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主頁

疑難解答(四)

“我所說的是我不明白的。。我問你,求你指示我。”- 伯四十二:3 - 4

題數 經文 問題 疑難解答
       
   

返回疑難解答(一)(問題一至六)

(一)
   

返回疑難解答(二)(問題七至十一)

(二)
   

返回疑難解答(三)(問題十二至十六)

(三)
17  

針對梵諦岡教廷在2000年十月一日(中國國慶日)冊封120名死于中國的傳教士為“聖人”的事,中國外交部、中國天主教會、基督教會和《人民日報》等主要媒體都發表長篇文章,列舉歷史上西方傳教士在中國的種種“劣跡”。《人民日報》以一個整版刊登題為《歷史不容篡改》的署名文章,指這些死于中國的傳教士大多數曾對中國犯下了“滔天罪行”。文章說,鴉片戰爭(1840年)后,一些傳教士“充當了西方列強侵略中國的先鋒、后盾和軍師”。文章舉例說,美國傳教士裨治文(Elijah Coleman Bridgman承認,他們千里迢迢來到中國,“于其說是由于宗教的原因,毋寧說是由于政治的原因”。英國傳教士馬禮遜(Robert Morrison)、美國傳教士伯駕(Peter Parker)、裨治文和衛三畏(S.Wells William)等知名傳教士,都是“免費乘坐販運鴉片的船并接受其資助來華的”。文章以英國劍橋大學圖書館里保存的英國鴉片公司1883年檔案中兩封公司老板夸獎德國傳教士郭實臘(Charles Gutzlaff)的信,証明郭實臘充當鴉片販子的翻譯,并參與大規模的鴉片走私活動。

為什么當初身為基督教國家的英國販賣鴉片給中國,發動鴉片戰爭侵略、剝削中國?當時的英國基督徒在作什么?

(四)
18  

基督教當年是隨著洋槍大炮打進中國大門的,宣教士被視為披著宗教外衣的帝國主義文化侵略者,今日的中國基督徒對這段歷史怎么看?

(四)
19  

鐘老師,謝謝您在《問題多多之哥林多》第二十三和二十四課有關聖靈恩賜的教導。我是靈恩派教會的會友。。我是否應該繼續留下?

(四)
20  

請你用三言兩語解釋以下的詞語:聖靈的浸、聖靈的印記、聖靈的充滿、和聖靈的恩膏。

(四)
   

更多疑難。。。(問題二十一至二十五)

(五)
   

更多疑難。。。(問題二十六至三十)

(六)
   

更多疑難。。。(問題三十一至四十一)

(七)
   

更多疑難。。。(問題四十二至五十三)

(八)
   

更多疑難。。。(問題五十四至六十一)

(九)
   

更多疑難。。。(問題六十二至七十二)

(十)
   

更多疑難。。。(問題七十三至七十七)

(十一)
   

更多疑難。。。(問題七十八至一百零一)

(十二)
   

更多疑難。。。(問題一百零二至一百十三)

(十三)
   

更多疑難。。。(問題一百十四至一百三十)

(十四)
   

更多疑難。。。(問題一百三十一至一百四十七)

(十五)
   

更多疑難。。。(問題一百四十八至 一百五十一)

(十六)
   

更多疑難。。。(問題一百五十二至 一百六十六)

(十七)
   

更多疑難。。。(問題一百六十七至 一百八十)

(十八)
   

更多疑難。。。(問題一百八十一至 一百九十一)

(十九)
   

更多疑難。。。(問題一百九十二至 二百二十七)

(二十)
   

更多疑難。。。(問題二百二十八至二百五十)

(二十一)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

17。問:為什么當初身為基督教國家的英國販賣鴉片給中國,發動鴉片戰爭侵略、剝削中國?當時的英國基督徒在作什么?(資料取自《信仰疑惑四百問》馬利編著,更新資源有限公司,1999年)

答:英國政府販賣鴉片給中國,是為了鴉片貿易的利益,以及想打開中國對外貿易大門。當時清政府閉關自守,并不注意對外貿易,設置重重障礙甚至屢次禁止外國運貨來中國貿易,僅僅將對外關系視為“宣揚國威”的形式之一﹔但中國的茶葉和絲網等貨物源源出口,使中國的外貿長期處於高額順差之中,令歐洲的白銀大量流入中國,只有鴉片貿易才改變了這種狀況。英國政府唯利是圖,殘害中國人,甚至不惜訴諸戰爭來保讓毒品貿易,這種可恥的行徑是與基督教精神完全背道而馳的。

鴉片戰爭使中國一蹶不振,自1842年中英簽訂了第一個不平等條約〈南京條約〉開始,巨額賠款、租讓香港,中國淪為備受欺凌的衰弱民族,已經無力抵抗槍炮下的鴉片合法進口了。然而奇怪的是,并沒有發生林則徐擔心的可怕情形:“數十年後,中原几無可以御敵之兵,且無可以充餉之銀” 。相反,從1911年辛亥革命,到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歷史課本對鴉片問題緘默了。什么時候英帝國主義停止向中國販賣鴉片的?

史實經過是,鴉片戰爭之後,在中國的西方宣教士開始注意到鴉片危害中國的嚴重情形,他們與清末海外留學生紛紛奔走呼吁,斥責鴉片販賣違反道德原則,力促英國政府禁止鴉片貿易。1865年,美國傳教士丁韙良出版專書論述鴉片危害及有關鴉片貿易的法律問題。1868年,《中國叢報》從創刊開始,就不斷用中英文刊載各地傳教士反對鴉片貿易的文章。1874年,在華西方傳教士成立了“英華禁止鴉片貿易協會”(The Anglo-Oriental Society for the Suppression of the Opium Trade),號召所有傳教士,積極向本國報告鴉片害處,并呼吁本國禁止鴉片貿易。內地會負責人、英國宣教士Benjamin Broomball匯編了中國境內一百四十年來的傳教士禁煙言論:《在華宣教士禁煙言論集》(The Truth about Opium Smoking,1882),出版後影響廣泛深遠。由於他們在民間積極活動,禁煙派終于在英國議會占多數,西方各國也同時受基督教道德譴責的壓力,迫使英國政府於1906年通過,1908年起,十年內每年減產十分之一,至1917年底停止所有鴉片貿易。1909及1912年,由美籍基督教主教Charles Henry Brent在上海及海牙分別主持兩次國際會議,中、美、英、法、德、俄、意、日、荷蘭、伊朗、葡萄牙等國協議,全面禁止鴉片及毒品貿易走私。雖然鴉片走私活動從未在民間停止(只是不合法地暗中進行),但受政府公開承認和保護的鴉片國際貿易卻不再有了。今日,毒品貿易是全世界各國政府一致公認在法律上禁止的罪行,已不可能有哪一國政府向外國公開進行毒品貿易了。

借助了不義的鴉片戰爭打開閉關自守的中國大門來傳福音給中國,確實使一些傳教士的立場陷於兩難。有些傳教士雖然認為鴉片是罪惡,卻基于所得的傳教利益和文化沙文主義立場,盡力將鴉片戰爭合理化,說成是只有戰爭能將中國開放給基督。早在鴉片戰爭發生之前。個別傳教士為取得進入中國的許可,直接加入了販賣鴉片的東印度公司作雇員,也有人在戰爭後簽訂不平等條約時充當翻譯等。這在中國人民心目中,嚴重破壞了對基督教的印象,雖然這樣的事件是偶然的、個別的,并非傳教士團體按照本國既定的侵略計划行事。至今并沒有証據顯示傳教差會接受了政府任何政治或經濟任務,他們也不需要向政府交代其海外傳教活動。

基督教精神根本與帝國主義的立場完全不同,19世紀中期人們對鴉片的害處還不了解,就像以前人們看待香煙一樣。最早對鴉片害處作科學研究的,就是西方傳教士醫生,他們不斷向本國與世界報告長期觀察中國人深受煙毒之害的研究結果。1888年6月,傳教士戴德生在倫敦“第三屆國際宣教會議”上指出,英國的鴉片在一個星期里對中國人所干的壞事,抵消了西方在華傳教士用整整一年的時間所做的善事而有余。他并且呼吁全國基督徒投入反對鴉片貿易的禱告與行動。隨著時間推移,英國基督徒終於認識到鴉片危害中國的罪惡,最後作出實際行動,參與了制止鴉片貿易。百余年來著眼於商業利益的鴉片問題,結果基於道德考慮取得了協議解決,這是與基督教的道德影響力、以及由宣教士主導進行了半個世紀之久的努力分不開的。

ag00089_.gif (335 bytes)

18。問:基督教當年是隨著洋槍大炮打進中國大門的,宣教士被視為披著宗教外衣的帝國主義文化侵略者,今日的中國基督徒對這段歷史怎么看?(資料取自《信仰疑惑四百問》馬利編著,更新資源有限公司,1999年)

答:歷史的民族屈辱和恩怨,使我們中國人產生極其不平衡的心理。當時西方的堅船利炮,既是侵略我們的武器,又是我們學習現代化的榜樣﹔中國人既仇視又需要西方文化,恨愛交織。中國在挨打狀況下被迫接受西方文化,恐怕這就是“帝國主義文化侵略”的定義了。基督教騎著炮彈才得以公開飛來中國,使得基督教本身在中國的發展處於一種尷尬局面。

(一)盲點:中西雙方的文化優越感。中西雙方都看到了對方的錯,卻看不見自己的。

(1)中國人的盲點:我們往往認為,傳教既然是喪權辱國的不平等條約內容之一,基督教就是強權文化侵略。但清朝以“天朝”自居,以皇帝權威禁止外人傳教和國人信教的自由,是否合理?當時清政府唯我獨尊,根本不允許法制精神下的貿易交往和國際交流,更談不上給中國人民信仰自由了。宣教士李提摩太說:“有人以為西方國家強迫中國政府接受基督教,這實在是一個莫大的誤解......事實上,是中國政府用它莫大的權力強迫自己人不接受基督教,基督教國家并沒有使用任何武力強迫一個中國人加入教會。對基督教國家而言,一切是絕對自由的,但中國政府卻不停地使用恐嚇。”(譯自Timothy Richard,“Riots”,China Mission Handbook,1896,pp 90-91)當時中國人的迷信思想嚴重,閉關自守造成對西方世界的盲目和誤解,再加“吃教”的“二毛子”(按:清末民間貶稱“為洋人辦事”的中國人)的惡劣見証,以及與當地士紳階級產生的利益沖突矛盾等,都不應該把脹算在基督教本身頭上,而是中國人自己的盲點吧。

(2)西方宣教士的盲點:19世紀的宣教士持守的是西方改教運動以後的基本價值觀念 -- 自由、平等,認為傳福音是任何政權都不能阻止的天賦使命。但清政府頑固禁教,甚至不允許宣教士合法居留中國。宣教士認為,戰爭雖然是壞事,卻轟開了中國大門,正好利用條約來得到傳福音的自由,和當地政府的公平保護,可以把壞事變好事。他們沒有注意西方國家在自由平等口號下的不純正動機與不合理行為,看不到嚴重傷害了中國人民族感情和自尊的惡果,因為以槍炮為後盾的強權政治下自由傳教的誘惑太大了。

當時西方的屬靈傳統將非基督教的其他文化都當做敵基督,宣教士本身不自覺秉承了西方文化優越感,忽略西方文明也有不合基督教真理的一面。在當時西方不斷進步也向外擴張的時代,雖然傳教士不是所謂侵華先鋒,卻難免不受帝國文化的思想影響。一些宣教士不了解也看不起華夏文明,專橫偏袒“二毛子”,以及本身種種不良的生活見証,已經引起有見識的西方外交官警告:“基督教會在中國的最大敵人,就是傳教士自己和自稱為保教者的西方列強。”(史式微:《江南傳教史》卷二,頁200-201)可惜具有這種眼光和胸襟的西方人在19世紀上半期還是少數。

(二)政教之分:基督教真理是人類最基本的需要,不是帝國主義的侵略工具。宣教士的基本立場是傳福音、救世、愛中國,例如,八國聯軍蹂躪北京時,內地會宣教士首先寫信給本國,發出強烈譴責:“古都北京闖進了兩個強盜,燒殺搶掠,他們一個叫英格蘭,一個叫法蘭西......”馬克思的文章也引用了這段話。把基督教與帝國主義混為一談,是不符合歷史事實的。但宣教士不是完人,教會確有錯誤,良好動機在人的歷史、文化局限及罪性下,也可能產生不良效果,而且事實上產生了壞的後果。他們的某些言行,確實不自覺地傷害了中國人的民族自尊。這樣,傳教士及其事業在象徵意義上與帝國主義文化侵略的關系,就真是糾纏不清的了。

ag00089_.gif (335 bytes)

19。問:鐘老師,謝謝您在《問題多多之哥林多》第二十三二十四課有關聖靈恩賜的教導。我是靈恩派教會的會友。。。我是否應該繼續留下?

答:去留的問題不是我可以替你決定的。我知道青年人都很喜歡去靈恩派教會,理由是他們可以直接親身體驗宗教,感情得到宣泄,個人需要被重視,再加上人性里面的追求特殊的能力,行神跡奇事的欲望得到滿足,又不用管太多的神學理論,只要夾著一套靈恩權能、健康與財富的福音道理,就能過一個自認是丰盛的生命。這跟許多后現代的新興宗教有相同的特征,我們若不慎思明辨,就會跟別人一樣一蜂窩地擇寬門,走大路,結局卻是滅亡。(太七:13 - 14)

在《問題多多的哥林多》第二十四課,我曾把傳統教會和靈恩派教會作如下的比較:“二十世紀初上帝興起靈恩運動本有他的美意,但傳統教會由于墨守成規、過分理性化和制度化,以致不能復興﹔靈恩派教會卻因為對聖靈的恩賜一知半解,高舉說方言和神跡奇事,歪曲了林前十二至十四章的教導,再加上把教義建立在經驗上,高舉經驗勝過聖經真理,以致教會充滿了假像,給魔鬼一個橋頭堡,成為破壞基督教合一的場所。”我個人不把靈恩派教會當作是洪水猛獸,但卻盼望在當中的弟兄姊妹能早日覺醒歸正,不再自欺欺人。

唐崇榮牧師也曾作如下的分析福音派與靈恩派的優弱點,你可以拿來參考,再作決定。但不管你決定“去”還是“留”,我都衷心祝福你在主里繼續長進。

靈恩派的教會有一些東西是傳統的老教會忽略掉的,他們很注重會眾的參與。換句話說,聽眾感受到他在聚會中間,聽眾感到他有份,聽眾感到他有與神交通,有團契的喜樂,而普通的教會在這方面的覺悟比較差,或者是比較沒有感情的冷靜。

第二:靈恩派的聚會中很注重贊美,所以他們很自由的贊美,而他們用的音樂的本質沒有辦法與宗派教會中的聖樂相比,宗派教會所采用的許多聖樂是很偉大的杰作,不過沒有深入的了解及從聖樂的敬拜中,提起人們對敬拜的價值觀,所以引起很多人把那種比較感情化親身體會的音樂代替了真正聖樂的價值。

舉個例子:《聖哉、聖哉、聖哉》,這是大調,是很崇高喜樂的,第一個音是一致的(Unison),大家同唱同樣的音,是齊的,表示敬拜時大家一同敬拜,唱到第三個“聖”字的時候,最高音與最低音已隔了一個音階(octave),是什么意思呢?我把我的敬拜交給主的時候,我俯伏主前,上帝在天我在地上。聖哉三次表示三位一體。

聖詩中有很多丰富的意義。在《普世歡騰救主下降》這首詩歌里(i7.6|5.4|32|1.|)從最高到最低,表示從天上來到人間,道成肉身(5|6.6|7.7|i.),人才回到上帝那里去。

青年人愛到那一間教會去,沒有人可以攔阻你,但是盼望你有更深的認識,然後整理你的價值觀的問題。最重要的是不能夠什麼靈都接受,要試驗這個靈是出於上帝或者不是出於上帝。他們有時候在各別的禱告團契中開會講出一些的預言,而如果真的發生過這樣的事情,你就會特別謹慎:“我來了,我來了,我來到我的兒女中間”,這是邪靈,不是聖靈。第一:因為聖靈已經在他兒女的心中,不需要重來,這是原則。不論氣氛多么可愛、道理多麼可怕,但是真理不對。“我來到我的兒女中間”,聖經從來沒有講基督徒是聖靈的兒女,基督徒是與基督同為后嗣,是上帝的兒女。

第二:如果在聚會中有人講說:“我是耶穌,我是耶穌”,這是邪靈,因為除了那位道成肉身,自己成為肉體,借著馬利亞生下來以外,別的耶穌都不是救主,而那一位未曾透過聖靈,在任何一個人身體里面用嘴唇講出他是耶穌的,都不是真的。彼得在聖靈充滿的時候,他有沒有說:“我是耶穌”?沒有,保羅也沒有這樣作。

第三:如果他用神的第一人稱講說:“我與你同在,你在我面前跪下,我不撇下你”,看似聖經的話,但是用第一人稱,用神的尊稱講“我”的,這是邪靈。因為最大的使徒未曾講過“我是上帝”,最大的先知被聖靈感動的時候也沒有講,全本聖經記載,先知只能說:“耶和華如此說”,然後才講出要講的話,最大的使徒只能說:“我奉耶穌的名吩咐你起來”,沒有說:“你起來,我要醫治你。”

第四:當一個團契在禱告時,如果一個人說:“耶穌、耶穌、耶穌”,一直講耶穌的名字的時候,常常把“主耶穌”(Lord Jesus)的“主”丟了,等到他清醒的時候,他會講“主耶穌”,但是當那個靈來的時候,他的“主”這個字不見了,這更証明那個“耶穌”不是聖經的耶穌。耶穌這個名稱在第一世紀的時候是一個普遍的名字,所以一個人好像被靈充滿直呼“耶穌”,你要問他:“那一個耶穌?”(which one)來試驗那靈。在菲律賓有父母為孩子取名為耶穌,菲律賓有一些人每年受難節甘愿被釘,然後再把釘拔出來,不要放藥,等一個月讓傷口自動痊愈,每年重復被釘十字架,這些人好像很愛耶穌,其實這是模仿那不可被模仿獨一的救主,他在十字架上拯救世人。求主幫助我們,讓我們有慎思明辨的靈來處理這些事情。

ag00089_.gif (335 bytes)

20。問:請你用三言兩語解釋以下的詞語:聖靈的浸、聖靈的印記、聖靈的充滿、和聖靈的恩膏。

答:用三言兩語來解釋這些詞語,我可沒有那等功力。不過,我跟你一樣,時常被那些長篇大論,引經據典的解釋越搞越糊涂。在這里,讓我嘗試簡單地解釋這些詞語,希望能給你一點幫助。

(一)聖靈的印記:這是保羅的用字,在林后一:21 - 22 說:“那在基督里堅固我們和你們,并且膏我們的,就是上帝。他又用印印了我們,并賜聖靈在我們心里作憑據。”弗四:30 說:“不要叫上帝的聖靈擔憂,你們原是受了他的印記,等候得贖的日子來到。”換句話說,聖靈的印記是上帝的作為,賜聖靈給得救的信徒,作為屬神的表記。這有如獻祭時,每只羊都經過最精密的檢查,只有身體上毫無瑕疵的,才用聖殿的印,加上印記,証明它乃合乎獻祭之用。每個信徒在認罪悔改,接受耶穌基督為救主時,就受了聖靈的印記。這印記會退色嗎?會失去嗎?聖經沒有說,我們也不要瞎猜,反正這不過是修辭學里的一種表達形式。

(二)聖靈的浸或聖靈的洗:全本聖經只記載七次:太三:11,可一:8,路三:16,約一:33,徒一:5,十一:15 - 16,林前十二:13。怎樣解釋這個詞語,很大程度上看你信主后有沒有特別的屬靈經歷。像章立生博士因自己曾經歷“從高天伸手抓住我”(詩十八:16),所以他是贊同慕安得烈(Andrew Murrey)的說法,認為聖靈的浸并非信徒重生的初次的恩賜,而乃是另一次領受聖靈,他和榮耀的主,在他大能里面確切的交契。正如聖靈在舊約和新約時代的運行,乃有兩重的意義,乃顯著表明門徒在五旬節前后的兩種境界﹔所以大多數信徒也有兩種相應的不同的經驗。他認為正如人因信主耶穌基督而得到救恩﹔照樣,人因信聖靈而得著能力,而成聖,這就是聖靈的浸。人必須按照以弗所書里面的兩種祈禱,向天父求告,并以更新的降服的信心和順服,來到主耶穌基督面前,才可得到聖靈的澆灌,使他從原有的境界,提升到一種更高的境界。

至于唐崇榮牧師,他則認為聖靈的浸絕對不是靈恩派所說的第二個祝福或第二次經驗。聖靈的浸其實是聖靈在五旬節潔淨教會,是一次成就的,正如耶穌死而復活是一次的事。一個人受洗歸入基督,不表示基督再死一次再活一次,乃是聖靈把人歸入基督的死與他的復活,照樣聖靈潔淨教會,教會成為聖而公之教會,是使徒行傳第二章那天成就的,任何人受了聖靈的洗,聖靈就把他帶進那個潔淨的教會的那個經驗里,所以我們都從一位聖靈受了洗,歸入基督。

我個人的解釋很簡單:一個人若是被牧師奉父、子、聖靈的名受洗,聖靈就立刻把他歸入基督的死和復活。他可能對聖靈上帝這個位格沒有認識,就好像誕生的嬰兒對自己的父母親不認識一樣,這并不表示他不屬于父母,所以人在受洗時不認識聖靈上帝,并不表示他不歸入基督。嬰兒逐漸長大后就會認識父母親,同樣的道理,信徒在基督的恩典和知識上逐漸長進,就自然會認識聖靈上帝。信徒不需要再一次經歷聖靈的浸才認識他,除非他原本不是受父、子、聖靈的洗。這就是為什么在使徒行傳第八章,當彼得和約翰知道撒瑪利亞的人只是奉耶穌的名受洗,他們就要再次跟他們受聖靈的洗。同樣的道理,在使徒行傳第十九章,當保羅知道以弗所的人只是受了施洗約翰的悔改的洗,他也要跟他們再次施聖靈的洗。

受聖靈的洗就一定說方言嗎?如果我們只從使徒行傳的記載就建立這樣的教義是很危險的。我時常提醒大家,不要根據敘事文體記所載上帝如何在一些人的身上所作的事來建立教義,因為這些經歷不是絕對的。譬如,亞拿尼亞和撒非喇欺哄聖靈,就立刻被處死,但今天很多人欺哄聖靈,卻沒有立刻被處死。受聖靈的洗就一定得著能力事奉上帝嗎?對一些人來說,這是千真萬確的,但對另一些人,可能卻是更加認識上帝,過一個更敬虔的生活,結聖靈的果子累累。

(三)聖靈的充滿:聖靈與信徒同在是永永遠遠的。這是上帝在聖子里面的應許,在五旬節就成就了。聖靈的洗只有一次,聖靈的充滿是常常重復的,就好像結婚一次,但愛是要繼續不斷重復的。弗五:18說:“乃要被聖靈充滿。”“充滿”是現在式被動語態命令語氣。換句話說,雖然聖靈早已內住在心,但我們的生命未必被他管治,現在上帝命令我們要持續地被聖靈充滿,讓他完全的統治我們生命的每一個層次,包括我們的思想、情感、意志、行為等等。

(四)聖靈的恩膏:“恩膏”是舊約的常用字,它與耶和華仆人各樣的聖職有很密切的關系。祭司要被膏抹,使他成聖﹔君王要被膏抹,好使上帝的靈住在他身上,使他有智慧聰明和能力﹔先知要被膏抹,使他可以對百姓傳講上帝的話語。在舊約,我們看到上帝是用油作為膏抹的媒介,這是預表新約聖靈的恩膏,使我們的靈命得以成聖。“恩膏”出現在新約的次數不多,如路四:16 - 19,徒四:27,徒十:38,林后一:21 - 22,約壹二:27等。恩膏帶來事奉的能力,也獲得智慧和知識,使我們可以勝任他的事工。

我覺得自己也太羅嗦。總之,

聖靈的印記是我們得救的保証書﹔

聖靈的洗把我們歸入基督上帝的大家庭﹔

聖靈的充滿讓他統治我們的生命﹔

聖靈的恩膏使我們可以勝任他的事工。

這樣的三言兩語你該滿意了吧。:)

章立生博士說得好,不要在這些詞語的定義上咬文嚼字,在神學上過分苛細的解釋與定義。重要的是,我們要借著聖靈,使我們與上帝有生命和愛的交契。

ag00089_.gif (335 bytes)

網上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