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希伯來書》 - 堅守主道,忍耐到底

第十六課 - 勸勉與警戒(二B)(因不信不得進入安息。。)

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經文:來四:1 - 13

主旨:

一、在這段經文里,“牧者”是從《創世記》上帝的“安息”, 談到出埃及的第一代以色列人有進迦南安息之地的應許,再說到約書亞率領第二代以色列人的進入迦南的“安息”,然后是詩篇九十五有關“今日”,即應許另一安息日的安息。“牧者”沒有直接提到,但《福音書》上主耶穌說的“到我那里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以及“牧者”在《希伯來書》第十二章間接提到,在天上的耶路撒冷的“安息”,還有《啟示錄》里談到在主里面死的人,他們息了自己的勞苦而有的“安息”,我都在這一課和大家一同探討。

二、“所以,我們務必竭力進入那安息,免得有人學那不信從的樣子跌倒了。” -- 這是“牧者”最后得到的結論。他以此勸勉當時的會眾(特別是猶太裔的信徒),不要因為落在患難中而信心動搖,甚至存著不信的惡心,把永生上帝離棄,以致像過去的以色列人不得進入應許的安息地。“牧者”說,“我們已經相信的人得以進入那安息。。”不管是今生在地上的安息,還是在主里面死了,息了自己的勞苦,在天上的安息,“我們務必竭力進入那安息”,不可半途而廢。

 

1。來四:1 - 13  “1我們既蒙留下有進入他安息的應許,就當畏懼,免得我們中間(注:"我們"原文作"你們")或有人似乎是趕不上了。2因為有福音傳給我們,象傳給他們一樣﹔只是所聽見的道與他們無益,因為他們沒有信心與所聽見的道調和。3但我們已經相信的人得以進入那安息,正如上帝所說:‘我在怒中起誓說, 「他們斷不可進入我的安息!」’其實造物之工,從創世以來已經成全了。4論到第七日,有一處說:‘到第七日,上帝就歇了他一切的工。’5又有一處說:‘他們斷不可進入我的安息!’6既有必進安息的人,那先前聽見福音的,因為不信從,不得進去。7所以過了多年,就在大衛的書上,又限定一日,如以上所引的說:‘你們今日若聽他的話,就不可硬著心。’8若是約書亞已叫他們享了安息,后來上帝就不再提別的日子了。9這樣看來,必另有一安息日的安息,為上帝的子民存留。10因為那進入安息的,乃是歇了自己的工,正如上帝歇了他的工一樣。11所以,我們務必竭力進入那安息,免得有人學那不信從的樣子跌倒了。12上帝的道是活潑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兩刃的劍更快,甚至魂與靈、骨節與骨髓,都能刺入、剖開,連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13并且被造的沒有一樣在他面前不顯然的﹔原來萬物在那與我們有關系的主眼前,都是赤露敞開的。”

《新譯本》:1所以,那進入安息的應許,既然還給我們留著,我們就應該戰戰兢兢,恐怕我們中間有人像是被淘汰了。2因為有福音傳給我們,像傳給他們一樣,只是他們所聽見的道,對他們沒有益處,因為他們沒有用信心與所聽見的打成一片(“沒有用信心與所聽見的打成一片”,有古卷作“沒有用信心與聽從這道的人打成一片”)。3然而我們信了的人,就可以進入那安息。正如上帝所說:“我在烈怒中起誓說,他們絕不可進入我的安息!”其實上帝的工作,從創立世界以來已經完成了。4因為論到第七日,他在聖經某一處說:“在第七日上帝歇了他的一切工作。”5但在這里又說:“他們絕不可進入我的安息。”6既然這安息還留著要讓一些人進去,但那些以前聽過福音的人,因為不順從不得進去﹔7所以上帝就再定一個日子,就是過了很久以后,藉著大衛所說的“今天”,就像前面引用過的:“如果你們今天聽從他的聲音,就不要硬著心。”8如果約書亞已經使他們享受了安息,上帝后來就不會再提到別的日子了。9這樣看來,為了上帝的子民,必定另外有一個“安息日”的安息保留下來。10因為那進入上帝安息的人,就歇了自己的工作,好像上帝歇了自己的工作一樣。11所以,我們要竭力進入那安息,免得有人隨著那不順從的樣子就跌倒了。12因為上帝的道是活的,是有效的,比一切兩刃的劍更鋒利,甚至可以刺入剖開魂與靈,關節與骨髓,并且能夠辨明心中的思想和意念。13被造的在上帝面前沒有一樣不是顯明的,萬有在他的眼前都是赤露敞開的﹔我們必須向他交帳。

KJV:1 Let us therefore fear, lest, a promise being left us of entering into his rest, any of you should seem to come short of it. 2 For unto us was the gospel preached, as well as unto them: but the word preached did not profit them, not being mixed with faith in them that heard it. 3 For we which have believed do enter into rest, as he said, As I have sworn in my wrath, if they shall enter into my rest: although the works were finished from the foundation of the world. 4 For he spake in a certain place of the seventh day on this wise, And God did rest the seventh day from all his works. 5 And in this place again, If they shall enter into my rest. 6 Seeing therefore it remaineth that some must enter therein, and they to whom it was first preached entered not in because of unbelief: 7 Again, he limiteth a certain day, saying in David, To day, after so long a time; as it is said, To day if ye will hear his voice, harden not your hearts. 8 For if Jesus had given them rest, then would he not afterward have spoken of another day. 9 There remaineth therefore a rest to the people of God. 10 For he that is entered into his rest, he also hath ceased from his own works, as God did from his. 11 Let us labour therefore to enter into that rest, lest any man fall after the same example of unbelief. 12 For the word of God is quick, and powerful, and sharper than any twoedged sword, piercing even to the dividing asunder of soul and spirit, and of the joints and marrow, and is a discerner of the thoughts and intents of the heart. 13 Neither is there any creature that is not manifest in his sight: but all things are naked and opened unto the eyes of him with whom we have to do.


我們既蒙留下有進入他安息的應許,就當畏懼,免得我們中間(注:"我們"原文作"你們")或有人似乎是趕不上了。”  --  原文:

這節經文的前面有一個“所以”(therefore,《和合本》漏掉﹔《新譯本》有)。有“所以”當然有“因為”。“因為”是在前文(來三:1-19)。請問大家還記得“牧者”在前文說 了什么嗎?他說:

來三:1-6  “牧者”以上帝的家作背景,叫那些在“落難”中,信心動搖的“同蒙天召的聖潔弟兄”,“應當思想他們所宣任為使者、為大祭司的耶穌”。理由是:與仆人摩西相比,耶穌是治理上帝之家的兒子,當然更為尊貴。如果不聽命于摩西,還受上帝的懲罰,若會眾離棄耶穌,豈不要受更嚴厲的懲罰嗎?“牧者”勸勉他們要把坦然無懼的心和可夸的盼望持守到底。

來三:7-19  接下來“牧者”引用詩篇九十五:7-11,勸勉會眾不要像那一代出埃及的人,因不信以致全部死在曠野,不得進入應許的安息地﹔他警戒他們“要謹慎,免得他們中間或有人存著不信的惡心,把永生上帝離棄了。總要趁著還有今日,天天彼此相勸,免得他們中間有人被罪迷惑,心里就剛硬了。”若他們不能把信心堅持到底,結局是很可悲,因為他們將與基督無分。

所以,“牧者”說,既然上帝曾應許以色列人(或“我們”)出埃及后,可以進入迦南這塊安息之地,會眾(“你們”,或“我們”這些被留下的人)就當畏懼,不要像過去的以色列人,因不信而試探上帝,以致不能進入迦南的安息之地。這是“牧者”警告,再警告會眾的話。但他不是停在這里,而是把“安息”的應許加以發揮,要會眾(和“我們”)竭力進入,因為上帝所應許的(所說的話),像 X-光一樣,把人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人的“信”,不管是“真信”,“偽信”或“不信”。。在上帝面前都赤露敞開。

“安息”的原文是 (英文 rest),在《希伯來書》共用了七次,如來三:18﹔四:1,3﹔10-11。

“牧者”在這段經文里講解“安息”的方法,就好像今天我們從“聖經神學”的角度查考從舊約至新約的“安息”。 怎么說呢?我在一篇講台信息《錫安頌》,解釋怎樣從“聖經神學”的角度看“錫安”:

。。錫安不是在撒母耳記下五章7節突然跳出來的﹔錫安頌不是在詩篇才唱起來的﹔天上的錫安也不是突然在《希伯來書》才顯現的。從聖經神學的角度看錫安,是等于看樹也看林:看樹是Tunnel view (snapshot,快照,靜態的,視野狹窄)﹔看林是Helicopter view (video,動態的,視野寬廣)。為什么要看樹也看林呢?現在人看書看報,時常把故事讀得支離破碎,很少坐下來一口氣看完。因為讀者的生活被工作、看孩子、電視、運動等等切割成碎片。我們讀經也是如此。讀几節,一段兩段,一章兩章,這已經成為習慣性的讀經查經的方式。聖經是救恩歷史的起源、開展和結束的記載,是動態的﹔聖經六十六本書像一幅圖畫,一片樹林,每卷書呈現救恩計划的一部份。聖經有許多總體觀念,這些總體觀念貫穿整本聖經,從創世記到啟示錄。聖經神學就是找出那些總體觀念。系統神學則不同,它是compartmentalise 把聖經分類,像抽屜柜(chest of drawers),所有關于上帝的放在一起,叫上帝論﹔有關基督的在一起,叫基督論。。現在我們來看錫安,它在聖經如何從創世紀開展至啟示錄,它不是突然從時空跳出來的,它只是一張快照,是組成整體觀念的一部分。問題是:那個整體觀念是什么?是“上帝與人同在”(詩四十六:5,7)。為什么?錫安是上帝的城,是上帝在地上的住所, 他不是獨居的,他的意愿是要與人同在。(看圖)



在這段經文里,“牧者”是從《創世記》上帝的“安息”, 談到出埃及的第一代以色列人有進迦南安息之地的應許,再說到約書亞率領第二代以色列人的進入迦南的“安息”,然后是詩篇九十五有關“今日”,即應許另一安息日的安息。“牧者”沒有直接提到,但《福音書》上主耶穌說的“到我那里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以及“牧者”在《希伯來書》第十二章間接提到,在天上的耶路撒冷的“安息”,還有《啟示錄》里談到在主里面死的人,他們息了自己的勞苦而有的“安息”,我都在這一課和大家一同探討。(看下圖)



 

因為有福音傳給我們,像傳給他們一樣﹔只是所聽見的道與他們無益,因為他們沒有信心與所聽見的道調和。”  --  《新譯本》作:“因為有福音傳給我們,像傳給他們一樣,只是他們所聽見的道,對他們沒有益處,因為他們沒有用信心與所聽見的打成一片(“沒有用信心與所聽見的打成一片”,有古卷作“沒有用信心與聽從這道的人打成一片”)”。原文:

以色列人不信耶和華的理由何在?人不信耶穌的理由何在?保羅在《羅馬書》第十章說道:

1弟兄們,我心里所愿的,向上帝所求的,是要以色列人得救。
2我可以証明他們向上帝有熱心,但不是按著真知識。
3因為不知道上帝的義,想要立自己的義,就不服上帝的義了。
4律法的總結就是基督,使凡信他的都得著義。
5摩西寫著說:“人若行那出于律法的義,就必因此活著。”
6惟有出于信心的義如此說:“你不要心里說:‘誰要升到天上去呢?'(就是要領下基督來。)
7‘誰要下到陰間去呢?'(就是要領基督從死里上來。)”
8他到底怎么說呢?他說:“這道離你不遠,正在你口里,在你心里。”就是我們所傳信主的道。
9你若口里認耶穌為主,心里信上帝叫他從死里復活,就必得救。
10因為人心里相信,就可以稱義﹔口里承認,就可以得救。
11經上說:“凡信他的人,必不至于羞愧。”
12猶太人和希臘人并沒有分別﹔因為眾人同有一位主,他也厚待一切求告他的人。
13因為“凡求告主名的,就必得救。”
14然而人未曾信他,怎能求他呢?未曾聽見他,怎能信他呢?沒有傳道的,怎能聽見呢?
15若沒有奉差遣,怎能傳道呢?如經上所記:“報福音傳喜信的人,他們的腳蹤何等佳美!”
16只是人沒有都聽從福音。因為以賽亞說:“主啊,我們所傳的有誰信呢?”
17可見信道是從聽道來的,聽道是從基督的話來的。
18但我說,人沒有聽見嗎?誠然聽見了。“他們的聲音傳遍天下,他們的言語傳到地極。”
19我再說,以色列人不知道嗎?先有摩西說:“我要用那不成子民的,惹動你們的憤恨﹔我要用那無知的民,觸動你們的怒氣。”
20又有以賽亞放膽說:“沒有尋找我的,我叫他們遇見﹔沒有訪問我的,我向他們顯現。”
21至于以色列人,他說:“我整天伸手招呼那悖逆頂咀的百姓。”
 

對以色列人來說,上帝用摩西傳講的律法,本來就是上帝的義﹔在這節經文(來四:2 “因為有福音傳給我們,像傳給他們一樣”),“牧者”把摩西當日所傳的稱為“福音”。可惜,以色列人“不知道上帝的義,想要立自己的義,就不服上帝的義了。”這等于說,以色列人心里剛硬,不信耶和華,棄絕了他。上帝是否立刻離棄以色列人呢?沒有,“我整天伸手招呼那悖逆頂咀的百姓。”但結果還是一樣,就像詩人說的:他們仍然硬著心,“。。像當日在米利巴,就是在曠野的瑪撒。那時,你們的祖宗試我探我,并且觀看我的作為。四十年之久,我厭煩那世代,說:‘這是心里迷糊的百姓,竟不曉得我的作為!’所以我在怒中起誓說:‘他們斷不可進入我的安息!’”

對我們來說,律法的總結就是基督,凡信他的都得著上帝的義。人怎樣信基督呢?信道是從聽道來的,聽道是從基督的話來的。

詩人也好,保羅也好,他們都沒有告訴我們何以有人聽道后就信,有人聽道后卻不信。

“牧者”給了我們答案。他說:“只是所聽見的道與他們無益,因為他們沒有信心與所聽見的道調和。”我特別欣賞“牧者”所用的“調和”這個字。原文是 (mixed together),就是聽見的“道”要和人的“信心”調和,這樣福音才能在人的身上產生正面的作用(得救)。這個字也用在林前十二:24-25  “我們俊美的肢體,自然用不著裝飾﹔但上帝配搭這身子,把加倍的體面給那有缺欠的肢體,免得身上分門別類,總要肢體彼此相顧。”(“配搭”和“調和”是同一個希臘字,保羅說上帝把人的不同肢體,美的和不美的各安排在身上,彼此配搭,彼此相顧,缺一不可的成為一體。英文的 mixed,是  caused the several parts to combine into an organic structure,不是雜亂無章式的混合在一起。)唐崇榮牧師在講解歸正神學的“信心”時,把“信心”分為四種:

第一種信心是每個人生下來就有的,叫“基本的(自然)信心”,是上帝給的。

第二種信心就是這節經文(來四:2) 說的,當“自然的信心”與所聽見的道調和(mixed)的時候,就成為“救恩的信心”。(第一和第二種信心都是來自上帝。)

第三種信心是事奉的信心(林前十二﹔9)“有一人蒙聖靈賜他信心。”

第四種信心是信徒生活,行事為人的信心。(第三和第四種信心是基督徒的責任,是每一天、每時每刻要仰望主、信靠他,順服他的信心,是我們時常要操練的信心。保羅在林后用兩句話來概括: 林後五:7“憑信而行,不憑眼見”和林後一:24“憑信而立,站立得住”。)


2。來四:3 - 11  “3但我們已經相信的人得以進入那安息,正如上帝所說:‘我在怒中起誓說, 「他們斷不可進入我的安息!」’其實造物之工,從創世以來已經成全了。4論到第七日,有一處說:‘到第七日,上帝就歇了他一切的工。’5又有一處說:‘他們斷不可進入我的安息!’6既有必進安息的人,那先前聽見福音的,因為不信從,不得進去。7所以過了多年,就在大衛的書上,又限定一日,如以上所引的說:‘你們今日若聽他的話,就不可硬著心。’8若是約書亞已叫他們享了安息,后來上帝就不再提別的日子了。9這樣看來,必另有一安息日的安息,為上帝的子民存留。10因為那進入安息的,乃是歇了自己的工,正如上帝歇了他的工一樣。11所以,我們務必竭力進入那安息,免得有人學那不信從的樣子跌倒了。” 

這段經文的重點只有一個,在十一節:“所以,我們務必竭力進入那安息,免得有人學那不信從的樣子跌倒了。”

問題是:那是什么“安息”?

A。首先,我們看《創世記》里上帝的安息:

創二:1-3 說:“天地萬物都造齊了。到第七日,上帝造物的工已經完畢,就在第七日歇了他一切的工,安息了。上帝賜福給第七日,定為聖日,因為在這日上帝歇了他一切創造的工,就安息了。”“安息”的原文是 (shabath,動詞,出二十:11﹔英文 rest)﹔《七十士譯本》的希臘文作 (動詞是 katapauō )。所謂上帝的安息,指的是六日創造之后,他就在第七日歇了他一切的工。這不是說上帝不做工了,因為當耶穌在安息日醫治一個病了三十八年的癱子,猶太人要逼迫耶穌時,主耶穌說:“。。我父做事直到如今,我也做事。”(約五:17)換句話說,上帝只是歇了創造之工,但他沒有停止護理之工,如保守他所創造之萬有的存在。。

《希伯來書》的“牧者”怎樣說這個安息呢?他說:“。。其實造物之工,從創世以來已經成全了。論到第七日,有一處說:‘到第七日,上帝就歇了他一切的工。’。。。。正如上帝歇了他的工一樣。”(來四:3-4,10)他說的不多。

B。《出埃及記》的安息:

“十誡”的第四誡說:“當記念安息日,守為聖日。六日要勞碌做你一切的工,但第七日是向耶和華你上帝當守的安息日。這一日你和你的兒女、仆婢、牲畜,并你城里寄居的客旅,無論何工都不可做,因為六日之內,耶和華造天、地、海和其中的萬物,第七日便安息,所以耶和華賜福與安息日,定為聖日。”(出二十:8-11)從上帝的“安息”,現在改為以色列人的“守安息日”,把以色列人從萬民中分別開來,作為他們的“標志”。這里的“安息日”,原文是 (Shabbath,英文 sabbath),是名詞,與另一希伯來字“日”合成“安息日”。

《希伯來書》的“牧者”談的不是以色列人是否守安息日,他說的是以色列人的不信和試探耶和華,不遵守耶和華的誡命、律例和典章(當然守安息日是其中之一)。

他說“我在怒中起誓說,「他們斷不可進入我的安息!」”(來四:3,5)這里的“安息”指的是進入迦南安息之地。(:在申十二:9 迦南地被稱為安息地:“因為你們還沒有到耶和華你上帝所賜你的安息地,所給你的產業。”)

C。《約書亞書》的安息:

如果迦南地是安息之地,那么約書亞率領第二代以色列人過約但河進入迦南,他們是不是得到了上帝所應許的安息?請看《希伯來書》的“牧者”怎么說:

“。。既有必進安息的人,那先前聽見福音的,因為不信從,不得進去。所以過了多年,就在大衛的書上,又限定一日,如以上所引的說:‘你們今日若聽他的話,就不可硬著心。’若是約書亞已叫他們享了安息,后來上帝就不再提別的日子了。”(來四:6-8)要得到安息,以色列人不只要進入了迦南應許之地,他們還要遵從上帝的話,就像我在上一課說的:

。。當約書亞率領第二代以色列人進迦南地時,他們當然不用再經歷過紅海和在曠野漂流的考驗,但上帝仍然要他們經歷走干地過約但河的神跡(書三章),也讓他們經歷耶利哥之戰(書六章),這場爭戰不是靠車多或馬多而得勝,乃是“。。提到耶和華我們上帝的名。”(書六:16,詩二十:7)“不是倚靠勢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靈方能成事。”(亞四:6)在迦南應許之地,約書亞照耶和華借摩西所吩咐的,把產業拈鬮分給各支派(書十四章),各支派要與迦南敵人爭戰,把敵人滅絕淨盡,絕對不能與敵人妥協﹔并且還在臨死之前,與支派們立約,警告他們不能離棄耶和華去事奉外邦神。。。結果怎樣,不用我說,大家都很清楚。從士師時代開始,以色列人因沒有遵從耶和華的吩咐,沒有趕出迦南地的居民,于是迦南人仍住在他們中間,成了服苦的人。這樣就種下了禍根,以后,我們就看到以色列人棄絕了耶和華,跪拜外邦神,走上一條無歸路。。。(完)

所以,以色列人有沒有進入迦南應許的安息之地?有!但有沒有得到上帝應許之安息?沒有!

D。《詩篇》第九十五篇的安息:

對《希伯來書》的“牧者”,這詩篇的作者是大衛或出自“大衛的書”,所以他說:

“。。所以過了多年,就在大衛的書上,又限定一日,如以上所引的說:‘你們今日若聽他的話,就不可硬著心。’若是約書亞已叫他們享了安息,后來上帝就不再提別的日子了。這樣看來,必另有一安息日的安息,為上帝的子民存留。”(來四:7-9)

詩九十五:7-11 說:

7因為他是我們的上帝,我們是他草場的羊,是他手下的民。惟愿你們今天聽他的話。
8你們不可硬著心,像當日在米利巴,就是在曠野的瑪撒。
9那時,你們的祖宗試我探我,并且觀看我的作為。
10四十年之久,我厭煩那世代,說:“這是心里迷糊的百姓,竟不曉得我的作為!”
11所以我在怒中起誓說:“他們斷不可進入我的安息!”

這詩篇是在聖殿崇拜時用的,詩人一方面邀請人同來崇拜(1-7上),另一方面警告人不可悖逆不信(7下-11)。“牧者”說,既然7節提到“今天”(或“今日”),也就是詩人作詩的時候,以色列人還沒有得享安息,“這樣看來,必另有一安息日的安息,為上帝的子民存留。”(來四:9)

這樣,“另有一安息日的安息”是什么安息呢?

“牧者”沒有言明,只說:“但我們已經相信的人得以進入那安息。。因為那進入安息的,乃是歇了自己的工,正如上帝歇了他的工一樣。所以,我們務必竭力進入那安息,免得有人學那不信從的樣子跌倒了。”(來四:3,10-11)

所以,我們要從“福音書”看主耶穌怎么說這安息。

E。《福音書》里的安息: 

太十一:28-30 記載了主耶穌說的安息: “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里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我心里柔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樣,你們心里就必得享安息)。因為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

這里“安息”的原文是 ,(與《希伯來書》所用的“安息” 不同)兩個字都是來自動詞 anapauō ,前者是 1st pers,sing,fut,act(未來式動詞),后者是名詞。根據 W E Vine's Expository Dictionary of Biblical Words 的解釋,這里的安息是以法利賽人(Pharisees)和文士強加在猶太人身上的律法規條的重擔作背景而說的。耶穌給的安息不是指人不用做工,而是在工作的勞苦中仍享有“安息”的狀態。Vine 說:“Christ's rest is not a rest from work, but in work, ‘not the rest of inactivity but of the harmonious working of all the faculties and affections - of will, heart, imagination, conscience - because each has found in God the ideal sphere for its satisfaction and development.’(quoted from J Patrick, in Hastings' Biblical Dictionary)”我在《跟隨基督的腳蹤行》課程(第四十四課)里說:

。。“當負我的軛”和“學我的樣式”是平行同義的句子。所以,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就近耶穌,他們就得安息,不是因為耶穌把重擔拿掉,乃是人有了耶穌的生命,他所背負的重擔現在變得輕省。這叫著“在愛中背負擔子”,因為愛可以使最沉重的擔子變為輕省。有一個古老的故事,提到有一個人看見一個小男孩,背上背著一個瘸腿的男孩子,那人說:“你背的真是沉重。”孩子回答說:“不沉重,他是我的弟弟。”(完)

《希伯來書》的“牧者”說的“但我們已經相信的人得以進入那安息。。”(來四:3),肯定包括了主耶穌說的這個安息,這是信主的人在地上得享的安息。但“牧者”還說,“。。因為那進入安息的,乃是歇了自己的工,正如上帝歇了他的工一樣。”(來四:10-11)這是什么安息?這是《啟示錄》里說的安息。

:不要把到耶穌那里就得安息的“安息”與“守安息日”的誡命相混淆。《福音書》用希臘文 Sabbaton,源自希伯來文 Shabbath,指“安息日”﹔來四:9 “必另有一安息日的安息”則用 Sabbatismos 指安息日,a perpetual sabbath,永久的安息。)

F。《啟示錄》里的安息: 

啟十四:13  “我聽見從天上有聲音說:‘你要寫下,從今以后,在主里面而死的人有福了!’聖靈說:‘是的,他們息了自己的勞苦,做工的果效也隨著他們。’”

這才是信耶穌的人所得到的安息,這是真正“歇了自己的工”(來四:10)在主里的安息。

《希伯來書》的“牧者”雖然在第四章沒有直言這樣的安息,但他在以后的第十一章和第十二章都清楚表明了信主的人這樣的安息,如:

來十一:8-16

8亞伯拉罕因著信,蒙召的時候,就遵命出去,往將來要得為業的地方去﹔出去的時候,還不知往哪里去。
9他因著信,就在所應許之地作客,好象在異地居住帳棚,與那同蒙一個應許的以撒、雅各一樣。
10因為他等候那座有根基的城,就是上帝所經營、所建造的。
11因著信,連撒拉自己,雖然過了生育的歲數,還能懷孕,因她以為那應許她的是可信的。
12所以從一個仿佛已死的人就生出子孫,如同天上的星那樣眾多,海邊的沙那樣無數。
13這些人都是存著信心死的,并沒有得著所應許的,卻從遠處望見,且歡喜迎接,又承認自己在世上是客旅,是寄居的。
14說這樣話的人,是表明自己要找一個家鄉。
15他們若想念所離開的家鄉,還有可以回去的機會。
16他們卻羨慕一個更美的家鄉,就是在天上的。所以神被稱為他們的上帝,并不以為恥,因為他已經給他們預備了一座城。
 

來十二:22-24

22你們乃是來到錫安山,永生上帝的城邑,就是天上的耶路撒冷。那里有千萬的天使,
23有名錄在天上諸長子之會所共聚的總會,有審判眾人的上帝和被成全之義人的靈魂,
24并新約的中保耶穌,以及所洒的血。這血所說的比亞伯的血所說的更美。

說的通俗一點,信主的人死后,息了自己的勞苦,進入天堂,與主永遠同在,在基督里得安息。(帖前四:13-18)


所以,我們務必竭力進入那安息,免得有人學那不信從的樣子跌倒了。”  --  這是“牧者”最后得到的結論,用來勸勉當時的會眾,特別是猶太裔的信徒,不要因為落在患難中而信心動搖,甚至存著不信的惡心,把永生上帝離棄,以致像過去的以色列人不得進入應許的安息地。“牧者”說,“我們已經相信的人得以進入那安息。。”不管是今生在地上的安息,還是在主里面死了,息了自己的勞苦,在天上的安息,“我們務必竭力進入那安息”,不可半途而廢。

3。來四:12 - 13  “12上帝的道是活潑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兩刃的劍更快,甚至魂與靈、骨節與骨髓,都能刺入、剖開,連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13并且被造的沒有一樣在他面前不顯然的﹔原來萬物在那與我們有關系的主眼前,都是赤露敞開的。”

這一課太長了,我在下一課才和大家查考這兩節經文。


默想:

安息其中


太十一:28-30

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里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我心里柔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樣,你們心里就必得享安息。因為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

羅八:31-39

31既是這樣,還有什么說的呢?上帝若幫助我們,誰能敵擋我們呢?
32上帝既不愛惜自己的兒子為我們眾人舍了,豈不也把萬物和他一同白白地賜給我們嗎?
33誰能控告上帝所揀選的人呢?有上帝稱他們為義了。
34誰能定他們的罪呢?有基督耶穌已經死了,而且從死里復活,現今在上帝的右邊,也替我們祈求。
35誰能使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呢?難道是患難嗎?是困苦嗎?是逼迫嗎?是飢餓嗎?是赤身露體嗎?是危險嗎?是刀劍嗎?
36如經上所記:“我們為你的緣故終日被殺,人看我們如將宰的羊。”
37然而,靠著愛我們的主,在這一切的事上已經得勝有余了。
38因為我深信無論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權的,是有能的,是現在的事、是將來的事,
39是高處的、是低處的,是別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們與上帝的愛隔絕﹔這愛是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里的。

 

    在我所上的柔軟操課程中,最后的五分鐘,是我最享受的時光。在黯淡的燈光中,我平躺在墊子上放松自己。有時候,老師會輕聲地說:「找一個能讓你最放松的地方。」這讓我想起麥卡菲牧師的「靠近神的懷中」,這首聖詩里寫出了一個最好的地方:

有一安息恬靜之處,
靠近神的懷中﹔
罪惡不能侵擾之處,
靠近神的懷中。
慈愛的救主耶穌,
降世自父懷中,
求主使我蒙保守,
靠近神的懷中。

    1901年,麥卡菲牧師的兩個岸k因為染上白喉病而離開人世,他在震驚悲痛之余,寫了這首詩歌。后來,教會詩班在他兄弟被檢疫隔離的家門外,詠唱這首詩歌,唱出了上帝關愛的心所帶來的希望。

    使徒保羅告訴我們,上帝對我們有完全的愛。不論是患難、困苦、逼迫、飢餓、赤身露體、危險、刀劍﹔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權的,是有能的,是高處的,是低處的,都不能使我們與上帝的愛隔絕(羅馬書8章31-39節)。 「上帝若幫助我們,誰能敵擋我們呢?」(31節)

    每當有壓力和憂慮的時候,靠近上帝的懷中就能得著安息,就如經上說: 「你們要將一切的憂慮卸給上帝,因為他顧念你們。」(彼得前書5章7節)

    生活重擔壓肩頭,天父那里得安息。

(取自《靈命日糧》2011年6月26日,作者:Anne M Cetas)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