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頁

疑難解答(十一)

“我所說的是我不明白的。。我問你,求你指示我。”- 伯四十二:3 - 4

題數 經文 問題 疑難解答
       
   

返回疑難解答。。。(問題一至六)

(一)
   

返回疑難解答。。。(問題七至十一)

(二)
   

返回疑難解答。。。(問題十二至十六)

(三)
   

返回疑難解答。。。(問題十七至二十)

(四)
   

返回疑難解答。。。(問題二十一至二十五)

(五)
   

返回疑難解答。。。(問題二十六至三十)

(六)
   

返回疑難解答。。。(問題三十一至四十一)

(七)
   

返回疑難解答。。。(問題四十二至五十三)

(八)
   

返回疑難解答。。。(問題五十四至六十一)

(九)
   

返回疑難解答。。。(問題六十二至七十二)

(十)
73  

有人在網絡上駁了您的文章, 無知子無知, 但抱慕道的心, 請問老師如何解釋?

以下為引文:


耶教信 眾常常吹噓有多少考古“証據”“証明”《聖經》的內容是真的,這實在是莫名奇妙,因為一般舊約史或《聖經》以色列史都坦承欠缺考古証據,例如布賴特著、蕭 維元譯、基督教文藝出版社出版的《以色列史》57 頁提到:“要把以色列起源的歷史,真是當寫歷史般寫出來,是不可能的。因為從考古學和《聖經》本身而來的証據,都很有限”﹔談到出埃及記都坦承沒有考古証 據,只以“以色列人在埃及做奴隸是一件不光彩的事,一個民族不會杜撰一段不光彩的歷史”為由,說這樣的記載已有足夠的說服力云云。摩西甚或喬舒亞年代也沒 有考古証據,更遑論族長或更早的年代。最近看到一個專門吹噓“《聖經》考古証據”網頁:《石頭還在呼喊!(舊約篇)》  便忍不住捧腹大笑,那網頁的所謂考古証據充其量只是背景証據,亦即充其量只能証明聖經有可能不假,如果這些考古發掘都可以“証明”聖經真實,則一件康熙御璽便可証明韋小寶真有其人,《鹿鼎記》是歷史了。

最令人發噱的是《約瑟在埃及》分頁 說:
在 諸多文明古國里,埃及算是一個最特別的國家- 從主前3000年開始,她的每一位法老的名字都被准確地記錄下來。奇怪的是,從主前1730年至主前1580年,埃及的這段歷史卻是空白的。究竟發生的什 么事呢?原來埃及在這段時間,被外族Hyksos 許克所斯所侵占。約瑟入埃及的事跡就是發生在這個時候。

該文作者(相信是 位“學者”)的穿鑿附會功力真令人目瞪口呆,竟然能夠從 Hyksos 人入侵埃及便幻想到“埃及的這段歷史卻是空白的”,其實埃及無論被許克所斯侵占還是被波斯或馬其頓侵占期間,從沒有試過“歷史空白”(中國的元朝也是外族 侵占,期間有歷史記載吧?),但奇怪的是他跟著說約瑟在埃及作宰相的事時,指出是 Hyksos 入侵期間的同時又提到在位的法老王的名字--很可能是 Sesostris III。他完全忘記了自己曾說過“埃及的這段歷史卻是空白的”,有時吹牛太厲害便難免會有疏忽,露出馬腳,所以《聖經》有那么多自相矛盾之處。其實 Hyksos 入侵期間的古埃及王表從未間斷,而該作者所舉出的 Sesostris III 法老亦非 Hyksos 王朝的人。如有興趣看看 Hyksos 王朝的王表,請 click 入以下網頁:

http://members.aol.com/egyptmous1/chrono.html#15th

最 令人拜服得五體投地的是該文作者暴露了《聖經》的其中一個死穴還懵然不知。。。。

(十一)
74  

有人問:pcchong,您好!
> > >
> > > 可是如果基督不上升為哲學就無法與現代科學和時代進步相配,很難進入大學講堂,而且也被知識分子拋棄,就像美國現在的情況。那么試問如果不將基督哲學化,如何將其世代流傳,緊靠傳教士嗎?你不覺得現在傳教士只能在愚昧、未接觸到科學的地區傳教順利嗎?如果不承認這個實事,那就是在自欺欺人。如果將基督哲學化,它就能在時代里最有知識和頭腦的知識分子中間傳播。反正不管你承不承認,現在和未來的社會的發展及方向必然由那些知識分子所指導。如果基督精神為他們所推崇,必然成為人類發展的主流,那時不正是耶穌基督所期望的嗎?如果不將其哲學化,終將被時代拋棄,到那時豈不是人類的悲哀?況且,不得不承認,基督里面確實含有深奧的哲學,為了對人類的負責,必須將其抽象和升華出來,而不能停留在某個聖徒教條的書里面。
> > >

(十一)
75  

我是一名學生。最近報章登載了一位受人尊敬的校長的文章《尊重信仰》。原本打算在年底受洗,但因為父母
都是燒香拜神,現在我感到很迷惑,不知何去何從。有人可以給我釋疑解惑嗎?


《尊重信仰》全文:

每天我們在學校里念信約,強調的是對各族言語宗教的尊重、容忍和諒解。

不久前讀到海峽時報記者的文章,談及家庭里的宗教沖突。話說她的母親買了一袋香燭冥紙,叫她的弟弟幫忙提攜。但弟弟一口拒絕,說自己是教徒,不可提取香燭。記者也舉出好些例子,說出在今日華人家庭里,兩代之間常因為宗教信仰不同而產生沖突。可是,這種事情卻不會發生在馬來同胞的家庭,因為他們從小就開始傳承父母的宗教信仰,是信仰維系他們的家庭凝聚與和諧。。。。。。。。。

(十一)
76  

看到以下這篇文章,知識有限,不知如何是好,請老師解答:(全文有很多廣東詞匯)

===============

「上帝的存在」這個話題恐怕經已講到厭矣,今次小弟嘗試根據聖經提供的資料,探討一下「撒但背叛」的疑點。

首先,本文是以推理方式進行探索,當說到「不可能」或「不會」時,是指事理上之不可能,而非邏輯上之不可能。

傳說撒但本名路西弗(Lucifer),曾是位居要職的天使長,在上帝創造伊甸園之前已然造反,后來他引誘夏娃吃禁果,我們連坐成了罪人。

從基督教的基本教義、概念中,我們可作下列陳述:
A。上帝不可能被毀滅、禁錮、解除力量。
B。上帝的地位不可能被超越。
C。撒但擁有很高的力量,但其力量低于上帝。
D。撒但擁有高于人類的智慧。

。。。。。。。。

(十一)
77  

您如果英文好就更好了。我有一個問題。我現在正在讀中英文聖經並且逐節背誦,但背到“創世紀”2:5時出現了問題。
 
中文聖經是由英文聖經翻譯過來的,“創世紀”2:4之前的題目“伊甸園”其實真正翻譯過來是“創世的另一個紀錄”,也就是說1章是關於創世的一個紀錄,而2:4以後是關於創世的另外一個記錄。但我覺得這兩個記錄好像有矛盾。1:6-13婸﹞W帝造了植物:“地產生了...植物”,然後上帝再造的人,但2:5堳o說開始是“野地還沒有草木”(按原文翻譯是“地媮晲S有田野的植物”),然後上帝造人,仔細讀這段,好像應該是上帝先造人後造植物,跟1章的關於創世的第一個記錄有衝突矛盾,如果聖經真是上帝啟示人寫的,難道上帝會啟示人寫兩個不同的創世記錄?兩個記錄只可能有一個是對的,這樣一來聖經豈不是有錯嗎?難道寫聖經的人只是通過道聼塗説寫出來的,他聽說了兩個不同版本的創世記記錄?

如果您能回答我的問題,我很高興,但如果不能,希望不要作出牽強的回答,我希望得到真實的回答。

這個問題很影響我對聖經對上帝的信心,使我很痛苦,我希望有一天這個問題能得到解決。信不能是盲目的,而應當是真實的,不能不懂裝懂,如果您不能回答這個問題,也希望能為此禱告,我也為此禱告,也許上帝會幫助你和我,如果有這個上帝。我開始懷疑聖經,除非這個問題得到解決。

(十一)
   

更多疑難。。。(問題七十八至一百零一)

(十二)
   

更多疑難。。。(問題一百零二至一百十三)

(十三)
   

更多疑難。。。(問題一百十四至一百三十)

(十四)
   

更多疑難。。。(問題一百三十一至一百四十七)

(十五)
   

更多疑難。。。(問題一百四十八至 一百五十一)

(十六)
   

更多疑難。。。(問題一百五十二至 一百六十六)

(十七)
   

更多疑難。。。(問題一百六十七至 一百八十)

(十八)
   

更多疑難。。。(問題一百八十一至 一百九十一)

(十九)
   

更多疑難。。。(問題一百九十二至 二百二十七)

(二十)
   

更多疑難。。。(問題二百二十八至二百五十)

(二十一)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

73。問:有人在網絡上駁了您的文章, 無知子無知, 但抱慕道的心, 請問老師如何解釋?

    以下為引文:

    耶教信 眾常常吹噓有多少考古“証據”“証明”《聖經》的內容是真的,這實在是莫名奇妙,因為一般舊約史或《聖經》以色列史都坦承欠缺考古証據,例如布賴特著、蕭維元譯、基督教文藝出版社出版的《以色列史》57 頁提到:“要把以色列起源的歷史,真是當寫歷史般寫出來,是不可能的。因為從考古學和《聖經》本身而來的証據,都很有限”﹔談到出埃及記都坦承沒有考古証 據,只以“以色列人在埃及做奴隸是一件不光彩的事,一個民族不會杜撰一段不光彩的歷史”為由,說這樣的記載已有足夠的說服力云云。摩西甚或喬舒亞年代也沒 有考古証據,更遑論族長或更早的年代。最近看到一個專門吹噓“《聖經》考古証據”網頁:《石頭還在呼喊!(舊約篇)》  便忍不住捧腹大笑,那網頁的所謂考古証據充其量只是背景証據,亦即充其量只能証明聖經有可能不假,如果這些考古發掘都可以“証明”聖經真實,則一件康熙御璽便可証明韋小寶真有其人,《鹿鼎記》是歷史了。

    最令人發噱的是《約瑟在埃及》分頁 說:在諸多文明古國里,埃及算是一個最特別的國家- 從主前3000年開始,她的每一位法老的名字都被准確地記錄下來。奇怪的是,從主前1730年至主前1580年,埃及的這段歷史卻是空白的。究竟發生的什 么事呢?原來埃及在這段時間,被外族Hyksos 許克所斯所侵占。約瑟入埃及的事跡就是發生在這個時候。

    該文作者(相信是 位“學者”)的穿鑿附會功力真令人目瞪口呆,竟然能夠從 Hyksos 人入侵埃及便幻想到“埃及的這段歷史卻是空白的”,其實埃及無論被許克所斯侵占還是被波斯或馬其頓侵占期間,從沒有試過“歷史空白”(中國的元朝也是外族 侵占,期間有歷史記載吧?),但奇怪的是他跟著說約瑟在埃及作宰相的事時,指出是 Hyksos 入侵期間的同時又提到在位的法老王的名字--很可能是 Sesostris III。他完全忘記了自己曾說過“埃及的這段歷史卻是空白的”,有時吹牛太厲害便難免會有疏忽,露出馬腳,所以《聖經》有那么多自相矛盾之處。其實 Hyksos 入侵期間的古埃及王表從未間斷,而該作者所舉出的 Sesostris III 法老亦非 Hyksos 王朝的人。如有興趣看看 Hyksos 王朝的王表,請 click 入以下網頁:

    http://members.aol.com/egyptmous1/chrono.html#15th

    最令人拜服得五體投地的是該文作者暴露了《聖經》的其中一個死穴還懵然不知,這個死穴就是滅世大洪水與其它地區的歷史記載有沖突!他告訴讀者埃及“從主前 3000年開始,她的每一位法老的名字都被准確地記錄下來”而直到“主前1730年至主前1580年”才因為 Hyksos 人入侵而中斷(其實沒有中斷,見上文),而約瑟則在“主前1730年至主前1580年”在埃及當宰相,就當約瑟在“主前1730年”在埃及當宰相,根據由 這年計出“挪亞大洪水”約在公元前 2,320 年:

洪水以后二年,閃生了亞法撒
亞法撒三十五歲生色拉
色拉三十歲生希伯
希伯三十四歲生法勒
法勒三十歲生拉吳
拉吳三十二歲生西鹿
西鹿三十歲生拿鶴
拿鶴二十九歲生他拉
他拉七十歲生埃布爾蘭(后改名亞伯拉罕)(以上出自創 11:10-26)
亞伯拉罕年一百歲生艾薩克(創 21:5)
艾薩克六十歲生雅各布(創 25:26)
雅各布一百三十歲入埃及(創 47:9)
2+35+30+34+30+32+30+29+70+100+60+130=582,共 582 年,582+1730 年=2,312 年,慷慨點大贈送多八年,即公元前 2,320 年。

    但該文作者明明說了古埃及“從主前3000年開始,她的每一位法老的名字都被准確地記錄下來”,也就是說古埃及在公元前 2,320 年沒有遇上滅世大洪水!滅世大洪水純屬虛構!

------------------------------
    該文作者等于在說:“聖經絕對是假的,所以聖經絕對是真的!”

------------------------------
    光明頂大牧師為了維護“聖經記錄的是上帝的話,一句頂萬句,句句是真理……聖經的作者有四十几位,但是實際作者只有一個,那就是上帝……”,在他的《駁斥方舟子的“錯誤百出的聖經”》

( http://www.geocities.com/Athens/Bridge/6988/an1.htm )中作出如下的辯護:

    創世記第一章是記載詩人對創造的概略看法。首先要了解妯當年的聖經作者妯不是科學家。他的目的妯是要表現神說有就有妯命立就立的特征。次序問題不是詩人的重 點。關于方先生提出的次序妯創世記確實是這么寫的。〉第一章孟天地光→空氣水→植物→日月星→動物→人(有男有女)并且其中已經有問題孟為什么植物在沒有日月星之前就被造了孤我個人覺得詩人一定是觀察當時的情形寫的。也就是說妯在第六章諾亞洪水之前妯地球被一層厚厚的云遮蔽妯沒有人看見過日月星。所以詩人 就用他的觀察所得妯寫下了當時人所了解的事實。

    “記載詩人對創造的概略看法”、“詩人一定是觀察當時的情形寫的”、“詩人就用他的觀察所得,寫下了當時人所了解的事實”,斷言《聖經》是人根據自己想象或觀察寫成,斷然否定《聖經》是神默示寫成!但他反駁方舟子明明就是為了維護 “《聖經》是神默示寫成”。他等于在說:

    “《聖經》是人用自己觀察所得,寫下自己所了解的事實,絕對并非神默示寫成,所以《聖經》絕對是神默示寫成!”

------------------------------------
    值得注意的是這兩篇高論被眾多基督徒視為瑰寶,在網絡上被包括“網絡基督使團”(ccim)及“基督徒生活網”(cclw)等著名基督教網站在內的眾多網站 轉載,而“前輩光明頂牧師”的《駁斥方舟子的“錯誤百出的聖經”》更被奉為反駁方舟子《錯誤百出的聖經》的圭皋,而上述的那段“《聖經》并非神默示寫成” 的宣言在廣泛刊登數年(最初刊登時應該還是二十世紀的事)之后,在該兩大網站最近刊登的修訂版中仍被保留原封不動成為 model answer!其實,《聖經》百孔千瘡,錯謬百出,沒有“聖經是假的,所以聖經是真的!”這樣的推理能力,根本絕不可能“相信”《聖經》!

答:(一)為什么我說主前1730 - 1580年埃及的這段歷史是空白的?理由很簡單,這是埃及歷史上的第二個中期時代(Second Intermediate Period)。許克斯人在這期間以馬拉的戰車侵入,奪去埃及人的主動權。這短短150年里,就是十三至十七朝(13rd to 17th Dynasty),是個很混亂的時代。我們對13 朝所知不多,有說跟12 或14 朝同期﹔16朝有說和14 、15朝同期。在位的法老很多,單單14朝就有50個(?)法老,每個執政的平均年數不到兩、三年。我們雖然有他們的名字,但除了6 - 7個我們稍微有點資料外,其他的就一無所知,有時連在位的次序都不肯定。與這個中期時代之前的中王朝時期(Middle Kingdom Period) 和之后的新王朝時期(New Kingdom Period)所擁有的詳細記錄相比,這樣的歷史記錄跟“空白”也相差不遠吧。

(二)雖然埃及史書沒有“明文”記載雅各和約瑟入埃及,為什么聖經學者認為這起事件最有可能發生在第二個中期時代或不久之前的十二朝?我曾上著名的古埃及學家 Prof Alan Millard 的几堂課,他是英國利物浦大學的希伯來文和閃文專家,對古代近東的考古資料有很丰富的學識。他時常提醒他的學生:“Absence of evidence is not evidence of Absence。”大意是“(在考古學的研究里)沒有証據并不等于不存在。” 他的同僚Prof K A Kitchen 在 2003年出版了一本書,名為“On the Reliability of the Old Testament”,這是從古代經外文獻所提供的資料,証明或推斷舊約的可靠性。我寧可相信這些專家的說法(Prof Alan Millard 能夠讀寫埃及象形文字和巴比倫的楔形文字,他希望有生之年能看到摩西從上帝手中接過來的兩塊法版,他要看法版上的十誡原文。),好過聽外行人的胡扯。我就借用此書的一些資料與大家分享:

A。從1936年出土的馬里(Mari)巨大文物儲藏庫的泥版,我們知道族長的名字如雅各、以撒、以實瑪利、約瑟,是那代頗流行的名字,絕對不是虛構的。

B。遠自主前3000年,埃及尼羅河三角洲就已經吸引臨近區域如迦南的人,但人數還不多,因為埃及人并不是很歡迎這些訪客,時常在邊境設立堡壘限制外人的闖入。在飢荒的日子,外人到來買糧則另當別論,創世紀十二章記載了因飢荒甚大,亞伯拉罕下埃及的故事。來到第一個中期時代(2250 - 2000BC),由于缺乏一個強大的中央政府,埃及有了一段不穩定的動蕩時期,亞洲人開始大量涌入。接著就是中王朝時期(2000 - 1780BC),也就是第 12 朝,在亞門希密一世(Amenemhat I)的帶頭下,埃及把疆土擴展,開發西乃半島上的礦產,需要大量的廉價勞工,埃及與近東地區就有廣泛的接觸,貝利哈臣(Beni - Hasan)的墓壁畫描繪了埃及與迦南和亞拉伯一 帶閃族人的貿易關系。以后的蘇撒斯三世(Sesostris III, 1878 - 1841BC)重整王權,鞏固了中央政府,勢力影響遠至巴勒斯坦的示劍(Shechem),政治和社會的改革為國家帶來某種程度上的穩定。有一個不可否認的事實,整個中王朝時期,埃及在亞洲處的邊防都很薄弱,外族人很容易就渡過邊境,進入埃及,是引起王朝后期政治動亂的一個主要因素,以致后來外侮頻仍,最終落入許克斯人的手中。

為什么有的聖經學者把約瑟的在埃及放在蘇撒斯三世的統治時期?這是根據出埃及早年派的說法推算出來的。早年派根據王上六:1 以色列人出埃及至所羅門作王第四年開始建造聖殿(966BC)所相隔的 480年,計算出埃及的時候為 1446 BC。再根據出十二:40 以色列人在埃及為奴的年數(430年),得到雅各和他的家人下埃及的時候為 1876BC。再加上在波提乏家中、獄中、丰收的年數,得到1898 BC 約瑟被賣下埃及的時候。所以,約瑟在埃及的那段時間約略是在蘇撒斯二世(1897 - 1878BC) 和三世(1878 - 1841BC) 在位的時候。以色列人為奴的 430年貫穿了整個中王國的后半期、第二個中期時代,和新王國的一部分。

為什么有的聖經學者把約瑟的在埃及放在許克斯牧羊王朝的第二中期時代呢?這是根據出埃及晚年派的說法推算的。與早年派比較,所有時間押后約190年(出埃及在約 1260/50 BC,請參考《以色列人出埃及時的法老王是誰?》一文 ),也就是在許克斯人統治埃及的時候了。

C。上一、兩個世紀的考古學發現,如1849年在尼尼微出土的亞述巴尼帕圖書館、1887年的亞瑪拿石版、1889年的尼普爾(Nippur)楔形文字古物、1906年在波赫撒該發現的赫人文物儲藏庫、1925年在努斯的一批石版、1929 年的烏加列重要文字記載、1936年馬里的巨大文物儲藏庫、1947年的死海古卷。。都給我們提供許多經外文獻和有輔助作用的古物,証明聖經的記載是可靠的。其實,從聖經里許多“芝麻綠豆”的記載,往往更能叫我們看到它不是虛構的。譬如:

約瑟被賣到埃及,價錢是 20 舍客勒(創三十七:28)。根據上述的資料,這正好是主前18世紀奴隸的價錢﹔漢模拉比(Hammurabi)法典(116,214,252條)也給這個平均數(三分之一 Mina)﹔馬里和古巴比倫是介于15 - 30,平均數 22。奴隸的價錢在之前如吾珥第三王朝,只有10 舍客勒,但隨著時日增長,價錢也加增,在主前十五世紀的 Nuzi 和十四/十三世紀的烏加列,這是 30 舍客勒(出二十一:32)﹔主前十世紀的亞述,這是 50 舍客勒﹔主前八世紀,以色列王米拿現要給亞述每人 50舍客勒(王下十五:20)。聖經的記載完全符合經外的文獻資料。

我再舉一個例子。創三十九:1 說:“約瑟被帶下埃及去。有一個埃及人,是法老的內臣 - 護衛長波提乏。。”聖經特別強調他是埃及人。為什么?難道在埃及的不是埃及人嗎?是的,正是這個原因,當時在埃及,有很多外族人,甚至連法老的內臣也未必是,所以聖經才要如此強調。

(三)談到《創世紀》五章亞當后代和十一章閃的后代年歲的問題。。。還是下回分解。現在讓我先喝杯咖啡提提神。。我再說,別聽外行人胡扯,聽聽專家 Prof K A Kitchen 的解說。

石頭還在說話,只可惜過去那些藐視上帝話語的人,如今很多都落在黃泉之下,沒有機會聽到。保羅說:“智慧人在哪里?文士在哪里?這世上的辯士在哪里?”(林前一:20)唯有上帝的話語永遠長存。

========================================

咖啡喝完了,現在言歸正傳。

如果在摩西五經里發現五言絕句或七言律詩,我們可以肯定這是后人編造的,因為這種文體不是摩西時代的產物。換句話說,五經里許多文體和格式必然有著那個世代的特征。過去百多年,曾經流行一時,說摩西五經是JEDP 四卷書混合而成。譬如《申命記》源自 D 本,是主前 650年編撰的。我們怎么知道這是謬論呢?很簡單,聖經書卷的作者并非被動的寫作機器,聖靈說什么,他就照抄照寫。不是的,上帝揀選的人在什么世代就一定寫出那個世代的文字,有那世代的特征。摩西的時代沒有“億萬”的觀念,五經里就必然沒有“億萬”的數字﹔摩西在埃及“學了埃及人一切的學問”(徒七:22),他寫的約文就必然有那個時代約文的格式。所以,當聖經學者分析古代近東,從 650年BC 至 2500BC 八十多份國與國之間的條約和君王與臣仆立約的條文時,他們發現按格式,這些約文可以分成六個不同的時段,詳情可參考《以色列人出埃及時的法老王是誰?》一文。《申命記》西乃之約的格式和時段 V (1400 - 1200BC,更確切地說,是 1380 - 1180BC)的典型赫文條約的格式几乎完全吻合。那些說摩西五經是主前七世紀從JEDP四卷書混合而來的說法,可說不攻自破。

現在,我們看看創世紀第五章亞當的后代和十一章閃的后代年歲的問題。第五章的記載發生在洪水之前,第十一章的記載發生在洪水之后。兩章的共同點是,有十代,每代的年歲是几百年(不過,亞當的后代比閃的后代長命)。不同的地方是:第五章的人生育的年齡較大,如塞特活到105歲,生以挪士﹔第十一章的人生育的年齡較小,如法勒活到三十歲,生了拉吳。我們能否根據一代一代的年數,把它們加起來,如那個懷疑派不信者所作的,因得出挪亞大洪水約在主前2320年(當時嬰孩時期的亞喀得 Akkad 撒爾根王可能剛被人從幼發拉底河里救起),就妄下結論說,這是“聖經的其中一個死穴”?斷乎不可!

我們要知道古代近東的人是怎樣記載族譜的。與聖經的記載相似,米所波大米的蘇默族君王(Sumerian)名單上也列出上古之人壽命很長,如 Enmenluanna 在位長達 43200年,Alalgar 36000年。。洪水后,壽命減少了,有兩個王在位分別是 1200 和 1560年,其他的也有 900 - 600年或更短。學者對這樣的記載也難以解釋,福音派的聖經學者大都認為洪水之前的生態環境沒有受到破壞,所以人的壽命特別長。但也有人研究從近東各地發掘出來古人的骸骨,認為他們的壽命最多是60 - 70歲,甚至還有更年輕的。有的學者則認為,上古時代當文字書寫還不是很進步和普遍的時候,加上傳遞泥版的過程有破壞和遺失,族譜不完整的可能性非常大。當后人嘗試編寫族譜時,特別是洪水前和洪水稍后的,名字的選擇和排列的格式都是精心設計。如蘇默王的名單,在第四列:40,45 - 46,編寫的人加上注腳,“6 X 60”,別的地方則有 1 X 60年,2 X 60 年之類的東西。學者也注意到米所波大米地區用的是六十進位數字(sexagesimal),文士在族譜有遺漏的地方,把王的壽命用 60 或 几個60“放大”(bumped up),成為英雄人物。對于一個在位 28800 年的王(Alulim),他真正的在位年數可能只有 28800 除以 10X60 等于48年。但是古代的希伯來民族沒有這種六十進位的計算法,他們是否另有方式填補族譜的遺漏,我們還不很清楚。一般上,聖經學者都把第五章和第十一章的個人名字當作是家族或宗族(clan)看待。至于族長亞伯拉罕后代的族譜和歲數,我們就不用作這樣的猜度了。

石頭還會說話的!每次考古學有新的發現時,上帝的話語又得到新的印証,是經得起考驗的。

參與基色(Gezer)的挖掘工事時,著名的考古學家Prof Nelson Glueck (當時他是American Schools of Oriental Research 的主任),在一個星期六早上的講座中,針對舊約記載的可靠性,對140 名學生說:“I have excavated for 30 years with a trowel in one hand and a Bible in the other. In matters of historical perspective.. I have never yet found the Bible to be in error。”(三十年來的挖掘中,我一手拿著鏟,一手拿著聖經﹔從歷史的層面來看,我從來沒有發現聖經有任何錯誤的地方。)

我再說,別聽那些懷疑派不信的人胡扯。

(四)有關創世紀第一章,為什么植物在沒有日月星之前就被造了?請看《疑難解答》第七十題

    順便一提:那位懷疑派不信者不是引用上述的《以色列史》一書 57 頁說:“要把以色列起源的歷史,真是當寫歷史般寫出來,是不可能的。因為從考古學和聖經本身而來的証據,都是有限。”嗎?

    他沒有告訴人的是,書的作者是提醒我們“在重建以色列的起源時,不要漠視其中所保藏的問題,如說把族長傳說擯棄,或只選用那些你認為合理的,因為這樣就不足以表示慎重研究學朮的態度,那同樣的,拒絕承認這些証據的性質與限度,也是不足取的。”作者接下來就談到“族長故事的歷史背景”和“希伯來人的祖宗和歷史”,最后在第 81頁的結論說:“因此,我們斷言,族長們都是歷史上的人物,是在主前第二千年代初期,從別處徙如巴勒斯坦一批新來的半游牧家族的一部分。。。”在第 90頁,結束討論的時候,又說:“缺口雖還不少,但所說的足以使人相信聖經所描繪的族長,在歷史里是根深蒂固的了。亞伯拉罕、以撒和雅各,確確實實地是站在以色列歷史與信仰的開端的。”

    你還要聽他的胡扯嗎?

74。問(一):pcchong,您好!
> > >
> > > 可是如果基督不上升為哲學就無法與現代科學和時代進步相配,很難進入大學講堂,而且也被知識分子拋棄,就像美國現在的情況。那么試問如果不將基督哲學化,如何將其世代流傳,緊靠傳教士嗎?你不覺得現在傳教士只能在愚昧、未接觸到科學的地區傳教順利嗎?如果不承認這個實事,那就是在自欺欺人。如果將基督哲學化,它就能在時代里最有知識和頭腦的知識分子中間傳播。反正不管你承不承認,現在和未來的社會的發展及方向必然由那些知識分子所指導。如果基督精神為他們所推崇,必然成為人類發展的主流,那時不正是耶穌基督所期望的嗎?如果不將其哲學化,終將被時代拋棄,到那時豈不是人類的悲哀?況且,不得不承認,基督里面確實含有深奧的哲學,為了對人類的負責,必須將其抽象和升華出來,而不能停留在某個聖徒教條的書里面。

答(一)

 回答你的問題之前,我們先要給“哲學化”下一個定義,不然就等于雞和鴨對話,不是談不來,就是亂講一通。
> >
> > “哲學”(philosophy) 是由希臘文兩個字并合起來,一是philos,另一是sophos,或者 phileo 及 sophia. Phileo sophia 的意思是 I love wisdom。Philosophy 是 The love of wisdom (愛智慧)。要知道事因、要明白、要開通、要想得通一切原理的原理,這個學問就是哲學。 聖經告訴我們:“敬畏耶和華(上帝)是智慧的開端﹔認識至聖者便是聰明。”(箴九:10)以這個作出發點來考察宇宙人生問題的哲學,叫“神本哲學”。聖經本身和從它延伸出來的系統神學就是“神本哲學”。至于非基督教的“人本哲學”的起點與立場,是在人而不在上帝,它要自立“人極”,以人為萬事的權輿,但它所從人找到的亮光,不是真光,所以不能對宇宙人生問題,作正確究極的解答。所以,當我們說“哲學化”基督教的時候,指的是“人本哲學化”基督教,那是一個沒有十字架的基督教,是一個沒有聖靈上帝的基督教,是一個沒有神跡奇事的基督教。。第一代的使徒還在的時候,就已經有人嘗試把基督教“希臘哲學化”,發展為后來的“靈智派”(或諾斯底派 Gnosticism)。開始的時候,這派的思想家只是為了要追溯罪和受苦的人生問題,但后來有的人借用這派的理論,把基督教變成一種深奧的哲學,成為一套玄想的思想體系。新約的作者,如保羅和約翰,就大力地攻擊這派為異端,我們可以從歌羅西書、約翰福音、約翰壹書都看到這派理論的蛛絲馬跡。在以后的世代,要“哲學化”基督教的人層出不窮,如新派神學的鼻祖施萊馬赫(F E D Schleiermacher 1768 - 1834),他的學說不僅痛遭神學家的攻擊,也受哲學家的譏評。
> >
> > 好了,現在看你的問題:
> >
> > 你應當仔細讀一讀保羅在林前二:1 - 5  “1弟兄們,從前我到你們那里去,并沒有用高言大智對你們宣傳上帝的奧秘。2因為我曾定了主意,在你們中間不知道別的,只知道耶穌基督并他釘十字架。3我在你們那里,又軟弱,又懼怕,又甚戰兢。4我說的話,講的道,不是用智慧委婉的言語,乃是用聖靈和大能的明証,5叫你們的信不在乎人的智慧,只在乎上帝的大能。”

    上帝樂意用人所當作愚拙的道理拯救那些信的人。從主耶穌揀選的十二個門徒,如漁夫彼得、約翰。。這些“原是沒有學問的小民”(徒四:13),我們就知道上帝救贖世人的方法不是用知識分子的“高言大智”,而是聖靈的大能。不用一個世紀的時間,基督真道就從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馬利亞,傳遍小亞細亞,希臘,直到羅馬。過去是這樣,現在還是一樣。上帝借著許多愿意委身給基督的人,傳教士也好,平信徒也好,醫生、教授、博士、小販。。在他們處身的地方給基督作見証,基督就這樣給傳開了。是誰告訴你傳教士只能在“愚昧、未接觸到科學的地區傳教順利嗎?”你有資料証明嗎?在新加坡,四分之三的醫科學生是基督徒,你知道嗎?當然,上帝沒有忘記知識分子,世世代代都有知識分子和專業人士歸信基督,你如果不是“自欺欺人”,打開雙眼就能看到他們,相信你也不用我把他們的名字列出來吧。從你的發問,我覺得你似乎認為基督耶穌的教導只有知識分子才能了解,那些市井小民就不能領受。你就大錯了!“從來沒有像他這樣說話的。”(約七:46)跟隨耶穌的平民大眾都能聽得懂他所傳講的道理,因為他說的不是高言大智,而是活水之道,能滿足任何有干渴之人的需要。現在和未來的社會的發展不是由知識分子來定奪的。這個世界是循著一條上帝在創世之前早已計划好的軌道,向著一個終極的目標前進,保羅說:“要照所安排的,在日期滿足的時候,使天上、地上、一切所有的都在基督里同歸于一。”(弗一:10)上帝不需要用你那種按屬世智慧標准之聰明建議來傳揚福音,“我要滅絕智慧人的智慧,廢棄聰明人的聰明。”(林前一:19)上帝只要我們傳講釘十字架的基督,不是“哲學化”了的基督。

問(二):pcchong 先生:
>
    > 你好!沒有想到能收到你的回信,十分感謝!不過你說的雖有道理,但都是在引用聖經里面的話,這就有點犯了公式化的錯誤(請原諒我這么說,盡管我也相信基督),這就是自己在証明自己是正確的,即基督徒証明聖經的正確,反過來聖經也証明基督徒的言行,這不就是邏輯上的自我求証嗎?其實,正中自我求証有時會犯大錯的。它使得一個人看不到事物的其他方面,極端的情況,甚至會出現自欺欺人。所以,我覺得只有哲學化基督才能做到公正,把隱含在基督里面的真理和精神展示給大家,只要是真理就不怕曝光,就不怕非真理的挑戰,你說呢?

    > 還有我想說的是,以前那些門徒之所以不想讓基督哲學化,其中一個目的可能就是為了紀念耶穌,使人們緬懷他,不要忘記了他是神。不過我覺得這個擔心有些多余,既然是神的哲學,那么展示給人們的也是神的,不可能成為你說的人本哲學。

    > 還有一個疑問就是,既然是神本哲學,為什么就不能哲學化呢?為什么就不能將其中的真諦用哲學思想道出來呢?為什么就不能曝光呢?

    > 再有就是你說的知識分子的情況,請不要拿過去的情況說事,因為目前還有將來來看,知識分子確實已經很討厭那種故做玄虛,整天靠什么神跡和見証之類的說明問題。現在靠的是真正的理、合乎邏輯的推理、合乎科學思想的真實數據檢測、合乎哲學思想和辨証思維的立論。既然是神的哲學、真理,為什么就不能講理呢?

    > 如果不哲學化,難道讓大學教授們都在課堂上將神乎其神的聖經嗎?我個人認為一定要將基督哲學化,讓基督哲學重登大雅之堂。否則隨著時代的前進,這么偉大的哲學只能在那些未開化的人類社會的邊緣傳播,那實在是人類的不幸呀!

答(二):

你有沒有搞錯,引用聖經是“犯了公式化的錯誤。。邏輯上的自我求証嗎?”有人問唐崇榮牧師,要他不引用聖經,証明聖經是上帝的話。他回答說:

“你這句話好像很有頭腦,好像很有知識,但卻是不合邏輯。例如:這是一張50元的馬幣(馬來西亞),我現在說:‘請你証明這張紙幣是馬來西亞錢,但是不要用這張紙幣。’這張紙幣如果是馬來西亞的紙幣,它有馬來西亞的印記,作為記號與証明。這才是合理的。所以不要引用聖經來談論關乎宇宙人生,罪和救恩的問題,是不合理的。。。許多反基督教的人一反基督教時,他里面的漏洞錯誤都顯出來了。。。”

從你的回答,可以看見你并沒有仔細閱讀我的回信。我說聖經本身和它延伸出來的系統神學就是神本哲學,而你卻說,“既然是神本哲學,為什么就不能哲學化呢?”我說,“人本哲學化”的基督教就是沒有十字架的基督教,沒有聖靈的基督教,沒有神跡奇事的基督教。”我不知道你明白這句話的意思嗎? 你是代表所有知識分子說話嗎?“你說的知識分子的情況,請不要拿過去的情況說事,因為目前還有將來來看,知識分子確實已經很討厭那種故做玄虛,整天靠什么神跡和見証之類的說明問題。。”我遇到的知識分子可不是如此。在毫無証據之下,誰給你特權作這種歸納性的聲明?

“盡管我也相信基督。。”你真的相信從死里復活的基督?我很懷疑。

“我個人認為一定要將基督哲學化,讓基督哲學重登大雅之堂。。。”你可以把你的基督“哲學化”,但我再說:“上帝不需要用你那種按屬世智慧標准之聰明建議來傳揚福音。。上帝只要我們傳講釘十字架的基督,不是“哲學化”了的基督。”

問(三):pcchong 先生:
>
    > 感謝你這么快就回復我的信,也很感謝你的回答,但是你說你很懷疑我。不過你要是聽過基督徒講道,就一定知道任何人(包括基督徒)都不能判斷其他人是不是跟神的親近程度,只有神自己知道,所以你的懷疑只是你的懷疑,不能做為任何說服人的理由,也不能因此就判定你一定比別人更親近神、更體會基督精神。

    > 我建議你看一些關于后現代主義的書籍,現在在美國興起的后現代主義其實就是人類科學的發展和宗教(主要是基督教)的神秘化、非哲學化的思想碰撞產生的,它對人類的進步是有好處的,它可以幫助人類重新反思和認識自己,所以在這個思想的影響下美國社會現在推崇多元化的文化,甚至出現了因為基督徒講道觸犯法律被捕的事情,你不覺得這個變化值得深思嗎?我覺得其中主要原因就是宗教沒有哲學化,才導致講道人沒有一個完整的理論體系以及哲學基礎做為后盾支持,而根本無法在公眾和大雅之堂里面講解。

    > 既然是真理就根本不用躲藏,完全可以公式化、理論化以及哲學化,即使脫離了聖經,真理也應該能站穩腳跟,這樣既能出來又能回到聖經的基督哲學就更能說明基督的真理性。我不知道你說的那個什么牧師到底怎么樣,不過基督是全人類的,而不是只屬于牧師的,如果講歷史的話,過去牧師殺人、阻礙人類發展、破壞科學進步的事情還少嗎?難道他們現在還想在燒死“伽利略”嗎?

    > 我現在覺得基督教和那些牧師們當務之急不是什么愚昧的傳教,而是應該把注意力和精力放在對基督精神的領悟和對基督的自我研修,由此完成偉大的基督哲學,將其貢獻給人類,這樣這些人才沒有白白領受人類供養他們的食物。

    > 還有一個問題就是到底是神成就了人類,還是人類成就了神呢?如果是神成就了人類,那么為什么它一定要在人類這里讓人認識它呢?它可以選擇其他生物認識它呀!如果神非要人類認識它,那么豈不就是人類成就了神嘛!我已經才到你又要用神經創世紀里面講到的人類亞當的故事說事了,因為人犯了罪,所以神要讓人認識它,可是這真的那么符合邏輯嗎?那么老虎、獅子也犯了罪,完全可以讓它們也得拯救呀!神就只找人類嗎?要是這樣的話,你不覺得人比神更偉大嗎?我們都知道人不會比神偉大,那么為什么那么偉大的非要跟人過不去呢?之所以繞來繞去,只能說明一個道理就是神的基督精神和哲學是為人類創造的,所以人類必須領悟到這個精神并將其哲學化貢獻給全人類,這樣才沒有愧對神的創造。也許歷史上所有的你說的傳教士都犯了錯,就是只傳基督而不將其哲學化貢獻給人類。

    > 我知道我的知識和智慧很差,根本不夠資格將偉大的基督哲學化,不過我相信將來一定有人能在神和聖靈的召喚下將基督的偉大精神哲學化與人類,使全人類都認識它。我現在一直在祈禱神盡快將這樣的人或者使者差遣到人間來,盡快將它的哲學思想展示給人類,成就更多的人,甚至全人類!阿門!
>
> 一個為神憂患的基督徒

答(三):

我們的對話就到此為止,因為是雞跟鴨對話。

“因為心里所充滿的,口里就說出來。”(太十二:34)我已經知道你心里充滿的是什么。

我會把這段對話放在《疑難解答》欄,讓別人也知道你心里充滿的是什么。

附件:

(一)后現代主義與基督教信仰

(二)雞同鴨講 - 后現代主義反思

當教會面對后現代主義的滲透時,有人還天真地說“哲學化”基督以傳揚福音,簡直是送羊入虎口,剩下的大概只有几根肋骨頭。第一世紀的教會在面對靈智派異端的滲透時,使徒如約翰和保羅不是將基督真道削足適履,一味遷就,而是直接指出它們的謬誤,并將真道闡釋出來。不管是面對現代主義,還是后現代主義,基督教會絕對不能和它們妥協。教會的職責是把從主耶穌所領受的,毫不畏懼地“在明處說出來。。在房上宣揚出來。”(太十:27)﹔教會不只是在這個邪惡淫亂的世代作中流砥柱,乃是要作世界的光,指引世界奔向“在基督里面同歸于一”的終極目標(弗一:10)。

問(四)

    隨便你怎么說,那是你的事情,不是我的,也不是神的。我們都是愚昧的瞎子,所以那些所謂的牧師傳道只不過是愚昧的瞎子在愚昧地瞎傳道,傳給愚昧的瞎子而已。還是那句話,只有將基督哲學化才能使愚昧變為聰明,才能使瞎子看見東西。

75。問:我是一名學生。最近報章登載了一位受人尊敬的校長的文章《尊重信仰》。原本打算在年底受洗,但因為父母都是燒香拜神,現在我感到很迷惑,不知何去何從。有人可以給我釋疑解惑嗎?

《尊重信仰》全文:

    每天我們在學校里念信約,強調的是對各族言語宗教的尊重、容忍和諒解。

    不久前讀到海峽時報記者的文章,談及家庭里的宗教沖突。話說她的母親買了一袋香燭冥紙,叫她的弟弟幫忙提攜。但弟弟一口拒絕,說自己是教徒,不可提取香燭。記者也舉出好些例子,說出在今日華人家庭里,兩代之間常因為宗教信仰不同而產生沖突。可是,這種事情卻不會發生在馬來同胞的家庭,因為他們從小就開始傳承父母的宗教信仰,是信仰維系他們的家庭凝聚與和諧。

    中華文化里沒有國教或制度化的宗教。有史以來,中國人的仁義道德與倫理價值觀取代宗教,成為他們的信仰。我們老一輩的華人也多數是承繼先輩,或跟隨、傳統習俗,在家里供奉祖先神位,或觀音,或關公,或土地神等等,早晚燒香祭拜。遇上正月新年,三月清明,五月端午,七月中秋,十一月冬至等節日,還供上果品鮮花,點燭焚香燒冥紙。而第二代年輕人往往覺得這是拜神,是迷信的。

    在我的朋友當中,便有類似的家庭沖突。譬如,在清明時節,父母去掃墓,子女不肯隨行﹔不吃祭過祖先的供品。尤有甚者,子女在父母病危時,告誡父母必須盡快放棄原有的信仰去隨從他們的信仰,否則,死后將無人祭拜。父母無奈,只好把自己供奉了一生的神像丟棄,做個叛道人。

    友人在她的丈夫逝世后,把丈夫的照片嵌鑲在玻璃框內,寫上姓名籍貫與生卒年月日,擺在神台上。晨昏焚香三炷。當一邊點香,一邊凝視照片時,前塵往事便 而來,歷歷在目﹔有時她還可以對著遺照默默訴衷情,無限安慰。

    直至媳婦過門后,開始對她的焚香拜祖頗有微言,說她污染屋子里的空氣,說她迷信。后來,兒子還叫她不要再拜鬼神,把神台拆掉,神位毀掉,以便他日同上天堂。猶豫多時,掙扎多時,最后她決定了:“老伴不在天堂,我去那兒干嗎?”

    一個守寡多年的老婦,把獨子撫養成人后,也盼到娶媳婦的大好日子。她把平生微薄的積蓄買了一對刻上龍鳳的金手鐲和金墜子作為媳婦斟茶禮物。但媳婦不接受,理由是龍鳳是魔鬼故事里的動物,也是偶像。身為教徒,不可穿戴。

    我覺得除了邪教之外,所有宗教都是教人行善向上,都是強調道德的熏陶與良好品行的熏陶,都是有助于維持人際和諧與社會和睦。因為它們的宗旨高尚,才受人景仰推崇。只不過是產生的歷史背景與地點不同,崇拜的方式有異罷了,就猶如人類的種族、言語和膚色不同一般。在社會上,我們要懂得尊重他族宗教﹔在家里,為什么我們不尊重父母的信仰呢?

答:你問的是一個很常見的問題,信主的孩子面對不信主的父母親該怎么辦?吃不吃祭過祖先的供品,還是小事,但若父母要你燒香跪拜祖先神靈,你要做還是不要做?如果父母不愿信主,我們不能勉強,我們應該尊重他們的信仰,但父母也應該尊重孩子的信仰。所以,當孩子接受主耶穌為救主后,第一件事就是把實情告訴父母,解釋自己何以不能燒香跪拜祖先神靈。如果父母通情達理,當然最好﹔如果父母“頑固不化”,那就是你以后要背的“十字架”。不過,不管父母信還是不信,做孩子的都應當孝順父母,即令他們不講理,只要不是燒香
跪拜之類的事,也應順服,在家做個基督徒的好榜樣。至于受洗,在孩子二十一歲之前,我建議他們先征求父母的同意才做﹔二十一歲之后,他就可以自作主張了。

我認識你的校長,她是一位非常受人愛戴的校長。在她的專業領域里的規勸和教導,作學生的都應該洗耳恭聽。但她對基督教的信仰似乎沒有什么認識,對她給學生的規勸,我只能說:“順從上帝,不順從人,是應當的。”(徒五:29)

但我也要提醒學生,文中提到的“。。神台拆掉,神位毀掉。。”除非孩子已經成家立室,搬到外頭住,不然的話,孩子不能一意孤行,一定要得到父母的同意才可做。“龍鳳的金手鐲和金墜子。。”,這是飾物,不是什么妖魔鬼怪的東西,媳婦可以接受,平時要不要穿戴就隨她的便好了。

正當我回復你的問題時,報上登載了一位姐妹寫給主編的信,你有看到嗎?我把全文轉載,這是一篇很好的見証,相信你不會再迷惑吧。


============================

別誤解他人信仰

主編:

您好!我在貴報看了《四方八面》版XX君的《尊重信仰》這篇文章之后,覺得XX對基督徒有誤解之處,真想不到在他眼里的基督徒,几乎有點強人所難,大逆不道。

文中如:“告誡父母必須盡快放棄原有的信仰去隨從他們的信仰,否則,死后將無人祭拜。父母無奈,只好把自己供奉了一生的神像丟棄,做個叛道人。”

我想以本身真實的例子來解這句話,我的母親在1999年去世了,她年輕時就拜觀音,一直到74歲左右,我小時候因為時常生病,媽媽就把我帶去廟堂,做“齊天大聖”的干女兒,以保我平安。

當我五歲左右時隨人去教會主日學几次就信主,媽媽當時也沒反對。我們就是這樣,你信你的,我信我的,相安無事,正如XX所講的“尊重信仰”,但是我一直有為我母親禱告,求主保守她的平安與健康。

身為一個基督徒,要遵守十誡里的第五誡是“孝順父母”,孝順父母是在他們生前,而不是死后的種種儀式,一個人既然已死了,你才來后悔的想彌補,那只不過是彌補自己心靈上的缺憾,有用嗎?

我有4個親姐姐,她們都是非信徒,但是媽媽很早以前就交代叫我跟她辦身后事,若論照排的話也論不到我,更何況我是基督徒,怎樣辦其他宗教的儀式我也不會,最后我還是答應了她。

我不是大富大貴,但是長期以來媽媽的入院費,都是我在負責,我也從來不跟任何人討回費用,因為孝順父母是應該的,所以媽媽知道我是愛她的。

我曾經跟她很坦誠的談這個問題,我跟她說:“您不信主,我也不勉強你,我可以幫你辦身后事,但是我只可以從旁協助,請原諒我不能燒香,跟著儀式跪拜,因為聖經上說:除了上帝以外,我不可跪拜他們。我只能做個記念盤放在家中來記念您。”媽媽說她明白。

媽媽時常因為心臟病發作,進出醫院緊急部門几次,醫生每次都叫我們要有心理准備她隨時會離開人世。記得有一次,在1997年11月22日,在緊急部門她已陷入半昏迷狀態,我輕握著她的手,問她:“媽,您要跟隨主嗎?如果您要,您就用點力氣握著我的手。”想不到她真的緊握我的手,我跟她說:“媽,如果您不想就把手松開,我也不會怪您。”她仍然是緊握著我的手,為了再次得到印証,我重復的做同樣的事,跟著我告訴她去找牧師跟她洗禮。

當我在外頭等牧師,進出病房時,媽媽的管子被移開,她很精神地睜大眼睛問我:“你的牧師來了沒有?”我說:“你剛才聽到我說的話嗎?”她點點頭說:“是啊!”我還跟她說:“您如果陷入全昏迷,我不能亂找牧師跟您洗禮的,您現在清醒了,您自己做決定吧,我不會怪您。”最后,媽媽終于受禮成為基督徒。

就這樣她恢復健康,快樂的過日子,多活了15個月,間中沒有一直進出醫院,遇到人還會叫人信基督,至今她經常挂在嘴里的話“信耶穌有平安”一直在我腦海中盤旋。

寫這文章的目的是,不要讓人以為基督徒就是那樣大逆不道。

XXX敬上

76。問:看到以下這篇文章,知識有限,不知如何是好。請老師解答:


    「上帝的存在」這個話題恐怕經已講到厭矣,今次小弟嘗試根據聖經提供的資料,探討一下「撒但背叛」的疑點。

    首先,本文是以推理方式進行探索,當說到「不可能」或「不會」時,是指事理上之不可能,而非邏輯上之不可能。

    傳說撒但本名路西弗(Lucifer),曾是位居要職的天使長,在上帝創造伊甸園之前已然造反,后來他引誘夏娃吃禁果,我們連坐成了罪人。

    從基督教的基本教義、概念中,我們可作下列陳述:

    A。上帝不可能被毀滅、禁錮、解除力量。
    B。上帝的地位不可能被超越。
    C。撒但擁有很高的力量,但其力量低于上帝。
    D。撒但擁有高于人類的智慧。

    而撒但造反的目的,據以西結書為:

    1。我要升到天上﹔說出撒但要的『地位』。
    2。我要高舉我的寶座﹔說出撒但要的『權能』。
    3。我要坐在聚會的山上﹔說出撒但要的『名份』。
    4。我要升到高云之上﹔說出撒但要的『欲望』。
    5。我要與至上者同等﹔說出撒但要的『野心』。

    簡要言之,是因為他驕傲,要和上帝享有同等地位。

    疑點一:撒但本已位高權重,官拜天使長,必然老謀深算,善于衡量敵我實力。如無几分勝算,斷不會貿然舉事﹔蓋因計算風險,如果失敗則連現時享有之頭上烏紗亦不保,而且上述A、B兩項,連一般基督徒都知道,他不可能不知道,對上帝的實力,他只會比任何人都清楚﹔勝算几何?道、天、地、將、法,他有那一項占優?合指一算便不生他念矣。譬如當年吳三桂之反,乃因手握重兵,確有勝算,加以康熙撤藩,史上才有三藩之亂。如果他明知毫無勝算,何不乖乖做其平西王?是否造反,會計算清楚,如有不計算如陳勝、吳廣,惟有是逼出來之反。反過來看,本來撒但是不應反的,但偏偏硬是反了,如果不是A、B兩項有問題,便是C、D出了問題啦!一是上帝有可能被打敗,要不然就是撒但其實并非很高明!

    疑點二:凡權力斗爭、大型戰爭,莫不以消滅對手為最終目的,如撒但這樣只是要和上帝平分天下,是置已身于危石之下,為智者所不取。夫差之敗,敗于留勾踐一條殘命﹔撒但能割據一方,固一世之雄也,如果見識如夫差一般,上帝就不會說他「智慧充足」,「無所不備」矣。如果說有留下上帝的理由,只可能是「挾天子以令諸侯」而已﹔但他有這個必要嗎?留下上帝始終是心腹大患,還是殺了干脆吧?但連一般基督徒都知道上帝是殺不了的、又不會受制的,則撒但不可能不知道,既如此,不如不反也罷。

    疑點三:撒但專門破壞上帝的創造,引誘人類遠離上帝他這樣做對其功業有甚么實際戰略效果呢?是否多些人不信上帝廢可使他增強實力呢?就算全人類都不信上帝,末日來到時,照聖經所言,也是一腳就伸進火湖去啦,他這般賣力迷惑人干啥?是不是那一方多人信就贏?是不是沒有人信上帝,上帝就得禪讓?

    疑點四:在約伯記中,已公然和上帝撕破臉的撒但竟可單刀赴會,在上帝的寶座面前登堂入室,差點兒就是酒逢知已之勢。為何叛變后竟可出現如斯場面?就算撒但明知上帝一時間不會料理自已,也不會無緣無故和神的眾子站在一塊,至少都面左左者也。跟著上帝便問他有沒有見過 約伯等等。揪起一場賭注。問題仍和疑點三一樣,倘若撒但贏了,他有甚么好處?只是一場口舌之爭嗎?自古成大業者皆能忍人之所不能,韓信連胯下之辱都忍了,艾薩克但城府之深,當下哈哈一笑,附和說 約伯真義人也,上帝本想要賭賽的,當下甚為c癮﹔而日后再伺機在約伯背上插一刀,或投其所好,誘之以美色財帛,方合奸人本色﹔它陪上帝玩這些無戰略效益的游戲,乃屬小混混所為,非奸雄之才。。

    疑點五:撒但誘惑耶穌。凡慫恿造反,千揀萬揀都唔會揀太子,江山本就是他的,他背叛上帝來干甚么?除非是九王奪嫡,但耶穌是獨生子。而且誘惑的過程未免兒嬉,由聖靈帶耶穌到曠野絕食四十日后開始誘惑,焉有誘惑人搞得如此擺明車馬?耶穌明知你是撒但,又怎會上當?反過來看,撒但也知道耶穌知道是在受試探,這個游戲還要玩來干甚么?三個試探的項目,只有石頭變食物合理,蓋因對一個餓了四十天的人來說,食物的誘惑最大﹔跳樓的試探最不合理,因為對耶穌來說跳下去根本沒有好處,跳下去最多也只不過不死而已,而不跳也是不死,犯得著跳嗎?至于萬國的財富、權力嘛,耶穌明知道上帝也可以給他,為何要收撒但的?雖然目前他是失匙夾萬,但明知是試探就老虎蟹都要忍下手矣。他明知如果一收,馬上被打為反派,怎么會收?撒旦以為如果耶穌要錢,上帝不會給他嗎?撒但出的試探項目只有一個合格,跟聖經所說的「智慧足具」頗有距離。

    這個角色明顯是出于一個政治斗爭手法并不成熟的社會背景,想法天真幼稚。

    又曾在某基督教網頁中看過這樣的言論:「撒旦最成功的地方是使人認為他不存在。」他們能夠將這句話上網,亦証明了撒旦不存在。

                         謝弟兄姊妹們費神閱覽

答:耶穌說:“凡使這信我的一個小子跌倒的,倒不如把大磨石拴在這人的頸項上,沉在深海里。這世界有禍了!因為將人絆倒﹔絆倒人的事是免不了的,但那絆倒人的有禍了!”(太十八:6 - 7)

居心不正的人利用互聯網到處散播這種似是而非的研究心得,的確令人很困惑。他們有禍了,因為他們用這樣的文章把小子絆跌,自己也不會有好的下場。

陳終道牧師曾說:“現今的教會的處境。。是羊群進入狼群,整個世代都充滿了黑暗的權勢,基督徒處在抵擋神的勢力包圍之中。。無神主義者似乎愈來愈得勢,譏笑我們信仰的學說和理論,常常由那些在學朮上、社會上有地位,受人敬重的人發表出來,造成一種對我們的信仰極不利的環境,使我們的信心搖動,前途似乎十分黯淡。。”(摘錄自《小先知書講義》)我們在閱讀這些文章時,總要慎思明辨,不要讓作者牽著我們的鼻子走,他們“不過。。攪擾你們,要把基督的福音更改了。”(加一:7)

這篇文章的論點似是而非,但究竟錯在哪里?

錯在把聖經里的擬人修辭說法無限制地擴大,將論據建立在其上。

讓我舉個例子:為了把天堂的美麗描繪出來,聖經說那里的街道是精金,好像透明的玻璃(啟二十一:21)。我就聽過牧者把這修辭的說法加以擴大,說天堂的屋子也是精金造的,廁所也是。。。若繼續無限制地擴大,我不禁要問,來到天堂的人要大小解嗎?那些污物會從天上掉下來嗎?。。。這樣的推論不是令人啼笑皆非嗎?為了解釋靈界的東西,聖經不得不用擬人修辭法來描繪它,不然有限的人是絕對不能領會靈界的奧秘。上帝、撒但、天使、污鬼、天堂、地獄。。都在靈界里,若無限制地用擬人修辭法解釋他們(或它們)的心思意念和動作,結果就是荒誕乖謬的學說。

這篇文章的作者大概是看了太多的《三國演義》之類的章回小說,以為靈界里的上帝、魔鬼和天使,在那里玩弄權朮,勾心斗角,用他的話說:“老謀深算,善于衡量敵我實力。。計算風險。。消滅對手為最終目的。。戰略效果。。已公然和上帝撕破臉的撒但竟可單刀赴會。。誘惑耶穌焉有如此擺明車馬。。”讀起來有點像是希臘神話的中國版本。除非聖經有明確的啟示,我們對靈界的事所知有限,還是不要妄加猜測。

上帝是善的本體,他沒有創造魔鬼。靈界的天使既是被造,它可以犯罪也可以不犯罪(able to sin, able not to sin),那些天使誤用自由,遂產生了“惡”天使和魔鬼。這里的誤用自由是不順服的意思,不是跟上帝舞槍弄劍,學孫子的“經之以五事,校之以七計”,看開戰之前是否具備足夠的條件。人不順服上帝也是一樣,難道亞當和夏娃先看自己是否能跟上帝較量,才不顧一切摘了樹上的果子吃嗎?

現在讓我逐一駁斥作者提出的疑點:

疑點一:撒但不是很高明。撒但的確不是很高明,撒但不是全知、全能、全在的。有的人不知道,撒但是邪惡的化身,它是不知道什么是“愛”。聖子耶穌降世為人,舍身流血,為要拯救世人,這樣的愛是魔鬼不明白的,不然它為什么不想方設法阻擋耶穌上十字架呢?

疑點二:撒但可以不反嗎?“私欲既懷了胎,就生出罪來。”(雅一:15)連人都是這樣,撒但又怎能逃過此戒?

疑點三:撒但引誘人干嘛?箴言十六:4 說:“就是惡人也為禍患的日子所造。”撒但也是上帝手中的工具,它的破壞也是上帝救贖計划里預定的一部分。撒但知道自己是上帝手中的工具嗎?請先聽我講個故事:戰國時代,張儀是魏國人,當年與蘇秦一起師從鬼谷子先生,學習聯合、分裂各國的政治權朮。蘇秦自認為才能不及張儀。張儀游說各國沒有被賞識,流落楚國,這時蘇秦便召他前來,又加以羞辱。張儀被激怒,心想各國中只有秦國能讓趙國吃苦頭,便前往秦國。蘇秦又暗中派門下小官送錢去幫助張儀,使張儀見到了秦王。秦王很高興,以客卿之禮待張儀。蘇秦派來的人告辭時對張儀說:“蘇秦先生擔心秦國攻打趙國會挫敗聯合各國的計划,認為操縱秦國之人非君莫屬。所以故意激怒您,又暗中派我來供給你費用,這些都是蘇秦先生的策略!”張儀感嘆說:“罷了!我在別人的計謀中還不自知,我和蘇秦先生差太多了。請代我拜謝蘇秦先生,只要他活著,張儀還敢談什么!”魔鬼撒但連張儀都不如,不知道自己是上帝手中的工具,還以為自己聰明絕頂呢!

疑點四:為什么陪上帝玩那些無戰略效益的游戲?作者說的不錯,這和疑點三一樣,撒但只是上帝手中的工具,用它來試驗約伯,成就上帝的旨意。與上帝的大智相比,撒但猶如孫悟空,怎樣也跳不出五指山。

疑點五:撒但誘惑耶穌,干嗎?耶穌在曠野被試探,是以“人子”的身份被試探,就如他到約翰那里受洗,那個儀式將他歸入罪人的身體,他本來無罪的,卻借著洗禮與罪人認同。換句話說,他現在背負了世人的罪,開始走上各各他的路上。施洗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受試探,他是以這“人子”的身份受試探,不是如作者所說的,撒但“千揀萬揀揀錯了人”。

總之,撒但不是如作者所說的“不存在”,它是靈界的魔鬼,它不是全知、全能、全在,但我們也不要小看它。

好了,應該收筆了,希望這篇東西不會加添你的疑惑。

77。問:您如果英文好就更好了。我有一個問題。我現在正在讀中英文聖經並且逐節背誦,但背到“創世紀”2:5時出 現了問題。
 
    中文聖經是由英文聖經翻譯過來的,“創世紀”2:4之前的題目“伊甸園”其實真正翻譯過來是“創世的 另一個紀錄”,也就是說1章是關於創世的一個紀錄,而2:4以後是關於創世的另外一個記錄。但我覺得這兩個記錄好像有矛盾。1:6-13婸﹞W帝造了植物:“地產生了...植物”,然後上帝再造的人,但2:5堳o說開始 是“野地還沒有草木”(按原文翻譯是“地媮晲S有田野的植物”),然後上帝造人,仔細讀這段,好像應該 是上帝先造人後造植物,跟1章的關於創世的第一個記錄有衝突矛盾,如果聖經真是上帝啟示人寫的,難道上帝 會啟示人寫兩個不同的創世記錄?兩個記錄只可能有一個是對的,這樣一來聖經豈不是有錯嗎?難道寫聖經的 人只是通過道聼塗説寫出來的,他聽說了兩個不同版本的創世記記錄?

    如果您能回答我的問題,我很高興,但如果不能,希望不要作出牽強的回答,我希望得到真實的回答。

    這個問題很影響我對聖經對上帝的信心,使我很痛苦,我希望有一天這個問題能得到解決。信不能是盲目 的,而應當是真實的,不能不懂裝懂,如果您不能回答這個問題,也希望能為此禱告,我也為此禱告,也許上 帝會幫助你和我,如果有這個上帝。我開始懷疑聖經,除非這個問題得到解決。

答:作為基督徒,我們信的是上帝叫耶穌從死奡_活(羅十:9 - 10)。你若能如此的信,為什麼卻如此懷疑聖經的記載,難道上帝的話語不足信嗎?

聖經的英文版本有很多種,我不知道你看的是哪一個版本。我把最常見的幾個英文版本的翻譯放在這堙]創二:4 - 7):

KJV:- (欽定本)
4 These are the generations of the heavens and of the earth when they were created, in the day that the LORD God made the earth and the heavens,
5 And every plant of the field before it was in the earth, and every herb of the field before it grew: for the LORD God had not caused it to rain upon the earth, and there was not a man to till 
the ground.
6 But there went up a mist from the earth, and watered the whole face of the ground.
7 And the LORD God formed man of the dust of the ground, and breathed into his nostrils the breath of life; and man became a living soul.

NIV: - (新國際版本)
4 This is the account of the heavens and the earth when they were created. When the LORD God made the earth and the heavens--
5 and no shrub of the field had yet appeared on the earth and no plant of the field had yet sprung up, for the LORD God had not sent rain on the earth and there was no man to work the ground,
6 but streams came up from the earth and watered the whole surface of the ground--
7 the LORD God formed the man from the dust of the ground and breathed into his nostrils the 
breath of life, and the man became a living being.

NASB - (新美國標準版本)
4 This is the account of the heavens and the earth when they were created, in the day that the Lord God made earth and heaven.
5 Now no shrub of the field was yet in the earth, and no plant of the field had yet sprouted, for the Lord God had not sent rain upon the earth, and there was no man to cultivate the ground.
6 But a mist used to rise from the earth and water the whole surface of the ground.
7 Then the Lord God formed man of dust from the ground, and breathed into his nostrils the breath of life; and man became a living being.

和合本的翻譯:

4創造天地的來歷,在耶和華上帝造天地的日子,乃是這樣:
5野地還沒有草木,田間的菜蔬還沒有長起來,因為耶和華上帝還沒有降雨在地上,也沒有人耕地,
6但有霧氣從地上騰,滋潤遍地。
7耶和華上帝用地上的塵土造人,將生氣吹在他鼻孔堙A他就成了有靈的活人,名叫亞當。

創二:4 節是不是告訴我們“另一個創造的記錄”呢?

(一)我們先從《創世紀》的結構來分析:

《創世紀》的結構如下:

1。創一:1 - 2:3 上帝六日創造天地的記述
2。創二:4 - 四:26 創造(Toldah)天地的來歷(有關人的創造和墮落)
3。創五:1 - 六:8 亞當的後代(Toldah)
4。創六:9 - 九:29 挪亞的後代(Toldah)
5。創十:1 - 十一:9 閃、含、雅弗的後代(Toldah)
6。創十一:10 - 26 閃的後代(Toldah)
7。創十一:27 - 二十五:11 他拉的後代(Toldah)
8。創二十五:12 - 18 以實瑪利的後代(Toldah)
9。創二十五:19 - 三十五:29 以撒的後代(Toldah)
10。創三十六:1 - 8 以掃的後代(Toldah)
11。創三十六:9 - 三十七:1 以東人的始祖,以掃的後代(Toldah)
12。創三十七:2 - 五十:26 雅各的後代 (Toldah)

除了第一大段記述上帝的六日創造天地,其他十一段都是以原文 Toldah 作標題,講述關於某某人後代的事蹟,但不包括該人的誕生。這個字Toldah 也用在創二:4 - 四:26,創二:4的 Toldah 中文翻譯不作“後代”,改為“創造”,因為翻譯成“天地的後代”是讀不通的,所以翻譯成“創造天地的來歷”是最好,指的是天地被造以後所發生的事,特別是有關人的創造及其墮落,但不包括天地其他的創造。我們可以說,創一:1 - 二:3 是以廣鏡頭看天地的創造,創二:4 - 四:26 卻把鏡頭對準了“人”,而不是給我們另一個創造的記錄。

(二)創二:5 堛滿妊它a沒有草木,田間的菜蔬還沒有長起來”指的不過是伊甸園的某個部分,而非全地。創二:8 “耶和華上帝在東方的伊甸立了一個園子。。”(KIV - And the Lord God planted a garden eastward in Eden..”原文是 a garden in Eden,不是 the Garden of Eden。中文不按英文的翻譯說“全地(in the earth)沒有草木。。”,卻說“野地沒有草木”實在是神來之筆。

(三)NIV 版本在創二:4 的翻譯不比 KIV 和 NASB 好。這節的原文是一句話,但 NIV 卻硬硬地把此句拆開,給人一個印象,以為下面是另一個創造的記錄。

(NIV)This is the account of the heavens and the earth when they were created. When the LORD God made the earth and the heavens--

原文應該是:

These are the generations of Heaven and earth, at their creation ,
when YHWH - God made earth and Heaven.

這句話是以希伯來文詩歌體的交叉結構(chiasm pattern) 而且是雙重交叉(double chiasmus) 的形式來表達:

at their creation 對 when YHWH - God made 

Heaven and earth 對 earth and Heaven 

這個句子根本不能拆開來。

不但創二:4 如此,創二:5和6 兩節埵酗T個對句(couplets),創二:7堿O一個三行詩。

創二:5 :Now, no field plant was yet on earth,
           and no field shrub yet had sprouted up, (第一對句)

          for YHWH - God had not sent rain on earth,
                and man, none to work the ground. (第二對句)

創二:6 :So moisture arose from the earth,
      and it watered the face of the ground. (第三對句)

創二:7 :And YHWH - God formed man of dust,
         and inbreathed his nostrils with life,
         and man became a living being. (三行詩)

所以,整本《創世紀》在記載上是很有結構,因為這是聖靈上帝引導摩西所寫的。如果我們閱讀時不注意它的結構和文體,就會以為創二:4 說“這是另一個天地創造的記錄”,或以為創五章和十一章的年數,是可以加起來,如懷疑派不信者所作的,因得出挪亞大洪水約在主前2320年,便妄下結論說,這是“聖經的其中一個死穴”。(參看《疑難解答》第七十三題

不知道我的答復是否令你滿意,還是你仍然覺得“太過牽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