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希伯來書》 - 堅守主道,忍耐到底

第二十一課 - 勸勉與警戒(三A)- 不長進的會眾

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經文:來五:11 - 六:3

主旨:

當會眾聽到“麥基洗德”(來五:10)的名字時,他們似乎在“交頭接耳”問“誰是麥基洗德”?“牧者”責備會眾的不長進,領悟力遲鈍,“本該作師傅,誰知還得有人將上帝聖言小學的開端另教導他們”。他把這些還在學基本教義的人比作“吃奶”,把那些靈命成熟,上教義進深班的人比作“吃干糧”。他還說:“凡只能吃奶的,都不熟練仁義的道理。。惟獨長大成人的,才能吃干糧,他們的心竅習練得通達,就能分辨好歹了。”最后,“牧者”勸勉會眾“應當離開基督道理的開端,竭力進到完全的地步,不必再立根基,就如那懊悔死行、信靠上帝、各樣洗禮、按手之禮、死人復活,以及永遠審判各等教訓。”

1。在上一課談到作大祭司需要的資格時,“牧者”比較了人間大祭司(那些出于亞倫的兒子以利亞撒的后裔),和照著麥基洗德的等次永遠為祭司的耶穌基督。他說:

來五:1 - 4 作人間大祭司的資格有二:

A。他能體諒那愚蒙的和失迷的人,因為他自己也是被軟弱所困。

B。他是蒙上帝所召,像亞倫一樣。

來五:5 - 10 耶穌基督作大祭司的資格也有二:

A。他是上帝照著麥基洗德的等次所立的大祭司。

B。他雖身為兒子,還是因所受的苦難學了順從,得以完全,進入他所當得的榮耀,故能體恤我們的軟弱,配得作為大祭司。

在比較耶穌基督作為大祭司和舊約的大祭司與祭祀制度的整幅圖畫里,這段經文才不過是“牧者”描繪的第一筆﹔以后我們還要看他怎樣一筆一筆細細描繪耶穌基督作為大祭司的職分。

正當他要繼續說下去,他注意到會眾中不少人“交頭接耳”,聽到他們說“誰是麥基洗德啊?誰是麥基洗德啊?”


2。來五:11 - 14  “11論到麥基洗德,我們有好些話,并且難以解明,因為你們聽不進去。12看你們學習的工夫,本該作師傅,誰知還得有人將上帝聖言小學的開端另教導你們,并且成了那必須吃奶、不能吃干糧的人。13凡只能吃奶的,都不熟練仁義的道理,因為他是嬰孩﹔14惟獨長大成人的,才能吃干糧,他們的心竅習練得通達,就能分辨好歹了。”

《新譯本》:11論到這些事,我們有很多話要說,可是很難解釋﹔因為你們已經遲鈍了,聽不進去。12到這個時候,你們應該已經作老師了﹔可是你們還需要有人再把上帝道理的初步教導你們。你們成了只能吃奶而不能吃干糧的人!13凡是吃奶的,還是個嬰孩,對公義的道理沒有經歷﹔14只有長大成人的,才能吃干糧,他們的官能因為操練純熟,就能分辨是非了。

KJV:11 Of whom we have many things to say, and hard to be uttered, seeing ye are dull of hearing. 12 For when for the time ye ought to be teachers, ye have need that one teach you again which be the first principles of the oracles of God; and are become such as have need of milk, and not of strong meat. 13 For every one that useth milk is unskilful in the word of righteousness: for he is a babe. 14 But strong meat belongeth to them that are of full age, even those who by reason of use have their senses exercised to discern both good and evil.


“論到麥基洗德,我們有好些話,并且難以解明,因為你們聽不進去。”  --  在上一課,“牧者”說耶穌基督是是上帝照著麥基洗德的等次所立的大祭司,但是他沒有說明麥基洗德是何許人。當會眾“交頭接耳”問誰是麥基洗德的時候,他說:“論到麥基洗德。。”我們千萬別怪會眾有不知道麥基洗德的,如果你問今天教會的人,我想也沒有多少人會知道麥基洗德是何許人。舊約聖經只有兩處地方提到麥基洗德:一、在創十四:17-20 “亞伯蘭殺敗基大老瑪和與他同盟的王回來的時候,所多瑪王出來,在沙微谷迎接他﹔沙微谷就是王谷。又有撒冷王麥基洗德帶著餅和酒出來迎接﹔他是至高上帝的祭司。他為亞伯蘭祝福說:‘愿天地的主、至高的上帝賜福與亞伯蘭!至高的上帝把敵人交在你手里,是應當稱頌的。’亞伯蘭就把所得的拿出十分之一來,給麥基洗德。”二、在詩篇一百一十:4 “耶和華起了誓,決不后悔說:‘你是照著麥基洗德的等次永遠為祭司。’”如果不是聖靈給大衛的這個啟示,我想《希伯來書》的“牧者”也不會知道耶穌基督是“照著麥基洗德的等次永遠為祭司”,更何況是當時的會眾。 就算有聽過“麥基洗德”(Melchisedec)這個名字的人,相信也未必能解釋他是一個怎樣的祭司,但比不能解釋還糟的是,“牧者”說這是“因為他們聽不進去”(sluggish in your ears or slow to learn)﹔《新譯本》的翻譯更清楚,“因為你們(他們)已經遲鈍了,聽不進去。” 可以翻譯為“領悟力遲鈍”。看原文:


我們要問的是:會眾是原本領悟力靈敏,現在因對上帝的道失去“胃口”,以致變得遲鈍﹔還是本來就遲鈍,對上帝的道的了解不能進深到另一個層面?我們很難判斷。但從原文的動詞 (you have become),文法是 2 pers, plural, perfect indicative active ,當作者用完成式動詞時,我們要分辨他強調的是“動作已經完成”(completion)還是“所造成的狀態(resultant state)”。從下文的警戒,焦點應該是后者,會眾的領悟力仍然遲鈍,這是我們可以肯定的。

“看你們學習的工夫,本該作師傅,誰知還得有人將上帝聖言小學的開端另教導你們,并且成了那必須吃奶、不能吃干糧的人。凡只能吃奶的,都不熟練仁義的道理,因為他是嬰孩﹔惟獨長大成人的,才能吃干糧,他們的心竅習練得通達,就能分辨好歹了。”  --  這段經文把會眾的屬靈狀況清楚地告訴我們。按一般學習的進度,這些人“本該作師傅”,意思是可以作老師,教導初信者一些基本的福音要道。誰知他們到現在“還得有人將上帝聖言小學的開端另教導他們”。原文是:

簡單地說,“上帝聖言小學的開端”(英文:the preliminary ABC of the oracles of God)就是基督教信仰里的基本教義(ABC)。“牧者”先把他們比喻為“吃奶”,然后在下文來六:1-2 清楚說明這是指什么基本教義(“懊悔死行、信靠上帝、各樣洗禮、按手之禮、死人復活,以及永遠審判各等教訓。”)

“并且成了那必須吃奶、不能吃干糧的人。凡只能吃奶的,都不熟練仁義的道理,因為他是嬰孩﹔惟獨長大成人的,才能吃干糧,他們的心竅習練得通達,就能分辨好歹了。”  --  還在學基本教義的人是比作“吃奶”(這也是林前三:1-2,彼前二:2的用語)﹔靈命成熟,上教義進深班的人是比作“吃干糧”。“牧者”把這兩種人作個比較:
 

吃奶的 吃干糧的
   
嬰孩 成人
   
不熟練仁義的道理

心竅習練得通達,就能分辨好歹了

   


一、吃奶的是嬰孩,是初信者,靈命不成熟的人。《和合本》說他們“不熟練仁義的道理”﹔《新譯本》則作“對公義的道理沒有經歷”。這是什么意思? 句子的表面意思似乎是說,他們對道德上的教訓(ethical teaching)一竅不通,就像嬰孩一般。但有學者 Professor William L Lane(1931-1999,Professor of Biblical Atudies at Seattle Pacific University)在他的著作《Hebrews - A Call to Commitment》(Regent College Publishing, Vancouver, British Columbia,1985)說“the word of righteousness”(仁義的道理)是一個專門朮語,必須根據上下文來下定義。他引用第二世紀初的殉道者 Polycarp(AD 69每155,士每拿主教  bishop of Smyrna,使徒約翰的弟子)在 Letter to the Philippians 的說法:

I therefore exhort you to carry out the word of righteousness and to practice endurance to the limit - an endurance of which you have an object lesson not only in those blessed persons, Ignatius, Zozimus, and Rufus, but also in members of your own community, as well as in Paul himself and the other apostles...

 Ignatius, Zozimus, and Rufus 三個人都是殉道者。Polycarp 把經歷“仁義的道理”(the word of righteousness)的極限等同忍耐到底,甚至殉道。“牧者”責備《希伯來書》的猶太裔基督徒,說他們“不熟練仁義的道理”, 是因為他們在逼迫中沒有忍耐到底,更別說為主殉道了。我們在第一大段(來一:1 - 四:16)已經看到他怎樣三番四次地勸勉和警戒他們:

不管環境怎樣惡劣,面對的逼迫和引誘怎樣嚴厲,與罪的斗爭到何等地步,他們都不可棄絕主的道﹔要忍耐到底,把生命的船只碇泊在學到/聽見的基督的道理上,否則將會如船只一般隨波逐流。。。(來二:1-4)

應當思想他們所宣任為使者、為大祭司的耶穌,因為與仆人摩西相比,耶穌是治理上帝之家的兒子。如果不聽命于摩西,還受上帝的懲罰,若會眾離棄耶穌,豈不要受更嚴厲的懲罰嗎?所以,“牧者”勸勉他們要把坦然無懼的心和可夸的盼望持守到底。。。(來三:1-6)

他也引用當年以色列人在曠野因不信上帝的話,不得進入應許的安息之地,勸勉他們不要因為落在患難中而信心動搖,甚至存著不信的惡心,把永生上帝離棄,“牧者”勸勉他們,不管是今生在地上的安息,或在主里面死了,息了自己的勞苦,在天上的安息,“我們務必竭力進入那安息”,不可半途而廢。。。(來三:7-四:11)

我們作主門徒的,要常記得他給我們的教訓:“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因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喪掉生命﹔凡為我和福音喪掉生命的,必救了生命。人就是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處呢?人還能拿什么換生命呢?凡在這淫亂罪惡的世代,把我和我的道當作可恥的,人子在他父的榮耀里,同聖天使降臨的時候,也要把那人當作可恥的。”(可八:34-38)


二、吃干糧的是成年人,靈命成熟的人。“牧者”說:他們“心竅習練得通達,就能分辨好歹了 。”《新譯本》則作:“他們的官能因為操練純熟,就能分辨是非了。”有的學者認為原文 (NIV 作 constant practice,the experience or skill acquired through practice),中文翻譯作“習練得通達”或“操練純熟”,都不是很准確。這個字實際上表示一個“狀態”或“情況”(John A L Lee,Hebrews 5:14 and hexis,A history of Misunderstanding,Novum Testamentum Vol. 39, Fasc. 2 1997)。成熟的人因為有成熟的屬靈狀況而擁有經鍛煉的能力,能夠分辨好壞。意思是:在羅馬官員的審判下,基督徒要選擇承認基督耶穌為主,還是承認羅馬該撒為主。選擇前者要為主和福音喪掉生命,但主再來時要得生命冠冕﹔選擇后者或許救了自己的生命,可能還賺得全世界,但在主榮耀降臨的時候,主要把他們所作的視為可恥。只有靈命成熟的人,心竅開通,能透徹明白上帝的話,而“上帝的道是活潑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兩刃的劍更快,甚至魂與靈、骨節與骨髓,都能刺入、剖開,連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來四:12)所以,他們能分辨“好”與“歹”,選擇“生命和榮耀的冠冕”,而不是選擇“積攢財寶在地上”(太六:19)。


“論到麥基洗德。。。”  --  既然會眾領悟力遲鈍,靈命不成熟,“牧者”是不是不再解釋有關“麥基洗德”的事呢?不是。他要在第七章詳加講解,但暫時他還有話說。。。。


3。來六:1 - 3  “1所以,我們應當離開基督道理的開端,竭力進到完全的地步,不必再立根基,就如那懊悔死行、信靠上帝、2各樣洗禮、按手之禮、死人復活,以及永遠審判各等教訓。3上帝若許我們,我們必如此行。”

《新譯本》:1,2所以,我們應當離開基督初步的道理,努力進到成熟的地步,不必在懊悔死行,信靠上帝,洗禮,按手禮,死人復活,和永遠審判的教訓上再立根基。3只要上帝允許,我們就這樣作。

KJV:1 Therefore leaving the principles of the doctrine of Christ, let us go on unto perfection; not laying again the foundation of repentance from dead works, and of faith toward God, 2 Of the doctrine of baptisms, and of laying on of hands, and of resurrection of the dead, and of eternal judgment. 3 And this will we do, if God permit.


上文我已經說了,當“牧者”責備會眾還需要人教導他們“上帝聖言小學的開端”(來五:12,英文:the preliminary ABC of the oracles of God,基督教信仰里的基本教義),他先把他們比喻為“吃奶”,接下來才在來六:1-2 清楚說明這是指什么基本教義。

什么基本教義呢?先看原文:

從中文的翻譯,基本教義有六項,即“懊悔死行、信靠上帝、各樣洗禮、按手之禮、死人復活,以及永遠審判各等教訓”但從原文來看,學者(如 F F Bruce)認為“懊悔死行、信靠上帝的根基”指的是“各樣洗禮、按手之禮、死人復活,以及永遠審判各等教訓。”英文是:Let us not lay the foundation all over again  --  the foundation of repentance from dead works and faith in God, which consists in teaching about baptisms, about laying on of hands, resurrection of the dead, and eternal judgement.

懊悔死行、信靠上帝的根基  =  共四項:

(1)“各樣洗禮”(baptisms)

(2)“按手之禮”(laying on of hands)

(3)“死人復活”(resurrection of the dead)

(4)“永遠審判”(eternal judgment)


懊悔死行、信靠上帝的根基

簡單地說,基督教的信仰就是信耶穌基督得救,或說信上帝所差遣的兒子耶穌基督就能得救(約十七:3 “認識你獨一的真神,并且認識你所差來的耶穌基督,這就是永生。”一個罪人從背向上帝,“回轉”(或“歸正”conversion)面向上帝,過程中必須包含兩個元素,就是“悔改”(repentance)與“信心”(faith)。

A。什么是“悔改”?《希伯來書》的“牧者”稱為“懊悔死行”(repentance from dead works)。(取自李建安牧師《救贖論》的講義)

定義:這是在心思以及性情上對罪產生有一種完全以及誠懇的改變。這樣的改變包含有一種自我感覺無力自救、自己知曉有罪、并且清楚了解上帝的慈愛,以及有一種非常強烈愿意由罪中被拯救,和愿意離棄罪惡。

必須性:

(1)從神學的角度來看,在救恩的實施當中,悔改是必須的,因為當人完全墮落在罪中之后,他與上帝是完全隔離的。這在罪中與上帝完全隔離的人,若是需要上帝的話,在他生命必先產生一個根本的、徹底的改變。悔改是人與上帝恢復關系的行動中從人而發的那個層面。從人這個層面來說,悔改其實并不是表明說 這行動是人要歸回到上帝面前的一個必須,而是說悔改就是歸回到上帝面前的那個行動本身。

(2)悔改是必須的,因為這正是聖經特定必須服從的命令。在施洗約翰的事工中,他的工作焦點乃在于將來的那一位、那將來的國度。而要進入這個國度乃是透過悔改(可一:4,徒十九:4)。如同施洗約翰一樣,主耶穌也要求跟從者需要悔改(可一:15)。同樣的,在使徒的教導當中,使徒也命令信徒悔改(徒二:38,十七:30,二十:21)。當我們在談論悔改的必須性,我們看到說悔改就是歸向上帝的行動。我們也要肯定說悔改雖然是一個點性的行動,但卻又不是一次過的行動。悔改是一種人歸回到上帝的行動,因為有歸回的性質在里面,這內中已經含有意思說悔改是一生的行動。加爾文認為悔改包含有兩個元素:對罪的克制,以及在基督內的新生命。就是整個人在上帝面前的更新,以及重新得回上帝在罪人身上的形像。

B。什么是“信心”?(資料取自李建安牧師《救贖論》的講義)

信心的種類:

我們可以把信心分成四大種類:

(1)歷史性的信心

歷史性的信心乃是指一種純粹是理智對真理的了解,而內中缺乏任何道德或屬靈的目的。所謂歷史性的信心并不是指那一種只是相信歷史事實/事件而沒有包括道德或層靈的真理,或一些歷史性的見証。歷史性的信心乃是在表明一個人可能對聖經的真理表示接納,如同接納任何歷史事件一樣,但內中卻缺少一種個人性的參與,這樣的信心可能是由于傳統、教育、或一些的大眾觀點、或一些人對聖經倫理道德的觀念所產生。這樣的觀念可能是非常的正確或甚至是非常符合聖經的觀念,但卻不是由心而發,也即不是由上帝而來的信心。(太七:26,徒二十六:27,28,雅二:19)

(2)神跡性的信心

這所謂神跡性的信心乃是一個心中所存有的信念,相信說他能夠行一件神跡,或一件神跡將發生在他的身上,上帝可以給一個人一件超乎他本身能力所能做的事情。而這樣的事情需要信心才能夠完成。當然以最終極的觀點來說是上帝在行神跡而不是人,但人卻能夠成為上帝行神跡的器血。(太十七:20,可十六:17-18)這樣的信心有可能隨伴有救恩的信心。(太八:10-13,約十一:22,4O,徒十四:9)

(3)暫時的信心

從新約的聖經中,我們可以分辨出真信心與暫時的信心。太十三:1-23 是撒種的比喻。在撒種的比喻當中乃是在描述人對上帝的話語或福音的回應,比喻告訴我們有一些福音的種子撒在石頭地上的,就是人聽了道,當下歡喜接受,只因心里沒有根,不過是暫時的,及至為道遭了患難,或是受了逼迫,立刻就跌倒了。“暫時的信心”對福音或是上帝的話也是有反應,并且包含有一些真信心的記號。但卻缺少了堅持到底的性質,意思就是說有一些外表看來是信心的,但長久之后卻証明不是真信心。然而,這只不過是在理論的層面一種分辨,在實際上,我們很難分辨什么是真信心,什么是暫時的信心。

(4)救恩的信心

救恩的信心是一種由內心所產生并且植根于重生生命的信心。這樣的信心并不是借著人的活動所產生,乃是上帝在人心的工作所產生的一種可能性。在重生的時候,上帝把這信心的種子就種植在人的心中,因此也稱為信心的種子 semen fidei 。只有當上帝把這信心的種子種植在人心中后,人才有可能運作這樣的信心,但聖經議論到救恩信心時,雖然這信心是聖靈所賜的,但卻好像是人的活動。我們可以給救恩的信心下這樣的定義說:救恩的信心乃是聖靈借著 福音的真理在人心中動工,以致產生一種確定的信念,并從心中產生對上帝在基督里面所發出的應許的一種絕對信賴。


信心的特性:


(1)信心的基礎乃是耶穌基督

信心的基礎乃是我們的主耶穌基督。信心的這一個層面,相信耶穌是我們信的對象與基礎就特別的使救恩的信心有它的特性,信心就是一個人能夠舍去自己,歸入基督。 B B Warfield 曾經這樣說過:“It is not faith in Christ that saves,but Christ that saves through faith。” Warfield 這樣的說法,主要的是要確保我們免予陷入在救恩中把信心看成是一種功勞的危險。嚴格來說,并沒有所謂救恩的信心(saving faith),而只有救贖的耶穌(saving Christ),因此我們所應當強調的,不是信心救了我們,而是我們因信被基督所救贖。信心的有效性因此并不在于信心本身,而乃在于信心的基礎與對象,就是基督耶穌本身。

(2)信心乃是一種對從上帝所領受的恩物的運用

腓 一:29 以上下文來看,乃是焦注在受苦過于信心。但是保羅卻在這里要腓立比的信徒以嶄新的觀點把受苦看成是從上帝所領受的恩物,就有如信心是上帝所給人的恩物一般,在這里,信心和受苦就有一種平行的對照。受苦雖然是從上帝那邊所領受的恩物,但卻不因此就失去了或減輕了在受苦中苦楚的真實性,或我們真正是親身經歷受苦的主角。同樣的,信心雖然是從上帝那邊而來,但有信心的是我們,不是上帝。所以信心的恩物賜給了信徒,并不因為上帝需要信心,而是賜給我們這些需要有信心的人,使我們因此能夠把信心運用在基督的身上,因此,這信心的恩物并沒有因此使信徒的相信減少或失去。

(3)信心有各種不同的程度

信心需要我們去運作。當我們運作信心的時候,就產生不同程度的信心。在新約聖經中有所謂的“小信”(太八:26,六:30)。“小信”乃是被環境所決定,而不是受信心的對象所決定。主耶穌也因此提出說有小信的反面,就是大信心。(太八:10,十五:28)


在這個信仰的根基上,初信耶穌基督的人都必須上四堂入門課:

A。“各樣洗禮”(baptisms)

原文“洗禮” 是復數,難道“洗禮”有很多種嗎?一般英文譯本都把原文 baptisma (太三:7,羅六:4)翻譯為 baptism ﹔把 baptismos (來六:2,九:10,可七:4,8)翻譯為 washing 或 ablution。前者指的是基督教的洗禮,后者指的是猶太教的潔淨禮儀,如浴身、洗手、洗杯、罐、銅器等物。。延伸為洗淨“。。從人心里發出惡念、苟合、偷盜、凶殺、奸淫、貪婪、邪惡、詭詐、淫蕩、嫉妒、謗 讟、驕傲、狂妄。這一切的惡都是從里面出來,且能污穢人。”(可七:21-23)

來六:2 的“洗禮”,原文來自 (baptismos),是複數,指的是猶太教重復實行的禮儀性清洗,象征基督教信徒要洗淨內在的屬靈污穢,不是教導基督教的“洗禮”有潔淨靈魂的功用。所以,英文譯本 NASB 譯作 washings,RSV 譯作 ablutions。“洗禮”的真正意義可參考《羅馬書》第六章。(“豈不知我們這受洗歸入基督耶穌的人,是受洗歸入他的死嗎?所以我們借著洗禮歸入死,和他一同埋葬,原是叫我們一舉一動有新生的樣式,象基督借著父的榮耀從死里復活一樣。我們若在他死的形狀上與他聯合,也要在他復活的形狀上與他聯合。”-- 羅六:3-5)
 

B。“按手之禮”(laying on of hands)

福音書有記載主耶穌按手在病人身上,給他們醫病(太九:18,可六:5,八:250 ,按手禱告祝福(太十九:13,可十:16)。。《使徒行傳》記載使徒按手在人頭上,他們就受了聖靈(徒八:17,十九:6),按手行差遣之禮(徒十三:3)。。《提摩太前后書》都有提到按手給人得恩賜(提前四:14,提后一:6)。這里指的主要是關于信徒受聖靈,得恩賜,受膏抹,擔任聖工的教導。(來二:4,六:4,十:29 都是關乎聖靈的)
 

C。“死人復活”(resurrection of the dead)

前面兩項是初信者在踏入救恩之門后所要 立刻學習的﹔后面兩項則是關于末日將要發生的事。對當時的猶太裔基督徒來說,他們離棄基督,返回猶太教或異教,可能不覺得有損﹔不過是離棄一個“教主”,歸向另一個“教主”罷了﹔從遵守基督教的禮儀,換成另一種禮儀。。但“牧者”說“不是!”。。“死人復活”和“永遠審判”是基督教獨有,他們今天可以離棄耶穌,但他們將來要面對嚴重的后果。

保羅在《哥林多前書》第十五章詳細解說了“死人復活”之道,我在這里就不再贅述。

林前十五:12 - 58

12既傳基督是從死里復活了,怎么在你們中間有人說沒有死人復活的事呢?
13若沒有死人復活的事,基督也就沒有復活了。
14若基督沒有復活,我們所傳的便是枉然,你們所信的也是枉然!
15并且明顯我們是為神妄作見証的,因我們見証上帝是叫基督復活了。若死人真不復活,上帝也就沒有叫基督復活了。
16因為死人若不復活,基督也就沒有復活了。
17基督若沒有復活,你們的信便是徒然,你們仍在罪里,
18就是在基督里睡了的人也滅亡了。
19我們若靠基督只在今生有指望,就算比眾人更可憐。
20但基督已經從死里復活,成為睡了之人初熟的果子。
21死既是因一人而來,死人復活也是因一人而來。
22在亞當里眾人都死了﹔照樣,在基督里眾人也都要復活。
23但各人是按著自己的次序復活,初熟的果子是基督,以后在他來的時候,是那些屬基督的。
24再后,末期到了,那時,基督既將一切執政的、掌權的、有能的,都毀滅了,就把國交與父上帝。
25因為基督必要作王,等神把一切仇敵都放在他的腳下。
26盡末了所毀滅的仇敵就是死。
27因為經上說:“上帝叫萬物都服在他的腳下。”既說萬物都服了他,明顯那叫萬物服他的,不在其內了。
28萬物既服了他,那時,子也要自己服那叫萬物服他的,叫上帝在萬物之上,為萬物之主。
29不然,那些為死人受洗的,將來怎樣呢?若死人總不復活,因何為他們受洗呢?
30我們又因何時刻冒險呢?
31弟兄們,我在我主基督耶穌里指著你們所夸的口極力地說,我是天天冒死。
32我若當日象尋常人在以弗所同野獸戰斗,那于我有什么益處呢?若死人不復活,我們就吃吃喝喝吧!因為明天要死了。
33你們不要自欺,濫交是敗壞善行。
34你們要醒悟為善,不要犯罪,因為有人不認識上帝。我說這話是要叫你們羞愧。
35或有人問:“死人怎樣復活,帶著什么身體來呢?
36無知的人哪,你所種的,若不死,就不能生!
37并且你所種的,不是那將來的形體,不過是子粒,即如麥子,或是別樣的谷。
38但上帝隨自己的意思給它一個形體,并叫各等子粒各有自己的形體。
39凡肉體各有不同:人是一樣,獸又是一樣,鳥又是一樣,魚又是一樣。
40有天上的形體,也有地上的形體。但天上形體的榮光是一樣,地上形體的榮光又是一樣。
41日有日的榮光,月有月的榮光,星有星的榮光﹔這星和那星的榮光也有分別。
42死人復活也是這樣:所種的是必朽壞的,復活的是不朽壞的﹔
43所種的是羞辱的,復活的是榮耀的﹔所種的是軟弱的,復活的是強壯的﹔
44所種的是血氣的身體,復活的是靈性的身體。若有血氣的身體,也必有靈性的身體。
45經上也是這樣記著說,“首先的人亞當成了有靈的活人”﹔末后的亞當成了叫人活的靈。
46但屬靈的不在先,屬血氣的在先,以后才有屬靈的。
47頭一個人是出于地,乃屬土﹔第二個人是出于天。
48那屬土的怎樣,凡屬土的也就怎樣﹔屬天的怎樣,凡屬天的也就怎樣。
49我們既有屬土的形狀,將來也必有屬天的形狀。
50弟兄們,我告訴你們說,血肉之體不能承受上帝的國,必朽壞的不能承受不朽壞的。
51我如今把一件奧秘的事告訴你們:我們不是都要睡覺,乃是都要改變,
52就在一霎時,眨眼之間,號筒末次吹響的時候。因號筒要響,死人要復活,成為不朽壞的,我們也要改變。
53這必朽壞的總要變成不朽壞的,這必死的總要變成不死的。
54這必朽壞的既變成不朽壞的,這必死的既變成不死的,那時經上所記“死被得勝吞滅”的話就應驗了。
55“死啊,你得勝的權勢在哪里?死啊,你的毒鉤在哪里?”
56死的毒鉤就是罪,罪的權勢就是律法。
57感謝上帝,使我們借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得勝。
58所以,我親愛的弟兄們,你們務要堅固,不可搖動,常常竭力多做主工,因為知道你們的勞苦,在主里面不是徒然的。
 

D。“永遠審判”(eternal judgment)

大家只要看《啟示錄》第二十章就明白了(還有太二十五章,約五:22,27,徒十七:31)。

啟二十:11 - 15

11我又看見一個白色的大寶座與坐在上面的,從他面前天地都逃避,再無可見之處了。
12我又看見死了的人,無論大小,都站在寶座前。案卷展開了,并且另有一卷展開,就是生命冊。死了的人都憑著這些案卷所記載的,照他們所行的受審判。
13于是海交出其中的死人,死亡和陰間也交出其中的死人。他們都照各人所行的受審判。
14死亡和陰間也被扔在火湖里,這火湖就是第二次的死。
15若有人名字沒記在生命冊上,他就被扔在火湖里。


“所以,我們應當離開基督道理的開端,竭力進到完全的地步,不必再立根基,就如那懊悔死行、信靠上帝、各樣洗禮、按手之禮、死人復活,以及永遠審判各等教訓。上帝若許我們,我們必如此行。”  --  “牧者”看到這些仍然吃奶,靈命不成熟的會眾,我想他一定痛心疾首“還得有人將上帝聖言小學的開端另教導你們(他們)”﹔哪有父母看到孩子年年都留級,而不痛心的呢?怎么辦?難道“牧者”要繼續喂奶給他們嗎?我們在這里看到“牧者”的 慈父慈母心腸,他對這些人不放棄,就像保羅說的:“我們作基督的使徒,雖然可以叫人尊重,卻沒有向你們或向別人求榮耀,只在你們中間存心溫柔,如同母親乳養自己的孩子。我們既是這樣愛你們,不但愿意將上帝的福音給你們,連自己的性命也愿意給你們,因你們是我們所疼愛的。。你們也曉得我們怎樣勸勉你們,安慰你們,囑咐你們各人,好象父親待自己的兒女一樣。要叫你們行事對得起那召你們進他國、得他榮耀的上帝。”(帖前二:6-8,11-12)“牧者”對他們有信心,要想方設法,不斷地教導他們“竭力進到完全的地步。。。上帝若許我們,我們必如此行。”

這也是今天的牧師傳道,主日學老師所要學習的功課:想方設法,把會眾和學生“竭力地進到完全的地步”。


接下來,在沒有講論“照著麥基洗德的等次稱他為大祭司”之前,“牧者”還有話要對會眾說。我們下一課再見。


4。小結(來五:11 - 六:3):

當會眾聽到“麥基洗德”(來五:10)的名字時,他們似乎在“交頭接耳”問“誰是麥基洗德”?“牧者”責備會眾的不長進,領悟力遲鈍,“本該作師傅,誰知還得有人將上帝聖言小學的開端另教導他們”。他把這些還在學基本教義的人比作“吃奶”,把那些靈命成熟,上教義進深班的人比作“吃干糧”。他還說:“凡只能吃奶的,都不熟練仁義的道理。。惟獨長大成人的,才能吃干糧,他們的心竅習練得通達,就能分辨好歹了。”最后,“牧者”勸勉會眾“應當離開基督道理的開端,竭力進到完全的地步,不必再立根基,就如那懊悔死行、信靠上帝、各樣洗禮、按手之禮、死人復活,以及永遠審判各等教訓。”

 

默想:

彼后一:3-11

3上帝的神能已將一切關乎生命和虔敬的事賜給我們,皆因我們認識那用自己榮耀和美德召我們的主。
4因此,他已將又寶貴、又極大的應許賜給我們,叫我們既脫離世上從情欲來的敗壞,就得與上帝的性情有分。
5正因這緣故,你們要分外地殷勤。有了信心,又要加上德行﹔有了德行,又要加上知識﹔
6有了知識,又要加上節制﹔有了節制,又要加上忍耐﹔有了忍耐,又要加上虔敬﹔
7有了虔敬,又要加上愛弟兄的心﹔有了愛弟兄的心,又要加上愛眾人的心。
8你們若充充足足地有這几樣,就必使你們在認識我們的主耶穌基督上,不至于閑懶不結果子了。
9人若沒有這几樣,就是眼瞎,只看見近處的,忘了他舊日的罪已經得了潔淨。
10所以弟兄們,應當更加殷勤,使你們所蒙的恩召和揀選堅定不移。你們若行這几樣,就永不失腳。
11這樣,必叫你們丰丰富富地得以進入我們主救主耶穌基督永遠的國。

我以標題《在基督里長進》編寫了《彼得后書》課程。我在第一課《引言》把書信的內容和思路告訴大家:

內容:

彼得認為抵擋異端邪說的誘惑,就要在主的恩典和知識上不斷地長進。
 

思路:

(1)先認識自己信心的根基是什么。
(2)有了根基,就要長進。在長進的路上,有上帝已經為我們做的,但我們也有責任繼續的向前沖。
(3)目的是:要丰丰富富地進入基督的國度。
(4)只要扎根得深,我們就不怕異端邪說的誘惑。我們要認識他們的特征,這樣知己知彼,才能防備他們的誤導。
(5)更重要的,我們要記念先知的話和基督的命令:主必再來。
(6)因為他必再來,我們就當警醒禱告,敬虔度日,使自己沒有玷污,無可指摘,可以安然見主。

初期教會面對的內憂外患,有來自羅馬政權和異教徒的蔑視和憎恨,有來自假師傅的攪擾和異端邪說的誘惑﹔信徒在敵人四面圍攻下,很容易就想離棄耶穌基督,回去做個異教徒,過一個“風平浪靜”的生活。今天的教會除了面對這些敵人之外,還有為了迎合迷信會眾的需要,教會采用行之有效的市場營銷法和企業管理模式,推廣福音,增加會友數目。。我在上一課講解來五:7-8 “基督在肉體的時候既大聲哀哭,流淚禱告,懇求那能救他免死的主,就因他的虔誠蒙了應允。他雖然為兒子,還是因所受的苦難學了順從。他既得以完全,就為凡順從他的人成了永遠得救的根源,并蒙上帝照著麥基洗德的等次稱他為大祭司。”說:

。。今天有些宣講成功丰盛神學的宗派/人就是違背了聖經這個大原則,他們不要苦難,只說信耶穌就有求必應,事事順利,病得醫治,事業成功,發財興旺,多子多福。。這種宣講很得人心,教會人數按几何倍數增長,大家因神國拓展而沾沾自喜。其實這是中了魔鬼的詭計。當日耶穌在曠野受魔鬼試探(太四:1-11),如果他選擇的是今天這些人所選擇的寬路,行神跡把石頭變成食物,滿足自己的私欲﹔行奇事從殿頂跳下去,嘩眾取寵﹔俯伏拜魔鬼撒但,不走十字架道路,輕而易舉地就得世上的萬國與萬國的榮華。。今天全世界早已都是基督徒,我們也不必煞費苦心宣講上帝的道了。(完)


“所以,我們應當離開基督道理的開端,竭力進到完全的地步。。”(來六:1)彼后三:18 “你們卻要在我們主救主耶穌基督的恩典和知識上有長進。”要拯救教會,還有比這更好的良方嗎?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