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以斯帖記 - 一個看不見神的世代

第十七課 - 第四幕(二) - 哈曼陰謀殺末底改

(附:神學家古德恩《上帝的天命》一文)

經文:斯五:9 - 14

主旨: 哈曼被王和王后邀請出席筵席,意氣風發,得意洋洋,卻因末底改不跪不拜,怒火中燒﹔他聽從妻子和朋友的建議,在家立一個五丈高的木架,預備把末底改挂在其上。

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1。剛過去的一天是2012年六月四日。大家應該知道那是什么日子吧。在郵箱里剛收到最新一期的《亞洲周刊》,封面如下:

 

《亞洲周刊》2012年六月十日封面

香港六四紀念館

這期記載了江迅的文章《陳希同反駁李鵬揭開鄧小平六四角色》,開頭是這樣說:

矜偽不長,蓋虛不久。歷史是真實的,歷史記錄則可以打扮。但真相只有一個,沒有真相才害怕謊言。五月下旬,正當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二十三周年前夕,一部《陳希同親述:眾口鑠金難鑠真──保外就醫的陳希同2011─2012年談話記錄》在香港出版,引發政壇震撼。陳希同,「六四」事件時任北京市長,作為事件的主要人物之一,盡管是一家之言,卻頗具歷史價值。「六四」事件,至今仍存在諸多謎團,人們可以一時編寫歷史,篡改歷史,演繹歷史,但時間是最好的檢驗標准,對于篡改的歷史,總會有還原真相的時候。 。。。

在另一篇文章《香港六四紀念館拒絕遺忘》刊登了一個內地游客在留言牆上書寫的文字:

。。「在內地生活了十六個年頭,到了香港才知道中共犯了如此大的罪行,難怪日本人也不承認南京大屠殺的存在,中國人自己都不承認自己犯下的罪行,怎么有臉皮叫日本人認罪呢?……」

歷史是不能篡改的,真相總有一天會大白,正如香港新世紀出版社出版人鮑朴(前中國總書記趙紫陽秘書鮑彤的兒子)說:“歷史并不是任人打扮的女孩,一些重大歷史事件的真相,畢竟是隱瞞不了的。

隔一天,在報章看到這震撼人心的圖片。香港,畢竟還是一個有正義和良心的地方,我向您致敬!

在今年的六四事件上,想不到上帝那只看不見的手也插進來,“湊起熱鬧”,上海股市綜合指數大幅下降 64.89 點!連上帝也沒有忘記 23年前在北京所上演的那場人間悲劇。

 


《聯合早報》2012年六月五日

2。斯五:9 - 14  “9那日,哈曼(Haman)心中快樂,歡歡喜喜地出來,但見末底改(Mordecai)在朝門不站起來,連身也不動,就滿心惱怒末底改。10哈曼暫且忍耐回家,叫人請他朋友和他妻子細利斯(Zeresh)來。11哈曼將他富厚的榮耀,眾多的兒女,和王抬舉他使他超乎首領臣仆之上,都述說給他們聽。12哈曼又說:‘王后以斯帖預備筵席,除了我之外,不許別人隨王赴席。明日王后又請我隨王赴席﹔13只是我見猶大人末底改坐在朝門,雖有這一切榮耀,也與我無益。’14他的妻細利斯和他一切的朋友對他說:‘不如立一個五丈高的木架,明日求王將末底改挂在其上,然后你可以歡歡喜喜地隨王赴席。’哈曼以這話為美,就叫人做了木架。

《新譯本》:9那天哈曼心里快樂,高高興興的出來﹔但是哈曼見了末底改在御門那里不站起,也不因哈曼的緣故而退避,哈曼心里就對末底改充滿憤怒。10哈曼忍住怒氣,回家去了,就派人去請他的朋友和妻子細利斯來。11哈曼把他的富貴榮華、兒女的眾多,以及王怎樣使他尊大,怎樣抬舉他在王的眾領袖和眾臣仆之上的一切事,都數說給他們聽。12哈曼又說:“王后以斯帖除我以外,沒有邀請別人與王一同去赴她預備的筵席﹔明天又邀請我與王一同到她那里去赴席。13只是每逢我看見坐在朝門那里的猶太人末底改的時候,這一切對我都沒有多大的意思。”14他的妻子細利斯和他所有的朋友都對他說:“叫人立一個二十二公尺高的木架,明早求王,把末底改挂在上面,然后你可以歡歡喜喜的與王一同赴筵席了。”這話使哈曼很滿意,就叫人做了木架。

KJV:9 Then went Haman forth that day joyful and with a glad heart: but when Haman saw Mordecai in the king's gate, that he stood not up, nor moved for him, he was full of indignation against Mordecai. 10 Nevertheless Haman refrained himself: and when he came home, he sent and called for his friends, and Zeresh his wife. 11 And Haman told them of the glory of his riches, and the multitude of his children, and all the things wherein the king had promoted him, and how he had advanced him above the princes and servants of the king. 12 Haman said moreover, Yea, Esther the queen did let no man come in with the king unto the banquet that she had prepared but myself; and to morrow am I invited unto her also with the king. 13 Yet all this availeth me nothing, so long as I see Mordecai the Jew sitting at the king's gate. 14 Then said Zeresh his wife and all his friends unto him, Let a gallows be made of fifty cubits high, and to morrow speak thou unto the king that Mordecai may be hanged thereon: then go thou in merrily with the king unto the banquet. And the thing pleased Haman; and he caused the gallows to be made.


上一課,我們談到 以斯帖冒著生命的危險進去見亞哈隨魯王,要為本族的人在王面前祈求。從頭到尾,每一句話,每個動作,一切看似巧合,但王與以斯帖都是照著上帝的“劇本”走。接下來,我們在第六章還要看到更多這些“巧合”的情節。

現在問題來了:“巧合”的情節有三種可能性:

一、書中一切真的如上文說的,是照著上帝的“劇本”走,因為世上沒有“運氣”或“機遇”這回事。

二、我們向來知道,猶太人是很有智慧的,過去如此,現在也是一樣(有人根據 Encyclopaedia Judaica 所提供的資料,從 1901至2011年,榮獲諾貝爾獎的猶太籍人士有185人,是獲獎人數的 22%)。作為猶太人的末底改和以斯帖,憑著他們的智慧,想出一個應對的計划來拯救本族的人,也不足為奇。

三、正如一些新派學者說的,《以斯帖記》是后來的猶太人杜撰的歷史故事,所以才會編寫的像現在風靡一時的韓劇,情節引人入勝,高潮迭起,令人一直追看。


我不知道你的看法,但對我來說,“上帝的言語句句都是煉淨的!”(箴三十:5)沒有一句虛假,杜撰的。

英國詩人威廉﹒古柏(William Cowper, 1731-1800)寫了一首詩歌(God moves in a mysterious way,上帝用奧秘行動前來)。傳說他在寫這首詩之前,他經常感到困惑,并患有憂郁症。一個晚上,他想要自殺,便出門叫了一輛出租汽車,吩咐司機載他去泰晤士河。由于大霧籠罩倫敦,司機迷了路(有說他故意迷路),兜了几個圈后,車停下來,他發覺自己回到家門前。原來上帝降下大霧,不讓他自殺成功。這是“巧合”嗎?
 

God moves in a mysterious way
His wonders to perform;
He plants His footsteps in the sea
And rides upon the storm.

Deep in unfathomable mines
Of never failing skill
He treasures up His bright designs
And works His sovereign will.

Ye fearful saints, fresh courage take;
The clouds ye so much dread
Are big with mercy and shall break
In blessings on your head.

Judge not the Lord by feeble sense,
But trust Him for His grace;
Behind a frowning providence
He hides a smiling face.

His purposes will ripen fast,
Unfolding every hour;
The bud may have a bitter taste,
But sweet will be the flower.

Blind unbelief is sure to err
And scan His work in vain;
God is His own interpreter,
And He will make it plain.

(直譯)

神用奧秘行動前來,成功他的奇跡﹔他將腳蹤印在滄海,車騎駕于暴風。

深不可測他的蘊藏,巧妙永不失敗,隱藏他的智慧設計,行他獨立旨意。

畏怯聖徒從此放心,你們所怕厚云,現在滿載神的憐憫,即降福雨無窮。

莫憑感覺議論主愛,惟要信他恩典﹔他的笑臉常是藏在,嚴厲天命后面

他的計划逐漸成熟,正沿時日推展﹔苞雖難免生澀帶苦,花卻必定芳甘。

盲目不信必致錯誤,觀察必定昏迷﹔惟神是他自己証明,他必証明一切。

上主作為何等奧秘(滕近輝牧師譯,《生命聖詩》第三十一首)
點擊播放

上主作為何等奧秘,行事偉大神奇﹔
海洋之中有其蹤跡,駕御風暴飛馳。

聖徒應當鼓勇振奮,不怕天空多云﹔
云中深藏慈愛憐憫,化為恩雨降臨。

莫憑感覺臆斷上主,一心靠主恩典﹔
愁云慘霧隱密之處,有主仁慈笑臉。

盲目不信導致錯誤,觀察卻不領悟﹔
惟神自己洞悉其工,向人啟發顯明。
 


在歸正神學里,世上沒有“運氣”、“巧合”或“機遇”這回事,一切都是按著上帝的天命而行。所以,我們千萬不要因為《以斯帖記》沒有提及耶和華的名,就以為這是后來的猶太人杜撰的歷史故事。神學家古德恩(Wayne Grudem)在他的《系統神學》(張麟至譯,更新傳道會出版,2011年)用了很長的篇幅(pg 304-348)詳細解說“上帝的天命”(The Providence of God)(或譯作“上帝的護理”)。我把它放在《袖珍神學辭典》欄供大家參考,也建議大家購買此書。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或時間上《系統神學》課程,有古德恩的《系統神學》在手上,就好像有一個神學家時常在身邊。


古德恩(Wayne Grudem)著《系統神學》
張麟至譯,更新傳道會出版,2011年

我引用書中的一段,大家看了就明白“上帝的天命”不是一個簡單的神學項目,我們要花時間去研究的:

。。。以上所有的這些經文,包括說到神一般在所有人生活中的工作,以及他特別在某些人生活中工作的例子,都促使我們結論說,神在天命中的協同 (concurrence)工作是延及我們生活中所有的層面。我們的言語、腳步、行動、意愿和能力,都是從神來的。

但是我們必須防備誤解。正如神對較低層的受造界之天命的引導,在此神的引導也是看不見的、幕后的、屬「第一因」的﹔但是它不應該會使我們否認自己的抉擇和行動之真實性。聖經再三肯定地說,我們真的能促使事件的發生﹔我們的存在是有意義的,而且是要負責任的。我們真的可以作抉擇,而這些抉擇是真實的抉擇,會帶來真實的果效。聖經也一再地肯定這些實情。正如一塊石頭真的是堅硬的,因為神在創造它時賦予它堅硬的本質﹔又如水真的是濕的,因為神在創造它時賦予它濕的本質﹔另如植物真的是活的,因為神在創造它時賦予它有生命的本質﹔所以,我們的抉擇都是真的抉擇,能產生重要的果效,因為神以這樣奇妙的方式創造了我們,并賦予我們具有能作出于意志之抉擇的特性。

對于以上關于神之協同的經文,還有另外一種看法:假如我們的抉擇是真實的,那么它們就不可能是由神促成的(見后文對此觀點的進一步討論)。然而,肯定神在天命上之掌控的經文數量是如此可觀,要另作他解則是困難重重,因此對筆者而言,那種看法是不太可能的。我們最好是肯定神促使所有的事情發生,而他所用的方式則可能是使我們有能力作出于意志、負責任的抉擇,而這抉擇是會產生真實為永恆的結果,并且我們也將為此結果負起責任。聖經并沒有向我們解釋清楚,神究竟是怎樣將他在天命上的掌控,和我們出于意志、有意義的抉擇,融合在一起,然而我們不應該否認這一方面或否認另一方面(只因為我們不能同時解釋兩者都為真),而應該忠實地面對聖經所有的教訓,同時接受這兩方面都是真的。

用劇作家撰寫劇本來?比這件事,或許可以幫助我們理解兩方面都可能是對的這個說法。在莎士比亞的戲劇《馬克白》(Macbeth)里,主角馬克白謀殺了國王鄧肯。現在我們停下來想一下,假設這是一出杜撰的故事,那么當我們問道:「是誰殺死了國王鄧肯?」從一個層面來說,正確的答案是「馬克白」 ,因為在這出劇里,是馬克白執行了這項謀殺,所以他當為之負責。但是從另一個層面來說,這個問題的正確答案應該是「莎士比亞」,因為劇本是他寫的,他創造了其中所有的人物,而且他也寫了馬克白殺死國王鄧肯的這個情節。

如果我們說因為是馬克白殺死了國王鄧肯,所以就不是莎士比亞殺死他的 -- 這說法是不對的。反之亦然:如果我們說因為是莎士比亞殺死了國王鄧肯,所以就不能說是馬克白殺的 -- 這說法也是不對的。說是馬克比殺死國王鄧肯,以及說是莎士比亞殺死國王鄧肯,兩者都是對的。從劇情的層面來說,全然(百分之百)是馬克白促成鄧肯的死亡,但是從劇本創作者的層面來說,則全然(百分之百)是莎士比亞促成鄧肯的死亡。與此類似地,我們可以了解到,從一方面來說,身為創造主的神全然促使事情的發生﹔但從另一方面來說,身為受造者的我們也全然促使事情的發生。

當然,也有人會反對說,這個類比并沒有真的解決問題,因為劇本中的人物不是真實的﹔他們沒有自由,也沒有能力作出真正的抉擇等等。然而我們可以這樣回應:比起我們,神是更無限地偉大與有智慧﹔雖然身為有限受造者的我們,只能在劇本中創造出虛構的人物,但神 -- 我們無限的創造主 -- 卻造出了一個真實的世界,并在其中創造了我們這些真實的、能作出于意志之抉擇的人。如果要說神不能造出一個世界,并使其中的我們能作出于意志的抉擇(正如今日有些人認為的﹔見后文的討論),那么就是限制了神的能力,而且似乎也否認了為數可觀的聖經經文。。。。(完)

古德恩也解釋了為什么我們要持守加爾文派的天命論,而不是阿民念派的天命論,他說:

。。。。但是加爾文派和阿民念派之間的差異仍是很大的。當加爾文派真誠地面對他們的教義時,就會在所有的環境下,更深、更完全地信靠神而活,而且享有更大的自由,不憂慮未來,因為他們相信,神不僅會以某種方式使得他的主要目的在最后得以實現,而且其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就是按著他旨意被召的人(羅八:28)。他們也會為所有從各個角落臨到我們的益處而感謝神,因為相信天命的人有把握說,發生萬事的終極原因,并不是什么宇宙中的機遇,也不是另一個人的「自由意志」,而終歸是神自己的良善。他們在逆境中也大有耐心,因為知道困境的發生不是因為神不能預防它,而是因為它也是神智慧計划的一部分。所以,加爾文派和阿民念派之間的差異是極大的!加爾文說:

「對于事情有好結果而心存感激,在逆境中能忍耐,以及對未來有不憂慮的極大自由,必定都是從這個知識來的......對天命懵然無知是一切悲慘的極致﹔而最高的福氣則在于明白它。」  (完)


好了,我不多說,還是讓大家自己仔細閱讀吧。


“那日,哈曼(Haman)心中快樂,歡歡喜喜地出來,但見末底改(Mordecai)在朝門不站起來,連身也不動,就滿心惱怒末底改。哈曼暫且忍耐回家,叫人請他朋友和他妻子細利斯(Zeresh)來。哈曼將他富厚的榮耀,眾多的兒女,和王抬舉他使他超乎首領臣仆之上,都述說給他們聽。哈曼又說:‘王后以斯帖預備筵席,除了我之外,不許別人隨王赴席。明日王后又請我隨王赴席﹔只是我見猶大人末底改坐在朝門,雖有這一切榮耀,也與我無益。’他的妻細利斯和他一切的朋友對他說:‘不如立一個五丈高的木架,明日求王將末底改挂在其上,然后你可以歡歡喜喜地隨王赴席。’哈曼以這話為美,就叫人做了木架。”  --  哈曼被王和王后邀請出席筵席,意氣風發,得意洋洋,再加上“明日”另有一次筵席,難怪他“心中快樂,歡歡喜喜地出來”。偏偏上帝這個時候安排了他的“眼中釘”末底改站在朝門,見到哈曼就像往日那樣不跪不拜,氣得他怒火中燒。忍無可忍,他回到家就向妻子細利斯(Zeresh)和朋友抱怨不停。他的妻細利斯和他一切的朋友對他說:“不如立一個五丈高的木架,明日求王將末底改挂在其上,然后你可以歡歡喜喜地隨王赴席。”

過去亞哈隨魯王聽從身邊的“達時務的明哲人”(斯一:14),把違背王命的瓦實提罷黜,也聽從無名小卒的“侍臣”(斯二:2)在全國尋找美女進宮,帶出了以斯帖被立為后﹔現在哈曼卻聽從這些平凡的人(妻子和朋友)所說的這句“智慧的話”,在家立一個五丈高的木架,預備把末底改挂在其上。這里埋下了伏筆,哈曼其實是給自己預備了木架,等待別人把自己挂上!(斯七:10)如果你還說這又是巧合!巧合!巧合!難道你還看不見上帝那只看不見的手在做工嗎?

“五丈高的木架”  --  “木架”(gallows)出現在《以斯帖記》共五次(斯二:23作“木頭”,五:14,六:4,七:10,八:7)。這種木架可能就是羅馬時代“十字架”的前身。新約學者威廉巴克萊(William Barclay)在他的《每日研經叢書》《馬太福音注釋》說:

十字架是發源于波斯。由于他們認為地是供祀奧馬茲德神(Ormanuzd)的,所以要把囚犯舉起來,免得污穢了原是神財產的地。十字架作為極刑從波斯傳到北非洲的迦太基(Carthage),羅馬人就是從迦太基學來的。不過羅馬人把它限于反叛者、逃跑的奴隸以及最低級的罪犯。這刑罰不准用在羅馬公民身上。

釘在木頭上的刑罰是“人發明來報復他同類的最可怕、最殘酷的死刑。”(猶太作家克斯尼爾 Klausner)西色柔稱之為“最殘忍、最恐怖的極刑。”塔西圖稱之為“一 種只適用于對奴隸采用的極刑。”  (完)

那天晚上,上帝那只看不見的手攪擾亞哈隨魯王,叫他輾轉難眠。。。。發生了什么事呢?我們下一課再見。

 

:神學家古德恩《上帝的天命》一文


默想:

“王的一切臣仆和各省的人民,都知道有一個定例:若不蒙召,擅入內院見王的,無論男女必被治死﹔除非王向他伸出金杖,不得存活。現在我沒有蒙召進去見王已經三十日了。。。王見王后以斯帖站在院內,就施恩于她,向她伸出手中的金杖﹔以斯帖便向前摸杖頭。。。”(斯四:11,五:2)

“。。所以我們只管坦然無懼地來到施恩的寶座前,為要得憐恤,蒙恩惠,作隨時的幫助。」 (來四:16 )



    凡爾賽在1682年路易十四當法國國王的時候被定為首都,一直延續到1789年(除了中間一段短時間外),首都才遷返巴黎。在美麗的凡爾賽皇宮內,有一個 74公尺長的壯麗「鏡廳」(Hall of Mirrors)。當訪客晉見國王時,他們要在這地方,每走五步行一次屈膝禮,直到坐在令人眩目的純銀皇座上的國王面前!

    到訪法國的外國大使,為要獲得法國國王的歡心,都要遵行這種屈辱的禮節。相反地,我們的上帝,萬王之王,邀請所有屬他的子民自由地來到他的寶座前。我們可以隨時親近他,不需要事前預約或是行鞠躬禮!

    我們應該感激,因為我們在天上的父如此歡迎我們。「因為我們……藉著他(基督)……得以進到父面前」(弗二:18)。故此,希伯來書的作者鼓勵我們:「只管坦然無懼地來到施恩的寶座前,為要得憐恤,蒙恩惠,作隨時的幫助。」(來四:16)

    你有否回應上帝對我們的公開邀請呢?帶著敬畏和感恩的心進前來,因為宇宙萬物的上帝樂意傾聽我們隨時的祈求。

今天就與主交談,
謙卑之心愛縈繞﹔
說出你想說的話,
他必傾聽你禱告。

到上帝寶座前的通道永遠為你敞開。

(取自《靈命日糧》2009年6月22日,作者 C P Hia)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