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以斯帖記 - 一個看不見神的世代

第二十課 - 第七幕(一) - 猶大人反擊

 

經文:斯八:1 - 17

主旨: 惡人哈曼死后,以斯帖求王除掉哈曼害猶大人的惡謀﹔王說因奉王名所寫、用王戒指蓋印的諭旨,人都不能廢除,所以要另頒一個諭旨給猶大人,准各省各城的猶大人聚集保護性命,剪除殺戮滅絕他們的一切仇敵。
 

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1。猶大人的仇敵哈曼死了,他被挂在自己為末底改所預備的木架上。


既然敵人的頭已經被消滅,接下來,猶大人要反擊,報復那些要把他們殺戮滅絕的敵人?還是要饒恕他們的敵人呢?

在探討這個問題之前,我請大家注意,當王誤會哈曼在宮內凌辱以斯帖,要把他處死的時候,以斯帖并沒有把真相告訴王。我很欣賞《以斯帖記》電影的導演在戲里插進這句話:“王后陛下,救救我,告訴他們真相。 。。不,饒恕我。。告訴他們真相。。”(看下圖)以斯帖只是站在一旁,無動于衷。以斯帖沒有事先設下這個圈套,這是上帝的安排,我們不應當責怪她。若她立刻告訴真相,她能夠拯救哈曼嗎?我們不知道。若是哈曼拾回一條命,他會知恩報德,叫王廢除殺戮猶大人的諭旨嗎?我們也不知道。我們讀經/解經,千萬不要把自己的意思讀進去。
 

現在回到剛才提到的問題:猶大人要報復,還是要饒恕敵人?

請大家先溫習我在第十三課談到以巴之間的仇恨要如何化解。我也在第十五課說:

。。。末底改/以斯帖等猶大人要愛他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他們的惡人哈曼禱告嗎? 對舊約的猶大人來說,這種觀念是不可思議的。摩西的教導是,當人彼此爭斗,“。。就要以命償命,以眼還眼,以牙還牙,以手還手,以腳還腳,以烙還烙,以傷還傷,以打還打。”(出二十一:22-25)從摩西/約書亞時代開始,當上帝說以色列是他的子民,他是以色列的上帝(申二十九:13),他們就記得上帝怎樣吩咐他們要把敵人滅絕淨盡(申七:2)。在王國時代又怎樣?我在《列王紀下》第十四課說:“。。。在八次有關爭戰的記載中,五次有神人或先知出手干預的,敵人就敗退﹔三次沒有出手干預的,敵人就戰勝。。”在這些勝仗里,敵人都是死傷慘重。所以,在猶大人的觀念中,他們沒有愛敵人,為敵人禱告的可能性,只有殺,殺,殺。。

但主耶穌來了之后,他的教導完全不同。太五:38-48 說:

38你們聽見有話說:“以眼還眼,以牙還牙。”
39只是我告訴你們:不要與惡人作對。有人打你的右臉,連左臉也轉過來由他打﹔
40有人想要告你,要拿你的里衣,連外衣也由他拿去﹔
41有人強逼你走一里路,你就同他走二里﹔
42有求你的,就給他﹔有向你借貸的,不可推辭。
43你們聽見有話說:“當愛你的鄰舍,恨你的仇敵。”
44只是我告訴你們: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
45這樣,就可以作你們天父的兒子,因為他叫日頭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給義人,也給不義的人。
46你們若單愛那愛你們的人,有什么賞賜呢?就是稅吏不也是這樣行嗎?
47你們若單請你弟兄的安,比人有什么長處呢?就是外邦人不也是這樣行嗎?
48所以你們要完全,像你們的天父完全一樣。

為什么舊約和新約的教導有那么大的差異?還記得我說,我們要戴上十字架的眼鏡來讀舊約和新約嗎?(第九課)唐崇榮牧師在講解《希伯來書》第十二章18-24節,曾詳細解說舊約和新約的不同,他說上帝的啟示有先后的次序,公義在先,恩典在后。。

所以,舊約有聖戰,有報復。當惡人哈曼陰謀除滅猶大人,末底改/以斯帖等猶大人沒有必要愛他們的仇敵,也沒有必要為那逼迫他們的惡人哈曼禱告。但新約之后,我們就要遵從主耶穌的教導,有了一個新的道德標准,就是:“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可能嗎?正如殷穎牧師在他的文章《感恩的最高境界》(刊登在《金 燈台》2012年5月,第一百五十九期)所說:一般人當然不能,但當人靠著基督的十字架,就能登上一個“聖愛”的新台階,就可以達到這新的感恩境界了。 。。(完)


談到報復,我們又不得不回顧八九年六四悲劇,直到今天(2012年)真相還被掩蓋。為了要知真相,為亡魂申冤,年復一年香港舉行大游行。今年突然傳來另一把聲音, 來自當年擔任保衛天安門廣場指揮部總指揮柴玲。她在2009年末信耶穌,次年4月4日在波士頓受洗。她發表了一封公開信,原諒當年事件的鄧小平、李鵬和解放軍。全文如下:(刊登在《基督日報》2012年六月六日)
 

1989年柴玲(23歲)

重生后的柴玲(23年后)

 

中國只可能有兩個結局:一個是持續地恐懼,另一個是走向真正的自由,寬恕的命運。

二十三年前,中國政府的鎮壓在天安門廣場學生運動導致數百人死亡。從那時起一個新的一代在中國成長起來,其中大部分對發生在中國的歷史上這一天是被蒙在黑暗里的。

但對我來說好像昨天。我開始了這一天,為一個新中國抱著極大的希望,但它最終以一種無法形容的悲哀而結束。

二十三年過去了。很多事情都改變了:人變老了,很多1989年的一些關鍵的共產黨領導人已經去世。但對更多的人,無關他們是否公開承認還是暗暗在內心揣摩,人人都知道這一篇中國的歷史,還是沒有結束。

這一章的中國歷史將會如何寫成哪?故事的最終結局會怎樣?從最近公眾對陳光誠和薄熙來發生的事情來看,全世界還是很有興趣在等待著觀看下一步的中國。

在過去二十三年來,我也試圖了解天安門的意義。我清楚地記得,最后一小時:站在天安門廣場,難以置信地看著這個不可思議的災難,在我們身邊展開。

在我完成這本《一心一意向自由》的書的時候,我終于明白了。中國只可能有結局:一個是持續地恐懼﹔另一個是走向真正的自由,寬恕的命運。

在希伯來文聖經,大衛王的兒子押沙龍背叛了自己的父親,用武力來奪取寶座。大衛,甚至在面對這樣的背叛,也原諒了他的兒子。他告訴他的將軍們,當他們征服了叛軍,抓獲任性的兒子時他們應該開恩,「你們要為我的緣故寬待那少年人押沙龍」。但是,當押沙龍被吊在樹上,孤獨和無助的時候,王的將軍選擇不聽大衛的忠告,硬是殺死了押沙龍,從而持續了以暴換暴的模式。

我們都知道,那些現在肆意壓迫無助的,也將發現自己會像押沙龍那樣,有脆弱的一天。但問題是:等那一天到來的時候,中國會將繼續持續殘酷嚴厲的報復模式,還是開始恩典,憐憫和同情的道路呢?

你可能會問,中國看似不龐大的領導什么時候會變得脆弱哪?答案是:它一直是脆弱的,現在他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脆弱。

在中國普遍地都很少有真正的安全感,甚至是至高至上的領導人。權力,金錢,軍隊或警察部隊可以給几個人臨時帶來財富和穩定,但這些東西不能提供持久的安全。

在1989年,排名第二的領導人趙紫陽因為反對鄧小平的決定而瞬間失去了他所有的力量﹔不久,聲勢浩大的強硬派,前北京市市長陳希同,也被判處16年徒刑。最近薄熙來也從恩典中墜落。這些領導人可能從外面看起來前所無敵,但他們可以w刻之間失去了一切。以至于陳希同最近坦承的承認:在所有的這些高層次的政治斗爭中,對方可以使用任何低級的方式,不擇手段,目的就是竊取權利。

中國的社會體制壓制人性和憐憫。像盲人律師陳光誠為代表13萬婦女被迫接受強制墮胎和強制絕育而呼吁,卻遭監禁和迫害。恐懼和自我保護的氣息影響這社會的各階層,如遭受5次強迫墮胎的受害者梅順平姐妹在國會的作証時講道,她的兩次強迫墮胎都是因為她的同事打了小報告,因為她們的獎金都跟不超生綁在一起﹔又如去年秋天,18個人走過一個被面包車碾壓的孩子,不管不問。

雖然天安門運動被給予了很多名稱和目的,但是作為當時學生方面的總指揮,我可以說,我們要結束的,就是這種滅絕人性的文化和氣氛,而創建一個充滿愛、和平和富足的社會。所以1989年的6月4日是一個痛苦的日子,當我們親眼目睹了這個夢想被坦克碾死。我們為失去的兄弟姐妹的痛苦中,也在為這個沒能實現的社會而難過。

很長一段時間,每當我想起當年的領導人選擇這條毀滅和強暴的選擇時,我的心總是會跟痛苦和憤怒作戰。

兩年半前,我認識了耶穌。他對婦女、兒童、窮人和被壓迫者的熱愛,是跟主流文化和傳統相反的,基督叫我們跟隨他的門徒也做同樣的事。

他還原諒了那些嘲笑他的,并冷血地把他釘到十字架上的人:「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不知道他們做什么。」這是他臨終的話。

又一次,他叫我也做同樣的事。

這是我為什么選擇原諒他們的原因。我原諒鄧小平和李鵬。我原諒士兵們沖進1989年天安門廣場。我原諒目前中國的領導下,繼續壓制自由和實行殘酷的獨生子女政策。

我以耶穌萬勝的名祈禱,恩典和寬恕的文化會在中國升起,讓所有的人都得尊嚴和人性。我以耶穌萬勝的名祈禱神會改變中國目前領導人的心,讓他們也會遵循耶穌的教誨和行為,施憐憫,求公義。我以耶穌萬勝的名祈禱,那些受壓迫和不公正的會早日得到完全的自由,而且,他們不會尋求報復,像大衛王的將領殺害押沙龍那樣,而是有勇氣來寬恕的。寬恕不是接受他們的不公正,而是把最終審判的權利交回給萬能,萬勝,和完全公義的神。

我明白這種寬恕是反主流文化和感情的。我也聽說前几年几位信基督的天安門同事的兄長的寬恕被誤會。然而,在這天安門23周年的紀念日,我還是要選擇寬恕。因為我知道,當我們的心里充滿了和平與寬恕時,我們是在一個很小的程度上反應出耶穌對整個人類的巨大寬恕。我也知道,當我們在天安門前面對坦克機槍而決定不放棄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時候,我們早已經選擇了寬恕!我更知道,只有當我們真正寬恕時,持久的和平才會到來。  (完)


這樣的寬恕“敵人”當然立刻引起巨大的反響。部分流亡海外的民運人士與一些為中國人權發聲的基督教知名人士對柴玲的饒恕公開信感到意外,紛紛發表不同的意見,其中暫未有人肯定柴玲的做法。據《世界日報》報道,美國「對華援助協會」 負責人傅希秋牧師6月5日發表回應指出,柴玲作為個體,有其個人意見與選擇,個體可以不尋求報復。但六四是群體性生命的傷害,柴玲不能代表受害者群體。而政府作為賞善懲惡的工具,應使犯罪的受懲罰。公義應該實現,不應好像一筆勾銷了。積極為人權民主發聲的基督徒、前獨立中文筆會副會長、《中國影帝溫家寶》一書作者余杰,也指出柴玲不能代表整個基督教,她發表的只是個人意見。余杰表示不反對柴玲在教會中談,但他認為在社會場合則不合適。柴玲曾引用當年南非主教屠圖,以及前總統曼德拉的事例。傅希秋及余杰都說,事實上,當時的南非成立了真相和解委員會,先調查真相,當事人上法庭認罪尋求寬恕后,再與受害者和解。(引自《基督日報》2012年6月6日報道)

面對巨大的指責聲浪,柴玲在隨后的第5天再發表公開信,強調她的寬恕是個人的,是「來自一顆被耶穌的愛而轉化的心」﹔她還對自己的寬恕論作出澄清,表示寬恕不代表免除六四凶手的責任,因為他們沒有尋求真相和解,并繼續壓制自由。全文如下:

最近收到很多朋友網友對我的心得「我原諒他們」,有很多不同的反應,也有很多誤解。請允許我再解釋一下。

首先,我的寬恕是個人的,是來自一顆被耶穌的愛而轉化的心。我的原諒不代表任何人,也不是要求任何人跟我一樣的去原諒。這樣重要的事情必須是自己的選擇。但我是做為一個神的女兒奉主的旨意而說的。

我的原諒并不等于說是忘記了他們做了些甚么,我記得很清楚。我六四后失去了母親和祖母,她們過世一個月后我的父親才告訴我,那種痛苦和無助是我一生都不會忘記的。

我的寬恕,也不是免除李鵬或任何其它領導人從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在天安門廣場上實行屠殺的責任。他們采取行動的那一天,是暴力無情的。從那時起,他們并沒有尋求真相與和解,他們繼續壓制自由。我的寬恕,并不免去對正在強行進行的計划生育的官員每天殺死數萬無辜兒童的罪孽的懲罰。

難道你們會懷疑他們是否會要付代價嗎?他們當然會的。聖經的每一篇都記載著神的公義和公正。神從不放過任何一個罪。所以我有完全的信心,有一天他們必須回到神的面前來面對自己所犯下的一切的罪。但是,愛我們人類的神,也是充滿憐憫的。神把自己摯愛的唯一兒子送到十字架上,為人類頂罪。如果這些人能夠到神面前,祈求神的饒恕,認耶穌為救主,神就會赦免他們。他們還會有永生,他們的罪不會再讓他們的四代子孫都受懲罰。事實上,如果他們能早日表示懺悔,他們不但能幫助中國早日愈合,也會早日受到神的祝福和憐憫。

然而,即使在那一天到來之前,神還是呼召我原諒他們對我的傷害。要我為他們得到寬恕而祈禱,這是因為耶穌也做了同樣的事。

耶穌被釘死的那一天,憤怒的人群聚集在他面前,喊道:「把他釘十字架!」士兵邊把他的手和腳釘在十字架上邊嘲笑他。但耶穌,看到這一切,卻說:「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不知道他們做甚么。」(路廿三34)耶穌在被釘在十字架上時就祈禱他的天父原諒傷害他的人。很多朋友誤解說,寬恕只能在對方懺悔后才能給予,在對方被公義擊敗時才能施舍,但耶穌做的恰是反文化,反感情地:耶穌在他們都沒有認罪,甚至是還在傷害他的時候就已經祈禱天父原諒了他們。

他完全沒有必要這樣做,但他不但做了,而且是在自己最痛苦的時候做了。他身先士卒,自己先做了!他要求門徒要做的事:「你們聽過這吩咐:『要愛你的鄰人,恨你的敵人。』但是我告訴你們:要愛你們的敵人,為那些逼迫你們的人禱告,好讓你們成為你們天父的兒女。因為他使太陽升起,對著惡人,也對著好人﹔降雨給義人,也給不義的人。其實你們如果只愛那些愛你們的人,會有甚么報償呢?連稅吏不也這樣做嗎?你們如果只問候自己的兄弟,這樣做有甚么特別呢?連外邦人不也這樣做嗎?所以,你們當成為完全的,就像你們的天父是完全的。」 (太五43-48)

舊約撒母耳記上十五22,先知撒母耳說,「聽命勝于獻祭。」如果我的救主耶穌都能聽命做到,而且要求我們信徒來聽命做到,我怎么可能不去原諒他們。

當主耶穌基督說寬恕的時候,是因為他知道神的公義的承諾:「各位蒙愛的人哪,不要自己報復,寧可給神的震怒留地步,因為經上記著:『主說:報應在我,我將回報。』」(羅十二19)

當年,「耶穌快到耶路撒冷的時候,看見那城,就為她哭泣,說:『巴不得你在這日子里明白關乎你和平的事,但如今這事在你眼前被隱藏了。因為日子將臨到你,你的敵人要筑起壁壘包圍你,四面困住你。而且,他們要將你和你里面的兒女猛摔在地,不容你里面有一塊石頭留在另一塊石頭上,因為你沒有認出神臨到你的時候。』」(路十九41-44)

主耶穌何嘗不知道寬恕并不等于沒有公義。之所以公義還沒來到,是因為神的愛心。彼得后書三章9「主沒有像有些人認為的那樣,拖延所應許的﹔相反,他對你們恆久忍耐,不愿任何人滅亡,而愿所有人都來悔改。」

所以,有朋友勸勉在天安門英靈未得公正之前是不能說寬恕的,我認為,寬恕不但不會妨礙天安門的受害者得公正,相反,當我們把審判的主權通過寬恕交給神的時候,神會更快的從他的寶座上站起來,為無辜人早日申冤的。像神所說的:「不要因這大軍恐懼驚惶,因為勝敗不在乎你們,乃在乎神。」(代下二十15)

也有人把過去影片《天安門》對我的誤導又搬出來,我也再次跟你們說:我原諒你們。我原諒制片人,我原諒過去因誤導而在心里對我做了各種歧視和審判的人,我也原諒那些繼續明知真情,卻還在傳播謊言的人。祈禱神祝福你們。

也有朋友說,為甚么只為施暴者祈禱,不為受害者祈禱,這也是個誤會。在過去的創建女童之聲的兩年里,我每天都為中國、受害者、領導人、同工、朋友、事工等祈禱一個小時以上。靠神的恩典,他總是回應了我們的禱告。很多禱告的結果已經收到了,孤兒被救起來,被拐賣的女子跟家人團聚,在監獄里的人的釋放,得癌症的人得痊愈,昏迷不醒的站起來,希望懷孕的母親抱驕子……神給了我們很多的恩典。還有很多禱告還在接受的等候中。包括中國的自由。但是神已經應許了。

那為甚么要特別為施暴者祈禱哪?主耶穌基督之所以這樣做的原因是因為他知道,我們真正的仇敵不是對方,不是中國政府,是某個領導人,不是哪個施暴者,而是靈界的魔鬼。像聖徒保羅在以弗所書六章12里講的:「因為我們不是與血肉之體搏斗,而是與那些統治的、掌權的、管轄這黑暗世界的以及天上邪惡的屬靈勢力搏斗。」

當耶穌說寬恕的話,他是為那操縱人殺死他的背后的魔鬼定罪,以証明魔鬼指使下的暴力和凶殘沒有能力戰勝神給我們的愛的力量。今天,李鵬后的領導人雖然有控制國家的政治權力,但他們沒有控制我和你們的愛的能力。我也確實體會到,尤其是這最近的一兩天里,當面對很多人的不理解甚至謾罵時,我不再像兩年半前沒認識主耶穌之前,痛苦傷心,反而感到無比的平安和喜樂。這也是我自己很驚奇的。這是原諒寬恕的果子。朋友們,就像基督原諒我們一樣,我也原諒你們。如果我有甚么做的不好,傷害了你們的,我也希望你們原諒我。當我們都能在別人還不配得到寬恕的時候就給以寬恕,我們就都會象神更靠近,更完全。

曼德拉早就知道這一點的,他剛出獄的第一句話就是原諒那些因他讓他在南非反對種族隔離而讓他入獄多年的人。杜圖主教,也是每天為執行種族隔離的領導人祈禱。馬丁路德金在監獄時,在題為「愛你的敵人」的布道里說了下面的一些話:

我們如何愛我們的敵人?首先,我們必須開發和維護給予原諒的能力。沒有能力原諒的人是沒有能力愛的人。……選擇以恨加恨只能繼續增加仇恨,就像在已經無星的晚上再添加更深的黑暗。黑暗不能趕出黑暗,惟有光才能驅走黑暗。仇恨不能趕走仇恨,只有愛才驅走仇恨。

……還有一個最后的原因,我認為耶穌說,「愛你的敵人」這是:愛在里面有一個救贖的能力。這個能力是最終能轉化個人的。這就是為甚么耶穌說,「愛你的敵人」。因為如果你恨你的敵人,你有沒有辦法贖回和改變你的敵人。但如果你愛你的敵人,你會發現,在愛的根源是贖回的能力。

我們來愛敵人和壓迫者是無法形容的困難。但它是一種救贖。這樣使我們得解放,使我們的敵人謙卑,他們會發現愈來愈難以繼續恨我們。

在中國,很多壓迫人們的方式是基于恐懼。他們讓人們生活在恐懼的監獄里。但是,約翰壹書四章15-21告訴了我們如何走出恐懼的監獄里找到自由:「凡是承認耶穌是神兒子的,神就住在他里面,他也住在神里面。這樣,我們已經認識并相信了神對我們所懷的愛。神就是愛﹔那住在愛里面的,就住在神里面,神也住在他里面。從這一點,愛在我們里面得以完全,使我們在審判的日子可以坦然無懼,因為基督怎樣,我們在這世上也怎樣。愛里沒有懼怕﹔相反,完美的愛能除去懼怕,因為懼怕帶有懲罰﹔而那懼怕的,在愛里沒有得以完全。我們愛,是因為他先愛了我們。如果有人說『我愛神』,卻恨自己的弟兄,他就是說謊者,因為一個人不愛自己所看到的弟兄,就不能愛沒有看到的神。這是我們從基督所領受的命令:愛神的,也要愛自己的弟兄。」

親愛的朋友們,我之所以要寬恕并不是因為我是個幸存者,因為神早說過,我們生命的壽數都在神手里(詩卅九4),而是因為要愛我們的神,愛我們的弟兄姐妹,愛我們的中國。愛沒有恐懼,愛永不止息!

讀到現在,你也愿意寬恕的話?讓我們知道。

愛你們的柴玲
六月七日二○一二年


弟兄姐妹,你們愿意寬恕那些“敵人”嗎?我留給你們來回答。

至于以巴之間的沖突,我相信猶太人不會有寬恕“敵人”之說。“以命還命,以眼還眼,以牙還牙,以手還手,以腳還腳,以烙還烙,以傷還傷,以打還打。。”(出二十一:23-25)還是彼此堅守的原則。


2。斯八:1 - 17  “1當日,亞哈隨魯王(Ahasuerus 或薛西一世 Xerxes I 486BC-465BC)把猶大人仇敵哈曼(Haman)的家產賜給王后以斯帖(Esther)。末底改(Mordecai)也來到王面前,因為以斯帖已經 告訴王末底改是她的親屬。2王摘下自己的戒指,就是從哈曼追回的,給了末底改。以斯帖派末底改管理哈曼的家產。3以斯帖又俯伏在王腳前,流淚哀告,求他除掉亞甲族哈曼害猶大人的惡謀。4王向以斯帖伸出金杖﹔以斯帖就起來,站在王前,5說:‘亞甲族(Agagite)哈米大他(Hammedatha)的兒子哈曼設謀傳旨,要殺滅在王各省的猶大人。現今王若愿意,我若在王眼前蒙恩,王若以為美,若喜悅我,請王另下旨意,廢除哈曼所傳的那旨意。6我何忍見我本族的人受害?何忍見我同宗的人被滅呢?’7亞哈隨魯王對王后以斯帖和猶大人末底改說:‘因哈曼要下手害猶大人,我已將他的家產賜給以斯帖,人也將哈曼挂在木架上。8現在你們可以隨意奉王的名寫諭旨給猶大人,用王的戒指蓋印,因為奉王名所寫、用王戒指蓋印的諭旨,人都不能廢除。’9三月,就是西彎月(Sivan),二十三日,將王的書記召來,按著末底改所吩咐的,用各省的文字、各族的方言,并猶大人的文字、方言寫諭旨,傳給那從印度(India)直到古實(Ethiopia)一百二十七省的猶大人和總督(lieutenants)、省長(deputies)、首領(rulers)。10末底改奉亞哈隨魯王的名寫諭旨,用王的戒指蓋印,交給騎御馬、圈快馬的驛卒,傳到各處。11,12諭旨中,王准各省各城的猶大人在一日之間,十二月,就是亞達月(Adar),十三日,聚集保護性命,剪除殺戮滅絕那要攻擊猶大人的一切仇敵和他們的妻子兒女,奪取他們的財為掠物。13抄錄這諭旨,頒行各省,宣告各族,使猶大人預備等候那日,在仇敵身上報仇。14于是,騎快馬的驛卒被王命催促,急忙起行。諭旨也傳遍書珊城(Shushan)。15末底改穿著藍色、白色的朝服,頭帶大金冠冕,又穿紫色細麻布的外袍,從王面前出來。書珊城的人民都歡呼快樂。16猶大人有光榮,歡喜快樂而得尊貴。17王的諭旨所到的各省各城,猶大人都歡喜快樂,設擺筵宴,以那日為吉日。那國的人民,有許多因懼怕猶大人,就入了猶大籍。”

《新譯本》:1當日,亞哈隨魯把猶太人的敵人哈曼的家產,賜給王后以斯帖﹔末底改也來到王的面前,因為以斯帖已經把末底改和她的關系告訴王。2王便摘下自己的戒指,就是從哈曼那里取回的,給了末底改,以斯帖也委派末底改管理哈曼的家產。3以斯帖又在王面前說話,俯伏在王的腳前,含淚懇求王免除亞甲族人哈曼所加的災害,以及他設計要害猶太人的陰謀。4王向以斯帖伸出了金杖,以斯帖就起來,站在王的面前﹔5她說:“王若是同意,我若是王面前蒙恩,就請下旨,廢除亞甲族哈米大他的兒子哈曼設計的諭文,就是他寫下要消滅在王各省的猶太人的諭文。6我怎忍看見我的族人消滅呢?”7亞哈隨魯王對王后以斯帖和猶太人末底改說:“因為哈曼要下手害猶太人,我已經把哈曼的家產賜給了以斯帖,人也把哈曼挂在木架了。8現在你們可以照著你們的意思,奉王的名為猶太人寫諭旨,用王的印戒蓋上﹔因為奉王的名所寫,用王的戒指蓋上印的諭旨,是沒有人可以廢除的。”9那時是三月,就是西彎月,二十三日,王的文士都召了來,照著末底改所吩咐一切有關猶太人的事,用各省的文字、各族的方言寫了諭旨,從印度到古實的一百二十七省,給各省的總督、省長和領袖,也用猶太人的文字和方言寫給猶太人。10末底改奉亞哈隨魯王的名寫了諭旨,又用王的戒指蓋上印﹔文書由驛使騎上御養的,為國事而用的快馬,傳送到各處去。11文書上寫著:王准許在各城的猶太人,可以聚集起來,保護自己的性命﹔也可以毀滅、殺盡和滅絕那些敵對猶太人的各族和各省的勢力,包括婦孺,并且可以掠奪他們的財產﹔12一日之間,在十二月,就是亞達月,十三日,在亞哈隨魯王的各省,開始實行。13諭旨的抄本作為御令,頒發到各省,宣告各族,使猶太人准備那日,好在仇敵身上施行報復。14于是,騎上為國事而用的快馬的驛使,迫于王命,就急急忙忙的出發,諭旨傳遍書珊城。15末底改穿著紫藍色和白色的朝服,戴著碩大的金冠冕,又披上紫色細麻布的外袍,從王面前出來﹔書珊城的人都歡呼快樂。16猶太人得到了光彩、歡喜、快樂和尊榮。17在各省各城中,王的命令和諭旨所到之處,猶太人都歡喜快樂,飲宴放假﹔那地的人民,有許多因為懼怕猶太人,就都自認是猶太人。

KJV:1 On that day did the king Ahasuerus give the house of Haman the Jews' enemy unto Esther the queen. And Mordecai came before the king; for Esther had told what he was unto her. 2 And the king took off his ring, which he had taken from Haman, and gave it unto Mordecai. And Esther set Mordecai over the house of Haman. 3 And Esther spake yet again before the king, and fell down at his feet, and besought him with tears to put away the mischief of Haman the Agagite, and his device that he had devised against the Jews. 4 Then the king held out the golden sceptre toward Esther. So Esther arose, and stood before the king, 5 And said, If it please the king, and if I have found favour in his sight, and the thing seem right before the king, and I be pleasing in his eyes, let it be written to reverse the letters devised by Haman the son of Hammedatha the Agagite, which he wrote to destroy the Jews which are in all the king's provinces: 6 For how can I endure to see the evil that shall come unto my people? or how can I endure to see the destruction of my kindred? 7 Then the king Ahasuerus said unto Esther the queen and to Mordecai the Jew, Behold, I have given Esther the house of Haman, and him they have hanged upon the gallows, because he laid his hand upon the Jews. 8 Write ye also for the Jews, as it liketh you, in the king's name, and seal it with the king's ring: for the writing which is written in the king's name, and sealed with the king's ring, may no man reverse. 9 Then were the king's scribes called at that time in the third month, that is, the month Sivan, on the three and twentieth day thereof; and it was written according to all that Mordecai commanded unto the Jews, and to the lieutenants, and the deputies and rulers of the provinces which are from India unto Ethiopia, an hundred twenty and seven provinces, unto every province according to the writing thereof, and unto every people after their language, and to the Jews according to their writing, and according to their language. 10 And he wrote in the king Ahasuerus' name, and sealed it with the king's ring, and sent letters by posts on horseback, and riders on mules, camels, and young dromedaries: 11 Wherein the king granted the Jews which were in every city to gather themselves together, and to stand for their life, to destroy, to slay, and to cause to perish, all the power of the people and province that would assault them, both little ones and women, and to take the spoil of them for a prey, 12 Upon one day in all the provinces of king Ahasuerus, namely, upon the thirteenth day of the twelfth month, which is the month Adar. 13 The copy of the writing for a commandment to be given in every province was published unto all people, and that the Jews should be ready against that day to avenge themselves on their enemies. 14 So the posts that rode upon mules and camels went out, being hastened and pressed on by the king's commandment. And the decree was given at Shushan the palace. 15 And Mordecai went out from the presence of the king in royal apparel of blue and white, and with a great crown of gold, and with a garment of fine linen and purple: and the city of Shushan rejoiced and was glad. 16 The Jews had light, and gladness, and joy, and honour. 17 And in every province, and in every city, whithersoever the king's commandment and his decree came, the Jews had joy and gladness, a feast and a good day. And many of the people of the land became Jews; for the fear of the Jews fell upon them.


所謂“惡人傾覆,歸于無有﹔義人的家必站得住。”(箴十二:7)“禍患追趕罪人﹔義人必得善報。”(箴十三:21)惡人哈曼死后,當天接二連三所發生的事 給后世生活在水深火熱,逼迫患難中的猶太人,寄予無限的盼望﹔他們相信“受苦的世代”總要過去,“黃金世代”不久即將來臨。他們寄望彌賽亞的拯救。這個彌賽亞信仰首先反映在公元前四世紀之后的舊約偽經天啟文體類書卷中,這是因為被擄后大衛世系的所羅巴伯所領導的回歸和重建聖殿。。并不是他們等待的理想王,所以他們盼望末后另有一個“大衛的苗裔”出來,建立他的王權在列國之上,就是“彌賽亞國度”。以后猶大遭受羅馬帝國的蹂躪,主后七十年的聖殿被燒毀。。這種彌賽亞信仰就愈加深深烙印在后世的猶太人心中。今天的猶太人在“普珥日”誦讀《以斯帖記》不是沒有道理的。對他們來說,惡人哈曼被處死,義人末底改被高升,弱女子以斯帖作為拯救者,都是他們百看不厭的“猶太劇”,百讀不厭的“福音書”。說得不好聽(借用馬克思的宗教觀語錄),《以斯帖記》是麻醉猶太人的“精神鴉片”,叫他們看不清誰是真正的彌賽亞,耶穌基督。

以下是當日接二連三所發生的事:

A。以斯帖“告訴王末底改是她的親屬”,換句話說,王也知道末底改是屬于猶大族人。

B。“王摘下自己的戒指,就是從哈曼追回的,給了末底改。”

C。“王把猶大人仇敵哈曼的家產賜給王后以斯帖。”

D。“以斯帖派末底改管理哈曼的家產。”

E。“以斯帖又俯伏在王腳前,流淚哀告,求他除掉亞甲族哈曼害猶大人的惡謀。王向以斯帖伸出金杖﹔以斯帖就起來,站在王前,說:‘亞甲族(Agagite)哈米大他(Hammedatha)的兒子哈曼設謀傳旨,要殺滅在王各省的猶大人。現今王若愿意,我若在王眼前蒙恩,王若以為美,若喜悅我,請王另下旨意,廢除哈曼所傳的那旨意。我何忍見我本族的人受害?何忍見我同宗的人被滅呢?’”  --  哈曼是在亞哈隨魯在位第十二年正月(474BC) 掣簽定十二月13日,一日之間剪除所有猶大人,不分老少婦女孩子,殺戮滅絕,并奪他們的財為掠物(斯三:7)﹔并在正月十三日,召了王的書記,奉王的名寫旨意,傳于總督和各省的省長,并各族的首領(斯三:12)。現在是什么時候呢?斯八:9 節說,“三月,就是西月二十三日。。寫諭旨。。”所以,“當日”應該是三月二十三日,或之前的一兩天。以斯帖求王另下旨意,廢除哈曼所傳的那旨意。

F。“亞哈隨魯王對王后以斯帖和猶大人末底改說:‘因哈曼要下手害猶大人,我已將他的家產賜給以斯帖,人也將哈曼挂在木架上。現在你們可以隨意奉王的名寫諭旨給猶大人,用王的戒指蓋印,因為奉王名所寫、用王戒指蓋印的諭旨,人都不能廢除。’”  --  有這一回事嗎?波斯王的諭旨,人都不能廢除嗎?我們沒有什么經外文獻支持這個說法,但聖經別處卻有同樣的記載,即但六:6-9 :

6于是,總長和總督紛紛聚集來見王說:“愿大利烏王(King Darius)萬歲!
7國中的總長、欽差、總督、謀士和巡撫彼此商議,要立一條堅定的禁令,三十日內不拘何人,若在王以外,或向神或向人求什么,就必扔在獅子坑中。
8王啊,現在求你立這禁令,加蓋玉璽,使禁令決不更改,照瑪代和波斯人(the Medes and Persians)的例,是不可更改的。
9于是大利烏王立這禁令,加蓋玉璽。

(有關王的戒指,請參考第十三課

接下來就是寫諭旨,傳遞諭旨。。。諭旨上寫了什么,我們下一課再見。


默想:

“亞哈隨魯王對王后以斯帖和猶大人末底改說:‘因哈曼要下手害猶大人,我已將他的家產賜給以斯帖,人也將哈曼挂在木架上。現在你們可以隨意奉王的名寫諭旨給猶大人,用王的戒指蓋印,因為奉王名所寫、用王戒指蓋印的諭旨,人都不能廢除。’”(斯八:7-8)

這里可以作一個救恩的類比:(只是類比)

哈曼 - 魔鬼撒但,末日要被扔在硫磺的火湖里,直到永永遠遠(啟二十:10)。

王 - 上帝

猶大人 - 人,罪人

人在伊甸園受魔鬼試探而犯罪,罪的工價是死,這是上帝給罪人頒布的諭旨,是不能廢除的。

這樣,上帝愛世人,要怎樣拯救罪人呢?

“上帝使那無罪的,替我們成為罪,好叫我們在他里面成為上帝的義。”(林后五:21)這是上帝所頒布的另一個諭旨,用基督的寶血蓋印,是不能廢除的。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