養她作自己的女兒。8王的命令和諭旨傳開了,許多少女都被召到書珊城,交在希該的手下﹔以斯帖也被帶到王宮里去,交在管理女子的希該手下。9希該喜悅以斯帖,就恩待她,急忙供給她潔身用的香品和她應得的食物,又給她七個美麗的侍女,都是從王宮里選出來給她的,再把她和她的侍女搬進女院上好的房子里。10以斯帖沒有把自己的種族和身世告訴人,因為末底改吩咐她不可告訴人。11末底改天天都在女院的院子前面徘徊,要知道以斯帖平安不平安,她的情形怎樣。

KJV:5 Now in Shushan the palace there was a certain Jew, whose name was Mordecai, the son of Jair, the son of Shimei, the son of Kish, a Benjamite; 6 Who had been carried away from Jerusalem with the captivity which had been carried away with Jeconiah king of Judah, whom Nebuchadnezzar the king of Babylon had carried away. 7 And he brought up Hadassah, that is, Esther, his uncle's daughter: for she had neither father nor mother, and the maid was fair and beautiful; whom Mordecai, when her father and mother were dead, took for his own daughter. 8 So it came to pass, when the king's commandment and his decree was heard, and when many maidens were gathered together unto Shushan the palace, to the custody of Hegai, that Esther was brought also unto the king's house, to the custody of Hegai, keeper of the women. 9 And the maiden pleased him, and she obtained kindness of him; and he speedily gave her her things for purification, with such things as belonged to her, and seven maidens, which were meet to be given her, out of the king's house: and he preferred her and her maids unto the best place of the house of the women. 10 Esther had not shewed her people nor her kindred: for Mordecai had charged her that she should not shew it. 11 And Mordecai walked every day before the court of the women's house, to know how Esther did, and what should become of her.


“書珊城(Shushan)有一個猶大人,名叫末底改(Mordecai),是便雅憫人(Benjamite)基士(Kish)的曾孫、示每(Shimei)的孫子、睚珥(Jair)的兒子。從前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Nebuchadnezzar the king of Babylon)將猶大王耶哥尼雅(Jeconiah king of Judah 注:又名"約雅斤" Jehoiachin 598-597BC)和百姓從耶路撒冷擄去,末底改也在其內。”  --  《以斯帖記》的男主角正式登場了,他是住在書珊城里的一個猶大人,名叫末底改(Mordecai)。他一出場,問題立刻就來了。末底改真有其人嗎?

“末底改”(Mordecai)的名字來自 Marduk(馬爾杜克),巴比倫的太陽神。有些學者懷疑有猶大人以這個外邦神來取名,所以他們懷疑“末底改”的真實性。直到 1904年,有人發現在一塊米所波大米(Mesopotamia)的 Borsippa 泥版上,記錄了 Mardukā 這個人。他是一個高官,負責管理財務(sipīr),在大流士一世(Darius I 或大利烏一世,522BC-486BC)在位末期或亞哈隨魯(Xerxes I,486BC-465BC)在位初期,他來到書珊城巡察。許多學者認為這個 Mardukā 就是《以斯帖記》的末底改。以后在波斯波利(Persepolis)出土,屬于 505BC-499BC 的以攔泥版(Elamite tablets)上,學者發現超過三十處地方有四個人的名字是 Marduka 或 Marduku 。他們認為其中之一可能就是《以斯帖記》的末底改。學者也注意到末底改時常“坐在朝門”(斯二:19,21,五:9,13,朝門在哪里?參第七課),表明他是一個高官。

最叫人難解的是斯二:6 說:“從前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Nebuchadnezzar the king of Babylon)將猶大王耶哥尼雅(Jeconiah king of Judah 注:又名"約雅斤",Jehoiachin 598-597BC)和百姓從耶路撒冷擄去,末底改也在其內。”我在第六課《引言》說:

。。這等于說,末底改在亞哈隨魯作王期間(或薛西一世 Xerxes I,486BC-465BC),已經是將近 120歲的老人。以斯帖呢?也許是 75歲的老姑婆!奇怪的是,猶太拉比竟然接受這樣荒誕的年歲。。。

現在我們看原文的記載:(從右到左)

英文的 Who (關系代詞)指的是誰?從前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Nebuchadnezzar the king of Babylon)將猶大王耶哥尼雅(Jeconiah king of Judah 注:又名"約雅斤",Jehoiachin 598-597BC)和百姓從耶路撒冷擄去,誰在其內?很多學者認為句子里的關系代詞 Who 指的應當是最接近的“基士”(Kish),末底改的曾祖父,而不是句子前面的第一個名字末底改。這樣就解決了這個聖經難題。

總之,我們不要輕易相信不信派的人說的,以為末底改是虛構的人物。


“末底改撫養他叔叔的女兒哈大沙(Hadassah,后名以斯帖 Esther),因為她沒有父母。這女子又容貌俊美,她父母死了,末底改就收她為自己的女兒。王的諭旨傳出,就招聚許多女子到書珊城,交給掌管女子的希該(Hegai)﹔以斯帖也送入王宮,交付希該。希該喜悅以斯帖,就恩待她,急忙給她需用的香品和她所當得的份,又派所當得的七個宮女服事她,使她和她的宮女搬入女院上好的房屋。”  --  《以斯帖記》的女主角正式登場了,她是末底改叔叔的女兒,因為父母雙亡,末底改就撫養她長大。她的希伯來名是哈大沙(Hadassah), 有說此名來自巴比倫的神祗伊斯他爾(Ishtar) ,有說可能是波斯語中代表星星(st ra,star)的一個字。后來就改名為“以斯帖”,根據《以斯帖記的他爾根(Targum)》(注:“他爾根”或“他爾古”是希伯來文舊約的亞蘭文譯本),“以斯帖”是波斯國內的外邦人給這個王后的一個綽號。其實,猶太人在被擄地除了有原本的希伯來名字,他們為了與當地的社會融合,都取了一個本地的名字,這是非常普遍的,譬如,但以理和他的三個朋友在被擄 之地也有一個巴比倫的名字。(但一:6-7)現在的問題是:以斯帖真有其人嗎?

有的學者認為這個人物是捏造的。為什么?因為按希臘史學家希羅多德(Herodotus, 484BC- 425BC)的說法(3.84),王后必須來自波斯七個貴冑家庭之一的佳麗,出身高貴。以斯帖出身低微,絕對不可能成為王后。但這與他在史書上所記錄的王后 Amestris (或瓦實提)(參第七課)的身份自相矛盾,因為 Amestris 是一個叫 Otanes 的人的女兒,他不錯是貴冑,但不是七個貴冑家庭的成員之一。還有,大流士一世(Darius I,522BC-486BC)也沒有按例娶七個貴冑家庭的佳麗作王后﹔據希臘史學家蒲魯他克(Plutarch,46-120AD)的記載,其他的波斯王有時也破例迎娶他們心愛的女子為妻,并立為王后。所以我們不要輕信不信派人的說法,上帝的話不是憑空捏造的。

在米底亞(Media)的都城哈馬丹(Hamadan,或 Ecbatana,波斯帝國的夏都)的中央有一座十七世紀的猶太會堂(Synagogue),里面有兩口錦緞覆蓋的石棺,據說是以斯帖和末底改的埋葬處﹔也有說是薩珊王朝(Sassanid Empire,224-651AD)Yazdegerd(339-421AD)的猶太籍王后的墳墓。這是猶太人朝拜的地方。可惜至今還沒有對石棺作正式的考古查核。


在哈馬丹的以斯帖/末底改猶太會堂(按圖播放)

 

“。。這女子又容貌俊美。。”  --  第一世紀的著名猶太歷史學家約瑟夫(Josephus,37-100AD)和一些拉比過分渲染以斯帖的美貌,說她是世上四大美人之一,其他三個是撒拉(Sarah,創十二:11)、喇合(Rahab,書二:1)和亞比該(Abigail,撒上二十五:3)。

“王的諭旨傳出,就招聚許多女子到書珊城,交給掌管女子的希該(Hegai)﹔以斯帖也送入王宮,交付希該。希該喜悅以斯帖,就恩待她,急忙給她需用的香品和她所當得的份,又派所當得的七個宮女服事她,使她和她的宮女搬入女院上好的房屋。”  --  以斯帖可說人見人愛。聖經沒有給讀者透露,一個猶太處女被送入宮內,任由外邦君王擺布,還有可能被蹂躪踐踏,她的感受是怎樣的。

上帝就是要這個弱女子背負所有猶大人的“苦難”,就像耶穌降生在地上背負世人的罪孽。以斯帖是猶大人的“救贖者”﹔耶穌基督是世人的“救世主”。很可惜說耶穌基督是“救世主”的是那些撒瑪利亞人(約四:42),而不是猶太人。今天的猶太人只知道以斯帖是當年猶大人的“救贖者”,他們還是“。。心地剛硬,直到今日誦讀舊約的時候,這帕子還沒有揭去﹔這帕子在基督里已經廢去了。然而直到今日,每逢誦讀摩西書的時候,帕子還在他們心上。”(林后三:14-15)


“以斯帖未曾將籍貫宗族告訴人,因為末底改囑咐她不可叫人知道。末底改天天在女院前邊行走,要知道以斯帖平安不平安,并后事如何。” --  在被擄之地,猶大人是否要隱藏自己的籍貫宗族才能生存?不管是史書,還是聖經,我們都沒有這樣的記載。特別是波斯帝國時期,從居魯士二世(或塞魯士,或古列,Cyrus II,559BC-529BC)元年所發的詔令,“耶和華天上的上帝,已將天下萬國賜給我,又囑咐我在猶大的耶路撒冷為他建造殿宇。在你們中間凡作他子民的,可以上猶大的耶路撒冷,在耶路撒冷重建耶和華以色列上帝的殿(只有他是上帝),愿上帝與這人同在。凡剩下的人,無論寄居何處,那地的人要用金銀、財物、牲畜幫助他﹔另外也要為耶路撒冷上帝的殿,甘心獻上禮物。”(拉一:2-4)我們可以清楚看到波斯王雖奉瑣羅亞斯德教(Zoroastrianism)為國教,但王“并不強求統治區內的各民族信奉瑣羅亞斯德教,而是對各民族原有的宗教和文化采取較為寬容的政策,不同地區的各民族仍可保持自己的文化傳統。因此,盡管瑣羅亞斯德教被定為國教,但它僅是作為帝王統治服務的官方宗教,普通民眾仍信奉其地方宗教。。”(參第五課)既然如此,何以末底改在宮廷侍奉要隱藏自己的猶大身份,也囑咐以斯帖作同樣的事呢?難道在宮廷侍奉的人必須是波斯自己的人?不可能。尼希米在亞達薛西王(Artaxerxes I,465BC-425BC)的身邊作酒政(尼一:11),王也知道他的猶大人身份(尼二:3-5)。《以斯帖記》里的高官哈曼是亞甲族人(Agagite),是亞瑪力人(Amalekites)的后裔,并不是波斯人。猶太人和亞瑪力人是世仇,在出埃及的時候,他們是第一個上來在利非訂(Rephidim)和以色列人爭戰(出十七:8)的敵人。耶和華對摩西說:“我要將亞瑪力的名號從天下全然涂抹了,你要將這話寫在書上作紀念,又念給約書亞聽。。。又說:‘耶和華已經起了誓,必世世代代和亞瑪力人爭戰。’”(出十七:14,16)摩西也不忘提醒出埃及的第二代以色列人,“你要記念你們出埃及的時候,亞瑪力人在路上怎樣待你。。。所以,耶和華你上帝使你不被四圍一切的仇敵擾亂,在耶和華你上帝賜你為業的地上得享平安。那時,你要將亞瑪力的名號從天下涂抹了,不可忘記。”(申二十五:17,19)在掃羅時代,萬軍之耶和華吩咐撒母耳對掃羅說:“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時候,在路上亞瑪力人怎樣待他們,怎樣抵擋他們,我都沒忘。現在你要去擊打亞瑪力人,滅盡他們所有的,不可憐惜他們,將男女、孩童、吃奶的,并牛、羊、駱駝和驢盡行殺死。。。”(撒上十五:2-3)掃羅卻憐惜亞甲,也愛惜上好的牛、羊,不肯滅絕,結果被上帝所廢。。(撒上十五:9)亞甲族人哈曼就是這樣得以存活至波斯時代。下文(斯三:2)記載末底改不跪不拜哈曼,大概就是這個原因。但也可能是這個原因,我們猜測末底改隱藏自己猶大人的身份,以免遭受亞甲人哈曼的逼迫(注:當哈曼知道末底改的身份后,他果然就設下陰謀不單害末底改,還要滅絕全族 - 斯三:6)。

對于住在敵視基督教信仰社會的基督徒來說,他們需要隱藏自己的身份嗎?不隱藏身份可能立刻就成為殉道者,這樣做值得嗎?在《殉道者之聲》網站記錄了很多今天在許多地方為基督 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和殉道的弟兄姐妹,這是因為他們(她們)沒有隱藏身份嗎?
 
 

在土庫曼斯坦、老撾、尼日尼亞、巴勒斯坦、印度、蘇丹。。伊朗、北韓、伊拉克。。都有聲音喊著說:“聖潔真實的主啊!你不審判住在地上的人給我們伸流血的冤,要等到几時呢?”(啟六:10)

耶穌說,“。。凡在人面前認我的,人子在上帝的使者面前也必認他﹔在人面前不認我的,人子在上帝的使者面前也必不認他。”(路十二:8-9)請大家先在課堂上討論這個問題,我在下一課才和大家探討。


默想:

“36西門彼得問耶穌說:‘主往哪里去?’耶穌回答說:‘我所去的地方,你現在不能跟我去,后來卻要跟我去。’37彼得說:‘主啊,我為什么現在不能跟你去?我愿意為你舍命。’38耶穌說:‘你愿意為我舍命嗎?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雞叫以先,你要三次不認我。’”(約十三:36-38)

作為十二門徒的“班長”,彼得自視甚高,沒有經過大腦的思考,就倉促地說:“主啊,我愿意為你舍命。”結果呢?正如主所說的,“雞叫以先,你要三次不認我。”

當我們批判末底改和以斯帖隱藏自己的籍貫宗族,是畏懼強權的逼迫(聖經對此保持緘默),而自己在信仰和見証上絕對不會妥協,說:“主啊,我不怕,我愿意為你舍命。”你是真的愛主,還是在夸耀自己?請三思而后再說!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