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以斯拉記》 - 被擄、歸回、重建(一)

第二十九課 - 重建猶太人的信仰生活(二)

經文:拉九:1 - 15

主旨:

“我的上帝啊,我抱愧蒙羞,不敢向我上帝仰面,因為我們的罪孽滅頂,我們的罪惡滔天。從我們列祖直到今日,我們的罪惡甚重。因我們的罪孽,我們和君王、祭司都交在外邦列王的手中,殺害、擄掠、搶奪、臉上蒙羞,正如今日的光景。”(拉九:6-7) 以斯拉雙膝跪下向耶和華上帝舉手,祈求上帝的憐憫。

我們也可以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以斯拉的禱告。上帝是公義的,絕對沒有錯。以斯拉懇求上帝因著他的公義施行救贖,有這種可能性。但在他的禱文裡,他並沒有直接呼求耶和華救贖他們,他一直在認罪。上帝是公義的,即使上帝要懲罰他們,他們也是罪有應得。他不強求上帝的救贖,救贖與否是上帝的特權。他把上帝當得的榮耀歸給他,而不是想從上帝那裡“賺取”或“換取”什麼。這是真正的敬拜。
 

1。拉九:1 - 15  “1這事做完了,眾首領來見我說:‘以色列民和祭司并利未人,沒有離絕迦南人(Canaanites)、赫人(Hittites)、比利洗人(Perizzites)、耶布斯人(Jebusites)、亞捫人(Ammonites)、摩押人(Moabites)、埃及人(Egyptians)、亞摩利人(Amorites),仍效法這些國的民,行可憎的事。2因他們為自己和兒子娶了這些外邦女子為妻,以致聖潔的種類和這些國的民混雜,而且首領和官長在這事上為罪魁。’3我一聽見這事,就撕裂衣服和外袍,拔了頭發和胡須,驚懼憂悶而坐。4凡為以色列上帝言語戰兢的,都因這被擄歸回之人所犯的罪,聚集到我這里來,我就驚懼憂悶而坐,直到獻晚祭的時候。5獻晚祭的時候,我起來,心中愁苦,穿著撕裂的衣袍,雙膝跪下向耶和華我的上帝舉手,6說:‘我的上帝啊,我抱愧蒙羞,不敢向我上帝仰面,因為我們的罪孽滅頂,我們的罪惡滔天。7從我們列祖直到今日,我們的罪惡甚重。因我們的罪孽,我們和君王、祭司都交在外邦列王的手中,殺害、擄掠、搶奪、臉上蒙羞,正如今日的光景。8現在耶和華我們的上帝暫且施恩與我們,給我們留些逃脫的人(remnant),使我們安穩如釘子,釘在他的聖所,我們的上帝好光照我們的眼目,使我們在受轄制之中稍微復興。9我們是奴仆,然而在受轄制之中,我們的上帝仍沒有丟棄我們,在波斯王眼前向我們施恩,叫我們復興,能重建我們上帝的殿,修其毀壞之處,使我們在猶大和耶路撒冷有牆垣。10我們的上帝啊,既是如此,我們還有什么話可說呢?因為我們已經離棄你的命令,11就是你借你仆人眾先知所吩咐的說:你們要去得為業之地是污穢之地,因列國之民的污穢和可憎的事,叫全地從這邊直到那邊滿了污穢。12所以不可將你們的女兒嫁他們的兒子﹔也不可為你們的兒子娶他們的女兒。永不可求他們的平安和他們的利益,這樣你們就可以強盛,吃這地的美物,并遺留這地給你們的子孫永遠為業。13上帝啊,我們因自己的惡行和大罪,遭遇了這一切的事,并且你刑罰我們輕于我們罪所當得的,又給我們留下這些人(remnant)。14我們豈可再違背你的命令,與這行可憎之事的民結親呢?若這樣行,你豈不向我們發怒,將我們滅絕,以致沒有一個剩下逃脫的人嗎(remnant)?15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啊!因你是公義的,我們這剩下的人(remnant)才得逃脫,正如今日的光景。看哪!我們在你面前有罪惡,因此無人在你面前站立得住。’”

《新譯本》:1“完成這些事以后,眾領袖前來見我,說:‘以色列民、祭司和利未人沒有從當地的民族中分別出來,他們隨從迦南人、赫人、比利洗人、耶布斯人、亞捫人、摩押人、埃及人和亞摩利人行可憎的事。2他們為自己和自己的兒子娶了這些外族的女子為妻,以致聖潔的種族與當地的民族混雜了﹔而領袖和官長竟是這不忠的事的罪魁。’3我一聽見這事,就撕裂我的衣服和外袍,拔掉頭上的頭發和胡須,驚懼地坐著。4所有因著以色列上帝針對被擄歸回的人之不忠、對他們所說的話而戰兢的人,都聚集到我面前。我驚懼地坐著,直到獻晚祭的時候。5“獻晚祭的時候,我在禁食中起來,穿著撕裂了的衣服和外袍,雙膝跪下,向耶和華我的上帝張開雙手,6禱告說:‘我的上帝啊,我感覺羞恥慚愧,不敢向我的上帝你仰面﹔因為我們的罪孽多至滅頂,我們的罪過滔天。7從我們列祖的日子直到今日,我們罪惡深重,由于我們的罪孽,我們和我們的王,以及祭司,都被交在各地的列王手中:被刀殺、被擄掠、被搶奪,丟臉蒙羞,就像今天的光景一樣。8現在,耶和華我們的上帝恩待我們片時,給我們存留一些逃脫的人,使我們像釘子釘在他的聖所那樣的安穩,讓我們的上帝光照我們的眼睛,使我們在所受的奴役中稍得復興。9雖然我們是奴隸,但在奴役中,我們的上帝仍然沒有撇棄我們,反而使我們在波斯列王面前得蒙恩惠,使我們復興,建立我們上帝的殿,重修毀壞的地方,使我們在猶大和耶路撒冷有牆垣。10我們的上帝啊,現在,我們還可以說甚么呢?只能說:我們又離棄了你的誡命,11就是你曾藉著你的仆人眾先知所吩咐的。你說:你們進去要得為業之地是污穢的,充滿了當地民族的污穢,他們可憎的事使這地從這邊到那邊都充滿了他們的不潔。12所以,你們不可把你們的女兒嫁給他們的兒子,也不可為你們的兒子娶他們的女兒。你們永遠不可尋求他們的平安和他們的利益﹔這樣,你們就可以強盛,吃這地的美物,把這地留給你們的子孫作產業,直到永遠。13雖然因著我們許多的惡行和重大的罪過,這一切就臨到我們身上,但我們的上帝啊,你懲罰我們實在輕于我們的罪孽所應得的,還給我們留下這些逃脫的人。14我們怎可以再違背你的誡命,與這些行可憎事的民族通婚呢?如果我們這樣行,你豈不向我們發怒,消滅我們,以致沒有一個剩余,或是逃脫的人嗎?15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啊,你是公義的!我們現今才可以留下,成為逃脫的人。看哪,我們在你面前是有罪過的,因此沒有人能在你面前站立得住。’”

KJV:1 Now when these things were done, the princes came to me, saying, The people of Israel, and the priests, and the Levites, have not separated themselves from the people of the lands, doing according to their abominations, even of the Canaanites, the Hittites, the Perizzites, the Jebusites, the Ammonites, the Moabites, the Egyptians, and the Amorites. 2 For they have taken of their daughters for themselves, and for their sons: so that the holy seed have mingled themselves with the people of those lands: yea, the hand of the princes and rulers hath been chief in this trespass. 3 And when I heard this thing, I rent my garment and my mantle, and plucked off the hair of my head and of my beard, and sat down astonied. 4 Then were assembled unto me every one that trembled at the words of the God of Israel, because of the transgression of those that had been carried away; and I sat astonied until the evening sacrifice. 5 And at the evening sacrifice I arose up from my heaviness; and having rent my garment and my mantle, I fell upon my knees, and spread out my hands unto the LORD my God. 6 And said, O my God, I am ashamed and blush to lift up my face to thee, my God: for our iniquities are increased over our head, and our trespass is grown up unto the heavens. 7 Since the days of our fathers have we been in a great trespass unto this day; and for our iniquities have we, our kings, and our priests, been delivered into the hand of the kings of the lands, to the sword, to captivity, and to a spoil, and to confusion of face, as it is this day. 8 And now for a little space grace hath been shewed from the LORD our God, to leave us a remnant to escape, and to give us a nail in his holy place, that our God may lighten our eyes, and give us a little reviving in our bondage. 9 For we were bondmen; yet our God hath not forsaken us in our bondage, but hath extended mercy unto us in the sight of the kings of Persia, to give us a reviving, to set up the house of our God, and to repair the desolations thereof, and to give us a wall in Judah and in Jerusalem. 10 And now, O our God, what shall we say after this? for we have forsaken thy commandments, 11 Which thou hast commanded by thy servants the prophets, saying, The land, unto which ye go to possess it, is an unclean land with the filthiness of the people of the lands, with their abominations, which have filled it from one end to another with their uncleanness. 12 Now therefore give not your daughters unto their sons, neither take their daughters unto your sons, nor seek their peace or their wealth for ever: that ye may be strong, and eat the good of the land, and leave it for an inheritance to your children for ever. 13 And after all that is come upon us for our evil deeds, and for our great trespass, seeing that thou our God hast punished us less than our iniquities deserve, and hast given us such deliverance as this; 14 Should we again break thy commandments, and join in affinity with the people of these abominations? wouldest not thou be angry with us till thou hadst consumed us, so that there should be no remnant nor escaping? 15 O LORD God of Israel, thou art righteous: for we remain yet escaped, as it is this day: behold, we are before thee in our trespasses: for we cannot stand before thee because of this.

ESV:

After these things had been done, the officials approached me and said, “The people of Israel and the priests and the Levites have not separated themselves from the peoples of the lands with their abominations, from the Canaanites, the Hittites, the Perizzites, the Jebusites, the Ammonites, the Moabites, the Egyptians, and the Amorites. For they have taken some of their daughters to be wives for themselves and for their sons, so that the holy race1 has mixed itself with the peoples of the lands. And in this faithlessness the hand of the officials and chief men has been foremost.” As soon as I heard this, I tore my garment and my cloak and pulled hair from my head and beard and sat appalled. Then all who trembled at the words of the God of Israel, because of the faithlessness of the returned exiles, gathered around me while I sat appalled until the evening sacrifice. And at the evening sacrifice I rose from my fasting, with my garment and my cloak torn, and fell upon my knees and spread out my hands to the Lord my God, saying: “O my God, I am ashamed and blush to lift my face to you, my God, for our iniquities have risen higher than our heads, and our guilt has mounted up to the heavens. From the days of our fathers to this day we have been in great guilt. And for our iniquities we, our kings, and our priests have been given into the hand of the kings of the lands, to the sword, to captivity, to plundering, and to utter shame, as it is today. But now for a brief moment favor has been shown by the Lord our God, to leave us a remnant and to give us a secure hold within his holy place, that our God may brighten our eyes and grant us a little reviving in our slavery. For we are slaves. Yet our God has not forsaken us in our slavery, but has extended to us his steadfast love before the kings of Persia, to grant us some reviving to set up the house of our God, to repair its ruins, and to give us protection in Judea and Jerusalem. 10 “And now, O our God, what shall we say after this? For we have forsaken your commandments, 11 which you commanded by your servants the prophets, saying, ‘The land that you are entering, to take possession of it, is a land impure with the impurity of the peoples of the lands, with their abominations that have filled it from end to end with their uncleanness. 12 Therefore do not give your daughters to their sons, neither take their daughters for your sons, and never seek their peace or prosperity, that you may be strong and eat the good of the land and leave it for an inheritance to your children forever.’ 13 And after all that has come upon us for our evil deeds and for our great guilt, seeing that you, our God, have punished us less than our iniquities deserved and have given us such a remnant as this, 14 shall we break your commandments again and intermarry with the peoples who practice these abominations? Would you not be angry with us until you consumed us, so that there should be no remnant, nor any to escape? 15 O Lord, the God of Israel, you are just, for we are left a remnant that has escaped, as it is today. Behold, we are before you in our guilt, for none can stand before you because of this.”


上一課,我們查考了拉九:1 - 2,以斯拉知悉一些以色列民和祭司并利未人,以及他們的首領,沒有離絕異族,仍效法這些國的民,行可憎的事 --  他們為自己和兒子娶了這些外邦女子為妻,以致聖潔的種類和這些國的民混雜。我說:

A。從出埃及(按早年派的算法)直到現在波斯帝國時代,几乎有千年的歷史。以色列人的靈性狀況,可說反反復復,經歷無數次的惡性循環 - 奴役,釋放,復興,衰退。上帝是否隨著以色列人“玩”這種“循環的游戲”,在公義與慈愛之間反反復復呢?耶和華上帝對他們究竟還能忍耐多久?

B。從上帝的容忍以色列人千多年,卻仍然差遣神子耶穌降生于世,死在十字架上,滿足上帝公義的要求,我們就別再像一些不信的人說舊約的上帝是個殘忍的暴君,只有新約的上帝才是一個慈愛的上帝﹔因為耶穌降生也是為著拯救猶太人,不是單為了外邦人。

C。我與大家再思《浪子的比喻》,看上帝的慈愛是何等的浩大,并介紹新約聖經學者賴特(N T Wright,1948 - )在《耶穌與神的得勝》(校園書房出版社,譯者邱詔文,2014年)一書中怎樣打開窗子,從《浪子的比喻》看到更大的視野。


現在我們看以斯拉知悉后的反應。


“3我一聽見這事,就撕裂衣服和外袍,拔了頭發和胡須,驚懼憂悶而坐。4凡為以色列上帝言語戰兢的,都因這被擄歸回之人所犯的罪,聚集到我這里來,我就驚懼憂悶而坐,直到獻晚祭的時候。5獻晚祭的時候,我起來,心中愁苦,穿著撕裂的衣袍,雙膝跪下向耶和華我的上帝舉手,6說。。。” --  “撕裂衣服和外跑,拔了頭發和胡須”是以色列人表達悲傷、痛苦或悔改的方式,如創三十七:29-30 “流便回到坑邊,見約瑟不在坑里,就撕裂衣服,回到兄弟們那里說:‘童子沒有了!我往哪里去才好呢?’”斯三:13-四:1 “(奉亞哈隨魯王的名寫旨意)交給驛卒傳到王的各省,吩咐將猶大人,無論老少婦女孩子,在一日之間,十二月,就是亞達月十三日,全然剪除,殺戮滅絕,并奪他們的財為掠物。抄錄這旨意,頒行各省,宣告各族,使他們預備等候那日。驛卒奉王命急忙起行,旨意也傳遍書珊城。王同哈曼坐下飲酒,書珊城的民,卻都慌亂。末底改知道所做的這一切事,就撕裂衣服,穿麻衣,蒙灰塵,在城中行走,痛哭哀號。”一般上,內衣是貼身衣服,以羊毛或麻做成,在頸和手臂處開口,腰束帶子。外衣是由一塊方形的布料做成,當作斗篷或披肩。

不單是以斯拉,連那些“為以色列上帝言語戰兢的,都因這被擄歸回之人所犯的罪”,也都聚集到他那里,看著以斯拉納悶而坐,拔頭發和胡須,“驚懼憂悶 ”(astonied,appalled)。 為什么會“驚懼”呢?因為大家都不知道接下來耶和華會怎樣對待和刑罰他們。大家只要看以下這段經文,當以色列違背耶和華上帝的命令,他們將要面臨何等災難性的后果 - “。。從(耶和華)賜給他們的地上剪除。。”

王上九:1-9

1所羅門建造耶和華殿和王宮,并一切所愿意建造的都完畢了,
2耶和華就二次向所羅門顯現,如先前在基遍向他顯現一樣,
3對他說:“你向我所禱告祈求的,我都應允了。我已將你所建的這殿分別為聖,使我的名永遠在其中,我的眼、我的心也必常在那里。
4你若效法你父大衛,存誠實正直的心行在我面前,遵行我一切所吩咐你的,謹守我的律例典章,
5我就必堅固你的國位在以色列中,直到永遠,正如我應許你父大衛說:‘你的子孫必不斷人坐以色列的國位。’
6倘若你們和你們的子孫轉去不跟從我,不守我指示你們的誡命律例,去事奉敬拜別神,
7我就必將以色列人從我賜給他們的地上剪除,并且我為己名所分別為聖的殿,也必舍棄不顧,使以色列人在萬民中作笑談,被譏誚。
8這殿雖然甚高,將來經過的人必驚訝、嗤笑說:‘耶和華為何向這地和這殿如此行呢?’
9人必回答說:‘是因此地的人離棄領他們列祖出埃及地之耶和華他們的上帝,去親近別神,事奉敬拜他,所以耶和華使這一切災禍臨到他們。’”


“。。我就驚懼憂悶而坐,直到獻晚祭的時候。獻晚祭的時候,我起來,心中愁苦,穿著撕裂的衣袍,雙膝跪下向耶和華我的上帝舉手。。” --  燔祭是早晚都要獻的,出二十九:38-39 “你每天所要獻在壇上的,就是兩只一歲的羊羔,早晨要獻這一只,黃昏的時候要獻那一只。”民二十八:1-8 “你要吩咐以色列人說:‘獻給我的供物,就是獻給我作馨香火祭的食物,你們要按日期獻給我。'又要對他們說:‘你們要獻給耶和華的火祭,就是沒有殘疾、一歲的公羊羔,每日兩只,作為常獻的燔祭。早晨要獻一只,黃昏的時候要獻一只。又用細面伊法十分之一,并搗成的油一欣四分之一,調和作為素祭。這是在西奈山所命定為常獻的燔祭,是獻給耶和華為馨香的火祭。為這一只羊羔,要同獻奠祭的酒一欣四分之一。在聖所中,你要將醇酒奉給耶和華為奠祭。晚上,你要獻那一只羊羔,必照早晨的素祭和同獻的奠祭獻上,作為馨香的火祭獻給耶和華。’”

“雙膝跪下向耶和華我的上帝舉手。。” --  這是在舊約聖經時常看到的祈禱姿勢,如王上八:54 “所羅門在耶和華的壇前屈膝跪著,向天舉手,在耶和華面前禱告祈求已畢,就起來。。”代下六:13 “所羅門曾造一個銅台,長五肘,寬五肘,高三肘,放在院中,就站在台上,當著以色列的會眾跪下,向天舉手。。”出九:29 “摩西對他說:‘我一出城,就要向耶和華舉手禱告,雷必止住,也不再有冰雹,叫你知道全地都是屬耶和華的。’”

以斯拉怎樣向上帝禱告?


“6我的上帝啊,我抱愧蒙羞,不敢向我上帝仰面,因為我們的罪孽滅頂,我們的罪惡滔天。7從我們列祖直到今日,我們的罪惡甚重。因我們的罪孽,我們和君王、祭司都交在外邦列王的手中,殺害、擄掠、搶奪、臉上蒙羞,正如今日的光景。8現在耶和華我們的上帝暫且施恩與我們,給我們留些逃脫的人(remnant),使我們安穩如釘子,釘在他的聖所,我們的上帝好光照我們的眼目,使我們在受轄制之中稍微復興。9我們是奴仆,然而在受轄制之中,我們的上帝仍沒有丟棄我們,在波斯王眼前向我們施恩,叫我們復興,能重建我們上帝的殿,修其毀壞之處,使我們在猶大和耶路撒冷有牆垣。10我們的上帝啊,既是如此,我們還有什么話可說呢?因為我們已經離棄你的命令,11就是你借你仆人眾先知所吩咐的說:你們要去得為業之地是污穢之地,因列國之民的污穢和可憎的事,叫全地從這邊直到那邊滿了污穢。12所以不可將你們的女兒嫁他們的兒子﹔也不可為你們的兒子娶他們的女兒。永不可求他們的平安和他們的利益,這樣你們就可以強盛,吃這地的美物,并遺留這地給你們的子孫永遠為業。13上帝啊,我們因自己的惡行和大罪,遭遇了這一切的事,并且你刑罰我們輕于我們罪所當得的,又給我們留下這些人(remnant)。14我們豈可再違背你的命令,與這行可憎之事的民結親呢?若這樣行,你豈不向我們發怒,將我們滅絕,以致沒有一個剩下逃脫的人嗎(remnant)?15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啊!因你是公義的,我們這剩下的人(remnant)才得逃脫,正如今日的光景。看哪!我們在你面前有罪惡,因此無人在你面前站立得住。”


以斯拉的禱文有以下的結構:

A。認罪(拉九:6-7)

“我的上帝啊,我抱愧蒙羞,不敢向我上帝仰面,因為我們的罪孽滅頂,我們的罪惡滔天。從我們列祖直到今日,我們的罪惡甚重。因我們的罪孽(iniquity),我們和君王、祭司都交在外邦列王的手中,殺害、擄掠、搶奪、臉上蒙羞,正如今日的光景。”

“我們的罪孽(iniquity)滅頂”,“我們的罪惡(trepass)滔天”,“我們的罪惡(trepass)甚重”,“我們的罪孽(iniquity)” -

“罪孽”(inquity,pervert)的原文是 ('avon,舊約共出現 220次,以斯拉記 3:拉九:6,7,13),意思是扭曲或歪曲什么是正確的。重點不是在人行為上做錯了多少(quantity),而是有關行為本質的劣性(quality),以致產生了內疚感(guilt)﹔它的后果是受到懲罰。

“罪惡”(trepass,guilt)的原文是 ('ashmah,舊約共出現 13次,以斯拉記 6次:拉九:7,13,15,十:10),和另外一個字 (Ma'al 英文 trepass,以斯拉記用了五次:拉九:2,4,十:2,6,10)意思相近,指人所行的干犯了上帝,如利六:2 “若有人犯罪( Chata',英文 sin,射不中的),干犯(trepass)耶和華,在鄰舍交付他的物上,或是在交易上行了詭詐,或是搶奪人的財物,或是欺壓鄰舍,或是在撿了遺失的物上行了詭詐,說謊起誓,在這一切的事上犯了什么罪。”

在以斯拉記,還用了另一個有關罪的字,在拉八:35 “從擄到之地歸回的人向以色列的上帝獻燔祭,就是為以色列眾人獻公牛十二只,公綿羊九十六只,綿羊羔七十七只,又獻公山羊十二只作贖罪(, 英文 sin)祭,這都是向耶和華焚獻的。”
 

以色列和猶大究竟犯了什么彌天大罪,上帝把他們滅了,大家可以參考以下兩段經文:

王下十七:7 - 23 是上帝給他們的蓋棺論定:(列王紀下第二十課

7這是因以色列人得罪那領他們出埃及地、脫離埃及王法老手的耶和華他們的上帝,去敬畏別神,
8隨從耶和華在他們面前所趕出外邦人的風俗和以色列諸王所立的條規。
9以色列人暗中行不正的事,違背耶和華他們的上帝。在他們所有的城邑,從猓望樓直到堅固城,建筑邱壇﹔
10在各高岡上、各青翠樹下立柱像和木偶﹔
11在邱壇上燒香,效法耶和華在他們面前趕出的外邦人所行的﹔又行惡事惹動耶和華的怒氣﹔
12且事奉偶像,就是耶和華警戒他們不可行的。
13但耶和華借眾先知、先見勸戒以色列人和猶大人說:‘當離開你們的惡行,謹守我的誡命律例,遵行我吩咐你們列祖并借我仆人眾先知所傳給你們的律法。’
14他們卻不聽從,竟硬著頸項,效法他們列祖,不信服耶和華他們的上帝,
15厭棄他的律例和他與他們列祖所立的約并勸戒他們的話,隨從虛無的神,自己成為虛妄,效法周圍的外邦人,就是耶和華囑咐他們不可效法的。
16離棄耶和華他們上帝的一切誡命,為自己鑄了兩個牛犢的像,立了亞舍拉,敬拜天上的萬象,事奉巴力,
17又使他們的兒女經火,用占卜、行法朮賣了自己,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惹動他的怒氣。
18所以,耶和華向以色列人大大發怒,從自己面前趕出他們,只剩下猶大一個支派。
19猶大人也不遵守耶和華他們上帝的誡命,隨從以色列人所立的條規。
20耶和華就厭棄以色列全族,使他們受苦,把他們交在搶奪他們的人手中,以致趕出他們離開自己面前。
21將以色列國從大衛家奪回﹔他們就立尼八(Nebat)的兒子耶羅波安(Jeroboam)作王。耶羅波安引誘以色列人不隨從耶和華,陷在大罪里。
22以色列人犯耶羅波安所犯的一切罪,總不離開,
23以致耶和華從自己面前趕出他們,正如借他仆人眾先知所說的。這樣,以色列人從本地被擄到亞述,直到今日。

耶十六:10-13

10你(耶利米)將這一切的話指示這百姓,他們問你說:‘耶和華為什么說,要降這大災禍攻擊我們呢?我們有什么罪孽呢?我們向耶和華我們的上帝犯了什么罪呢?'
11你就對他們說,耶和華說:‘因為你們列祖離棄我,隨從別神,事奉敬拜,不遵守我的律法。
12而且你們行惡比你們列祖更甚﹔因為各人隨從自己頑梗的惡心行事,甚至不聽從我。
13所以我必將你們從這地趕出,直趕到你們和你們列祖素不認識的地,你們在那里必晝夜事奉別神,因為我必不向你們施恩。'


以斯拉在開始的時候沒有那么長篇大論說以色列人的罪,他只提到他們的罪是何等的重,以致落到今日的光景:“因我們的罪孽(iniquity),我們和君王、祭司都交在外邦列王的手中,殺害、擄掠、搶奪、臉上蒙羞,正如今日的光景。”


B。感恩(拉九:8-9)

“現在耶和華我們的上帝暫且施恩與我們,給我們留些逃脫的人(remnant),使我們安穩如釘子,釘在他的聖所,我們的上帝好光照我們的眼目,使我們在受轄制之中稍微復興。我們是奴仆,然而在受轄制之中,我們的上帝仍沒有丟棄我們,在波斯王眼前向我們施恩,叫我們復興,能重建我們上帝的殿,修其毀壞之處,使我們在猶大和耶路撒冷有牆垣。”

雖然猶太人罪孽深重,上帝卻沒有照著約文 - “遵行誡命蒙福,違命必受咒詛”(申二十七和二十八章)把以色列人完全消滅。他施恩憐憫他們,給他們留下余種。“余種”出現在中文聖經三次:

創四十五:7  上帝差我在你們以先來,為要給你們存留余種(posterity)在世上,又要大施拯救,保全你們的生命。

賽一:9  若不是萬軍之耶和華給我們稍留余種(remnant),我們早已象所多瑪、蛾摩拉的樣子了。

羅九:29  又如以賽亞先前說過:“若不是萬軍之主給我們存留余種,我們早已象所多瑪、蛾摩拉的樣子了。”

“余種”的原文是 (remnant,escape,deliverance 留下,剩下,逃脫,拉九:8,13,14,15)或 (remnant,remain,存留,剩下,耶四十二:17,四十四:14)或   or (remnant,余剩,拉一:4,九:8,九:14,15,耶二十三:3) 。

在以斯拉這篇禱文里,他就用了不同“余種”的原文字,他深知若不是上帝的施恩,他們絕對不會存留到今天。

上帝施恩的結果是怎樣的?

“使我們安穩如釘子,釘在他的聖所,我們的上帝好光照我們的眼目,使我們在受轄制之中稍微復興。我們是奴仆,然而在受轄制之中,我們的上帝仍沒有丟棄我們,在波斯王眼前向我們施恩,叫我們復興,能重建我們上帝的殿,修其毀壞之處,使我們在猶大和耶路撒冷有牆垣。”

“安穩如釘子”是舊約常用的一種圖像文字,表示以色列有上帝的眷顧,永不動搖,如:

傳十二:11 智慧人的言語好象刺棍﹔會中之師的言語又象釘穩的釘子,都是一個牧者所賜的。

賽二十二:20-25 “20到那日,我必召我仆人希勒家的兒子以利亞敬來,21將你的外袍給他穿上,將你的腰帶給他系緊,將你的政權交在他手中,他必作耶路撒冷居民和猶大家的父。22我必將大衛家的鑰匙放在他肩頭上,他開,無人能關﹔他關,無人能開。23我必將他安穩,象釘子釘在堅固處。他必作為他父家榮耀的寶座。24他父家所有的榮耀,連兒女帶子孫,都挂在他身上,好象一切小器皿,從杯子到酒瓶挂上一樣。”25萬軍之耶和華說:“當那日,釘在堅固處的釘子必壓斜,被砍斷落地﹔挂在其上的重擔必被剪斷。”因為這是耶和華說的。

賽四十一:7 木匠勉勵銀匠,用錘打光的勉勵打砧的,論焊工說:“焊得好!”又用釘子釘穩,免得偶象動搖。

耶十:4  他們用金銀妝飾它,用釘子和錘子釘穩,使它不動搖。


“我們的上帝好光照我們的眼目,使我們在受轄制之中稍微復興。” --  這樣說有如祭司給以色列人的祝福,民六:25 “愿耶和華使他的臉光照你,賜恩給你。”以色列人受到耶和華的懲罰,被外邦國欺凌,受擄至外邦,但耶和華因著他的慈愛,紀念與他們列祖所立的約,使他們在受轄制之中稍微復興。還記得我在上一課所畫的圖片嗎?



“我們是奴仆,然而在受轄制之中,我們的上帝仍沒有丟棄我們,在波斯王眼前向我們施恩,叫我們復興,能重建我們上帝的殿,修其毀壞之處,使我們在猶大和耶路撒冷有牆垣。” --  “復興”這個字在這里用了兩次,原文是 (Michyah,英文 reviving,preserve life),來自另一個字 (Chayah,英文 to live,to have life),都是與生命有關。這是靈命的“復興”,是上帝所作的工。這句話可以作為《以斯拉記》第一章至第七章的概要,從波斯王塞魯士(Cyrus king of Persia 或古列 Cyrus II,公元前559年-前529年)下詔,允許猶太人從被擄之地巴比倫歸回巴勒斯坦,聖殿重建和落成為止(大利烏王,Darius I,522BC-486BC,第六年)。


C。再次認罪(拉九:10-12)

“我們的上帝啊,既是如此,我們還有什么話可說呢?因為我們已經離棄你的命令,就是你借你仆人眾先知所吩咐的說:你們要去得為業之地是污穢之地,因列國之民的污穢和可憎的事,叫全地從這邊直到那邊滿了污穢。所以不可將你們的女兒嫁他們的兒子﹔也不可為你們的兒子娶他們的女兒。永不可求他們的平安和他們的利益,這樣你們就可以強盛,吃這地的美物,并遺留這地給你們的子孫永遠為業。”

在拉九:6-7 的第一次認罪里, 以斯拉只提到他們的罪是何等的重,以致落到今日的光景:“因我們的罪孽(iniquity),我們和君王、祭司都交在外邦列王的手中,殺害、擄掠、搶奪、臉上蒙羞,正如今日的光景。”現在以斯拉在耶和華面前清楚地說出猶太人所犯的罪。什么罪?就是上一課那些猶太人首領告訴以斯拉,說:“以色列民和祭司并利未人,沒有離絕迦南人(Canaanites)、赫人(Hittites)、比利洗人(Perizzites)、耶布斯人(Jebusites)、亞捫人(Ammonites)、摩押人(Moabites)、埃及人(Egyptians)、亞摩利人(Amorites),仍效法這些國的民,行可憎的事。因他們為自己和兒子娶了這些外邦女子為妻,以致聖潔的種類和這些國的民混雜,而且首領和官長在這事上為罪魁。”(拉九:1-2) 我還引用了許多經文,如出二十三:23-33,申七:1-26,利十八:3-4,利十八:22,26-30,申十七:2-13,申十八:9-13,申二十:17-18,王上十四:21-24,王下十六:1-4,王下十七:6-18,代下三十六:11-17。

我還解釋什么是可憎的事:

。。波斯帝國統治下的巴勒斯坦是否還有異族使他們的兒女經火,占卜、觀兆、用法朮、行邪朮、用迷朮、交鬼、行巫朮、過陰。。。我們不知道。行聖殿奉獻禮的時候,拉六:21 說 “從擄到之地歸回的以色列人,和一切除掉所染外邦人污穢、歸附他們、要尋求耶和華以色列上帝的人,都吃這羊羔。。”《以斯拉記》似乎著重在猶太人和一些領袖為自己和兒子娶了異族的女子為妻,后果會像申七:4 說的,“因為他必使你兒子轉離不跟從主,去事奉別神,”還有出三十四:15-16 “。。百姓隨從他們的神,就行邪淫,祭祀他們的神,有人叫你,你便吃他的祭物﹔又為你的兒子娶他們的女兒為妻,他們的女兒隨從他們的神,就行邪淫,使你的兒子也隨從他們的神行邪淫。”耶和華是聖潔的,所以他所揀選的民亦當分別為聖,不可效法異族的惡俗,沾染他們的污穢。。。

現在以斯拉是引用出三十四:16 “又為你的兒子娶他們的女兒為妻,他們的女兒隨從他們的神,就行邪淫,使你的兒子也隨從他們的神行邪淫。”申七:3-4  “不可與他們結親,不可將你的女兒嫁他們的兒子﹔也不可叫你的兒子娶他們的女兒,因為他必使你兒子轉離不跟從主,去事奉別神,以致耶和華的怒氣向你們發作,就速速地將你們滅絕。”申二十三:6 “你一生一世永不可求他們的平安和他們的利益。”申十二:28-31 “你要謹守聽從我所吩咐的一切話,行耶和華你上帝眼中看為善看為正的事,這樣,你和你的子孫就可以永遠享福。耶和華你上帝將你要去趕出的國民從你面前剪除,你得了他們的地居住,那時就要謹慎,不可在他們除滅之后,隨從他們的惡俗,陷入網羅,也不可訪問他們的神說:‘這些國民怎樣事奉他們的神,我也要照樣行。’你不可向耶和華你的上帝這樣行,因為他們向他們的神行了耶和華所憎嫌所恨惡的一切事,甚至將自己的兒女用火焚燒,獻與他們的神。”

這些都是上帝過去借著他的仆人眾先知吩咐以色列人要遵行的命令典章。


D。祈求上帝憐憫(拉九:13-15)

“上帝啊,我們因自己的惡行和大罪,遭遇了這一切的事,并且你刑罰我們輕于我們罪所當得的,又給我們留下這些人(remnant)。我們豈可再違背你的命令,與這行可憎之事的民結親呢?若這樣行,你豈不向我們發怒,將我們滅絕,以致沒有一個剩下逃脫的人嗎(remnant)?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啊!因你是公義的,我們這剩下的人(remnant)才得逃脫,正如今日的光景。看哪!我們在你面前有罪惡,因此無人在你面前站立得住。”

猶太人落到這種行惡,罪惡滔天,離棄耶和華的光景,如果還不知罪悔改,可以想象上帝將會怎樣刑罰他們:波斯政權可能一改他們的寬容政策,把猶太人的重建聖殿,修筑城牆,看作是以前那些猶太人的敵人(撒馬利亞人)在奏本上所說的,“王該知道,從王那里上到我們這里的猶大人,已經到耶路撒冷重建這反叛惡劣的城,筑立根基,建造城牆。如今王該知道,他們若建造這城,城牆完畢,就不再與王進貢、交課、納稅,終久王必受虧損。我們既食御鹽,不忍見王吃虧,因此奏告于王。”(拉四:12-14)也許會把他們逐出耶路撒冷。。。或 再次允許類似《以斯帖記》里的波斯王亞哈隨魯(希伯來名:Ahasuerus﹔希臘名:薛西 Xerxe,485BC - 465BC)在位年間,讓“猶大人的仇敵”哈曼的陰謀得逞,滅絕猶大人。。。 所以以斯拉說:“我們豈可再違背你的命令,與這行可憎之事的民結親呢?若這樣行,你豈不向我們發怒,將我們滅絕,以致沒有一個剩下逃脫的人嗎(remnant)?”

為什么以斯拉說:“因你是公義的,我們這剩下的人(remnant)才得逃脫,正如今日的光景。看哪!我們在你面前有罪惡,因此無人在你面前站立得住。”公義的上帝看到猶太人的犯罪作惡,冥頑不靈,不是更應該刑罰他們嗎?區應毓博士在《以斯拉記》(天道聖經注釋》(2002年)這樣解釋:

。。以斯拉以耶和華“立約之神”的專稱向神呼求,懇求神記念他向列祖所立的約(利二十六:44)。耶和華神“是信實的”,也是“守約施慈愛”的(申七:9、12)。申命記的經文明顯地將耶和華的名字與“聖約”和“慈愛”串聯在一起。基于神忠誠不變的慈愛,他會為以色列民存留剩余之民,因為他公義的本性必要成全他的旨意(賽九:7)。神的公義涵蓋了法律上的公平 -- 他是正直的(申三十二:4,詩一百十九:137),宗教上的獨一 -- 他是聖者(賽五:16,“因公義顯為聖”),道德上的忠誠 -- 他是信實的(賽四十八:1),救贖上的稱義 -- 他是拯救者(賽五十三:11)。以斯拉以他的公義作為禱告的中心,懇求神因著他的公義施行救贖(出九:27,尼九:33)。(完)

正如約壹一:9-10 “我們若認自己的罪,上帝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我們若說自己沒有犯過罪,便是以上帝為說謊的,他的道也不在我們心里了。”道理是一樣的。

我們也可以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以斯拉的禱告。上帝是公義的,絕對沒有錯。以斯拉懇求上帝因著他的公義施行救贖,有這種可能性。但在他的禱文裡,他並沒有直接呼求耶和華救贖他們,他一直在認罪。上帝是公義的,即使上帝要懲罰他們,他們也是罪有應得。他不強求上帝的救贖,救贖與否是上帝的特權。他把上帝當得的榮耀歸給他,而不是想從上帝那裡“賺取”或“換取”什麼。這是真正的敬拜。


這是以斯拉在眾人面前向上帝祈求的禱文。這也是一種“教導式”或“講道式”的祈禱,叫聽了的人也得到造就。在《詩篇》和《尼希米記》第九章 5-37節的禱文,我們都可以發現這類的祈禱。


以斯拉禱告,認罪后,結果會怎樣?我們下一課再見。


默想:

“我的上帝啊,我抱愧蒙羞,不敢向我上帝仰面,因為我們的罪孽滅頂,我們的罪惡滔天。從我們列祖直到今日,我們的罪惡甚重。因我們的罪孽,我們和君王、祭司都交在外邦列王的手中,殺害、擄掠、搶奪、臉上蒙羞,正如今日的光景。”(拉九:6-7)

誰需要來到上帝面前?是這些“罪孽滅頂。。罪惡滔天。。罪惡甚重。。”的猶太人嗎?

我們不是什么“罪孽滅頂。。罪惡滔天。。罪惡甚重。。”的人,是否就不需要他呢?


“Who’s there? - A poor Sinner”
 

有故事說:從前有一個哈普斯堡(Hapsburg)皇帝,名叫弗朗茨﹒約瑟夫(Franz Josef),他去世后,准備埋葬在維也納的 Capuchin 修道院 (monastery in Vienna)。當送葬行列來到修道院關閉著的大門前,傳令官上前敲門。里頭傳出修道院長的聲音:“誰在敲門?”

傳令官高聲說:“我是弗朗茨﹒約瑟夫(Franz Josef),奧地利皇帝,匈牙利國王。

修道院長回答:“我不認識你,再告訴我你是誰。”

“我是弗朗茨﹒約瑟夫,奧地利的皇帝,匈牙利的國王,波希米亞(Bohemia),加利西亞(Galicia),Lodomeria 和達爾馬提亞(Dalmatia),特蘭西瓦尼亞(Transylvania),Margrave of Moraviam 公爵,施蒂里亞(Styria)和 和科林西亞(Corinthia)的公爵。。。”

修道院長又說:“我們還是不知道你是誰。你是誰?”

于是傳令官跪下,說:“我是弗朗茨﹒約瑟夫,一個可憐的罪人,謙卑地乞求上帝的慈悲。”

“你進來吧,”院長說。門就打開了。


我們每一個人,不分男女老少,貧富貴賤,在上帝面前都是罪人。


這個傳統儀式流傳下來,稱為 “敲門儀式 Knocking Ceremony” (Anklopfzeremonie)。在 2011年七月16日,奧地利最后一個皇帝奧托﹒馮﹒哈布斯堡(Otto von Habsburg, Sohn of the Blessed Karl)駕崩后,送葬行列來到聖斯蒂芬大教堂(St. Stephan’s Cathedral)靈柩置放之處,這個儀式重演在大家面前。請看以下視頻(mp4 格式,約 4 分鐘,25 MB):

 

敲門儀式 Knocking Ceremony(請點擊播放)

英文翻譯:

(the Master of Ceremony knocked the door thrice)

Prior: Who desires entry?

MC: Otto of Austria; once Crown Prince of Austria-Hungary; Royal Prince of Hungary and Bohemia, of Dalmatia, Croatia, Slavonia, Galicia, Lodomeria and Illyria; Grand Duke of Tuscany and Cracow; Duke of Lorraine, Salzburg, Styria, Carinthia, Carniola and the Bukowina; Grand Prince of Transylvania, Margrave of Moravia; Duke of Upper and Lower Silesia, of Modena, Parma, Piacenza, Guastalla, of Oświęcim and Zator, Teschen, Friaul, Dubrovnik and Zadar; Princely Count of Habsburg and Tyrol, of Kyburg, Gorizia and Gradisca; Prince of Trent and Brixen; Margrave of Upper and Lower Lusatia and Istria; Count of Hohenems, Feldkirch, Bregenz, Sonnenburg etc.; Lord of Trieste, Kotor and Windic March, Grand Voivod of the Voivodeship of Serbia etc. etc.

Prior: We do not know him.

(The MC knocks thrice)

Prior: Who desires entry?

MC: Dr. Otto von Habsburg, President and Honorary President of the Paneuropean Union, Member and quondam President of the European Parliament, honorary doctor of many universities, honorary citizen of many cities in Central Europe, member of numerous venerable academies and institutes, recipient of high civil and ecclesiastical honours, awards, and medals, which were given him in recognition of his decades-long struggle for the freedom of peoples for justice and right.

Prior: We do not know him.

(The MC knocks thrice)

Prior: Who desires entry?

MC: Otto, a mortal and sinful man.

Prior: Then let him come in.


總之,在上帝面前,人人平等,大家都是罪人,“你們得救是本乎恩,也因著信。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上帝所賜的﹔也不是出于行為,免得有人自夸。”(弗二:8-9)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