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希伯來書》 - 堅守主道,忍耐到底

第二十四課 - 勸勉與警戒(三D)- 不要離棄基督(三)

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經文:來六:4 - 12

主旨:

A。 介紹神學家古德恩(Wayne Grudem)的講解來六:4 - 8。

B。 查考來六:9 - 12:“牧者”之前是嚴厲的警戒會眾(來六:4 - 8),現在一方面肯定他們真信徒所有的“信、望、愛”的表現,一方面繼續激勵他們不可懈怠,要在拯救的事上殷勤,堅持到底,直到主再來。

1。來六:4 - 8  “4論到那些已經蒙了光照、嘗過天恩的滋味、又于聖靈有分、5并嘗過上帝善道的滋味、覺悟來世權能的人,6若是離棄道理,就不能叫他們從新懊悔了。因為他們把上帝的兒子重釘十字架,明明地羞辱他。7就如一塊田地,吃過屢次下的雨水,生長菜蔬,合乎耕種的人用,就從上帝得福﹔8若長荊棘和蒺藜,必被廢棄,近于咒詛,結局就是焚燒。”

《新譯本》:4因為那些曾經蒙了光照,嘗過屬天的恩賜的滋味,與聖靈有分,5并且嘗過上帝美善的道和來世的權能的人,6如果偏離了正道,就不可能再使他們重新悔改了。因為他們親自把上帝的兒子再釘在十字架上,公然羞辱他。7這就像一塊地,吸收了常常下在它上面的雨水,如果長出對種植的人有用的菜蔬,就從上帝那里得福。8但如果這塊地長出荊棘和蒺藜來,就被廢棄,近于咒詛,結局就是焚燒。

KJV:4 For it is impossible for those who were once enlightened, and have tasted of the heavenly gift, and were made partakers of the Holy Ghost, 5 And have tasted the good word of God, and the powers of the world to come, 6 If they shall fall away, to renew them again unto repentance; seeing they crucify to themselves the Son of God afresh, and put him to an open shame. 7 For the earth which drinketh in the rain that cometh oft upon it, and bringeth forth herbs meet for them by whom it is dressed, receiveth blessing from God: 8 But that which beareth thorns and briers is rejected, and is nigh unto cursing; whose end is to be burned.


我在第二十二課已經和大家分享了唐崇榮牧師怎樣講解這段經文﹔我也在上一課先分析經文的結構,字詞的意義和文法后,按聖經的總原則解釋了這段經文。在還沒有分享神學家古德恩(Wayne Grudem)在《系統神學》(更新傳道會出版,張麟至譯,2011年)對這段經文的講解之前,我要談談震驚整個足球界的最新消息。

2013年 5月8日,英國曼聯(Manchester United)官網宣布主帥弗格森(Alex Ferguson)將在賽季末正式退休。他的退休跟《希伯來書》的查考有什么關系?有!大有關系。請你耐心地看下去。

弗格森生于1941年12月31日,蘇格蘭人,1986年,45歲的弗格森開始執教曼聯,此前,他作為蘇格蘭阿伯丁的主教練已經取得了三次蘇格蘭聯賽冠軍。加盟曼聯之后,這位主教練在曼徹斯特開始了他長達26年的傳奇領隊經歷。弗格森上任之際,曼聯排名在英甲(當時英格蘭的頂級足球聯賽)倒數第二,但卻在二十六年里,為曼聯贏得了無數冠軍,多少呢?你看一看:



曼聯領隊弗格森(Ferguson)(mp4格式,5MB)


經典足球賽(mp4 格式,85MB)
歐洲冠軍聯賽(1999年)在三分鐘補時階段,
曼聯連進兩球,以二比一氣走德國拜仁慕尼黑隊(Bayern Munich)
弗格森在賽后的經典語錄:“Football, bloody hell!”


一個人退休能夠震驚整個足球界,當然有原因,不只是因為他拿到了多少個冠軍。你看一看別人怎樣評價他:

《每日電訊報》:(弗格森)無論選擇任何一個行業都可以成為一個杰出的領袖,曼聯非常幸運,因為他選擇了足球。 。。歷史將記住他,不僅因為他是英國最偉大的足球領隊,也是整個世界足壇前所未見的偉大主帥。

《金融時報》(一向很少關注足球新聞,也在頭版報道弗格森退休):一位過去 26年不停處理復雜人際沖突的大師。

英國首相 David Cameron :Sir Alex Ferguson's achievement at #MUFC has been exceptional. Hopefully his retirement will make life a little easier for my team.(a fan of Premier League strugglers Aston Villa)

Manchester City skipper Vincent Kompany:Sir Alex, one of the best managers of all time. After 26 years of success in the game, we all own him a tribute。

Real Madrid and ex-United forward Christiano Ronaldo:Thanks for everything, boss.

弗格森過去也曾萌生退休的念頭,他几次談到退休時說:

談在2002年退休的最早計划  --  我將在賽季末離開曼聯,就這樣。

談在2002年2月反悔,沒有選擇退休的原因  --  這實際上是凱茜(弗格森的妻子)的主意。如果不是她的主意,如果不是兒子們(馬克、達倫和杰森)也全力支持的話,我也不會考慮改變主意。不過我確實得承認,我內心深處是希望如此的,而她把這個想法說了出來。

談三年合約結束后在2005年退休的計划(2002年2月)  --  我很樂意留下,但一旦合同結束,就真的結束了。我沒有在俱樂部繼續呆下去的意愿。

談退休(2007年3月)  --  我依然很有激情,我依然感到快樂,不過我已經66歲了  --  或許再多三年,之后我就退休。

談退休(2008年10月)  --  我不會像博比-羅布森那樣,70歲還在當教練。要知道何時退出。(但)足球就像毒品一樣難以舍棄。

談退休(2011年10月)  --  我不再想關于退休的事了。當一個人忙碌奔波了很久之后──像我已經干了25年,而此時健康又還算良好的情況下,應該繼續放眼作為曼聯教練的前景,而不是替阿歷克斯-弗格森擔心。

退休宣言(2013年5月8日)  --  作為曼聯的主帥,我一直都很珍惜這段歲月。

在五月十三日,他終于向媒體透露他決定退休的原因。他說是希望能多一些時間陪伴妻子凱茜(看下圖)。“凱茜的妹妹是她最好的朋友,她妹妹去世后,事情變了很多。她現在很孤獨。過去47年,她都是家里的領導,照顧三個兒子,她為我犧牲了很多。。”


這不是我第一次在聖經課程提到弗格森,我想這是第三次了。為什么我總是扯到他的身上?我在《列王紀上(二)(第十二至二十二章)》第二十九課《撒母耳記下 - 合神心意的大衛王》第二十三課,分別談到先知以利亞在迦密山上,他打贏了一場屬靈的爭戰后,以及大衛與掃羅之間的“爭斗”,似乎穩操勝券的時候,他突然泄了氣似的,我說:

。。先知以利亞在迦密山上與巴力眾先知對決,大獲全勝﹔然后他又禱告,上帝就降雨,結束三年的旱災。有誰會相信,亞哈的妻子耶洗別一出場,對他說了一句話,以利亞竟抱頭鼠竄,甚至尋死?

在迦密山上,以利亞打贏了一場屬靈的爭戰,也打贏了一場肉身之戰,因為他殺了巴力眾先知。但與耶洗別的對決,卻是一場心理戰,他輸了,所以才會拔腿就逃。

俗語說:“失敗是成功之母。”我很佩服那些失敗和倒下的人,他們不氣餒,又站起來,重新出擊,從失敗中學習功課,最后成功了。科學家愛迪生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為了找到一種能燃燒到白熱的物質做燈絲,不但它要經得住熱度在二千度一千小時以上的燃燒,還要價格低廉和耐用,他先是用炭化物質做試驗,失敗后又以金屬鉑與銥高熔點合金做燈絲試驗,還做過上質礦石和礦苗共一千六百種不同的試驗,結果都失敗了。但他不輕言放棄,先后經過三年的時間,每天工作十八、九個小時,最后才偶然發現用一根竹絲,經炭化后所做成的燈絲比以前做的種種試驗都優異,這便是愛迪生最早發明的白熱電燈 -- 竹絲電燈。這種竹絲電燈繼續了好多年,才被鎢絲電燈取代。

但我更加佩服那些贏了再贏,永不放棄的人。。。

 。。請問大家:從苦難中站起來比較容易還是從勝利中重新出擊比較容易?大衛在耶路撒冷登基作王之前,曾被掃羅追殺,過著在曠野逃往的生活, 雖然他有機會可以殺掃羅(撒上二十四:1-15,二十六:1-12),但他不敢在耶和華沒有命定的時候就篡奪掃羅的王位。大衛等了好多年,終于熬出了頭,先在希伯倫被膏作猶大王,后被以色列人膏立作全以色列王。大衛從來不在苦難中低頭,夜越黑,他越緊抓上帝不放,他的禱告更加迫切,他的生命更加散發光芒。所以,當大衛被逆子押沙龍追殺的時候,我們再次看到那位在曠野逃亡時,被磨練的堅韌不拔的大衛。其實,不只大衛,就算普通百姓,都很少會在苦難中低頭,他們總是能夠站起來 。2008年5月12日的八級四川大地震,溫總理安慰一個賑災中心里淚流滿臉的小女孩:“別哭,這是一場災難。好好地活下去。。”人類歷史上,不管多大的災難,人都活下去,因為上帝從來不會放棄在苦難中的人。

但在勝利后,人還會重新出擊,再贏一次嗎?在順境時,人會居安思危,謹慎自守嗎?大多數的人都希望苦難遠遠離開自己,希望自己常在勝利中,在順境里。其實,有多少人能贏了再贏?還記得我在《撒母耳記上》第三十課談到大衛與掃羅之間的“爭斗”,似乎穩操勝券的時候,為什么他突然泄了氣,萌生這樣的念頭說:“必有一日我死在掃羅手里”?(撒上二十七:1)我說:

。。奇怪嗎?大衛在逃亡的整個過程里,因著上帝一再地眷顧和保護,他和家人及跟隨他的“梁山好漢”都在緊要關頭,逢凶化吉。在他與掃羅之間的“爭斗”,似乎穩操勝券的時候,為什么他突然泄了氣,萌生這樣的念頭說:“必有一日我死在掃羅手里”?上帝的仆人以利亞(Elijah)在迦密山(Mount Carmel)大敗四百個巴力的先知后(王上十八章),他竟然拔步飛跑到猶大的別是巴,要逃離耶洗別的追殺,還說要在那里求死。有人說,在每個偉大時機的后面,時常緊接著心理上的倒退﹔而這種倒退的反應,正隱含著危險的成分。我自己就曾經歷過這種危機。我第一次在教會負責籌划和組織聖誕節崇拜聚會,決定在戶外“與民同慶”。在人手很缺乏,又不敢肯定是否會獲得有關當局批准,經過三、四個月的籌備和許多波折,終于在聖誕節晚上,教會和社區的几百民眾一同歡慶這個節日。聚會后的几個月,我一方面有點飄飄然,一方面卻對未來的事工躊躇不前,產生一種莫名奇妙的恐懼感。后來我才明白,何以在一些重要的體育比賽項目,賽前、賽中和賽后的心理指導及情緒調整是如此重要,如果不及時克服不良的情緒影響,隊員就很難投入到激烈的比賽中去。特別是賽后,失敗的情緒調整,如痛苦、悲傷、沮喪、內疚、懊悔和失望,固然很重要,但我們也不能忽視勝利后的情緒調整,如興奮、激動、自滿、優越感、自豪感、榮譽感。。大衛和以利亞都是在“勝利”后心理情緒失調,才會作出如此令人費解的行動。。。

所以,我非常佩服英國紅魔曼聯(Manchester United)主帥弗格森(Alex Ferguson,下圖)。



他率領的紅魔曼徹斯特聯隊(Man Utd)剛剛奪得了2007/2008年英超錦標(2008年5月11日)和歐冠錦標(5月21日)。弗格森今年66歲,從 1986年開始執掌曼聯兵符,在這 22年里,他為曼聯共奪得了歐冠杯兩次、英超錦標 10次、足總杯 5次、聯賽杯 2次。 能夠奪得一個杯已經很了不起,能夠勝利后重新出擊,一而再地奪標真的找不到第二個人。在剛奪得歐冠錦標的第二天(5月22日),報章上這樣報道:

As Wednesday turned to Thursday, as the rain pelted down and the talents of United just, and only just, overcame the resolve of Chelsea, Ferguson spoke of getting up in the morning and doing it all over again.

“I'am very, very proud just now,” he said. “But with me the euphoria drains away quickly, it evaporates immediately.

“When you win something, you look into the players' eyes to make sure the hunger is there for the next season. ”

雖然已經 66歲,身上還植入了一個心律調整器,但他永不言棄,求勝的意志還是那么強烈。報章還說,就算弗格森想離開曼聯,他的太太凱蒂(Cathy)也不會讓他走。弗格森說:“退休?我太太一直都只會欺負我,所以每天早上 7點都會把我趕出家門,太不公平了。對我來說,退休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我才不敢惹我太太生氣,她是一個很可怕的人!”當然這是典型的蘇格蘭人的幽默。

像我這種偶爾為主打一兩場勝仗,就飄飄然的人,看到弗格森不被勝利沖昏了頭腦,實在叫我汗顏。。。(完)


我再說一次:他的退休跟《希伯來書》的查考有什么關系?

一句話:永不言棄!失敗了固然要振作起來,重新出擊﹔勝利了也不要沖昏了頭腦,要勝了再勝。

《希伯來書》的會眾面對的當然不是勝利再勝利的問題,他們面對的是羅馬政權的逼迫,特別是猶太裔的基督徒,平日遭受猶太人、異教徒、親朋戚友、老板、同事。。的歧視,嘲笑和折磨。。丟了官,被辭退,被家人斷絕關系。。。他們回想往日在會堂的敬拜傳統,庄嚴慶典,節期的歡樂氣氛,與現在所遭受的社會歧視相比,真令他們灰心沮喪。。他們質疑自己的信仰,信靠的耶穌基督在哪里,怎么不眷顧他們。。《希伯來書》的“牧者”就是要勸勉他們不管環境怎樣惡劣,面對的逼迫和引誘怎樣嚴厲,與罪的斗爭到何等地步,他們們都不可棄絕主的道﹔要單單仰望基督,忍耐到底,行完了上帝的旨意,就可以得著所應許的,更美長存的基業。

弗格森在這二十六年為曼聯贏得無數獎杯,但那些都不過是會朽壞的“冠冕”﹔我們堅持到底,行完了上帝的旨意,“到了牧長顯現的時候,我們必得那永不衰殘的榮耀冠冕。”(彼前五:4)雅各說:“忍受試探的人是有福的,因為他經過試驗以后,必得生命的冠冕,這是主應許給那些愛他之人的。”(雅一:12)保羅也說:“從此以后,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就是按著公義審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賜給我的﹔不但賜給我,也賜給凡愛慕他顯現的人。”(提后四:8)


2。來六:4 - 8  “4論到那些已經蒙了光照、嘗過天恩的滋味、又于聖靈有分、5并嘗過上帝善道的滋味、覺悟來世權能的人,6若是離棄道理,就不能叫他們從新懊悔了。因為他們把上帝的兒子重釘十字架,明明地羞辱他。7就如一塊田地,吃過屢次下的雨水,生長菜蔬,合乎耕種的人用,就從上帝得福﹔8若長荊棘和蒺藜,必被廢棄,近于咒詛,結局就是焚燒。”

現在言歸正傳。神學家古德恩(Wayne Grudem)在《系統神學》(更新傳道會出版,張麟至譯,2011年)談到《聖徒的恆忍》,對這段經文有極精辟的講解。我把它抄錄在這里供大家參考: (段落 C.3至 C.4)


C.3 外表有歸正記號的非信徒


    。。。最后,在希伯來書里有兩段經文也証實,那些最終離開主的人外表可能有許多歸正的記號,在許多方面看起來就像基督徒一樣。這兩段經文的第一段是希伯來書6:4-6,它屢次被阿民念派用來証明信徒有可能失去救恩。但是更仔細地檢視以后,就發現這樣的詮釋并不叫人信服。希伯來書的作者寫道:

    「論到那些曾經一次(和合本譯作‘已經’)蒙了光照,嘗過天恩的滋味,又于聖靈有分,并嘗過神善道的滋味,覺悟來世權能的人,若是離棄道理,就不能叫他們從新懊悔了﹔因為他們把神的兒子重釘十字架,明明地羞辱他。」(來6:4-6)

    作者又繼續用一個農業的例子來說明:「就如一塊田地,吃過屢次下的雨水,生長菜蔬,合乎耕種的人用,就從神得福﹔若長荊棘和蒺藜,必被廢棄,近于咒詛,結局就是焚燒。」(來6:7-8)

    在這個農業的譬喻里,那些淪入最后審判的人被比喻為長不出菜蔬或有用的果子、反而長出荊棘和蒺藜的土地。當我們回想聖經中的其他譬喻,結好果子就是真實屬靈生命的記號,而不結果子就是假信徒的記號(太3:8-10﹔7:15-20﹔12:33-35),我們就明白希伯來書作者說到最值得信賴的証據就是人們的屬靈光景(他們所結的果子),而這些人缺乏這種証據,這就表明作者是說他們不是真正的基督徒。


C.3.1 曾經蒙了光照


    有些人反對上述的說法,而認為這一大段內容是說到發生在跌倒之人身上的情況,表明這些人必定已是真正重生了的人。然而,我們若仔細察看作者所用的個別詞匯時,就發現這個反對之詞不能令人信服。該書作者說,他們「曾經一次......蒙了光照」(來6:4)﹔但是這個光照只是指他們了解福音真理,并非說他們已用真實得救的信心來回應那些真理。(注:「光照」一詞譯自希臘文的 ph tiz ,是指一般性的學習,不一定是指帶來救恩的學習  --  這個希臘字也被用在約翰福音1:9.說到那光「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也被用在哥林多前書 4:5,說到最后的審判將照明一切隱情﹔也被用在以弗所書 1:18,說到伴隨基督徒靈命成長的啟示。此希臘字并不是論述得救之人的專用詞匯。筆者在完成了以下希伯來 書 6:4-6的討論之后,寫了一份更為詳盡的文章,加上更多的分析和佐証的資料,以及與其他文獻之間的對照。見Wayne Grudem,“Perseverance of the Saints:A Case Study From Hebrews 6:4-6 and the Other warning Passages of Hebrews,” in Still Sovereign,ed. Tom Schreiner and Bruce  Ware (Grand Rapids:Baker,2000).)

    同樣地,用來說到那些「曾經一次(have once been )蒙了光照」之人的「一次」,希臘文是 hapax,此字也被用在腓立比書4:16,說到腓立比教會的人「一次兩次」送饋贈給保羅﹔此字又用在希伯來書 9:7,說到大祭司「一年一次」進入至聖所。所以,這個字的意思不是指某事只發生過「一次」,永遠不能重復發生﹔而只是說它曾經發生過一次,但沒有指明是否還會再重復發生。(注:這個字與 ephapax 不是同一個字,ephapax 在新約聖經真使用得更為頻繁,意指不重復的事件(羅6:10﹔來7:27﹔9:12﹔10:10)。)


C.3.2 嘗過神天恩和善道的滋味


    希伯來書的作者又進一步地描述,這些人「嘗過天恩的滋味」,而且他們是「嘗過神善道的滋味,覺悟來世權能的人」(來6:4-5)。與「嘗」這個觀念連帶的事實乃是,它在本質上是暫時的,一個人可能決定接受或不接受所品嘗的東西。例如,相同的希臘字(geuomoi)被用在馬太福音27:34,描述那些將耶穌釘十字架的兵丁「拿苦膽調和的酒給耶穌喝:他嘗了,就不肯喝。」這個字也有象征意義的用法,表示「進而知道某事物」﹔(注:BAGD,p.157.他們提及了geuomai(「嘗」)這個字的其他例子,譬如在希羅多德(Herodotus)6.5,說到米利都的人「嘗了自由的滋味」,但所嘗的并非他們所擁有的。他們也引用了屈梭多模(Dio Chrysostom)32.72.說到有亞歷山大的人遇到羅馬軍隊時,曾經「嘗到了戰爭的滋味」,而羅馬軍隊只不過要騷擾他們,并不是真正地要與他們作戰。約瑟夫的《猶太戰記》(Josephus,The Jewish War)2.158,則說到了愛色尼人的神學觀點:「因此,他們所向披靡地吸引所有曾經嘗過他們哲學的人。」在此約瑟夫再次清楚地說到,那些「嘗過一次」的人,并沒有接受愛色尼的哲學為自己的觀念,而只是強烈地受它吸引而已。由此類推,在希伯來書第6章里,那些「嘗過」天恩、神道和來世權能「滋味」的人,可能強烈地受到這些事的吸引,或也可能沒有受到吸引,但是僅僅品嘗滋味并不表示他們把被嘗之物接受為己有  --  反而是相反的,假使作者只能說他們「嘗了」這些事,就表示他們尚未將所當之物接受為己有。)如果我們用此意義來理解這個字,事實上在此也必須要采取這樣的解釋,因為經文不是在講品嘗食物,那么就表示這些人已經進而了解到屬天的恩賜(在此可能表示他們已經歷過一些聖靈作工的能力),并且知道一些神的道和來世的權能。這卻不一定是指他們有(或沒有)真實的得救信心,可能只是表示他們理解了,而且有些屬靈能力的經驗。(注:15「嘗」字也被用在希伯來書2:9,說到耶穌「嘗了死味」,指明他憑著經驗知道死亡(在此用「嘗」字十分合適,因為他并沒有留在死亡境內)。同樣的意思也可以運用到那些嘗過天恩滋味的人身上,或不信的人身上(另參太7:22﹔林前7:14﹔彼后2:20-22)。在希伯來書6:4-5,這些人所經驗到的聖靈的能力與神的道,當然是真實的經驗(正如耶穌真正的死了),然而那種經歷本身并不顯示他們具有重生的經驗。)


C.3.3 于聖靈有分

    希伯來書這段經文也進一步論到,這些人「已經......于聖靈有分」(來6:4)。此處的問題在于這里譯為「有分」這個字 metochos 的確切意思是什么(在RSV中這個字被譯為名詞 partaker,而在 NIV 則以動詞 share表達,均是「有分于......」之意)。讀者不一定明白「有分于」一詞的意思廣泛,它可以指非常緊密的參與與連接,也可以指只是松散地與另一個或一些被提到名字的人有關連。例如在希伯來書3:14的上下文顯示,那里的「有分」(metochos)就是指在救恩的關系和基督有十分親密的連接。(注:相同的希臘字 metochos 也被用在希伯來書3:14,然而 RSV在那里是用動詞 share表達。)但另一方面,此希臘字 metochos 也可以有不嚴謹的用法,如指伙伴或同伴。我們讀到聖經的記載說,當門徒們捕獲很多魚,以至于網都要破了時,他們「便招呼那只船上的同伴來幫助」(路5:7)﹔在此這個字就只是指那些與彼得作同伴或合伙的人,以及其他在打漁的門徒們。(注:希伯來書1:9也使用相同的字說到「同伴」(RSV 譯為comrades,NIV 和 NASB 則譯為companions)。)當保羅警告基督徒有關那些不信之人的罪行時說:「你們不要與他們同伙」(弗5:7),他所用的字就與 metochos 非常相近的一個字(symmetochos,乃是 metochos 與介系詞 syn〔with,「與」或「同」〕結合的復合字)。保羅在那里所關切的并非他們整個人的本質會被不信之人改變,而只是擔心他們與不信之人有關連,使他們的見証受到破壞,又使他們的生活或多或少地受到影響。

    由此類推,希伯來書6:4-6說到已經與聖靈有關聯的人,生活受到了他的影響,但這不一定指他們的生命有聖靈救贖的工作,或他們已經重生了。我們再以路加福音5:7打魚的同伴作類比:彼得和門徒們可能和打魚的同伴們有關聯,甚至多少受到他們的影響,但卻沒有因這關連在生命上產生徹底的改變。這個字 metochos 所呈現的關系范圍可以從相當弱到相當強,因為它只是指「一個共同參與、分享或陪伴某些活動的人」。顯然這就是希伯來書第6章所講到之人的情況,他們與教會有關連,因而就與聖靈的工作有關連﹔無疑地,他們在生活中的某些方面也受到他的影響。(注:希伯來書其他用到 metochos 這個字的經文(來3:1﹔12:8),的確有更為親密之關連或參與的涵義,但是希伯來書12:8所講到的「共受」管教,也確實容許人將此解釋為:有些人可能受了管教,卻沒有因管教而有所改變。無論如何,這兩種情況都沒有足夠的証據讓我們認為,希伯來書的作者一定是把這個字當作一個專用詞匯,專指一種救恩性的參與,因為在希伯來書1:9和12:8就非如此。我們必須察考這個字在它被使用的范圍內可能有的意義,才能真的了解它的意思﹔而它被使用的范圍則包括了與新約作者采用相似字匯的新約希臘文文學和其他文學。七十士譯本使用此字的用法也能幫助我們了解它的意思,因為該譯本中有几處例子,此字只有同伴的意思,而非任何一種與神或聖靈有重生或生命改變關系的意思。例如,在撒母耳記上20:30,掃羅指責約拿單是大衛的「同伙(partner)」(譯者注:此節NIV譯作「你和耶西的兒子站在同一邊」時,即反映了七十士譯本的譯法。此詞和合本譯作「喜悅」﹔RSV譯作「選擇」)。在詩篇119:63 中,詩人說到他與所有敬畏神的人「作伴」﹔傳道書4:10則記載,兩人比一人好,因為假如他們跌倒,這人可以扶起他的「同伴」﹔箴言28:24在亞居拉(Aquila)、辛馬庫(Symmachus),和狄奧多田(Theodotian)等希臘文譯本里,都使用這個字說到棄絕父母的人是強盜的「同類」。而這個字表示比較親密之連接的例子,可見以斯帖記8:13、箴言29:10、何西阿書4:17,和馬加比三書3:21。有關這個字 metochos 的結論乃是,雖然它可以被用來指一個人的生命和救恩果效的密切連接﹔但是也可以僅指與某人的關連或參與。所以,這個字本身并不表示希伯來書6:4-6所說的人是與聖靈在救恩上連接,或已經重生了﹔它只是表明,他們在某些方面與聖靈有關連,并受到他的影響。馬太福音7:22就是很好的例子,那里說到奉耶穌的名傳道、趕鬼和行異能的人,他們肯定是在聖靈的工作上有關連或有分,但是他們未曾得救,因為耶穌說:「我從來不認識你們。」(太7:23))


C.3.4 若離棄真道就不能從新懊悔


    最后,希伯來書6:4-6說到,那些曾經驗過這些恩典但后來又犯了背道之罪的人,是不可能「從新懊悔」的。有人認為,假如這是一個他們需要再被恢復而有的悔改,那么這個悔改就一定是真實的了。然而這里的意思不一定是如此。首先,我們必須了解,這里「懊悔」(repentance,希臘文 metanoia )的意思不一定是指內心悔改以至于得救。例如,希伯來書12:17用這個字講到以掃對賣掉長子名分一事想法的改變,聖經將那種改變稱為「懊悔」(metanoia)(譯者注:和合本在此節沒有將此字譯出:「......雖然號哭切求,卻得不著〔懊悔的〕門路。」呂振中譯本譯得很好:「尋不著改變心意之余地。」)這種懊悔并不是能得到救恩的悔改,而只是一種改變主意,以及對他賣掉長子名分之事的反悔(請注意,在馬太福音27:3里的猶大也同樣是「后悔」的例子  --  雖然聖經所用的希臘字不同)。

    「懊悔」的同源動詞(repent,希臘文是 metanoeō )有時候不是用來指得救的悔改,而僅是指個人為自己的過犯憂傷:「若是你的弟兄得罪你,就勸戒他﹔他若懊悔,就饒恕他。倘若他一天七次得罪你,又七次回轉說:『我懊悔了』,你總要饒恕他。」(路17:3-4)因此我們可以下一個結論:「懊悔」的意思只是對所做過的事或所犯下的罪行憂傷,至于它是否能叫人得救的真實悔改  --  即「悔改以至于得救」,則不一定都能立刻判明。希伯來書的作者并不在指明這是否為真實的悔改,他僅僅是指出,假如有人為罪憂傷,進而明了福音,并且經驗到聖靈工作的各樣祝福(無疑這是在與教會團契交通時發生的),之后卻又轉離了,那么要再次使這人回到為罪憂傷的地步,是不可能的。然而這不一定表示原先的悔改是真實可令人得救的。

    在此,我們可能要問,所有這些詞匯所描述的是什么樣的人?答案是:他們無疑是與教會有密切聯系的人。他們曾經為罪憂傷(懊悔),清楚地明白福音(已經蒙了光照)﹔受到基督徒生命的吸引,羨慕人成為基督徒后所產生的生命改變﹔可能神也回應過他們在生活中的禱告,因而感受到聖靈作工的能力﹔或許他們也使用了屬靈的恩賜  --  如馬太福音7:22中的不信之人一樣(他們與聖靈的工作「有關連」,或說于聖靈「有分」,并嘗過屬天恩賜的滋味,覺悟來世的權能)﹔他們曾聽過真實的神道,并對其中的許多教訓產生感動(他們嘗過神善道的滋味)。

    然而,盡管有了這一切,他們「若是離棄道理......把神的兒子重釘十字架,明明的羞辱他」(來6:6),那么他們就是自愿拒絕所有的這些福分,故意離棄它們。我們也許都知道,在自己的教會里有些人(有時候他們自己也承認)長久與教會的團契交通有關連,但卻不是重生的基督徒﹔他們思想福音多年,卻不斷地拒絕聖靈在他們生活中的召喚,也許是由于不愿意放手將生命中的主權交給耶穌,而寧可依靠自己。

    現在希伯來書的作者告訴我們,如果這些人故意轉離所有這些「暫時的祝福」(temporary blessings),那么要使他們再度悔改或為罪憂傷,是不可能的﹔他們的心將會剛硬,而良心也麻木了。還能再做什么,使他們可以得救呢?如果我們告訴他們聖經是真實的,他們會說他們知道,但已經決定拒絕它﹔如果我們告訴他們神垂聽禱告、改變生命,他們也會說他們知道,但是他們什么也不要﹔如果我們告訴他們聖靈在人生命里的工作大有能力,永生的恩賜好得無法言喻,他們也會說他們了解,但是沒有興趣。他們所熟知關于神的事,和多次經歷聖靈帶來的影響,都只會讓他們的心剛硬,拒絕悔改歸正。

    希伯來書的作者知道他所致函的教會里,有一些人就是這樣瀕臨離棄主的危險(見來2:3﹔3:8,12,14-15﹔4:1,7,11﹔10:26,29,35-36,38-39﹔12:3,15-17),因此他要告誡他們:雖然他們參與了教會的團契交通,并在生命中經歷了一些神的祝福,但是他們若在這些經歷之后離棄主,就再沒有救恩給他們了。但這并不表示,作者認為真的基督徒可能會離棄主  --  希伯來書3:14正表明相反的道理。作者希望他們借著繼續相信,而獲得救恩的確據﹔因此,這就表明,假使他們離棄神的道,就顯示他們從起初就不是屬基督的人(見希伯來書3:6:「我們若將可夸的盼望和膽量堅持到底,便是他的家了」)。

    所以,希伯來書的作者想要嚴重警告那些曾經承認自己是基督徒、而今卻瀕臨滑跌出去之危險的人。他盡可能使用最強烈的字眼來表達:「這就是一個經歷暫時祝福的人所能達到的地步,卻仍舊沒有真正得救。」他警告他們要小心,因為倚賴暫時的祝福與經驗是不夠的。為了要讓他們確切地明白這點,作者沒有說到真實的心靈改變、或結好果子等,而只是說到這些人有的暫時的祝福和經驗,而這些僅讓他們略微了解基督教而已。


C.3.5 如同不結果的土地


    為此緣故,希伯來書作者的描述立即從背道之人,到進一步的類比,以顯示這些離棄之人在生命中從來沒有結過任何其實的果子。正如我們以上所解釋的,希伯來書6:7-8用「荊棘和蒺藜」之類的話來形容這些人,這種土地所產生的植物,即使一再地領受神的祝福(在這個比喻中,就是雨水一再地降在其上),但它本身卻沒有真實價值的生命(不能結果).我們在此應當注意,犯了背道之罪的人不是被比喻為曾經產生過好果子、現今卻不結果的土地,而是他們就像從未結出好果子、只能長出荊棘和蒺藜的土地。這片土地在谷物長出之前,可能看起來還好,但是果實顯示了真實的証據:這土地是惡劣的。


C.4 惟真信徒才會擁有「更好的事」


    以上對希伯來書6:4-8的詮釋,可由緊接其后的一節經文中得到有力的佐証。雖然作者嚴厲地說到離棄主的可能性,但他接著又回來說到絕大多數聽到福音的人的情況  --  他認為他們是真正的基督徒。他說:「親愛的弟兄們,我們雖是這樣說,但看你們的情形,卻深信(你們有〉那些也是屬乎救恩的更好的事。」(來6:9,和合本譯作「親愛的弟兄們,我們雖是這樣說,卻深信你們的行為強過這些,而且近乎得救。」)然而問題是,是比什么「更好」呢?復數的「更好的事」與前面第4-6節曾提過的那些「好的事」(蒙光照、嘗過天恩的滋味、于聖靈有分等),形成了合宜的對比:作者深信,比起希伯來書6:4-6所說的那些受到聖靈與教會的不完全和暫時影響的人相比,希伯來書大部分的讀者是經驗過更好福分的。

    事實上,希伯來書的作者論到這些事時,說到它們是「那些也是屬乎救恩的更好的事」(按字面直譯,希臘文是 kai echomena sōtērias )。(注:BAGD 將反身語態分詞 echō 翻譯為「緊緊握住、依附」,并舉出希伯來書6:9為新約聖經中惟一有此形式的例子,意指「內在的屬于和密切的連接」(見BAGD,p.334,III,cf.LSJ p.750,C:「緊緊握住,緊緊依附」)。然而,即使我們將這反身語態翻譯為主動語態,使此句成為「......也是有救恩的」,仍不影警筆者對本節的論點。)這些事不只是第4-6節里所說那些暫時的祝福,而是更好的事﹔不只具有暫時的影響力,而且「也是屬乎救恩的」。在此的希臘字 kai(意即「也是」)顯示,救恩并不包含在第4-6節所提到的事之內﹔所以,這個希臘文 kai是了解這段經文的重要鑰匙(在RSV和NIV都沒有明顯地被譯出來,但在NASB中的譯文則比較接近原文)。(注:NASB的英譯是“and things that accompany salvation”(「以及隨救恩而來的事」)。)倘若作者在第4-6節提到那些人,意思是指他們是真正得救的,那么我們就很難理解,作者為什么在第9節又說,他深信他們可以擁有更好的事,就是屬乎救恩的事,或是在那些所提到的好事之外再加上救恩。他只需要用一句簡短的話說那些人「得著救恩」就可以了,而無需堆砌這許多話。然而他的說法正顯示,在第4-6節所說的人是沒有得救的。(注:有人可能認為,「更好的事」和希伯來書6:4-6的暫時之事不成對比,而是與第8節真的審判  --  將要臨到荊棘和蒺藜之焚燒的結局  --  成對比。但是作者不可能只把不被咒詛當成是「更好的事」。比較級的「更好的」(kreisson)在希伯來書里被用了十三次,通常是把「更好的事」與「好的事」作比較(如更美之約、更美的祭物等)﹔同樣地,它在此是與已經是好的事作對比(例如第44節的祝福),不可能是與第8節永遠審判的可怕命運作對比。)

    究竟什么是「更好的事」?除了在第9節所提到的救恩之外,還包括那些顯明救恩的真正証據  --  譬如,在他們生活中的真實果子(來6:10)、滿足的指望(來6:11),以及得救的信心,這些形式的証據都是由那些承受應許之人所展現出來的(來6:12)。希伯來書的作者用這樣的方式再度向真信徒保証  --  就是向那些在生活中結出果子、又向其他基督徒顯出愛心的人,他們在當時表現出持續的盼望和真實的信心,因此他們不是將要離棄主之人。雖然希伯來書的作者在向那些在他們中間可能瀕臨離棄主之危險的人,發出強烈的警告,但他也同時想向他的讀者們(肯定是收信者中的大多數)提出這樣的確據。  (完)


3。來六:9 - 12  “9親愛的弟兄們,我們雖是這樣說,卻深信你們的行為強過這些,而且近乎得救。10因為上帝并非不公義,竟忘記你們所做的工和你們為他名所顯的愛心,就是先前伺候聖徒,如今還是伺候。11我們愿你們各人都顯出這樣的殷勤,使你們有滿足的指望,一直到底。12并且不懈怠,總要效法那些憑信心和忍耐承受應許的人。“

《新譯本》:9不過,親愛的弟兄們,我們雖然這樣說,但對于你們,我們卻深信你們有更好的表現,結局就是得救。10因為上帝并不是不公義,以致忘記了你們的工作,和你們為他的名所表現的愛心,就是你們以前服事聖徒,現在還是服事他們。11我們深愿你們各人都表現同樣的熱誠,一直到底,使你們的盼望可以完全實現,12并且不要懶惰,卻要效法那些憑著信心和忍耐承受應許的人。

KJV:9 But, beloved, we are persuaded better things of you, and things that accompany salvation, though we thus speak. 10 For God is not unrighteous to forget your work and labour of love, which ye have shewed toward his name, in that ye have ministered to the saints, and do minister. 11 And we desire that every one of you do shew the same diligence to the full assurance of hope unto the end: 12 That ye be not slothful, but followers of them who through faith and patience inherit the promises.


來六:9  “親愛的弟兄們,我們雖是這樣說,卻深信你們的行為強過這些,而且近乎得救。”  --  原文:


“親愛的弟兄們”( beloved)  --  這個字只出現在《希伯來書》一次。“牧者”嚴厲警戒會眾后(來六:4-8),立刻改換語氣,稱呼他們為“親愛的弟兄們”。這樣一方面印証了他們和“牧者”都是上帝家里的人﹔另一方面也深怕他們聽了嚴厲警戒之后會泄氣,一蹶不振,所以“牧者”接下來對他們說了激勵的話。什么激勵的話呢?他們都是真信徒!

“。。我們雖是這樣說,卻深信你們的行為強過這些,而且近乎得救。”  --  “牧者”之前的嚴厲警戒肯定給人一個印象,這些人不是真信徒。但他立刻改口,“我們雖是這樣說”。。“牧者”深信他們不是。“深信”的原文是 是 1 per,pl,perf,ind, pass,被動式動詞,意思是“牧者”因看到會眾“有更好的表現”而使他“有信心”。在什么事上“有更好的表現”呢?是“接近拯救的東西”(),RSV 譯作 things that belong to salvation。換句話說,一個人是否真信徒可以從有關拯救的表現上看出來。“牧者”提到三方面的表現:
 

A。“愛”的表現:

“因為上帝并非不公義,竟忘記你們所做的工和你們為他名所顯的愛心,就是先前伺候聖徒,如今還是伺候。”  --  他們因愛上帝而愛弟兄,“先前伺候聖徒,如今還是伺候。”有如保羅在帖前一:2 說的“因愛心所受的勞苦”,上帝是不會忘記的。來十:32-36 提供我們更多的資料:

32你們要追念往日,蒙了光照以后,所忍受大爭戰的各樣苦難。
33一面被毀謗,遭患難,成了戲景,叫眾人觀看﹔一面陪伴那些受這樣苦難的人。
34因為你們體恤了那些被捆鎖的人,并且你們的家業被人搶去,也甘心忍受,知道自己有更美長存的家業。
35所以,你們不可丟棄勇敢的心,存這樣的心必得大賞賜。
36你們必須忍耐,使你們行完了上帝的旨意,就可以得著所應許的。

這也是新約書信一貫的教導,如雅二:15-16 “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體,又缺了日用的飲食,你們中間有人對他們說,‘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們穿得暖吃得飽’,卻不給他們身體所需用的,這有什么益處呢?”約壹三:16-20 “主為我們舍命,我們從此就知道何為愛,我們也當為弟兄舍命。凡有世上財物的,看見弟兄窮乏,卻塞住憐恤的心,愛上帝的心怎能存在他里面呢?小子們哪,我們相愛,不要只在言語和舌頭上,總要在行為和誠實上。從此,就知道我們是屬真理的,并且我們的心在上帝面前可以安穩。我們的心若責備我們,上帝比我們的心大,一切事沒有不知道的。”

主耶穌也親口教導我們:太二十五:34-40

34于是,王要向那右邊的說:“你們這蒙我父賜福的,可來承受那創世以來為你們所預備的國。
35因為我餓了,你們給我吃﹔渴了,你們給我喝﹔我作客旅,你們留我住﹔
36我赤身露體,你們給我穿﹔我病了,你們看顧我﹔我在監里,你們來看我。”
37義人就回答說:“主啊,我們什么時候見你餓了,給你吃,渴了,給你喝?
38什么時候見你作客旅,留你住,或是赤身露體,給你穿?
39又什么時候見你病了,或是在監里,來看你呢?”
40王要回答說:“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些事你們既做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

教會歷史也顯示羅馬教會是一個在患難逼迫中以愛心伺候聖徒的教會:

 教父安提阿的伊格那修(Ignatius of Antioch 約35(或50AD)至98(或117AD))在他的書信“To the Romans”說羅馬教會 “having the presidency of love”。 Dionysius (Bishop of Corinth) 寫給羅馬主教 Soter(170AD) 說:

For this has been your custom from the beginning, to do good to all the brethren in many ways, and to send alms to many Churches in different cities, now relieving the poverty of those who asked aid, now assisting the brethren in the mines by the alms you send, Romans keeping up the traditional custom of Romans, which your blessed bishop, Soter, has not only maintained, but has even increased, by affording to the brethren the abundance which he has supplied, and by comforting with blessed words the brethren who came to him, as a father his children.


B。“望”的表現:

“我們愿你們各人都顯出這樣的殷勤,使你們有滿足的指望,一直到底。” --  這有如保羅說的“因盼望我們主耶穌基督所存的忍耐。”(帖前一:3)顯示在真信徒身上有關拯救的東西不是曇花一現的,而是繼續不斷的,堅持到底。這里的“殷勤”和彼后一:5 說的 “。。你們要分外地殷勤。有了信心,又要加上德行﹔有了德行,又要加上知識。。”是同一字。那里彼得時勸勉信徒要不斷長進,不能怠惰閑懶。。這里“牧者”是勸勉信徒要在拯救的事上,如愛心的勞苦,表現出“殷勤”,不怠惰閑懶。 信徒之所以能忍耐等候,堅持到底,是因為主耶穌是我們的盼望,他必要再來。彼后三:14  “親愛的弟兄啊,你們既盼望這些事,就當殷勤,使自己沒有玷污,無可指摘,安然見主。”


C。“信”的表現:

“并且不懈怠,總要效法那些憑信心和忍耐承受應許的人。”  --  帖后一:2 保羅“不住地記念你們因信心所做的工夫。。”雖然“牧者”可以從會眾中看到他們信心所做的功夫,使他對他們有信心,可信任,肯定他們在患難中不會輕言放棄信仰,離棄基督的人,但他仍然激勵他們不可懈怠,給他們許多可以效法的對象,“總要效法那些憑信心和忍耐承受應許的人。”其中一個就是下文的亞伯拉罕(來六:13-20),然后在第十一章揭開了舊約的“信心榜”,他們是“。。我們。。的見証人,如同云彩圍著我們,就當放下各樣的重擔,脫去容易纏累我們的罪,存心忍耐,奔那擺在我們前頭的路程,仰望為我們信心創始成終的耶穌。。。”(來十二:1-2)


4。小結:(來六:9-12)

“牧者”之前是嚴厲的警戒,現在一方面肯定他們真信徒所有的“信、望、愛”的表現,一方面繼續激勵他們不可懈怠,要在拯救的事上殷勤,堅持到底,直到主再來。


默想:

“弗格森時間”(Ferguson's Time)

 

足球賽分上下兩個半場,每個半場是 45分鐘,共九十分鐘。再根據場上情況,由裁判決定補時(injury time),一般是三、四分鐘。

曼聯慣常是在補時階段進球,打垮對手,足壇稱之為“弗格森時間”,因為曼聯不到最后一分鐘,總是血戰到底,決不言棄。最令人津津樂道的,就是 1999年 歐洲冠軍聯賽,曼聯在上半場被對手拜仁慕尼黑隊(Bayern Munich)攻進一球,以 0 - 1 落后。在完場 90分鐘的時候,比數仍然是 0 - 1,看來大勢已去。但在三分鐘補時階段,曼聯的兩名候補球員 Teddy Sheringham 和 Ole Gunnar Solskjær 連進兩球,以二比一氣走 拜仁,奪得歐冠。弗格森在賽后留下一句經典語錄:“Football, bloody hell!”

作為基督徒,我們也應該謹記:堅持到底,決不言棄!

來三:6  “但基督為兒子,治理神的家﹔我們若將可夸的盼望和膽量堅持到底,便是他的家了。”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