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以斯帖記 - 一個看不見神的世代

第十三課 - 第二幕(二) - 哈曼陰謀除滅猶大人

經文:斯三:7 - 15

主旨:以斯帖被立為王后的第五年正月(474BC),人在哈曼面前掣普珥(Pur),就是掣簽,擇定了十二月,就是亞達月 的十三日,全然剪除,殺戮滅絕帝國各處的猶大人。

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1。我們在上一課看見惡人哈曼一上場,善與惡立刻交鋒,猶大族與亞甲族是世仇,末底改拒絕跪拜被王提升的哈曼,哈曼怒氣填胸,開始計謀滅絕亞哈隨魯王通國所有猶大人。 這兩族之間的仇恨可以追溯到以色列人出埃及,在利非訂安營時,亞瑪力人是第一個上來和以色列人爭戰的敵人(出十七:8),所以耶和華對摩西說:“。。‘我要將亞瑪力的名號從天下全然涂抹了,你要將這話寫在書上作紀念,又念給約書亞聽。’摩西又說:‘耶和華已經起了誓,必世世代代和亞瑪力人爭戰。’”(出十七:14,16)摩西也不忘提醒出埃及的第二代以色列人,“你要記念你們出埃及的時候,亞瑪力人在路上怎樣待你。。。所以,耶和華你上帝使你不被四圍一切的仇敵擾亂,在耶和華你上帝賜你為業的地上得享平安。那時,你要將亞瑪力的名號從天下涂抹了,不可忘記。”(申二十五:17,19)這樣猶太人就世世代代與亞瑪力人和他的后裔(如亞甲族,撒上十五:32)成為仇敵,互相殘殺。亞瑪力人(Amalekites)又是什么人?從創世記十四章,“亞瑪力”作為地名已經出現,大約在埃及小河到阿卡巴灣頭之間的一片略似菱形的山地。從創世記三十六章,“亞瑪力”作為族長的名開始出現,他是以掃的兒子以利法所生。亞瑪力地的原住民與亞瑪力族混合為一,他們以游牧為生,居無定所,長期與以色列人爭戰,入侵騷擾并占據他們的土地。除了《以斯帖記》提到亞瑪力的后裔亞甲族人哈曼陰謀除滅猶大人,我們在聖經內外都不再看到有亞瑪力人/亞甲族人的記載。不過他們的名字已經成為“猶大人的仇敵”(斯三:10)的代名詞。譬如,在二十世紀初,猶太作家指羅馬人是亞甲族人﹔這個年代,有時候一些人會稱巴勒斯坦人為亞甲族人。《紐約時報》報導以色列一宗暴力事件的時候說:“一群好戰的猶太核心成員宣揚一種偏狹的教義,經常將阿拉伯人當作聖經所指猶太人的敵人,指他們是亞瑪力人。”(New York Times, Feb 27, 1994)

不管亞瑪力人,亞甲人,現在的巴勒斯坦人,阿拉伯人。。。他們與以色列人相爭相斗,互相殘殺,這段世仇要何時才能了結呢?在莎士比亞的名著《羅密歐與朱麗葉》,兩個名門望族(蒙太古 Montague 和凱普萊特 Capulet)的世仇要在前者的愛子羅密歐和后者的愛女朱麗葉為情服毒犧牲后,才得以了結。以色列人和阿拉伯人/巴勒斯坦人的世仇可以靠他們雙方或國際組織的斡旋來了結嗎?他們之間的糾結主要是源自長期歷史根源的基督教/猶太教和伊斯蘭教的宗教矛盾,和與宗教糾纏難分的族群沖突,加上背后的大國為著自身的戰略利益的操縱,所以我敢大膽地說, 以巴仇恨在人是永遠也不能化解。

我過去不是跟大家說,讀舊約和新約,或要解決一些倫理處境問題,我們一定要戴上十字架的眼鏡(第九課)。十字架聳立在天地之間,按保羅在《以弗所書》第二章 11-18節說:

11所以你們應當記念,你們從前按肉體是外邦人,是稱為沒受割禮的,這名原是那些憑人手在肉身上稱為受割禮之人所起的。
12那時,你們與基督無關,在以色列國民以外,在所應許的諸約上是局外人,并且活在世上沒有指望,沒有上帝。
13你們從前遠離上帝的人,如今卻在基督耶穌里,靠著他的血,已經得親近了。
14因他使我們和睦,將兩下合而為一,拆毀了中間隔斷的牆,
15而且以自己的身體廢掉冤仇,就是那記在律法上的規條,為要將兩下借著自己造成一個新人,如此便成就了和睦。
16既在十字架上滅了冤仇,便借這十字架使兩下歸為一體,與上帝和好了,
17并且來傳和平的福音給你們遠處的人,也給那近處的人。
18因為我們兩下借著他被一個聖靈所感,得以進到父面前。

以巴仇恨只有上帝才能化解﹔其實上帝已經在十字架上“以自己的身體廢掉冤仇”。但為什么雙方還是打得你死我活?理由很簡單:雖然十字架聳立在他們面前,他們卻視若無睹,雙方都像鴕鳥,把頭埋在地里,不肯承認耶穌是彌賽亞,或認為他不過是一個先知,不是上帝的兒子。

現在,我們要怎樣看以巴之間的仇恨呢?我在查考徒二十五:1-6 (《使徒行傳》第四十六課)談到猶太人死心不息,要把保羅置于死地時問:“究竟他們對保羅有什么不共戴天之仇?保羅畢竟也是猶太人,難道為了‘律法’ 的事,他們就把基本的人性都置之不顧嗎?”我說:

。。。也許《俄巴底亞書》能給我們一點啟迪。先知俄巴底亞被上帝所用,對以東發出悲哀的信息,就是宣告對以東的審判。以東犯了什么大罪,上帝要如此懲罰它?我們不知道俄巴底亞是哪一個時代的先知,但從書中提到耶路撒冷遭難的日子和被敵人擄掠,聖經學者推測這本書大概發生在巴比倫攻陷耶路撒冷后的几年間。以東是以掃的后代居住的地方,以掃和雅各本是同根生,當耶路撒冷遭災的時候,以東卻坐視不理,還對猶大犯了不人道的罪。先知俄巴底亞說:“當外人擄掠雅各的財物。。你竟站在一旁,像與他們同伙。你兄弟遭難的日子,你不當瞪眼看著﹔猶大人被滅的日子,你不當因此歡樂﹔他們遭難的日子,你不當說狂傲的話。。。他們遭難的日子,你不當將他們剩下的人交付仇敵。”(俄10-14)貫穿這本書和其他先知書,有一個原則是我們不能忽略的,就是不管以色列或猶大是怎樣的頑梗、不義、不順服和背道,上帝甚至也興起外邦人,如亞述和巴比倫,并稱他們為“仆人”(耶二十五:9),用他們來擊打自己的民,但一旦這些外邦國狂傲自大,目中無上帝,對以色列民進行殺戮,慘無人道的時候,上帝就轉頭懲罰他們,因為“以色列和猶大雖然境內充滿以色列聖者的罪,卻沒有被他的上帝 -- 萬軍之耶和華丟棄。”(耶五十一:5)同樣的道理,當以東對自己遭難的弟兄落井下石,乘機打劫,犯了不人道的罪時,上帝就宣告以東必要毀滅的判決。

用這個原則來看現在的恐怖活動,不管巴勒斯坦組織、回教極端組織、車臣分離主義、卡伊達組織、伊拉克。。怎樣被逼到走投無路,他們也沒有權利采取毫無人性的暴力報復行動,如911劫機撞毀世貿大樓、挾持幼童學生為人質、人肉炸彈 、內褲炸彈(看下圖)。。我在《疑難解答》第二十六題談到九一一事件時說:“文明世界是由人組成,不是禽獸,所以大家都要遵守一條道德底線:打要正面的打,不能躲在陰暗中襲擊,或用訛詐的手段。這條底線是誰立的?是上帝。早在創世記第四章,亞當的后裔拉麥對他的兩個妻子說:‘。。壯年人傷我,我把他殺了﹔少年人殺我,我把他害了。若殺該隱,遭報七倍,殺拉麥,必遭報七十七倍。’(創四:23-24)從這種遠古最起碼的底線,衍變為摩西時代的律法規定,‘以牙還牙、以眼還眼、。。以打還打。’(出二十一:24)九一一行凶者攻擊的,是人類的現代文明。。。現在恐怖分子以造福人類的知識,破壞人類的文明,簡直就是野蠻在攻擊文明,你說是不是?不管什么深仇大恨,也不能劫機撞樓,或動用生化武器,因為這種恐怖行動是滅絕人性的。”上帝要我們做的是:“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上帝同行。”(彌六:8)

猶太人對保羅的“追殺”實在是極不人道和公義的。別說保羅沒有犯下什么不合律法的大罪,就算有,這樣的窮追不舍,在巡撫面前控告保羅,或設下陰謀要殺害他,都不是上帝所喜悅的事。推而廣之,我們可以明白,為什么保羅在林前六:1-8 說:“你們中間有彼此相爭的事,怎敢在不義的人面前求審,不在聖徒面前求審呢?”當一個基督徒以法律途徑“追殺”另一個基督徒的時候,就算他是站在“義”的一邊,也不表示他有資格“替天行道”,為自己昭雪冤情,或討回公道。若是為主受苦,我們就更要記得聖經的教導,不要動不動就采取行動為自己伸冤,保羅說:“。。不要自己伸冤,寧可讓步,聽憑主怒﹔因為經上記著:‘主說:伸冤在我,我必報應。’”(羅十二:19-21)主耶穌也說:“人若因我辱罵你們,逼迫你們,捏造各樣壞話毀謗你們,你們就有福了!應當歡喜快樂,因為你們在天上的賞賜是大的。在你們以前的先知,人也是這樣逼迫他們。”(太五:11-12)(完)

如果卡伊達組織、巴勒斯坦陣線。。沒有權利采取毫無人性的暴力報復行動濫殺無辜,難道代表西方文明的美國、英國、歐盟、以色列。。就有權利動用巡航導彈、無人駕駛飛機。。殺害阿拉伯人,摧毀伊朗核設施。。?在《以斯帖記》,我們看到亞甲族人哈曼陰謀殺害波斯帝國的猶大人(斯三:13),但我們也看到猶大人對敵人所采取的報復行動,“殺了恨他們的人七萬五千。。”(斯九:16)猶大人這樣行可以嗎?如果不這樣行,難道要他們:“。。不要自己伸冤,寧可讓步,聽憑主怒﹔因為經上記著:‘主說:伸冤在我,我必報應。’”(羅十二:19-21)伊斯蘭教說要打聖戰,以色列人說要捍衛自己的領土,誰是誰非,我要在查考《以斯帖記》第八、九章再和大家探討。

總之,由于以巴雙方都不接受十字架上的耶穌,我們惟有等待主耶穌的再來,以巴的仇恨才會得到化解。換句話說,我們要注意以巴的局勢,“那日,他的腳必站在耶路撒冷前面朝東的橄欖山 (Mount of Olives)上。這山必從中間分裂,自東至西,成為極大的谷。山的一半向北挪移,一半向南挪移。”(亞十四:4)這是我們引頸等待的一天!

注:橄欖山(Mount of Olives):這是耶路撒冷城東的一條小山脈,兩者之間有汲淪溪(Kidron brook)相隔,山脈走向是自南向北,長約 4公里,共有三個山峰:最北也是最高的一個山峰名叫 Ras el-Mesharif,峰高 821公尺﹔中間的山峰名叫 el-Tur,峰高 811公尺,一般所稱的橄欖山,就是指這一段的地區﹔南段則是今日的 Silwan 村。據考証,此山原為一遍布橄欖樹、棕樹、無花果樹的青翠山嶺,但在羅馬提多王圍攻耶路撒冷時,盡毀此山及附近的林木,所以從新約時代直到如今,山上的樹木并不多。因主耶穌在受難前的一段時日,在這里教訓人、行神跡、禱告和休息,所以很快成為基督徒敬拜的中心,在拜占庭時代,據說已經有二十四座聖堂。現在比較重要的觀光聖堂有八處,如升天堂、主禱文禮拜堂、萬國堂、客西馬尼岩窟、聖母墓堂等。


A view of the western slopes of Mount Olives is shown below, as seen from the top of the Golden gate. The valley of Jehoshaphat (Kidron brook) is in the front.
從聖殿山向東所看到的橄欖山


A remarkable view of the old city is seen from Mount Olives. The temple mount and the old city's eastern walls stretch from left to right.
從橄欖山向西所看到的耶路撒冷舊城



“那日,他的腳必站在耶路撒冷前面朝東的橄欖山(Mount of Olives)上。這山必從中間分裂,自東至西,成為極大的谷。山的一半向北挪移,一半向南挪移。”(亞十四:4)

所以,在留意以巴局勢的時候,我們更要留意發生在耶路撒冷的事。再過幾天(2012年五月20日,猶太曆28 Iyar),以色列將慶祝45周年耶路撒冷日,紀念1967年六日戰爭以色列兵收復耶路撒冷舊城,重新奪回耶路撒冷的控制權。拉比Dovid Green (Dovid)特別為這一日作曲/詞/演唱一首感人肺腑的歌曲Jerusalem (耶路撒冷)(請點擊下圖播放)。

“你們要為耶路撒冷求平安。耶路撒冷啊,愛你的人必然興旺。”(詩一百二十二:6)


(請點擊播放)
詩篇一百三十七:5-6 “耶路撒冷啊,我若忘記你,情願我的右手忘記技巧。
我若不紀念你,若不看耶路撒冷過於我所最喜樂的,情願我的舌頭貼于上瞠。”
 

現在言歸正傳,我們繼續查考斯三:7-15。
 

2。斯三:7 - 15  “7亞哈隨魯王(Ahasuerus 或薛西一世 Xerxes I,486BC-465BC)十二年正月,就是尼散月(Nisan),人在哈曼(Haman)面前,按日日月月掣普珥(Pur),就是掣簽,要定何月何日為吉,擇定了十二月,就是亞達月(Adar)。8哈曼對亞哈隨魯王說:‘有一種民,散居在王國各省的民中。他們的律例與萬民的律例不同,也不守王的律例,所以容留他們與王無益。9王若以為美,請下旨意滅絕他們﹔我就捐一萬他連得銀子,交給掌管國帑的人,納入王的府庫。’10于是,王從自己手上摘下戒指,給猶大人的仇敵、亞甲族哈米大他的兒子哈曼(Hammedatha the Agagite)。11王對哈曼說:‘這銀子仍賜給你,這民也交給你,你可以隨意待他們。’12正月十三日,就召了王的書記來,照著哈曼一切所吩咐的,用各省的文字、各族的方言,奉亞哈隨魯王的名寫旨意,傳與總督和各省的省長,并各族的首領。又用王的戒指蓋印,13交給驛卒傳到王的各省,吩咐將猶大人,無論老少婦女孩子,在一日之間,十二月,就是亞達月十三日,全然剪除,殺戮滅絕,并奪他們的財為掠物。14抄錄這旨意,頒行各省,宣告各族,使他們預備等候那日。15驛卒奉王命急忙起行,旨意也傳遍書珊城(Shushan)。王同哈曼坐下飲酒,書珊城的民,卻都慌亂。”

《新譯本》:7亞哈隨魯王十二年正月,就是尼散月,有人在哈曼面前弄卜“普珥”,就是抽簽,逐日逐月的抽,結果抽出了十二月,就是亞達月。8哈曼對亞哈隨魯王說:“有一個種族,散居在王國各省各民族之中﹔他們的法例與各族的法例不同,他們也不遵守王的法規﹔所以留下他們,對王實在無益。9王若是贊成,請王降旨消滅他們﹔我愿捐出三萬四千公斤銀子,交在管理國務的人手中,納入王庫。”10于是王從自己的手中取下戒指,交給猶太人的敵人,亞甲族哈米大他的兒子哈曼。11王對哈曼說:“這銀子仍賜給你,這民也交給你,你看怎樣好,就怎樣待他們吧。”12正月十三日,王的書記都召了來,照著哈曼一切的吩咐,用各省的文字,各族的方言,奉亞哈隨魯王的名下旨,又用王的戒指蓋上印,頒給總督、各省的省長和各族的領袖。13王旨交給眾驛使傳到王的各省,吩咐要在一日之內,在十二月,就是亞達月十三日,把所有的猶太人,無論老少婦孺,都全部毀滅、殺絕、除盡,并且搶奪他們的財產。14諭文抄本頒行各省,通告各族,使他們准備好這一天。15驛使奉王命急忙出發,御旨從書珊城頒布出去。那時王與哈曼又同坐共飲,書珊城的居民卻非常慌亂。

KJV:7 In the first month, that is, the month Nisan, in the twelfth year of king Ahasuerus, they cast Pur, that is, the lot, before Haman from day to day, and from month to month, to the twelfth month, that is, the month Adar. 8 And Haman said unto king Ahasuerus, There is a certain people scattered abroad and dispersed among the people in all the provinces of thy kingdom; and their laws are diverse from all people; neither keep they the king's laws: therefore it is not for the king's profit to suffer them. 9 If it please the king, let it be written that they may be destroyed: and I will pay ten thousand talents of silver to the hands of those that have the charge of the business, to bring it into the king's treasuries. 10 And the king took his ring from his hand, and gave it unto Haman the son of Hammedatha the Agagite, the Jews' enemy. 11 And the king said unto Haman, The silver is given to thee, the people also, to do with them as it seemeth good to thee. 12 Then were the king's scribes called on the thirteenth day of the first month, and there was written according to all that Haman had commanded unto the king's lieutenants, and to the governors that were over every province, and to the rulers of every people of every province according to the writing thereof, and to every people after their language; in the name of king Ahasuerus was it written, and sealed with the king's ring. 13 And the letters were sent by posts into all the king's provinces, to destroy, to kill, and to cause to perish, all Jews, both young and old, little children and women, in one day, even upon the thirteenth day of the twelfth month, which is the month Adar, and to take the spoil of them for a prey. 14 The copy of the writing for a commandment to be given in every province was published unto all people, that they should be ready against that day. 15 The posts went out, being hastened by the king's commandment, and the decree was given in Shushan the palace. And the king and Haman sat down to drink; but the city Shushan was perplexed.


“亞哈隨魯王(Ahasuerus 或薛西一世 Xerxes I,486BC-465BC)十二年正月,就是尼散月(Nisan),人在哈曼(Haman)面前,按日日月月掣普珥(Pur),就是掣簽,要定何月何日為吉,擇定了十二月,就是亞達月(Adar)。” --  這是發生在亞哈隨魯王在位第十二年正月(474BC,斯三:7) ,即以斯帖被立為后(479BC,斯二:16)的第五年。

上一課我們說到末底改破壞了暗殺亞哈隨魯王的陰謀,雖然名字被記錄在史冊,但沒有獲得獎賞﹔亞甲族人哈曼得晉升,因末底改不肯跪拜他而怒火中燒,開始設計要滅絕猶大族。哈曼的計謀是怎樣的呢?當時的波斯帝國是奉瑣羅亞斯德教(Zoroastrianism)為國教,該教的核心思想是崇尚光明與自由。由于波斯執政者不強求人遵行瑣羅亞斯德教的教義,我們不知道哈曼是否按該教所定的方式選擇“吉日”。總之, 人在他面前掣普珥(Pur),就是掣簽,擇定了十二月,就是亞達月(Adar,古代歷法在第六課)十三日(斯三:13),全然剪除,殺戮滅絕帝國各處的猶大人。當時是正月十三日(斯三:12),所以剛好是十一個月后,我們相信這是上帝看不見的手在安排,讓猶大人有充裕的時間反擊。 (箴十六:33 “簽放在懷里,定事由耶和華。”)

所謂掣普珥(Pur),就是掣簽,考古學家給了我們一點資料。


公元前九世紀在亞述發現的作掣簽用的“普珥”(Pur)
Numerous devices were used in the ancient Near East to help determine a course of action. The 1-inch cube shown here is a replica of a ninth-century B.C.E. Assyrian clay lot known as a pur. Because the date chosen by Haman and his cronies for the annihiliation of the Jews became a day of Jewish triumph instead, the holiday commemorating the event was named Purim.

哈曼對亞哈隨魯王說:‘有一種民,散居在王國各省的民中。他們的律例與萬民的律例不同,也不守王的律例,所以容留他們與王無益。王若以為美,請下旨意滅絕他們﹔我就捐一萬他連得銀子,交給掌管國帑的人,納入王的府庫。’于是,王從自己手上摘下戒指,給猶大人的仇敵、亞甲族哈米大他的兒子哈曼(Hammedatha the Agagite)。王對哈曼說:‘這銀子仍賜給你,這民也交給你,你可以隨意待他們。’”  --  奸臣當道,又遇到一個昏君,國無寧日,這是可以肯定的。從《箴言》給我們的教導,我們知道亞哈隨魯王絕對不是一個智慧的王,而哈曼這個奸臣必因自己所設的計謀,自陷網羅。至于波斯帝國,竟然能夠容讓惡人掌權,日子也不會長久了。從大流士二世(Darius II , 423BC-404)開始,聖經再沒有記載任何波斯王的名字﹔從亞達薛西二世(Artaxerxes II,404BC-359BC)開始,波斯帝國的權力有開始衰減的跡象,帝國各處出現叛變,就算他們能夠平定或收復失地,充滿信心地繼續起霸業,但事實上,波斯帝國的末日已經近了。在 330BC,帝國就亡在希臘亞歷山大手中。

箴二十八:16  “無知的君多行暴虐。。”

箴二十九:12  “君王若聽謊言,他一切臣仆都是奸惡。”

箴二十八:12  “義人得志,有大榮耀﹔惡人興起,人就躲藏。”

箴十五:26  “惡謀為耶和華所憎惡﹔良言乃為純淨。”

箴十六:9  “人心籌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華指引他的腳步。”

箴十九:21  “人心多有計謀,惟有耶和華的籌算,才能立定。”

箴二十:26  “智慧的王簸散惡人,用碌碡滾軋他們。”

箴二十四:8  “設計作惡的,必稱為奸人。”

箴二十九:2  “義人增多,民就喜樂﹔惡人掌權,民就嘆息。”

箴二十九:6  “惡人犯罪,自陷網羅,惟獨義人,歡呼喜樂。”

哈曼建議捐一萬他連得銀子(talents,等于 10,000X30= 300,000公斤或 300噸!),交給掌管國帑的人,納入王的府庫,我在上一課已經解釋,這里不再贅述。

“正月十三日,就召了王的書記來,照著哈曼一切所吩咐的,用各省的文字、各族的方言,奉亞哈隨魯王的名寫旨意,傳與總督和各省的省長,并各族的首領。又用王的戒指蓋印,交給驛卒傳到王的各省,吩咐將猶大人,無論老少婦女孩子,在一日之間,十二月,就是亞達月十三日,全然剪除,殺戮滅絕,并奪他們的財為掠物。抄錄這旨意,頒行各省,宣告各族,使他們預備等候那日。驛卒奉王命急忙起行,旨意也傳遍書珊城(Shushan)。王同哈曼坐下飲酒,書珊城的民,卻都慌亂。”  --  有關“用各族方言寫的王令”,請參考第三課﹔至于“驛卒奉王命急忙起行。。”請參考第八課當時波斯 的皇家大道。“用王的戒指蓋印”  --   戒指(signet ring)是古代近東權力的象征(看下圖),早在創四十一:42  我們已經看到埃及法老“摘下手上打印的戒指,帶在約瑟的手上,給他穿上細麻衣,把金鏈帶在他的頸項上。”所以,對波斯王從自己手上摘下戒指給哈曼,作為蓋印之用,一點也不用驚訝。


亞哈隨魯王(Ahasuerus 或薛西一世 Xerxes I,486BC-465BC)的戒指
A gold signet ring from Persepolis (上) and the impression of the seal of Xerxes. 5th century BC (下).
(Oriental Institute, Chicago).


“驛卒奉王命急忙起行,旨意也傳遍書珊城(Shushan)。王同哈曼坐下飲酒,書珊城的民,卻都慌亂。” --  大難臨到帝國的猶大族人 ,這是猶大亡國后所經歷的第一次滅族之災。這時人心惶惶,誰能拯救他們?上帝那只看不見的手在哪里?

我們下一課再見。


默想:

弗二:14-18

14因他使我們和睦,將兩下合而為一,拆毀了中間隔斷的牆,
15而且以自己的身體廢掉冤仇,就是那記在律法上的規條,為要將兩下借著自己造成一個新人,如此便成就了和睦。
16既在十字架上滅了冤仇,便借這十字架使兩下歸為一體,與上帝和好了,
17并且來傳和平的福音給你們遠處的人,也給那近處的人。
18因為我們兩下借著他被一個聖靈所感,得以進到父面前。

拆毀那牆

  

柏林圍牆 1986年
圖左為東柏林,圖右為西柏林
1989年拆毀柏林圍牆

       

    五十年前,對住在東德的人而言,「那牆」代表著柏林圍牆。在1961年8月13日,柏林圍牆豎立,分隔了東德與西德。此后,這道重軍把守、布滿鐵絲網的水泥牆,几乎無人能夠穿越。但在1989年,阻隔東德與西德的那牆被拆毀了。

    另一道牆也必須被拆毀,就是阻隔人與上帝的牆。當亞當和夏娃在伊甸園里,首次悖逆上帝時,這道牆就已經建立(創世記 3章)。從那以后,我們也不斷地悖逆上帝。你看得見那道無法穿越的牆嗎?以賽亞書59章2節說:「你們的罪孽……使他掩面不聽你們。」

    然而,藉著主耶穌的死與復活,卻使得人與上帝的和好變為可能(哥林多后書 5章17-21節)。任何人,只要接受那為我們舍命的耶穌,那道橫亙在他們和上帝之間的牆就會轟然倒塌,他們也就能夠與上帝和好。不僅如此,基督的死也摧毀了人與人之間的牆,如:猶太人與外邦人之間的牆、為奴的與自由者之間的牆、男人與女人之間的牆(加拉太書 3章28節)。

    不要再猶豫不決了,放下心防,別讓你心中的「牆」,攔阻你接受上帝的救恩。

慢子已裂升,天門已敞升,

唯有藉著主,天路能看見。

人神之間牆,轟然已倒塌,

現在所有人,皆可進里面。

聖經記載人類因罪墮落,上帝藉基督完成救贖。

(取自《靈命日糧》,2012年八月十三日,作者:Cindy Hess Kasper)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