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以斯帖記 - 一個看不見神的世代

第七課 - 序幕(一) - 亞哈隨魯設擺筵席

經文:斯一:1 - 12

主旨:亞哈隨魯王在書珊城為他一切的首領臣仆設擺筵席,拉開了《以斯帖記》的序幕。

1。進入正文之前,請看大陸著名異見劇作家沙葉新(1939年-)說的一句話:

假如我在有生之年能為這個國家、這個民族、這個災難的土地上那些可愛的人民做一點事,就是我要說真話,告訴你們謊言是什么,真相是什么,特別是年輕人。假如我真正能做到這一點,我想臨死的時候,我就對得起自己,對得起這個民族。(引自《青年文摘》2011年12月下半月刊)

我在《撒母耳記下》第十課曾提到文學大師巴金說的一句話:

。。。20世紀中國杰出的文學大師巴金寫了一本書《講真話的書》(四川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在談到“十年浩劫”時,他說:

“。。那絕不是黃粱一夢。這個大災難同全世界人民都有很大的關系,我們要是不搞得一清二楚,作一個能說服人的總結,如何向別國人民交代!可惜我們沒有但丁,但總有一天會有人寫出新的《神曲》。所以我常常鼓勵朋友:‘應該寫!應該多寫!’

當然是寫真話。”

寫真話容易嗎?不容易啊!時常要付很大的代價的。司馬遷為李陵辯解被“下遷腐刑”﹔馬寅初堅持《新人口論》而遭圍攻。。所以還是講假話比較動聽。說那光著屁股走路的皇帝有穿新衣,既不會像木偶匹諾曹(Pinocchio)的鼻子變長,反而還會贏得皇帝的歡心,那說說一兩句假話又何妨。更何況現在如果把假話寫成暢銷小說,還可以賺得盆滿缽溢呢!不是嗎? 丹﹒布朗(Dan Brown)的《達芬奇密碼》、國家地理頻道的《猶大福音》、奧斯卡金像獎電影制作人詹士金馬倫(James Cameron)的《失落了的耶穌墓穴》(the Lost Tomb of Jesus) 。。不是讓他們賺得眉開眼笑嗎?這些作品有一個共同點,就是說假話。他們說基督教的淵源有著更為深邃的真相,教會用政治勢力掩蓋了這些真相,不教給信徒,以免權力崩潰。譬如,丹•布朗在《達芬奇密碼》書中提到當耶穌受難時,抹大拉的瑪利亞懷孕了﹔并且說耶穌在最后的時刻極力地使瑪利亞在他死后成為教會的領袖,而這個計划使彼得心生嫉妒。耶穌死后,彼得鎮壓了跟隨瑪利亞的人﹔早期的教會和新約本身都大量的隱瞞了關于耶穌的婚姻和他為了控制會眾所鎮壓和殺掉的人數。后來天主教會運用政治勢力,在第四世紀壓制了抹大拉瑪利亞的傳統,掩蓋了這觀點。談到聖經的時候,丹•布朗借用書中人物“提彬教授”這樣說:“《聖經》是人造出來的,不是上帝創造的。《聖經》不是神奇地從云彩里掉下來的。人類為了記錄歷史上那些喧囂的時代而創造了它。它經歷了無數次翻譯和增補修訂。歷史上《聖經》從來沒有過一個確定的版本。”簡言之,這些作品在暗示基督教會里有許多不可告人的秘密或“陰謀”,現在他們把“真相”揭發,寫的全是“真話”,而聖經說的卻是“假話”。(完)


對中國人要說真話﹔對猶太人我們也要說真話。

中紀委原副書記劉錫榮(2012年)肯定對中國人說了真話:



新加坡聯合早報 2012年3月13日報道


我們要對猶太人說什么真話?

我在上一課已經說了,《以斯帖記》不是救恩歷史的最后一個環節,它只是救恩歷史中的一個環節!

猶太人不承認耶穌為彌賽亞,是上帝的兒子﹔他們以為上帝給他們的話語只記錄在舊約聖經,所有的預言和應許(已經應驗的,和沒有應驗的)也只記錄在舊約聖經﹔在他們的救恩歷史里沒有“十字架”這個環節,《以斯帖記》是最后的一個環節。這樣他們在閱讀或查考舊約聖經書卷的時候,把所有預表(type)基督的節期/節日,這些屬于新約“影子”的東西,都變成猶太教的禮儀﹔他們每年守節期,遵行它們的律例,卻不知道基督是節期和獻祭所代表的“實體”。

最可悲的是,“普珥節”不是上帝所定的節日,而是猶太人因脫離敵人得平安而自定的歡慶的日子。當他們年年守這節日,誦讀《以斯帖記》,看到上帝在他們被敵人逼迫要被滅族的時候,拯救了他們,這本書給了他們一個“虛假的希望”(false hope),沒有十字架,沒有基督耶穌,上帝一定救贖他們。

我們要對猶太人說真話:“看哪!現在正是悅納的時候﹔現在正是拯救的日子。”(林后六:2)不要再等了!彌賽亞已經來了,你們的祖宗把他釘在十字架上,你們今天還活在上帝的咒詛底下!(太二十七:25 “眾人都回答說:‘他的血歸到我們和我們的子孫身上。’”)“你們應當查考聖經,因你們以為內中有永生﹔給我(耶穌)作見証的就是這經(注:舊約)。”(約五:39)“因為預言中的靈意乃是為耶穌作見証。”(啟十九:10)所以,不要再等了!我再說:“不要再等了!”


2。斯一:1 - 9  “1亞哈隨魯(Ahasuerus 或薛西一世 Xerxes I,486BC-465BC)作王,從印度(India)直到古實(Ethiopia),統管一百二十七省。2亞哈隨魯王在書珊城(Shushan)的宮登基。3在位第三年,為他一切首領、臣仆設擺筵席,有波斯(Persia)和瑪代(Media)的權貴,就是各省的貴冑與首領,在他面前。4他把他榮耀之國的丰富和他美好威嚴的尊貴,給他們看了許多日,就是一百八十日。5這日子滿了,又為所有住書珊城的大小人民,在御園的院子里設擺筵席七日。6有白色、綠色、藍色的帳子,用細麻繩、紫色繩從銀環內系在白玉石柱上,有金銀的床榻擺在紅、白、黃、黑玉石的鋪石地上。7用金器皿賜酒,器皿各有不同。御酒甚多,足顯王的厚意。8喝酒有例,不准勉強人,因王吩咐宮里的一切臣宰,讓人各隨己意。9王后瓦實提(Vashti)在亞哈隨魯王的宮內,也為婦女設擺筵席。”

《新譯本》:1亞哈隨魯(Ahasuerus 或薛西一世 Xerxes I,486BC-465BC)在位的時候,他統治從印度到古實共一百二十七省。2他在書珊城登了國位。3他執政第三年,曾為眾領袖和臣仆擺設筵席﹔波斯和瑪代的權貴,以及各省的貴族和領袖都在他面前﹔4他把自己尊榮之國的財富和偉大威風的榮華,向他們展現很多日子,共有一百八十天。5這些日子過了,王又為所有在書珊城的人民,無論尊卑大小,在御園的院子里擺設筵席七天。6御園中有白色綿織的帷幕、藍色的幔子,細麻繩、紫色繩懸在銀環里和大理石柱上﹔有金銀的床榻擺在紅色、白色、黃色和黑色的大理石所鋪的地上。7賜飲都用金器皿﹔器皿與器皿各有不同﹔御酒很多,足顯王的厚賜。8飲酒都照著定例,不准勉強﹔因為王對他宮里的所有臣仆立下規矩,要照著各人的意愿而行。9王后瓦實提(Vashti)也在亞哈隨魯王的王宮中,為婦女們擺設筵席。

KJV:1 Now it came to pass in the days of Ahasuerus, (this is Ahasuerus which reigned, from India even unto Ethiopia, over an hundred and seven and twenty provinces:) 2 That in those days, when the king Ahasuerus sat on the throne of his kingdom, which was in Shushan the palace, 3 In the third year of his reign, he made a feast unto all his princes and his servants; the power of Persia and Media, the nobles and princes of the provinces, being before him: 4 When he shewed the riches of his glorious kingdom and the honour of his excellent majesty many days, even an hundred and fourscore days. 5 And when these days were expired, the king made a feast unto all the people that were present in Shushan the palace, both unto great and small, seven days, in the court of the garden of the king's palace; 6 Where were white, green, and blue, hangings, fastened with cords of fine linen and purple to silver rings and pillars of marble: the beds were of gold and silver, upon a pavement of red, and blue, and white, and black, marble. 7 And they gave them drink in vessels of gold, (the vessels being diverse one from another,) and royal wine in abundance, according to the state of the king. 8 And the drinking was according to the law; none did compel: for so the king had appointed to all the officers of his house, that they should do according to every man's pleasure. 9 Also Vashti the queen made a feast for the women in the royal house which belonged to king Ahasuerus.
 

這是序幕,劇作者要把地點、時間、背景一一的交待清楚,然后才正式的帶出兩個主角(末底改和以斯帖)。這里的亞哈隨魯王雖然是劇中的一個主要人物,但他不過是地上的王,他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語,都在天上君王的掌管下,所以我 把他視為配角。

時間:亞哈隨魯(希伯來名 Ahasuerus﹔希臘名 Xerxes I 薛西一世,486BC-465BC)作王。。位第三年 ,即 483BC。有關亞哈隨魯的政績,請參考第四課。他即位后的第一件事,就是鎮壓在埃及的暴亂(485BC)﹔接著,他又要敉平在巴比倫的兩次叛亂(484BC,482-481BC)。然后,他才把矛頭對准希臘(大概是 481BC 四月離開書珊城)。所以,他的這次設宴款待帝國各省的首領,很可能就是在敉平埃及和巴比倫的叛亂,以及出征希臘之前的那段時間。

地點:在書珊城(Shushan,或 Susa,現在的 Shush)的皇宮里。請參考第二課。由于它所處的優越地理位置,所以一開始就成為以攔文明的中心,對西部兩河流域(亞述/巴比倫)和東部波斯高原(米底亞/波斯)之間文化溝通和貿易往來發揮重大的作用。居魯士二世(古列,Cyrus II,559BC-529BC)征服了以攔后,書珊就成為波斯的第三個首都,其他兩個:第一個首都為帕薩爾迦德(Pasargadae),是波斯阿契美尼德王朝(或阿黑門尼德,Achaemenid dynasty 539BC-312BC)在部落氏族時代的發源地﹔第二個首都為哈馬丹(Hamadan 或 Ectabana,夏都),本是米底亞王朝的首都,居魯士二世滅亡了米底亞王朝后,把它變為波斯的第二個首都。至于第四個首都波斯波利(Persepolis),則是大流士一世(Darius I,或大利烏一世,522BC-486BC)所建立的,我們在第四課已經查考,這里不再贅述。

在四個首都中,書珊城是帝國的商業貿易中心,也是行政中心。大流士一世(Darius I,或大利烏一世,522BC-486BC)建立龐大的統一帝國后,就在這里大興土木,試圖建立起世界上規模最大,最宏偉的帝都和王宮。為了達到這一目的,他征集了全國優秀的工匠和建筑師,并不惜人力和財力,從兩河流域和周圍地區運送建筑和裝飾材料。建成后的書珊王宮面積達到兩萬平方米,建筑風格和波斯波利(Persepolis,肩負典禮儀式和宗教中心)王宮近似,采用岩石台基和立柱式建筑,較之波斯波利王宮,氣勢更加宏偉,建筑更加龐大。與王宮同時興建的國王接見大廳面積達一萬平方米,和王宮相互呼應,更加襯托出王宮的雄偉與壯觀。對于這樣的建筑,大流士一世頗為自豪,波斯銘文中記載了他的言行,他曾驕傲地宣稱書珊王宮是世界上最偉大的建筑。這就是《以斯帖記》里的王宮了
 

(圖一)書珊城廢墟鳥瞰圖(看圖七)
(取自Persia and the Bible,By Dr Edwin M Yamauchi,Baker Books,1990)
(圖二)書珊城廢墟(王宮在 Apadana 上)
王宮以北是一萬平方米的覲見廳(audience hall) ,正宮的屋頂由六行,每行六根,約65尺高的柱子支撐﹔正宮三面有圓柱門廊圍繞,圓柱頂有公牛頭裝飾(看圖四)
   

(圖三)1970s 挖掘出土的朝門(gate house,斯二:19,21,五:9,13,六:10)
朝門在王宮以北80米,有通道連接正宮﹔朝門 40米X28米,占約 1200方米面積﹔朝門中房是 21米正方形,四角有 12-13米的高柱

(圖四)Bull-shaped protome which topped a column
柱子上的公牛頭裝飾

人物

(1)亞哈隨魯(希伯來名 Ahasuerus﹔希臘名 Xerxes I 薛西一世,486BC-465BC) 。上文已經說了,他即位后的第一件事,就是鎮壓在埃及的暴亂(485BC)﹔接著,他又要敉平在巴比倫的兩次叛亂(484BC,482-481BC)。然后,他才把矛頭對准希臘(大概是 481BC 四月離開書珊城)。從 481BC 到 479BC,他在外與希臘爭戰,肯定不在書珊﹔從戰場敗退回波斯后,他就把全副精力放在父親大流士一世尚未完成的書珊城(Susa)和波斯波利(Persepolis)的建筑工程上。所以,從 479BC以后,我們就可以看到他在書珊城,直到 465BC,他在一場宮廷政變中被皇家近衛軍的首領 Artabanus 所殺。


亞哈隨魯站在父親大流士一世(Darius I)背後
(in a stone relief from the main banquet hall at the royal palace at Persepolis.)

(2)“。。從印度(India)直到古實(Ethiopia),統管一百二十七省。亞哈隨魯王在書珊城(Shushan)的宮登基。在位第三年,為他一切首領臣仆設擺筵席,有波斯(Persia)和瑪代(Media)的權貴,就是各省的貴冑首領,在他面前。”  --  這些首領是誰?我在第四課解釋了有關波斯的行省制度和“一百二十七省”的聖經難題:

。。。大流士一世(Darius I,或大利烏一世,522BC-486BC)是波斯行省制度的創造者。由于帝國疆域空前廣大,為了便于統治和進行有效控制,大流士便對帝國全境實行分區划塊統治,把全國划分為23個稱為 satrapies(薩特拉匹亞)的行政區,中國學者多認為這樣的行政區的划分與中國的“行省”區(provinces)近似,故稱這種統治形式為行省制度。行省遍布帝國的統治中心和邊遠地區。23個行省分別是波斯、以攔、巴比倫、亞述、阿拉伯、埃及、沿海諸省、小亞細亞和北部諸省、呂底亞、愛奧尼亞、米底亞、亞美尼亞、卡帕多細亞、帕提亞、德拉吉安那(現在的塞伊斯坦)、阿列亞(現西部阿富汗的赫拉特)、花刺子模(現烏茲別克斯坦)、巴克特里亞(現阿富汗的巴爾赫)、索格底亞那(現烏茲別克斯坦和塔吉克斯坦)、干達拉(迦色尼)、斯基太(中亞地區)、阿塔吉提提亞(喀布爾)、阿拉霍吉亞(南部阿富汗的坎大哈)、馬卡(位于現伊朗和阿富汗南部地區)。行省的數量,史書各有不同的記載。希羅多德認為有 20個,有的認為29個,總之大流士行省制度的設立,使他實施君主制提供了可能。行省里有省長(satrap),負責行省的行政、司法和稅收大權﹔每省另設“督軍”一人,統領軍隊。兩人分工明確,彼此之間沒有隸屬關系,并且直接對皇帝負責。


(圖五)波斯行省
(取自Persia and the Bible,By Dr Edwin M Yamauchi,Baker Books,1990)

這里有一個關于波斯有多少個“省”的聖經難題。斯一:1 說:“亞哈隨魯作王,從印度直到古實,統管一百二十七省。”但六:1 說:“大利烏隨心所愿,立一百二十個總督治理通國。”聖經歷史書的“省長”有時用不同的亞蘭文,如拉四:8 的“省長”和拉五:15的“省長”,至少有十個不同的希伯來字根、五個希臘文字根來描述﹔加上還有許多類似的詞匯,如監督、官長、地方的王、巡撫、提督、總督,波斯的行省制度(或行政體系)并不是如以上所說的那么簡單。區應毓博士在他的著作《以斯拉記》(天道聖經注釋,1998年),根據 The International Standard Bible Encyclopedia (Grand Rapids, Eerdmans, 1988,Vol 4)地解釋,歸納得出這樣一個架構:

波斯王將全國划分成二十多個直屬的省區,每一省區皆有一省督﹔省區之下是一百二十個省份,每一省份有一省長。省督是波斯王室的近親,稱之為“波斯王國的護國大臣”。亞哈隨魯王(即薛西一世,Xerxes I )未執政王權前,曾作了十二年巴比倫的省督。基本上省督就等于當地省區內的分封王,去治理省區內一切事宜。為了確保省督對中央政府波斯王效忠,波斯王直接委任一名書記、稅務大臣及將軍,協助并監督省督及省區內的行政措施。

拉四:8 的省長利宏的管轄區域極廣,包括“撒瑪利亞并大河西一帶地方”,因此利宏可能屬于省督級的波斯行政官員,其省區包括敘利亞、撒瑪利亞、猶大等地區。他是在一般省長之上,直屬波斯王的省督,與所羅巴伯(拉三:63)和尼希米(尼七:65)的官階不相等。因此拉四:8 這處的亞蘭文“省長”取用了一個較為特別的名銜來形容他。至于拉四:8 的“書記”伸帥,可能也是直屬波斯王的行政官員,專門負責協助與監視省督及與波斯王文書上的聯絡。(完)

但也有學者,如卡蓮﹒喬布斯(Dr Karen H Jobes),在她的《以斯帖記》(譯者:譚愛珍,國際釋經應用系列,1999年,中文版,2006年)說,在波斯帝國內,一般的行政區稱為總督的轄地(satrapy),由一個稱為總督(satrap)的官員管制。總督負責該區一切行政,包括收取貢物(即稅收)及為王上征兵。但斯一:1 的“一百二十七省”所用的希伯來字不是“行政區”,而是“省”,所以是指較小的都會區(包括城市在內)。在但二:49,同一個希伯來字指“巴比倫省”﹔而拉二:1 和尼七:6 指圍繞耶路撒冷城的猶大省。耶路撒冷和猶大是屬幼發拉底河大行政區的一小部分。“省”與“行政區”的關系并不清楚,但“省”比“行政區”的數目應多很多。(完)

究竟波斯王為誰擺設筵席呢?聖經說:“。。從印度(India)直到古實(Ethiopia),統管一百二十七省。。為他一切首領(princes)、臣仆 (servants)設擺筵席,有波斯(Persia)和瑪代(Media)的權貴(power),就是各省的貴冑(nobles )與首領(princes),在他面前。”  --  這里沒有提到官銜如“總督”、“省長”之類,我們的猜測是他們都在其中﹔句子里的“首領”、“權貴”、“貴冑”都是通用語。在《以斯拉記》、《尼希米記》及《以斯帖記》里 ,專用官銜如“總督”、“省長”出現在以下的句子里:

拉二:63  省長(Tirshatha,governor,設巴薩/所羅巴伯)對他們說:“不可吃至聖的物,直到有用烏陵和土明決疑的祭司興起來。”

拉四:8,9,17,23  省長(the chancellor or the master of counsel in charge)利宏、書記伸帥要控告耶路撒冷人,也上本奏告亞達薛西王。。。

拉五:3,5,6  當時,河西的總督(governor)達乃和示他波斯乃,并他們的同黨來問說:“誰降旨讓你們建造這殿,修成這牆呢?”。。。。

拉五:14  神殿中的金銀、器皿,就是尼布甲尼撒從耶路撒冷的殿中掠去帶到巴比倫廟里的,塞魯士王從巴比倫廟里取出來,交給派為省長(governor)的,名叫設巴薩。。

拉六:6,13  現在河西的總督(governor)達乃和示他波斯乃,并你們的同黨,就是住河西的亞法薩迦人,你們當遠離他們。。

尼二:7,9  我又對王說:“王若喜歡,求王賜我詔書,通知大河西的省長(governors)准我經過,直到猶大﹔。。”

尼五:14,15  自從我奉派作猶大地的省長(governor),就是從亞達薛西王二十年直到三十二年,共十二年之久,我與我弟兄都沒有吃省長的俸祿。。。

尼八:9  省長(Tirshatha)尼希米和作祭司的文士以斯拉,并教訓百姓的利未人,對眾民說:“今日是耶和華你們神的聖日,不要悲哀哭泣。”這是因為眾民聽見律法書上的話都哭了。

斯三:12  正月十三日,就召了王的書記來,照著哈曼一切所吩咐的,用各省的文字、各族的方言,奉亞哈隨魯王的名寫旨意,傳與總督(lieutenants)和各省的省長(governors),并各族的首領(rulers)。又用王的戒指蓋印。。

斯八:9  三月,就是西彎月,二十三日,將王的書記召來,按著末底改所吩咐的,用各省的文字、各族的方言,并猶大人的文字、方言寫諭旨,傳給那從印度直到古實一百二十七省的猶大人和總督(lieutenants)、省長(deputies)、首領(rulers)。

斯九:3  各省的首領(rulers)、總督(lieutenants)、省長(deputies)和辦理王事的人,因懼怕末底改,就都幫助猶大人。

原文的“省長”有  (governor,deputies,斯三:12,八:9,九:3,拉五:14)、 (Tirshatha,拉二:63)、 (the chancellor or the master of counsel in charge,拉四:8-9)

原文的“總督”是 (satraps,lieutenants,斯三:12,八:9,九:3)﹔拉六:6,13 的“河西的總督”,原文卻與“省長”(拉五:14,斯三:12)同字。

由于“總督”總是排在“省長”的前面,我們相信前者的官位,一定比后者高(英文的翻譯正顯示這樣的高低:前者是 lieutenants﹔后者是 deputies)。


事件

(1)“。。他把他榮耀之國的丰富和他美好威嚴的尊貴,給他們看了許多日,就是一百八十日。這日子滿了,又為所有住書珊城的大小人民,在御園的院子里設擺筵席七日。有白色、綠色、藍色的帳子,用細麻繩、紫色繩從銀環內系在白玉石柱上,有金銀的床榻擺在紅、白、黃、黑玉石的鋪石地上。用金器皿賜酒,器皿各有不同。御酒甚多,足顯王的厚意。喝酒有例,不准勉強人,因王吩咐宮里的一切臣宰,讓人各隨己意。”

“他把他榮耀之國的丰富和他美好威嚴的尊貴,給他們看了許多日,就是一百八十日。”  --  堂堂一個帝國大王這樣的炫耀財富,古今中外都是一樣。學者也告訴我們這樣的美食盛宴可以大到容納 15000人。“Of the King's guests some dine outside in full view of the public, others indoors with the King. But even the latter do not dine with the King. The King can see them through the curtain in the doorway, but they cannot see him....Occasionally however on a feast-day they all dine in one room with the King in the great hall. If, as often happens, the King has a drinking party, up to a dozen guests may be called into his presence by a eunuch after the meal is finished.”(Athenaeus 4.145-46) 如此排場也只有在那被大流士一世(Darius I,或大利烏一世,522BC-486BC)夸耀為“世界上最偉大的建筑”書珊王宮才有的。現在呢?剩下的只是一堆黃土!(看圖一、二、六、七)

至於筵席上的餐具,大家看一看下圖的金獅杯,就知道什麽叫著只配帝王用,庶民想都不敢想的貨色了。


Fit for a king—and a queen. A fierce lion, fashioned by a Persian artisan, adorns this rhyton, or ritual drinking vessel. The Book of Esther records various banquets and feasts, so it is likely that King Ahasuerus and Queen Esther sipped from an elaborate cup such as this.
 
(圖六)Tepe of the Royal city (left) and of the Acropolis (right), seen from the Hill mound of the Apadana. Susa, Iran. (圖七)書珊城廢墟(看圖一)

現在還有這樣金碧輝煌的王宮嗎?看看文萊(Brunei)蘇丹的王宮吧!

 

(圖八)文萊蘇丹王宮
Istana Nurul Iman
(圖九)At 2,152,782 square feet (200,000.0 m² ) the palace has 1,788 rooms, 257 bathrooms, and a floor area of 2,152,782 square feet (200,000 m²). Amenities include 5 swimming pools, an air conditioned stable for the Sultan’s 200 polo ponies, a 110-car garage, a banquet hall that can be expanded to accommodate up to 5,000 guests, and a mosque accommodating 1,500 people. The palace was built in 1984 at a cost of around $400 million USD and has 564 chandeliers, 51,000 light bulbs, 44 stairwells, 18 elevators, and 13 (exterior) satellite dishes.

Furthermore, there’s a mosque for 1500 people, a banquet hall for 4000 guests, air conditioned stables for his 200 polo ponies, and 165 Rolls Royces, aeroplanes and helicopters.

 

(2)“王后瓦實提(Vashti)在亞哈隨魯王的宮內,也為婦女設擺筵席。”  --  王后瓦實提(Vashti)真有其人? 希臘史學家希羅多德(Herodotus,484BC-425BC)說亞哈隨魯(Xerxes I 薛西一世,486BC-465BC)的王后是 Amestris 。她是一個報復性強,權力大,及有影響力的女人。這可以從一起事件看的出來:亞哈隨魯王從與希臘的戰役退下,來到呂底亞(Lydia)的首都撒狄斯(Sardis)。他愛上自己兄弟 Masistes 的妻子,但被她拒絕后,就轉而愛上她的女兒 Artaynta。當王后Amestris 知悉此事,雖然很忿怒,卻不動聲息,只等到王的生日那天,按規矩不管王后求什么,王都要給她(就像希羅底的女兒求希律安提帕 Herod Antipas,她要施洗約翰的人頭,可六:21-26)。王后 Amestris 就乘機報復 Artaynta 的母親,把她肢解處死。有學者認為只要稍微修改拼音,Amestris 其實就是瓦實提(Vashti)。按《以斯帖記》的記載,瓦實提是在王的第三年(483BC,斯一:3)被罷黜,以斯帖則是在第七年(479BC,斯二:16)被立為王后,在這兩個年期之間,正好是王出外與希臘爭戰,完全符合歷史的記載。有些學者認為以斯帖不可能成為王后,因為從第七年(479BC)至第十二年(465BC),瓦實提(Vashti)/Amestris 仍然在位,因為她的兒子亞達薛西一世(Artaxerxes I,465BC-425BC)繼承王位。 不過這樣的說法沒有什么明確的証明。所以我們覺得《以斯帖記》的記載完全可信,不用理會這些學者的爭議。

“王后瓦實提(Vashti)在亞哈隨魯王的宮內,也為婦女設擺筵席。”  --  王后有能力設擺大型的筵席嗎?有!根據從波斯波利(Persepolis)出土的碑文,大流士一世(Darius I,或大利烏一世,522BC-486BC)的一個妻子(Artystone)擁有很多物業和谷物﹔王供給她 1940升的酒,大概是作為筵席之用。所以,我們也不用懷疑聖經的記載。


3。斯一:10 - 12  “10第七日,亞哈隨魯王飲酒,心中快樂,就吩咐在他面前侍立的七個太監米戶幔(Mehuman)、比斯他(Biztha)、哈波拿(Harbona)、比革他(Bigtha)、亞拔他(Abagtha)、西達(Zethar)、甲迦(Carcas),11請王后瓦實提頭(Vashti)帶王后的冠冕到王面前,使各等臣民看她的美貌,因為她容貌甚美。12王后瓦實提卻不肯遵太監所傳的王命而來,所以王甚發怒,心如火燒。”

《新譯本》:10第七日,亞哈隨魯王因飲酒心里高興,就吩咐伺候在他面前的七個太監:米戶幔、比斯他、哈波拿、比革他、亞拔他、西達、甲迦,11去請王后瓦實提,戴著后冕到王面前,使眾人和大臣欣賞她的美麗﹔因為她的容貌很美。12王后瓦實提卻不肯遵照王藉著太監所傳的命令,所以王非常生氣,怒火中燒。

KJV:10 On the seventh day, when the heart of the king was merry with wine, he commanded Mehuman, Biztha, Harbona, Bigtha, and Abagtha, Zethar, and Carcas, the seven chamberlains that served in the presence of Ahasuerus the king, 11 To bring Vashti the queen before the king with the crown royal, to shew the people and the princes her beauty: for she was fair to look on. 12 But the queen Vashti refused to come at the king's commandment by his chamberlains: therefore was the king very wroth, and his anger burned in him.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后,王“就吩咐在他面前侍立的七個太監米戶幔(Mehuman)、比斯他(Biztha)、哈波拿(Harbona)、比革他(Bigtha)、亞拔他(Abagtha)、西達(Zethar)、甲迦(Carcas),請王后瓦實提頭(Vashti)帶王后的冠冕到王面前,使各等臣民看她的美貌,因為她容貌甚美。”上文已經提到在筵席上,王與出席的嘉賓和臣民之間隔了一層紗帘﹔要看王的尊容已經不容易,可見臣民要一窺王后的風采就難上加難。現在趁著酒興,王就邀請(命令)王后戴著后冕到王面前,使眾人和大臣欣賞她的美麗。

“王后瓦實提卻不肯遵太監所傳的王命而來,所以王甚發怒,心如火燒。”  --  這是故事的第一個轉捩點,也就是我在引言里說的一種情節突變的手法。如果瓦實提“乖乖地”到來,可能故事就發展不下去了。我們也不知道她為什么膽敢違命。總之,上帝是看不見的,但上帝那只看不見的手卻在歷史中作工,把一場似乎是偶發的事件,成就了他的旨意。我們以后還要看到更多的這類“偶發”事件。

“。。七個太監米戶幔(Mehuman)、比斯他(Biztha)、哈波拿(Harbona)、比革他(Bigtha)、亞拔他(Abagtha)、西達(Zethar)、甲迦(Carcas)。。”  --  在上一課的引言,我已經說了在書中可以找到三十個以上源自波斯和以攔的人名。這里的太監,如米戶幔(Mehuman),他的名字可以從波斯波利(Persepolis)出土的以攔文土版(Persepolis Elamite tablets)上找到,作 Mihimana ﹔比斯他(Biztha)作 Bakatanna﹔甲迦(Carcas)作 Karkis等。希伯來文士在抄寫《以斯帖記》時,煞費苦心把這些名字逐一地保存。我們千萬不要學那些不信派的學者,說《以斯帖記》是捏造出來的。


Persepolis Elamite tablets


接下來,故事要怎樣發展呢?我們下一課再見。


默想:

“他把他榮耀之國的丰富和他美好威嚴的尊貴,給他們看了許多日,就是一百八十日。”(斯一:4)

什么是王的榮耀?什么是人的榮耀?

富麗堂皇的宮殿,一場視覺與美食盛宴,后宮三千,頭戴王冠,國富軍強。。。高官厚祿,家財萬貫,子孫滿堂。。。


什么是上帝的榮耀?什么叫榮耀上帝?

約十二:27-28 記載了耶穌一個最短的禱告:“‘27我現在心里憂愁,我說什么才好呢?父啊,救我脫離這時候,但我原是為這時候來的。28父啊,愿你榮耀你的名。’當時就有聲音從天上來說:‘我已經榮耀了我的名,還要再榮耀。’”這里的一求一應就像現在的即時通訊,耶穌禱告,父神即刻回應,因為耶穌所求的完全合乎父神的旨意。耶穌道成肉身來到地上,就是為著上十字架那一刻﹔父神說的“我已經榮耀了我的名”,指的是耶穌生在馬槽那一刻,天使眾軍贊美上帝說:“在至高之處榮耀歸于上帝!”父神說的“還要再榮耀”指的是耶穌上十字架背負世人的罪,“基督這樣受害,又進入他的榮耀。。”(路二十四:26)

約十三:30-32  “30猶大受了那點餅,立刻就出去。那時候是夜間了。31他既出去,耶穌就說:‘如今人子得了榮耀,上帝在人子身上也得了榮耀。32上帝要因自己榮耀人子,并且要快快地榮耀他。”猶大出賣主耶穌,這是主耶穌被釘十字架的前夕﹔十架給耶穌換來冠冕,他蒙羞恥帶來了榮耀。

我們不要以為行神跡奇事才是彰顯上帝的榮耀(約二:11)。上帝的榮耀是彰顯在臭氣熏天的馬槽里卑微的降生,和被人視為咒詛,忍受羞恥的挂在十字架上。

當我們為主承受苦難的時候,就是彰顯上帝榮耀的時候。使徒彼得在書信里把這發揮得淋漓盡致:

彼前一:7  叫你們的信心既被試驗,就比那被火試驗仍然能壞的金子更顯寶貴,可以在耶穌基督顯現的時候,得著稱贊、榮耀、尊貴。

彼前四:14,16  你們若為基督的名受辱罵,便是有福的,因為上帝榮耀的靈常住在你們身上。。若為作基督徒受苦,卻不要羞恥,倒要因這名歸榮耀給上帝。

當史上所有的神學家,聖經學者,屬靈偉人,牧師傳道。。都還在爭論什么是上帝的榮耀時,一個出母胎不到几個星期就失明,看不見上帝的女人芬尼﹒克羅斯貝(Fanny Crosby,1820-1915)卻在她創作的詩歌《親近十架(Near the Cross)》,唱出了“十字架十字架,永是我的榮耀。”!

求主使我近十架

1)

求主使我近十架,至寶贖罪泉源﹔

由各各他山流下,白白賜人洗罪。

十字架十字架,永是我的榮耀,

我眾罪都洗清潔,唯靠耶穌寶血。

2)

我來到主十架前,蒙救主的愛憐﹔

他賜我聖靈亮光,照亮我的心田。

十字架十字架,永是我的榮耀,

我眾罪都洗清潔,唯靠耶穌寶血。

3)

求主使我依十架,思念昔日情景﹔

常在十架蔭庇下,緊緊跟主前行。

十字架十字架,永是我的榮耀,

我眾罪都洗清潔,唯靠耶穌寶血。

4)

儆醒等候十架前,盼望信心加增﹔

直到走完世路程,天家永享安穩。

十字架十字架,永是我的榮耀,

我眾罪都洗清潔,唯靠耶穌寶血。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