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以斯帖記 - 一個看不見神的世代

第二課 - 讀《以斯帖記》、《以斯拉記》和《尼希米記》須知 - 波斯帝國(二)

經文:代下三十六:11-23,拉一:1-4,斯一:1-2

主旨:從以攔文明談起,直到雅利安人進入波斯高原,創立米底亞王國和波斯王國。

1。我在上一課說,查考古代波斯文明,就一定要從以攔說起,因為人們一般還是把以攔文明視為波斯文明的起點。我也跟大家分享了米所波大米東部的波斯高原的地理環境。在那里的五個自然區域中,最有利于人口的聚集和文化的發展的,是兩河流域文明的地邊緣地帶 -- 扎格羅斯地區(Zagros)的胡澤斯坦平原(Khuzestan Plain),這里河流縱橫、土地肥沃、適合農業和畜牧業的發展和人口居住。以攔文明就是從這里開始的。

2。波斯文明之前的以攔:(資料取自《失落的文明 - 波斯》,楊海軍著,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2005年 ﹔Persia and the Bible,By Dr Edwin M Yamauchi,Baker Books,1990)

A。以攔的人種、語言、社會、政治。。

以攔文明的創建者是以攔人。在米底亞人(Medes)和波斯人(Persians)移居伊朗高原之前,以攔人是這里最早的居民,波斯的早期歷史實際上是也是以攔的歷史。以攔人的人種和語言至今尚未確定,人們一般認為他們是原始洛雷斯坦人(Lorestan,伊朗西部扎格羅斯山地的洛雷人居住區,位于卡爾黑河 Karkheh 上游地區),以攔語不屬于閃含語系或印歐語系,語言可能與早期印度流域居民及后來的達羅毗荼人(Dravidian peoples)近似。以攔人同西亞各地區居民一樣,經歷了由野蠻社會到文明社會的發展過程。公元前3000年代中期(約公元前2700年),以攔的原始公社制開始解體,逐漸向奴隸社會過渡,并建立起自己的國家。胡澤斯坦平原的不同地區出現了眾多的奴隸制城邦,包括阿萬(Awan)、西馬什基(Simashki) 、安善( Anshan) 、書珊(Susa) 等,這些小城邦,時而結成聯盟,共同抵御來自兩河流域其它城邦的侵襲,時而又相互進行戰爭,爭奪水源和奴隸。

以攔奴隸制城邦國家出現后,其政治制度如何,由于資料的缺乏,難以勾勒出其詳細的情況,但根據現有的考古資料和兩河流域文獻的記載,人們大致還能了解到以攔早期奴隸制城邦發展的概貌。

以攔各邦的政治制度和蘇美爾、阿卡德(Akkad)等各邦有許多相似之處。以攔早期城市國家和蘇美爾各邦都是從氏族制度廢墟上產生的,其首領稱為“王”、“總督”等,但“王”或“總督”并沒有絕對的權力,其實權掌握在貴族家族手中,王位繼承則采用兄弟及制。有時,以攔的“王”并不是只有一個人,而是有多個人擔任,如埃蘭厄帕爾提王朝時期,就采取了兄弟三頭政治制度。當時的“大總督”在首都書珊執政﹔其弟被稱之為“以攔和西馬什基總督”,在西馬什基掌權,而“大總督”的兒子也在書珊,但只能稱之為“書珊總督”,也掌管著城邦的一些具體事務。如果大總督死亡,則由其弟“以攔和西馬什基總督”繼位。

當時書珊位于平原地帶,而西馬什基則處于山地,所以,也有人稱以攔的三頭政治為山地與平原的聯邦政治,實質還是貴族家族的三頭共治,這種統治形式既保持了以攔各城邦之間政治、經濟的往來,也限制了個人專制,符合以攔社會雖由原始公社制向奴隸制過渡,但尚保留民主制度的濃厚殘余等實際情況。

以攔的婚姻制度較為獨特,王族之間,兄弟姊妹互為婚配,兄死,弟娶其寡嫂,實際上還是兄弟姊妹之間的婚姻,這種婚姻制度是氏族制殘余在奴隸制社會的具體反應。

以攔的土地制度也和蘇美爾城邦近似。公社土地開始分配給各家族使用,各家族中的土地又在兄弟中進行分配。當時的土地已允許在小范圍內進行買賣,但從厄帕爾提王朝時期的情況看,私有分配土地較之公社土地還只是占一小部分。但隨著以攔奴隸制文明進程的加快,公有土地的數量越來越少,私有土地成為土地占有制度的主要形式。

以攔的奴隸制文明發展雖然在這一地區出現過斷裂,但最終和米底亞人、波斯人的歷史進行了銜接,并使自己的文化傳播到整個伊朗高原。


B。以攔文化在伊朗全境傳播

以攔文明是波斯文明的開端,以攔文化曾經在伊朗全境傳播,以攔之后統治伊朗高原的是米底亞人(Medes),但米底亞王國在伊朗高原統治的時間并不太長。米底亞人在公元前 625年 占領伊朗地區,公元前 550年即被波斯人奪取政權,以后波斯人建立的波斯帝國才是古代西亞版圖最大的帝國。米底亞和波斯,又是約公元前 1300年進入伊朗高原的伊朗部落中兩個最強大的部落。所以以攔人,米底亞人、波斯人和伊朗人都是波斯文明的制造者。

由于波斯人在這一地區的統治最為長久,擁有的疆域最為龐大,所以人們多把這一地區的文明稱之為波斯文明,但波斯人又是伊朗部落的一支,且現代不僅有伊朗國家,而且人們習慣把古代波斯人活動的主要區域稱之為伊朗高原,所以,現在也有許多學者把這一地區的文明稱之為伊朗文明。

正因為波斯人是古代伊朗人部落的一支,所以,也有人認為古代伊朗人就是波斯人,波斯人善于騎射,“波斯”的意思即為“馬夫”和“騎士”,而伊朗人則是他們對自己的稱呼,所以,有人干脆就明確地說:波斯文明就是伊朗文明,但二者無論怎樣稱呼,均將以攔文明視為其文明的起點。

以攔文明雖然最早產生在兩河流域和伊朗高原的邊緣地帶,但以攔文化在和兩河流域文化發生密切聯系的同時,也迅速在伊朗高原傅播。

以攔的歷史分為三個時期:

古以攔時期,約公元前 2700年至公元前1600年,這一時期以攔完成了從原始社會向階級社會的過渡,以書珊城為中心建立了奴隸制城邦國家,并和兩河流域的居民發生了多次沖突﹔

中以攔時期,約公元前 1400年至前 1100年,以攔國力不斷提升,先后占領兩河流域許多重鎮和伊朗高原西部地區,成為能和巴比倫王國相抗衡的西亞軍事強國﹔

新以攔時期,約公元前 800年至公元前 600年,這一時期,以攔在西部與亞述帝國相抗衡,東部也面臨著波斯部落的威脅,公元前 639年,以攔被亞述所滅亡。


在不同的歷史時期,戰爭雖然是以攔國家對外交往的主旋律,但伴隨著戰爭,以攔和兩河流域、中亞、印度的貿易往來一刻也沒有停止過。以攔的首都書珊在以攔王國的不同時期,一直是經濟與文化中心。以書珊成為中心,以攔人的貿易范圍不斷向東部伊朗高原延伸,他們在遠離兩河流域數千里的伊朗東南部,建立了諸多的貿易商站和城鎮 ,作為商品交換地和貿易中轉站。他們把當時產的皂石運往兩河流域銷售,從兩河流域換回金、銀、織物與工藝品,并以這些貿易商站和城鎮為據點,把阿富汗地區的特產青金石運往兩河流域與印度。以攔人的足脅遍布伊朗高原,以攔文化在伊朗全境的傳播也較為廣泛。

以攔文明在古代波斯文明史上的重要意義主要表項在兩個方面:其一是以攔人較好地融會了兩河流域文化和本地文化,使以攔文化乃至以后的波斯文化既帶有鮮明的地域和民族特色,也打有兩河流域文化的深深烙印,這種情況一直維持到波斯帝國的滅亡。如以攔人的宗教為多神教,居民既信奉本地神,也信奉兩河流域的神祗,書珊城內巨大的寺塔建筑,帶有兩河流域宗教色彩。但以攔人也具有自己的文化特色,以攔人從原始社會過渡向階級社會過渡過程較為溫和,原始社會的殘餘較之兩河流為多,如母權制較為強盛,婚姻狀態停留在兄妹之間互為婚姻的階段﹔其二是以攔一開始就把波斯文化納入楔形文化圈內。有些學者認為以攔文化在伊朗全境傳播的過程,也可以看作是以攔人把楔形文化介紹給波斯人的過程,以攔人的文字、雕刻、印章、司法和歷法都可以列入楔形文化圈,而正是以攔人幫助波斯人制定了古波斯楔形文字、司法和歷法,使以攔文化在伊朗全境得以廣泛傳播。

1901年12月,一支由法國人組成的考古隊在書珊(Susa)古城遺址發掘出一塊黑色玄武岩石,就是著名的《罕模拉比法典》石碑(請看《列王紀上(二)(第十二至二十二章)- 第三課 - 亞述帝國(一)》)。矗立在兩河流域馬杜克(Marduk)大神殿中的法典石碑怎會在以攔王國首都書珊古城出現呢? 實際上,這瑰石碑的背后,卻隱藏著兩河流域文明 與以攔文明發生激烈碰撞的故事。

兩河流域的奴隸制城邦時期,由于人類的生產力發展總體水平不高,各邦之間為爭奪土地和資源不斷遠行戰爭。頻繁的對外戰爭,也是西亞早期奴隸制城邦發展的一個顯著特點。兩河流域的蘇美爾和阿卡德曾多次進行戰爭,在與鄰近城邦進行經濟文化交流并不斷進行戰爭的同時,這些國家也與以攔進行著政治、經濟、文化的交流,在不同的時期也侵入到以攔地區,掠奪那里丰富的礦產資源和森林資源。以攔成為西亞強國以后,也多次侵入富饒的兩河流域,掠奪那里的牲畜、糧食、皮革、亞麻以及角制品等。兩個地區的文明發展史,既是政治、經濟、文化交流的歷史,也是兩河流域中心文明與其邊緣文明發生激烈碰撞的歷史。

早在公元前2700年,兩河流域基什(Kish)第一王朝國王恩梅巴拉吉西(Enmebaraggesi)就率兵侵入以攔,將從以攔繳獲的大量武器作為戰利品運走,《蘇美爾王表》對此曾進行了記載。以后的千多年,以攔和兩河流域的古巴比倫、阿卡德(或 亞喀得 Akkad)的戰爭持續不斷(細節從略),直到公元前 12世紀初,以攔的書珊王朝時期(約公元前1185年∼公元前639年?),成為了西亞強國。國王舒特魯克﹒納洪特(Shutruk-Na-hhunte,1185-1155BC)侵入兩河流域,打敗了加瑟人(Kassites,或加喜特人)的巴比倫王國,將該城洗劫一空,《罕模拉比法典》石碑就是在那時被擄往書珊古城。公元十二世紀后,以攔與亞述和巴比倫王國有時聯盟,有時戰爭,保持著密切的關系,直至公元前 639年才被亞述滅亡。

C。書珊(Susa)古城是文明的中心
 

中以攔時期在胡澤斯坦平原(Khuzestan Plain)上 Choga Zanbil(書珊城西 30公里)的塔廟(Ziggurat) 書珊城(Susa) 的遺址

古代以攔在早期歷史發展過程中建立了許多奴隸制城邦,也稱城市國家,其中古代文獻中提及比較重要的有四個重要的城市或地區,分別是阿萬(Awan)、安善(AnShan)、西馬什基(Simashki)、 書珊(Susa)。其中,阿萬和西馬什基兩個城邦曾經是古以攔時期的政治文化中心,阿萬第一王朝、阿萬第二王朝、西馬什基王朝均是以這些城市為中心建立起來的。

安善是中以攔時期安善王朝的發源地,中以攔時期也是以安善王朝的崛起為開端的。書珊則是安善王朝之后書珊王朝的首都所在地。書珊在四個城市中從地理位置上說,最靠近兩河流域地區,因此和兩河流域的聯系也就更繁密。

書珊古城在四個城市中之所以被視為是古代以攔文明的中心,除了其地處書珊平原,位置優越,又是中以攔時期的首都外,很重要的一點是這里也是以攔文明的發祥地。書珊古城聞名于世的另一個重要原因是書珊王朝的國王舒特魯克﹒納洪特(Shutruk-Na-hhunte,約公元前118-前1155年)侵入兩河流域,把著名的《罕模拉比法典》石柱及諸多珍貴器物掠往書珊,而法典石柱亦在1901年被法國考古工作者發掘出來。


八尺高的黑色閃長岩石碑上刻有罕模拉比法典

法國學者在書珊古城周圍進行了大量考古發掘,除了發現《罕模拉比法典》石碑外,他們還根據考古材料大致了解到以書珊地區為中心的以攔文明形成的情況。

大約在舊石器時代,當地就有人居住。公元前6000年前后,當地人進入農業定居生活,公元前3000年代中期,這里的原始公社制開始解體,逐漸向奴隸社會過渡。書珊在中以攔書珊王朝時期成為首都。

中以攔時期,以攔成為西亞軍事強國,同兩河流域的交往也更加密切,書珊作為王朝的首都,其政治、經濟、文化中心的地位日益突出。

以攔地處兩河流域平原和伊朗高原交匯處,轄地既有河流平原,也有山川高地,擁有丰富的礦產和森林資源。以攔的礦產資源有鉛、錫、銅、銀等,石材則有石膏石、閃長岩、黑耀石、次寶石等。馬是以攔人非常鐘愛的財富,以攔出產良馬,兩河流域和伊朗東部地區的人們常常到書珊古城去選購良馬 。戰爭中,以攔馬也往往是入侵者掠奪的對象。

由于以攔有丰富的資源,書珊城又是最靠近兩河流域的一個城市,且為中以攔時期書珊王朝的首都,因此,書珊城在溝通兩河流域同以攔以及經以攔同伊朗東部和印度河流域之間的貿易往來中發揮重要的作用。當時,兩河流域的金、銀、織物與工藝品經書珊城銷往伊朗東部繁華的商站和城鎮﹔伊朗東部的皂石也經書珊運往兩河流域,這是兩河流域所缺乏的建筑裝飾材料,甚至阿富汗的特產青金石也是經書珊運往兩河流域或銷往印度河流域的。書珊在相當一段時期充當了商品集散地和貿易中轉站的作用。

新以攔時期,亞述逐漸強大,并在公元前639年滅亡了以攔,書珊城一度被夷為平地。在經歷了亞述人、新巴比倫人和來自伊朗高原的米底亞人的統治后,以攔成為波斯人所建立的阿契美尼德王朝(或阿黑門尼德,Achaemenid dynasty 539BC-312BC)的一個重要行省,被人們稱之為胡澤行省(Khuzestan)。書珊城由于恃殊的地位,再次成為阿契美尼德王朝的行政首都 ,并作為西亞的重要都市存在了上千年之久。


2。雅利安人(Aryan)進入伊朗高原

古代西亞的歷史不斷進行著變化,各個國家你爭我奪,你盛我衰﹔居民也是你來我往,遷徙流動,各領風騷。公元前2000年,從印度河流域到伊朗高原的西部,開始出現印歐語系(Indo-European) 的部族。有人將其稱之為印度伊朗語(Indo-Iranian) 居民。這些居民自稱為雅利安人,意為“高尚的人”或“貴族”。實際上,“雅利安”最初可能只是這個部族首領的稱號。

雅利安人曾被種族主義者說成是金發碧眼、血統純正的高貴人種。其實在古代社會,印歐語系的諸部落曾經流動于歐亞大陸的廣大地區,諸部落不同種族的人在交往的過程中采用了相近似的語言,在雜居過程中血緣上多有交融和混合,所謂天生高貴的純雅利安人種在人類早期文明史上是不存在的。

印歐語系(Indo-Europeans)部族的發源地至今仍眾說紛紜,其猜測的范圍包括西起中歐、東至帕米爾高原(Pamir Mountains) 的歐亞草原地帶的廣大區域。現在較流行的說法是他們起源于黑海(Black Sea)、里海(Caspian Sea)以北的俄羅斯南部和東歐一帶的草原地區。

公元前3000年代,印歐語人還是一個由兩個氏族部落組成的部落聯盟,其生產力發展已進入銅器和青銅器時代,他們本來就是一個游牧部落,所以畜牧業在他們的經濟生活中占有重要地位。他們畜養公牛和乳牛,牛糞則被做成圓餅,充當燃料,馴養的動物有山羊、水牛、綿羊、馬、豬等,他們還用馬和馬草作為交通工具,過著以游牧為主的生活。其社會組織形態尚處于父系氏族部落和軍事民主制時期。

為了尋找新的水源和牧場,印歐語系的部落開始不斷向外遷徙,向西進入歐洲大部分地區,向東深入亞歐的腹地、向南則伸入西亞和南亞,在人類歷史上上形成了規模巨大的世界性的游牧部落遷徙浪潮。

公元前3000年代末至公元前2000年代初,居住在黑海北岸印歐語系人的一支,從俄羅斯南部的庫班地區(Kuban region)越過高加索山脈(Caucasus Mountains)進入小亞細亞的安那托里亞高原(Anatolia)。這些人和當地居民雜居、融合,被稱之為魯維人、帕來人和赫梯人(Hittite)。

同一時期,居住在黑海沿岸的另一支印歐語系人進入巴爾干半島(Balkan)的東北部,接著陸續分批進入希臘,被稱為希臘人。

公元前2000年代初,居住在東歐草原西部的一批印歐語系人,沿著多瑙河向西挺進,他們翻越白雪皚皚的阿爾卑斯山(Alps)進入意大利,被稱為拉丁人。拉丁人是這些遷移民族中最著名的一支。與此同時,另一些印歐語系人繼續向西和先北兩個方向遷移,形成了西歐的克勒特人(Celt,即愛爾蘭人祖先)和日爾曼人(Germanic peoples 或 Gothic)。

也是從公元前2000年代初開始,又有一些印歐語系的部落從里海西岸分批南下進入伊朗高原,稱之為伊朗雅利安人(Iranian Aryan)。早期進入伊朗高原的雅利安人,先后在兩河流域北部和南部分別建立了米坦尼王國(Mittanni)和加喜特王國(Kassites),居民也被稱之為米坦尼人和加喜特人。后來進入伊朗高原的雅利安人則定居在這一地區的西北部和西南部,分別建立了米底亞王國和波斯帝國,被稱之為米底亞人和波斯人。 (看下圖)

而最早進入朗高原的雅利安人的一部分則繼續向東南方向移動,在公元前2000年代中后期經阿富汗進入印度河流域,成為印度雅利安人(Indo-Aryan)。

在印歐語系部族民族大遷徙的浪潮中,進入伊朗高原的只是其中的一支或一部分,但他們的到來,卻為伊朗高原文明的發展注入了新鮮的活力。在與當地居民的混合與雜居的過程中 ,他們逐漸由充當配角演化為扮演主角,并在伊朗高原這個大舞台上上演了一幕幕精彩紛呈的歷史劇。

雅利安人進入伊朗高原之時,這里已有生產力比較發達并且定居的農牧業居民。雅利安人已經掌握了冶鐵、犁耕、馴馬和駕車技朮,但他們早期是馳騁在草原上的游牧部落,這一時期,仍帶有農牧棠業部落的流動性。他們在往伊朗高原遷徙的過程中,一方面把養馬、駕車技朮傳授給當地居民,另一方面,他們也學習當地居民的農業生產技朮,在進入伊朗高原之初,他們并沒有攻城掠地,而是大多依附于當地的統治者,并為他們充當騎兵。在從流動的遷徙生活向較為穩定的農牧業定居生活過渡的過程中,他們開始逐步奪取政權,建立起自己的國家,隨著雅利安人控制的地域越來越多,他們也開始同化當地居民,成為伊朗高原的新主人,因而后來人們也稱雅利安人為伊朗人。伊朗人即為雅利安人的異譯,現代伊朗國家的名稱就來自雅利安這個稱呼,意為“雅利安人的國家”。


3。強大的米底亞人(或瑪代人)

注:根據《創世記》第十章的列國表,瑪代(Madai,Medes)是雅弗(Japheth)的兒子之一(創十:2)。在猶大人被擄之前的先知書上,“瑪代”(或米底亞)出現的地方也不少,如賽十三:17,耶二十五:25,五十一:11,28等﹔在被擄時期的書卷上,有王下十七:6,但五:28,六:8,12,15等。但五:31,九:1,十一:1 所出現的“米底亞人大流士”(或“瑪代人大利烏”,Darius the Medes)究竟是誰,還引起了聖經與考古學者的爭論不休。至于《新約》,“瑪代”(還有“帕提亞人”,“以攔人”)只出現在《使徒行傳》第二章9節,他們是五旬節聖靈降臨在門徒身上的見証人。


在伊朗諸多部落中,最強大的是米底亞人(Medes)和波斯人(Persian)。入住伊朗高原后,米底亞人居住在西北部里海以南的地方,波斯人則定居在西南部靠近波斯灣的地方。

公元前9-前8世紀,米底亞人居住的西北部地區開始出現奴隸制城邦國家,組成這些城邦的既有伊朗居民,也有土著居民。在這一時期,米底亞人的原始制度已經解體,奴隸制城邦國家已現雛形。根據亞述時代的資料記載和希臘作家的著作描述,公元前8世紀時期,米底亞人已形成了一個聯盟式王國,并出現了類似首都的中心城市。

米底亞人之所以被稱之為“強大的米底亞人”,這同米底亞和亞述的關系有關。公元前8世紀,米底亞人尚臣屬于亞述帝國,定期向亞述人交交納貢賦,但也就是從這一時期開始,米底亞人開始反對亞述人的統治,由于米底亞人在亞述統治的諸多民族中率先反對亞述的統治,且最早依靠武力獲得獨立,所以亞述人認為米底亞人在眾多伊朗居民中最為強大,因而在他們的文獻中 ,從撒縵以色三世(Shalmaneser III,858-824BC)開始(836BC),直到亞述巴尼拔時期(Ashurbanipal,669-627BC?) ,每一個王都有提到“米底亞”(Madaia),稱米底亞人為“強大的米底亞人”(The mighty Medes)。譬如,在亞達尼拉利三世 (Adad-nirari III,811-783BC)時,亞述就曾和米底亞爭戰八次之多﹔在提革拉﹒毗列色三世(Tiglath-Pileser III,745-727BC)和撒珥根二世(Sargon II,722-705BC )時期,文獻記載了米底亞向亞述進貢 1615匹馬,前者與米底亞爭戰兩次,后者與米底亞爭戰六次。對聖經讀者來說,我們從王下十七:6,知道“何細亞第九年,亞述王攻取了撒瑪利亞,將以色列人擄到亞述,把他們安置在哈臘與歌散的哈博河邊,并瑪代人的城邑。”

米底亞國家的形成一開始就帶有傳奇色彩。根據希臘希羅多德(Herodotus,約前484年-前425年)的描述,米底亞國家的形成是“社會契約”的產物。當時,米底亞人能夠團結一心,共同抵御和反抗亞述的統治,但在擺脫亞述人的統治以后,米底亞各部落卻陷入無政府的狀態。米底亞人的各部落散居在不同的地區,因為沒有統一的首領領導,各部落之間的沖突和紛爭不斷,部落內部中的掠奪和不法行為十分猖獗。所以,人們迫切希望有一個主持正義和公道的人來幫助他們解決各種爭端,平息各種沖突。在期待和選擇中,人們把目光集中到戴奧凱斯(Deioces,又譯迪奧塞斯,公元前700-前647年)身上。戴奧凱斯在本部落內因處事公正而享有較高威望,米底亞人的其他部落也常慕名前去請他解決爭端,由于他得到越來越多的擁護,人們便一致推舉他為國王。為了能夠統一各部落,他便要求人們為他建立一座宮殿,并允許他擁有一支私人衛隊。人們答應了他的要求,幫助他建了一個由七道圍牆環繞的埃克巴塔那城(Ecbatana,現在的 Hamadan)的王宮。為了提高自己的威嚴和更有效地管理國家,戴奧凱斯還制定了法律。法律規定:任何人不經國王許可不得擅自覲見﹔任何人當著國王的面不得哄笑,不得吐痰。這些法律實際上反映了米底亞氏族部落向國家轉化過程中,統治者通過一定手段來樹立自身威望的需要。人們滿足了他的需要,他便開始以國王的身份來統治國家,米底亞王國就以這種“社會契約”的形式宣告成立了。


米底亞王國成立以后,成為西亞諸國中一支較為活躍的力量,它同伊朗高原的諸多國家及兩河流域的亞述和新巴比倫王國都保持著緊密的聯系,推動著西亞奴隸制文明進程不斷向前發展。

米底亞王國是伊朗歷史上第一個由雅利安人建立的統一國家,其間經歷了四個國王的統治。這四個國王分別為戴奧凱斯(Deioces,公元前700-前647年)、普拉歐爾鐵斯(Kashtariti or Phraortes,公元前647-前625年)、庫阿克斯列斯(Huvakhstra or Cyaxares,公元前625-前585年)、阿司杜阿該斯(Arstivaiga or Astyages,公元前585-前550年),中間并沒有斷代和間歇。古希臘留存下來的有關資料使人們對這四個國王統治時期米底亞王國的歷史有了一個大致了解。

戴奧凱斯當選為國王后,統一了米底亞各部落,整并以哈馬丹(Hamadan)為都城實施統治,米底亞王國逐漸強大起來。普拉歐爾鐵斯執政后,開始了對外擴張,他首先征服了同為雅利安人建立的波斯,然后同亞述進行了戰爭,但在對亞述的戰事中,他慘遭失敗,死于兵刃之中。其子庫阿克斯列斯即位以后,為了與亞述抗衡,組建了一支非常具有戰斗力的軍隊,其中包括槍兵、弓兵、騎兵三個兵種。這也是西亞奴隸制王國對兵種進行組合,對軍事進行改革的最早嘗試。公元前612年,他又和新巴比倫王國結成聯盟,攻陷了被稱為“獅巢”的亞述首都尼尼微城,滅亡了亞述帝國,亞述帝國的許多領土納入了米底亞王國的版圖。

亞述帝國滅亡后(612BC,巴比倫和米底亞聯軍攻陷尼尼微),庫阿克斯列斯同呂底亞(Lydia)為爭奪亞述帝國的遺產而進行了長達 6年的戰事。呂底亞王國是公元前 1000年代前期興起于小亞細亞西部介爾姆河谷地區的國家。由于呂底亞臨近地中海溫和的海洋氣候區,農業生產瑩的條件十分優越﹔海上交通較為便利,促使這里的紡織、皮革制造、金器加工等手工業較為發達。呂底亞的經濟基礎較好,國力增長也很迅速。當米底亞和新巴比倫王國共同滅亡亞述時,呂底亞王國也成為小亞細亞半島上一個強大的國家,當時小亞細亞中部的弗里吉亞(Phrygia)也歸屬于它的統治之下。

由于米底亞王國和呂底亞王國均很強大,所以,雙方的戰爭一直相持不下,從公元前591年到前585年,雙方你來我往,互有勝負。然而,雙方僵持不下的戰爭卻在一次偶然發生的自然現象中戲劇性地結束了。

公元前585年5月28日,雙方劍拔弩張,擺開陣勢正准備進行一場生死搏斗的時候,獨特的自然現象日食恰巧在此時發生了,雙方陣地上的戰士從來沒有見過這種獨特的氣象景觀,以為大難即將臨頭,份份逃命,戰場一片混亂。戰爭還沒有開始就流產了。日食雖然很快過去了,但交戰的雙方都受到極大的驚嚇,統治者認為必定是神靈發怒,不允許他們再進行戰爭,于是,雙方決定握手言和并締結和約。和約規定,雙方不再進行戰爭,為避免糾紛,雙方以哈里斯河(Halys River)為分界線,各據一方領土,雙方為了表示誠意,庫阿克撤列斯之子  --  國王阿司杜阿該斯與呂底亞的公主締結了婚約。

公元前6世紀,米底亞和巴比倫的沖突再起,在長期的拉鋸戰中,米底亞王國的內部又發生了叛亂。公元前553年,臣服于米底亞的波斯人在阿黑門尼德族人居魯士( 古列,Cyrus II,公元前559年-前529年)的帶領下,起兵反抗米底亞,經過三年艱苦的戰爭,終于在公元前550年滅掉了米底亞王國,國王阿司杜阿該斯被俘,米底亞的大部分地區納入到波斯人的統治之下。
 

The arrival of the Medes on Apadana Staircase, Persepolis (Takht-E Jamshid), Iran
在波斯都城波斯波里(Persepolis)的浮雕上所顯示的米底亞人
(They are depicted with short, curled beards and as wearing domed felt caps, knee-length leather tunics, and high -laced shoes. They are armed with rectangular shields and short swords carried in decorated scabbards.)
米底亞士兵的劍鞘

 

米底亞王國存在的時間不是太長,但在波斯文明的發展史上卻占有重要地位。這不僅因為他是伊朗歷史上第一個由雅利安人建立的第一個國家,更重要的是米底亞以強大的武力征服了周圍地區,加速了伊朗境內不同部落、不同民族的同化過程,對伊朗民族的形成起到積極的推動作用。波斯滅亡米底亞后,米底亞成為新興的波斯阿契美尼德王朝(或亞基曼尼,Achaemenid dynasty)屬下的一個行省,米底亞王國的各種制度也較完整的為波斯所繼承,保持了伊朗文明發展的連續性。米底亞的都城哈馬丹(Hamadan)因為經濟繁榮,戰略地位十分重要,又是古代絲綢之路的重要樞紐,而成為新王朝的夏都,在波斯帝國統治時期,仍保持著昔日的輝煌,直至今天,也仍然是伊朗的一個重要城市。


4。波斯人成為新主人

波斯人與米底亞人同屬印歐語系部族,是公元前2000年代后期進入西亞的印歐語系部族中的一支,來到伊朗高原后,他們定居于伊朗高原西南部古以攔(Elam)統治地區。公元前7世紀中期,亞述擊敗以攔后,波斯人臣服與亞述。亞述滅亡后,它又為米底亞所征服。

據亞述國王撒縵以色三世(Shalmaneser III,858-824 BC)的銘文記載,在公元前 9世紀時,波斯人還處在游牧部落階段。米底亞王國統治時期,波斯已有6個農業部落和 4個游牧部落。其中,在農業部落中已出現階級分化,三個部落地位較高,其它部落對它們處于依附關系。這一時期,氏族部落內部已在分化,出現了氏族貴族。在同米底亞的斗爭中,波斯各部落組成了強大的部落聯盟,其中,阿契美尼德氏族在部落聯盟中勢力最為強大。

波斯與米底亞同文同種,外人把他們視為一族,但在政治關系上波斯則為米底亞臣屬,每年向米底亞納貢。其部落首領只相當于米底亞的一個行省之長。波斯的部落聯盟在米底亞統治時期,其頭領已形成世襲制,有王位之尊,由帕薩爾迦德(Pasargadae)部落中的阿契美尼德氏族世代為王。

波斯人的部落首領阿契美尼德是古代波斯王族的祖先。波斯人的第一個王朝阿契美尼德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也有人認為阿契美尼德王朝的建立是波斯帝國歷史的開端。

阿契美尼德統領波斯人部落的時間大約是公元前700年至公元前675年,后經公元前 7世紀初其子鐵伊司佩斯(Teispes 675-640 BC)的統治分兩支下傳。所謂分兩支下傳,就是將波斯占有的土地分成東、西兩個部分由其兩個兒子分別統治。西支經由居魯士一世 (Cyrus I,640-600BC?)、岡比西一世(Cambyses I,600-559BC)至居魯士二世(古列,Cyrus II,公元前559年-前529年),岡比西斯二世(Cambyses II,公元前529年-前522年)﹔東支則傳大流士一世(Darius I or Darius the Great,或大利烏一世,公元前522-前486年),薛西一世(Xerxes I ,亞哈隨魯,公元前486-前465年),亞達薛西一世(Artaxerxes I,公元前465-前425年),大流士二世(Darius II, 公元前423年-前404年),亞達薛西二世(Artaxerxes II,公元前404-前359年),亞達薛西三世(Artaxerxes III,公元前358-前338年),大流士三世(公元前336-前330年)。其中西支岡比西斯一世統治時期己兼并東支,勢力逐漸強大,到居魯士二世(古列 Cyrus II)統治時期,波斯已實現了統一。

公元前558年,居魯士二世(或塞魯士,或古列,Cyrus II)在波斯稱王,都城定在帕薩爾迦德(Pasargadae)。波斯的本意為“騎士”和“馬夫”,原是對善于騎射以及操印歐語的剽悍民族的稱呼,當他們進入伊朗高原并最 終在以攔東部安善地區(Anshan)定居下來的時候,波斯人成為他們相對固定的稱呼,因他們的存在,這一地區也開始稱為波斯。波斯作為地區名最早什么時間開始使用,現在人們難以說清楚,但有關文獻對于波斯作為地名使用的最早記載卻有據可查。兩河流域的亞述銘文曾提到,公元前843年,亞述國王 撒縵以色三世(Shalmaneser III,858-824BC)遠征烏爾米耶湖(Lake Urmia)南部,洗劫了當地某個名叫 Parsua 的地區,人們一般認為 Parsua 就是波斯。這也是波斯這個名稱第一次見于文字的記載。

公元前550年,波斯人在居魯士二世(古列,Cyrus II,公元前559年-前529年)的領導下,滅亡了米底亞王朝,并把其首都變成波斯的第二個首都。公元前 549年,居魯士又率兵征服了以攔,其首都書珊成為波斯的第三個首都。公元前 549年至548年,居魯士帶領波斯人先后征服了原臣服于米底亞王國的帕提亞(Parthia)、希爾卡尼亞(Golestan)和亞美尼亞(Armenia)等地。經過長期的征戰,居魯士二世逐步占有了伊朗高原西部的大部分地區,并開始向兩河流域和伊朗高原東部擴張,波斯人逐漸成為伊朗高原的新主人,西亞的文明史又揭開了新的一頁。


下一課,我們要查考波斯帝國(Persian Kingdom,539BC-312BC)的興衰史。


默想:

埃及帝國沒有了!亞述帝國沒有了!巴比倫帝國沒有了!波斯帝國沒有了!希臘帝國沒有了!羅馬帝國沒有了!

帝國興起,帝國衰落。

15世紀以來,葡萄亞、西班牙、荷蘭、英國、法國、德國、日本、俄羅斯、美國。。也是先后崛起,然后一個個衰落。

二十一世紀是中國的時代。

探尋這些大國的發展軌跡,總結其經驗教訓,中國要成為怎么樣的大國?

在已故趙天恩牧師的著作《中國教會史論文集》序言里,陳漁指出趙天恩牧師的教會史研究側重從上帝的眼光來看待神如何引領中國教會,基督徒和教會又如何以信仰真理回應劇變的時代。趙牧師不是在象牙塔中寫歷史,他是以生命來寫歷史,或者說他就在自己所寫的歷史之中,他將自己一生的目標與中國教會應走的方向提煉為“三化異象”:中國福音化、教會國度化、文化基督化。

讓我們以這“三化”作為今天中國基督徒和教會孜孜以求的愿景!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