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以斯拉記》 - 被擄、歸回、重建(一)

第十五課 - 建殿工程受攔阻(二)- 聖經難題解釋

經文:拉四:6 - 24

主旨:

A。解釋聖經難題。

B。攔阻猶大人建殿/修筑城牆的“敵人”不是“小鬼”一兩只,而是“撒瑪利亞城并大河西一帶地方的人等”,上至省長,下至各地的政府官員,他們聯手上本奏告不同時期在位的波斯王。

“敵人”的奏本是怎樣寫的?

奏本字數很少,但用的卻是“攻心之朮”- 哪一個王聽說自己管轄下的地方和臣民要反叛,不再進貢、交課和納稅,會置之不理的?若是如此,不是給別的地方和臣民立了一個榜樣,依樣畫葫蘆嗎?所以,“敵人”的一句“河西之地王就無分了”,勝過長篇大論的奏本。

“敵人”的“攻心之朮”完全奏效﹔建殿/修牆的工程開始不久,亞達薛西立刻喊停!

1。拉四:6 - 24  “6在亞哈隨魯(Ahasuerus 或 薛西一世 Xerxes I ,公元前486-前465年))才登基的時候,上本控告猶大和耶路撒冷的居民。7亞達薛西(Artaxerxes 亞達薛西一世 ,公元前465-前425年))年間,比施蘭(Bishlam)、米特利達(Mithredath)、他別 (Tabeel)和他們的同黨,上本奏告波斯王亞達薛西,本章是用亞蘭文字(Syrian tongue)、亞蘭方言﹔8省長利宏(Rehum the chancellor)、書記伸帥(Shimshai the scribe)要控告耶路撒冷人,也上本奏告亞達薛西王(Artaxerxes king of Persia)。9省長利宏、書記伸帥和同黨的底拿人(Dinaites)、亞法薩提迦人(Apharsathchites)、他毗拉人(Tarpelites)、亞法撒人 (Apharsites)、亞基衛人(Archevites)、巴比倫人(Babylonians)、書珊迦人(Susanchites)、底亥人(Dehavites)、以攔人 (Elamites),10和尊大的亞斯那巴(Asnapper)所遷移、安置在撒瑪利亞城并大河西一帶地方的人等,11上奏亞達薛西王說:‘河西的臣民云云。12王該知道,從王那里上到我們這里的猶大人,已經到耶路撒冷重建這反叛惡劣的城,筑立根基,建造城牆。13如今王該知道,他們若建造這城,城牆完畢,就不再與王進貢、交課、納稅,終久王必受虧損。14我們既食御鹽,不忍見王吃虧,因此奏告于王。15請王考察先王的實錄,必在其上查知這城是反叛的城,與列王和各省有害。自古以來,其中常有悖逆的事,因此這城曾被拆毀。16我們謹奏王知,這城若再建造,城牆完畢,河西之地王就無分了。’17那時,王諭覆省長利宏 (Rehum the chancellor)、書記伸帥(Shimshai the scribe)和他們的同黨,就是住撒瑪利亞并河西一帶地方的人說:‘愿你們平安云云:18你們所上的本,已經明讀在我面前。19我已命人考查,得知此城古來果然背叛列王,其中常有反叛悖逆的事。20從前耶路撒冷也有大君王統管河西全地,人就給他們進貢、交課、納稅。21現在你們要出告示,命這些人停工,使這城不得建造,等我降旨。22你們當謹慎,不可遲延。為何容害加重,使王受虧損呢?’23亞達薛西王 (Artaxerxes)的上諭讀在利宏和書記伸帥,并他們的同黨面前,他們就急忙往耶路撒冷去見猶大人,用勢力強迫他們停工。24于是,在耶路撒冷上帝殿的工程就停止了,直停到波斯王大利烏(Darius king of Persia 或大流士一世 or Darius the Great,公元前522-前486年)第二年。”

《新譯本》:6亞哈隨魯在位的初期,他們寫了訴狀,控告猶大和耶路撒冷的居民。7在亞達薛西年間,比施蘭、米特利達、他別和其余的同僚,也上書給波斯王亞達薛西,反對耶路撒冷人,奏文是用亞蘭文寫成,也用亞蘭語譯出。8省長利宏和秘書伸帥寫奏本給亞達薛西王,控告耶路撒冷。奏文如下:9省長利宏、秘書伸帥和他們其余的同僚:法官、欽差、議員、官長(“法官、欽差、議員、官長”或譯:“底拿人、亞法薩提迦人、他毗拉人、亞法撒人”),亞基衛人、巴比倫人、書珊人,就是以攔人,10還有偉大尊貴的亞斯那巴擄來安置在撒瑪利亞城和河西那邊其余地方的居民,呈上奏文。11這就是他們呈給亞達薛西王的奏文副本:“你的臣仆,就是河西那邊的人,上奏亞達薛西王:12奏知大王:從你那里上到我們這里來的猶大人,已經到了耶路撒冷這座叛逆和邪惡的城﹔他們進行建造,并且已經修好根基,開始建造城牆。13現在奏知大王:如果這城建成,牆垣筑好,他們就不再繳稅、進貢和納糧,王的國庫收入必定受損。14現在我們既食王家的鹽,不該見王受剝奪,因此上奏稟告王,15請王查考先王的記錄,從記錄中查知這城是叛逆的城,對列王和各省都有損害,自古以來,城中常有造反的事,因此這城被拆毀。16我們告知王,如果這城建成,牆垣筑好,河西那邊的地方就不再是王的了。”17王把諭旨送交省長利宏 (Rehum the chancellor)、秘書伸帥(Shimshai the scribe),以及其余住在撒瑪利亞和河西的同僚,說:“愿你們平安。18你們呈給我們的奏本已經在我面前清楚誦讀了。19我下令考查,發現這城自古以來反叛列王,城中常有造反叛亂的事。20從前大能的君王統治耶路撒冷,治理河西那邊的全地,接受他們繳稅、進貢和納糧。21現在你們要下令叫這些人停工,不得重建這城,等候我的諭令。22你們要留心,不可疏忽這事,使王的虧損增加。”23當亞達薛西王 (Artaxerxes)諭旨的副本在利宏和秘書伸帥,以及他們的同僚面前宣讀出來以后,他們就急忙去耶路撒冷到猶大人那里,用武力強迫他們停工。24所以,在耶路撒冷的上帝殿的工程就停止了,直到波斯王大利烏 (Darius king of Persia)在位的第二年。

KJV: 6 And in the reign of Ahasuerus, in the beginning of his reign, wrote they unto him an accusation against the inhabitants of Judah and Jerusalem. 7 And in the days of Artaxerxes wrote Bishlam, Mithredath, Tabeel, and the rest of their companions, unto Artaxerxes king of Persia; and the writing of the letter was written in the Syrian tongue, and interpreted in the Syrian tongue. 8 Rehum the chancellor and Shimshai the scribe wrote a letter against Jerusalem to Artaxerxes the king in this sort: 9 Then wrote Rehum the chancellor, and Shimshai the scribe, and the rest of their companions; the Dinaites, the Apharsathchites, the Tarpelites, the Apharsites, the Archevites, the Babylonians, the Susanchites, the Dehavites, and the Elamites, 10 And the rest of the nations whom the great and noble Asnapper brought over, and set in the cities of Samaria, and the rest that are on this side the river, and at such a time. 11 This is the copy of the letter that they sent unto him, even unto Artaxerxes the king; Thy servants the men on this side the river, and at such a time. 12 Be it known unto the king, that the Jews which came up from thee to us are come unto Jerusalem, building the rebellious and the bad city, and have set up the walls thereof, and joined the foundations. 13 Be it known now unto the king, that, if this city be builded, and the walls set up again, then will they not pay toll, tribute, and custom, and so thou shalt endamage the revenue of the kings. 14 Now because we have maintenance from the king's palace, and it was not meet for us to see the king's dishonour, therefore have we sent and certified the king; 15 That search may be made in the book of the records of thy fathers: so shalt thou find in the book of the records, and know that this city is a rebellious city, and hurtful unto kings and provinces, and that they have moved sedition within the same of old time: for which cause was this city destroyed. 16 We certify the king that, if this city be builded again, and the walls thereof set up, by this means thou shalt have no portion on this side the river. 17 Then sent the king an answer unto Rehum the chancellor, and to Shimshai the scribe, and to the rest of their companions that dwell in Samaria, and unto the rest beyond the river, Peace, and at such a time. 18 The letter which ye sent unto us hath been plainly read before me. 19 And I commanded, and search hath been made, and it is found that this city of old time hath made insurrection against kings, and that rebellion and sedition have been made therein. 20 There have been mighty kings also over Jerusalem, which have ruled over all countries beyond the river; and toll, tribute, and custom, was paid unto them. 21 Give ye now commandment to cause these men to cease, and that this city be not builded, until another commandment shall be given from me. 22 Take heed now that ye fail not to do this: why should damage grow to the hurt of the kings? 23 Now when the copy of king Artaxerxes' letter was read before Rehum, and Shimshai the scribe, and their companions, they went up in haste to Jerusalem unto the Jews, and made them to cease by force and power. 24 Then ceased the work of the house of God which is at Jerusalem. So it ceased unto the second year of the reign of Darius king of Persia.

ESV: 6And in the reign of Ahasuerus, in the beginning of his reign, they wrote an accusation against the inhabitants of Judah and Jerusalem. 7 In the days of Artaxerxes, Bishlam and Mithredath and Tabeel and the rest of their associates wrote to Artaxerxes king of Persia. The letter was written in Aramaic and translated. 8 Rehum the commander and Shimshai the scribe wrote a letter against Jerusalem to Artaxerxes the king as follows: 9 Rehum the commander, Shimshai the scribe, and the rest of their associates, the judges, the governors, the officials, the Persians, the men of Erech, the Babylonians, the men of Susa, that is, the Elamites, 10 and the rest of the nations whom the great and noble Osnappar deported and settled in the cities of Samaria and in the rest of the province Beyond the River. 11 (This is a copy of the letter that they sent.) “To Artaxerxes the king: Your servants, the men of the province Beyond the River, send greeting. And now 12 be it known to the king that the Jews who came up from you to us have gone to Jerusalem. They are rebuilding that rebellious and wicked city. They are finishing the walls and repairing the foundations. 13 Now be it known to the king that if this city is rebuilt and the walls finished, they will not pay tribute, custom, or toll, and the royal revenue will be impaired. 14 Now because we eat the salt of the palace and it is not fitting for us to witness the king's dishonor, therefore we send and inform the king, 15 in order that search may be made in the book of the records of your fathers. You will find in the book of the records and learn that this city is a rebellious city, hurtful to kings and provinces, and that sedition was stirred up in it from of old. That was why this city was laid waste. 16 We make known to the king that if this city is rebuilt and its walls finished, you will then have no possession in the province Beyond the River.” 17 The king sent an answer: “To Rehum the commander and Shimshai the scribe and the rest of their associates who live in Samaria and in the rest of the province Beyond the River, greeting. And now 18 the letter that you sent to us has been plainly read before me. 19 And I made a decree, and search has been made, and it has been found that this city from of old has risen against kings, and that rebellion and sedition have been made in it. 20 And mighty kings have been over Jerusalem, who ruled over the whole province Beyond the River, to whom tribute, custom, and toll were paid. 21 Therefore make a decree that these men be made to cease, and that this city be not rebuilt, until a decree is made by me. 22 And take care not to be slack in this matter. Why should damage grow to the hurt of the king?” 23 Then, when the copy of King Artaxerxes' letter was read before Rehum and Shimshai the scribe and their associates, they went in haste to the Jews at Jerusalem and by force and power made them cease. 24 Then the work on the house of God that is in Jerusalem stopped, and it ceased until the second year of the reign of Darius king of Persia.


這里有一個很出名的聖經難題,就像一個弟兄問我:

“請問以斯拉記記載亞達薛西王令建聖殿停工,聖殿于大利烏王6年完工,但大利烏王的年代比亞達薛西王早,為何如此?”

我在第六課已經提前解釋這里的聖經難題。我把那段解釋抄錄在這里方便大家的查考,然后才解釋這里的一些地名和人名。


--------------------------------------------------------------------

從拉一:1-4,我們知道是波斯王塞魯士(Cyrus king of Persia 或古列 Cyrus II,公元前559年-前529年)元年(538/537BC)下詔讓被擄在巴比倫的猶太人回歸耶路撒冷,并且允許他們重建聖殿。根據拉四:4-5 的記載:

4那地的民就在猶大人建造的時候,使他們的手發軟,擾亂他們。
5從波斯王塞魯士年間
(Cyrus king of Persia 或古列 Cyrus II,公元前559年-前529年),直到波斯王大利烏(或大流士一世 Darius I or Darius the Great,522BC-486BC)登基的時候,賄買謀士,要敗壞他們的謀算。

聖殿的根基是在歸回后第二年二月(538/537BC) ,由所羅巴伯/耶書亞動工興建(拉三:8)﹔根基立定(拉三:11)后,因猶太的敵人敗壞工程,建殿之工受阻,從塞魯士年間(Cyrus II,559BC-529BC)直到大流士(Darius I or Darius the Great,或大利烏一世,522BC-486BC))登基的時候(第二年,拉四:24),停工15/16年(538/537BC-522/521BC )(拉四:24)。

為什么停工了那么久呢?

根據拉四:6 說:“在亞哈隨魯(薛西一世 Xerxes I ,486BC-465BC)才登基的時候,上本控告猶大和耶路撒冷的居民。”

然后又說:(拉四:7-23)

7亞達薛西年間((Artaxerxes I,465BC-425BC,比施蘭(Bishlam)、米特利達(Mithredath)、他別(Tabeel)和他們的同黨,上本奏告波斯王亞達薛西,本章是用亞蘭文字、亞蘭方言﹔
8省長利宏(Rehum the chancellor)、書記伸帥(Shimshai the scribe)要控告耶路撒冷人,也上本奏告亞達薛西王。
9省長利宏、書記伸帥和同黨的底拿人(Dinaites)、亞法薩提迦人(Apharsathchites)、他毗拉人(Tarpelites)、亞法撒人(Apharsites)、亞基衛人(Archevites)、巴比倫人(Babylonians)、書珊迦人(Susanchites)、底亥人(Dehavites)、以攔人(Elamites),
10和尊大的亞斯那巴(Asnapper)所遷移、安置在撒瑪利亞城(Samaria)并大河西(on this side the river)一帶地方的人等,
11上奏亞達薛西王說:“河西的臣民云云。
12王該知道,從王那里上到我們這里的猶大人,已經到耶路撒冷重建這反叛惡劣的城,筑立根基,建造城牆。
13如今王該知道,他們若建造這城,城牆完畢,就不再與王進貢、交課、納稅,終久王必受虧損。
14我們既食御鹽,不忍見王吃虧,因此奏告于王。
15請王考察先王的實錄,必在其上查知這城是反叛的城,與列王和各省有害。自古以來,其中常有悖逆的事,因此這城曾被拆毀。
16我們謹奏王知,這城若再建造,城牆完畢,河西之地王就無分了。”
17那時,王諭覆省長利宏、書記伸帥和他們的同黨,就是住撒瑪利亞并河西一帶地方的人說:“愿你們平安云云:
18你們所上的本,已經明讀在我面前。
19我已命人考查,得知此城古來果然背叛列王,其中常有反叛悖逆的事。
20從前耶路撒冷也有大君王統管河西全地(countries beyond the river),人就給他們進貢、交課、納稅。
21現在你們要出告示,命這些人停工,使這城不得建造,等我降旨。
22你們當謹慎,不可遲延。為何容害加重,使王受虧損呢?”
23亞達薛西王的上諭讀在利宏和書記伸帥,并他們的同黨面前,他們就急忙往耶路撒冷去見猶大人,用勢力強迫他們停工。

24于是,在耶路撒冷上帝殿的工程就停止了,直停到波斯王大利烏(
或大流士一世 Darius I or Darius the Great,522BC-486BC)第二年。

涉及波斯四王“上本奏告”(拉四:6-23)的聖經難題

 

難題就在這里:建殿工程停工的 15/16年發生在大流士(Darius I or Darius the Great,或大利烏一世,522BC-486BC))登基(第二年,拉四:24)之前,但

A。拉四:6 說:“在亞哈隨魯(薛西一世 Xerxes I ,486BC-465BC)才登基的時候,上本控告猶大和耶路撒冷的居民。”

B。拉四:7-23 卻說,“亞達薛西年間(Artaxerxes I,465BC-425BC,比施蘭(Bishlam)、米特利達(Mithredath)、他別(Tabeel)和他們的同黨,上本奏告波斯王亞達薛西,本章是用亞蘭文字、亞蘭方言﹔省長利宏(Rehum the chancellor)、書記伸帥(Shimshai the scribe)要控告耶路撒冷人,也上本奏告亞達薛西王。。。”

兩者既然都是在大流士(Darius I or Darius the Great,或大利烏一世,522BC-486BC)之后才作王,所以,

(A)的“上本控告”是不可能﹔

(B)的“上本奏告”也是不可能。

我們要怎樣理解這樣的記錄呢?難道聖經的記載有誤嗎?

。。。《以斯拉記》的作者是以斯拉。他是在約 458BC 率領一批被擄的猶大人回歸(拉七:7-9,亞達薛西王第七年 Artaxerxes I,465BC-425BC)。 從第七章,以斯拉開始出現在猶大歷史的舞台上﹔第八章至第十章(最后一章),以斯拉以第一人稱來記述。至于第一至六章,有關所羅巴伯和約書亞率領的回歸和重建聖殿(538BC-515BC),以斯拉從哪里得到資料,特別是波斯宮廷的文件,如詔書(拉一:2-4,四:17-22)、與地方上的來往信件(拉四:11-16)。。我們不得而知。總之,如上文說的《歷代志上下》,它的資料是集合了許多文獻,編輯而成的一本書。書中既然混合了不同文體,記述事件的形式當然有不同的形式,以達到作者或編輯者著書的目的。目的是什么?上帝是信實守約,雖然以色列離棄了他,不遵行律法,跪拜外邦神,破壞了他與他們的列祖所立的約,上帝還是愿意給他們另一次機會,從被擄之地回歸耶路撒冷,重建聖殿與城牆。但有上帝的許可,不意味著一切會一帆風順﹔不管是重建聖殿,還是修筑城牆,他們都遭遇來自四面八方敵人(特別是撒瑪利亞人)的攔阻。拉四:1-5 記載了當時的情況:


1猶大和便雅憫的敵人,聽說被擄歸回的人為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建造殿宇,
2就去見所羅巴伯和以色列的族長,對他們說:“請容我們與你們一同建造,因為我們尋求你們的上帝,與你們一樣。自從亞述王以撒哈頓帶我們上這地以來,我們常祭祀神。”
3但所羅巴伯、耶書亞和其余以色列的族長對他們說:“我們建造上帝的殿與你們無干,我們自己為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協力建造,是照波斯王塞魯士所吩咐的。”
4那地的民就在猶大人建造的時候,使他們的手發軟,擾亂他們。
5從波斯王塞魯士年間(Cyrus king of Persia 或古列 Cyrus II,公元前559年-前529年),直到波斯王大利烏(或大流士一世 Darius I or Darius the Great,522BC-486BC)登基的時候,賄買謀士,要敗壞他們的謀算。

這里的第 5 節和上面那段經文的第 24 節有著相同的內容。

接下來的第五和第六章告訴我們,在波斯王大利烏(或大流士一世 Darius I or Darius the Great,522BC-486BC)年間,因先知哈該和撒迦利亞的勸勉,猶大人又恢復了建殿的工作﹔然后因“河西的總督達乃和示他波斯乃,并他們的同黨,就是住河西的亞法薩迦人,上本奏告大利烏王。”(拉五:6)大利烏在典籍庫內發現塞魯士原有的詔令,便允准猶大人繼續建殿。聖殿在“大利烏王第六年(515BC),亞達月初三日,這殿修成了。”(拉六:15)

從歷史的記述角度來看,拉四:6-23 是可有可無的。所以有學者認為這段經文的插入,等于現在的所謂 footnotes(腳注),即列在一頁末了的附注。原來的第四章是沒有這段經文,后來以斯拉從別的文獻獲得這份資料后,以腳注的形式插入(那個時候當然不像現在,可以在紙張上加上附注說明。)明知插入的經文所記載的不是發生在塞魯士王和大利烏王的時期,何以還如此插入呢?因為“聖經是上帝所默示的,于教訓、督責、使人歸正、教導人學義都是有益的,叫屬上帝的人得以完全,預備行各樣的善事。”(提后三:16-17)


涉及波斯四王“上本奏告”(拉四:6-23)的聖經難題

 

我先解釋拉四:6

拉四:6 說:“在亞哈隨魯(薛西一世 Xerxes I ,486BC-465BC)才登基的時候,上本控告猶大和耶路撒冷的居民。”亞哈隨魯登基的時候,聖殿也已經完工(515BC),尼希米還沒有回耶路撒冷(在 444BC)修建城牆,又哪來“上本控告”呢?顯而易見,聖殿重建后,猶大人已經有計划要修筑城牆(拉五:3),但卻遭到敵人的攔阻。所以《尼希米記》第一章才會如此記載,說:(尼一:1-3)

1哈迦利亞的兒子尼希米(Nehemiah the son of Hachaliah)的言語如下:亞達薛西王二十年基斯流月(Chisleu),我在書珊城(Shushan)的宮中。
2那時,有我一個弟兄哈拿尼(Hanani),同著几個人從猶大來。我問他們那些被擄歸回剩下逃脫的猶大人和耶路撒冷的光景。
3他們對我說:“那些被擄歸回剩下的人在猶大省遭大難,受凌辱﹔并且耶路撒冷的城牆拆毀,城門被火焚燒。”

拉四:7-23 又怎樣解釋?

以斯拉是在約 458BC 率領一批被擄的猶大人回歸(拉七:7-9,亞達薛西王第七年 Artaxerxes I,465BC-425BC),那時的聖殿已經完工了 57年。在《尼希米記》的第一至七章,我們沒有看到以斯拉的蹤影﹔在八章,我們看到省長尼希米請祭司以斯拉對會眾講解律法書:(尼八:1-18)

1到了七月,以色列人住在自己的城里。那時,他們如同一人聚集在水門前的寬闊處,請文士以斯拉將耶和華借摩西傳給以色列人的律法書帶來。
2七月初一日,祭司以斯拉將律法書帶到聽了能明白的男女會眾面前。
3在水門前的寬闊處,從清早到晌午,在眾男女一切聽了能明白的人面前,讀這律法書。眾民側耳而聽。
4文士以斯拉站在為這事特備的木台上。瑪他提雅(Mattithiah)、示瑪(Shema)、亞奈雅(Anaiah)、烏利亞(Urijah)、希勒家 (Hilkiah)和瑪西雅(Maaseiah)站在他的右邊﹔毗大雅(Pedaiah)、米沙利(Mishael)、瑪基雅(Malchiah)、哈順(Hashum)、哈拔大拿 (Hashbadana)、撒迦利亞(Zechariah)和米書蘭(Meshullam)站在他的左邊。
5以斯拉站在眾民以上,在眾民眼前展開這書。他一展開,眾民就都站起來。
6以斯拉稱頌耶和華至大的上帝,眾民都舉手應聲說:“阿們!阿們!”就低頭,面伏于地,敬拜耶和華。
7耶書亞(Jeshua)、巴尼(Bani)、示利比(Sherebiah)、雅憫(Jamin)、亞谷(Akkub)、沙比太(Shabbethai)、荷第雅(Hodijah)、瑪西雅 (Maaseiah)、基利他(Kelita)、亞撒利雅(Azariah)、約撒拔(Jozabad)、哈難(Hanan)、陬僆恣]Pelaiah)和利未人 (the Levites)使百姓明白律法﹔百姓都站在自己的地方。
8他們清清楚楚地念上帝的律法書,講明意思,使百姓明白所念的。
9省長尼希米(Nehemiah)和作祭司的文士以斯拉(Ezra),并教訓百姓的利未人,對眾民說:“今日是耶和華你們上帝的聖日,不要悲哀哭泣。”這是因為眾民聽見律法書上的話都哭了。
10又對他們說:“你們去吃肥美的,喝甘甜的,有不能預備的,就分給他﹔因為今日是我們主的聖日。你們不要憂愁,因靠耶和華而得的喜樂是你們的力量。”
11于是利未人使眾民靜默,說:“今日是聖日﹔不要作聲,也不要憂愁。”
12眾民都去吃喝,也分給人,大大快樂,因為他們明白所教訓他們的話。
13次日,眾民的族長、祭司和利未人都聚集到文士以斯拉那里,要留心聽律法上的話。
14他們見律法上寫著,耶和華借摩西吩咐以色列人要在七月節住棚,
15并要在各城和耶路撒冷宣傳報告說:“你們當上山,將橄欖樹(olive branches)、野橄欖樹(pine branches)、番石榴樹(myrtle branches)、棕樹(palm branches)和各樣茂密樹的枝子取來,照著所寫的搭棚。”
16于是百姓出去,取了樹枝來,各人在自己的房頂上,或院內,或神殿的院內,或水門的寬闊處,或以法蓮門的寬闊處搭棚。
17從擄到之地歸回的全會眾就搭棚,住在棚里。從嫩的兒子約書亞的時候直到這日,以色列人沒有這樣行。于是眾人大大喜樂。
18從頭一天直到末一天,以斯拉每日念上帝的律法書。眾人守節七日,第八日照例有嚴肅會。

第一至七章沒有提及以斯拉,不表示以斯拉沒有參與修筑城牆的工作。拉四:7-23 所提及的敵人“上本奏告”和亞達薛西王的“諭覆”,其實不是關于聖殿,而是城牆。參:

12王該知道,從王那里上到我們這里的猶大人,已經到耶路撒冷重建這反叛惡劣的城,筑立根基,建造城牆
13如今王該知道,他們若建造這城,城牆完畢,就不再與王進貢、交課、納稅,終久王必受虧損。

21現在你們要出告示,命這些人停工,使這不得建造,等我降旨。

以斯拉把敵人的攔阻修筑城牆,插入在聖殿重建的攔阻上,是要提醒猶大人,上帝的工作世世代代都要面臨敵人的擾亂 與破壞,為要使上帝的人手發軟,心發慌,迫使他們放棄工作,甚至信仰。還記得我在查考《約書亞記》第一章的時候怎么說?

。。。一代神人(摩西)就是這樣離開。他的幫手約書亞是被命定承繼他為領袖的,你說約書亞的心情是怎樣的,他會膽戰心驚,怕自己不能勝任這個職責嗎?怕以色列民不會聽從他的帶領?相信大家都能夠體會約書亞的心情,神人摩西留下的是如此大的一雙鞋,約書亞能穿嗎?敢穿嗎?若他還是后生小子,也許真的不容易,但上帝已經替他安排了一段時日跟隨摩西,現在是接棒的時候了。(出埃及后在利非訂,約書亞被令與亞瑪力人爭戰,他至少有二、三十歲了,跟隨摩西四十年,所以這時的約書亞應該是六、七十歲的人。死時一百一十歲,書二十四:29)

有人說,一個成功的企業家要有“三量” -- 力量、膽量和肚量:力量包括魄力與財力﹔膽量就是不畏困難,有勇于開創和不向困境低頭的膽識﹔肚量則是要能接納異見、給犯錯者改過、重新站起來面對生活的氣度。其實這“三量論”對任何人都很受用。對約書亞來說,我們肯定經過四十年的操練,“力量”和“肚量”都有了,在這接棒關頭,他最需要的是“膽量”,所以,接下來,我們看到耶和華上帝怎樣在這方面給他鼓勵。

書一:5-9

5你平生的日子,必無一人能在你面前站立得住。我怎樣與摩西同在,也必照樣與你同在﹔我必不撇下你,也不丟棄你。
6你當剛強壯膽!因為你必使這百姓承受那地為業,就是我向他們列祖起誓應許賜給他們的地。
7只要剛強,大大壯膽,謹守遵行我仆人摩西所吩咐你的一切律法,不可偏離左右,使你無論往哪里去,都可以順利。
8這律法書不可離開你的口,總要晝夜思想,好使你謹守遵行這書上所寫的一切話。如此,你的道路就可以亨通,凡事順利。
9我豈沒有吩咐你嗎?你當剛強壯膽!不要懼怕,也不要驚惶,因為你無論往哪里去,耶和華你的上帝必與你同在。

這正是以斯拉要對回歸耶路撒冷重建聖殿和城牆的猶大人說的話!“不要懼怕,也不要驚惶!不管敵人怎樣攔阻,耶和華你們的上帝必與你們同在!”難怪以斯拉時常提到上帝的手必幫助他,如:

拉七:6  這以斯拉從巴比倫上來,他是敏捷的文士,通達耶和華以色列上帝所賜摩西的律法書。王允准他一切所求的,是因耶和華他上帝的手幫助他。

拉七:9  正月初一日,他從巴比倫起程,因他上帝施恩的手幫助他,五月初一日就到了耶路撒冷。


拉七:28  又在王和謀士,并大能的軍長面前施恩于我。因耶和華我上帝的手幫助我,我就得以堅強,從以色列中招聚首領,與我一同上來。

拉八:18  蒙我們上帝施恩的手幫助我們,他們在以色列的曾孫、利未的孫子、抹利的后裔中帶一個通達人來﹔還有示利比和他的眾子與弟兄共一十八人﹔

拉八:22  我求王撥步兵馬兵幫助我們抵擋路上的仇敵,本以為羞恥,因我曾對王說:“我們上帝施恩的手,必幫助一切尋求他的﹔但他的能力和忿怒,必攻擊一切離棄他的。”

拉八:31  正月十二日,我們從亞哈瓦河邊起行,要往耶路撒冷去。我們上帝的手保佑我們,救我們脫離仇敵和路上埋伏之人的手。

尼希米也是這樣說:

尼二:8  又賜詔書,通知管理王園林的亞薩,使他給我木料,作屬殿營樓之門的橫梁和城牆,與我自己房屋使用的。王就允准我,因我上帝施恩的手幫助我。

尼二:18  我告訴他們我上帝施恩的手怎樣幫助我,并王對我所說的話。他們就說:“我們起來建造吧!”于是他們奮勇做這善工。

為什么以斯拉不把這段經文插入在《尼希米記》呢?理由很簡單,因為《尼希米記》不是他寫的。順便一提,在《以斯拉記》這段經文提到修筑城牆時所面對的敵人和尼希米所面對的敵人是不同的:

拉四:7-11

7亞達薛西年間((Artaxerxes I,465BC-425BC,比施蘭(Bishlam)、米特利達(Mithredath)、他別(Tabeel)和他們的同黨,上本奏告波斯王亞達薛西,本章是用亞蘭文字、亞蘭方言﹔
8省長利宏(Rehum the chancellor)、書記伸帥(Shimshai the scribe)要控告耶路撒冷人,也上本奏告亞達薛西王。
9省長利宏、書記伸帥和同黨的底拿人(Dinaites)、亞法薩提迦人(Apharsathchites)、他釧啎H(Tarpelites)、亞法撒人(Apharsites)、亞基衛人(Archevites)、巴比倫人(Babylonians)、書珊迦人(Susanchites)、底亥人(Dehavites)、以攔人(Elamites),
10和尊大的亞斯那巴(Asnapper)所遷移、安置在撒瑪利亞城(Samaria)并大河西(on this side the river)一帶地方的人等,
11上奏亞達薛西王說:“河西的臣民云云。

拉五:3-6

3當時,河西的總督達乃(Tatnai)和示他波斯乃(Shethar-boznai),并他們的同黨來問說:“誰降旨讓你們建造這殿,修成這呢?”
4我們便告訴他們,建造這殿的人叫什么名字。
5上帝的眼目看顧猶大的長老,以致總督等沒有叫他們停工,直到這事奏告大利烏或大流士一世 Darius I or Darius the Great,522BC-486BC),得著他的回諭。
6河西的總督達乃和示他波斯乃,并他們的同黨,就是住河西的亞法薩迦人(Apharsachites),上本奏告大利烏王。

尼二:19

19但和倫人參巴拉(Sanballat),并為奴的亞捫人多比雅(Tobiah)和阿拉伯人基善(Geshem the Arabian)聽見就嗤笑我們,藐視我們說:“你們做什么呢?要背叛王嗎?”

尼六:1-19

1參巴拉(Sanballat)、多比雅(Tobiah)、阿拉伯人基善(Geshem the Arabian)和我們其余的仇敵,聽見我已經修完了城牆,其中沒有破裂之處(那時我還沒有安門扇)。
2參巴拉和基善就打發人來見我說:“請你來,我們在阿挪平原(in the plain of Ono)的一個村庄相會。”他們卻想害我。
3于是,我差遣人去見他們說:“我現在辦理大工,不能下去!焉能停工,下去見你們呢?”
4他們這樣四次打發人來見我,我都如此回答他們。
5參巴拉第五次打發仆人來見我,手里拿著未封的信,
6信上寫著說:“外邦人中有風聲,迦施慕(Gashmu)(注:就是"基善",見2章19節)也說,你和猶大人謀反,修造城牆,你要作他們的王。
7你又派先知在耶路撒冷指著你宣講說:‘在猶大有王。’現在這話必傳與王知,所以請你來,與我們彼此商議。”
8我就差遣人去見他說:“你所說的這事,一概沒有,是你心里捏造的。”
9他們都要使我們懼怕,意思說:“他們的手必軟弱,以致工作不能成就。”“上帝啊,求你堅固我的手。”
10我到了米希大別的孫子、第來雅的兒子示瑪雅(Shemaiah the son of Delaiah the son of Mehetabeel)家里。那時,他閉門不出。他說:“我們不如在上帝的殿里會面,將殿門關鎖,因為他們要來殺你,就是夜里來殺你。”
11我說:“象我這樣的人,豈要逃跑呢?象我這樣的人,豈能進入殿里保全生命呢?我不進去!”
12我看明上帝沒有差遣他,是他自己說這話攻擊我,是多比雅和參巴拉賄買了他。
13賄買他的緣故,是要叫我懼怕,依從他犯罪,他們好傳揚惡言毀謗我。
14我的上帝啊!多比雅、參巴拉、女先知挪亞底(Noadiah)和其余的先知,要叫我懼怕,求你記念他們所行的這些事。
15以祿月二十五日,城牆修完了,共修了五十二天。
16我們一切仇敵,四圍的外邦人,聽見了便懼怕,愁眉不展,因為見這工作完成,是出乎我們的上帝。
17在那些日子,猶大的貴胄屢次寄信與多比雅,多比雅也來信與他們。
18在猶大有許多人與多比雅結盟,因他是亞拉(Arah)的兒子、示迦尼(Shechaniah)的女婿,并且他的兒子約哈難(Johanan)娶了比利迦(Berechiah)兒子米書蘭(Meshullam)的女兒為妻。
19他們常在我面前說多比雅的善行,也將我的話傳與他。多比雅又常寄信來,要叫我懼怕。

:這本來是很復雜的經文研究問題﹔我把它簡單化,用通俗的語言來解釋。要更深入的了解,大家可以參考《天道聖經注釋 - 以斯拉記》(區應毓著,2002年)和 H G M Williamson's 《World Biblical Commentary - Ezra, Nehemiah》,1985年。)

---------------------------------------------------------------------
 

“9省長利宏、書記伸帥和同黨的底拿人(Dinaites)、亞法薩提迦人(Apharsathchites)、他毗拉人(Tarpelites)、亞法撒人(Apharsites)、亞基衛人 (Archevites)、巴比倫人(Babylonians)、書珊迦人(Susanchites)、底亥人(Dehavites)、以攔人(Elamites),10和尊大的亞斯那巴 (Asnapper,就是以撒哈頓 Esarhaddon,681每669 BC)所遷移、安置在撒瑪利亞城并大河西一帶地方的人等。。”(ESV: 9 Rehum the commander, Shimshai the scribe, and the rest of their associates, the judges, the governors, the officials, the Persians, the men of Erech, the Babylonians, the men of Susa, that is, the Elamites, 10 and the rest of the nations whom the great and noble Osnappar deported and settled in the cities of Samaria and in the rest of the province Beyond the River.) -- 

《和合本》和 KJV 把以下的名字作地名解﹔《新譯本》則把它們作地名,也作職稱解﹔ESV 只作職稱解。

請參以下地圖:

底拿人(Dinaites) --  可能是現在的亞米尼亞 Armenian 地區,也有可能是一個法官的職稱(the judges,ESV 版本的譯法)。

亞法薩提迦人(Apharsathchites) --  位置不名,應該是在原亞述帝國的領土之內。(同拉五:6,六:6 的亞法薩迦人 Apharsachites),也有可能是波斯帝國派駐在當地的官員的名稱(the governors)。

他毗拉人(Tarpelites)--  有可能是亞蘭,也有可能是波斯的官員的職稱(the officials)。

亞法撒人(Apharsites)--  位置不明,應該是在原亞述帝國的領土之內。

亞基衛人(Archevites)--  即古代之以力大(Ereck)城(位于吾珥城西北約 60公里,蘇美文明的大城之一)。

巴比倫人(Babylonians)--  巴比倫地區的人。

書珊迦人(Susanchites)--  即書珊城(Susa),波斯帝國的首都。

底亥人(Dehavites)--  位置不明,可能是居住在里海之東地區的人。

以攔人(Elamites)--  波斯灣以北,底格里斯河以東之山地。

波斯帝國極盛時期之領土(點擊看放大圖

“省長()利宏、書記()伸帥。。” --  “省長”是什么官銜?我在《以斯帖記》第七課第四課曾解釋這個官銜:

斯一:1-3  “。。從印度(India)直到古實(Ethiopia),統管一百二十七省。亞哈隨魯王在書珊城(Shushan)的宮登基。在位第三年,為他一切首領臣仆設擺筵席,有波斯(Persia)和瑪代(Media)的權貴,就是各省的貴冑首領,在他面前。”  --  這些首領是誰?我在第四課解釋了有關波斯的行省制度和“一百二十七省”的聖經難題:

。。。大流士一世(Darius I,或大利烏一世,522BC-486BC)是波斯行省制度的創造者。由于帝國疆域空前廣大,為了便于統治和進行有效控制,大流士便對帝國全境實行分區划塊統治,把全國划分為23個稱為 satrapies(薩特拉匹亞)的行政區,中國學者多認為這樣的行政區的划分與中國的“行省”區(provinces)近似,故稱這種統治形式為行省制度。行省遍布帝國的統治中心和邊遠地區。23個行省分別是波斯、以攔、巴比倫、亞述、阿拉伯、埃及、沿海諸省、小亞細亞和北部諸省、呂底亞、愛奧尼亞、米底亞、亞美尼亞、卡帕多細亞、帕提亞、德拉吉安那(現在的塞伊斯坦)、阿列亞(現西部阿富汗的赫拉特)、花刺子模(現烏茲別克斯坦)、巴克特里亞(現阿富汗的巴爾赫)、索格底亞那(現烏茲別克斯坦和塔吉克斯坦)、干達拉(迦色尼)、斯基太(中亞地區)、阿塔吉提提亞(喀布爾)、阿拉霍吉亞(南部阿富汗的坎大哈)、馬卡(位于現伊朗和阿富汗南部地區)。行省的數量,史書各有不同的記載。希羅多德認為有 20個,有的認為29個,總之大流士行省制度的設立,使他實施君主制提供了可能。行省里有省長(satrap),負責行省的行政、司法和稅收大權﹔每省另設“督軍”一人,統領軍隊。兩人分工明確,彼此之間沒有隸屬關系,并且直接對皇帝負責。


(圖五)波斯行省
(取自Persia and the Bible,By Dr Edwin M Yamauchi,Baker Books,1990)

這里有一個關于波斯有多少個“省”的聖經難題。斯一:1 說:“亞哈隨魯作王,從印度直到古實,統管一百二十七省。”但六:1 說:“大利烏隨心所愿,立一百二十個總督治理通國。”聖經歷史書的“省長”有時用不同的亞蘭文,如拉四:8 的“省長”和拉五:15的“省長”,至少有十個不同的希伯來字根、五個希臘文字根來描述﹔加上還有許多類似的詞匯,如監督、官長、地方的王、巡撫、提督、總督,波斯的行省制度(或行政體系)并不是如以上所說的那么簡單。區應毓博士在他的著作《以斯拉記》(天道聖經注釋,1998年),根據 The International Standard Bible Encyclopedia (Grand Rapids, Eerdmans, 1988,Vol 4)地解釋,歸納得出這樣一個架構:

波斯王將全國划分成二十多個直屬的省區,每一省區皆有一省督﹔省區之下是一百二十個省份,每一省份有一省長。省督是波斯王室的近親,稱之為“波斯王國的護國大臣”。亞哈隨魯王(即薛西一世,Xerxes I )未執政王權前,曾作了十二年巴比倫的省督。基本上省督就等于當地省區內的分封王,去治理省區內一切事宜。為了確保省督對中央政府波斯王效忠,波斯王直接委任一名書記、稅務大臣及將軍,協助并監督省督及省區內的行政措施。

拉四:8 的省長利宏的管轄區域極廣,包括“撒瑪利亞并大河西一帶地方”,因此利宏可能屬于省督級的波斯行政官員,其省區包括敘利亞、撒瑪利亞、猶大等地區。他是在一般省長之上,直屬波斯王的省督,與所羅巴伯(拉三:63)和尼希米(尼七:65)的官階不相等。因此拉四:8 這處的亞蘭文“省長”取用了一個較為特別的名銜來形容他。至于拉四:8 的“書記”伸帥,可能也是直屬波斯王的行政官員,專門負責協助與監視省督及與波斯王文書上的聯絡。(完)

但也有學者,如卡蓮﹒喬布斯(Dr Karen H Jobes),在她的《以斯帖記》(譯者:譚愛珍,國際釋經應用系列,1999年,中文版,2006年)說,在波斯帝國內,一般的行政區稱為總督的轄地(satrapy),由一個稱為總督(satrap)的官員管制。總督負責該區一切行政,包括收取貢物(即稅收)及為王上征兵。但斯一:1 的“一百二十七省”所用的希伯來字不是“行政區”,而是“省”,所以是指較小的都會區(包括城市在內)。在但二:49,同一個希伯來字指“巴比倫省”﹔而拉二:1 和尼七:6 指圍繞耶路撒冷城的猶大省。耶路撒冷和猶大是屬幼發拉底河大行政區的一小部分。“省”與“行政區”的關系并不清楚,但“省”比“行政區”的數目應多很多。(完)

斯一:1-3 “。。從印度(India)直到古實(Ethiopia),統管一百二十七省。。為他一切首領(princes)、臣仆 (servants)設擺筵席,有波斯(Persia)和瑪代(Media)的權貴(power),就是各省的貴冑(nobles )與首領(princes),在他面前。”  --  這里沒有提到官銜如“總督”、“省長”之類,我們的猜測是他們都在其中﹔句子里的“首領”、“權貴”、“貴冑”都是通用語。在《以斯拉記》、《尼希米記》及《以斯帖記》里 ,專用官銜如“總督”、“省長”出現在以下的句子里:

拉二:63  省長(Tirshatha,governor,設巴薩/所羅巴伯)對他們說:“不可吃至聖的物,直到有用烏陵和土明決疑的祭司興起來。”

拉四:8,9,17,23  省長(the chancellor or the master of counsel in charge)利宏、書記伸帥要控告耶路撒冷人,也上本奏告亞達薛西王。。。

拉五:3,5,6  當時,河西的總督(governor)達乃和示他波斯乃,并他們的同黨來問說:“誰降旨讓你們建造這殿,修成這牆呢?”。。。。

拉五:14  神殿中的金銀、器皿,就是尼布甲尼撒從耶路撒冷的殿中掠去帶到巴比倫廟里的,塞魯士王從巴比倫廟里取出來,交給派為省長(governor)的,名叫設巴薩。。

拉六:6,13  現在河西的總督(governor)達乃和示他波斯乃,并你們的同黨,就是住河西的亞法薩迦人,你們當遠離他們。。

尼二:7,9  我又對王說:“王若喜歡,求王賜我詔書,通知大河西的省長(governors)准我經過,直到猶大﹔。。”

尼五:14,15  自從我奉派作猶大地的省長(governor),就是從亞達薛西王二十年直到三十二年,共十二年之久,我與我弟兄都沒有吃省長的俸祿。。。

尼八:9  省長(Tirshatha)尼希米和作祭司的文士以斯拉,并教訓百姓的利未人,對眾民說:“今日是耶和華你們神的聖日,不要悲哀哭泣。”這是因為眾民聽見律法書上的話都哭了。

斯三:12  正月十三日,就召了王的書記來,照著哈曼一切所吩咐的,用各省的文字、各族的方言,奉亞哈隨魯王的名寫旨意,傳與總督(lieutenants)和各省的省長(governors),并各族的首領(rulers)。又用王的戒指蓋印。。

斯八:9  三月,就是西彎月,二十三日,將王的書記召來,按著末底改所吩咐的,用各省的文字、各族的方言,并猶大人的文字、方言寫諭旨,傳給那從印度直到古實一百二十七省的猶大人和總督(lieutenants)、省長(deputies)、首領(rulers)。

斯九:3  各省的首領(rulers)、總督(lieutenants)、省長(deputies)和辦理王事的人,因懼怕末底改,就都幫助猶大人。

原文的“省長”有  (governor,deputies,斯三:12,八:9,九:3,拉五:14)、 (Tirshatha,拉二:63)、 (the chancellor or the master of counsel in charge,拉四:8-9)

原文的“總督”是 (satraps,lieutenants,斯三:12,八:9,九:3)﹔拉六:6,13 的“河西的總督”,原文卻與“省長”(拉五:14,斯三:12)同字。

由于“總督”總是排在“省長”的前面,我們相信前者的官位,一定比后者高(英文的翻譯正顯示這樣的高低:前者是 lieutenants﹔后者是 deputies)。 (完)


我再說一次,拉四:8 的省長利宏的管轄區域極廣,包括“撒瑪利亞并大河西一帶地方”,因此利宏可能屬于省督級的波斯行政官員,其省區包括敘利亞、撒瑪利亞、猶大等地區。他是在一般省長之上,直屬波斯王的省督,與所羅巴伯(拉三:63)和尼希米(尼七:65)的官階不相等。因此拉四:8 這處的亞蘭文“省長”取用了一個較為特別的名銜來形容他。至于拉四:8 的“書記”伸帥,可能也是直屬波斯王的行政官員,專門負責協助與監視省督及與波斯王文書上的聯絡。


可見,猶大人的“敵人”不是“小鬼”一兩個,而是“撒瑪利亞城并大河西一帶地方的人等”,上至省長,下至各地的政府官員,聯手上本奏告不同時期在位的波斯王,要攔阻猶大人重建聖殿和耶路撒冷的城牆。


“。。上本奏告波斯王亞達薛西,本章是用亞蘭文字(Syrian tongue)、亞蘭方言。。” --  什么是“亞蘭文字(Syrian tongue)、亞蘭方言”?我在《以斯帖記》第五課介紹了“波斯的語言”,全文抄錄如下,方便大家的查考:

波斯的語言

我們都知道,波斯文明是源自以攔(Elam)文明。主前3000年代末期,以攔人通過阿卡德(Akkad)人學習和接受兩河流域的楔形文字(cuneiform)。以攔楔形文字的發展與以攔歷史發展階段相對應,分為古以攔文字、中以攔文字和新以攔文字(請看第二課) 。各個時期的楔形文字的形狀雖然略有變化,但三個時期的楔形文字都受到兩河流域楔形文字的影響。新以蘭文字一直使用到阿契美尼德王朝(Achaemenid dynasty 539BC-312BC)時期。波斯波利(Persepolis) 王室的經濟文書也多是用新以攔文字寫成。

有說波斯的楔形文字源自以攔,也有人認為推測古波斯楔形文字就是米底亞(Medes)文字,因為古典作家在他們文獻中曾記載米底亞人是有文字的,現代學者依據考古材料則傾向于米底亞人沒有文字﹔因為至今尚未發現米底亞人有文字的實物証據,倒是在公元前 8 至前 6世紀其統治者用亞蘭文(或阿拉美亞文,Aramaic)和阿卡德文寫成的文書,這反而証明米底亞人可能沒有自己的文字。

古波斯楔形文字如果不是從米底亞人那里繼承過來的,則有可能是波斯人自己創造的。古波斯楔形文字沒有兩河流域或其它國家的楔形文字復雜,只有三十六個字母符號和一個分字符號,每個符號筆划之間用分字符號分隔,便于釋讀。在三十六個字母符號中,有三個表達元音,三十三個表達輔音和元音構成的音節,另外還有五個符號專門用于表達特定的事物。盡管波斯楔形文字不像兩河流域的楔形文字那樣几乎可以表達所有的意思,但已經接近字母文字或半字母文字。

人們一般認為,古波斯的楔形文字不是在波斯人長期歷史發展過程中逐步形成的文字,而是在借鑒兩河流域文字兩河流域文字基礎上純粹人造的文字,這種文字的出現,主要是為了上層統治者服務,用于阿契美尼德王朝政令發布和碑銘記載等。如大流士一世統治時期,曾留下著名的《貝希斯敦銘文 Inscription at Behistun》(看第三課圖片),經學者破譯,正是它是用古波斯楔形文字撰寫的。

由于古波斯文字主要局限于上層統治者所用,所以使用范圍狹小,如果用來頒布政令,還需用當時社會通用的亞蘭文和以攔文譯出,普通民眾才能明曉其含義。由于該文字使用范圍有限,而且統治者也沒有在民間推廣或提倡使用,因此,認識和使用這種文字的人極少。在居魯士二世(古列,Cyrus II,公元前559年-前529年)至大流士一世(Darius I or Darius the Great,或大利烏一世,公元前522-前486年)統治時期,還留下許多相關詔令、銘刻等實物,到亞達薛西二世統治時期(Artaxerxes II,公元前404-前359年),古波斯楔形文字漸漸為人們所遺忘。到亞歷山大東征時,人們對這種文字已知之甚少,甚至已沒有人能夠解讀居魯士二世王陵銘文的內容了。公元前330年,阿契美尼德王朝被亞歷山大所滅,古波斯楔形文字也隨著王朝的崩潰而被掩埋在戰爭的廢墟中,成為被世人遺忘的死文字,這種狀況一直持續到1845年。

1845年,英國學者亨利﹒羅林森(Sir Henry Creswicke Rawlinson,1810-1895)成功釋讀了古波斯楔形文字,從而揭開了古代波斯文字發展的神秘面紗,不僅為人們研究這一地區的文明史提供了來自波斯本土的的實物和文字資料,而且也導致了一門研究古代波斯文明發展史的新興學科 --  伊朗學的產生。

波斯和米底亞均屬于印歐語系民族,米底亞語屬伊朗語族西北方言,古波斯語只則屬伊朗語族西南方言。但古代波斯所在地處在兩河流域文明區域和印度河文明區域之間的地帶,阿契美尼德王朝統治時期,其都城和許多重要城市均是重要的商業貿易中心或商品中轉站,因此,多民族融合、交往的情形成為這一時期波斯社會生活中的常見現象。在這樣一個過程中,多民族語言的使用和交流也成為這一時期社會生活的一個重要特征。

當時和古波斯言語一起使用的語言有埃及語、阿卡德語、古希伯來語、以攔語、希臘語,這些語言則是中央集權政府部內和行省管理部內的官方語言,而在民間和社會生活中,最通用的語言則是亞蘭語。由于各民族雜居,具有多種語言才能的人才眾多,阿契美尼德王朝時期頒布的所有政令,均是先譯成亞蘭語言和文字,然后才送往各行省和被統治地區譯成當地語言和文字再頒布。亞蘭語一般被認為起源于腓尼基的字母文字,是亞洲許多地區字母文字的淵頭。考古材料顯示,西亞及周邊地區均發現過亞蘭文。看來在當時,它不僅在古代波斯是通用文字,在整個西亞地區它也扮演通用語言媒介的角色。

注:

亞蘭語(Aramaic)通行在敘利亞,最古的亞蘭文文件是在主前八世紀,直到主后650年的整一千年,亞蘭語是波斯/希臘帝國初期,和近東的官方語言,有如今日的英語﹔以后才被亞拉伯語取代。被擄的猶太人是說亞蘭語。舊約聖經中的《但以理書》和《以斯拉記》,有部分是以亞蘭文寫成的,如但二:4(下半)至但七:28﹔拉四:8 至拉六:18 。亞蘭文與希伯來文頗為相近,所采用的字母完全相同,語法也有相似。兩者均屬西北閃族語系的語言,這與拉丁語和希臘語截然不同,后者則屬印歐語族系。

在耶穌時代,巴勒斯坦的日常用語有兩種:一是亞蘭文(Aramaic),這大概是有史以來最“長命”的一種語文,從族長時期到今日都有人應用。有人稱它為 a cousin of Hebrew,因為它們都屬于閃語(Semetic)西北的一支。自猶太人流放巴比倫后,亞蘭文就逐漸滲透巴勒斯坦,在波斯、希臘和羅馬時期廣為應用。在新約里,我們可以看到許多亞蘭文的名字,如巴多羅買、巴拿巴等 。耶穌和他的門徒操亞蘭語,這是學者們公認的事實,盡管有部分人認為,他們在猶太巴勒斯坦是說希臘語的。另一是流行在羅馬帝國(包括巴勒斯坦)的通俗希臘文,Koine Greek,不是主前四、五世紀的古典希臘文。 這種希臘文,流行于公元前三世紀初至公元六世紀,是古典阿提喀(Attic)希臘文發展至現代希臘文的過渡語文。新約書卷是用通俗的希臘文寫成的 ,偶爾摻雜了一些亞蘭文字句的經文,如可五:41,十四:36,十五:34,羅八:15,林前十六:22,加四:6等,以及使徒行傳中保羅以希伯來語(即亞蘭語)向耶路撒冷群眾講話的經文(徒二十一:40,二十二:2)﹔字體大概是大楷體(uncials),寫的時候特別工整、仔細,每個字母分開,像英文的大寫一樣。(完)

主前四世紀亞蘭文陶片(Aramaic ostraca)
PROVENANCED POT. Author Ada Yardeni’s drawing of the inscription on an ostracon excavated at Maresha, reading:
1. On the 22nd of Shebat, year 10 [+4] (= 14),
2. ‘dyd/rw (gave?\received?) wheat flour,
3. a k(or), 1, s(e’ahs), 6, q(abs), 2.

Barley and wheat are delivered in the fourth year of the reign of the Persian king Artaxerxes III (亞達薛西三世(Artaxerxes III,公元前358-前338年).

Fourth-century B.C.E. Aramaic ostraca recording the delivery of grains in the late spring and summer. These are broken pieces of pottery with inscriptions on them, written in black ink by scores of scribes.
There are about 2,000 of them! Aramaic was the language Jews brought back with them from the Babylonian exile, and this was the language Jesus would speak several hundred years later. More specifically, most of the ostraca date to the second half of the fourth century B.C.E. They come from the area known as Idumea, about 35 or 40 miles southwest of Jerusalem. They mainly record the delivery of wheat, barley and straw. Many of them bear dates, specifying the number of the day, month (the Babylonian name) and year of the reign of the ruler, whose name occasionally also appears.
 

“。。。上本奏告波斯王亞達薛西,本章是用亞蘭文字(Syrian tongue)、亞蘭方言。。。上奏亞達薛西王說:‘河西的臣民云云。12王該知道,從王那里上到我們這里的猶大人,已經到耶路撒冷重建這反叛惡劣的城,筑立根基,建造城牆。13如今王該知道,他們若建造這城,城牆完畢,就不再與王進貢、交課、納稅,終久王必受虧損。14我們既食御鹽,不忍見王吃虧,因此奏告于王。15請王考察先王的實錄,必在其上查知這城是反叛的城,與列王和各省有害。自古以來,其中常有悖逆的事,因此這城曾被拆毀。16我們謹奏王知,這城若再建造,城牆完畢,河西之地王就無分了。’” --  由臣子向皇帝上奏的文書叫做“奏本”。在波斯時代,這類奏本是用亞蘭文字(Syrian tongue)、亞蘭方言寫的。寫在紙上嗎?當然不是。信件是寫在紙草上(papyrus)或羊皮紙上(skin/parchment) 。(參:《用各族方言寫的王令》 《波斯郵袋里的發現》 )主前五世紀的希臘歷史學家 Ctesias 指出,波斯人把他們的皇家記錄寫在 diphtherai,i.e., skins (the skins of sheep or goats)。后來發現的主前五世紀屬于一個埃及行省長(the satrap of Egypt)Arsames   的 12封書信,証實了這個說法。

“敵人”在奏本上怎樣寫呢?

‘河西的臣民云云。12王該知道,從王那里上到我們這里的猶大人,已經到耶路撒冷重建這反叛惡劣的城,筑立根基,建造城牆。13如今王該知道,他們若建造這城,城牆完畢,就不再與王進貢、交課、納稅,終久王必受虧損。14我們既食御鹽,不忍見王吃虧,因此奏告于王。15請王考察先王的實錄,必在其上查知這城是反叛的城,與列王和各省有害。自古以來,其中常有悖逆的事,因此這城曾被拆毀。16我們謹奏王知,這城若再建造,城牆完畢,河西之地王就無分了。’

雖然字數很少,但用的卻是“攻心之朮”- 哪一個王聽說自己管轄下的地方和臣民要反叛,不再進貢、交課和納稅,會置之不理的?若是如此,不是給別的地方和臣民立了一個榜樣,依樣畫葫蘆嗎?所以,“敵人”的一句“河西之地王就無分了”,勝過長篇大論的奏本。


“17那時,王諭覆省長利宏 (Rehum the chancellor)、書記伸帥(Shimshai the scribe)和他們的同黨,就是住撒瑪利亞并河西一帶地方的人說:‘愿你們平安云云:18你們所上的本,已經明讀在我面前。19我已命人考查,得知此城古來果然背叛列王,其中常有反叛悖逆的事。20從前耶路撒冷也有大君王統管河西全地,人就給他們進貢、交課、納稅。21現在你們要出告示,命這些人停工,使這城不得建造,等我降旨。22你們當謹慎,不可遲延。為何容害加重,使王受虧損呢?’” --  這是波斯王亞達薛西Artaxerxes I,465BC-425BC)的“諭覆”。還記得建殿被干擾是什么時候開始的嗎?

拉四:1-7

1猶大和便雅憫的敵人,聽說被擄歸回的人為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建造殿宇,
2就去見所羅巴伯和以色列的族長,對他們說:“請容我們與你們一同建造,因為我們尋求你們的神,與你們一樣。自從亞述王以撒哈頓帶我們上這地以來,我們常祭祀神。”
3但所羅巴伯、耶書亞和其余以色列的族長對他們說:“我們建造上帝的殿與你們無干,我們自己為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協力建造,是照波斯王塞魯士(或古列,Cyrus II,公元前559年-前529年)所吩咐的。”
4那地的民就在猶大人建造的時候,使他們的手發軟,擾亂他們
5從波斯王塞魯士年間,直到波斯王大利烏(或大流士一世 Darius I,公元前522-前486年)登基的時候,賄買謀士,要敗壞他們的謀算。
6在亞哈隨魯(或薛西一世 Xerxes I ,公元前486-前465年)才登基的時候,上本控告猶大和耶路撒冷的居民。
7亞達薛西年間(Artaxerxes I,公元前465-前425年),比施蘭、米特利達、他別和他們的同黨,上本奏告波斯王亞達薛西,本章是用亞蘭文字、亞蘭方言。。


在四個波斯王中, 《以斯拉記》第四和第五章只說在亞哈隨魯(拉四:6)、亞達薛西(拉四:7-23)和大流士(拉五:3-17)期間有上本奏告的事。至于塞魯士期間,聖經只說“敵人”擾亂建殿的工程,使猶大人的手發軟(拉四:4),但我們還是可以假設工程受阻,不過沒有上本奏告的事發生,因為塞魯士是親手下詔讓猶大人歸回,重建聖殿(拉一:2-4)。


“19我已命人考查,得知此城古來果然背叛列王,其中常有反叛悖逆的事。20從前耶路撒冷也有大君王統管河西全地,人就給他們進貢、交課、納稅。21現在你們要出告示,命這些人停工,使這城不得建造,等我降旨。22你們當謹慎,不可遲延。。。。” --  “敵人”的“攻心之朮”完全奏效﹔建殿/修牆的工程開始不久,亞達薛西立刻喊停!


“23亞達薛西王 (Artaxerxes)的上諭讀在利宏和書記伸帥,并他們的同黨面前,他們就急忙往耶路撒冷去見猶大人,用勢力強迫他們停工。24于是,在耶路撒冷上帝殿的工程就停止了,直停到波斯王大利烏(Darius king of Persia 或大流士一世 or Darius the Great,公元前522-前486年)第二年。” --  上文解釋聖經難題的時候已經說過,這里的 23節是拉四:7-23 上本奏告的一部分,24節則與拉四:5 有著相同的內容,兩節說的是不連貫的。

總之,在塞魯士王期間的建殿工程。因受到“敵人”的攔阻,開工不久后就停下來,“直停到波斯王大利烏(Darius king of Persia 或大流士一世 or Darius the Great,公元前522-前486年)第二年。


默想:

走出廢墟

敘利亞廢墟上的教堂


“我們是奴仆,然而在受轄制之中,我們的上帝仍沒有丟棄我們,在波斯王眼前向我們施恩,叫我們復興,能重建我們上帝的殿,修其毀壞之處,使我們在猶大和耶路撒冷有牆垣。” - 拉九:9

“21耶和華啊,求你使我們向你回轉,我們便得回轉﹔求你復新我們的日子,象古時一樣。22你竟全然棄絕我們,向我們大發烈怒。”(哀五:21-22)
 

    在耶路撒冷猶太區,有一間猶太會堂(Tiferet Yisrael Synagogue)。這座會堂建于19世紀,但在1948年的以阿戰爭中被突擊隊炸毀。
 

1948年的會堂
The synagogue in a state of advanced destruction, missing its dome and suffering a large gaping hole to one of its exterior walls, May 1948

今天的會堂(右邊)
View of the Ruzhiner yeshiva (left) and synagogue (right) on Malkhei Yisrael Street, Jerusalem


    多年來,那里一直都是廢墟,直到2014年才開始重建。當時,政府官員選了一塊石礫作為房角石,當中便有人引用耶利米哀歌的一節經文:「耶和華啊,求你使我們向你回轉,我們便得回轉﹔求你復新我們的日子,像古時一樣。」(耶五:21)

    《耶利米哀歌》是先知耶利米為哀悼耶路撒冷所寫的挽歌,描繪了這座城市如何遭受戰爭的蹂躪,21節 更是他發自內心祈求上帝介入的禱詞。除非上帝全然棄絕他們,向他們大發烈怒(22節) ,否則就求上帝恢復這座城市的原貌。几十年后,上帝回應他的禱告,讓被擄的百姓返回耶路撒冷。

    有時我們的生命也像是一片廢墟。我們自身的困難和無可避免的沖突,都可能使我們感到絕望。然而,我們的天父完全能體會,他溫柔耐心地清除我們心中的殘垣斷瓦,重建我們的生命,賦予我們生命美好的意義。這不是一蹴而就的事,但我們能信靠上帝,因他擅于重新建造。

主啊,你讓我們回轉,并重建我們的生命。

盡管我們常偏行己路,但感謝你仍然愛護與看顧我們。

謝謝你的赦免,讓我們能在主里合而為一。


到那一天,上帝會恢復萬物的榮美。

(取自《靈命日糧》2016年5月4日,作者:葛庭墨)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