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以斯帖記 - 一個看不見神的世代

第二十一課 - 第七幕(二) - 猶大人反擊

 

經文:斯八:1 - 17

主旨: 末底改奉王的名寫新諭旨,王准各省各城的猶大人在一日之間,十二月,就是亞達月(Adar),十三日,聚集保護性命,剪除殺戮滅絕那要攻擊猶大人的一切仇敵和他們的妻子兒女,奪取他們的財為掠物。
 

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1。斯八:9 - 17  “9三月,就是西彎月(Sivan),二十三日,將王的書記召來,按著末底改(Mordecai)所吩咐的,用各省的文字、各族的方言,并猶大人的文字、方言寫諭旨,傳給那從印度(India)直到古實(Ethiopia)一百二十七省的猶大人和總督(lieutenants)、省長(deputies)、首領(rulers)。10末底改奉亞哈隨魯王(Ahasuerus 或薛西一世 Xerxes I 486BC-465BC)的名寫諭旨,用王的戒指蓋印,交給騎御馬、圈快馬的驛卒,傳到各處。11,12諭旨中,王准各省各城的猶大人在一日之間,十二月,就是亞達月(Adar),十三日,聚集保護性命,剪除殺戮滅絕那要攻擊猶大人的一切仇敵和他們的妻子兒女,奪取他們的財為掠物。13抄錄這諭旨,頒行各省,宣告各族,使猶大人預備等候那日,在仇敵身上報仇。14于是,騎快馬的驛卒被王命催促,急忙起行。諭旨也傳遍書珊城。15末底改穿著藍色、白色的朝服,頭帶大金冠冕,又穿紫色細麻布的外袍,從王面前出來。書珊城(Shushan)的人民都歡呼快樂。16猶大人有光榮,歡喜快樂而得尊貴。17王的諭旨所到的各省各城,猶大人都歡喜快樂,設擺筵宴,以那日為吉日。那國的人民,有許多因懼怕猶大人,就入了猶大籍。”

《新譯本》:9那時是三月,就是西彎月,二十三日,王的文士都召了來,照著末底改所吩咐一切有關猶太人的事,用各省的文字、各族的方言寫了諭旨,從印度到古實的一百二十七省,給各省的總督、省長和領袖,也用猶太人的文字和方言寫給猶太人。10末底改奉亞哈隨魯王的名寫了諭旨,又用王的戒指蓋上印﹔文書由驛使騎上御養的,為國事而用的快馬,傳送到各處去。11文書上寫著:王准許在各城的猶太人,可以聚集起來,保護自己的性命﹔也可以毀滅、殺盡和滅絕那些敵對猶太人的各族和各省的勢力,包括婦孺,并且可以掠奪他們的財產﹔12一日之間,在十二月,就是亞達月,十三日,在亞哈隨魯王的各省,開始實行。13諭旨的抄本作為御令,頒發到各省,宣告各族,使猶太人准備那日,好在仇敵身上施行報復。14于是,騎上為國事而用的快馬的驛使,迫于王命,就急急忙忙的出發,諭旨傳遍書珊城。15末底改穿著紫藍色和白色的朝服,戴著碩大的金冠冕,又披上紫色細麻布的外袍,從王面前出來﹔書珊城的人都歡呼快樂。16猶太人得到了光彩、歡喜、快樂和尊榮。17在各省各城中,王的命令和諭旨所到之處,猶太人都歡喜快樂,飲宴放假﹔那地的人民,有許多因為懼怕猶太人,就都自認是猶太人。

KJV:9 Then were the king's scribes called at that time in the third month, that is, the month Sivan, on the three and twentieth day thereof; and it was written according to all that Mordecai commanded unto the Jews, and to the lieutenants, and the deputies and rulers of the provinces which are from India unto Ethiopia, an hundred twenty and seven provinces, unto every province according to the writing thereof, and unto every people after their language, and to the Jews according to their writing, and according to their language. 10 And he wrote in the king Ahasuerus' name, and sealed it with the king's ring, and sent letters by posts on horseback, and riders on mules, camels, and young dromedaries: 11 Wherein the king granted the Jews which were in every city to gather themselves together, and to stand for their life, to destroy, to slay, and to cause to perish, all the power of the people and province that would assault them, both little ones and women, and to take the spoil of them for a prey, 12 Upon one day in all the provinces of king Ahasuerus, namely, upon the thirteenth day of the twelfth month, which is the month Adar. 13 The copy of the writing for a commandment to be given in every province was published unto all people, and that the Jews should be ready against that day to avenge themselves on their enemies. 14 So the posts that rode upon mules and camels went out, being hastened and pressed on by the king's commandment. And the decree was given at Shushan the palace. 15 And Mordecai went out from the presence of the king in royal apparel of blue and white, and with a great crown of gold, and with a garment of fine linen and purple: and the city of Shushan rejoiced and was glad. 16 The Jews had light, and gladness, and joy, and honour. 17 And in every province, and in every city, whithersoever the king's commandment and his decree came, the Jews had joy and gladness, a feast and a good day. And many of the people of the land became Jews; for the fear of the Jews fell upon them.

上一課,我們看到惡人哈曼死后,以斯帖求王除掉哈曼害猶大人的惡謀﹔王說因奉王名所寫、用王戒指蓋印的諭旨,人都不能廢除,所以要另頒一個諭旨給猶大人,准各省各城的猶大人聚集保護性命,剪除殺戮滅絕他們的一切仇敵。接下來就是寫諭旨了。

“三月,就是西彎月(Sivan),二十三日,將王的書記召來,按著末底改(Mordecai)所吩咐的,用各省的文字、各族的方言,并猶大人的文字、方言寫諭旨,傳給那從印度(India)直到古實(Ethiopia)一百二十七省的猶大人和總督(lieutenants)、省長(deputies)、首領(rulers)。末底改奉亞哈隨魯王(Ahasuerus 或薛西一世 Xerxes I 486BC-465BC)的名寫諭旨,用王的戒指蓋印,交給騎御馬、圈快馬的驛卒,傳到各處。”  --  這是亞哈隨魯在位第十二年西彎月(474BC,三月,陽歷五/六月,請參考第六課)的二十三日。 波斯帝國的幅員遼闊,有關其行省組織、官銜、快捷地把王令傳遞等事項,我在以前都解釋了,大家可以參考以下几課:

第三課 “用各族方言寫的王令”

第五課 “波斯郵袋里的發現”

第七課 “波斯行省,總督(lieutenants)、省長(deputies)、首領(rulers)。。”

第八課 “波斯皇家大道”

諭旨中,王准各省各城的猶大人在一日之間,十二月,就是亞達月(Adar),十三日,聚集保護性命,剪除殺戮滅絕那要攻擊猶大人的一切仇敵他們的妻子兒女,奪取他們的財為掠物。 抄錄這諭旨,頒行各省,宣告各族,使猶大人預備等候那日,在仇敵身上報仇。于是,騎快馬的驛卒被王命催促,急忙起行。諭旨也傳遍書珊城。”  --  這是諭旨的內容。我要解釋兩點:

A。翻譯的問題:請大家看原文第十一節:

《和合本》:11,12諭旨中,王准各省各城的猶大人在一日之間,十二月,就是亞達月(Adar),十三日,聚集保護性命,剪除殺戮滅絕那要攻擊猶大人的一切仇敵和他們的妻子兒女,奪取他們的財為掠物。

《新譯本》:11文書上寫著:王准許在各城的猶太人,可以聚集起來,保護自己的性命﹔也可以毀滅、殺盡和滅絕那些敵對猶太人的各族和各省的勢力,包括婦孺,并且可以掠奪他們的財產﹔12一日之間,在十二月,就是亞達月,十三日,在亞哈隨魯王的各省,開始實行。

《呂振中譯本》:11,12文書中王准一省一省的猶大人在一日之間、在十二月、就是亞達月(即︰公歷二三月之間)、十三日、都可以聚集,站起來保護自己的性命,將任何族任何省分要攻擊他們、的一切軍兵、連小孩和婦女、全都消滅、屠殺滅盡,并且奪取他們的資財作為掠物。

《KJV》:11 Wherein the king granted the Jews which were in every city to gather themselves together, and to stand for their life, to destroy, to slay, and to cause to perish, all the power of the people and province that would assault them, both little ones and women, and to take the spoil of them for a prey, 12 Upon one day in all the provinces of king Ahasuerus, namely, upon the thirteenth day of the twelfth month, which is the month Adar.

《NIV》:11 The king's edict granted the Jews in every city the right to assemble and protect themselves; to destroy, kill and annihilate any armed force of any nationality or province that might attack them and their women and children; and to plunder the property of their enemies. 12 The day appointed for the Jews to do this in all the provinces of King Xerxes was the thirteenth day of the twelfth month, the month of Adar.

《NASB》:11 In them the king granted the Jews who were in each and every city the right to assemble and to defend their lives, to destroy, to kill and to annihilate the entire army of any people or province which might attack them, including children and women, and to plunder their spoil, 12 on one day in all the provinces of King Ahasuerus, the thirteenth day of the twelfth month (that is, the month Adar).

如果大家仔細比較以上這些版本的翻譯,就會注意到《NIV》的翻譯有點隱晦,譯者將“妻子兒女”(their women and children)作為“攻擊”這個動詞的復合直接受詞(compound direct object)的一部分,因此將諭旨譯作准許猶大人滅絕那“要攻擊他們(猶大人)和他們妻子兒女的一切仇敵”,而不是如其他譯本作“剪除殺戮滅絕那要攻擊猶大人的一切仇敵和他們的妻子兒女”。 很少聖經學者支持《NIV》的譯法。《NIV》這樣解讀原文很可能是認為上帝的子民不應當這樣殺害無辜的婦孺。對于抄寫《希伯來文聖經》的文士,或者當日的猶大人和以后的猶太人,這樣的諭旨不會牽涉任何道德的問題。理由很簡單:在五經里,上帝曾吩咐以色列人“。。奪了他(西宏)的一切城邑,將有人煙的各城,連女人帶孩子,盡都毀滅,沒有留下一個。。。。耶和華我們的上帝也將巴珊王噩和他的眾民都交在我們手中,我們殺了他們,沒有留下一個。那時,我們奪了他所有的城,共有六十座,沒有一座城不被我們所奪。這為亞珥歌伯的全境,就是巴珊地噩王的國。這些城都有堅固的高牆,有門有閂﹔此外還有許多無城牆的鄉村。我們將這些都毀滅了,象從前待希實本王西宏一樣,把有人煙的各城,連女人帶孩子,盡都毀滅。惟有一切牲畜和城中的財物,都取為自己的掠物。”( 申二:34,三:3-7) 撒母耳也曾對掃羅說:“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時候,在路上亞瑪力人怎樣待他們,怎樣抵擋他們,我都沒忘。現在你要去擊打亞瑪力人,滅盡他們所有的,不可憐惜他們,將男女、孩童、吃奶的,并牛、羊、駱駝和驢盡行殺死。”(撒上十五:3)既然有先例,猶大人對這樣的諭旨就不會大驚小怪。

所以,我們不接納《NIV》的譯法,我們認為末底改奉王的名所寫的諭旨,是要猶大人在亞達月(Adar),即十二月的十三日,剪除殺戮滅絕那要攻擊猶大人的一切仇敵和他們的妻子兒女,奪取他們的財為掠物。

后來猶大人有殺戮敵人的妻子兒女,掠奪他們的財物嗎?

斯九:6 說:“在書珊城,猶大人殺滅了五百人。”

斯九:8-10 說:“又殺十個(猶大人仇敵哈曼的兒子)。猶大人卻沒有下手奪取財物。”

斯九:15 說:“書珊的猶大人又聚集在書珊,殺了三百人,卻沒有下手奪取財物。”

斯九:16 說:“在王各省其余的猶大人,也都聚集保護性命,殺了恨他們的人七萬五千,卻沒有下手奪取財物。。。”

從以上的記載,我們不知道所殺的究竟是否包括婦孺,只知道猶大人沒有掠奪敵人的財物。

以現代人的觀點,這樣的殺戮敵人和他們的妻子兒女是不能接受的。過去我已經和大家探討報復的問題,但報復是有底線的,譬如 《國際戰爭法》,有限制作戰手段和方法的法律規定,也有人道保護的規則。前者如禁止使用細菌武器和化學武器,后者規定了大量給予平民居民和戰爭受難者以直接保護的規則,如嚴格區分平民與武裝部隊、戰斗員與非戰斗員、戰斗員與戰爭受難者﹔不得以平民和民用物體為攻擊對象,也不得攻擊已喪失戰斗能力的戰爭受難者﹔對戰俘和平民應予以人道待遇,尊重其人身尊嚴和個人權利,不對其施以諸如殺害、虐待、酷刑及肢體傷害等暴力行為。。。《以斯帖記》時代的猶大人沒有受《國際戰爭法》的約束,我們就不能以現代人的眼光來看他們的報復行為。


B。猶大人的“仇敵”指的是誰?

亞甲人哈曼是猶大人敵人的首腦,這是毋庸置疑的。波斯帝國內的其他亞甲族人必然是猶大人的仇敵,這是我們可以肯定的。亞甲族的人數有七萬五千人嗎?(斯九:16)我們不知道。斯九:16 說:“他們(猶大人)的人。。”我們可以推測這些人未必全部是亞甲族人。他們是誰呢? 從《以斯拉記》和《尼希米記》,我們看到“恨”猶大人,與他們為敵,阻擾他們重建聖殿和城牆的,大有人在。請參考以下的經文:

拉四:1-16

1猶大和便雅憫的敵人,聽說被擄歸回的人為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建造殿宇,
2就去見所羅巴伯和以色列的族長,對他們說:“請容我們與你們一同建造,因為我們尋求你們的上帝,與你們一樣。自從亞述王以撒哈頓帶我們上這地以來,我們常祭祀上帝。”
3但所羅巴伯、耶書亞和其余以色列的族長對他們說:“我們建造上帝的殿與你們無干,我們自己為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協力建造,是照波斯王塞魯士所吩咐的。”
4那地的民就在猶大人建造的時候,使他們的手發軟,擾亂他們。
5從波斯王塞魯士年間,直到波斯王大利烏登基的時候,賄買謀士,要敗壞他們的謀算。
6在亞哈隨魯才登基的時候,上本控告猶大和耶路撒冷的居民。
7亞達薛西年間,比施蘭、米特利達、他別和他們的同黨,上本奏告波斯王亞達薛西,本章是用亞蘭文字、亞蘭方言﹔
8省長利宏、書記伸帥要控告耶路撒冷人,也上本奏告亞達薛西王。
9省長利宏、書記伸帥和同黨的底拿人、亞法薩提迦人、他釧啎H、亞法撒人、亞基衛人、巴比倫人、書珊迦人、底亥人、以攔人,
10和尊大的亞斯那巴所遷移、安置在撒瑪利亞城并大河西一帶地方的人等,
11上奏亞達薛西王說:“河西的臣民云云。
12王該知道,從王那里上到我們這里的猶大人,已經到耶路撒冷重建這反叛惡劣的城,筑立根基,建造城牆。
13如今王該知道,他們若建造這城,城牆完畢,就不再與王進貢、交課、納稅,終久王必受虧損。
14我們既食御鹽,不忍見王吃虧,因此奏告于王。
15請王考察先王的實錄,必在其上查知這城是反叛的城,與列王和各省有害。自古以來,其中常有悖逆的事,因此這城曾被拆毀。
16我們謹奏王知,這城若再建造,城牆完畢,河西之地王就無分了。”

拉五:3-17

3當時,河西的總督達乃和示他波斯乃,并他們的同黨來問說:“誰降旨讓你們建造這殿,修成這牆呢?”
4我們便告訴他們,建造這殿的人叫什么名字。
5上帝的眼目看顧猶大的長老,以致總督等沒有叫他們停工,直到這事奏告大利烏,得著他的回諭。
6河西的總督達乃和示他波斯乃,并他們的同黨,就是住河西的亞法薩迦人,上本奏告大利烏王。
7本上寫著說:“愿大利烏王諸事平安!
8王該知道,我們往猶大省去,到了至大上帝的殿,這殿是用大石建造的,梁木插入牆內,工作甚速,他們手下亨通。
9我們就問那些長老說:‘誰降旨讓你們建造這殿、修成這牆呢?'
10又問他們的名字,要記錄他們首領的名字,奏告于王。
11他們回答說:’我們是天地之上帝的仆人,重建前多年所建造的殿,就是以色列的一位大君王建造修成的。
12只因我們列祖惹天上的上帝發怒,神把他們交在迦勒底人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的手中,他就拆毀這殿,又將百姓擄到巴比倫。
13然而巴比倫王塞魯士元年,他降旨允准建造上帝的這殿。
14上帝殿中的金銀、器皿,就是尼布甲尼撒從耶路撒冷的殿中掠去帶到巴比倫廟里的,塞魯士王從巴比倫廟里取出來,交給派為省長的,名叫設巴薩,
15對他說:可以將這些器皿帶去,放在耶路撒冷的殿中,在原處建造上帝的殿。
16于是,這設巴薩來建立耶路撒冷上帝殿的根基。這殿從那時直到如今,尚未造成。'”
17現在王若以為美,請察巴比倫王的府庫,看塞魯士王降旨,允准在耶路撒冷建造上帝的殿沒有。王的心意如何,請降旨曉諭我們。

尼二:9-10,19

9王派了軍長和馬兵護送我。我到了河西的省長那里,將王的詔書交給他們。
10和倫人參巴拉,并為奴的亞捫人多比雅,聽見有人來為以色列人求好處,就甚惱怒。

19但和倫人參巴拉,并為奴的亞捫人多比雅和阿拉伯人基善聽見就嗤笑我們,藐視我們說:“你們做什么呢?要背叛王嗎?”

尼四:7-8

7參巴拉、多比雅、阿拉伯人、亞捫人、亞實突人聽見修造耶路撒冷城牆,著手進行堵塞破裂的地方,就甚發怒。
8大家同謀要來攻擊耶路撒冷,使城內擾亂。。

尼六:1,14-16

1參巴拉、多比雅、阿拉伯人基善和我們其余的仇敵,聽見我已經修完了城牆,其中沒有破裂之處(那時我還沒有安門扇)。

14我的上帝啊!多比雅、參巴拉、女先知挪亞底和其余的先知,要叫我懼怕,求你記念他們所行的這些事。
15以祿月二十五日,城牆修完了,共修了五十二天。
16我們一切仇敵,四圍的外邦人,聽見了便懼怕,愁眉不展,因為見這工作完成,是出乎我們的上帝。


總之,當時敵對猶大人的,不僅是世仇亞甲族人,還有林林種種的外邦人。

現在我要問大家,為什么猶大人/猶太人那么“乞人憎”(廣東話,意思“令人討厭”)?

(1)猶太人和阿拉伯人/穆斯林(回教徒)之間彼此憎恨是眾所皆知。但我們不要因此就一竹竿打翻全船人。首先,要明白不是所有的阿拉伯人都是穆斯林(回教徒),也不是所有的回教徒都是阿拉伯人。盡管大多數阿拉伯人都是回教徒,但也有許多不是回教徒的阿拉伯人。而且,非阿拉伯人回教徒(在印度尼西亞和馬來西亞這樣的地區)的人數多于阿拉伯人回教徒。其次,很重要的一點就是:不是所有的阿拉伯人都憎恨猶太人,不是所有的回教徒都憎恨猶太人,更不是所有的猶太人都憎恨阿拉伯人和回教徒。我們必須小心不要一成不變地看人。然而總的來說,阿拉伯人和回教徒對猶太人有嫌惡和不信任,反之亦然。

如果聖經對這種仇恨有清晰的解釋的話,那要追溯到亞伯拉罕。猶太人是亞伯拉罕的兒子以撒的后代。阿拉伯人是亞伯拉罕的兒子以實瑪利的后代。以實瑪利是使女的兒子(創世紀16:1-16),以撒是神應許亞伯拉罕的兒子,他要繼承亞伯拉罕的產業(創二十一:1-3),顯然在這兩個兒子之間會有一些仇恨。撒拉看到以實瑪利戲笑以撒,就跟亞伯拉罕說逐出夏甲和以實瑪利(創二十一:11-21)。這很可能導致了以實瑪利在內心對以撒的更多蔑視。一個天使甚至對夏甲語言以實瑪利“他的手要攻打人,人的手也要攻打他。他必住在眾兄弟的東邊”(創十六:11-12)。

伊斯蘭教,其中大多數阿拉伯人是信徒,使這種仇恨加深。對于猶太人,古蘭經里有矛盾的教導。一方面它教育回教徒對待猶太人要像親兄弟,另一方面要求回教徒打擊那些拒絕信仰伊斯蘭教的猶太人。古蘭經也引起了一個爭端:亞伯拉罕的哪一個兒子是神真正應許的。希伯來文聖經中說是以撒。古蘭經說是以實瑪利。古蘭經教導以實瑪利是亞伯拉罕要獻祭給主的,而不是以撒(與創世紀22章矛盾)。這個關于誰是上帝應許的兒子的爭論對今天的這種敵對狀態有很大影響。

然而,以撒和以實瑪利之間留存的歷史苦根不是今天猶太人和阿拉伯人之間仇恨的全部解釋。事實上,中東歷史的几千年中,猶太人和阿拉伯人大致和平共處,互不計較。仇恨的主要原因產生于近代。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后,聯合國將以色列的一部分土地划給了猶太人,當時那里居住的主要是阿拉伯人(巴勒斯坦人)。大部分阿拉伯人強烈抗議以色列占有那片領土。阿拉伯國家聯合起來攻打以色列,試圖將他們從那塊土地上趕出去 --  但是他們被以色列徹底打敗。自那以后,以色列與其阿拉伯鄰國之間存在著極大的敵意。如果你看地圖,以色列只有一小片銀色領土,被比它大很多的阿拉伯國家如約旦、敘利亞、沙特阿拉伯、伊拉克和埃及所包圍。。。。(抄錄自《gotquestions?org》)

(2)基督徒和猶太人之間也有恩恩怨怨。我在《情牽以色列四千年》一文中說:

。。。主后70年。。羅馬將軍提多(Titus Flavius Vespasianua)率軍血腥鎮壓了猶太人的起義,攻陷了耶路撒冷,燒毀了第二聖殿,屠殺了無數的猶太人,將聖殿的裝飾物作為戰利品帶回羅馬。主后132年,因為羅馬帝國要在耶路撒冷城的廢墟上建立一座羅馬城市,觸怒了猶太教公會﹔猶太人舉行了最后一次大起義,招來了暴君哈德良(Publius Aelius Hadrianus 76-138年)血洗巴勒斯坦,徹底摧毀了耶路撒冷。猶太人從此失去了祖國,開始了近兩千年的被奴役、被歧視、被迫害的世界性大流散歷史。 這時,整個基督徒團體也發生了劇變,在一些教父的教導和著作當中,充斥了攻擊猶太人的激烈言論和煽動情緒,他們將耶穌的死歸咎于整個猶太民族,「反猶太主義的種子」深深埋下 在當時基督徒的心中,開始了基督教和猶太教的分道揚鑣。。。。

。。主后70年至630年,猶太人主要聚居在巴勒斯坦、巴比倫和亞歷山大等地,這時期稱為拉比時期。由于聖殿被毀,聖城已化為焦土,每個猶太人心靈都留下了極深的創傷。為了使猶太人在國破之后仍然保有一致的信仰和民族特性,法利賽人成為猶太族群的權威人士和精神領袖,被稱為拉比﹔他們建立耶希瓦(Yeshivah),就是猶太經學院,它匯集了大批猶太學者,成為在缺少國家獨立正常條件下,猶太人維持和發展民族文化和宗教傳統的中心。猶太教的口傳律法集《塔木德》(Talmud)也在這個時期完成,它成為日后猶太人行事為人的准則。由于羅馬皇帝君士坦丁大帝在313年頒布米蘭詔書,宣布承認基督教為合法且自由的宗教,基督教地位由此得到提升,而「毀謗」猶太人是鬼附的思想,也開始進入社會各階層。

。。公元630年至17世紀中葉,這是伊斯蘭教建立和擴張的年代。巴勒斯坦等西亞地區的大多數猶太人因經濟生活、宗教信仰、法律地位和社會活動受到穆斯林統治者的種種限制,就離開故土,移居歐洲。 但猶太人在這里也沒有好日子過,因為他們被視為基督的殺手,為魔鬼的同伴,所以成為屠殺的對象。公元十一世紀末,歐洲正處于十字軍發展初期,猶太人受到前所未有的殘酷迫害,西歐的猶太人不是被搶掠、謀殺,就是被迫改信基督教或逃亡。1179年,基督教會在第三屆拉特蘭會議(Lateran Council)上作出禁止基督教徒與猶太人交往的規定。1215年,第四屆拉特蘭會議上又頒布了許多敵視猶太人的法令,并規定猶太人必須穿特別的外衣,佩戴特別的徽章。自此,猶太人成為受難極重的犧牲者,聚居地經常受洗劫,居民被集體屠殺,并周期性地被驅逐出歐洲各國。 十四世紀初,西班牙掀起了迫害猶太人運動,他們建立了宗教裁判所,對猶太人進行公開宣判,從鞭撻直到活活燒死,共有四十萬人受審,三萬人被處以極刑。這股反猶浪潮几乎席卷整個歐洲。但話又說回來,猶太人越是受逼迫,他們就越在自己的信仰與傳統中找到安慰與力量﹔杰出的猶太神學家 紛紛興起,如薩阿迪亞,墨西﹒邁蒙尼得(Moses Maimonides, 1135-1204年),梅厄﹒本﹒巴魯赫(Me'ir ben Baruch 1220-1293年)等,這些學者為社群提供多方面的幫助,給予他們信心和引導。

。。。在這里有必要說明一下,中世紀的“基督教”其實就是“天主教”,所以后來有所謂教皇約翰保羅二世(Pope John Paul II)在公元2000年為過去的“錯誤”和對猶太人懷有的敵意,公開向猶太人道歉。16世紀的宗教改革后,基督新教又是怎樣對待猶太人呢?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 1483-1546年)在《猶太人和他們的謊言》(On the Jews and their Lies)一書,他把猶太人稱為“毒液”、“盜賊”、“令人作嘔的害虫”(poisonous envenomed worms)他倡議焚毀猶太人的學校和會堂,把猶太人轉移到“格托”(Ghetto)里面,沒收猶太人的“褻瀆”書籍,禁止拉比教導死亡和痛苦的問題,鼓勵沒收猶太人的財產,用作宣揚基督教的經費。”他還說:“Jerusalem was destroyed over 1400 years ago, and at that time we Christians were harassed and persecuted by the Jews throughout the world ... So we are even at fault for not avenging all this innocent blood of our Lord and of the Christians which they shed for 300 years after the destruction of Jerusalem ... We are at fault in not slaying them.”“我們錯就錯在沒把他們徹底鏟除”- 這是出自馬丁路德的嘴啊!我們不知道何以馬丁路德如此痛恨猶太人,以后納粹德國就是引用他的話作《最后決議》(The Final Solution)-- 消滅猶太人。慶幸的是,基督新教(包括路德宗)并沒有延續馬丁路德的教導和做法,猶太人對他們是“。。我弟兄、我骨肉之親”(羅九:3)。。(完)

(3)一些阿拉伯人/穆斯林(回教徒)和一些基督徒“憎恨”猶太人,我們可以理解。但為什么波斯時代的外邦人也憎恨猶大人呢? 理由很簡單,因為猶太人自以為是上帝的子民,迦南地是上帝賜給他們的地業﹔在大衛/所羅門王朝擴張領土,國威輝煌,富甲一方的時候,更把這種民族優越感和民族主義的情緒推至巔峰﹔他們視外邦人為“狗”,不能分享上帝子民的權益。這樣的心態當然激起周邊的民族國家仇視他們的民族情緒。就算南北兩國滅亡后,他們在被擄之地仍然尊崇獨一上帝的信仰,與周邊民族的多神信仰,生活風俗習慣格格不入,完全不能融入當地人的社會里,所以難怪他們被外邦人憎恨了。

總之,哪里有猶太人,那里就有他們的敵人。


現在我要問:我們作為基督徒,我們的仇敵是誰?

魔鬼撒但肯定是我們的仇敵;邪靈和“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弗六:12)肯定也是我們的仇敵。這些都是靈界里的仇敵。

誰是我們地上的仇敵呢?主耶穌告訴門徒“。。不抵擋你們的,就是幫助你們的。”(路九:50)抵擋我們的是敵人嗎?異端邪教。。各種外教。。強權政府。。是我們的仇敵嗎?

主耶穌說:“你們聽見有話說:‘當愛你的鄰舍,恨你的仇敵。'只是我告訴你們: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太五:43-44,路六:27,35)愛鄰舍已經很難(路十:25-37),我們要怎樣愛仇敵呢?

這兩個問題,我留給大家在課堂上討論__________________


“末底改穿著藍色、白色的朝服,頭帶大金冠冕,又穿紫色細麻布的外袍,從王面前出來。書珊城(Shushan)的人民都歡呼快樂。猶大人有光榮,歡喜快樂而得尊貴。王的諭旨所到的各省各城,猶大人都歡喜快樂,設擺筵宴,以那日為吉日。那國的人民,有許多因懼怕猶大人,就入了猶大籍。” --  上次末底改被王賜他尊榮,穿朝服和騎戴冠的御馬,走遍城里的街市,是因為末底改曾破壞殺害王的陰謀﹔這次王賜末底改尊榮是抬舉他,使他高升,有如上次抬舉哈曼,使他高升一樣(斯三:1)。我們要在斯十:3 才知道末底改被高升成為亞哈隨魯王的宰相。猶大人看到諭旨,知道先前滅族的諭旨不但被取代,現在還可以在仇敵身上報仇,當然喜出望外;他們“設擺筵宴,以那日為吉日”。

“那國的人民,有許多因懼怕猶大人,就入了猶大籍。”  --  因畏懼而入籍,不表示真誠歸向上帝,就像有的人為求出入平安,盼子、祈雨、望財、求學、去病,事事順利。。而信耶穌﹔有的人為求心靈和精神有份寄托,道德覺醒,做一個好人,而信耶穌﹔有的人為了渴求宗教帶來的深邃經驗,追求特別的靈恩,感情得到宣泄,人性里行神跡奇事的欲望得到滿足,自以為過著丰盛的生命,而信耶穌﹔有的人為了迎合潮流,追求時髦的信仰,而信耶穌。。。林林總總。。這些人都不是敬畏上帝,誠心歸向上帝。


下一課,我們要看猶大人怎樣執行新的諭旨,在仇敵身上報仇。


默想:

上帝在整本舊約一直向他子民的敵人宣布聖戰,如滅絕迦南七族,滅絕亞瑪力人(包括他們的婦孺)等。我們要怎樣理解這種聖戰呢?

卡蓮﹒喬布斯(Karen H Jobes)在她的《以斯帖記》(譯者:譚愛珍,國際釋經應用系列之一,漢語聖經協會出版,2007年)對聖戰有精辟的講解。我把那一段抄錄在此供大家參考:

聖戰的概念及聖戰的終結

    這段經文(斯八:11-12)在現代讀者的心中或會引起一個道德問題,但對于當日的讀者、甚至作者自己,不以為然,因為他們明白聖戰的概念和做法。對于理解聖戰的道德問題,鮑德溫(Joyce G Baldwin, Esther: An Introduction and Commentary (Tyndale Old Testament Commentaries))提出一個重要元素,就是新舊約的對比,她認為諭旨准許猶太人殺死仇敵的妻兒,將這種做法“與新約比較”,突顯舊約的做法野蠻。為什么在舊約里用暴力報復的事比比皆是,但在新約主耶穌卻教導我們要愛我們的仇敵如同自己(太五:44﹔路六:27、35)?我們要如何理解這兩個相反的理念呢?

    以色列的彌賽亞,耶穌基督的死亡,是終止聖戰的惟一基礎﹔聖靈充滿,是我們愛仇敵如同自己的惟一力量。神的子民要向那些行惡的人報復所牽涉的一切仇恨,現在已因為耶穌的受苦和受死而全部被清償。他已付了罪的工價,承受了罪的報應。我們自己得罪別人的報應,以及別人得罪我們的報應,都已因為耶穌釘身在十字架而全部被清償。我們只有明白,耶穌已經付了罪的工價,才能夠饒恕別人的罪,正如主饒恕了我們的罪一樣。因著耶穌在十字架上打了聖戰的最后一仗,人類歷史上真正的聖戰即已告終。

    所以,現代一些仍然接受聖戰(阿拉伯文是 jihad)概念的國家,就是那些拒絕接受耶穌基督的福音及其道德理念的國家。據朗曼(Tremper Longman 舊約教授)解釋,在聖經歷史之中,聖戰由開始直至耶穌將它改變,共有五個階段:

(1)神為以色列爭戰

(2)神攻擊以色列

(3)神給人未來復和的盼望

(4)耶穌基督成了神的戰士,結束了地上的聖戰

(5)基督再來,消滅一切行惡的人

    以斯帖記里面令解經家感到不安的野蠻行徑,以及這些行為與耶穌在新約的教導的關系,必須透過聖戰及耶穌在救贖歷史之中的角色去理解。。。(完)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