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希伯來書》 - 堅守主道,忍耐到底

第三十一課 - 舊約會幕的禮拜和規則

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經文:來九:1 - 10

主旨:

“牧者”從外到內,說明舊約會幕里的物件,禮拜和條例﹔他說這些是要作“。。現今的一個表樣。”“表樣”的原文是,即福音書里的比喻,“牧者”一方面以地上摩西的會幕說明現今新約 天上的會幕,另一方面則是比較兩者,從相同之處點出不同的地方:

相同的是什么?

不管地上摩西的帳幕(說的更准確一點,也包括所羅門的聖殿),還是天上更大更全備的帳幕,都有獻祭物和流血。

不同的是什么?

摩西的會幕里,敬拜的條例(連那飲食和諸般洗濯的規矩)都不過是屬肉體的條例,不能使敬拜的人在良心上得到完全﹔進入至聖所到上帝面前有諸多限制,如只有大祭司一年一次,并且帶著血為自己和百姓的過錯獻上。

現今新約天上的會幕則不同,耶穌已經一次獻上自己作為贖罪祭,他的血洗淨了我們的良心,除去一切的死行,現在我們可以坦然無懼地來到施恩的寶座前。

耶穌基督到來的時候,地上摩西的會幕(還有所羅門的聖殿,希律的聖殿)以及它所代表的一切,都要被新約天上更大更全備的帳幕所取代。

1。來九:1 - 10  “1原來前約有禮拜的條例和屬世界的聖幕。2因為有預備的帳幕,頭一層叫作聖所,里面有燈台、桌子和陳設餅。3第二幔子后又有一層帳幕,叫作至聖所,4有金香爐(注:"爐"或作"壇"),有包金的約柜,柜里有盛嗎哪的金罐和亞倫發過芽的杖并兩塊約版。5柜上面有榮耀基路伯的影罩著施恩座(注:"施恩"原文作"蔽罪")。這几件我現在不能一一細說。6這些物件既如此預備齊了,眾祭司就常進頭一層帳幕,行拜上帝的禮。7至于第二層帳幕,惟有大祭司一年一次獨自進去,沒有不帶著血為自己和百姓的過錯獻上。8聖靈用此指明,頭一層帳幕仍存的時候,進入至聖所的路還未顯明。9那頭一層帳幕作現今的一個表樣,所獻的禮物和祭物,就著良心說,都不能叫禮拜的人得以完全。10這些事,連那飲食和諸般洗濯的規矩,都不過是屬肉體的條例,命定到振興的時候為止。”

《新譯本》:1前約也有它敬拜的規例,和屬世界的聖所。2因為有一個支搭好了的會幕,第一進叫作聖所,里面有燈台、桌子和陳設餅。3在第二層幔子后面還有一個會幕,叫作至聖所,4里面有金香壇,有全部包金的約柜,柜里有盛著嗎哪的金罐、亞倫那發過芽的杖和兩塊約板。5柜的上面有榮耀的基路伯罩著施恩座,關于這一切,現在不能一一細說了。6這一切物件都這樣預備好了,祭司就常常進入第一進會幕,執行敬拜的事。7至于第二進會幕,只有大祭司一年一次獨自進去,并且非帶著血不可,好為自己和人民的愚妄把血獻上。8聖靈藉著這事表明,當第一進會幕存在的時候,進入至聖所的路,還沒有顯明出來。9這第一進會幕是現今的時代的預表,其實所獻的禮物和祭品,都不能使敬拜的人在良心上得到完全。10這些只是關于飲食和各樣潔淨的禮儀,是在“更新的時候”來到之前,為肉體立的規例。

KJV:1 Then verily the first covenant had also ordinances of divine service, and a worldly sanctuary. 2 For there was a tabernacle made; the first, wherein was the candlestick, and the table, and the shewbread; which is called the sanctuary. 3 And after the second veil, the tabernacle which is called the Holiest of all; 4 Which had the golden censer, and the ark of the covenant overlaid round about with gold, wherein was the golden pot that had manna, and Aaron's rod that budded, and the tables of the covenant; 5 And over it the cherubims of glory shadowing the mercyseat; of which we cannot now speak particularly. 6 Now when these things were thus ordained, the priests went always into the first tabernacle, accomplishing the service of God. 7 But into the second went the high priest alone once every year, not without blood, which he offered for himself, and for the errors of the people: 8 The Holy Ghost this signifying, that the way into the holiest of all was not yet made manifest, while as the first tabernacle was yet standing: 9 Which was a figure for the time then present, in which were offered both gifts and sacrifices, that could not make him that did the service perfect, as pertaining to the conscience; 10 Which stood only in meats and drinks, and divers washings, and carnal ordinances, imposed on them until the time of reformation.


從第七章開始直到十章18節,“牧者”把信息的焦點專注在耶穌基督的大祭司職分上。信息的結構層次分明,每章的重點也不同:

主題:耶穌基督是“照著麥基洗德的等次成了永遠的大祭司”

第七章 --  耶穌基督作永遠的大祭司 (第二十六二十七二十八課

來七:1 - 3 麥基洗德是誰?

“這麥基洗德(Melchisedec)就是撒冷王,又是至高上帝的祭司,本是長遠為祭司的。他當亞伯拉罕殺敗諸王回來的時候,就迎接他,給他祝福。亞伯拉罕也將自己所得來的,取十分之一給他。他頭一個名翻出來就是仁義王,他又名撒冷王,就是平安王的意思。他無父、無母、無族譜、無生之始、無命之終,乃是與上帝的兒子相似。”

來七:4 - 10 麥基洗德的祭司職分與利未的祭司職分有何不同?

因麥基洗德給亞伯拉罕祝福,以及亞伯拉罕獻上十分之一給他,“牧者”的結論是:麥基洗德的祭司職分比亞伯拉罕與利未祭司的職分更尊貴。

來七:11 - 28  為什么上帝要興起另一祭司,照著麥基洗德的等次,取代利未祭司的職分?理由有五:

A。來七:11 - 14 利未祭司職分有不完全之處

祭司本是站在神與人中間,代替百姓向神祈求、祝福或獻祭的人,但實際的情況卻不是這樣,祭司也是人,既有自己的軟弱,也不能體恤別人的軟弱,更不能坦然無懼地來到施恩寶座前,這就是他們的不完全之處。既然如此,律法當然必須更改,另立一個照著麥基洗德的等次永遠為祭司的聖子耶穌,而不是照著亞倫的等次而立的大祭司。

B。來七:15 - 19 照著麥基洗德的等次而立的祭司之超卓性

藉著委任聖子耶穌基督為大祭司,上帝引進了“更美的指望”,意思是:一個新的途徑,讓人可以坦然無懼來到上帝的寶座面前!這是按舊的律法,照屬肉體的條例所立的祭司所不能做到的。

C。來七:20 - 22 更超卓是因為上帝起誓立的

D。來七:23 - 25 更超卓是因為他是永遠長存

E。來七:26 - 28 更超卓是因為耶穌的與眾不同

第八章  --  耶穌作新約的中保 (第二十九三十課

來八:1 - 2

這兩節經文有承上啟后的作用,把上文(從來二:17開始,經四:14-五:10,再由六:20 至七:28)和下文(來八:3 至十:18)所有關于耶穌基督是照著麥基洗德的等次而立的大祭司,他的超卓性,他的職任,整個傳講的重點,說明清楚:

A。耶穌基督是王,他已經坐在天上至大者寶座的右邊,“從此,等候他仇敵成了他腳凳。”(來十:13)。

B。耶穌基督是在天上的至聖所作大祭司,在真帳幕里作執事,作神人之間的中保。

來八:1 - 13

天上的是真帳幕,地上的不過是影兒﹔耶穌在天上真帳幕里所得的職任比亞倫在地上帳幕的職任更美,更尊貴,所以他能在神與人之間的關系上作一個更好的中間人,也就是“牧者”說的“作更美之約的中保﹔這約原是憑更美之應許立的。”

所謂“更美之約”,指的在新約中,我們有一位永遠常存,他祭司的職任是長久不更換,他獻了一次永遠的贖罪祭,就在上帝的右邊坐下(來十:12)﹔借著他的血,給信主的人開了一條又新又活的路,從幔子經過,得以坦然進入至聖所(來十:19-20),來到施恩座前,“為的是要領受憐憫,得到恩惠,作隨時的幫助。”(來四:16)在舊約的所有聖約里,我們是看不到這樣的一位中保,一位與我們休戚與共,能體恤我們的軟弱,曾凡事受過試探,與我們一樣﹔在上帝面前,替我們祈求,拯救我們到底的大祭司和中保。 在舊約的所有聖約中,亞當、挪亞、亞伯拉罕、摩西、大衛。。都不能作為上帝與人之間的中保,即使能夠,這些“中保”也不過是暫時的,最重要的還是,他們自己軟弱,“自身難保”,怎么能成為別人的中保,作別人的代求者?

第九章  --  耶穌作祭物 (今天的功課)

來九:1 - 28  舊約地上的會幕/聖所和禮拜條例和新約天上的真帳幕/聖所和基督的獻己為祭作對比

來九:1 - 10  舊約地上會幕/聖所的一切全是屬肉體的條例,命定到振興的時候為止﹔

來九:11 - 28  新約天上真帳幕/聖所里,基督的獻己為祭比地上祭司所獻的祭更為超卓。

第十章(1 - 18節)  --  坐在寶座上的大祭司耶穌基督


2。來九:1 - 10   “1原來前約有禮拜的條例和屬世界的聖幕。2因為有預備的帳幕,頭一層叫作聖所,里面有燈台、桌子和陳設餅。3第二幔子后又有一層帳幕,叫作至聖所,4有金香爐(注:"爐"或作"壇"),有包金的約柜,柜里有盛嗎哪的金罐和亞倫發過芽的杖并兩塊約版。5柜上面有榮耀基路伯的影罩著施恩座(注:"施恩"原文作"蔽罪")。這几件我現在不能一一細說。6這些物件既如此預備齊了,眾祭司就常進頭一層帳幕,行拜上帝的禮。7至于第二層帳幕,惟有大祭司一年一次獨自進去,沒有不帶著血為自己和百姓的過錯獻上。8聖靈用此指明,頭一層帳幕仍存的時候,進入至聖所的路還未顯明。9那頭一層帳幕作現今的一個表樣,所獻的禮物和祭物,就著良心說,都不能叫禮拜的人得以完全。10這些事,連那飲食和諸般洗濯的規矩,都不過是屬肉體的條例,命定到振興的時候為止。”


“原來前約有禮拜的條例和屬世界的聖幕。”  --  上文(第八章)提到帳幕和約,現在“牧者”要較詳盡地說明舊約的帳幕和里面禮拜的條例。對猶太裔基督徒來說,他們不是已經很熟悉這些,難道還要“牧者”說明嗎? 所以有的人猜測《希伯來書》的寫作日期應當在耶路撒冷的聖殿被毀了一段時間才成書,即主后80-85年(羅馬提多將軍在AD70攻陷耶路撒冷,燒毀全城)﹔聖殿被毀,所以“牧者”才說“會幕”,而不說“聖殿”。也有人說收信人是外邦人基督徒,不了解猶太人的聖殿和禮拜條例,所以寫書的人才要解釋。我們沒有必要接受這種說法,因為我們可以從上下文看到“牧者”著重的,是比較舊約摩西的會幕和新約天上的聖所。有聖經學者(如 Donald Guthrie)指出,來九:6-9 的動詞都是現在式(present tense),如 ( enter, 進入)、(offer, 獻上),意味著當時聖殿的禮拜儀式還在進行﹔如果聖殿早已被毀,這樣的“大事”總會在書信上留下一點痕跡。

“因為有預備的帳幕,頭一層叫作聖所,里面有燈台、桌子和陳設餅。”  --  在《出埃及記》,上帝這樣吩咐摩西:“又當為我造聖所,使我可以住在他們中間。制造帳幕和其中的一切器具,都要照我所指示你的樣式。”(出二十五:8-9)我和大家先溫習有關會幕的功課。

 

會幕 - 平面圖(出四十:18-33) 會幕 - 立體圖

 

會幕/帳幕(tabernacle)

 

At Timna Park, 20 miles (32 km) north of Eilat in the Arabah, a life-size replica of the biblical tabernacle has been constructed. While no original materials (e.g., gold, silver, bronze) have been used, the model is accurate in every other way based upon the biblical description. (資料來源:BiblePlaces.com 會幕(出二十六:1-37,三十六:8-38)
會幕周圍(出二十七:9-19,三十八:9-20)


燈台(candlestick)、桌子(table)和陳設餅(shewbread)
 

金燈台 桌子和陳設餅
出二十五:31-40,三十七:17-24 出二十五:23-30,三十七:10-16,利二十四:5-9)
   
提圖斯凱旋門(Arch of Titus)是意大利羅馬市古羅馬廣場東南聖道(Via Sacra, Rome)上的一座大理石單拱凱旋門,由圖密善皇帝(Domitian)興建于兄長提圖斯(Titus)去世后不久,紀念在公元70年征服和摧毀耶路撒冷,終止66年開始的猶太人大起義。提圖斯凱旋門是16世紀以后許多凱旋門仿效的對象。

提圖斯凱旋門坐落在Velian山,Velian在 Palatine 帕拉丁山和Esquiline山的中間,羅馬廣場的東南部。提圖斯凱旋門本身有13.50米寬,高15.40和4.75深,而內在的的牌樓是高8.30米,和5.36寬。而它的建筑材料是使用使用潘泰列克大理石。
提圖斯凱旋門擁有現存唯一的對耶路撒冷聖殿器物的描繪,上面清楚描繪了燈台和小號,可能還有陳設餅桌子。由于描繪破壞耶路撒冷和褻瀆聖殿,直到今天,許多猶太人拒絕從拱門下經過。一個例外發生在1948年以色列復國時,大批人群從羅馬猶太社區沿著與古羅馬凱旋式相反的方向通過提圖斯凱旋門。

提圖斯凱旋門上描繪的耶路撒冷聖殿7個分支的燈台形象,被用作以色列國徽。

(資料來源:維基百科全書)

會幕分兩層,聖所和至聖所。第二節所提到的器具都在第一層的聖所內,“牧者”沒有提到聖所外院子里的祭壇和洗濯盆(看下圖),可見他不是在這里教導會眾有關摩西會幕的設備,他的重點是在下文,指出新約天上的聖所和舊約摩西的會幕最大的差別在于何處。但在這里,我還是把祭壇和洗濯盆的模型交代一下。

祭壇(altar)和洗濯盆(laver)
 

祭壇(出二十七:1-8,三十八:1-7) 洗濯盆(出三十:17-21,三十八:8))

 

“第二幔子后又有一層帳幕,叫作至聖所,有金香爐(注:"爐"或作"壇"),有包金的約柜,柜里有盛嗎哪的金罐和亞倫發過芽的杖并兩塊約版。柜上面有榮耀基路伯的影罩著施恩座(注:"施恩"原文作"蔽罪")。這几件我現在不能一一細說。”  --  “牧者”說第二層的至聖所內有兩樣東西,金香爐(壇)和約柜(柜里有盛嗎哪的金罐和亞倫發過芽的杖并兩塊約版)。金香爐(壇)是在至聖所里嗎?出三十:6說:“要把壇放在法柜前的幔子外,對著法柜上的施恩座,就是我要與你相會的地方。”出四十:5,26 說:“把燒香的金壇安在法柜前,挂上帳幕的門帘。。。把金壇安在會幕內的幔子前。。”既然是放在幔子外,為什么“牧者”又說在至聖所內呢? 有聖經學者說,“牧者”指的是“爐”(KJV 作 golden censer),不是“壇”(NIV 作 altar of incense)。“爐”可以有几個,如亞倫在每年的贖罪日(Day of Atonement)所用的金香爐(censer)(利十六:11-13 “亞倫要。。拿香爐,從耶和華面前的壇上盛滿火炭﹔又拿一捧搗細的香料,都帶入幔子內。在耶和華面前,把香放在火上,使香的煙云遮掩法柜上的施恩座,免得他死亡。”還有民十六:46  “摩西對亞倫說:“拿你的香爐,把壇上的火盛在其中,又加上香,快快帶到會眾那里,為他們贖罪,因為有忿怒從耶和華那里出來,瘟疫已經發作了。”)這樣的“爐”既然有几個,“牧者”肯定不會故意挑出來,放在這里。所以,大部分的聖經學者都認為這是“金香壇”。為什么說是在至聖所呢?利十六:12,18 說:“(亞倫)。。拿香爐,從耶和華面前的壇上盛滿火炭﹔又拿一捧搗細的香料,都帶入幔子內。。。他出來,要到耶和華面前的壇那里,在壇上行贖罪之禮,又要取些公牛的血和公山羊的血,抹在壇上四角的周圍。”這里說“從耶和華面前的壇上。。帶入幔子內。。他出來,要到耶和華面前的壇那里。。”壇肯定是在幔子外。還有,在所羅門王的聖殿,香壇也是在幔子外(王上六:22 說,“全殿都貼上金子,直到貼完,內殿前的壇也都用金包裹。”)新約聖經學者F F Bruce 在他的《The Epistle To The Hebrews》(The new international commentary on the New Testament,1990,William B Eerdmans Publishing Company)說,“牧者”可能是根據《七十士譯本》(LXX)的記載,但他認為對大祭司來說,“金香壇”和“至聖所”是不能分割的兩樣東西,所以說壇在幔子外或幔子內都無關重要。“牧者”說“這几件我現在不能一一細說”,“這几件”指的是約柜上面的基路伯和施恩座,當然也可以包括會幕里其他物件。最重要的是,這句話清楚表明他的重點不在解說這些物件。

順便一提,約柜在巴比倫大軍燒毀聖殿/耶路撒冷后(587/586BC)就消失無蹤。究竟它去了哪里,傳說不一。次經馬加比二書(2 Macc2:4-8)說先知耶利米把帳幕、約柜和金香壇(the tent and the ark and the altar of incense)藏在一個山洞,在摩西到過的山上。上帝要在末日召聚他的子民時再次展示它們。照撒瑪利亞(Samaria)的傳統,約柜和其他器皿是藏在基利心山上,直到一位像摩西的先知 Taheb (申十八:15-19)到來才會展現在人面前。還有人說以利亞(Elijah)再來的時候,這些物件(包括啟二:17的“隱藏的嗎哪”)才會再度出現。


金香壇(altar of incense)、約柜(ark of covenant)

 

金香壇(出三十:1-10,三十七:25-28) 約柜(出二十五:10-22,三十七:1-9)

約柜內有盛嗎哪的金罐和亞倫發過芽的杖并兩塊約版(出二十五:21,民十七:10)

 

“這些物件既如此預備齊了,眾祭司就常進頭一層帳幕,行拜上帝的禮。至于第二層帳幕,惟有大祭司一年一次獨自進去,沒有不帶著血為自己和百姓的過錯獻上。”  --  現在“牧者”開始進入正題了。頭一層帳幕,即聖所,祭司們進去“行拜上帝的禮”(KJV:accomplishing the service of God),原文是 。我很喜歡《和合本》的翻譯,作“拜上帝的禮”﹔《新譯本》作“執行敬拜的事”,是照原文或英文直譯。對華人來說,“拜神/上帝”總比“敬拜”是更通俗的口語。祭司們進入聖所執行什么敬拜的事呢?一、祭司從晚上到早晨要點燈,使金燈台的燈常常點著(出二十七:20-21 “你要吩咐以色列人,把那為點燈搗成的清橄欖油拿來給你,使燈常常點著。在會幕中法柜前的幔外,亞倫和他的兒子,從晚上到早晨,要在耶和華面前經理這燈,這要作以色列人世世代代永遠的定例。”)二、早晚要燒香(出三十:7-8 “亞倫在壇上要燒馨香料做的香﹔每早晨他收拾燈的時候,要燒這香。黃昏點燈的時候,他要在耶和華面前燒這香,作為世世代代常燒的香。”)三、每個安息日要把新烤成的餅放在陳設餅的桌上(利二十四:5-8 “你要取細面,烤成十二個餅,每餅用面伊法十分之二。要把餅擺列兩行,每行六個,在耶和華面前精金的桌子上。又要把淨乳香放在每行餅上,作為紀念,就是作為火祭獻給耶和華。每安息日要常擺在耶和華面前,這為以色列人作永遠的約。”)這三樣是祭司們在聖所內所執行的最基本的敬拜工作。

“至于第二層帳幕,惟有大祭司一年一次獨自進去,沒有不帶著血為自己和百姓的過錯獻上。”  --  目標越來越接近了。第二層帳幕是至聖所,祭司們是不能進去,只有大祭司一年一次,在贖罪日(Day of Atonement)獨自進去,而且還要帶著血為自己和百姓的過錯獻上才能進去。這是記載在利十六章:

利16:1-34

1。。耶和華曉諭摩西說:
2“要告訴你哥哥亞倫,不可隨時進聖所的幔子內,到柜上的施恩座前,免得他死亡,因為我要從云中顯現在施恩座上。
3亞倫進聖所,要帶一只公牛犢(young bullock)為贖罪祭,一只公綿羊(ram)為燔祭。
4要穿上細麻布聖內袍,把細麻布褲子穿在身上,腰束細麻布帶子,頭帶細麻布冠冕﹔這都是聖服。他要用水洗身,然后穿帶。
5要從以色列會眾取兩只公山羊(goats)為贖罪祭,一只公綿羊(ram)為燔祭。
6亞倫要把贖罪祭的公牛(bullock)奉上,為自己和本家贖罪。
7也要把兩只公山羊(goats)安置在會幕門口、耶和華面前,
8為那兩只羊拈鬮:一鬮歸與耶和華,一鬮歸與阿撒瀉勒(KJV 作 scapegoat,原文是 Azazel,意思是代罪的羊)。
9亞倫要把那拈鬮歸與耶和華的羊,獻為贖罪祭﹔
10但那拈鬮歸與阿撒瀉勒(scapegoat)的羊,要活著安置在耶和華面前,用以贖罪,打發人送到曠野去,歸與阿撒瀉勒(scapegoat)。
11亞倫要把贖罪祭的公牛牽來宰了,為自己和本家贖罪。
12拿香爐,從耶和華面前的壇上盛滿火炭﹔又拿一捧搗細的香料,都帶入幔子內
13在耶和華面前,把香放在火上,使香的煙云遮掩法柜上的施恩座,免得他死亡。
14也要取些公牛的血,用指頭彈在施恩座的東面,又在施恩座的前面彈血七次。
15隨后他要宰那為百姓作贖罪祭的公山羊,把羊的血帶入幔子內,彈在施恩座的上面和前面,好象彈公牛的血一樣。
16他因以色列人諸般的污穢、過犯,就是他們一切的罪愆,當這樣在聖所行贖罪之禮,并因會幕在他們污穢之中,也要照樣而行。
17他進聖所贖罪的時候,會幕里不可有人,直等到他為自己和本家,并以色列全會眾,贖了罪出來。
18他出來,要到耶和華面前的壇那里,在壇上行贖罪之禮,又要取些公牛的血和公山羊的血,抹在壇上四角的周圍。
19也要用指頭把血彈在壇上七次,潔淨了壇,從壇上除掉以色列人諸般的污穢,使壇成聖。
20亞倫為聖所和會幕并壇獻完了贖罪祭,就要把那只活著的公山羊奉上。
21兩手按在羊頭上,承認以色列人諸般的罪孽、過犯,就是他們一切的罪愆,把這罪都歸在羊的頭上,借著所派之人的手,送到曠野去。
22要把這羊放在曠野,這羊要擔當他們一切的罪孽,帶到無人之地。
23亞倫要進會幕,把他進聖所時所穿的細麻布衣服脫下,放在那里﹔
24又要在聖處用水洗身,穿上衣服出來,把自己的燔祭和百姓的燔祭獻上,為自己和百姓贖罪。
25贖罪祭牲的脂油要在壇上焚燒。
26那放羊歸與阿撒瀉勒(scapegoat)的人,要洗衣服,用水洗身,然后進營。
27作贖罪祭的公牛和公山羊的血,既帶入聖所贖罪,這牛羊就要搬到營外,將皮、肉、糞用火焚燒。
28焚燒的人要洗衣服,用水洗身,然后進營。
29每逢七月初十日(注:贖罪日),你們要刻苦己心,無論是本地人,是寄居在你們中間的外人,什么工都不可做﹔這要作你們永遠的定例。
30因在這日要為你們贖罪,使你們潔淨,你們要在耶和華面前得以潔淨,脫盡一切的罪愆。
31這日你們要守為聖安息日,要刻苦己心﹔這為永遠的定例。
32那受膏接續他父親承接聖職的祭司,要穿上細麻布的聖衣,行贖罪之禮。
33他要在至聖所和會幕與壇行贖罪之禮,并要為眾祭司和會眾的百姓贖罪。
34這要作你們永遠的定例,就是因以色列人一切的罪,要一年一次為他們贖罪。”于是,亞倫照耶和華所吩咐摩西的行了。


:利十六:8,10,26 的阿撒瀉勒(KJV 作 scapegoat,原文是 Azazel,意思是代罪的羊),西乃抄本(Codex Sinaiticus) 里的巴拿巴書信(Epistle of Barnabas,7:7-11)說, 阿撒瀉勒(Azazel)是預表耶穌背負了一切咒詛,卻同時頭戴冠冕(有說朱紅色絨被置放在代罪的羊頭上象征冠冕)﹔殉道者猶斯丁(Justin Martyr,公元165年前在縫醪殉道)在《與特來弗對話錄》(Dialogue with Trypho 40)說代罪之羊被放在曠野,象征猶太領袖的棄絕耶穌。(資料源自 F F Bruce 《The Epistle To The Hebrews》,The new international commentary on the New Testament,1990,William B Eerdmans Publishing Company)


“聖靈用此指明,頭一層帳幕仍存的時候,進入至聖所的路還未顯明。那頭一層帳幕作現今的一個表樣,所獻的禮物和祭物,就著良心說,都不能叫禮拜的人得以完全。”  --  這才是“牧者”要討論的重點

“聖靈用此指明”--  正如來三:7 和十:15 顯示的,“牧者”不是按私意解說聖經,是聖靈親自啟示,讓我們明白其中的奧秘。

“頭一層帳幕仍存的時候,進入至聖所的路還未顯明。”  --  “頭一層帳幕”不是指聖所,而是整個會幕,原文是 (NIV 和 KJV 作 the first tabernacle,《新譯本》作 “第一進會幕”),正確的翻譯應該是第一個會幕(即摩西的會幕),包括了聖所和至聖所。“牧者”說會幕的整個設計,如分隔為兩層(聖所和至聖所),里頭有不同的物件,祭司和大祭司在聖所和至聖所執行不同的禮拜程序,既然一切都是照著上帝在山上指示摩西的樣式造的和做的,由上帝自己解說當然是最恰當的。聖靈說:“進入至聖所的路還未顯明”,意思是當時沒有顯明,以后才會顯明。 (這是神學里的“漸進啟示”)

“那頭一層帳幕作現今的一個表樣,所獻的禮物和祭物,就著良心說,都不能叫禮拜的人得以完全。這些事,連那飲食和諸般洗濯的規矩,都不過是屬肉體的條例,命定到振興的時候為止。”  --  “表樣”的原文是 (parable),就是福音書上的“比喻”,希臘文的意思有 comparison(比較), illustration(例証), analogy(比方)等。我先把“作現今的一個表樣”抽出來,解釋句子剩下的部分:“那頭一層帳幕。。。所獻的禮物和祭物,就著良心說,都不能叫禮拜的人得以完全。”在第一個會幕里,祭司們和大祭司所執行敬拜的事,如所宰殺的祭物,祭物所流的血,“都不能使敬拜的人在良心上得到完全。”(《新譯本》 )還記得我怎樣解釋來五:9 的“完全”嗎?我在第二十課說:

。。再說“完全”,《希伯來書》用原文 (一次,來七:11),用 (九次,如來五:9),字根都是 。在《希伯來書》,“完全”不是指道德上“沒有瑕疵”,而是“達到一個渴求的終點”或“達到目標”。所謂“渴求的終點”指向在新約之下上帝和他的百姓建立的那種關系 。如果用在基督身上(如來五:9),指的是耶穌走在世的路程直至釘十字架受苦,他得以“完全”﹔意思是他能夠完成作我們的大祭司這個任務。他完成了那路程,完全接受了那經驗,以便能夠帶著祭物(就是自己)獻給上帝,作為我們的贖罪祭(來十:14)。(參:喬治﹒格思里 George H Guthrie,陳永財譯,《希伯來書》,國際釋經應用系列,漢語聖經協會出版,2006年)

“牧者”要在下文才告訴我們“良心”怎樣得到完全。他說:

來九:14  何況基督借著永遠的靈,將自己無瑕無疵獻給上帝,他的血豈不更能洗淨你們的(注:原文作"良心"),除去你們的死行,使你們事奉那永生上帝嗎?

來十:1-14

1律法既是將來美事的影兒,不是本物的真象,總不能借著每年常獻一樣的祭物,叫那近前來的人得以完全
2若不然,獻祭的事豈不早已止住了嗎?因為禮拜的人,良心既被潔淨,就不再覺得有罪了。
3但這些祭物是叫人每年想起罪來,
4因為公牛和山羊的血斷不能除罪。
5所以,基督到世上來的時候,就說:“神啊,祭物和禮物是你不愿意的﹔你曾給我預備了身體。
6燔祭和贖罪祭是你不喜歡的。
7那時我說:‘神啊!我來了,為要照你的旨意行﹔我的事在經卷上已經記載了。’”
8以上說:“祭物和禮物,燔祭和贖罪祭,是你不愿意的,也是你不喜歡的”(這都是按著律法獻的)。
9后又說:“我來了為要照你的旨意行。”可見他是除去在先的,為要立定在后的。
10我們憑這旨意,靠耶穌基督只一次獻上他的身體,就得以成聖。
11凡祭司天天站著事奉上帝,屢次獻上一樣的祭物,這祭物永不能除罪。
12但基督獻了一次永遠的贖罪祭,就在上帝的右邊坐下了。
13從此等候他仇敵成了他的腳凳。
14因為他一次獻祭,便叫那得以成聖的人永遠完全

“這些事,連那飲食和諸般洗濯的規矩,都不過是屬肉體的條例,命定到振興的時候為止。”  --  如果會幕所代表的整個敬拜不能叫禮拜的人良心得到潔淨或得以完全,上帝吩咐摩西設立這些作何用呢?”牧者“說,這是要作“。。現今的一個表樣。”“表樣”的原文是 ,也是福音書里的“比喻”。簡單地說,比喻是用屬地的、物質的、真實的、我們日常生活里熟悉的東西,來解釋屬天的、屬靈的、抽象的真理,如天國,永生。。不過,在希臘文的意思還有 comparison(比較), illustration(例証), analogy(比方)等。在這里,“牧者”是一方面以地上摩西的會幕說明現今新約天上的會幕,另一方面則是比較兩者,從相同之處點出不同的地方:

相同的是什么?

不管地上摩西的帳幕(說的更准確一點,也包括所羅門的聖殿),還是天上更大更全備的帳幕,都有獻祭物和流血。

不同的是什么?

摩西的會幕里,敬拜的條例(連那飲食和諸般洗濯的規矩)都不過是屬肉體的條例,不能使敬拜的人在良心上得到完全﹔進入至聖所到上帝面前有諸多限制,如只有大祭司一年一次,并且帶著血為自己和百姓的過錯獻上。

現今新約天上的會幕則不同,耶穌已經一次獻上自己作為贖罪祭,他的血洗淨了我們的良心,除去一切的死行,現在我們可以坦然無懼地來到施恩的寶座前。


“命定到振興的時候為止”  --  《新譯本》作“在‘更新的時候’來到之前”,KJV 作“until the time of reformation”。這是什么時候?就是耶穌基督到來的時候,地上摩西的會幕(還有所羅門的聖殿,希律的聖殿)以及它所代表的一切,都要被新約天上更大更全備的帳幕所取代。怎樣取代,“牧者”接下來要繼續講解。我們下一課再見。


3。小結:(來九:1 - 10)

“牧者”從外到內,說明舊約會幕里的物件,禮拜和條例﹔他說這些是要作“。。現今的一個表樣。”“表樣”的原文是,即福音書里的比喻,“牧者”一方面以地上摩西的會幕說明現今新約的會幕,另一方面則是比較兩者,從相同之處點出不同的地方:

相同的是什么?

不管地上摩西的帳幕(說的更准確一點,也包括所羅門的聖殿),還是天上更大更全備的帳幕,都有祭物和流血。

不同的是什么?

摩西的會幕里,敬拜的條例(連那飲食和諸般洗濯的規矩)都不過是屬肉體的條例,不能使敬拜的人在良心上得到完全﹔進入至聖所到上帝面前有諸多限制,如只有大祭司一年一次,并且帶著血為自己和百姓的過錯獻上。

現今新約的會幕則不同,耶穌已經一次獻上自己作為贖罪祭,他的血洗淨了我們的良心,除去一切的死行,現在我們可以坦然無懼地來到施恩的寶座前。

耶穌基督到來的時候,地上摩西的會幕(還有所羅門的聖殿,希律的聖殿)以及它所代表的一切,都要被新約天上更大更全備的帳幕所取代。


默想:

“This is an illustration for the present time, indicating that the gifts and sacrifices being offered were not able to clear the conscience of the worshiper.”(NIV 來九:9)

“Which was a figure for the time then present, in which were offered both gifts and sacrifices, that could not make him that did the service perfect, as pertaining to the conscience;”(KIV 來九:9)

“那頭一層帳幕作現今的一個表樣,所獻的禮物和祭物,就著良心說,都不能叫禮拜的人得以完全。”(《和合本》來九:9)

“這第一進會幕是現今的時代的預表,其實所獻的禮物和祭品,都不能使敬拜的人在良心上得到完全。”(《新譯本》來九:9)

“﹝那種帳幕原是表樣、象徵這現世時期的﹞﹔按這制度,所供獻的禮物和祭物都不能使禮拜的人良知上完全潔淨,”(《呂振中譯本》)


同一個希臘文 ,不同譯本卻作不同的翻譯。但不管用哪一個字/詞,結果都是一樣,耶穌在地上不能進入的聖所和至聖所,卻要被只有他才能進入的天上更大更全備的帳幕所取代!

地上的會幕再宏偉壯觀,也不過是 illustration,是 figure,是表樣,是預表﹔但耶穌基督才是 reality,是實體!

哈利路亞!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