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以斯拉記》 - 被擄、歸回、重建(一)

第十八課 - 外一章 

舊約/兩約之間的彌賽亞國觀念,末世以色列國的復興和基督教的末世觀

經文:《撒迦利亞書》,《但以理書》和《啟示錄》

主旨:

一、透過《撒迦利亞書》勾勒出末日以色列國的復興情景﹔

二、查考舊約/兩約之間的彌賽亞國觀念﹔

三、透過《但以理書》和《啟示錄》,查考基督教的末世觀(介紹基于事件的末世圖 Event-based Apocalypse)。
 

1。我們在上兩課(第十六第十七課)查考的是拉五:1 “那時,先知哈該和易多的孫子撒迦利亞奉以色列上帝的名,向猶大和耶路撒冷的猶大人說勸勉的話。”

先知撒迦利亞給被擄歸回的猶大人的信息與哈該的信息完全不一樣。

上帝藉后者勸勉和鼓勵猶大眾民,不要只顧自己的事,要把首要的事先做好。什么是首要的事呢?就是上帝的事 - 重建聖殿。 哈該的先知性的信息(預言)只有兩小段,(該二:6-9,21-23):

上帝啟示給他,將來“聖殿”的榮耀,不是百姓重建的聖殿,不是希律王擴建的第二聖殿,而是《啟示錄》第二十一章新天新地里,從天而降的聖城新耶路撒冷(啟二十一:22-25)﹔

上帝必以所羅巴伯為印,這印代表王權。雖然所羅巴伯在耶穌的族譜上占有一席,但他只是一個省長,沒有坐上王位,所以這個預言,是遠指以后要來的彌賽亞。彌賽亞是王!

上帝卻藉前者除了呼喚子民歸向他,不要效法列祖不聽上帝的仆人先知的話,要轉向上帝,上帝就轉向他們,他所發出的先知性的信息(八個異象,四個信息和兩個默示)可說涵蓋了“近指/近看”聖殿的重建﹔“遠指/遠看”彌賽亞第一次道成肉身來到地上的使命﹔“更遠指/更遠看”末日彌賽亞的再來。

從《撒迦利亞書》第十二至十四章,先知撒迦利亞預言末日猶太人的復興,這是發生在彌賽亞再來時,屬于彌賽亞國度(not yet,未然)的一部分。(注:前千禧年派認為這是指千禧年國度。)這樣的一個復興也是保羅在羅十一:25 - 29 所說的:

25弟兄們,我不愿意你們不知道這奧秘(恐怕你們自以為聰明):就是以色列人有几分是硬心的,等到外邦人的數目添滿了,
26于是以色列全家都要得救。如經上所記:“必有一位救主從錫安出來,要消除雅各家的一切罪惡。”
27又說:“我除去他們罪的時候,這就是我與他們所立的約。”
28就著福音說,他們為你們的緣故是仇敵﹔就著揀選說,他們為列祖的緣故是蒙愛的。
29因為上帝的恩賜和選召是沒有后悔的。

我們可以根據《撒迦利亞書》的預言和《啟示錄》的一兩處經文勾勒出末日以色列國的復興情景:(下文分析《啟示錄》的時候會更詳盡地說明)

基督在地上時,猶太人的首領失職(亞十一:8 神除滅了三個牧人,代表先知,祭司和民間長官),不眷顧羊群,棄絕了好牧人基督,神把他們交給羅馬人(主后70年,亞十一:6),換來另一個愚昧,不顧羊群的壞牧人,結局是自招敗亡(亞十一:16-17),几千年來,猶太人受苦受難,國無一日安寧。

末日有一場大戰(啟十六:16 哈米吉多頓 Armageddon),萬國聚集與耶路撒冷爭戰,城被攻取,死傷慘重(亞十四:2, 啟二十:7-9),“但神必給大衛家和耶路撒冷的居民開一個泉源,洗除罪惡與污穢” (亞十三:1)。神必施恩叫人懇求的靈澆灌在他們身上(大復興),以色列民必仰望他,就是他們從前所扎的,并且知罪悔改(亞十二:10-14)。那日,有大地震。。他的腳必站在耶路撒冷前面朝東的橄欖山上。。耶和華我的神必降臨(彌賽亞再臨),有一切聖者同來。”(亞十四:4-5)

耶路撒冷得拯救,“耶和華必作全地的王,那日耶和華必為獨一無二的,他的名也是獨一無二的。”(亞十四:9)“耶和華用災殃攻擊那與耶路撒冷爭戰的列國人,必是這樣:他們兩腳站立的時候,肉必消沒,眼在眶中干癟,舌在口中潰爛。”(亞十四:12)于是萬民歸向主,一切都歸耶和華為聖(亞十四:20-21),開啟了一個新天新地(啟二十一:1)。

2。其他舊約書卷和兩約之間的猶太人也有這樣的復興觀念嗎?
 

出埃及后的以色列人清楚知道他們是耶和華在萬民中所揀選的民族,“我向埃及人所行的事,你們都看見了,且看見我如鷹將你們背在翅膀上,帶來歸我。如今你們若實在聽從我的話,遵守我的約,就要在萬民中作屬我的子民﹔因為全地都是我的,你們要歸我作祭司的國度,為聖潔的國民。”(出十九:4-6)透過上帝給摩西的啟示,他們也知道領他們出埃及的這一位神,不是埃及境內的“滿天神佛”,也不是過去他們的列祖在大河那邊所事奉的神,或是他們將要進去應許地的亞摩利人的神(書二十四:15)。這一位神是“起初神創造天地”(創一:1)的神﹔這一位神是救贖他們出埃及的耶和華。(學者稱這種“撥亂歸正”Order out of Chaos 的寫作手法為 Literary Subversion “文學顛覆”)

上帝這樣的揀選本意是要神權治理的以色列在外邦世界中“作光作鹽”,但以色列民進入應許地后,不但變得自高自傲,并且還離經背道,棄絕了耶和華,跪拜外邦偶像和鬼神。來到王國時期,北國以色列和南國猶大雖然常受周邊外邦國的打擊欺凌,但他們也常在最危急的時候,經歷耶和華的神跡式的拯救,如代下三十二:21 “耶和華就差遣一個使者進入亞述王(西拿基立)營中,把所有大能的勇士和官長、將帥盡都滅了。”所以,他們更加確信自己的特殊地位。來到以色列王何細亞在位第九年(722/721BC),亞述王撒縵以色五世/撒珥根二世攻陷撒瑪利亞,滅北國以色列,擄走以色列民后,對南國的猶大人來說,雖然這是難以想象的事,但他們還是堅信自己的耶路撒冷城是聖城,城里有耶和華的殿,城和殿是固若金湯,永恆不倒,耶和華必定會護衛他們的國和民,絕不會任由外邦民的踐踏。這是猶大國末期民間老百姓、宮廷先知和祭司所深信,是他們的“信仰拐杖”或“宗教的把手”,說的不好聽,這是他們的迷信!所以當西底家在位第十一年(586BC),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毀滅了猶大國,聖殿被燒毀,巴比倫大肆劫掠耶路撒冷的時候,他們簡直晴空霹靂,難以置信。

因著這些歷史事件的影響,以色列民族開始了一個對彌賽亞國觀念“典范的轉移”(Paradigm Shift):

過去他們有一個非常狹窄的國度觀念:耶和華領他們出埃及,目的是要建立以色列國,以色列國就是上帝的國,耶和華是王,也就是彌賽亞﹔這個國是永永遠遠的。

現在國破家亡,猶大民被擄至巴比倫七十年,他們受盡外邦人的打壓,不過還有先知哈該、撒迦利亞和瑪拉基對他們說話。但來到兩約之間,神的仆人不再說話,于是民間和他們的宗教領袖開始建立自己的彌賽亞觀 -- 一個非常片面,只局限于政治的、社會的、軍事的彌賽亞觀,為的是解釋現世所遭遇的苦難、逼迫、不義、死亡等問題。唐崇榮牧師在他的《基督論》神學講座里曾經分析他們這種錯誤的彌賽亞觀。我把那段抄錄在這里供大家參考:
 

猶太人對彌賽亞的誤解


。。我們看到,猶太教的末世觀、彌賽亞觀和救贖觀里面,都因為受許多傳統和成見的玷污和扭曲,對彌賽亞有很不正確的期待。因此,當耶穌基督來到時,他們沒有辦法接受他是真正的彌賽亞。他們不能把耶穌當作是基督,不能把基督當作是耶穌,兩者沒有辦法溝通,過去我就提到這兩句話。但是彼得卻看出耶穌是基督,為什么呢?

原來猶太人在舊約與新約之間,好几百年當中,產生了很多宗教文學,從那些宗教作品里面看到的那些不是啟示,而只是宗教情操產生的文化,這種文化中所提出來的彌賽亞觀,偏向一位榮耀性的基督,而不是受苦性的基督。馬丁路得曾提到“受苦的基督”和“榮耀的基督”的分別。今天教會走兩條路,一條在受苦當中越靠近基督,因為他們知道基督先為他們受苦﹔而另外一條路什么都不管,只管信耶穌就可以發財,因為他們所認識的耶穌基督是“有求必應”的一位老公公,這個叫作“成功神學”、“丰富神學”,這是建立在對基督只有榮耀,沒有受苦的假像上。而那些在共產黨的逼迫和強權的蹂躪之下,經過背十字架的道路、受苦,仍然能夠站立起來,信心不妥協的人,就認識這位受苦的基督。 

1。民族性的彌賽亞觀


你的基督論是不是受玷污的?是不是主觀的成見和客觀環境的影響所產生出來的那個玷污和彎曲的形體?你今天對基督的認識,是不是和當年的猶太人一樣淪落在錯誤和不完整的觀念中?猶太人對彌賽亞的錯誤期待是什么呢?第一,就是當基督來的時候,他是民族性的基督,他是為以色列報仇 ,為以色列得回尊榮和復興的,這個觀念一直到耶穌升天的那一刻都還沒有完全消失。我們怎么知道呢?

使徒行傳第一章記載,當耶穌要升天的時候,那些門徒進前來說:“主啊,你復興色列國就在這時候嗎?”我們等這么久,你要走了,但有一件事你還沒有做好。就好像爸爸要走了,你說:“爸!你要去兩個月,我的零用錢呢?”“耶穌啊,你要升天了,你還沒復興以色列國啊!你釘了十字架、復活就走了,你可不可以在最后一刻。。。”他們不好意思說:“我們給你最后的機會,不要忘記,我提醒你啊!”耶穌說:“那個時候不是你們可以知道的,但是你們要知道一件事情﹔我走了,你們要在耶路撒冷等候,直到聖靈充滿你們,你們就必得著能力,成為我的見証!”真正的“以色列國復興”是什么?是把福音傳遍天下,“真以色列人”(羅九:6-8)歸向上帝,那就是以色列國的復興,而不是民族性所盼望的復仇。“替我們報仇,使我們的民族比別的民族更偉大的那一位上帝就是我的上帝。”這種狹窄的民族觀念,不是福音的精神﹔這種彌賽亞觀不是普世的、正確的彌賽亞觀。

2。軍事性的彌賽亞觀


軍事性的彌賽亞,指耶穌要帶領大軍除去國恥,消滅仇敵,趕走蹂躪我們土地的羅馬和以掃的后裔。他們認為希律王族是以東的后代,不是以色列的后裔,不應當統治以色列王國。“復興大衛的帳棚,復興大衛的寶座,為我們以色列民族得回應當有的榮耀,這是每一個偉大的民族盼望達到的。”

當你看到埃及的那些金字塔以及木乃伊時,你可發現几千年前已經有這種防腐的醫學設備,几千年前已有這樣高超的建筑工程,几千几前已有這么微妙的物理計算,你會佩服得不得了。他們盼望早一點恢復埃及人的光榮,就如伊拉克的薩達姆﹒侯賽因盼望恢復巴比倫過去的尊榮一樣。中國人盼望恢復中國人的尊榮,作人才作得比較有光彩。這些都只是為自己的民族,并不是從普世化的彌賽亞觀念所產生出來的思想,而只是盼望彌賽亞來到的時候,能為我們復仇,打敗我們的仇敵,能在軍事上得勝。


3。政治性的彌賽亞觀


“當彌賽亞來到的時候,他有政治權柄,他在政治界完全得勝,他掌握政權,統治萬有,使萬民流歸這里,在這地敬拜我的彌賽亞,在這里降服于我的彌賽亞。他們的權柄是在彌賽亞的權柄之下,我才甘愿。這樣的一位彌賽亞才是我所追求的。”許多基督徒的禱告就有很多這一類摻雜和錯誤的彌賽亞觀在里面,他盼望上帝打敗所有和他意見不同的人,他才甘愿作人,這樣才顯出上帝是有能力的上帝。

“主呀!那個人欺負我,讓他被車子輾死吧!這樣我就知道你是偉大的上帝。”上帝說:“你瘋了嗎?我愛你,也愛他呀!”所以,“我”跟“他”之間有個隔膜。“你為我復仇,那你就是我的上帝!”在以色列人的詩歌里面,甚至神所啟示的聖經中的詩篇里面有這一類的詞句。有這一類的詞句,不能証明那不是上帝的啟示,反而証明了那是上帝的啟示。但是人還沒有達到完全明白完整啟示以前,以及基督還沒有來之前,人的宗教觀可能有這些差錯。所以你讀經的時候,要從全本聖經整體去看,不能只照字面去了解,這個原理要看清楚。所以,你看見這個民族性的、復仇性的,為自己而產生的那種政治性的、軍事性的彌賽亞觀捆綁著他們,使他們一看見耶穌的時候,就發現這位耶穌是不可能適合我里面那既定的彌賽亞觀念。所以用既定的尺寸,來衡量這位神所賜下的基督時,你會發現這位基督一定不是我所盼望的彌賽亞。

直到今天,耶穌基督在猶太人的文化中仍不能被接受,為什么?因為那個觀念越深盤踞在他們心里的時候,也就是他們受捆綁越來越厲害的時候,他們就用那一個捆綁和膚淺的思想來批判神無限的恩典和超然的計划。他們把自己捆綁在思想和信仰的監牢里面,沒有辦法出來。你又如何呢 ?你對基督的認識如何呢?你對聖靈的認識如何呢?你對上帝拯救的觀念如何呢?(抄錄完)


也許有人會問:舊約先知書里不是有很多關于以色列在末日或未來的復興嗎?如《以賽亞書》十一:6-9,六十五:17-25,六十六章的“新天新地”﹔結三十七至三十九章的“以色列復興,歌革/瑪各被擊敗”﹔結40-48章的“新耶路撒冷和聖殿”﹔但二:31-45的“大像的異象”,七章的“四獸/十角/小角的異象/一載、二載、半載的異象”,八章的“公綿羊/公山羊/2300日的異象”,九:24-27 的“七十個七的異象”,十二章的“末日1290/1335日的異象”﹔小先知書里“耶和華的日子臨近”﹔亞十二至十四章“以色列國復興的異象”等。

猶太拉比們解釋這些預言,因為 不明白“舊約隱藏基督,新約顯露基督﹔舊約應許基督,新約應驗基督﹔舊約期待基督,新約釋明基督﹔舊約是新約的影兒,新約是舊約的實體”這個道理(這是主耶穌在往以馬忤斯的路上對兩個門徒的教導,路二十四:27 “從摩西和眾先知起,凡經上所指著自己的話都給他們講解明白了。”),所以在沒有新約的輔助下,他們就像人要單從影子,去描繪和了解那個實體。這種“半天吊”的解經,肯定是不可能的。預言的詮釋有所謂“直指”、“近指”、“遠指”和“更遠指”的說法,看下圖:

當歷世歷代的拉比們看《以西結書》第四十至四十八章的“新耶路撒冷、聖殿和各支派分配土地”異象的時候,他們是按字面的意思來詮釋,把預言指向(“更遠指”)未來或末日的“彌賽亞國度”,“因我使他們被擄到外邦人中,后又聚集他們歸回本地,他們就知道我是耶和華他們的神,我必不再留他們一人在外邦。我也不再掩面不顧他們,因我已將我的靈澆灌以色列家。這是主耶和華說的。”(結三十九:28-29)那時被毀的聖殿和耶路撒冷將要被重建,利未人的祭祀和潔淨禮儀將要重新設立,萬民都要來到耶路撒冷,歸向耶和華,他們觀念中的彌賽亞將坐在大衛的寶座上治理全地。在拉比的預言詮釋中,他們的未來或末日沒有“教會時代”,沒有基督的再來,也容不下羅十一:25-29 “以色列人有几分是硬心的,等到外邦人的數目添滿了,于是以色列全家都要得救。如經上所記:‘必有一位救主從錫安出來,要消除雅各家的一切罪惡。’”一場猶太人靈性的復興,以及跟隨而來的新耶路撒冷從天而降,進入新天新地的時代。


3。 對于基督教,因為我們有新約,特別是《啟示錄》,所以我們不但看到影子,也看到實體﹔我們解釋舊約預言的時候,有了許多新約書卷的預言和啟示的輔助,我們對聖經的《末世論》有更透徹的了解。我們感謝主,他沒有把 基督的奧秘封閉起來,而是藉著真理的聖靈打開了幔子,使人看見原本隱藏的東西,就是必要快成的事指示他的眾仆人(啟一:1)。

除了《啟示錄》,新約書卷里有哪些關于“必要快成的事”的經文呢?有的,如太二十四章,可十三章,路二十一章的“橄欖山上的預言”(Olivet Discourse; “那行毀壞可憎的站在聖地”)﹔太二十五:31-46 的“人子降臨,萬民受審”﹔羅八:18-23,林前十五章,腓三:20-21,帖前四:13-17,帖后一至二章,彼后三章的“基督再來/身體復活/新天新地”等。

在這一課里,我要簡單地介紹《啟示錄》幫助大家明白基督教的“末世觀”。


簡介《啟示錄》-得勝的基督

引言:

《啟示錄》是耶穌基督給苦難中教會的啟示﹔神叫他將必要快成的事指示他的眾仆人。他就差遣使者曉諭他的仆人約翰。約翰便將神的道和耶穌基督的見証,凡自己所看見的都証明出來。念這書上預言的和那些聽見又遵守其中所記載的,都是有福的,因為日期近了。 (啟一:1-3,22:7)

作者:

使徒約翰(猶太人)(啟一:1)


自我介紹:

我約翰就是你們的弟兄,和你們在耶穌的患難、國度、忍耐里一同有分,為神的道,并為給耶穌作的見証…(1:9)


地點:

拔摩的海島上(Patmos 啟一:9)


時間:

約 95AD (該撒豆米田時代 Domitian 81-96AD)


讀者群:

基督的教會


啟示/寫作的背景和目的:

●教會在世俗洪流的沖擊下和與魔鬼撒但的屬靈爭戰中,那些堅守耶穌真道和為耶穌作見証,不肯妥協,遭受患難逼迫,甚至殉道的眾聖徒,他們不明白何以公義的神允許邪惡勢力肆意橫行,不插手干預,為他們伸冤。(啟六:9-10)


●透過所看到的許多異象(如七印,七號和七碗) ,使徒約翰告訴教會,在一切的現象背后,得勝的基督在掌權(災禍臨到地上之前,天上先有動靜)﹔當基督審判世界和屬靈的邪惡權勢之前,神眾仆人的額都受印不被傷害和蒙護佑(如啟七:3)﹔最終抵擋神和世俗的權勢都被消滅,教會將沉冤得雪,新婦預備好,赴羔羊之婚筵﹔在新天新地中,得勝的基督與聖徒一同作王﹔天上、地上、一切所有的都在基督里面同歸與一。


●神要落在水深火熱,遭受迫害的信徒忍耐片時,等著一同作仆人的和他們的弟兄,也象他們被殺,滿足了數目(啟六:11)。忍耐等候也是主耶穌和使徒們一再給我們的勸導。(如太 二十四:13“惟有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還有可十三:13,羅八:25,雅五:8,彼前二:20 ,啟十四:12)


●書上的預言堅固了那些遭受迫害的信徒們的信心,安慰他們的痛苦,使他們可以繼續忍耐,等候得勝基督的再來。


鑰句:

啟十三:9-10

9凡有耳的,就應當聽!
10擄掠人的,必被擄掠﹔用刀殺人的,必被刀殺。聖徒的忍耐和信心就是在此。
 

信心 --》患難的試驗(患難是神所命定的) --》忍耐 --》基督再來

(羅五:3,雅一:3,帖前三:3 “因為知道患難生忍耐。。因為知道你們的信心經過試驗,就生忍耐。。受患難原是命定的。。”)


文體和特征:


●《啟示錄》主要是以當時流行的啟示文體(Apocalyptic)寫成﹔次要的有舊約先知預言(Prophetic)和新約末世論(Eschatological)的特征﹔當然它也是一封寫給教會的書信(epistle)。


●所謂啟示文體(Apocalyptic),“啟示”一詞指的是打開幔子,使人看見原本隱藏的東西。舊約和新約之間,在沒有神的先知啟示、寂靜的四百年里,加上主前二世紀安提阿哥伊皮法紐四世(Antiochus IV Epiphanes)的殘酷暴政底下,猶太人遭到極大的羞辱和迫害,許多人因堅守信仰甚至殉道。這時巴勒斯坦就興起了這種“啟示文學”,借著許多象征符號、異象、異夢、數字、天象。。作者以寓意的手法和特殊的文學架構來傳遞思想,解釋歷史、苦難、罪惡等問題,安慰那些生活在水深火熱,被強權暴政欺凌的國人,要他們忍耐到底,因為神必然施展大能擊敗魔鬼撒但和它的使者,最終勝利一定是屬于他們的。 (啟示問題盛行在兩約之間,但在被擄時期的先知書已見雛形,如以西結書,但以理書,撒迦利亞書。)


●使徒約翰就是借用這種啟示文體,在羅馬帝王多米田(Domitian, AD 81 - 95)的強權暴政時代,寫下這本《啟示錄》。對當時的教會讀者,那些取自舊約書卷的寓意故事和象征符號都是他們所熟悉的,但對后世的人,這些都變成封閉的東西,不容易明白作者所要表達的原意。文學架構則是“漸近平行啟示”(Progressive-Parallelism Revelation):全書分為七段平行經文,每一段都是描寫基督第一次降臨到地和第二次來臨之間,教會和地上所發生的事件﹔但每一段的啟示都“加多一點點”,逐漸擴展進深,直到啟示完全。所以,書上的啟示不是按時間順序,直線進行描述。啟示的主要對象是教會,不是給猶太人,所以我們也不要從書中過分挖掘猶太人的救恩問題。


●希伯來人的時間觀:The cycles of history are just that, “cycles in time”. (Compare: In the Hellenist way of thinking that has dominated western concepts, “Time” is viewed as a linear line moving from point A to point B.)事件發生的時段比時間的進程還重要﹔事件可以在歷史中重復,所以希伯來人看重的是在事件里吸取到什么教訓,而不是如哲學家黑格爾(G W Friedrich Hegel)說的:“人類從歷史學到的唯一的教訓,就是人類沒有從歷史中吸取任何教訓。We learn from history that we do not learn from history。”為了強調事件,可以不按時間順序來呈現。所以,《創世記》第二章可以把亞當的被造放在田地有草木菜蔬生長之前。希伯來文的“動詞”也略微反映了這樣的時間觀,譬如希伯來字沒有等同今日“時間”的字眼,如昨日(yesdeday),今日(today),明日(tommorrow)等字。 (他們只用 yom “日”day 代表這些日子,如撒下六:20,十六:3,撒上九:16)他們的動詞沒有時態 (tense),著重的是事件的完成(perfect verb form)還是沒有完成(imperfect verb form)。事件/動作的完成可以發生在過去、現在或未來。在《啟示錄》這種啟示文體里,這樣的時間觀特別顯著。換句話說,我們不要以為事件的啟示都是按著時間以直線式進行,其實那些異象如七印、七號和七碗也可以涵蓋同一個艱難的時期,像舊約學者 Robert H. Mounce(孟思恩,1921- )說的,這些災難逐步揭開,如同螺旋梯一樣,讓讀者更上一層樓,視野更廣闊,見到更多的啟示。


●所有象征符號和異象取自舊約和兩約之間的旁經和書卷。


●我們要按什么方式來解釋異象和象征的符號呢?按字面意思?靈意?半字半靈?私意?第二和第三章是寫給七個教會的信,當然要按書信文體的方式來詮釋(除了一些象征文字和數字)。其他是啟示文體,我們就要以靈意來詮釋那些數字和異象(除了三年半,或四十二個月,或1260天,這是主耶穌在地上傳道的時間)。我們還要分辨舊約的猶太人怎樣詮釋這些象征符號和異象(如《但以理書》第七章十角的怪獸),新約教會又怎樣詮釋這些象征符號和異象(如 666,海中上來的七頭十角的怪獸),以及我們要怎樣詮釋這些象征符號和異象(如 666,海中上來的七頭十角的怪獸)。例子:啟十三:1-8,18 的七頭十角的怪獸

1我又看見一個獸從海中上來,有十角七頭,在十角上帶著十個冠冕,七頭上有褻瀆的名號。
2我所看見的獸,形狀象豹,腳象熊的腳,口象獅子的口。那龍將自己的能力、座位和大權柄都給了牠。
3我看見獸的七頭中,有一個似乎受了死傷,那死傷卻醫好了。全地的人都希奇跟從那獸,
4又拜那龍,因為牠將自己的權柄給了獸,也拜獸說:“誰能比這獸,誰能與牠交戰呢?”
5又賜給牠說夸大褻瀆話的口,又有權柄賜給牠,可以任意而行四十二個月。
6獸就開口向神說褻瀆的話,褻瀆神的名并他的帳幕,以及那些住在天上的。
7又任憑牠與聖徒爭戰,并且得勝。也把權柄賜給牠,制伏各族、各民、各方、各國。
8凡住在地上、名字從創世以來沒有記在被殺之羔羊生命冊上的人,都要拜牠。

18在這里有智慧。凡有聰明的,可以算計獸的數目﹔因為這是人的數目,它的數目是六百六十六。

這只怪獸的異象和《但以理書》第七章的四只獸很相似:(但七:2-27)

2但以理說:“我夜里見異象,看見天的四風陡起,刮在大海之上。
3有四個大獸從海中上來,形狀各有不同,
4頭一個象獅子,有鷹的翅膀。我正觀看的時候,獸的翅膀被拔去,獸從地上得立起來,用兩腳站立,象人一樣,又得了人心。
5又有一獸如熊,就是第二獸,旁跨而坐,口齒內銜著三根肋骨,有吩咐這獸的說:‘起來吞吃多肉。'
6此后我觀看,又有一獸如豹,背上有鳥的四個翅膀﹔這獸有四個頭,又得了權柄。
7其后,我在夜間的異象中觀看,見第四獸甚是可怕,極其強壯,大有力量。有大鐵牙,吞吃嚼碎,所剩下的用腳踐踏。這獸與前三獸大不相同,頭有十角。
8我正觀看這些角,見其中又長起一個小角,先前的角中有三角在這角前,連根被它拔出來。這角有眼,象人的眼,有口說夸大的話。
9我觀看,見有寶座設立,上頭坐著亙古常在者,他的衣服潔白如雪,頭發如純淨的羊毛,寶座乃火焰,其輪乃烈火。
10從他面前有火,象河發出,事奉他的有千千,在他面前侍立的有萬萬。他坐著要行審判,案卷都展開了。
11那時我觀看,見那獸因小角說夸大話的聲音被殺,身體損壞,扔在火中焚燒。
12其余的獸,權柄都被奪去,生命卻仍存留,直到所定的時候和日期。
13我在夜間的異象中觀看,見有一位象人子的,駕著天云而來,被領到亙古常在者面前﹔
14得了權柄、榮耀、國度,使各方、各國、各族的人都事奉他。他的權柄是永遠的,不能廢去,他的國必不敗壞。

15至于我但以理,我的靈在我里面愁煩,我腦中的異象使我驚惶。
16我就近一位侍立者,問他這一切的真情。他就告訴我,將那事的講解給我說明:
17‘這四個大獸就是四王將要在世上興起,
18然而,至高者的聖民,必要得國享受,直到永永遠遠。’

19那時我愿知道第四獸的真情,牠為何與那三獸的真情大不相同,甚是可怕,有鐵牙銅爪,吞吃嚼碎,所剩下的用腳踐踏。
20頭有十角和那另長的一角,在這角前有三角被牠打落。這角有眼,有說夸大話的口,形狀強橫,過于牠的同類。
21我觀看,見這角與聖民爭戰,勝了他們,
22直到亙古常在者來給至高者的聖民伸冤,聖民得國的時候就到了。
23那侍立者這樣說:‘第四獸就是世上必有的第四國,與一切國大不相同,必吞吃全地,并且踐踏嚼碎。
24至于那十角,就是從這國中必興起的十王,后來又興起一王,與先前的不同,他必制伏三王。
25他必向至高者說夸大的話,必折磨至高者的聖民,必想改變節期和律法。聖民必交付他手一載、二載、半載。
26然而,審判者必坐著行審判,他的權柄必被奪去,毀壞,滅絕,一直到底。
27國度、權柄和天下諸國的大權,必賜給至高者的聖民。他的國是永遠的,一切掌權的都必事奉他、順從他。’。。”


 

舊約的象征符號和異象
(猶太人的詮釋)
《啟示錄》的象征符號和異象
  新約教會的詮釋 基督教錫安主義
Christian Zionism
(時期派前千禧年 Dispensational Premillennialism)的詮釋
非時期派無千禧年的詮釋
(Amillennialism)
       
但七:1-28 從海中上來有四獸,一獸像獅子,一獸像熊,一獸像豹,第四獸頭有十角..見其中又長起一個小角,先前的角中有三角在這角前,連根被它拔出來。這角有眼,象人的眼,有口說夸大的話。

 對猶太人來說,第一個獸(獅子有鷹的翅膀)是巴比倫的象征﹔第二個獸(熊)是代表瑪代波斯帝國﹔第三個獸(豹有四個頭)是希臘帝國和分裂出來的四個部分。

按天使給但以理的解釋,第四獸就是世上必有的第四國,與一切國大不相同,必吞吃全地,并且踐踏嚼碎。
至于那十角,就是從這國中必興起的十王,后來又興起一王,與先前的不同,他必制伏三王。他必向至高者說夸大的話,必折磨至高者的聖民,必想改變節期和律法。聖民必交付他手一載、二載、半載。

猶太人把第四獸有指向希臘帝國,或羅馬帝國,或末世逼迫他們的外邦人。十角中又長起的一個“小角”指的是主前二世紀逼迫猶太人的安提阿哥伊皮法紐四世(Antiochus IV Epiphanes)。但他們觀念中的彌賽亞,“一位像人子的,駕著天雲而來,被領到亙古常在者面前。。”將要審判萬民,復興以色列國。

《啟示錄》第十三章1-8節七頭的怪獸有如《但以理書》第七章四個獸的合一體,“形狀象豹,腳象熊的腳,口象獅子的口。”

“七頭”代表當時羅馬帝國第一位皇帝亞古士督(Augustus)登位以來直到約翰時代的七個王:提庇留(Tiberius 14-37AD),加力古拉(Caligula 37-41AD),革老丟(Claudius 41-54AD),尼祿(Nero 55-68AD),維斯帕先(Vespasian 69-79AD),提多(Titus 79-81AD)和多米田(Domitian 81-96AD)。

十角指的是除了上面的七個王,還加上尼祿王死后,在十八個月之內先后出現的三個王,迦爾巴(Galba),鄂托(Otto)和威特留(Vitellius)。那時羅馬處于完全混亂的狀態。

所謂“七頭中,有一個似乎受了死傷,那死傷卻醫好了”指的是尼祿,當時有尼祿死后復活(Nero redivivus)的傳說。

“獸就開口向神說褻瀆的話,褻瀆神的名并他的帳幕”指的是皇帝加力古拉(Caligula 37-41AD)以神明自居,推崇向該撒的崇拜。

數目666是尼祿拉丁文姓名(Neron)所表示的數值:N(50),E(6),R(500),O(60),N(50)﹔加起來的數值是 666。

當時的新約教會清楚知道約翰描繪的這只獸指的是以尼祿王作代表,逼迫基督徒的羅馬帝國。在他們的眼中,這只獸是敵基督(啟十三:5-8) ,牠要在末日被騎在白馬上“萬王之王,萬主之主”,稱為“誠信真實”的審判,被扔在燒著硫磺的火湖里。 (啟十九:11-21)

七頭十角指的是敵基督,時期派千禧年的解經家對敵基督的身份各有各的看法。

一般上他們認為到了“外邦人的日子”(路二十一:24)末期,一個稱為“小角”(但七:8,11)的人便會行使全球性的統治權力,并企圖毀滅神的約民(以色列),借此阻止基督在地上的統治。但是,他七年的短暫統治(但七:27的“一七”)會在基督第二次降臨時終止。基督會在地上建立他的千禧年國,以成就他與以色列所立的約。

七頭十角指的是敵基督,這是約壹二:18 早已警告教會要提防的,“小子們哪,如今是末時了。你們曾聽見說,那敵基督的要來。現在已經有好些敵基督的出來了,從此我們就知道如今是末時了。”非時期派認為敵基督不是指一個特定的人或組織。

 

●地上有災難發生之前,天上先有動靜(異象)﹔天上異象的多寡不表示時間的長短。


分段和內容:

 

 經文段落
(共七段)

教會

地上

天上(靈界)

備注

1 - 3

 

 

基督的異象(1 章)
“看哪!他駕云降臨,眾目要看見他,連刺他的人也要看見他,地上的萬族都要因他哀哭。這話是真實的。阿們!”(17

 

七封寫給教會的信:七個教會有不同的屬靈狀況,有受患難逼迫的﹔有不冷不熱的﹔有與世俗妥協的﹔有按名是活,其實是死的。。那手拿七星,在七個金燈台中間行走的基督,他是教會的頭。教會內部的腐敗和外來的苦難,他不但知道,他也許可其存在,直到日子滿了,他要用寶血潔淨教會內部的腐敗,消滅一切的仇敵,迎娶聖潔的新婦。(2 - 3 章)

 

 

 

 

 

 

 

 

4 - 7

 

 

天上的敬拜(4 - 5章)
曾被殺的羔羊,猶大支派的獅子,得勝的基督,拿過被封的書卷,揭開封嚴的印。

 

遭受患難逼迫,甚至殉道的眾聖徒,他們不明白何以公義的神允許邪惡勢力肆意橫行,不插手干預,為他們伸冤。(69-10
神要他們安息片時,等著一同作仆人的和他們的弟兄,也象他們被殺,滿足了數目。(611

七印的異象:各種審判臨到地上(6 章)﹔人躲避坐寶座者的面目和羔羊的忿怒。。忿怒的大日到了,誰能站得住呢?(6:15-17)

 

 

 

 

 

 

 

   

神眾仆人的額上被蓋印,不得被傷害,共144,000 人,是從各國、各族、各民、各方,經大患難中出來的,曾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淨,在寶座前事奉﹔ 坐寶座的羔羊必牧養他們,護衛他們。(7:1-17, 14:1-5)

 

 

 

 

 

 

8-11

 

 

羔羊揭開第七印的時候,天上寂靜約有二刻。天使拿著金香爐,

那香的煙和眾聖徒的祈禱,從天使的手中一同升到神面前。

香爐盛滿了壇上的火,倒在地上,隨有雷轟、大聲、閃電、地震。接著七號吹起。(8:1-5)

 

 

七號的異象:世界被審判(8 - 9章,第一樣災禍過去)﹔未曾被降的災所殺的人仍不悔改(920-21

 

 

 

 

七雷發聲,說的要封上不可寫出來﹔第七號發聲的時候,神的奧秘就成全了,正如神所傳給他仆人眾先知的佳音。約翰吃盡小書卷后,就必指著多國多民多方再說預言。(10章)

 

兩個先知見証人傳道1260天(3年半)﹔外邦人踐踏聖城42個月(3年半)﹔無底坑上來的獸與見証人交戰,并且得勝。(111-10
見証人復活升天(1111-12

城倒塌十分之一(第二樣災禍過去)﹔第三樣災禍快到了(1111-14

 

 

 

 

   

第七位天使吹號,天上就有大聲音說:“世上的國,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國﹔他要作王,直到永永遠遠。”(11:15)“昔在、今在的主神,全能者啊,我們感謝你!因你執掌大權作王了。外邦發怒,你的忿怒也臨到了,審判死人的時候也到了﹔你的仆人眾先知和眾聖徒,凡敬畏你名的人,連大帶小得賞賜的時候也到了﹔你敗壞那些敗壞世界之人的時候也就到了。”

神天上的殿開了,在他殿中現出他的約柜,隨后有閃電、聲音、雷轟、地震、大雹。(11:15-19)

 

 

 

 

 

 

12-14

   

天上有爭戰,大紅龍(七頭十角,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但,是迷惑普天下的 - 129)被摔落地上。

婦女生子的異象:她的孩子被提到神寶座那里去了﹔婦人就逃到曠野,大紅龍與婦人爭戰,大鷹救了她,被養活一載二載半載(3年半)﹔龍與她其余的兒女爭戰,這兒女就是那守神誡命,為耶穌作見証的。(12)

 

蛇的后裔和女人的后裔(基督)彼此為仇。女人的后裔要傷撒但的頭﹔撒但要傷她的腳跟。撒但與教會爭戰﹔弟兄受逼迫,但弟兄勝過牠,是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見証的道。他們雖至于死,也不愛惜性命。(12章)

     
   

兩個獸作大紅龍的助手出現:
一是海中上來的,有十角七頭,說夸大瀆神的話,任意而行42個月(3年半)(這是敵基督,也是但以理書7 章的第四獸,頭有十角)(135-6, 17:3
二是從地上上來的獸這是假先知),有兩角如同羊羔,說話像龍, 牠在頭一個獸面前,施行頭一個獸所有的權柄,并且叫地和住在地上的人,拜那死傷醫好的頭一個獸。又行大奇事,甚至在人面前,叫火從天降在地上。

因賜給牠權柄在獸面前能行奇事,就迷惑住在地上的人,說:“要給那受刀傷還活著的獸做個象。” 又叫眾人,無論大小、貧富,自主的、為奴的,都在右手上或是在額上受一個印記。

除了那受印記、有了獸名或有獸名數目的,都不得作買賣。(1311-18

 

敵基督與聖徒爭戰,并且得勝。(137,但725 “他必向至高者說夸大的話,必折磨至高者的聖民,必想改變節期和律法。聖民必交付他手一載、二載、半載 每 3年半。”)

撒但把權柄賜給敵基督,制伏各族、各民、各方、各國。凡住在地上、名字從創世以來沒有記在被殺之羔羊生命冊上的人,都要拜敵基督。(137-8

假先知行奇事迷惑世人去拜敵基督﹔右手上或是在額上沒有受印記、或獸名或有獸名數目的 (666),都不得作買賣。(13:12-18

   
   

再次看見144,000穿白衣的(第7章)出現在天上的錫安山,他們都有羔羊的名和他父的名寫在額上。這些人未曾沾染婦女,他們原是童身。羔羊無論往哪里去,他們都跟隨他。他們是從人間買來的,作初熟的果子歸與神和羔羊。(141-5

 

 

 

七災七碗 傾倒之前,最后三位天使的信息:

一、永遠的福音傳給各國各族各民各方(14:6-7)
二、預告巴比倫大城傾倒(14:8)
三:拜獸和獸象,在額上或在手上受了印記,這人也必喝神大怒的酒(14:9-10)

地上的收割:

一、庄稼成熟,可以收割(得救)
二、葡萄熟透,丟在神忿怒的酒榨(審判)(14:14-20)

 

聖徒的忍耐就在此,他們是守神誡命和耶穌真道的。
 在主里死了的人有福,他們息了自己的勞苦,做工的果效也隨著他們。(14:12-13)

 

 

 

         

15-16

 

 

七災(碗)之前最后的異象:那些勝了獸和獸的象,并牠名字數目的人,在天上高唱神仆人摩西的歌和羔羊的歌﹔神公義的作為已經顯出來了﹔天上那存法柜的殿開了。(151-8

 

 

七碗傾倒地上,凡有獸印記,拜獸像,不肯悔改的人都死了﹔但仍有人不肯悔改,褻瀆天上的神。(161-11
列國眾王聚集在哈米吉多頓,有從龍口、獸口并假先知的口中出來三鬼魔的靈率領(1612-16

 

 

 

 

第七位天使把碗倒在空中,就有大聲音從殿中的寶座上出來,說:“成了!”神宣告巴比倫大城要受審判。(161719

 

 

第七碗倒出,地大震動,天災發生,列國的城倒塌,但人還是褻瀆神。(1619-21

 

 

 

 

 

 

 

17-19

 

 

 

坐在眾水上的大淫婦(她是管轄地上眾王的巴比倫大城)所要受的刑罰終于揭開(177):大淫婦騎在朱紅色的獸上﹔那獸有七頭十角,遍體有褻瀆的名號。(173135-6)額上有名寫著說:“奧秘哉!大巴比倫,作世上的淫婦和一切可憎之物的母。”(175)她喝醉了聖徒的血和為耶穌作見証之人的血。

地上眾王同心合意將自己的能力權柄給那獸﹔他們與獸聯手對付淫婦。(17:16

巴比倫大城傾倒之前,神呼吁聖徒要從那城出來,免得與她一同有罪,受她所受的災殃。(184)

 

地上眾王與羔羊爭戰,羔羊必勝過他們,因為羔羊是萬主之主,萬王之王。同著羔羊的,就是蒙召、被選、有忠心的,也必得勝。(17:14)
眾聖徒、眾使徒、眾先知啊!你們都要因她歡喜,因為神已經在她身上伸了你們的冤!(18:20)

巴比倫大城傾倒 (18:1-24),它代表屬世,抵擋神國的世俗權勢。在一天之內,她的災殃要一齊來到,就是死亡、悲哀、飢荒。她又要被火燒盡了,因為審判她的主神大有能力。

 

 

 

 

天上高唱哈利路亞!因為主我們的神,全能者作王了。(19:1-6)

天開了,萬王之王,萬主之主出現了﹔他必用鐵杖轄管地上萬國,并要 神烈怒的酒榨。(1911-16

 

羔羊的婚筵時候到了﹔新婦也自己預備好了,是那些蒙恩得穿光明潔白的細麻衣的(聖徒所行的義)。(191-10

 

 

 

 

神的大筵席時候到了:大紅龍的兩個幫手 獸(敵基督)和假先知得到最后的刑罰,被扔在燒著硫磺的火湖里。(19:17-21)

 

 

 

 

 

 

 

20-22

千禧年: 大紅龍受最后的刑罰,被扔在無底坑關閉一千年,以后才暫時釋放。(201-3

殉道者,沒有拜獸與獸像和額上沒有獸的印記的人都復活了,與基督同作王一千年(第一次復活,第二次的死沒有權柄在身上)。(204-6

一千年完了,撒但從無底坑被釋放,出來迷惑地上列國,就是歌革和瑪各,聚集圍住聖徒的營與蒙愛的城。火從天降下消滅他們。撒但(大紅龍)得到最后的審判,與二獸(敵基督和假先知)被扔在火湖,直到永遠遠遠。(207-10

末日白色大寶座的審判:死了的人,無論大小,都站在寶座前。案卷展開了,并且另有一卷展開,就是生命冊。死了的人都憑著這些案卷所記載的,照他們所行的受審判。于是海交出其中的死人,死亡和陰間也交出其中的死人。他們都照各人所行的受審判。死亡和陰間也被扔在火湖里,這火湖就是第二次的死。若有人名字沒記在生命冊上,他就被扔在火湖里。(20:11-15)

新天新地:聖城新耶路撒冷由神那里從天而降﹔神的帳幕在人間, 他要與人同住,他們要作他的子民﹔神要親自與他們同在,作他們的神﹔城內沒有殿,因主神全能者和羔羊為城的殿。(21:1-27) 在城里有神和羔羊的寶座,他的仆人都要事奉他,也要見他的面。他的名字必寫在他們的額上。不再有黑夜,他們也不用燈光、日光,因為主神要光照他們。他們要作王,直到永永遠遠。(22:3-5)

結語:這些話是真實可信的。主就是眾先知被感之靈的神,差遣他的使者,將那必要快成的事指示他仆人。“看哪,我必快來!凡遵守這書上預言的有福了!”(22:6-7) “不可封了這書上的預言,因為日期近了。”(22:10)


末日以色列的復興:


從以上所分析的內容來說,我們沒有看到《啟示錄》有提到羅十一:25-29 “等到外邦人的數目添滿了,於是以色列全家都要得救。”這是可以理解的,因為,

一、《啟示錄》的寫作對像是基督的教會,而不是猶太人。

二、新約存著一個基本的觀念 -- 教會才是真正的以色列。舊約的以色列已經失去了自己的權利和應許,如上帝給亞伯拉罕有關土地的應許(創十五:18-21),一切已經由教會繼承了。我們可以從保羅的書信裡清楚看到這樣的觀念:

羅二:28-29  28因為外面作猶太人的,不是真猶太人;外面肉身的割禮,也不是真割禮。 29惟有里面作的,才是真猶太人;真割禮也是心裡的,在乎靈,不在乎儀文。這人的稱讚不是從人來的,乃是從神來的。

羅九:6-8  6這不是說神的話落了空,因為從以色列生的,不都是以色列人;7也不因為是亞伯拉罕的後裔,就都作他的兒女;惟獨“從以撒生的,才要稱為你的後裔。”8這就是說,肉身所生的兒女不是神的兒女;惟獨那應許的兒女才算是後裔。

加三:29  29你們既屬乎基督,就是亞伯拉罕的後裔,是照著應許承受產業的了。

加六:15-16  15受割禮不受割禮都無關緊要,要緊的就是作新造的人。 16凡照此理而行的,願平安、憐憫加給他們和神的以色列民。

腓三:3  3因為真受割禮的,乃是我們這以神的靈敬拜、在基督耶穌裡誇口、不靠著肉體的。

雖然如此,我們也不要完全否定以色列在末日有復興的可能性。保羅說:“等到外邦人的數目添滿了,於是以色列全家都要得救。”這句話不是突然跳出來的,前面兩節是:“而且他們若不是長久不信,仍要被接上,因為神能夠把他們從新接上。你是從那天生的野橄欖上砍下來的,尚且逆著性得接在好橄欖上,何況這本樹的枝子要接在本樹上呢!”(羅十一:23-24)所以我們還是在解釋上留下一點空間,不要太過執著。 “深哉,神豐富的智慧和知識!他的判斷何其難測!他的踪跡何其難尋!'誰知道主的心?誰作過他的謀士呢?''誰是先給了他,使他後來償還呢?'。。。”(羅十一:33-35)

說到以色列在末日的復興,我們只能從舊約的書卷,如《撒迦利亞書》第十二至十四章稍微勾勒出以色列在末日的復興,就像我在這一課開頭所描述的。這個復興發生在什麼時候,我們只能推測,應該發生在“教會時代”之後,基督再來的時候。他們的復興沒有什麼重建聖殿,劃分土地。 。而是神必施恩叫人懇求的靈澆灌在他們身上(大復興),以色列民必仰望他,就是他們從前所扎的,並且知罪悔改(亞十二:10-14)。

《以賽亞書》第十一章 1-16 節也可以勾勒出以色列末日復興的圖畫。我在第五課談到出埃及的時候說:除了《出埃及記》的出埃及,聖經裡還有,

“第二次出埃及”,是上帝使用“他的僕人”波斯王古列 Cyrus II,在538-537BC,下詔允許被擄在巴比倫的猶太人回歸他們的故土巴勒斯坦 (賽四十三:14- 21,四十八:6-7,20-22等)。

新出埃及”,就是新約的基督以寶血買贖被罪轄制,落在魔鬼手中的世人,帶領他們進入上帝的國。

第二次“新出埃及”(賽十一:1-16),這是指末日以色列的復興(羅十一:25-29),發生在彌賽亞再來時,彌賽亞國度(not yet ,未然)的一部分。

賽十一:1-16

1從耶西的本必發一條,從他根生的枝子必結果實。
2耶和華的靈必住在他身上,就是使他有智慧和聰明的靈、謀略和能力的靈、知識和敬畏耶和華的靈。
3他必以敬畏耶和華為樂,行審判不憑眼見,斷是非也不憑耳聞;
4卻要以公義審判貧窮人,以正直判斷世上的謙卑人。以口中的杖擊打世界,以咀裡的氣殺戮惡人。
5公義必當他的腰帶,信實必當他脅下的帶子。
6豺狼必與綿羊羔同居,豹子與山羊羔同臥;少壯獅子與牛犢並肥畜同群;小孩子要牽引牠們。
7牛必與熊同食,牛犢必與小熊同臥;獅子必吃草與牛一樣。
8吃奶的孩子必玩耍在虺蛇的洞口,斷奶的嬰兒必按手在毒蛇的穴上。
9在我聖山的遍處,這一切都不傷人、不害物,因為認識耶和華的知識要充滿遍地,好像水充滿洋海一般。
10到那日,耶西的根立作萬民的大旗,外邦人必尋求他,他安息之所大有榮耀。
11當那日,主必二次伸手救回自己百姓中所餘剩的,就是在亞述、埃及、巴忒羅、古實、以攔、示拿、哈馬,並眾海島所剩下的。
12他必向列國豎立大旗,招回以色列被趕散的人,又從地的四方聚集分散的猶大人。
13以法蓮的嫉妒就必消散,擾害猶大的必被剪除。以法蓮必不嫉妒猶大,猶大也不擾害以法蓮。
14他們要向西飛,撲在非利士人的肩頭上(注:"肩頭上"或作"西界"),一同擄掠東方人,伸手按住以東和摩押,亞捫人也必順服他們。
15耶和華必使埃及海汊枯乾,掄手用暴熱的風使大河分為七條,令人過去不至濕腳。
16為主餘剩的百姓,就是從亞述剩下回來的,必有一條大道,如當日以色列從埃及地上來一樣。

 

《啟示錄》的末世觀(基于事件的末世圖  Event-based Apocalypse):


 

圖一
教會在天與地之間:地上的教會有苦難﹔天上的教會蒙神護佑

圖二
教會時代從基督第一次降生開始,到第二次再來結束﹔
基督在十字架上已經戰勝魔鬼撒但和死亡﹔魔鬼和兩個幫手敵基督和假先知只能在神的許可下逼迫教會和聖徒(千禧年是按靈意解釋不是按字面意思說地上有一千年太平盛世的國度)﹔地上的災難有七印,七號和七碗﹔巴比倫大城代表所有一切與基督對敵的人、國家、組織、宗教、學朮和人本哲學思想潮流等。

基督再來時,教會和聖徒沉冤得雪。

   
 圖三 基督再來
有迎娶教會新婦的羔羊的婚筵﹔有審判大紅龍、敵基督和假先知的神的大筵席﹔有審判活人與死人的白色大寶座﹔有硫磺的火湖﹔有新天新地和新耶路撒冷
 
《啟示錄》的末世觀(基于事件的末世圖  Event-based Apocalypse)


結語

總之,我要再次強調,《啟示錄》不是一本如唐朝太宗皇帝李世民命當時著名的天相家李淳風和袁天罡所作的《推背圖》,要來推算到唐以後中國兩千多年的命運。 。 《啟示錄》不是說“要將以後必成的事指示你(約翰)”嗎? (啟四:1,一:1)。沒錯,是以後必成的事,但指的是以後必要來到教會和眾聖徒的患難逼迫。其實,從五旬節教會建立開始,患難逼迫就沒有離開過教會和眾聖徒。患難是上帝命定的,正如保羅所說:“免得有人被諸般患難搖動,因為你們自己知道,我們受患難原是命定的。”(帖前三:3)聖徒的信心要經過患難的試驗,才能產生忍耐,這是雅各說的:“因為知道你們的信心經過試驗,就生忍耐。”(雅一:3)彼得也說:“叫你們的信心既被試驗,就比那被火試驗仍然能壞的金子更顯寶貴,可以在耶穌基督顯現的時候,得著稱讚、榮耀、尊貴。”(彼前一:7)《啟示錄》就是要教會和眾聖徒忍耐到底,直到基督的再來。


附件:

一、千禧年四觀(抄自慕迪神學手冊,作者:殷保羅 Paul P Enns,福音証主協會出版,1992年)

二、基于時間的末世圖(Time-based Apocalypse),抄自李健安牧師的末世論講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