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以斯拉記》 - 被擄、歸回、重建(一)

第十四課 - 建殿工程受攔阻(一)

經文:拉四:1 - 5

主旨:

重建聖殿是上帝的工作。魔鬼撒但想要利用那些被稱為“猶大和便雅憫的敵人”,就是那些與以色列的余民通婚,居住在撒瑪利亞的亞述人,在原來是耶和華“應許立為他(你)名的居所”(王上八:29),建立撒但有份,用不潔淨的磚石器皿,不倫不類的“聖殿”,向世界夸耀。

感謝贊美主,上帝的仆人所羅巴伯、耶書亞和其余以色列的族長有敏銳的屬靈洞見,能分辨“敵人”要參與建造,究竟是真心還是假意,因為他們曉得魔鬼的詭計,所以堅定拒絕他們,說:“我們自己為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協力建造。”

即使是上帝命定的工作,合乎上帝的旨意,上帝還會允許魔鬼撒但來阻擾。“敵人”軟硬兼施用各種手段來攻擊、嚇唬和擾亂猶太民,“使他們的手發軟。”甚至還用錢財賄賂高官,“賄買謀士,要敗壞他們的謀算。”除了這些軟硬兼施的阻擾,從下文(拉四:6 - 24)我們還要看到他們向波斯王上本奏告。。。

其實,在一帆風順的時候,魔鬼似乎對你的工作沒有一點攔阻的“興趣”,你就要來到上帝面前,問他是否這工作不合乎他的旨意。“興盛神學”是魔鬼的“神學”,我們千萬要謹慎,不要落入它的圈套!
 

1。拉四:1 - 5  “1猶大(Judah)和便雅憫(Benjamin)的敵人,聽說被擄歸回的人為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建造殿宇,2就去見所羅巴伯(Zerubbabel)和以色列的族長,對他們說:‘請容我們與你們一同建造,因為我們尋求你們的上帝,與你們一樣。自從亞述王以撒哈頓(Esar-haddon king of Assur)帶我們上這地以來,我們常祭祀上帝。’3但所羅巴伯(Zerubbabel)、耶書亞(Jeshua)和其余以色列的族長對他們說:‘我們建造上帝的殿與你們無干,我們自己為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協力建造,是照波斯王塞魯士(Cyrus the king of Persia,或古列 Cyrus II,公元前559年-前529年)所吩咐的。’4那地的民就在猶大人建造的時候,使他們的手發軟,擾亂他們。5從波斯王塞魯士年間,直到波斯王大利烏(Darius king of Persia 或大流士一世 Darius I,公元前522-前486年))登基的時候,賄買謀士,要敗壞他們的謀算。”

《新譯本》:1猶大和便雅憫的敵人聽見被擄回來的人為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重建聖殿,2就前來見所羅巴伯和眾族長,對他們說:“請讓我們與你們一起建造吧!因為我們也像你們那樣尋求你們的上帝。自從亞述王以撒哈頓把我們帶上這里的日子以來,我們一直向他獻祭。”3但所羅巴伯、耶書亞和以色列其余的族長對他們說:“你們不能與我們一同建筑上帝的殿,因為波斯王古列王吩咐我們自己為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建殿。”4于是那地方的居民使猶大人的手發軟,驚擾他們的建筑工程。5又在波斯王古列的日子,直到波斯王大利烏在位的時候,常常賄買參謀,來敵對猶大人,要破壞他們的建殿計划。

KJV:1 Now when the adversaries of Judah and Benjamin heard that the children of the captivity builded the temple unto the LORD God of Israel; 2 Then they came to Zerubbabel, and to the chief of the fathers, and said unto them, Let us build with you: for we seek your God, as ye do; and we do sacrifice unto him since the days of Esar-haddon king of Assur, which brought us up hither. 3 But Zerubbabel, and Jeshua, and the rest of the chief of the fathers of Israel, said unto them, Ye have nothing to do with us to build an house unto our God; but we ourselves together will build unto the LORD God of Israel, as king Cyrus the king of Persia hath commanded us. 4 Then the people of the land weakened the hands of the people of Judah, and troubled them in building, 5 And hired counsellors against them, to frustrate their purpose, all the days of Cyrus king of Persia, even until the reign of Darius king of Persia.

ESV:1Now when the adversaries of Judah and Benjamin heard that the returned exiles were building a temple to the Lord, the God of Israel, 2 they approached Zerubbabel and the heads of fathers' houses and said to them, “Let us build with you, for we worship your God as you do, and we have been sacrificing to him ever since the days of Esarhaddon king of Assyria who brought us here.” 3 But Zerubbabel, Jeshua, and the rest of the heads of fathers' houses in Israel said to them, “You have nothing to do with us in building a house to our God; but we alone will build to the Lord, the God of Israel, as King Cyrus the king of Persia has commanded us.” 4 Then the people of the land discouraged the people of Judah and made them afraid to build  5 and bribed counselors against them to frustrate their purpose, all the days of Cyrus king of Persia, even until the reign of Darius king of Persia.


“1猶大(Judah)和便雅憫(Benjamin)的敵人,聽說被擄歸回的人為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建造殿宇,2就去見所羅巴伯(Zerubbabel)和以色列的族長,對他們說:‘請容我們與你們一同建造,因為我們尋求你們的上帝,與你們一樣。自從亞述王以撒哈頓(Esar-haddon king of Assur)帶我們上這地以來,我們常祭祀上帝。’” --  這些所謂“猶大(Judah)和便雅憫(Benjamin)的敵人”究竟是什么人?“自從亞述王以撒哈頓(Esar-haddon king of Assur)帶我們上這地以來。。”給了我們答案。這位亞述王是誰?請參《列王紀上(二)第四課》。他在位的時候是 681每669 BC,當時北國早已被滅(721BC),南國猶大王是瑪拿西(Manasseh 687/686-642BC,王下二十一:1)。以撒哈頓是《列王紀》最后提到的那位亞述王(王下十九:37)。即位后他做了兩件“好事”:

一、重建了被亞述撒珥根二世(Sargon II,722-705BC )和西拿基立(Sennacherib,705-681BC)所毀和褻瀆的巴比倫﹔

二、發糧救濟飽受戰亂的飢民,在充滿野蠻記載的亞述歷史上,他算是一位相當文明的君王。

從 674BC,他發兵與埃及法老爭戰,671BC 攻取孟斐斯(Memphis),自稱埃及的王,但不久埃及又反叛,669BC 在往埃及的路上突然身亡。兒子亞述巴尼拔(Ashurbanipal,668-626BC?)繼位,在以斯拉書 (Ezra)四章10節,他被稱為“亞斯那巴”(Asnapper)。

這些猶大(Judah)和便雅憫(Benjamin)的敵人說以撒哈頓(Esar-haddon king of Assur)帶他們上這地。

但在王下十七:24-28 那里說的亞述王是撒珥根二世(Sargon II,722-705BC ),他在滅了北國以色列后,將一些人遷移至撒瑪利亞:

24亞述王從巴比倫(Babylon)、古他(Cuthah)、亞瓦(Ava)、哈馬(Hamath),和西法瓦音(Sepharvaim)遷移人來,安置在撒瑪利亞(Samaria)的城邑,代替以色列人,他們就得了撒瑪利亞,住在其中
25他們才住那里的時候,不敬畏耶和華,所以耶和華叫獅子進入他們中間,咬死了些人。
26有人告訴亞述王說:“你所遷移安置在撒瑪利亞各城的那些民,不知道那地之神的規矩,所以那神叫獅子進入他們中間,咬死他們。”
27亞述王就吩咐說:“叫所擄來的祭司回去一個,使他住在那里,將那地之神的規矩指教那些民。”
28于是有一個從撒瑪利亞擄去的祭司回來,住在伯特利(Bethel),指教他們怎樣敬畏耶和華。

這些是什么地方?(看下圖)

巴比倫(Babylon) - 當時是亞述的一個地區,位于兩河流域的南部。

古他(Cuthah) - 位于巴比倫城之北約 15公里,是古代一個很重要的城市,可能曾是蘇美王朝的首都,比巴比倫城建立得更早,有兩條河流流經,是一商業重鎮。

亞瓦(Ava) - 位置不明,可能在哈馬和大馬色之間某處。

哈馬(Hamath) - 位于大馬色城的北方約 180 公里。

西法瓦音(Sepharvaim)- 位置不明,可能在哈馬和大馬色之間某處。


雖然撒珥根二世(Sargon II,722-705BC )之后,《列王紀》沒有記載以撒哈頓(Esarhaddon,681每669 BC)或其他亞述王將人遷移至撒瑪利亞,但從這里拉四:2 ,我們相信還是有的。

這些人并不認識耶和華,這是毋庸置疑的。王下十七:24-28 告訴我們,他們怎么從不認識上帝變成“常祭祀上帝”,不是因為他們真的敬畏耶和華,乃是怕被獅子咬死!他們從誰那里學習拜神呢? 是一個從撒瑪利亞擄去的祭司,回來后,住在伯特利(Bethel),指教他們怎樣敬畏耶和華(王下十七:28)這個祭司的資格是很受質疑的,因為我們知道王國分裂后,耶羅波安(Jeroboam 931/930-911/910BC)倚靠自己的聰明,用自己的方法鞏固政權,結果把整個以色列引入離經背道之途,叫百姓陷在罪里,萬劫不復。我在這里引用王上十二:25-33 的那段經文,大家一看就明白了:

 “25耶羅波安(Jeroboam)在以法蓮山地(mount Ephraim)建筑示劍(Shechem),就住在其中。又從示劍出去,建筑毗努伊勒(Penuel)。26耶羅波安心里說:‘恐怕這國仍歸大衛家。27這民若上耶路撒冷去,在耶和華的殿里獻祭,他們的心必歸向他們的主猶大王羅波安(Rehoboam),就把我殺了,仍歸猶大王羅波安。’28耶羅波安王就籌划定妥,鑄造了兩個金牛犢,對眾民說:‘以色列人哪,你們上耶路撒冷去實在是難,這就是領你們出埃及地的神。’29他就把牛犢一只安在伯特利(Bethel),一只安在但(Dan)。30這事叫百姓陷在罪里,因為他們往但去拜那牛犢。31耶羅波安在邱壇那里建殿,將那不屬利未人(Levi)的凡民立為祭司。32耶羅波安定八月十五日為節期,像在猶大的節期一樣,自己上壇獻祭。他在伯特利也這樣向他所鑄的牛犢獻祭,又將立為邱壇的祭司安置在伯特利。33他在八月十五日,就是他私自所定的月日,為以色列人立作節期的日子,在伯特利上壇燒香。”

現在那位回來教導不認識耶和華的外邦人的“祭司”,就是過去在撒瑪利亞,住在伯特利的,有這樣的背景,你說他的資格是不是應當質疑?

難怪他教出來的“學生”都成為被擄回來的猶大人的“敵人”!

《以斯拉記》和《尼希米記》還記載了一些他們的名字,如:

拉四:7-11

7亞達薛西年間((Artaxerxes I,465BC-425BC,比施蘭(Bishlam)、米特利達(Mithredath)、他別(Tabeel)和他們的同黨,上本奏告波斯王亞達薛西,本章是用亞蘭文字、亞蘭方言﹔
8省長利宏(Rehum the chancellor)、書記伸帥(Shimshai the scribe)要控告耶路撒冷人,也上本奏告亞達薛西王。
9省長利宏、書記伸帥和同黨的底拿人(Dinaites)、亞法薩提迦人(Apharsathchites)、他釧啎H(Tarpelites)、亞法撒人(Apharsites)、亞基衛人(Archevites)、巴比倫人(Babylonians)、書珊迦人(Susanchites)、底亥人(Dehavites)、以攔人(Elamites),
10和尊大的亞斯那巴(Asnapper)所遷移、安置在撒瑪利亞城(Samaria)并大河西(on this side the river)一帶地方的人等,
11上奏亞達薛西王說:“河西的臣民云云。

拉五:3-6

3當時,河西的總督達乃(Tatnai)和示他波斯乃(Shethar-boznai),并他們的同黨來問說:“誰降旨讓你們建造這殿,修成這牆呢?”
4我們便告訴他們,建造這殿的人叫什么名字。
5上帝的眼目看顧猶大的長老,以致總督等沒有叫他們停工,直到這事奏告大利烏或大流士一世 Darius I or Darius the Great,522BC-486BC),得著他的回諭。
6河西的總督達乃和示他波斯乃,并他們的同黨,就是住河西的亞法薩迦人(Apharsachites),上本奏告大利烏王。

尼二:19

19但和倫人參巴拉(Sanballat),并為奴的亞捫人多比雅(Tobiah)和阿拉伯人基善(Geshem the Arabian)聽見就嗤笑我們,藐視我們說:“你們做什么呢?要背叛王嗎?”

尼六:1-19

1參巴拉(Sanballat)、多比雅(Tobiah)、阿拉伯人基善(Geshem the Arabian)和我們其余的仇敵,聽見我已經修完了城牆,其中沒有破裂之處(那時我還沒有安門扇)。
2參巴拉和基善就打發人來見我說:“請你來,我們在阿挪平原(in the plain of Ono)的一個村庄相會。”他們卻想害我。
3于是,我差遣人去見他們說:“我現在辦理大工,不能下去!焉能停工,下去見你們呢?”
4他們這樣四次打發人來見我,我都如此回答他們。
5參巴拉第五次打發仆人來見我,手里拿著未封的信,
6信上寫著說:“外邦人中有風聲,迦施慕(Gashmu)(注:就是"基善",見2章19節)也說,你和猶大人謀反,修造城牆,你要作他們的王。
7你又派先知在耶路撒冷指著你宣講說:‘在猶大有王。’現在這話必傳與王知,所以請你來,與我們彼此商議。”
8我就差遣人去見他說:“你所說的這事,一概沒有,是你心里捏造的。”
9他們都要使我們懼怕,意思說:“他們的手必軟弱,以致工作不能成就。”“上帝啊,求你堅固我的手。”
10我到了米希大別的孫子、第來雅的兒子示瑪雅(Shemaiah the son of Delaiah the son of Mehetabeel)家里。那時,他閉門不出。他說:“我們不如在上帝的殿里會面,將殿門關鎖,因為他們要來殺你,就是夜里來殺你。”
11我說:“象我這樣的人,豈要逃跑呢?象我這樣的人,豈能進入殿里保全生命呢?我不進去!”
12我看明上帝沒有差遣他,是他自己說這話攻擊我,是多比雅和參巴拉賄買了他。
13賄買他的緣故,是要叫我懼怕,依從他犯罪,他們好傳揚惡言毀謗我。
14我的上帝啊!多比雅、參巴拉、女先知挪亞底(Noadiah)和其余的先知,要叫我懼怕,求你記念他們所行的這些事。
15以祿月二十五日,城牆修完了,共修了五十二天。
16我們一切仇敵,四圍的外邦人,聽見了便懼怕,愁眉不展,因為見這工作完成,是出乎我們的上帝。
17在那些日子,猶大的贵胄屢次寄信與多比雅,多比雅也來信與他們。
18在猶大有許多人與多比雅結盟,因他是亞拉(Arah)的兒子、示迦尼(Shechaniah)的女婿,并且他的兒子約哈難(Johanan)娶了比利迦(Berechiah)兒子米書蘭(Meshullam)的女兒為妻。
19他們常在我面前說多比雅的善行,也將我的話傳與他。多比雅又常寄信來,要叫我懼怕。


《証主聖經百科全書 - 條目版》提供了一些撒瑪利亞人所敬奉之神和其宗教的資料:

撒瑪利亞人(Samaritans)

分裂出來的一神論信仰群體,在神學觀念上與猶太人相近。這群體居住在猶太以北和加利利以南的地方,與他們的猶太人鄰居處于敵對的緊張狀態。耶穌對這群被他人輕視的群眾所持的態度,與該時代的人大相徑庭。


教派的起源


倘若要確定撒瑪利亞人的教派在何時興起,以及最終在何時與猶太教割裂,那實在很困難。舊約認為撒瑪利亞人的教派是源于外地的殖民,他們對神的敬拜只是虛飾的偶像崇拜。根據列王紀下十七章,撒瑪利亞人的教派,是自主前722年以色列人被亞述人擊敗后,隨著種族的互遷而產生的。亞述王將以色列人從該地遷離,再將從巴比倫、古他和其他不同國家被征服的民族遷移安置進去(第24節)。

撒瑪利亞人對他們的起源提出相當不同的解釋。他們自稱祖籍是猶太人的以法蓮和瑪拿西支派(參約四:12),并認為主前722年以色列人被亞述人俘擄,不是指全部的以色列人,他們也不是永久被擄。對于撒瑪利亞人與猶太人彼此間互相敵視,撒瑪利亞人認為是猶太人背棄信仰,又在以利的時代,建立異端的聖所,而不留守基利心山上唯一的聖地,這些均是以色列人的罪。因此,從宗族和敬拜上看來,撒瑪利亞人視自己是真以色列人。

從亞述人在這時期的記載,人口遷徙確實出現于北國,但顯然并沒有實行徹底的放逐(參代下三十四:9)。這暗示了兩件事情:首先,本土的以色列余民沒有被擄﹔其次,雖然在同化的初期,信仰混合主義無疑存在,但本土的居民逐漸贏取了被擄的外邦人的歸信。


撒瑪利亞人和猶太人的關系


居于基利心山北部(撒瑪利亞人的聖山)、示劍和撒瑪利亞境的撒瑪利亞人,與在猶大和后來加利利地的猶太居民之間的歷史關系,仍是極不穩定的。昔日南北兩國之間的緊張形勢,隨著波斯統治者古列敕令被擄者返回耶路撒冷而再次復燃起來(約主前538)。當時整個南部地區是由來自北方撒瑪利亞的參巴拉所管治,參巴拉是在波斯權力下的一個巴勒斯坦土生統治者。那些歸回耶路撒冷的被擄者,尤其是那些要重建耶路撒冷聖殿的,明顯地威脅著參巴拉在北方的權力(拉四:7-24﹔尼四:1-9)。

最初,敵對是出于政治動機,但其后,或許是在主前四世紀(接近波斯統治的晚期或希臘統治的早期),敵方在基利心山上建造一座廟宇﹔于是政治的動機演變成宗教的動機。約在這時期,猶太人對撒瑪利亞人的敵視,可從《傳道經》五十章25、26節看出來(大約寫于主前200)。書中對撒瑪利亞人的尊重排在以東人和非利士人之下,撤瑪利亞人還被稱為「愚蠢的人」(參《利未遺訓》七2)。

猶太人輕視撒瑪利亞人,是因他們沒有抗拒安提阿古四世在該地提倡希臘化崇拜的活動(約主前167)。當部分猶太群體反對將耶路撒冷聖殿改變成丟斯神廟(《馬加比一書》一:62-64),以及最終引致馬加比叛變時(二:42、43),有些資料顯示撒瑪利亞人沒有參與其中(參六:2)。

猶太人受哈斯摩寧統治的短暫獨立期內,猶太統治者許爾堪進攻示劍和撒瑪利亞,占領并毀滅了撒瑪利亞人建于基利心山上的殿宇(約主前128),遂使猶太人和撒瑪利亞人的關系極度惡劣。

在大希律統治下,雖然撒瑪利亞人與居于猶大和加利利的猶太人之間仍存有敵意,但撒瑪利亞人的遭遇有了改善。由于他們堅持耶路撒冷聖殿不該是崇拜的中心所在,又被耶路撒冷的權貴禁進內院,于是約在主后6年,一群撒瑪利亞人在逾越節期間將人骨散布在聖殿門廊和聖所內,為要褻瀆耶路撒冷聖殿。加利利的猶太人前往耶路撒冷參加不同的節期,若途經撒瑪利亞,常遭到敵視(路九:51-53)。約于主后52年,一群加利利的猶太朝聖者,曾在撒瑪利亞被屠殺。

這種敵視態度在耶穌時代仍然持續。雙方人均禁止對方進入自己的敬拜中心,即耶路撤冷聖殿和在基利心山上的撒瑪利亞聖殿。例如,撒瑪利亞人被禁止進入聖殿的內院,而他們所獻的祭物只當作外邦人的獻祭。展此看來,雖說撒瑪利亞人可視為「分裂出來的」,但實際上,他們只受到如同外邦人般的對待。因此,雙方之間一切嫁娶都是禁絕的,連彼此的交往也受到很大的約束(約四:9)。在這種壁壘森嚴的情況下,兩個群體之間有任何不友善的接觸都不足為奇。 「撒瑪利亞人」一詞是猶太人口中一個蔑視的字眼 (約八:48)。一些文士甚至連這個字眼也不肯說(參路十:37中似乎委婉的說法)。門徒對撒瑪利亞人拒絕接待耶穌的反應(路九:51-55)是表現當時猶太人厭惡撒瑪利亞人的一個好例子。

雖然很少証據顯示撒瑪利亞人對猶太人亦持類似的態度,但我們可假設這情況是存在的。因此,在路加福音九章51-55節中,撒瑪利亞人拒絕接待那些「面向耶路撒冷去」的猶太人,就不足為怪了。
 

撒瑪利亞人的信仰


撒瑪利亞人的主要信仰,顯示出與猶太教主流息息相關,但彼此同時亦有明顯的分歧。兩者同樣強烈持守一神信仰,相信亞伯拉罕、以撒和雅各的神。然而他們根據撒瑪利亞經文中几段與申命記和出埃及記分歧的篇章,高舉位于北方的基利心山才是唯一的獻祭聖地。基利心山看為亞伯第一個祭壇的所在地(創四:4)、挪亞在洪水過后獻祭的地方(創八:20)、亞伯拉罕和麥基洗德相會之處(創十四:18)、以撒原被獻為燔祭之地(創二十二),還有其他很多與此地有關連的事情。

撒瑪利亞人只相信聖經首5卷(五經)是透過神的默示而寫成的,并單單依歸這些經卷,作為他們的教義和實踐規范。這樣狹窄的內容不單決定了撒瑪利亞人的神學取向,更進一步把他們與當代猶太思想分別出來。舉例說,摩西在撒瑪利亞人的思想中,比在猶太教的地位更顯赫。他不只被視為先知之首,在撒瑪利亞人后期的思想中,更被描述為最蒙揀選的人,早在創造之先已存在,替以色列向神代求,且成為「世界之光」。撒瑪利亞人神學中對彌賽亞的盼望,也反映這偏狹的思想。他們并不期待一位彌賽亞會從大衛家興起,因為在五經中找不到這樣的証據。撒瑪利亞人寧愿根據申命記十八章15-18節,等待一位「像摩西的先知」。這位期待中的先知也被指為「他哈」,即「復興者」,他將會在末后的日子中,在基利心山上恢復真正的祭祀敬拜,并帶領異教徒往該處敬拜。

他們宣稱基利心山的超越性,明顯地使這群體在神學上和文化上與他們的猶太鄰居不同。  (完)

 

Biblical Archaeology Review (聖經考古評論 - 雙月刊)也提供很多撒瑪利亞和撒瑪利亞人的資料,其中兩篇的鏈接在這里 : http://members.bib-arch.org/search.asp?PubID=BSBR&Volume=7&Issue=5&ArticleID=11&UserID=0&  (The Samaritans - A Jewish offshoot or a pagan cult? By Reinhard Pummer ,BR 7:05, Oct 1991 )和  http://members.bib-arch.org/search.asp?PubID=BSBKEA&Volume=0&Issue=0&ArticleID=58&UserID=0&  (Gerizim, Mount )都是英文資料,沒有中文翻譯。

基利心山上的撒瑪利亞殿?(圖一)

Site of the Samaritan Temple? After the Byzantine emperor Zeno drove the Samaritans off of Mt. Gerizim in 486 C.E., he built an octagonal church in honor of Mary Theotokos (Jesus’ mother; “Theotokos,” Greek for “God-bearer,” was an honorary title for Mary). The Samaritans struck back, destroying the church, but the Byzantine emperor Justinian I rebuilt and fortified the church in about 530. It was finally destroyed by the Arabs during their conquest in the seventh century. The Theotokos church ruins, seen here, may also conceal the remains of the Samaritan temple, according to the church’s most recent excavator, Yitzhak Magen. The Samaritan equivalent of the Jewish Temple in Jerusalem once stood on Mt. Gerizim, but it was destroyed near the end of the second century B.C.E. by John Hyrcanus, the Jewish ruler of Judea, and the question of its even speculate that there never was a Samaritan temple on Mt. Gerizim.

基利心山上的撒瑪利亞殿?(圖二)


“1猶大(Judah)和便雅憫(Benjamin)的敵人,聽說被擄歸回的人為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建造殿宇,2就去見所羅巴伯(Zerubbabel)和以色列的族長,對他們說:‘請容我們與你們一同建造,因為我們尋求你們的上帝,與你們一樣。。。” --  “敵人”要參與建造,究竟是真心還是假意,是很難分辨。可以肯定的是,所羅巴伯(Zerubbabel)和耶書亞(Jeshua)以及其余以色列的族長,都清楚知道這些人的宗教背景,他們想參與聖殿的重建工程,是為了以后也可以在這里祭祀,不會被視為外邦人。不過這樣的說法比較膚淺。若用屬靈的眼光來看,魔鬼撒但是在背后操作,利用這些人在原來是耶和華“應許立為他(你)名的居所”(王上八:29),建立撒但有份,用不潔淨的磚石器皿,不倫不類的“聖殿”,向世界夸耀。

今天魔鬼撒但仍然在一些地方故技重施,利用無神論共產黨政府出資建立宏偉壯觀的教堂,美其名是“宗教自由”,實質上,“對教會和其他信仰群體來說,中國統戰政策的焦點是要體現對官方所謂愛國教會的扶持,其目的是為了控制。對非注冊、非官方教會就實行孤立、打壓的政策。政府資助建教堂,就體現出中國政教關系非常混亂、可笑的局面。一個無神論共產黨政府怎能出資去建教堂?這里的統戰意味就非常明顯,目的是為了建一個‘窗口’教會。”(節錄自一份有關宗教自由的報告)

 

整體建筑面積達近4000平米的天津河東區聖心天主教堂
教堂的牧師在新建的教堂外接受采訪,
稱感謝當局斥資1900萬元興建該教堂。 (法新社圖片)


“3但所羅巴伯(Zerubbabel)、耶書亞(Jeshua)和其余以色列的族長對他們說:‘我們建造上帝的殿與你們無干,我們自己為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協力建造,是照波斯王塞魯士(Cyrus the king of Persia,或古列 Cyrus II,公元前559年-前529年)所吩咐的。’4那地的民就在猶大人建造的時候,使他們的手發軟,擾亂他們。5從波斯王塞魯士年間,直到波斯王大利烏(Darius king of Persia 或大流士一世 Darius I,公元前522-前486年))登基的時候,賄買謀士,要敗壞他們的謀算。” -- 

“我們建造上帝的殿與你們無干。。” --  感謝贊美主,上帝的仆人有敏銳的屬靈洞見,能分辨“敵人”要參與建造,究竟是真心還是假意,因為他們曉得魔鬼的詭計,正如保羅說的,“免得撒但趁著機會勝過我們,因我們并非不曉得他的詭計。”(林后二:11)“要穿帶上帝所賜的全副軍裝,就能抵擋魔鬼的詭計。”(弗六:11)

“那地的民就在猶大人建造的時候,使他們的手發軟,擾亂他們。從波斯王塞魯士年間,直到波斯王大利烏(Darius king of Persia 或大流士一世 Darius I,公元前522-前486年))登基的時候,賄買謀士,要敗壞他們的謀算。” --  “敵人”的真面目終于顯露了。軟的詭計不行,現在就用硬的手段來攻擊、嚇唬和擾亂猶太民,“使他們的手發軟們。”甚至還用錢財賄賂高官,“賄買謀士,要敗壞他們的謀算。”除了這些軟硬兼施的阻擾,從下文(拉四:6 - 24)我們還要看到他們向波斯王上本奏告。。。


即使是上帝命定的工作,合乎上帝的旨意,上帝還會允許魔鬼撒但來阻擾。其實,在一帆風順的時候,魔鬼似乎對你的工作沒有一點攔阻的“興趣”,你就要來到上帝面前,問他是否這工作不合乎他的旨意。八福中沒有一福是說凡一帆風順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而是“虛心的人有福了。。哀慟的人有福了。。溫柔的人有福了。。飢渴慕義的人有福了。。憐恤人的人有福了。。清心的人有福了。。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人若因我辱罵你們,逼迫你們,捏造各樣壞話毀謗你們,你們就有福了。”(太五:3-11)我們還是記住保羅的話:“。。你們要靠著主,倚賴他的大能大力,作剛強的人。要穿帶上帝所賜的全副軍裝,就能抵擋魔鬼的詭計。因我們并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所以,要拿起神所賜的全副軍裝,好在磨難的日子抵擋仇敵,并且成就了一切,還能站立得住。”(弗六:10-13)“興盛神學”是魔鬼的“神學”,我們千萬要謹慎,不要落入它的圈套!

 

下一課,我要和大家查考拉四:6 - 24,“敵人”怎樣向波斯諸王上本奏告,攔阻猶大人重建聖殿。(這也是一個聖經難題)


默想:

惟有他


    新加坡一個基督教青年福音機構得知當地賽馬會有意捐獻一大筆金錢來贊助該機構的事工。的確,這筆錢對他們的事工很有幫助,但那所機構一直反對賭博。現在他們得決定是否接受賽馬會的捐款,而這筆錢卻是從賭博得來的收益。當然,接受捐款就是違背了他們對上帝的承諾。

    所羅巴伯、約書亞以及以色列的族長也曾面對類似的兩難境況。與以色列的余民通婚的亞述人,想要幫助以色列人重建聖殿。后來這群人被稱為撒馬利亞人,是以色列人的敵人(以斯拉記4章1節)。所羅巴伯的回應十分堅決,他說:「我們自己為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協力建造。」為什么要這么排外呢?從列王紀下17章33 節,我們知道這些愿意幫助的人「他們又懼怕耶和華,又侍奉自己的神。」

    我們必須經常謹記第一條誡命:「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別的神」(出埃及記20章3節)。雖然主可通過非信徒完成他的旨意,但我們絕不可在對他忠誠的事情上妥協。我們必須借著言語和行為,表明我們敬拜他、并且單單敬拜他。

我心存有至愛偶像,

占據你寶座,

懇求救主助我拆毀,

使我獨敬拜主。

敬拜上帝的方式有許多種,

但所敬拜的真神只有一位。

(取自《靈命日糧》2004年1月11日,作者:Albert Lee)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