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希伯來書》 - 堅守主道,忍耐到底

第三十課 - 耶穌基督 - 更美之約的中保(二)

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經文:來八:1 - 13

主旨:

《希伯來書》的“牧者”不是從國度的治理和發展的角度來看新約的更好、更美﹔對他來說,所謂“更美之約”,指的在新約中,我們有一位永遠常存,他祭司的職任是長久不更換,他獻了一次永遠的贖罪祭,就在上帝的右邊坐下(來十:12)﹔借著他的血,給信主的人開了一條又新又活的路,從幔子經過,得以坦然進入至聖所(來十:19-20),來到施恩座前,“為的是要領受憐憫,得到恩惠,作隨時的幫助。”(來四:16)在舊約的所有聖約里,我們是看不到這樣的一位中保,一位與我們休戚與共的,能體恤我們的軟弱,曾凡事受過試探,與我們一樣﹔在上帝面前,替我們祈求,拯救我們到底的大祭司和中保。 在舊約的所有聖約中,亞當、挪亞、亞伯拉罕、摩西、大衛。。都不能作為上帝與人之間的中保,即使能夠,這些“中保”也不過是暫時的,最重要的還是,他們自己軟弱,“自身難保”,怎么能成為別人的中保,作別人的代求者?(注:在這段經文里,其實“牧者沒有說的太多,這些都是我說的。)

1。來八:1 - 13  “1我們所講的事,其中第一要緊的,就是我們有這樣的大祭司,已經坐在天上至大者寶座的右邊,2在聖所,就是真帳幕里作執事﹔這帳幕是主所支的,不是人所支的。3凡大祭司都是為獻禮物和祭物設立的,所以這位大祭司也必須有所獻的。4他若在地上,必不得為祭司,因為已經有照律法獻禮物的祭司。5他們供奉的事,本是天上事的形狀和影象,正如摩西將要造帳幕的時候,蒙上帝警戒他,說:‘你要謹慎,做各樣的物件都要照著在山上指示你的樣式。’6如今耶穌所得的職任是更美的,正如他作更美之約的中保﹔這約原是憑更美之應許立的。7那前約若沒有瑕疵,就無處尋求后約了。8所以主指責他的百姓說(注:或作"所以主指前約的缺欠說"):‘日子將到,我要與以色列家和猶大家另立新約,9不象我拉著他們祖宗的手,領他們出埃及的時候,與他們所立的約。因為他們不恆心守我的約,我也不理他們。這是主說的。’10主又說:‘那些日子以后,我與以色列家所立的約乃是這樣:我要將我的律法放在他們里面,寫在他們心上﹔我要作他們的上帝,他們要作我的子民。11他們不用各人教導自己的鄉鄰和自己的弟兄說:‘你該認識主,'因為他們從最小的到至大的,都必認識我。12我要寬恕他們的不義,不再記念他們的罪愆。’13既說新約,就以前約為舊了﹔但那漸舊漸衰的,就必快歸無有了。”

《新譯本》:1我們所講論的重點,就是我們有這樣的一位大祭司,他已經坐在眾天之上至尊者的寶座右邊,2在至聖所和真會幕里供職﹔這真會幕是主支搭的,不是人支搭的。3所有大祭司都是為了獻禮物和祭品而設立的,所以這位大祭司,也必須有所獻上的。4如果他在地上,就不會作祭司,因為已經有按照律法獻禮物的祭司了。5這些祭司所供奉的職事,不過是天上的事物的副本和影像,就如摩西將要造會幕的時候,上帝曾經警告他說:“你要留心,各樣物件,都要照著在山上指示你的樣式去作。”6但是現在耶穌得了更尊貴的職分,正好像他是更美的約的中保,這約是憑著更美的應許立的。7如果頭一個約沒有缺點,就沒有尋求另一個約的必要了。8可是上帝指責他們,說:“看哪,主說,日子要到了,我要與以色列家和猶大家訂立新約。9這新約不像從前我拉他們祖先的手,領他們出埃及的日子與他們所立的約。因為他們沒有遵守我的約,我就不理會他們。這是主說的。10主說:‘因為在那些日子以后,我要與以色列家所立的約是這樣:我要把我的律法放在他們的心思里面,寫在他們的心上。我要作他們的上帝,他們要作我的子民。11他們各人必不用教導自己的鄰居,和自己的同胞,說:你要認識主。因為所有的人,從最小到最大的,都必認識我。12我也要寬恕他們的不義,決不再記著他們的罪惡。’”13上帝既然說到新的約,就是把前約當作舊的了﹔那變成陳舊衰老的,就快要消逝了。

KJV:1 Now of the things which we have spoken this is the sum: We have such an high priest, who is set on the right hand of the throne of the Majesty in the heavens; 2 A minister of the sanctuary, and of the true tabernacle, which the Lord pitched, and not man. 3 For every high priest is ordained to offer gifts and sacrifices: wherefore it is of necessity that this man have somewhat also to offer. 4 For if he were on earth, he should not be a priest, seeing that there are priests that offer gifts according to the law: 5 Who serve unto the example and shadow of heavenly things, as Moses was admonished of God when he was about to make the tabernacle: for, See, saith he, that thou make all things according to the pattern shewed to thee in the mount. 6 But now hath he obtained a more excellent ministry, by how much also he is the mediator of a better covenant, which was established upon better promises. 7 For if that first covenant had been faultless, then should no place have been sought for the second. 8 For finding fault with them, he saith, Behold, the days come, saith the Lord, when I will make a new covenant with the house of Israel and with the house of Judah: 9 Not according to the covenant that I made with their fathers in the day when I took them by the hand to lead them out of the land of Egypt; because they continued not in my covenant, and I regarded them not, saith the Lord. 10 For this is the covenant that I will make with the house of Israel after those days, saith the Lord; I will put my laws into their mind, and write them in their hearts: and I will be to them a God, and they shall be to me a people: 11 And they shall not teach every man his neighbour, and every man his brother, saying, Know the Lord: for all shall know me, from the least to the greatest. 12 For I will be merciful to their unrighteousness, and their sins and their iniquities will I remember no more. 13 In that he saith, A new covenant, he hath made the first old. Now that which decayeth and waxeth old is ready to vanish away.


上一課,我已經和大家查考了來八:1-6 節,主旨是:

一、來八:1 - 2 

這兩節經文有承前啟后的作用,把上文(從來二:17開始,經四:14-五:10,再由六:20 至七:28)和下文(來八:3 至十:18)所有關于耶穌基督是照著麥基洗德的等次而立的大祭司,他的超卓性,他的職任,整個傳講的重點,說明清楚:

A。耶穌基督是王,他已經坐在天上至大者寶座的右邊,“從此,等候他仇敵成了他腳凳。”(來十:13)。

B。耶穌基督是在天上的至聖所作大祭司,在真帳幕里作執事,作神人之間的中保。

二、來八:3 - 6

天上的是真帳幕,地上的不過是影兒﹔耶穌在天上真帳幕里所得的職任比亞倫在地上帳幕的職任更美,更尊貴,所以他能在神與人之間的關系上作一個更好的中間人,也就是“牧者”說的“作更美之約的中保﹔這約原是憑更美之應許立的。”

今天,我們要查考來八:7-13節。我們要從第六節說起:


如今耶穌所得的職任是更美的,正如他作更美之約的中保﹔這約原是憑更美之應許立的。”  --  我在上一課說:

。。原文在句子之前有一個 but(但是),《和合本》沒有翻譯,《新譯本》則有(“但是現在耶穌得了更尊貴的職分,正好像他是更美的約的中保,這約是憑著更美的應許立的。”)在地上的帳幕只是影兒,在天上的真帳幕才是實體。既然如此,耶穌基督在天上真帳幕的職任,當然比亞倫的祭司在地上帳幕的職任更尊貴,這是不言而喻的。 。。我講解來七:20-22(“再者,耶穌為祭司,并不是不起誓立的。至于那些祭司,原不是起誓立的,只有耶穌是起誓立的。因為那立他的對他說:‘主起了誓,決不后悔,你是永遠為祭司。’既是起誓立的,耶穌就作了更美之約的中保。”)說:

。。。這是“牧者”第一次提出“約”的問題。“約”的原文是 (英文 covenant 或 testament),這是《希伯來書》的另一鑰字,共出現 14次,如

來八:8-10  所以主指責他的百姓說:“日子將到,我要與以色列家和猶大家另立新約,不象我拉著他們祖宗的手,領他們出埃及的時候,與他們所立的約。因為他們不恆心守我的約,我也不理他們。這是主說的。”主又說:“那些日子以后,我與以色列家所立的約乃是這樣:我要將我的律法放在他們里面,寫在他們心上﹔我要作他們的上帝,他們要作我的子民。”

來九:4,15-17  有金香爐,有包金的約柜,柜里有盛嗎哪的金罐和亞倫發過芽的杖并兩塊約版。。。為此,他作了新約的中保,既然受死贖了人在前約之時所犯的罪過,便叫蒙召之人得著所應許永遠的產業。凡有遺命,必須等到留遺命的人死了(注:"遺命"原文與"約"字同)。因為人死了,遺命才有效力﹔若留遺命的尚在,那遺命還有用處嗎?

來十:16,29  主說,那些日子以后,我與他們所立的約乃是這樣:我要將我的律法寫在他們心上,又要放在他們的里面。。何況人踐踏上帝的兒子,將那使他成聖之約的血當作平常,又褻慢施恩的聖靈,你們想,他要受的刑罰該怎樣加重呢?

他在這里只“摸”一下“約”的問題,說耶穌基督是更美之約的中保(有“更美之約”,當然有舊的“約”了),他要在第八章才闡析這個主題。  (完)

現在我要詳細地講解“約”的議題。

2。我請大家先觀看 IIIM 神學教育資源中心的視頻課程《舊約的國度、聖約和正典》系列的《第三課--聖約》(全長一小時三十分鐘),并且附上講義,方便大家的學習。 (課程講師:理查德 L﹒伯瑞特博士,Richard L Pratt, Jr,founder and President of Third Millennium Ministries)


點擊播放

(或土豆網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RI-e-MfOXS4/

《舊約的國度、聖約和正典》系列(第三課 聖約)


提綱(括號內的數字是該段視頻開始播放的分秒數)


I. 引言 (0:28)

II. 國度和聖約 (2:42)

A. 考古發現 (3:59)
B. 聖經見解 (9:36)


III. 聖約的歷史 (17:05)

A. 普世性之約 (19:15)

1. 亞當 (20:25)
2. 挪亞 (24:09)

B. 國家性之約 (27:06)

1. 亞伯拉罕 (27:58)
2. 摩西 (30:14)
3. 大衛 (32:52)

C. 新約 (35:00)


IV. 聖約的動態 (39:17)

A. 普世性之約 (42:17)

1. 亞當 (42:57)
2. 挪亞 (44:49)

B. 國家性之約 (47:44)

1. 亞伯拉罕 (48:32)
2. 摩西 (51:57)
3. 大衛 (54:04)

C. 新約 (55:55)


V. 聖約的子民 (1:2:01)

A. 人類的分類 (1:2:48)

1. 聖約之內的人 (1:4:15)
2. 包含在約內和排除在約外的人 (1:9:08)

B. 動態的應用 (1:12:41)

1. 排除在約外的非信徒 (1:14:15)
2. 包含在約內的非信徒 (1:17:11)
3. 包含在約內的信徒 (1:21:57)


VI. 結論 (1:28:52)

復習問題

應用問題



I. 引言

整本舊約講的是有關神的國度、神透過建立一系列的盟約來治理他的國度、透過舊約來解釋并應用聖約,以引導神子民的人生(也包括我們現今的人生)。我們將從四個部分來探討神的聖約:

一、神的國度和神的聖約之間的基本關系﹔

二、聖約的歷史發展﹔

三、聖約中的人生動態﹔

四、聖約中的子民。


II. 國度和聖約

“聖約”的概念可說很接近舊約信仰的中心。舊約中聖約的重要性從很多方面表現出來,比如,在舊約中常常翻譯成“盟約”(希伯來文:berit )的詞出現大約287次。 這一個詞的突出地位常常產生一個很重要的問題:那就是神的聖約怎樣涉及到神的國度?這兩個極其重要的聖經概念之間有什么樣內在的聯系?我們要從兩方面思考這個問題:第一,最近的考古發現提供了理解聖經盟約的基本特點的背景﹔第二,這些發現怎樣幫助我們了解神的國和神的約之間內在的聖經聯系。


A. 考古發現

很多有關古代以色列周圍國家的文化和文明的發現,幫助我們更多的體察聖經聖約的突出特點。

其中一個最重要的發現,就是一組文獻的出土,這些文獻是宗主國和附庸(諸侯)國的條約。“宗主國”一詞和拉丁文的“該撒(Caesar)”、俄文的“沙皇(Czar)”、德文的“皇帝(Kaiser)”都是同一個字根,簡單的意思就是“皇帝”。至于“附庸(諸侯)國(Vassel)”一詞的意思是“臣仆、從仆”,也就是“皇帝的臣仆”。一個宗主國和附庸國的條約是一個大國王(宗主國)和一個小國王或國家間所達成的國際協定。在這些條約內,小的國王和國家是大的國王的臣仆。

聖經中的古代世界是一個王國的世界,這個政治現實在古代近東地區占主導地位,以致影響人們生活中几乎每一件事情的思維方式﹔若是認及到王國的形成過程、維系方式、以及治理方法,情況就更加如此。古代世界,一些強大的國王,像埃及法老、赫人有勢力的國君、以及亞述的帝王,往往會透過占領或吞并臨近弱小的國家和城邦來擴張他們的王國,當然,并不是所有的國際關系都用一模一樣的方式來處理,但是,大多數這樣的關系都要透過宗主國和附庸國的條約來形成和處理﹔這個條約是國王設計來治理他們的各諸侯的。

要明白這些君王治理的特色,我們先來描述一個典型的宗主國和附庸國間條約的內容。几乎毫無例外,這些古代條約的范本都遵循三個有規可循的模式。

第一,條約的開始就會強調國王向他的附庸國所顯示出王的慈愛和善良。在條約起初的導言里,國王把自己看成是配受贊美的榮耀君王。歷史上有一個時期,導言后面還緊接著一個有關歷史的序言,在序言里,國王會歷數他為子民所作的許多歷史功績。

第二,條約的第二個部分主要集中在要求附庸國的忠心上面,條約清楚地說明附庸國需要順服的方面,詳細列出規則條令,解釋附庸國怎樣按照期望要求生活在宗主王國里面。

第三,條約的第三部分強調附庸國忠心以及不忠心所導致的后果。 條約應許忠心的仆人將來會得到祝福和報償﹔條約也威嚇不忠心的仆人,要從他們的國王受到種種的咒詛和懲罰。

宗主國和附庸國條約的這三個主要特點可以幫助我們更清楚明白舊約中聖約的性質,以及他們如何與神的國相關聯。


B. 聖經見解

有了宗主國和附庸國條約的概念,現在看看它能怎樣幫助我們了解聖約和國度的關系。首先從廣義上講,“約”或者 berit 這個概念描述了很多種關系。它指出朋友之間、夫妻之間、政治領袖之間、部落之間以及國家之間的關系。在舊約中,這些關系統稱為立約的關系,因為這種立約以相互的職責和期望把人們彼此正式束縛起來。但是這種關系繁雜不同,他們的盟約在很多方面也不一樣。不僅如此,聖經有時把這些不同的盟約關系 與神和他百姓之間的關系相比較。比如,我們與神的關系被描寫成婚姻的關系、家庭結合的關系、以及朋友的關系。因此,從不同種類的盟約,我們可以對我們自己和神有很多的了解。現在我們專注的不是廣義范圍內的類比,而是狹義的舊約中一個特別類型的盟約,就是神的聖約。這些聖約是神自己和他的百姓所立的約。 舊約中,神總共立了六個主要的聖約,即神分別與亞當、挪亞、亞伯拉罕、摩西、大衛和基督所立的約。我們主要的興趣在于理解這些聖約的特點以及他們怎樣和神的國聯系起來。在六個中,我們會以其中的一個,即與摩西所立的約為例,簡要地來看宗主國和附庸國的條例如何幫助我們理解舊約中聖約的特點。神與摩西所立的這個盟約尤其符合我們的目的,因為神在這個約里比舊約中其他的約向我們彰顯更多的內容。

當我們看神與摩西所立的約,非常明顯,其結構和古代近東宗主國和附庸國條約的結構極為類似,它包含了宗主國和附庸國條約中相同的三個結構成分,這種相似性可以從根本上幫助我們理解神的聖約,也就是神作為大君王  --  即以色列的大君王,來治理他國度的方式。請看這段經文,這是神透過摩西以這種方式和以色列立約:

出十九:4-6

“‘4我向埃及人所行的事,你們都看見了,且看見我如鷹將你們背在翅膀上,帶來歸我。5如今你們若實在聽從我的話,遵守我的約,就要在萬民中作屬我的子民﹔因為全地都是我的,6你們要歸我作祭司的國度,為聖潔的國民。'這些話你要告訴以色列人。”

這几節經文的場景是神和以色列立約時的情景,當時以色列人在去應許之地的路途中,聚集在西奈山下。這些極其相近地反映了宗主國和附庸國條約的三個主要結構:陳明王的慈愛善良﹔要求附庸國效忠﹔以及忠心和不忠心所帶來的后果。極為有趣的是,在出十九:4-6 中介紹的摩西之約,也同樣有這三個利害關系。

首先,神提醒以色列百姓,他曾恩慈地把他們從埃及為奴之地帶領出來,以此彰顯他的慈愛。正如他在出十九:4 說的,“我向埃及人所行的事,你們都看見了,且看見我如鷹將你們背在翅膀上,帶來歸我。”和古代近東地區的國王一樣,神提醒以色列百姓記著他曾經是他們的王,他曾經行了大事,把他們從埃及地拯救出來。而且,正是在神對他的百姓慈愛的境況下,神與他們立約。

第二,神要人們對他忠心。再看出十九:5  “如今你們若實在聽從我的話,遵守我的約,就要在萬民中作屬我的子民﹔因為全地都是我的。”和古代近東地區的宗主國一樣,神要求他的人類臣仆忠心。雖然摩西之約是基于神的憐憫,而不是人的行為,但是神仍然要他的仆人們忠心,摩西的律法清楚的說明了表示他們忠心的多種方式,神期望人們遵守聖約的規定。

第三,摩西之約也設定了神的百姓忠心和不忠心的后果。出十九:5-6  “如今你們若實在聽從我的話,遵守我的約,就要在萬民中作屬我的子民﹔因為全地都是我的,你們要歸我作祭司的國度,為聖潔的國民。'這些話你要告訴以色列人。”和古代近東的國王一樣,神很清楚地說明,如果百姓忠心,他們就會受到大大的祝福,這個祝福是極寶貴財產,就是祭司的國度。暗含的意思就是,如果他們不忠心,他們不但沒有這些很大的祝福,反而會受到咒詛。

因此,我們看到宗主國和附庸國條約的三個結構模式,也出現在神與摩西的立約中:就像宗主國宣稱對他們的附庸國有慈愛那樣,當神和以色列立約時,他首先建立對他們的慈愛﹔接下來提出神期望人類對他要忠心﹔然后,立約又具體提到如果人們對神忠心的話,會受到祝福,反之,將受到咒詛的后果。摩西之約反映了宗主國和附庸國條約的這些組成部分,這個事實証明了當神和他的百姓立約時,從基本的標准上,神向以色列顯示了他是他們的大君王,是他們的國王,而且,他要他的子民知道他們是他的臣仆。舊約中的聖約從根本上講,是神安排的。神的國和聖約密不可分,因為聖約是神統管神國的方式。這些約是神國的行政治理,要帶領神的國向最終擴展到地極的這一方向發展。


III. 聖約的歷史

神的國度在向其目標,即擴張到全地發展時,經歷了很多不同的階段或時代。在神國度的每一個階段或時期,神設立不同的聖約,來著重處理國度中不同時期人們面臨和遭遇到的特殊問題。 我們要從三個主要的階段來探討這個歷史問題:一、普世性的約﹔二、國家性的約﹔三、新約。上文已經說了神與人立了六個主要的聖約,即神分別與亞當、挪亞、亞伯拉罕、摩西、大衛、基督立約。我們要把這六個約分成三個組。我們要講到在太古歷史中,神與亞當、挪亞所立的普遍性的約﹔神揀選以色列國作為他的特殊子民時與亞伯拉罕、摩西和大衛所立的國家性的約﹔神國的新約階段,神在基督里所立的新約。


A. 普世性之約


神與亞當和挪亞所立的約是“普遍”性的約,是因為這些約是神和所有人類之間的約。在太古歷史時期,當設立這些約的時候,神還沒有認定以色列作為他的特殊選民。與此相反,亞當和挪亞代表了各個族群和不同國家中的每一個人,發生在他們身上的事情將會影響到他們之后所有的人類。這些普遍性的聖約,滿足了太古時期神國度治理和運作的需要。正是在這個時期,神建立了他國度的最基本性的次序和安排,來支配和管理著神與整個人類至始至終 的關系。

我們將按時間順序來考查這些普世性的約,從亞當之約開始,再轉到挪亞之約。

1.亞當

亞當是上帝創造的第一個人,因此,當我們說亞當之約時,我們指的是能想到的人類最早的歷史階段。一點也不奇怪,我們發現聖經關于亞當之約的教導,集中在人類生活的几個最基本的方面。亞當之約出現在《創世記》前三章神創造世界的記載之中。有些基督徒不同意神與亞當有正式立約,他們是基于這樣一個事實,即“約”這個詞在《創世記》的前三章并沒有出現﹔有的還爭論說在這几章中沒有發現聖約的基本輪廓。然而,有三點証據強有力地顯示了神的的確確與人類的代表亞當有立約的關系。

首先,我們要在下文看到的,聖約的基本成分都確實出現在《創世記》的第一至第三章。神的慈愛,人類忠心的要求,以及忠心和不忠心帶來的后果都出現在這些章節里面。

神與亞當立約的第二個証據是在《何西阿書》六章7節,“他們卻如亞當背約,在境內向我行事詭詐。”這節經文把以色列的罪和亞當在伊甸園所犯的罪相比較,提到他們兩者都違背了神的盟約,以色列背約正如亞當在伊甸園背約一樣。

神與亞當立約的第三個証據在《創世記》六章18節,上帝對挪亞這樣說,“我卻要與你立約,你同你的妻與兒子、兒婦,都要進入方舟。”這節經文是聖經中第一次正式使用“約”這個詞。這節經文很重要,因為翻譯成“我要。。立”這個詞語不是一般意義上的含義“開始或重新設立一個約”,而是“重申、確認”一個已經存在的約。挪亞之約的出現是確認前面已經存在的盟約,即神與亞當所立之約。

無論我們稱神對亞當的安排是不是一個“盟約”,很顯然,神和亞當建立了一個嚴肅的關系,而亞當代表了整個人類。這個與亞當的安排或盟約的焦點是建立了神與人類關系最基本的形態。由于這個原因,我們可以稱之為“根基之約”。這個盟約中,神為人類生活在這個世界上設立了基本的生存模式。亞當和夏娃被指定作為神尊貴祭司的形象,要把神的國擴展到地極。但是他們被誘惑,他們失敗了。他們遭受了悖逆的痛苦,但是神卻仍舊給他們希望。簡而言之,亞當之約設置了長久以來人類和神之間關系的范疇,設立了我們在他國度中的使命基礎。

2.挪亞

第二個普遍性的約,就是神與挪亞立的約,此約也是建立在神國度的太古階段,涉及到一些全人類都要面臨的最根本問題。神與挪亞的約記載在《創世記》的兩章經文里面,即《創世記》第六和第九章。創六:18 說:“我卻要與你立約,你同你的妻與兒子、兒婦,都要進入方舟。”正如上文提到的,挪亞之約不是一個自成全新的約,它實際上是一個確認的約,也就是說,是對神與亞當之約或安排的進一步完善。與挪亞立約強調的重點是什么?這個問題的答案是在洪水之后,神在實質上確立了這個約。創九:9-11 說:“我與你們和你們的后裔立約,并與你們這里的一切活物,就是飛鳥、牲畜、走獸,凡從方舟里出來的活物立約。我與你們立約,凡有血肉的,不再被洪水滅絕,也不再有洪水毀壞地了。”神與挪亞所立的約,以某種重要的方式,影響了從那個時候起一切的活物。挪亞之約的設立確定了創造次序的穩定性,由于這個原因,此約可稱為“穩定之約”。當挪亞和他的家離開方舟時,神知道人類嚴重的罪的傾向性,而且表明了實現其國度目的的長期計划。創八:21-22 說:“耶和華聞那馨香之氣,就心里說:‘我不再因人的緣故咒詛地(人從小時心里懷著惡念),也不再按著我才行的,滅各種的活物了。地還存留的時候,稼穡、寒暑、冬夏、晝夜就永不停息了。’”為了保証這個計划,神與挪亞立約,應許自然要保持穩定,以便人類能夠在墮落的世界中繁衍下去。這個普世的約,和與亞當所立的約一樣,建立了人類生存的基本結構,適應于任何地方、任何時候和任何民族。


B. 國家性之約


當神的國從太古時代進入到神特別注重以色列的時期,神設立三個民族或國家性的盟約。 我們稱這些盟約為“國家性的約”,是因為他們主要涉及的是作為神特別的選民以色列人。我們將以時代順序來看這些國家性的約,從亞伯拉罕開始,接著到摩西,最后是大衛。


1. 亞伯拉罕

因為第一個國家性的約是與亞伯拉罕所立的約,所以亞伯拉罕就被稱為全以色列之父,《創世記》第15章和17章清楚地提到了亞伯拉罕之約。 第一次提到神與亞伯拉罕立約出現在創十五:18-21  “當那日,耶和華與亞伯蘭立約說:‘我已賜給你的后裔,從埃及河直到幼發拉底大河之地,就是基尼人、基尼洗人、甲摩尼人、赫人、比利洗人、利乏音人、亞摩利人、迦南人、革迦撒人、耶布斯人之地。’”這里所說的“立約”,字面意思就是“簽約”,是表示開始一個盟約的正常方式。接著,几年之后,神詳細闡明了他與這位族長的盟約,創十七:1-2 說:“亞伯蘭年九十九歲的時候,耶和華向他顯現,對他說:‘我是全能的神,你當在我面前作完全人,我就與你立約,使你的后裔極其繁多。’”這段經文,神“確認”或者“建造”以前他在十五章與亞伯拉罕所立之約。這個詞和創六:18 所用的詞是一樣的,當時,神向挪亞確認他先前與亞當所立的約。與亞伯拉罕所立的約很重要,因為它將以色列民族跟地上很多別的民族分別出來,成為神特別的器皿,要把神在天上的國帶到整個地上。這 個過程的第一步就是為這個民族設立一個異像,神應許亞伯拉罕有眾多的后裔,以及可以建立國家的土地,以此來建立神的國。因著這個原因,亞伯拉罕之約可以稱之為“應許之約”。就如創十五:18  說:“當那日,耶和華與亞伯蘭立約說:‘我已賜給你的后裔,從埃及河直到幼發拉底大河之地。。’”而且創十七:2 說:“我就與你立約,使你的后裔極其繁多。”這些聖約的應許,為以色列人作為神國中子民的全部盼望,設立了一個永遠的異像。


2. 摩西

以色列人遷到埃及,遭受奴役之苦后,神帶領他們進入國家之約的第二個階段,就是與摩西所立之約。與摩西所立之約和亞伯拉罕之約緊密相連,從許多方面,它增進了亞伯拉罕之約,摩西沒有把他自己看成是前所未有的,相反,摩西常常提到亞伯拉罕之約,是他在國度中所有工作的基礎。出三十二:13 ,摩西代表民族這樣懇求神,說:“求你記念你的仆人亞伯拉罕、以撒、以色列,你曾指著自己起誓說:‘我必使你們的后裔象天上的星那樣多,并且我所應許的這全地,必給你們的后裔,他們要永遠承受為業。'”這個約不是一個取代亞伯拉罕之約的全新之約,相反,它是建立在神與亞伯拉罕所立之約的基礎之上,與之融洽一致,相得益彰。神透過摩西與以色列人所立的聖約,主要記載在《出埃及記》第十九至二十四章,當神在西奈山下聚集以色列十二個支派,使他們形成一個國家,一個政治上一體的子民。雖然摩西之前,神的百姓也有規章制度,但是,和任何一個新興的國家一樣,那個時候,以色列所需要的東西,其中一個主要的就是一套律法系統,一套規章制度來治理國家的生活。因此,神賜給以色列人十條誡命和約書來指導整個國家,由于這個原因,和摩西所立之約可以稱之為“律法之約”。實際上,摩西之約十分強調律法,以致當以色列民同意參與這個聖約時,他們的承諾是以對神律法承諾的形式出現。出十九:7-8 說:“摩西去召了民間的長老來,將耶和華所吩咐他的話,都在他們面前陳明。百姓都同聲回答說:‘凡耶和華所說的,我們都要遵行。’摩西就將百姓的話回復耶和華。”因此,我們看到神與以色列人的第二個盟約是與摩西所立的盟約,這個盟約是一個強調律法的盟約。
 

3. 大衛

來到大衛時期,以色列已經成為一個完全成熟的王國。大衛之約也是一個國家性的約,因此它和前面的摩西之約息息相關。所羅門在代下六:16 說得很清楚,“耶和華以色列的神啊,你所應許你仆人我父大衛的話說:‘你的子孫若謹慎自己的行為,遵守我的律法,象你在我面前所行的一樣,就不斷人坐以色列的國位。’現在求你應驗這話。”神對大衛的應許依賴于對摩西律法的信實,大衛之約建立在以前神與以色列人所立之約的基礎之上。雖然我們無法確切知道具體在什么時間神與大衛立了此約,但是詩篇89篇這段經文清楚地說明了大衛之約的內容。詩八十九:3-4 講述神對大衛的應許: “我與我所揀選的人立了約,向我的仆人大衛起了誓。我要建立你的后裔,直到永遠﹔要建立你的寶座,直到萬代。”這段經文指出大衛之約主要集中在以色列的王權上﹔更精確的說,這個約應許大衛他的后裔要永遠坐在以色列的王位上。當大衛成為神百姓的君王之后,他通過把以色列變為一個王朝來祝福他的國家,也就是說,他帶領他們進入國度發展的更高一層,為保障國家將來的祝福,神應許穩固的永久王位繼承方式,即設立一個王朝。所以,我們可以把大衛的約稱之為以色列的“王權之約”。


C. 新約

既然我們對普遍性的約和國家性的約有了一定的基本了解,現在我們可以看一看貫穿神國度最后一個階段的盟約:即新約。除了我們已經看到的五個聖約之外,舊約的先知提到神國度的最后階段,將會有一個新約,他們宣稱這個新約比以前任何一個盟約都偉大。聖經中很多地方都提到了這個新約,但是《耶利米書》三十一章和《以西結書》三十七章是兩處很重要的經文。耶三十一:31 這樣提到“新約”:“耶和華說:‘日子將到,我要與以色列家和猶大家另立新約。’”先知以西結在几個場合下都提到這一相同盟約是永久的平安之約,如結三十七:26  “并且我要與他們立平安的約,作為永約。我也要將他們安置在本地,使他們的人數增多,又在他們中間設立我的聖所,直到永遠。”所有的基督徒都知道,當保羅提醒哥林多人耶穌在最后的晚餐時所說的話,“飯后,也照樣拿起杯來,說:‘這杯是用我的血所立的新約。你們每逢喝的時候,要如此行,為的是記念我。’”(林前十一:25)他很清楚地表明這個永遠的、平安的新約在基督里面實現了。神透過在基督里的新約來治理神國的最后階段,我們稱之為新約時代。這個新約的設立是為了在這個階段治理神的百姓,而這個時期是神要完成在太古時期所建立的,又透過以色列國而增進的國度目標。由于這個原因,最好把它看作“成全之約”。這個成全之約是為了治理那些結束被擄,將國擴展到地極的神的百姓而設立的約。新約是神的承諾,他要將他的子民變為被饒恕和被救贖的族類,能夠全力服事神,而永不失敗。耶三十一:31-34  這樣描述這種變化,“耶和華說:‘日子將到,我要與以色列家和猶大家另立新約。不象我拉著他們祖宗的手,領他們出埃及地的時候,與他們所立的約。我雖作他們的丈夫,他們卻背了我的約。’這是耶和華說的。耶和華說:‘那些日子以后,我與以色列家所立的約乃是這樣:我要將我的律法放在他們里面,寫在他們心上。我要作他們的神,他們要作我的子民。他們各人不再教導自己的鄰舍和自己的弟兄說:‘你該認識耶和華。’因為他們從最小的到至大的,都必認識我。我要赦免他們的罪孽,不再記念他們的罪惡。’這是耶和華說的。”

就如上文看到的一樣,神國度最后階段的來臨分三個時期。它的開始時期(奠基)是透過基督在地上的事工以及使徒的工作﹔它的發展時期(延續)就是我們現在的時間﹔它的完成時期只有在基督再來,成就一切事情之時。牢記新約國度的這三個時期,對于理解神如何建立新約非常重要。從很多方面,新約的結果也來自三個階段。新約的轉換從基督的第一次來開始生效,新約的發展則是要跨越整個基督教會的歷史。然而,只有當基督再來時,新約最終的實現才會發生。當那一天來臨時,新約將是神整個所有聖約歷史的完全實現。從而神在亞當之約、挪亞之約、亞伯拉罕之約、摩西之約、和大衛之約治理中的終極目的,就在新約里完全的達成。

 

IV. 聖約的動態

每一個約是怎樣協調支配神與人之間的互動?

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們需要指出重要的一點,就是有一些經文是直接地涉及到神正式進入與人類立約或者確認盟約關系的那個時刻,因而這些經文對每一個盟約分別強調不同的重點,但是在這些不同重點的背后,我們需要更多地了解有關聖約人生的動態。

亞當之約強調在世界開始之初需要建立一個特定的基本模式﹔挪亞之約強調自然的穩定性﹔亞伯拉罕之約著重神的應許﹔摩西之約強調神的律法﹔大衛之約凸顯了大衛王朝是神特別揀選的王室﹔而新約則是強調圓滿實現。但是,這些著重點不是對聖約人生的綜合描述,而只是提到了這些聖約特定的突出部分。為了看到一個較為全面的、聖約里動態的人生畫面,我們必須認識到聖約中的人生,包含了遠比這些著重點更多的要素。

亞當和神立約的關系,不能簡單地說它僅僅涉及了一些基礎﹔挪亞時期,人類和神之間的互動不僅僅只包含了自然的穩定﹔亞伯拉罕時期,與神的關系也超越了應許之外的很多事情﹔神在摩西時代的治理也不僅僅局限在神律法的范疇﹔大衛時期,神和他百姓之間的關系,也不是僅僅參照大衛的王朝﹔新約中,與神有約的人生遠比約的成就這個重點要更為復雜。在我們探討聖約的人生時,我們會了解到,所有的聖約都遵循相同的基本安排,就是我們已經看到的古代宗主國和附庸國條約的三個模式的結構。神聖約中的人生動態常常包含了神的慈愛善良,對人類忠心的要求,以及人忠心和不忠心所帶來的后果。

為了解明舊約中聖約的動態,我們要看看這三個因素在舊約的每一個聖約怎樣出現。

A. 普遍性的聖約

太古歷史時期,神與亞當建立了基礎之約,與挪亞建立了自然穩定之約,但是這些聖約之下的人生則包含了更大范圍之內的東西,可以歸納在神的慈愛,人類的忠心,和人類忠心及不忠心所產生后果這三個條款之下。

我們簡單看一下,在初始時期的每一個約里都是這樣:首先是亞當之約,接著是挪亞之約。

1. 亞當

神的慈愛:即使在人類第一個男人和女人犯罪之前,神已向他們施行了很多慈愛。他為人類預備了這個世界,使之從混沌狀態變為次序井然。神為亞當和夏娃創造了一個壯觀輝煌的伊甸園,讓 他們居住,賜給他們各種各樣的特權,這些慈愛的舉動為神與人類第一個立約的方式做了鋪墊。

人類的忠心:亞當之約也要求人類忠誠守信,除了要求亞當和夏娃以神的形象來服事之外,神用分別善惡樹來試驗他們的忠心。神在創二:16-17 吩咐說:“耶和華神吩咐他說:‘園中各樣樹上的果子,你可以隨意吃,只是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亞當時期,在聖約下的人生,神要求人類要忠心是無可否認的。

導致的后果:亞當和夏娃的忠心和不忠心都會產生一定的后果。神告訴亞當和夏娃,如果他們不忠心而吃了禁果,他們的后果就是要遭到咒祖。就像神在創二:17 告訴他們的:“只是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其暗含的意思是,如果亞當和夏娃通過了這個試驗,他們就會得到大大的祝福,就是他們可以服事神,擴展神的國度。因此神與亞當之約的關系,也包含了因忠心和不忠心而帶來的后果。所有適合于亞當和夏娃的情形,同樣適合于他們的后裔,和神一起的人生繼續包含了神的慈愛、人類的忠心以及帶來的后果。


2. 挪亞

除了亞當的盟約之外,在這三個聖約動態上,神也涉及到挪亞及其后裔。

神的慈愛善良:首先,神的慈愛預備了挪亞之約的方式。當神按照其公義的審判,決定要毀滅人類的時候,他也定意要救挪亞及其全家。創六:8 這樣說:“惟有挪亞在耶和華眼前蒙恩。”神向挪亞和他的全家施行了極大的慈愛。

人的忠心順服:神要求挪亞對神忠心。神吩咐挪亞建造方舟,聚集動物。創六:18-19 告訴我們與挪亞立約和挪亞的責任的關聯是何等的接近,這段經文說:“我卻要與你立約,你同你的妻與兒子、兒婦,都要進入方舟。凡有血肉的活物,每樣兩個,一公一母,你要帶進方舟,好在你那里保全生命。”挪亞有責任和他的家人一起進入方舟,把動物也帶進方舟,保存他們的性命。甚至在洪水之后,神重申挪亞的責任,就是要作為神的形象來完成人類的使命。還有其他的事情,神在創九:7 說:“你們要生養眾多,在地上昌盛繁茂。”挪亞之約的重點在神對自然穩定的應許上,這并沒有排除挪亞以及其所代表的人類對神的忠心。

導致的后果:挪亞時代,也存在人類忠心和不忠心所帶來的后果。挪亞自己對神很忠心,因此,神喜悅他在洪水之后給神的獻祭,祝福他,給他一個穩定的世界。 就像創八:20-21 所說的,“挪亞為耶和華筑了一座壇,拿各類潔淨的牲畜、飛鳥獻在壇上為燔祭。耶和華聞那馨香之氣,就心里說:‘我不再因人的緣故咒詛地(人從小時心里懷著惡念),也不再按著我才行的,滅各種的活物了。’”但是神也清楚地表明,如果違背神就會遭受咒詛的嚴厲后果。比如,在創九:6  神說:“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所流﹔因為神造人,是照自己的形象造的。”聖約中人生的三個動態也繼續適用于挪亞整個的后裔。

 

B. 國家性之約

所有在太古時期的普遍性之約中顯示的真理,也同樣適用在神與以色列所立的國家性之約中。亞伯拉罕之約的重點強調的是應許﹔摩西之約則強調律法﹔大衛之約的重點是大衛家永遠的王位,這三個約都遵循宗主國和附庸國條約的模式。上帝的慈愛,人類的忠心以及人忠心與否導致的后果,這些動態要素都出現在這三個聖約的不同階段中。再一次,我們要按他們出現的次序逐個看一看這些聖約:

1. 亞伯拉罕

亞伯拉罕之約強調對以色列的后裔和土地的應許,但是這個時期,約的三個動態都依然運作。

神的慈愛善良:神向亞伯拉罕彰顯極大的慈愛,比如,在最初呼召亞伯拉罕的時候,也就是在與神立約的很多年前,神就向亞伯拉罕顯明極大的慈愛,神在創十二:2 這樣說:“我必叫你成為大國。我必賜福給你,叫你的名為大,你也要叫別人得福。”亞伯拉罕整個的人生中,神向亞伯拉罕大施憐憫,赦免其罪,稱他為義,在患難中保護他。

人的忠心順服:神也要求這位族長忠心,比如,即使在神最初呼召的時候,也要求亞伯拉罕遵守。創十二:1 我們看到神這樣吩咐他:“。。你要離開本地、本族、父家,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去。”上帝要求亞伯拉罕離開他的本地和父家,到一個他從來沒有見過的地方。創十七:1-2 在神與亞伯拉罕確認他的約時,怎樣提醒亞伯拉罕要忠心:“亞伯蘭年九十九歲的時候,耶和華向他顯現,對他說:‘我是全能的神,你當在我面前作完全人,我就與你立約,使你的后裔極其繁多。’”盡管很多基督徒看不到這一點,但是,亞伯拉罕與神的立約關系不全部都是應許﹔和舊約其他全部的聖約一樣,神要求亞伯拉罕忠心順服。

導致的后果: 亞伯拉罕的忠心或者不忠心會有不同的結果,這一點,神說的非常清楚。創十七:1-2,神要求亞伯拉罕要忠心,尤其注意第二節祝福的結果,“。。我是全能的神,你當在我面前作完全人,我就與你立約,使你的后裔極其繁多。”神明確地說亞伯拉罕后裔的繁盛是忠心的結果。相應的,神也說,不忠心將帶來嚴重的咒詛,創十七:10-14  “你們所有的男子都要受割禮,這就是我與你,并你的后裔所立的約,是你們所當遵守的。你們都要受割禮(注:原文作"割陽皮"。14、23、24、25節同),這是我與你們立約的証據。你們世世代代的男子,無論是家里生的,是在你后裔之外用銀子從外人買的,生下來第八日,都要受割禮。你家里生的和你用銀子買的,都必須受割禮。這樣,我的約就立在你們肉體上,作永遠的約。但不受割禮的男子,必從民中剪除,因他背了我的約。”神要求割禮作為承諾對盟約忠心的記號,以致以色列男人當中任何人不受割禮,就要遭受從神的民中被剪除得咒詛,被排除在聖約人生的祝福之外。

這三個盟約動態密切相連地出現于亞伯拉罕的約中,而且從亞伯拉罕到下一個摩西之約之間,繼續掌控、治理著神子民的人生。


2. 摩西

與摩西所立之約的重點是神的律法,因為設立這個約的時候,正是神要將以色列從部落民族變為一個統一的國家。 但是,如果認為在摩西之約下的人生沒有其他的聖約所包含的動態,那就大錯特錯了。為了証明所有約的動態都出現在摩西之約里面,讓我們簡單看一下這個約的核心,就是十條誡命。十誡中,在引入神的律法之前的序言里面,神的慈愛就清晰可見。

神的慈愛善良:出二十:2  “我是耶和華你的神,曾將你從埃及地為奴之家領出來。”神與摩西的約不是行為之約,而是憐憫和恩典之約。

人的忠心順服:雖然如此,十條誡命說得很清楚,神要求他的子民要忠心,就像出二十:3 “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別的神。”第一條誡命  --  神的恩典支持而且導致忠心的要求。 神的恩典和人的忠心并不沖突﹔相反,它支持而且導致忠心的要求。

導致的后果:除此之外,出二十:4-6 提到忠心或不忠心而產生的后果, “不可為自己雕刻偶像﹔也不可做什么形象仿佛上天、下地和地底下、水中的百物。不可跪拜那些像﹔也不可事奉它,因為我耶和華你的神,是忌邪的神。恨我的,我必追討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愛我、守我誡命的,我必向他們發慈愛,直到千代。”出現在十誡的動態,從摩西時代一直延展到大衛之約時的所有人生。


3. 大衛

神與以色列民族所立的最后一個盟約,就是大衛之約,強調了神要建立大衛的后裔成為治理以色列的永久王朝。然而,當我們從大的畫面來看時,很顯然,以色列王權的恩賜也來自神的慈愛、人類的忠心及其后果這樣的環境中。

神的慈愛善良:詩篇八十九:3-4 這樣論及神與大衛的約:“我與我所揀選的人立了約,向我的仆人大衛起了誓。我要建立你的后裔,直到永遠﹔要建立你的寶座,直到萬代。”這些經文反映了神向大衛所顯示的慈愛。他揀選大衛,建立大衛及其子孫成為治理以色列的永久王朝。

人的忠心順服:但是神要求大衛和他的子孫忠心,他們被要求遵守神的律法。

導致的后果:神也警告他們由于不忠心所產生的嚴重后果。詩八十九:30-32 這樣說:“倘若他的子孫離棄我的律法,不照我的典章行,背棄我的律例,不遵守我的誡命,我就要用杖責罰他們的過犯,用鞭責罰他們的罪孽。”如果大衛的子孫離棄了神的律法,他們會受到嚴厲懲罰,另外一方面,如果大衛的子孫忠心于神,他們就會受到大大的祝福。

我們讀以色列的歷史,從大衛時代直到舊約結束時期,顯而易見,這些約的動態依然是盟約人生中的特點。因此,三個約的動態都出現在舊約時期以色列的每一個聖約里面。


C. 新約


把普遍性之約和國家性之約里面的人生動態存在心里,我們已經准備好轉到新約,就是成全之約。透過舊約的諸約來治理運作而逐步發展的神的國度,因著耶穌基督親自設立新約的事工而達它的高潮。雖然如此,就像在其他聖約里面那樣,基本聖經盟約的動態在基督的新約里面也是顯而易見的。

神的慈愛善良:首先,新約中包含了神的慈愛。當神設立新約時,神應許向被擄的子民大施恩慈。像耶三十一:34 說的,“他們各人不再教導自己的鄰舍和自己的弟兄說:‘你該認識耶和華。’因為他們從最小的到至大的,都必認識我。我要赦免他們的罪孽,不再記念他們的罪惡。”新約以這種以及其他很多方式清楚地顯示神的仁慈。

人的忠心順服:同時,人類的忠心也是新約的一個因素。神沒有答應除去他的律法,也沒有要求人們不去遵守。相反,他要求人們的忠心。但是神也在耶三十一:33 應許說:“那些日子以后,我與以色列家所立的約乃是這樣:我要將我的律法放在他們里面,寫在他們心上。我要作他們的神,他們要作我的子民。”這節經文教導我們神會給他的子民一顆喜愛律法的心,這樣,人們可以從心底里順服他。

導致的后果: 最后,忠心的結果也是顯然的,像耶三十一:33說的,“那些日子以后,我與以色列家所立的約乃是這樣:我要將我的律法放在他們里面,寫在他們心上。我要作他們的神,他們要作我的子民。”這個結構提供了一種 確據,神要帶給他的子民極大的祝福,因為他們要遵守盟約的職責。

我們必須時常記住,遵循神的國在基督里末后世代的模式,新約是通過三個階段來產生其果效的。新約的奠基階段是在耶穌的第一次降臨和使徒們的事工中﹔新約的延續貫穿在整個教會歷史中,透過基督在教會里掌權,以多種方式開花結果﹔新約的成全是在神國的成就階段,當耶穌基督在榮耀中二次降臨時,到達其完全的地步。


國度的奠基:新約的奠基是因為基督完成了他在地上的事工。 基督忠心于所有盟約的要求,從他出生起,他從來沒有違背過他天上的父,不僅如此,因為基督替人的罪死在十字架上,做了贖罪祭,他的義就算在所有在基督里有得救信心的人身上。基督一次的獻祭是如此的完全,不需要重復。來十:12-14  “但基督獻了一次永遠的贖罪祭,就在神的右邊坐下了。從此等候他仇敵成了他的腳凳。因為他一次獻祭,便叫那得以成聖的人永遠完全。”因為這個贖罪祭,新約就開始了。就像來九:12-15 說,“并且不用山羊和牛犢的血,乃用自己的血,只一次進入聖所,成了永遠贖罪的事。若山羊和公牛的血,并母牛犢的灰,洒在不潔的人身上,尚且叫人成聖,身體潔淨,何況基督借著永遠的靈,將自己無瑕無疵獻給神,他的血豈不更能洗淨你們的心(注:原文作"良心"),除去你們的死行,使你們事奉那永生神嗎?為此,他作了新約的中保,既然受死贖了人在前約之時所犯的罪過,便叫蒙召之人得著所應許永遠的產業。”神進入歷史,通過差遣他的兒子遵守神律法的每一部份,并以自己獻上當作完全無瑕疵的贖罪祭,來設立新約。基督的贖罪祭為那些在基督里有得救信心的人,帶來永久的赦免。

國度的延續: 盡管基督第一次降臨的救贖工作非常重要,但是新約的偉大救恩也依賴于基督在新約中,持續作中保的工作。日復一日,基督在天上父神的寶座前替他的百姓代求。來七:24-25  “這位既是永遠常存的,他祭司的職任就長久不更換。凡靠著他進到神面前的人,他都能拯救到底,因為他是長遠活著,替他們祈求。”因為基督作王且替我們代求,我們可以確信基督將帶領所有在他里面有信心的人,度過我們現在面臨的試探和困難。

國度的成全:最后,因為耶穌已經替我們付了罪債,而且繼續替我們代求,我們可以確信將來有一天耶穌會第二次降臨,完成新約里面所有的應許。來九:28  “像這樣,基督既然一次被獻,擔當了多人的罪,將來要向那等候他的人第二次顯現,并與罪無關,乃是為拯救他們。”當那一天到來時,每一個相信基督的人,將在神永遠的新天新地的國度里面,得到完全的聖潔和永遠的生命。

因此,當我們讀到關于聖經里的盟約時,記著每個聖約階段都有其與眾不同的重點,這是非常明智的。但是我們也同時必須牢記,與神有約的人生包含比這些重點更多的要素。神聖約里人生的每個階段都包含了全范圍的約的動態。


V. 聖約的子民

誰是神約中的子民?哪些人包含在神的約重,哪些人不包含在里面?這些不同的人怎樣涉及到神聖約的動態?為了回答這些問題,我們需要涉及兩個方面:第一,我們將探討人類不同的分類﹔第二,我們將要看一看約的動態對這些不同人群的應用。


A. 人類的分類

很遺憾,我們生活在一個對聖約的子民非常模糊不清的時代。極大程度上,福音派基督徒認為在世界上有兩種人:信徒和非信徒,得救和沒有得救的。其實,這種基本分類一點沒有錯,聖經也很多次這樣說。但是這樣會產生問題,因為很多福音派把信徒和在神的聖約里有份的人划等號,而把非信徒和在神的聖約之外的人等同起來。按照這種想法,這世上只有兩種人,任何得救的人都是在聖約里面的人,任何沒有得救的人就是在聖約之外的人。但是,當我們仔細察看聖約中的子民時,很快就顯明地發現這種簡單的二分法,沒有辦法充分地描述人類狀態。為了找到一個比較適當的方式來考慮人的分類,我們著眼于兩個問題:第一,聖約之內人的分類﹔第二,那些包含在聖約之內的人和那些排出在聖約之外的人之間的分類。

1. 聖約之內的人

第一點,我們注意到,聖經中每一個聖約都出現重要的人的分類。舊約中每一個盟約中都同時包含了信徒和非信徒。 在亞當之約和挪亞之約中,這點不難發現。他們嚴格地被稱為普遍性的約,是因為所有的人,不管信徒或者非信徒,都因這些聖約而與神有關聯。亞當之約中設立的基本原則,同時適用于那些有得救信心的人和那些沒有得救信心的人。挪亞之約中神對自然穩定的應許,同時適用于信徒和非信徒。因此,在太古歷史時期,在世界上有兩種人:在神的約中的真信徒和同樣也在神的約中的非信徒。亞伯拉罕、摩西、大衛的國家之約也具有類似情況,每個盟約同時都包含了信徒和非信徒。舊約里面很清楚,經過這么多世紀,証明大多數的以色列人不是信徒,盡管他們也在神的約里。整個國家作為聖約中的百姓,只有一些是真信徒,從他們的罪中永遠得救。因此,以色列的國家之約包含了信徒和非信徒。這樣看來,神與以色列所立的國家之約中的百姓,和神與亞當、挪亞所立的普遍性之約中的百姓非常相似。現在,當我們考慮到關于新約的約 中之民時,會出現另外一個復雜因素。新約中的應許,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約中的每一個人都是真信徒。耶三十一:34 說:“他們各人不再教導自己的鄰舍和自己的弟兄說:‘你該認識耶和華。’因為他們從最小的到至大的,都必認識我。我要赦免他們的罪孽,不再記念他們的罪惡。”新約的盼望在于神的百姓要完全地從罪中得贖。每個人都要認識耶和華,毫無例外。但是,這是新約的最終目的,同時,我們還必須再次記得,新約時期,神國的完成需要三個階段:在耶穌基督的第一次降臨時奠基﹔在現今的教會中延續﹔在基督第二次榮耀降臨時圓滿完成。換句話說,新約的盼望不是在耶穌基督第一次降臨時,就突然完全徹底地完成。其結果是,在基督再次降臨,帶來完全的救恩之前,新約中同時存在信徒和非信徒。一方面,新約中的人包含了經歷基督里得救信心的男女,不論猶太人還是外邦人,他們是基督的寶血買贖回來的真信徒,而且永永遠遠的因信稱義。另外一方面,新約中的人也包含了猶太人和外邦人中的假信徒,雖然他們沒有得救的信心,但是他們卻經歷了一定的新約祝福。約壹二:19 說:“他們從我們中間出去,卻不是屬我們的﹔若是屬我們的,就必仍舊與我們同在﹔他們出去顯明都不是屬我們的。”使徒在這里寫到有關離開基督信仰的人,他說,從一種意義上講,他們是“屬于我們的”,也就是說,他們是基督教會的一部分。但是,他又說,因為離開信仰,他們很明顯是“不屬于我們的”。也就是說,他們不是真信徒。那么,約翰怎么知道這個呢?像他說的,如果他們真的屬于我們,他們應該與我們同在。也就是說,他們應該持守信仰到底。我們都知道,教會的花名冊中包含了從罪中得救的人和沒有得救的人。沒有人宣稱在新約中的每一個人都是真正得救的人,即使我們不能常常分辨他們,但是新約明確地教導我們,在基督第二次降臨之前,教會,也就是新約的團體,同時包含了真信徒和假信徒。


2. 包含在約內和排除在約外的人

第二點,我們也必須認識到,在特定聖約之內的人和在特定聖約之外的人之間具有的重要分別。我們知道,每個人都包含在與亞當和挪亞立的普遍性的約里面。沒有人排除在這些約所建立的根基原則和自然穩定之外。但是神一旦揀選了以色列人作為他特殊的子民,人類的情形也就發生了變化。隨著以色列民被揀選作為神的聖約之民,就增加了復雜性。我們已經知道,亞伯拉罕、摩西、和大衛之約中同時包含了信徒和非信徒,但是這些盟約是與一群人所立的,這群人包括以色列人和少數歸入以色列的外邦人,這意味著,在極大程度上,外邦民族被排除在這些約之外。准確地講,所有的人,包括外邦人都是普遍性之約中的人,但是外邦人卻不包括在以色列的國家之約以內。弗二:12 ,保羅這樣描述以弗所的沒有信主之前的外邦人,“那時,你們與基督無關,在以色列國民以外,在所應許的諸約上是局外人,并且活在世上沒有指望,沒有神。”在以色列國家性約外面的人,沒有神,也沒有盼望。因此,當神給以色列國家性之約時,實際上 ,世界上有三種人:

那些在神的以色列聖約之內的真信徒﹔

那些在神的以色列聖約之內的假信徒﹔

那些在神的以色列聖約之外的人。

新約中也具有相同的三種情況。我們已經看到的,耶穌基督在榮耀里第二次降臨之前,新約中同時包含信徒和非信徒。但是,除了新約中這兩種人之外,我們也必須加上第三類,拒絕福音的男男女女,就是那些宣稱他們不是基督徒的人,那些不屬于教會的人。他們被排除在信仰之約以外。而在舊約國家性之約期間,那些在聖約之外的人基本上是外邦人,現在,耶穌基督已經來了,那些在新約之外的人既有猶太人,也有外邦人,他們都不屬于基督,或者他的教會。

因此,我們了解,根據和聖約的關系,聖經以多種方式把人分類。普遍性的約包含了所有的人,信徒和非信徒﹔國家性的約把大部分的外邦人排除在外,但是,也包含了以色列中信徒和非信徒﹔直到耶穌基督再來潔淨他的教會之前,新約把沒有基督信仰的猶太人和外邦人排除在外,但是同時也包含了猶太人和外邦人中的信徒和非信徒。


B. 動態的應用

我們既然已經明白了,人類根據與聖約的關系分成不同的類別,我們就轉到另外一個問題:這些約的動態  --  神的慈愛,人的忠心,人類忠心和不忠心而導致的后果  --  是如何應用到這些不同類別的人身上?

當我們讀舊約,試圖理解經文的原意,并且設法應用到我們今天的人生時,重要的是,我們要記得的,舊約時代最初讀舊約的以色列人和我們今天讀舊約的基督徒,都面臨一個相似的三種類別的人:

那些聖約外的人﹔

聖約里面的非信徒﹔

聖約里面的真信徒。

這意味著,如果我們希望明白約的動態如何應用到生活在舊約時代的人們,然后把原意的不同層面和我們聯系起來,我們就必須經常想到這三種人。

1. 排除在約外的非信徒

首先我們需要考慮那些不包括在以色列國家之約和新約之內的非信徒。

雖然這些非信徒實際上是失落的人,他們的確與亞當和挪亞之約有份,因而他們的人生也受到所有三個聖約動態的影響。

神的慈愛善良:所有的非信徒都經歷了神向所有人施的恩慈。正如耶穌在太五:44-48 說的,“只是我告訴你們: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這樣,就可以作你們天父的兒子,因為他叫日頭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給義人,也給不義的人。你們若單愛那愛你們的人,有什么賞賜呢?就是稅吏不也是這樣行嗎?你們若單請你弟兄的安,比人有什么長處呢?就是外邦人不也是這樣行嗎?所以你們要完全,象你們的天父完全一樣。”我們經常稱這些祝福為“普遍恩典”,因為這些不是拯救的憐憫,而是向所有人施發的恩典。

人類的忠心順服:即使在國家之約和新約外面的非信徒也有義務向他們的造物主忠心。 很多在聖約之外的非信徒至少對神的啟示給以色列和教會的特殊啟示有一定的了解,這些了解要求他們有責任忠心。但是,除此之外,即使那些對舊約和新約教導沒有任何知識的人,也應透過普通啟示或自然啟示,基本了解他們有責任服事上帝。正像保羅在羅一:20 說的,“自從造天地以來,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雖是眼不能見,但借著所造之物就可以曉得,叫人無可推諉。”因此,即使在以色列之約和新約之外的非信徒,也有一個最基本的責任敬拜服事他們的造物主。

導致的后果: 在國家之約和新約外面的非信徒也經歷他們行為所帶來的后果,有些時候,當非基督徒按真理行事為人時,神會給予他們暫時的祝福。即使這些非信徒活在智慧中的話,也有益處。另外一些時候,對于他們的惡行,神給予暫時的懲罰。盡管盟約之外的人有這些混合的經歷,當基督再來時,這些不信的人得不到從神來永遠的祝福,他們要接受神永遠的審判。

無論是處在當初以色列國家之約以外的非信徒,還是現在新約以外的非信徒,都以這些方式經歷著普遍性盟約的動態。


2. 包含在約內的非信徒

第二,我們需要考慮那些包括在以色列國家之約合新約之內的非信徒。他們也經歷了聖約的三個動態:

神的慈愛善良:神對在以色列國家之約和新約中的非信徒比在這些聖約之外的非信徒彰顯更大的慈愛和憐憫。 不錯,他們沒有得到得救的恩典,因為他們不是真正的信徒。然而,在舊約時,與以色列有份會有極大的優勢。就像在新約中,如果與教會有份會有極大的優勢一樣。當使徒保羅描述不信的以色列人的好處時,談到這種參與神特殊盟約的優勢,羅九:4 這樣說:“他們是以色列人,那兒子的名分、榮耀、諸約、律法、禮儀、應許,都是他們的。”神對以色列國家之約合新約中的非信徒比在這些聖約之外的非信徒彰顯更大的憐憫。舊約中,不信的猶太人從埃及被救出來,他們在西奈山接受神的律法,他 們沒占領應許之地,他們在大衛及其子孫的統治下受到祝福。同樣,新約教會的非信徒受真信徒的牧養照顧,他們在講道中聽到神的話,他們分享聖靈的工作,以此或其他方式,在特殊聖約團體中的非信徒得到極大的從上帝而來的恩慈。

人類的忠心順服:這些在以色列國家之約和新約中非信徒,因為在約重而受到這些益處,相應地,他們也要求更高的忠心。他們對神的旨意的知識比在聖約之外的非信徒了解得更多,所以,他們也被要求更多的順服和服事。 正如耶穌在路十二:48  說的,“惟有那不知道的,做了當受責打的事,必少受責打。因為多給誰,就向誰多取﹔多托誰,就向誰多要。”那些聽到神話語真理的人,那些知道神道路的人,有責任對神更加忠心。

導致的后果: 這些人也經歷忠心和不忠心所帶來的后果。一方面,他們在今生會受到強化的祝福或者懲罰,也就是,受到很多不同類型的短暫祝福或咒詛。但是,另外一方面,當基督再來時,在神的聖約里面的非信徒只有一個結果:就是永久的咒詛,永久的審判。 因為他們不相信神在基督里面的應許,他們仍然失落在罪中,落入永久的懲罰。這是《希伯來書》的作者這樣警告新約里對非信徒的永久性審判,來十:28-29  “人干犯摩西的律法,憑兩三個見証人尚且不得憐恤而死﹔何況人踐踏神的兒子,將那使他成聖之約的血當作平常,又褻慢施恩的聖靈,你們想,他要受的刑罰該怎樣加重呢?”注意,這些人是被“約的血”“成聖”的,這并不意味著他們是得救的。他們只是被分別為聖,他們只是在神的約里面而已。當這些人違背神時,他們常常不同程度的這樣做。只有一個結果,就是神永遠的審判,這個審判是為神的仇敵所預備的。這個審判是更加嚴厲的,因為他們得到的恩慈也是巨大的。

因此,我們看到神的慈愛、人的忠心、及其后果,這些約的動態對于在國家性之約和新約之內的非信徒而言會更為強化。但是,最終的結果,如果這些非信徒不悔改,沒有得救的信心,他們就會遭受神永遠的審判。


3. 包含在約內的信徒

第三,我們需要考慮那些包含在以色列國家之約和新約之內的真信徒。

神的慈愛善良: 這些人是神奇妙救贖的子民,在基督里注定有不可奪去的永生。在他們身上,有神完全不能測度的慈愛,包括罪得赦免,與神永遠的同在,正如保羅在羅八:1-2 說的,“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穌里的就不定罪了。因為賜生命聖靈的律在基督耶穌里釋放了我,使我脫離罪和死的律了。”

人類的忠心順服: 這同時,當我們在神的律法里面不被定罪時,我們也被要求忠心順服神,感謝神在基督里為我們所成就的事情。這就是為什么羅八:7 ,保羅繼續拿信徒和非信徒相比較,他說:“原來體貼肉體的,就是與神為仇,因為不服神的律法,也是不能服。”相對應,愛神的就是順服他的律法,因此,羅八:12-13 ,保羅加上這些話。“弟兄們,這樣看來,我們并不是欠肉體的債,去順從肉體活著。你們若順從肉體活著,必要死﹔若靠著聖靈治死身體的惡行,必要活著。”話句話說,信徒有責任和非信徒生活不一樣,也就是說,他們有責任順服神的律法,這樣做不是為了掙得救恩,而是為了尊崇神。像舊約中的以色列人,基督徒需遵守聖經的原則規定,來檢驗証明他們的信心,舊約中真正的信徒被要求遵守摩西的律法,以此試驗他們的信心,就如摩西在申八:2 告訴百姓的,“你也要記念耶和華你的神在曠野引導你這四十年,是要苦煉你、試驗你,要知道你心內如何,肯守他的誡命不肯。”新約中的基督徒也要求同樣的試驗,保羅在林后十三:5 告訴哥林多人,“你們總要自己省察有信心沒有,也要自己試驗。豈不知,你們若不是可棄絕的,就有耶穌基督在你們心里嗎?”基督是完全順服神的兒子,他的義歸于我們,使我們確信有永遠的救恩。然而,在我們平常的生活中,我們要証明神已經給了我們的救恩,保羅在腓二:12鼓勵腓立比人說,“這樣看來,我親愛的弟兄,你們既是常順服的,不但我在你們那里,就是我如今不在你們那里,更是順服的,就當恐懼戰兢,做成你們得救的工夫。”

導致的后果:舊約和新約中真的信徒要體驗他們忠心或不忠心而帶來的后果。一方面,真信徒會經歷神暫時的祝福和懲罰,最小程度上,我們被賦予聖靈的祝福,除此之外,神常常甚至給他的子民肉身上的祝福,但是,反過來也是一樣的,《希伯來書》的作者解釋神透過管教來訓練他的真子民,來十二:6 寫道,“因為主所愛的,他必管教,又鞭打凡所收納的兒子。”此時此刻,盡管這些現今的人生有這些混合經歷,但是最終,聖約中的非信徒和聖約中的真正信徒將有很大的不同,那些有得救信心的人只有,也只能有一個結果。當基督在榮耀中再次降臨時,只有真信徒將經歷神永久的祝福。當基督在榮耀中再次降臨時,只有真信徒將經歷神永久的祝福。就像我們在啟二十一:7 讀到的,“得勝的,必承受這些為業。我要作他的神,他要作我的兒子。”

 

VI. 結論

舊約的每一段經文都在警告、鼓勵最初的讀者去思想他們與聖約關系的狀況,我們今天也必須這樣作。 舊約隨處都呼召那些在以色列之約外面的非信徒,要他們自己歸向神,進入神的聖約里面,否則就要受到神永遠的審判。今天,舊約也同樣呼召那些在新約之外的人。最初,舊約呼召那些在以色列國家之約里面不信的人,現在也同樣呼召那些在新約之內不信的人,憑信心接受神在基督里面的救恩應許,否則就要面臨永遠嚴厲的審判,因為他們違背了與神的盟約關系。舊約曾經呼召舊約時代的以色列中真正的信徒,現在也呼召在新約里面真正的信徒,要他們記得神向他們所施的憐憫,要他們忠心活在神面前來証明他們的信心,并要他們不斷盼望在神的國度完成時,新天新地中永遠的生命。

當我們記得如何將聖約的動態應用到這些不同種類的人群時,我們就能明白應該怎樣把舊約應用到我們的人生和我們周圍其他人的人生里。我們今天讀舊約時,我們要詢問每一段經文如何呼吁聖約之外的非信徒,進入神的新約里面。我們也要詢問每一段經文如何呼求新約之內不信的人,使他們朝著在基督里有得救信心的方向邁進。我們也要尋求每一段經文,如何呼召新約里面真正的信徒要繼續不斷地增強他們的信心,在基督的新約里忠心感恩。

本課,我們介紹了有關聖約的聖經教導。我們已經了解到,神透過盟約的安排治理他的國度﹔舊約中的每一個聖約分別強調了神的國,在不同歷史時期所要求的特殊事情﹔我們已經探討了與神在聖約關系里的動態,并明白這些約的動態如何應用到過去和現在的不同人群的人生中。聖約構成了舊約中的以色列信仰人生的結構和動態,同樣,他們也構成了我們今天人生信仰的結構和動態。

復習問題

1. 最近有什么考古發現能幫助我們了解聖約?

2. 最近考古發現能提供我們有關聖約什么樣的洞見?

3. 普遍性的聖約是如何移動神國度目標向前發展的?

4. 國家性的聖約是如何移動神國度目標向前發展的?

5. 新約是如何移動神國度目標向前發展的?

6. 聖約的動態是怎樣在普遍性的聖約中表現出來?

7. 聖約的動態是怎樣在以色列國家性聖約中表現出來?

8. 聖約的動態是怎樣在新約中表現出來?

9. 請描述所有聖約中對人的分類。

10. 聖約的動態是如何應用在這些不同群體的人身上的?



應用問題


1. 聖約中的三個中心特征是如何決定你與神的個人關系?這三個特征在哪些方面突出你與神的關系的重要方面?

2. 在本課的學習中,我們知道所有的聖約是基于神的恩典和憐憫。了解這聖約中最根本的部分為什么對明白在約中我們有需要忠心的要求,忠心或不忠心而帶來的后果很重要?

3. 所有聖約都包含祝福與咒詛兩種后果。在現代社會中從哪些方面來看這個動態正在工作?在你的教會里?在你自己的生活中?

4. 明白世界上的人分三類會如何影響你看教會中的其他會友?會如何影響你看教會的會友制度?會對你對受洗和聖餐的理解有任何影響嗎?

5. 在這節課的學習中你得到的最重要的洞見是什么?為什么?
 

3。有了以上關于上帝聖約的背景資料,現在我們正式查考這段經文時(來八:6-13節),肯定會比較得心應手了。

6 如今耶穌所得的職任是更美的,正如他作更美之約的中保﹔這約原是憑更美之應許立的。”(來八:6)  --  IIIM 神學教育資源中心的視頻課程《上帝的聖約》,主要是從治理神國的角度來看聖約,探討了神的國度從太古時代,擴展到全地,向著其終極目標推進時,神在歷史上每一個階段所設立的不同聖約所扮演的角色。當一個個舊約中的聖約相繼因人的不忠與不順服,導致了約被破壞,于是神國進入了現今的新約階段,即神在基督里所立的新約。這約不是突然立的,乃是先知們早已預言,上帝早已應許﹔不是用牛羊的血所立,乃是用上帝的兒子耶穌基督的寶血所立,証明上帝的信實可靠。這是上帝與人立的最后一個約,在基督第二次降臨,完成新約里面所有的應許時,國度就圓滿成全。當那一天到來時,每一個相信基督的人,將在上帝永遠的新天新地的國度里面,得到完全的聖潔和永遠的生命,如來九:28 說的, “像這樣,基督既然一次被獻,擔當了多人的罪,將來要向那等候他的人第二次顯現,并與罪無關,乃是為拯救他們。”這樣的新約當然比過去舊約里所有聖約更美、更好,這是不言而喻。

但《希伯來書》的“牧者”不是從國度的治理和發展的角度來看新約的更好、更美,他是從耶穌基督,作為照著麥基洗德的等次而立的大祭司,他比照著亞倫的等次而立的祭司的職任更尊貴,更超卓,說明耶穌基督能在神與人之間的關系上作一個更好的中間人,他在天上的真帳幕里事奉,作執事,也就是“牧者”說的“作更美之約的中保”。所謂“更美之約”,指的在新約中,我們有一位永遠常存,他祭司的職任是長久不更換,他獻了一次永遠的贖罪祭,就在上帝的右邊坐下(來十:12)﹔借著他的血,給信主的人開了一條又新又活的路,從幔子經過,得以坦然進入至聖所(來十:19-20),來到施恩座前,“為的是要領受憐憫,得到恩惠,作隨時的幫助。”(來四:16)在舊約的所有聖約里,我們是看不到這樣的一位中保,一位與我們休戚與共的,能體恤我們的軟弱,曾凡事受過試探,與我們一樣﹔在上帝面前,替我們祈求,拯救我們到底的大祭司和中保。 在舊約的所有聖約中,亞當、挪亞、亞伯拉罕、摩西、大衛。。都不能作為上帝與人之間的中保,即使能夠,這些“中保”也不過是暫時的,最重要的還是,他們自己軟弱,“自身難保”,怎么能成為別人的中保,作別人的代求者?對《希伯來書》這種還“吃奶”的會眾(來五:11-14),他們會覺得這種“神學信息”是“干糧”,枯燥乏味,接受不了嗎?正好相反,當他們活在水深火熱,四面楚歌的時候,這樣的信息才是最能鼓勵和安慰他們,單單仰望基督,忍耐到底,不可棄絕主的道。

“7 那前約若沒有瑕疵,就無處尋求后約了。8所以主指責他的百姓說(注:或作"所以主指前約的缺欠說"):‘日子將到,我要與以色列家和猶大家另立新約,9不像我拉著他們祖宗的手,領他們出埃及的時候,與他們所立的約。因為他們不恆心守我的約,我也不理他們。這是主說的。’10主又說:‘那些日子以后,我與以色列家所立的約乃是這樣:我要將我的律法放在他們里面,寫在他們心上﹔我要作他們的上帝,他們要作我的子民。11他們不用各人教導自己的鄉鄰和自己的弟兄說:‘你該認識主,'因為他們從最小的到至大的,都必認識我。12我要寬恕他們的不義,不再記念他們的罪愆。’13既說新約,就以前約為舊了﹔但那漸舊漸衰的,就必快歸無有了。”  -- 

大家還要我解釋這段經文嗎?不是几乎可以說不解自明了嗎?

“牧者”引用了《耶利米書》三十一章31-34節 說明新約并非突然跳出來的﹔上帝早已應許一個更美的約,即新約,將要取代舊的聖約:

耶三十一:31-34

31耶和華說:“日子將到,我要與以色列家和猶大家另立新約。32不像我拉著他們祖宗的手,領他們出埃及地的時候,與他們所立的約。我雖作他們的丈夫,他們卻背了我的約。”這是耶和華說的。

33耶和華說:“那些日子以后,我與以色列家所立的約乃是這樣:我要將我的律法放在他們里面,寫在他們心上。我要作他們的神,他們要作我的子民。34他們各人不再教導自己的鄰舍和自己的弟兄說:‘你該認識耶和華。’因為他們從最小的到至大的,都必認識我。我要赦免他們的罪孽,不再記念他們的罪惡。”這是耶和華說的。

理由是:

“那前約若沒有瑕疵,就無處尋求后約了。。。既說新約,就以前約為舊了﹔但那漸舊漸衰的,就必快歸無有了。”(7,13節)  --  “牧者”沒有說的太多,我在上文已經把他沒說的都說了。


4。小結:(來八:6-13)

《希伯來書》的“牧者”不是從國度的治理和發展的角度來看新約的更好、更美﹔對他來說,所謂“更美之約”,指的在新約中,我們有一位永遠常存,他祭司的職任是長久不更換,他獻了一次永遠的贖罪祭,就在上帝的右邊坐下(來十:12)﹔借著他的血,給信主的人開了一條又新又活的路,從幔子經過,得以坦然進入至聖所(來十:19-20),來到施恩座前,“為的是要領受憐憫,得到恩惠,作隨時的幫助。”(來四:16)在舊約的所有聖約里,我們是看不到這樣的一位中保,一位與我們休戚與共的,能體恤我們的軟弱,曾凡事受過試探,與我們一樣﹔在上帝面前,替我們祈求,拯救我們到底的大祭司和中保。 在舊約的所有聖約中,亞當、挪亞、亞伯拉罕、摩西、大衛。。都不能作為上帝與人之間的中保,即使能夠,這些“中保”也不過是暫時的,最重要的還是,他們自己軟弱,“自身難保”,怎么能成為別人的中保,作別人的代求者?(注:在這段經文里,其實“牧者沒有說的太多,這些都是我說的。)


默想:

“同蒙天召的聖潔弟兄啊,你們應當思想我們所認為使者、為大祭司的耶穌。”(來三:1)

有這樣一位“更美之約的中保”耶穌基督,我們怎么可以棄絕主的道,像那個在《留言簿》里大言不慚地說自己是“基督教背道者”,基督教什么。。什么的。。。?  ( http://www.pcchong.com/999seekgbook/show.asp?id=2097


愿我為你燒盡
Let me burn out for Thee, O Lord


點擊播放(mp4 格式,全長約 3.30分鐘)


(詞曲:Bessie F Hatcher)

(演唱者:陳容 Armando Chin Yong,世界著名聲樂家﹔2011年2月2日,因急性心臟
病而逝世,享年53歲。)

歌詞:

1。父阿!普世陷溺罪中,但多少人肯留意,許多信徒說是屬你,卻把救靈置不理,主我缺乏救靈熱誠。

領回你迷失羔羊,愿盡力傳播,鼓起愛心,使人人聽主福音。

2。主阿!我們何等自私,我們又何等冷酷,任憑世人絕望喪失,救世福音不傳播,常常不肯盡我責任,

不肯盡力去救人,漠視你眼淚,傷痛憐憫,漠視你流血的心。

3。主阿!我愿為你燒盡,燒盡成灰為主,別讓一生生袘G蝕,空手失敗見天父,主阿用我!

用我一切吸引我更親近你,直到我摸到,你愛世人的心,甘愿燒盡為我主。

4。主阿!求你拿我碎我!直到我向你屈服,雙眼注視愛主十架各各他山寶血流,重新呼召我跟隨你,

一切愿為你丟棄,愿愛火燃起。關懷罪人,不甘見他們永死,

5。父阿!我心深覺慚愧跪主前流淚痛悔,赦免我曾忘記誓言,救人事工向后退,我今重新向主應征,

斬段一切的纏累,愿一生為主,愛主事主,傳播主救人宏恩。

6。主阿!我愿為你燒盡,燒盡成灰為主,別讓一生生鏽腐蝕,空手失敗見天父,主阿用我!

用我一切吸引我更親近你,直到我摸到,你愛世人的心,甘愿燒盡為我主。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與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