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以斯帖記 - 一個看不見神的世代

第五課 - 讀《以斯帖記》、《以斯拉記》和《尼希米記》須知 - 波斯帝國(五)

經文:代下三十六:11-23,拉一:1-4,斯一:1-2

主旨:波斯帝國的興衰史(下)--  從亞達薛西一世(Artaxerxes I,公元前465-前425年)、大流士二世(Darius II, 公元前423年-前404年) 、亞達薛西二世(Artaxerxes II,公元前404-前359年)、亞達薛西三世(Artaxerxes III,公元前358-前338年)和大流士三世(Darius III,公元前336-前330年),波斯帝國的滅亡,談到波斯的文字和宗教。

1。上兩課已經查考了以下几個波斯帝王的簡史:

第三課

鐵伊司佩斯(Teispes 675-640BC?)
居魯士一世(Cyrus I 640-600?)
岡比西斯一世(Cambyses I,600/580?-559BC)
居魯士二世(或塞魯士,或古列,Cyrus II,公元前559年-前529年)
岡比西斯二世(Cambyses II,公元前529年-前522年)

第四課

大流士一世(Darius I or Darius the Great,或大利烏一世,公元前522-前486年)
薛西一世(Xerxes I ,亞哈隨魯,公元前486-前465年)

今天,我要繼續跟大家查考以下几個帝王,并且還看一看波斯的宗教和當時通行的國際語言亞蘭文(Aramaic):

亞達薛西一世(Artaxerxes I,公元前465-前425年)
大流士二世(Darius II, 公元前423年-前404年)
亞達薛西二世(Artaxerxes II,公元前404-前359年)
亞達薛西三世(Artaxerxes III,公元前358-前338年)
大流士三世(Darius III,公元前336-前330年)

2。亞達薛西一世(Artaxerxes I,公元前465-前425年)

他的名字出現在《以斯拉記》和《尼希米記》。

拉四:7-8,11  亞達薛西年間,比施蘭、米特利達、他別和他們的同黨,上本奏告波斯王亞達薛西,本章是用亞蘭文字、亞蘭方言﹔省長利宏、書記伸帥要控告耶路撒冷人,也上本奏告亞達薛西王。。。上奏亞達薛西王說:“河西的臣民云云。”

拉四:23  亞達薛西王的上諭讀在利宏和書記伸帥,并他們的同黨面前,他們就急忙往耶路撒冷去見猶大人,用勢力強迫他們停工。

(我在第三課已經說了,《以斯拉記》第四章里的“亞達薛西”是一個聖經難題,我要在查考該書時才解釋。)

拉六:14  猶大長老因先知哈該和易多的孫子撒迦利亞所說勸勉的話,就建造這殿,凡事亨通。他們遵著以色列神的命令和波斯王塞魯士、大利烏、亞達薛西的旨意,建造完畢。

拉七:1,7,11-12  這事以后,波斯王亞達薛西年間,有個以斯拉,他是西萊雅的兒子,西萊雅是亞撒利雅的兒子,亞撒利雅是希勒家的兒子。。亞達薛西王第七年,以色列人、祭司、利未人、歌唱的、守門的、尼提寧,有上耶路撒冷的。。。祭司以斯拉是通達耶和華誡命和賜以色列之律例的文士。亞達薛西王賜給他諭旨,上面寫著說:諸王之王亞達薛西,達于祭司以斯拉、通達天上神律法大德的文士云云:

拉七:21  我亞達薛西王,又降旨與河西的一切庫官說,通達天上神律法的文士祭司以斯拉,無論向你們要什么,你們要速速地備辦,

拉八:1  當亞達薛西王年間,同我從巴比倫上來的人,他們的族長和他們的家譜記在下面:

尼一:1  哈迦利亞的兒子尼希米的言語如下:亞達薛西王二十年基斯流月,我在書珊城的宮中。

尼二:1  亞達薛西王二十年尼散月,在王面前擺酒,我拿起酒來奉給王。我素來在王面前沒有愁容。

尼五:14  自從我奉派作猶大地的省長,就是從亞達薛西王二十年直到三十二年,共十二年之久,我與我弟兄都沒有吃省長的俸祿。

尼十三:6  那時,我不在耶路撒冷。因為巴比倫王亞達薛西三十二年,我回到王那里。過了多日,我向王告假。

先知書上有這個王嗎?沒有,但他在位的時候,上帝興起了最后一個先知對猶太人說話,他就是瑪拉基(Malachi) 。不像先知哈該和撒迦利亞,我們能夠確定他們事奉的年期(看第三課大流士一世在位年間,拉五:一),我們單從《瑪拉基書》很難確定他在什么時候作上帝的仆人(瑪一:8 提到“。。你獻給你的省長。。”)。有的學者推測他是在尼希米回波斯述職后(433BC),與他第二次返回耶路撒冷(日期未詳:尼十三:7“過了多日”)其間對猶太人所作的嚴詞厲語,大約是 433-425BC 亞達薛西一世在位的時候。也有學者認為瑪拉基在以斯拉和尼希米之前,他的信息成為后兩者改革的推動力。先知瑪拉基(Malachi)后 有四百年的寂靜,上帝不再說話,“及至時候滿足,上帝就差遣他的兒子,為女子所生,且生在律法以下,要把律法以下的人贖出來,叫我們得著兒子的名分。”(加四:4-5)


我在上一課說,465BC,薛西一世(Xerxes I ,亞哈隨魯,公元前486-前465年)在宮廷政變中被皇家近衛軍的首領 Artabanus 所殺,兒子亞達薛西一世(Artaxerxes I,公元前465-前425年)繼承王位。

這個薛西一世即位后有什么作為嗎?

他的父親薛西一世(Xerxes I) 在薩拉米海戰和后來在希拉迪(Plataea)及米卡爾(Mycale)的交戰潰不成軍后,雅典已經牢牢掌握著海上霸權。于是亞達薛西一世(Artaxerxes I)即位后就采用另一種策略,就是利用希臘軍隊之間猜疑及不團結,資助希臘的敵人來與希臘對敵。這樣做無疑等于挑舋希臘,彼此相互爭戰。

首先在461/460BC,埃及發動一次歷時十年的反抗,他們擊敗了波斯軍隊,占領了三角洲(Delta region)大部分地區。這時的希臘聯軍有兩百多艘三列槳戰艦在地中海東部,要把塞浦露斯島(Cyprus)從波斯手中解放﹔當他們聽說埃及的反抗后,艦隊就航向埃及,在459BC,幫助埃及擊退波斯軍,占領了孟斐斯(Memphis)。

456BC,波斯在敘利亞行省的總督麥嘉比索(Megabyzus) 的率軍下,揮軍進入埃及,十九個月內就平定了那里的叛亂,擊敗了希臘聯軍。希臘聯軍失去了兩百艘艦隊和六千人。 (注:還記得我說的《以斯拉記》第四章聖經難題嗎?如果拉四:7-23 發生在埃及反抗期間,亞達薛西一世肯定會懷疑猶太人在耶路撒冷的重建聖城,是否就好像埃及的反抗一樣 ,難怪他會降旨停止重建。至于他后來下詔允准尼希米返回耶路撒冷重建城牆(尼二:8,445BC),因為那時埃及的反叛早已解決。)

450/449BC,希臘聯軍在塞浦露斯島(Cyprus)附近再次給予波斯軍隊毀滅性打擊。波斯軍隊再無還手之力,即向希臘諸邦求和。雙方于公元前449年在波斯首都簽訂了合約,波斯承認小亞細亞各邦的獨立,并承諾不再侵入愛琴海。長達近半個世紀的希波戰爭終于以波斯的失敗而告結束。

除了這些,我們還知道什么嗎?很少,理由是希臘歷史學家希羅多德(Herodotus,484BC-425BC)在他的著作中沒有記錄薛西一世的事跡,而接下來的另一個歷史學家克特西亞斯(Ctesias,主前五世紀,也是亞達薛西二世 Artaxerxes II,公元前404-前359年的御醫)進入波斯宮殿之前,薛西一世已經不在人世。所以,從克特西亞斯(Ctesias) 的記錄中,我們對他所知不多。

亞達薛西一世(Artaxerxes I,公元前465-前425年)在位四十年,安然離世,葬在波斯波利(Persepolis)以北 3哩半的納克希﹒魯斯坦(Naqsh-i Rustam) 的帝王陵。(看第四課的圖片)繼位的是大流士二世(Darius II, 公元前423年-前404年)。


3。大流士二世(Darius II, 公元前423年-前404年)

從大流士二世(Darius II)開始,聖經再沒有記載任何波斯王的名字。

亞達薛西一世去世后,兒子們爭奪王位,其中一個叫 Ochus,原本是希爾卡尼亞總督(satrap of Hyrcania),奪取了異母兄弟塞基狄亞努斯(Secydianus or Sogdianus)王位 ,他就是大流士二世(Darius II)。我們對他所知不多,只知道在 413BC,當雅典遠征西西里(Syracuse)失敗后,他就乘機煽動小亞細亞(Asia Minor)的希臘諸城,并且與斯巴達(Sparta)結盟,反抗雅典,收復自從 448BC 由其控制的小亞細亞沿海地區。在 408BC/407BC,他還派了兒子小居魯士任小亞細亞駐軍司令。405BC 伊哥斯波塔米(Aegospotami)戰役中擊敗雅典軍隊后,大流士二世亦不久病故。兒子亞達薛西二世(Artaxerxes II,公元前404-前359年)繼位。


4。 亞達薛西二世(Artaxerxes II,公元前404-前359年)
   亞達薛西三世(Artaxerxes III,公元前358-前338年)
   大流士三世(Darius III,公元前336-前330年)

從亞達薛西二世(Artaxerxes II,公元前404-前359年)開始,波斯帝國的權力有開始衰減的跡象,帝國各處出現叛變,就算他們能夠平定或收復失地,充滿信心地繼續起霸業,但事實上,波斯帝國的末日快要近了。主前 334年,亞歷山大帝(Alexander the Great 336-323BC)出兵,解除波斯對希臘各城的控制權,向波斯發動戰爭,完成父親馬其頓腓力(Phillip II,前382年-前336年)雄霸天下的野心。與亞歷山大交戰的是波斯王大流士三世(Darius III,336BC-330BC)﹔331BC,在 Battle of Gaugamela ,波斯有 34,000個騎兵,亞歷山大只有 7,520個騎兵,但后者竟然打敗波斯軍隊,大流士三世被自己的親戚貝蘇斯(Bessus)叛變所殺,亞歷山大帝揮軍直搗黃龍波斯波利(Persepolis)﹔330BC,全城男子殺個清光,女人則淪為奴隸,他還燒毀了整座城。


亞歷山大帝征服了波斯帝國(334BC-324BC)(點擊放大至X1600


5。我已經跟大家查考了波斯帝國的興衰史。讀《以斯帖記》、《以斯拉記》和《尼希米記》,除了要對這些有所認識,也要稍微知道他們的宗教和語言。(以下資料是取自楊海軍著《失落的文明-波斯》,香港三聯書店有限公司出版,2005年﹔Persia and the Bible,By Dr Edwin M Yamauchi,Baker Books,1990)

A。波斯的語言

我們都知道,波斯文明是源自以攔(Elam)文明。主前3000年代末期,以攔人通過阿卡德(Akkad)人學習和接受兩河流域的楔形文字(cuneiform)。以攔楔形文字的發展與以攔歷史發展階段相對應,分為古以攔文字、中以攔文字和新以攔文字(請看第二課) 。各個時期的楔形文字的形狀雖然略有變化,但三個時期的楔形文字都受到兩河流域楔形文字的影響。新以蘭文字一直使用到阿契美尼德王朝(Achaemenid dynasty 539BC-312BC)時期。波斯波利(Persepolis) 王室的經濟文書也多是用新以攔文字寫成。

有說波斯的楔形文字源自以攔,也有人認為推測古波斯楔形文字就是米底亞(Medes)文字,因為古典作家在他們文獻中曾記載米底亞人是有文字的,現代學者依據考古材料則傾向于米底亞人沒有文字﹔因為至今尚未發現米底亞人有文字的實物証據,倒是在公元前 8 至前 6世紀其統治者用亞蘭文(或阿拉美亞文,Aramaic)和阿卡德文寫成的文書,這反而証明米底亞人可能沒有自己的文字。

古波斯楔形文字如果不是從米底亞人那里繼承過來的,則有可能是波斯人自己創造的。古波斯楔形文字沒有兩河流域或其它國家的楔形文字復雜,只有三十六個字母符號和一個分字符號,每個符號筆划之間用分字符號分隔,便于釋讀。在三十六個字母符號中,有三個表達元音,三十三個表達輔音和元音構成的音節,另外還有五個符號專門用于表達特定的事物。盡管波斯楔形文字不像兩河流域的楔形文字那樣几乎可以表達所有的意思,但已經接近字母文字或半字母文字。

人們一般認為,古波斯的楔形文字不是在波斯人長期歷史發展過程中逐步形成的文字,而是在借鑒兩河流域文字兩河流域文字基礎上純粹人造的文字,這種文字的出現,主要是為了上層統治者服務,用于阿契美尼德王朝政令發布和碑銘記載等。如大流士一世統治時期,曾留下著名的《貝希斯敦銘文 Inscription at Behistun》(看第三課圖片),經學者破譯,正是它是用古波斯楔形文字撰寫的。

由于古波斯文字主要局限于上層統治者所用,所以使用范圍狹小,如果用來頒布政令,還需用當時社會通用的亞蘭文和以攔文譯出,普通民眾才能明曉其含義。由于該文字使用范圍有限,而且統治者也沒有在民間推廣或提倡使用,因此,認識和使用這種文字的人極少。在居魯士二世(古列,Cyrus II,公元前559年-前529年)至大流士一世(Darius I or Darius the Great,或大利烏一世,公元前522-前486年)統治時期,還留下許多相關詔令、銘刻等實物,到亞達薛西二世統治時期(Artaxerxes II,公元前404-前359年),古波斯楔形文字漸漸為人們所遺忘。到亞歷山大東征時,人們對這種文字已知之甚少,甚至已沒有人能夠解讀居魯士二世王陵銘文的內容了。公元前330年,阿契美尼德王朝被亞歷山大所滅,古波斯楔形文字也隨著王朝的崩潰而被掩埋在戰爭的廢墟中,成為被世人遺忘的死文字,這種狀況一直持續到1845年。

1845年,英國學者亨利﹒羅林森(Sir Henry Creswicke Rawlinson,1810-1895)成功釋讀了古波斯楔形文字,從而揭開了古代波斯文字發展的神秘面紗,不僅為人們研究這一地區的文明史提供了來自波斯本土的的實物和文字資料,而且也導致了一門研究古代波斯文明發展史的新興學科 --  伊朗學的產生。

波斯和米底亞均屬于印歐語系民族,米底亞語屬伊朗語族西北方言,古波斯語只則屬伊朗語族西南方言。但古代波斯所在地處在兩河流域文明區域和印度河文明區域之間的地帶,阿契美尼德王朝統治時期,其都城和許多重要城市均是重要的商業貿易中心或商品中轉站,因此,多民族融合、交往的情形成為這一時期波斯社會生活中的常見現象。在這樣一個過程中,多民族語言的使用和交流也成為這一時期社會生活的一個重要特征。

當時和古波斯言語一起使用的語言有埃及語、阿卡德語、古希伯來語、以攔語、希臘語,這些語言則是中央集權政府部內和行省管理部內的官方語言,而在民間和社會生活中,最通用的語言則是亞蘭語。由于各民族雜居,具有多種語言才能的人才眾多,阿契美尼德王朝時期頒布的所有政令,均是先譯成亞蘭語言和文字,然后才送往各行省和被統治地區譯成當地語言和文字再頒布。亞蘭語一般被認為起源于腓尼基的字母文字,是亞洲許多地區字母文字的淵頭。考古材料顯示,西亞及周邊地區均發現過亞蘭文。看來在當時,它不僅在古代波斯是通用文字,在整個西亞地區它也扮演通用語言媒介的角色。

注:亞蘭語(Aramaic)通行在敘利亞,最古的亞蘭文文件是在主前八世紀,直到主后650年的整一千年,亞蘭語是波斯/希臘帝國初期,和近東的官方語言,有如今日的英語﹔以后才被亞拉伯語取代。被擄的猶太人是說亞蘭語。舊約聖經中的《但以理書》和《以斯拉記》,有部分是以亞蘭文寫成的,如但二:4(下半)至但七:28﹔拉四:8 至拉六:18 。亞蘭文與希伯來文頗為相近,所采用的字母完全相同,語法也有相似。兩者均屬西北閃族語系的語言,這與拉丁語和希臘語截然不同,后者則屬印歐語族系。


B。波斯的宗教:

在《貝希斯敦銘文》中,大流士一世一再宣稱他是奉阿胡拉﹒馬茲達(Ahura-Mazda)旨意而成為萬民之主的,他說到:“阿胡拉﹒馬茲達八這個王國給予了我,按阿胡拉﹒馬茲達的旨意,我占有這個王國。”顯然,大流士是在借神威的力量來宣傳自己的統治是合理合法的。

那么,阿胡拉﹒馬茲達是一個什么樣的神呢?原來,阿胡拉﹒馬茲達是波斯原始宗教的主神,最初該教稱之為馬茲達教,該教起源于古代波斯原始部落的祭祀活動,大約在公元前8世紀,傳入伊朗高原西部。公元前7世紀后期,瑣羅亞斯德(Zarathustra or Zoroaster 628BC-551BC) 對該教進行改革,他賦予阿胡拉﹒馬茲達包羅萬象的能力,并對其宗教內容進行補充和整理,正式制立了瑣羅亞斯德教(Zoroastrianism)。

米底亞王朝后期,瑣羅亞斯德教逐漸成為統治者鞏固其政治統治的工具。在其發展和傳播的過程中,原始的祭祀功能及原始的部落民主思想、逐漸被淡化,成為統治者宣揚神權和君權合一,進而為其統治合法化尋找支持的工具。

阿契美尼德王朝成立以后,瑣羅亞斯德教得到進一步發展。大流士在統治時期,對該宗教進行改革,奉瑣羅亞斯德教為國教。但大流士并不強求統治區內的各民族信奉瑣羅亞斯德教,而是對各民族原有的宗教和文化采取較為寬容的政策,不同地區的各民族仍可保持自己的文化傳統。因此,盡管瑣羅亞斯德教被定為國教,但它僅是作為大流士統治服務的官方宗教,普通民眾仍信奉其地方宗教,其抽象、晦澀的教義也很難為普通民眾所理解。由于其實官方宗教,阿契美尼德王朝后期的統治者,曾組織人力編寫了宗教聖經《阿維斯陀》,該書不僅是一部宗教聖典,也是一部文學作品,可惜的是該書毀于亞歷山大的東征。

希臘化時期,波斯地區各種宗教盛行、互為影響,瑣羅亞斯德教也在一定范圍內存在和傳播,并和其它宗教的禮儀、規范互相滲透和相互碰撞。但作為一種影響較大的宗教,瑣羅亞斯德教在這一時期,仍很流行。

波斯帝國之后的安息帝國時期(Parthia,250BC-224AD),他們繼承了波斯的宗教、文化傳統,瑣羅亞斯德教再次成為官方宗教。安息國王沃洛吉西斯統治時期,曾組織人力對佚失的《阿維斯陀》聖經進行收集和整理,使之再次成冊。

薩珊波斯王朝(Sassanid 226AD-650AD)統治時期,瑣羅亞斯德教再次成為國教,在統治者的大力支持和倡導下,該教的宗教禮儀逐漸完備,并形成了繁瑣的宗教儀式和等級森嚴的教會組織。在這次整改過程中,《阿維斯陀》(Avesta)第二次編輯成書,后該書毀于阿拉伯征服者。之后,逃到印度的波斯宗教信徒收集、整理和保存了該部宗教經典,現存的《阿維斯陀》實際上就是印度波斯教徒的聖經。

薩珊王朝把瑣羅亞斯德教定為國教后,設立最高祭司掌管宗教大權。祭司和貴族一樣享有特權,國王分給他們大量土地,祭司還可以向當地居民征收什一稅,即勒令個人將收入的十分之一貢獻給神廟。這些舉措,使得瑣羅亞斯德教得以在中亞地區廣泛傳播,并于4世紀前后傳入中國。當時中國正處于北魏的統治之下,稱這種神秘的宗教為“胡天”,到隋末唐初時期,稱之為“襖教”,這種稱呼流傳至今。

瑣羅亞斯德教(Zoroastrianism)的教義

關于瑣羅亞斯德(Zarathustra or Zoroaster 628BC-551BC)本人和其宗教創立的時間,至今仍有不同的說法。有人認為他生活于公元前1000年或1000年以前,有人認為他生活的時代與佛教創始人釋迦牟尼差不多,還有人認為他生活于阿契美尼德時代,也有人認為他生活于公元前7世紀,而其本人是米底亞人或中亞人等。所以,這個宗教一開始就帶有一種神秘的色彩。

關于瑣羅亞斯德出生的時間、地點以及該種宗教創始于何時何地等問題,雖然沒有定論,但對于該宗教的教義,人們多有記載。希臘作家希羅多德曾描述該宗教:“不供奉神像,不修建神殿,不設立祭壇,是在最高的山峰上去向神奉獻犧牲,在奉獻犧牲時也不點火、不祭奠、不吹笛、不用花彩,不借助麥餅”等。

但希羅多德描述的只是該宗教的外在表現形式,該教的核心思想是崇尚光明與自由。

瑣羅亞斯德教教義的主要內容是善、惡二元論。宣揚人世間歷來就有善與惡的斗爭。善端有火、光明、清淨、 創造、生等﹔惡端則有黑暗、惡濁、骯臟、破壞等。善端和惡端均有自己的代表人物:善端的主神是阿胡拉﹒馬茲達,許多善良的天使(Holy Immortals,Amesha Spentas)輔佐在他的周圍﹔惡端的最高主神是安格拉﹒曼紐(Ahriman),一批大大小小的惡神侍奉在他的前后。

該教的邏輯思維十分明晰,其教義主張:在善與惡的斗爭中,人們有自由選擇的權利,但是主神或先知勸告教徒必須棄惡從善,棄暗投明,才能促使文明的進步和個人靈魂的超度。根據這一主張,結合社會現實,該教教義明確提出要重視農業生產,大力發展農業和畜牧業,公開反對戰爭、掠奪和破壞。這迎合首時社會平民階層尋求和平與安寧的心理,也符合工商業奴隸主的實際利益。

和社會政治與政權建設相關聯,瑣羅亞斯德教引申的含義是:善代表王權,從善就意味著忠于統治者﹔惡則代表反王權的力量,反對惡就是對現行政權支持態度。由于瑣羅亞斯德教宣傳的教義符合統治者的根本利益,所以歷代統治者多加推崇,在許多朝代都被定為國教。

瑣羅亞斯德教的另一個重要觀點是:在善與惡,光明與黑暗的斗爭中,善必將取得勝利,光明必將覆蓋大地,惡與黑暗必將被消滅。

瑣羅亞斯德教也有關于天堂、地獄之學說。它認為人是由靈魂和肉體兩部分組成,靈魂重于肉體,人在此世為善,在彼世將獲得善報,人在此世為惡,在彼世將獲得惡報。人在現世可以自由地選擇善與惡,但死亡來臨,肉體消滅后,靈魂則于死后第4天離開現世彼向彼世。死者的靈魂要通過一座審判橋,由三位小天使(或 Mithras,the Judger of Souls,有說他是阿胡拉﹒馬茲達和安格拉﹒曼紐的父親)審判其前世的功過是非﹔為善則可以順利過橋,進入天堂過著幸福與美滿的生活﹔為惡則墮入地獄,從此遭受煎熬。這些主張與佛教的教義有著許多相似之處。

瑣羅亞斯德教還創造了末世說,其基本觀點是:世界的歷史只能延續12000年。前3000年是人類的黃金時代,一年四季如春,沒有生老病死,到處牛羊成群,這一時代為主神阿胡拉﹒馬茲達統治時代。

接著是安格拉﹒曼紐統治時代,時間也是3,000年,世界充滿黑暗、疾病、死亡和痛苦。在人類瀕臨絕望的時候,救世主紹希揚降臨人間,打敗安格拉﹒曼紐,拯救人類于危難之中,并恢復了人類社會的理想和秩序。最后的3,000年則是阿胡拉﹒馬茲達一統宇宙的時代,那時候,世界將一片光明,陽光普照,萬物復蘇,世界充滿自由和幸福,當世界末日審判來臨時,一切罪惡均將消失。瑣羅亞斯德教的末世觀念、靈魂肉體觀念、救世主降臨和末日審判觀念,對其它宗教究竟產生了多少影響,我們就不得而知了。


在伊朗 Yazd 附近的沙漠上有一個屬于瑣羅亞斯德教(Zoroastrianism)
的寂滅塔(Tower Of Silence),死人的尸體放在這里讓禿鷹(Vultures)啄尸
直到剩下骨頭


下一課,我就要正式和大家查考《以斯帖記》了。


默想:

波斯郵袋里的發現

(資料抄錄自《聖經》考古大發現,作者:Prof Alan Millard,朱玉華譯,江西人民出版社,2009年)

管理埃及的波斯人省長居住在巴比倫,但是他自己的省里存在著各種各樣的問題,因此他必須差派官員前去處理這些問題。

旅途遙遠,并且充滿危險。當以斯拉離開巴比倫前往耶路撒冷時,他想過要求王為自己派遣護兵,因為他說:“我求王撥步兵馬兵,幫助我們抵擋路上的仇敵,本以為羞恥,因我曾對王說,我們神施恩的手,必幫助一切尋求他的﹔但他的能力和忿怒,必攻擊一切離棄他的。”(《以斯拉記》第8章)

省長的其他三個官員也要下埃及去,他們一起結伴而行。

省長寫信給那些必經城鎮的官員,令其從府庫里撥款供應食物。他們每天會得到面粉、酒或啤酒和一只綿羊,但如果他們在路上任何地方停留的時間超過一天,則能領取額外的口糧。

我們了解這一點,是因為省長的命令同其他信件都裝在一個皮袋里,而一位埃及人,1830年,在某個地方發現了這個皮袋。巴比倫省長的命令和其他15封(或以上)信都用亞蘭語寫在皮革上。這個袋子可能是郵袋,官員用它裝信件帶到埃及,然后其他人也用其來裝另外的信件。

省長在信件里,問到了自己的房地產收入、負責房地產的職員,以及一位要雕刻一尊馬和騎士的雕刻師的情況。

這些信件開啟了一扇小窗,讓我們得以透視波斯的政務﹔同時也顯示出公元前5世紀在巴比倫所寫的信件以及那里所說的亞蘭語是怎樣的。埋藏在巴比倫濕土里的皮革信件沒有如此耐久。透過這些,我們能夠描繪《聖經•以斯拉記》中所提到的信件。

其他的亞蘭語信件和法律契據讓我們所描繪的圖畫如虎添翼。這些信件和契據看起來也許奇怪,但它們都是寫在紙草上,在尼羅河中部的一個島嶼上被發現。

這個島嶼就是與現代的阿斯旺(Aswan)遙遙相對的埃勒分蒂尼(Elephantine),其北部700公里處是開羅,南部是有名的阿斯旺大壩。在整個埃及歷史上,它一直是一個邊界,由許多地方抽調來的部隊防守著。
 

當埃勒分蒂尼(Elephantine)的猶太人和當地埃及人鬧糾紛時,
猶太人請求省長允許他們重建聖殿。挖掘者們正在埃及遺址里進行挖掘工作。
埃勒分蒂尼(Elephantine)位置圖



波斯皮革郵袋

公元前6世紀期間,有些駐防部隊是猶太人和敘利亞人,他們的家族在那里一直住到公元前400年左右。這些紙草文獻就屬于他們。

在房屋廢墟發現的收藏品中,大部分是售房契據、結婚契據、結婚禮物契據、離婚契據、禮物契據以及借貸契據,也有信件和几本文學作品的樣本。

有几個猶太人的名字與《舊約》里的名字非常相似,特別是他們的名字里包括“神”。

在宗教信仰方面,不是所有在埃勒分蒂尼(Elephantine)的猶太人都有正統的信仰。他們敬拜別的神,包括迦南人遺留給他們的亞拿(Anath)女神,他們從其他民族借來的神,以及他們自己杜撰的神。

這種情形引起了先知耶利米極大的憤怒,他在《耶利米書》第44章說:“這是因居民所行的惡,去燒香事奉別神,就是他們和你們,并你們列祖所不認識的神,惹我發怒。我從早起來差遣我的仆人眾先知去說,你們切不要行我所厭惡這可憎之事。”即便如此,他們所敬拜的最高神仍然是以色列神。

令人吃驚的是,這些在埃及南部的猶太人有一座玉殿,是他們敬拜以色列神的地方。他們在那里獻祭物、燔祭、素祭并燒香。這座玉殿非常華麗,香柏木做的屋頂,切割整齊的石塊做的門道,里面擺設著銀盤子。他們都以此自豪。

猶太人如此敬拜以色列神,惹怒了當地的埃及人。公元前400年,埃勒分蒂尼的埃及最高神庫努姆(Khnum)的祭司搗毀了猶太人的玉殿,將里面的寶藏全部偷走。

這次襲擊發生時,波斯省長正遠離本省,與國王在一起。顯然,這是與官方政策背道而馳的,但是埃勒分蒂尼的猶太首領花了几年時間才獲准重建聖殿。

他們上奏于耶路撒冷的波斯省長、撤瑪利亞省長參巴拉(Sanballat)的眾子和耶路撒冷的大祭司。三四年之后,參巴拉的兒子回信,建議他們與埃及的波斯省長交涉。新的玉殿將不再像原來的樣式,而是一間有祭壇的屋子,他們可以在里面獻細面餅、燒香,但是似乎不能再獻燔祭。

這些紙草信件和信件草稿所提供的歷史線索與《以斯拉記》中的歷史非常相似。

猶太人盡力要重建耶路撒冷的聖殿,但是遭到了當地人的敵視,撤瑪利亞的參巴拉就是主要敵人。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他們向大王請愿,大王的態度與埃勒分蒂尼(Elephantine)事件中所顯明的一樣:應該允許當地人照著他們的心愿平安地敬拜他們的神,特別是當他們遵行了良好的已定先例時。(《以斯拉記》五:6-六:7 記載了與王的通信內容)。

另外一封紙草信例証了同一立場。埃勒分蒂尼出現了一個有關守逾越節的問題  --  可能涉及守節的具體日期。這封信敘述王針對這個問題的決定,他指定了守逾越節和除酵節的具體日期。

這封信回應了《出埃及記》第12-13章中的話語,因為《出埃及記》中記載了這些節期的設定,它們顯然是提交給王并獲得王批准的,這與桑德斯協議非常相似(參第三課默想欄《用各族方言寫的王令》一文)。

這一點似乎表明了大利烏王寫信論及耶路撒冷的聖殿,具體指示《以斯拉記》第6章中所記載的事情,這并不違背波斯人的做法。

學者們在閱讀這些古代文獻之前,曾經權威般說《以斯拉記》所引用的文獻是猶太人的偽造品,或者是根據波斯文獻改編過來的。

現在,我們卻沒有理由懷疑它們就是官方信件的副本。(完)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