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希伯來書》 - 堅守主道,忍耐到底

第十二課 - 神子(人子)比天使小一點。。(二)

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經文:來二:5 - 18

主旨:

“牧者”很巧妙地引用大衛的詩篇八:4-8 節,一方面告訴會眾,人在被造時是何等的尊貴,“上帝賜給人榮耀、尊貴為冠冕,將他手所造的都派人管理,叫萬物都服在人的腳下。”人也有份于管轄“將來的世界”﹔另一方面則告訴會眾,當人犯罪墮落,他就失去了這個尊貴的地位,“神子”耶穌倒空自己,成為“人子”耶穌,“他比天使微小一點”,代替墮落的人,背負世人的罪,走上十字架的道路,為人人嘗了死味,就得了尊貴、榮耀為冠冕。

1。來二:5 - 18  “5我們所說將來的世界,上帝原沒有交給天使管轄。6但有人在經上某處証明說:‘人算什么,你竟顧念他?世人算什么,你竟眷顧他?7你叫他比天使微小一點(注:或作"你叫他暫時比天使小"),賜他榮耀、尊貴為冠冕,并將你手所造的都派他管理,8叫萬物都服在他的腳下。’既叫萬物都服他,就沒有剩下一樣不服他的。只是如今我們還不見萬物都服他,9惟獨見那成為比天使小一點的耶穌(注:或作"惟獨見耶穌暫時比天使小"),因為受死的苦,就得了尊貴、榮耀為冠冕,叫他因著上帝的恩,為人人嘗了死味。10原來那為萬物所屬、為萬物所本的,要領許多的兒子進榮耀里去,使救他們的元帥因受苦難得以完全,本是合宜的。11因那使人成聖的和那些得以成聖的,都是出于一。所以他稱他們為弟兄,也不以為恥,12說:‘我要將你的名傳與我的弟兄,在會中我要頌揚你。’13又說:‘我要倚賴他。’又說:‘看哪,我與上帝所給我的兒女。’14兒女既同有血肉之體,他也照樣親自成了血肉之體,特要借著死,敗壞那掌死權的,就是魔鬼,15并要釋放那些一生因怕死而為奴仆的人。16他并不救拔天使,乃是救拔亞伯拉罕的后裔。17所以,他凡事該與他的弟兄相同,為要在上帝的事上成為慈悲忠信的大祭司,為百姓的罪獻上挽回祭。18他自己既然被試探而受苦,就能搭救被試探的人。”

《新譯本》:5上帝并沒有把我們所說的“將來的世界”,交給天使管轄﹔6但是有人在聖經上某一處証實說:“人算甚么,你竟記念他?世人算甚么,你竟眷顧他?7你使他比天使稍低微一點,卻賜給他榮耀尊貴作冠冕,(有些古卷在此有“并立他統管你手所造的一切”一句)8使萬物都服在他的腳下。”既然萬有都服了他,就沒有剩下一樣不服他的了。但是現在我們還沒有看見萬有都服他。9不過,我們看見那位暫時成了比天使卑微的耶穌,因為受了死的痛苦,就得了榮耀尊貴作冠冕,好叫他因著上帝的恩典,為萬人嘗了死味。10萬有因他而有、藉他而造的那位,為了要帶領許多兒子進入榮耀里去,使救他們的元首藉著受苦而得到成全,本是合適的。11因為那位使人成聖的,和那些得到成聖的,同是出于一個源頭﹔所以他稱他們為弟兄也不以為恥。12他說:“我要向我的弟兄宣揚你的名,我要在聚會中歌頌你。”13又說:“我要信靠他。”又說:“看哪,我和上帝所賜給我的孩子們。”14孩子們既然同有血肉之體,他自己也照樣成為血肉之體,為要藉著死,消滅那掌握死權的魔鬼,15并且要釋放那些因為怕死而終身作奴仆的人。16其實,他并沒有救援天使,只救援亞伯拉罕的后裔。17所以,他必須在各方面和他的弟兄們相同,為了要在上帝的事上,成為仁慈忠信的大祭司,好為人民贖罪。18因為他自己既然經過試探,受了苦,就能夠幫助那些被試探的人。

KJV:5 For unto the angels hath he not put in subjection the world to come, whereof we speak. 6 But one in a certain place testified, saying, What is man, that thou art mindful of him? or the son of man, that thou visitest him? 7 Thou madest him a little lower than the angels; thou crownedst him with glory and honour, and didst set him over the works of thy hands: 8 Thou hast put all things in subjection under his feet. For in that he put all in subjection under him, he left nothing that is not put under him. But now we see not yet all things put under him. 9 But we see Jesus, who was made a little lower than the angels for the suffering of death, crowned with glory and honour; that he by the grace of God should taste death for every man. 10 For it became him, for whom are all things, and by whom are all things, in bringing many sons unto glory, to make the captain of their salvation perfect through sufferings. 11 For both he that sanctifieth and they who are sanctified are all of one: for which cause he is not ashamed to call them brethren, 12 Saying, I will declare thy name unto my brethren, in the midst of the church will I sing praise unto thee. 13 And again, I will put my trust in him. And again, Behold I and the children which God hath given me. 14 Forasmuch then as the children are partakers of flesh and blood, he also himself likewise took part of the same; that through death he might destroy him that had the power of death, that is, the devil; 15 And deliver them who through fear of death were all their lifetime subject to bondage. 16 For verily he took not on him the nature of angels; but he took on him the seed of Abraham. 17 Wherefore in all things it behoved him to be made like unto his brethren, that he might be a merciful and faithful high priest in things pertaining to God, to make reconciliation for the sins of the people. 18 For in that he himself hath suffered being tempted, he is able to succour them that are tempted.


上一課,我已經和大家看了這段經文的“森林”,今天我們就要細查每一棵樹了。

一。首先我們查考來二:5-9。

5我們所說將來的世界,上帝原沒有交給天使管轄。

6但有人在經上某處証明說:‘人算什么,你竟顧念他?世人算什么,你竟眷顧他?

7你叫他比天使微小一點(注:或作"你叫他暫時比天使小"),賜他榮耀、尊貴為冠冕,并將你手所造的都派他管理

8叫萬物都服在他的腳下。’既叫萬物都他,就沒有剩下一樣不他的。只是如今我們還不見萬物都他,

9惟獨見那成為比天使小一點的耶穌(注:或作"惟獨見耶穌暫時比天使小"),因為受死的苦,就得了尊貴、榮耀為冠冕,叫他因著上帝的恩,為人人嘗了死味。


原文:



我在上一課已經說了,從宏觀的角度來看,這是保羅腓二:6-11 的“翻版”,重點是說聖子基督的虛己,道成肉身,背負世人的罪,存心順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后從死里復活,就得了尊貴、榮耀為冠冕,坐在高天至大者的右邊 。從經文里,我們也看到父上帝、聖子、天使、人、萬有之間的垂直關系:

A。“我們所說將來的世界,上帝原沒有交給天使管轄。”(來二:5)

天使是上帝所造的靈界活物,但他們既不能與神子相比,也不能與人相比,因為即使他們犯罪墮落,上帝并不救拔天使,只是救拔人(來二:16)。天使只不過是服役的靈,奉差遣為那將要承受救恩的人效力(來一:14)。

這節經文告訴我們一個很重要的真理,“現在的世界”有終結的一天,另外還有一個“將來的世界”(inhabited world)。來六:4-6 說:“論到那些已經蒙了光照、嘗過天恩的滋味、又于聖靈有分、并嘗過上帝善道的滋味、覺悟來世權能的人,若是離棄道理,就不能叫他們從新懊悔了。”“將來的世界”是只有蒙恩得救的人才能進入的世界。從聖經別處也有這樣的教導,主耶穌稱為“上帝的國”(或“神的國”),主耶穌作王,上帝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太六:9)。對我們來說,這個國是 already but not yet(已然、未然﹔已經臨到,但尚未完全)。為什么 not yet?因為在現在的國里,不是所有國民都敬重“王”的名和用心靈和誠實敬拜他﹔“王”的旨意 也沒有在國里通行無阻。所以,福音書有時說:“法利賽人問:‘上帝的國几時來到?’耶穌回答說:‘上帝的國來到不是眼所能見的。人也不得說:‘看哪,在這里!看哪,在那里!'因為上帝的國就在你們心里。”(路十七:20-21)但主耶穌有時又說:“我告訴你們,從今以后,我不再喝這葡萄汁,直等上帝的國來到。”在福音書,主耶穌都是用比喻講解有關上帝國的事,如 太十三章、太二十章葡萄園的比喻、太二十二章喜筵的比喻、太二十五章按才干接受托付的比喻。。

問題來了,現在的教會是上帝的國嗎?地上的教會不是。理由很簡單,雖然基督是教會的頭(弗五:23),教會是基督的身體(西一:24),但不是所有的教會都尊主為聖和為大。加爾文把教會分為“有形的教會”和“無形的教會”兩類,前者是“看得見的教會”﹔后者是“看不見的教會”。“無形教會”是指“在上帝眼中的真教會,而被納入其中的,只是那些蒙了上帝的揀選和恩典作為他兒女,并借聖靈成聖作基督真肢體的人。這教會所包括的不只是某一個世代住在地上的聖徒,而且是一切從太初以來曾在世上活過的選民。”“有形的教會”則是地上的教會,指“那些散布在普世的一群人,這群人自認為崇拜 上帝和耶穌基督,由洗禮被納入他的道理中,從領受聖餐承認他們在真道和愛心上的一致,共同持守主的道,并保存基督為傳道所設立的牧職。”他認為,我們必須只相信并且追求那看不見的教會,而地上“有形的教會”最大的問題是:“在這教會內,有許多假冒為善的人,他們沒有基督,只在名義和外表上有他﹔另有許多自大、貪財、嫉妒、誹謗、生活放蕩的人。”

“無形的教會”就是上帝的國嗎?是。在《希伯來書》第十二章22-24節說,當我們離開教會時代,來到天上的大團圓,就是天上的耶路撒冷,“那里有千萬的天使,有名錄在天上諸長子之會所共聚的總會,有審判眾人的上帝和被成全之義人的靈魂,并新約的中保耶穌,以及所洒的血。”天上的錫安有天使、上帝、耶穌,那是不解自明。這里的“被成全的義人”指的是誰呢?一般解經家說他們是舊約那些上帝以他們的信心為義(像亞伯拉罕一樣),但要在基督來了才被成全的人﹔“眾長子”是組成教會的信徒,有特權與基督同作后嗣,繼承基業的。

但天上的耶路撒冷還不是我們最終要去的地方。啟二十一:2,10 使徒約翰告訴我們:“我又看見聖城新耶路撒冷由上帝那里從天而降。。我被聖靈感動,天使就帶我到一座高大的山,將那由上帝那里從天而降的聖城耶路撒冷指示我。 。。”天上的錫安再次成為地上的錫安,但這是一個不同的地。“我未見城內有殿,因主上帝全能者和羔羊為城的殿。那城內又不用日月光照,因有上帝的榮耀光照,又有羔羊為城的燈。”(啟二十一:22-23)這是新天新地,這才是最終的“上帝的國”,也就是來二:5 所說的“將來的世界”。“現在的世界”會如彼得說的,“。。那日,天必大有響聲廢去,有形質的都要被烈火銷化,地和其上的物都要燒盡了。這一切既然都要如此銷化,你們為人該當怎樣聖潔、怎樣敬虔,切切仰望上帝的日子來到。在那日,天被火燒就銷化了,有形質的都要被烈火熔化。但我們照他的應許,盼望新天新地,有義居在其中。”(彼后三:10-13)

上帝沒有把“將來的世界”交給天使管轄,而是交給基督,他要作王,是萬王之王,信他的也要與他一同作王。聖經里有許多經文支持這樣的說法,如:

林前十五:25  因為基督必要作王,等上帝把一切仇敵都放在他的腳下。

提后二:12  我們若能忍耐,也必和他一同作王﹔我們若不認他,他也必不認我們﹔

啟十一:15,17  第七位天使吹號,天上就有大聲音說:“世上的國,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國﹔他要作王,直到永永遠遠。。昔在、今在的主上帝,全能者啊,我們感謝你!因你執掌大權作王了。”

啟二十:4,6   我又看見几個寶座,也有坐在上面的,并有審判的權柄賜給他們。我又看見那些因為給耶穌作見証,并為上帝之道被斬者的靈魂,和那沒有拜過獸與獸象,也沒有在額上和手上受過 它印記之人的靈魂,他們都復活了,與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 。。在頭一次復活有分的有福了、聖潔了!第二次的死在他們身上沒有權柄。他們必作上帝和基督的祭司,并要與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

從這節經文,我們再次看到,“兒子”耶穌基督是絕對比天使更尊貴!


B。“但有人在經上某處証明說:‘人算什么,你竟顧念他?世人算什么,你竟眷顧他?你叫他比天使微小一點(注:或作"你叫他暫時比天使小"),賜他榮耀、尊貴為冠冕, (并將你手所造的都派他管理)(《新譯本》告訴我們有些古卷有這一句),叫萬物都服在他的腳下。’既叫萬物都服他,就沒有剩下一樣不服他的。只是如今我們還不見萬物都服他 。。”(來二:6-8)

“服在”(原文 ,英文 subjected)在第八節以不同的形式出現了四次。

“將來的世界”不是交給天使管轄,而是由基督作王掌管,并有得救的人參與。人能參與不是在墮落后,上帝才想出來的計划,而是在被造的時候,上帝就已經賦予人這個尊貴的地位。《希伯來書》的“牧者”引用舊約《詩篇》第八篇支持這樣的說法:

《和合本》詩八:4-8

4。。人算什么,你竟顧念他?世人算什么,你竟眷顧他?
5你叫他比天使微小一點,并賜他榮耀尊貴為冠冕。
6,7,8你派他管理你手所造的,使萬物,就是一切的牛羊、田野的獸、空中的鳥、海里的魚,凡經行海道的,都服在他的腳下。

注:當時“牧者”引用的當然不是《和合本》所根據的《希伯來文聖經》,而是《七十士譯本》(希臘文舊約聖經)(請參考第九課)。《七十士譯本》把《希伯來文聖經》來二:5 “你叫他比  Elohim 微小一點”的 Elohim 譯作“天使”,而不是“神”。(注:《和合本》,KJV 也把詩二:5 的 Elohim 譯作“天使”)

大衛是在聖靈的啟示下把人在被造時的尊貴寫下來。上帝賜給人榮耀、尊貴為冠冕,將他手所造的都派人管理,叫萬物都服在人的腳下。但人犯罪墮落后,就失去了這個尊貴的地位,以致如今萬物并沒有服在人的腳下。但與天使犯罪墮落不同的是,上帝在永恆里已經計划了,要救拔墮落的人。

怎樣救拔墮落的人呢?《希伯來書》的“牧者”仍然引用大衛的同一詩句,把它應用在“人子”耶穌身上。

《和合本》詩八:4-8

4。。人算什么,你竟顧念他?世人算什么,你竟眷顧他?
5你叫他比天使微小一點,并賜他榮耀尊貴為冠冕。
6,7,8你派他管理你手所造的,使萬物,就是一切的牛羊、田野的獸、空中的鳥、海里的魚,凡經行海道的,都服在他的腳下。

“神子”耶穌,“原來那為萬物所屬、為萬物所本的”(來二:10),萬物都應服在他的腳下的,“倒空”自己,成為“人子”耶穌﹔“他比天使微小一點”,代替墮落的人,所以“如今我們還不見萬物都服他。”(來二:8)這是保羅在腓二:6-11 的“倒空論”的前半部(“他本有上帝的形象,不以自己與上帝同等為強奪的,反倒虛己,取了奴仆的形象,成為人的樣式。-- 腓二:6-7)。他在《羅馬書》第五章則從另一角度看這“代替論”:因“首先的亞當”犯罪,眾人都死了﹔因“末后的亞當”(人子耶穌基督﹔保羅是在林前十五:45 首先提出“末后的亞當”的觀念)的義行,眾人也就被稱義得生命。(羅五:18-19  “如此說來,因一次的過犯,眾人都被定罪﹔照樣,因一次的義行,眾人也就被稱義得生命了。因一人的悖逆,眾人成為罪人﹔照樣,因一人的順從,眾人也成為義了。”)


C。“惟獨見那成為比天使小一點的耶穌(注:或作"惟獨見耶穌暫時比天使小"),因為受死的苦,就得了尊貴、榮耀為冠冕,叫他因著上帝的恩,為人人嘗了死味。”(來二:9)

“耶穌”(Jesus) 的名第一次出現在《希伯來書》﹔《希伯來書》的“牧者”在之前只是提到“兒子”。

“神子”倒空成為“人子”,目的何在?乃是要背負世人的罪,走上十字架的道路,為人人嘗了死味﹔特要借著死敗壞那掌死權的魔鬼,并要釋放那些一生因怕死而為奴仆的人(來二:14-15)。

結果如何?“因為受死的苦,就得了尊貴、榮耀為冠冕。。”這是保羅在腓二:6-11 的“倒空論”的后半部,那里說:“既有人的樣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順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所以上帝將他升為至高,又賜給他那超乎萬名之上的名,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穌的名無不屈膝,無不口稱耶穌基督為主,使榮耀歸與父上帝。”(腓二:8-11)

人子耶穌基督這樣做不單叫墮落的人,因信他而罪得赦免,稱義得生命,也因著人子凡事受過試探而受苦,所以他能體恤我們的軟弱,成為我們隨時的幫助。這樣就帶出下文(來二:10-18),人子耶穌的另一個稱號,“慈悲忠信的大祭司”。


小結(來二:5-9):

“牧者”很巧妙地引用大衛的詩篇八:4-8 節,一方面告訴會眾,人在被造時是何等的尊貴,“上帝賜給人榮耀、尊貴為冠冕,將他手所造的都派人管理,叫萬物都服在人的腳下。”人也有份于管轄“將來的世界”﹔另一方面則告訴會眾,當人犯罪墮落,他就失去了這個尊貴的地位,“神子”耶穌倒空自己,成為“人子”耶穌,“他比天使微小一點”,代替墮落的人,背負世人的罪,走上十字架的道路,為人人嘗了死味,就得了尊貴、榮耀為冠冕。

下一課,我會繼續和大家查考來二:10-18。

默想:

十字架的苦難



腓二:8  “既有人的樣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順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

    身為基督徒,我們了解基督在各各他犧牲的屬靈意義,但是卻很容易忘記他在那里所忍受的巨大苦難。最難忍受的是與天父的分離,但是身體所受的苦也是超乎想象的。

    丹•布南(Dan Baumann)在《勇于相信》(Dare to Believe)一書中,分享了一些可以增強我們對救主感恩的想法。他寫道:“我們有時因缺乏智慧,有時又因下意識不自覺地美化了十字架。珠寶和教堂尖塔之類的東西通常是吸引人的裝飾品,但是對于被釘十字架的真實故事卻不具任何意義。在第一世紀,這是最痛苦的一種死刑。受刑人被放在木頭做成的十字架上,釘子則釘 入犯人的手腳之中,然后將十字架升起并固定在地上,撕裂受刑者的血肉,并以極端痛苦的疼痛折磨其身體。歷史學家提醒我們,即使是士兵也無法適應這樣的慘況,因而常以烈酒來麻痺他們的知覺。”

    透過重新體會我們救主身體所受的苦難,讓我們再次為著他在各各他的犧牲而感恩。他是如此愛我們,因而愿意為我們死在十字架上  --  甚至是承受極端痛苦。

    救主是否為我罪愆,

    被釘十架受害?

    無限慈憐無限恩典!

    無窮無邊的愛!

    與主的犧牲相比,我們再大的犧牲也微不足道。

(取自《靈命日糧》2004年十一月11日,作者:Richard W De Hann)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