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希伯來書》 - 堅守主道,忍耐到底

第三十二課 - 但現在基督已經來到(一)。。。

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經文:來九:11 - 28

主旨:

根據來九:22 節的大原則 -- “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了”,“牧者”說,現在基督已經來了,作了已經實現的美好事物的大祭司。什么是“已經實現的美好事物”呢?

一、會幕的更美好:天上有更大、更全備的帳幕,不是人手所造,也不是屬乎這世界的﹔這屬靈的殿就是耶穌的身體(約二:19-22)。耶穌怎樣經過這個屬靈的殿?道成肉身的基督在地上行完上帝的旨意,背負世人的罪,釘在十字架,舍身流血,受死、埋葬、復活、升天,這表示人所拆毀的他身體的殿,三日內又建立起來了,整個過程也代表著耶穌經過那殿,獻了一次永遠的贖罪祭,滿足了上帝公義的要求,就在上帝的右邊坐下。

二、所獻之血的更美好:與地上摩西帳幕里的祭司/大祭司用山羊和牛犢的血和母牛犢的灰所能成就的相比,耶穌所獻之血就更美好了,它所成就的有二:

A。“血”能洗淨我們的心,除去我們的死行,使我們事奉永生的上帝﹔

B。“血”與“約”息息相關,這血是上帝與我們立約的憑據﹔作為新約的中保,耶穌保証了我們可以得著所應許永遠的產業。

1。來九:11 - 14  “11但現在基督已經來到,作了將來美事的大祭司,經過那更大、更全備的帳幕,不是人手所造,也不是屬乎這世界的。12并且不用山羊和牛犢的血,乃用自己的血,只一次進入聖所,成了永遠贖罪的事。13若山羊和公牛的血,并母牛犢的灰,洒在不潔的人身上,尚且叫人成聖,身體潔淨,14何況基督借著永遠的靈,將自己無瑕無疵獻給上帝,他的血豈不更能洗淨你們的心(注:原文作"良心"),除去你們的死行,使你們事奉那永生上帝嗎?”

《新譯本》:11但基督已經來了,作了已經實現的美好事物的大祭司﹔他經過更大、更完備的會幕(不是人手所做的,也就是不屬于這被造的世界的)。12他不是用山羊和牛犢的血,而是用自己的血,只一次進了至聖所,就得到了永遠的救贖。13如果山羊和公牛的血,以及母牛犢的灰,洒在不潔的人身上,尚且可以使他們成為聖潔,身體潔淨,14何況基督的血呢?他藉著永遠的靈,把自己無瑕無疵的獻給上帝,他的血不是更能潔淨我們的良心脫離死行,使我們可以事奉永活的上帝嗎?

KJV:11 But Christ being come an high priest of good things to come, by a greater and more perfect tabernacle, not made with hands, that is to say, not of this building; 12 Neither by the blood of goats and calves, but by his own blood he entered in once into the holy place, having obtained eternal redemption for us. 13 For if the blood of bulls and of goats, and the ashes of an heifer sprinkling the unclean, sanctifieth to the purifying of the flesh: 14 How much more shall the blood of Christ, who through the eternal Spirit offered himself without spot to God, purge your conscience from dead works to serve the living God?


上一課(來九:1 - 10),我們看到“牧者”從外到內,說明舊約會幕里的物件,禮拜和條例﹔然后他說了一句很重要的話:“那頭一層帳幕作現今的一個表樣。。”(來九:9)“表樣”的原文是,即福音書里的“比喻”,“牧者”一方面以地上摩西的會幕說明現今新約天上的會幕,另一方面則是比較兩者,從相同之處點出不同的地方:

相同的是什么?

不管地上摩西的帳幕(說的更准確一點,也包括所羅門的聖殿),還是天上更大更全備的帳幕,都有獻祭物和流血。

不同的是什么?

摩西的會幕里,敬拜的條例(連那飲食和諸般洗濯的規矩)都不過是屬肉體的條例,不能使敬拜的人在良心上得到完全﹔進入至聖所到上帝面前有諸多限制,如只有大祭司一年一次,并且帶著血為自己和百姓的過錯獻上。

現今新約天上的會幕則不同,耶穌已經一次獻上自己作為贖罪祭,他的血洗淨了我們的良心,除去一切的死行,現在我們可以坦然無懼地來到施恩的寶座前。

舊約會幕作“表樣”要作到什么時候呢?“牧者”說:“。。命定到振興的時候為止。”這是什么時候?

我說,這是耶穌基督到來的時候。他來的時候,地上摩西的會幕(還有所羅門的聖殿,希律的聖殿)以及它所代表的一切,都要被新約天上更大更全備的帳幕所取代。

我還在《默想欄》里說:

“This is an illustration for the present time, indicating that the gifts and sacrifices being offered were not able to clear the conscience of the worshiper.”(NIV 來九:9)

“Which was a figure for the time then present, in which were offered both gifts and sacrifices, that could not make him that did the service perfect, as pertaining to the conscience;”(KIV 來九:9)

“那頭一層帳幕作現今的一個表樣,所獻的禮物和祭物,就著良心說,都不能叫禮拜的人得以完全。”(《和合本》來九:9)

“這第一進會幕是現今的時代的預表,其實所獻的禮物和祭品,都不能使敬拜的人在良心上得到完全。”(《新譯本》來九:9)

“﹝那種帳幕原是表樣、象徵這現世時期的﹞﹔按這制度,所供獻的禮物和祭物都不能使禮拜的人良知上完全潔淨,”(《呂振中譯本》)


同一個希臘文 ,不同譯本卻作不同的翻譯。但不管用哪一個字/詞,結果都是一樣,耶穌在地上不能進入的聖所和至聖所,卻要被只有他才能進入的天上更大更全備的帳幕所取代!

地上的會幕再宏偉壯觀,也不過是 illustration,是 figure,是表樣,是預表﹔但耶穌基督才是 reality,是實體!(完)


今天,我們要查考“但現在基督已經來到。。。”實體來到后有什么不同呢?


2。來九:11 - 14  “11但現在基督已經來到,作了將來美事的大祭司,經過那更大、更全備的帳幕,不是人手所造,也不是屬乎這世界的。12并且不用山羊和牛犢的血,乃用自己的血,只一次進入聖所,成了永遠贖罪的事。13若山羊和公牛的血,并母牛犢的灰,洒在不潔的人身上,尚且叫人成聖,身體潔淨,14何況基督借著永遠的靈,將自己無瑕無疵獻給上帝,他的血豈不更能洗淨你們的心(注:原文作"良心"),除去你們的死行,使你們事奉那永生上帝嗎?”

但現在基督已經來到,作了將來美事的大祭司,經過那更大、更全備的帳幕,不是人手所造,也不是屬乎這世界的。”  --  《新譯本》作“但基督已經來了,作了已經實現的美好事物的大祭司。。。”原文是:

究竟基督的來到是“作了將來美事的大祭司”(《和合本》),還是“作了已經實現的美好事物的大祭司”(《新譯本》)?看下圖:大部分的希臘抄本(如 a A D。。)都作 (將來的美事, the good things that are to come),少數抄本(如 B D*。。)作 (已經實現的美事, the good things that have come)。雖然如此,大部分聖經學者還是認為“已經實現的美事”比較可取。


來九:11 的異文

新約教授 Prof Archibald Thomas Robertson (1863-1934)在 “Word Pictures in the New Testament Vol 5,The Epistle to The Hebrews” 談到這節經文,說:“It is a nice question which is the true text. Both aspects are true, for Christ is High Priest of good things that have already come as well as of the glorious future of hope....)我也支持他的說法。在這個課程,我用《新譯本》的“但基督已經來了,作了已經實現的美好事物的大祭司”。

耶穌基督作了什么“?就是上一課(來九:1-10)所談的,舊約摩西帳幕和所代表的整個祭祀制度,現在因耶穌基督的到來,前者是影子,后者是實體,影子被實體完全取代﹔影子所不能做的,如不能使敬拜的人良心得到完全,坦然無懼地進入至聖所,現在因耶穌已經一次獻上自己作為贖罪祭,他的血洗淨了我們的良心,除去一切的死行,就是實體“已經實現的美好事物”。你看“牧者”怎樣說這些“美好事物”:
 

A。會幕的更美好:“經過那更大、更全備的帳幕,不是人手所造,也不是屬乎這世界的。”  --  耶穌在地上從來沒有進入聖所和至聖所,其實地上再大再宏偉的聖所也容不下他,正如所羅門說的:“上帝果真住在地上嗎?看哪!天和天上的天,尚且不足你居住的,何況我所建的這殿呢?”(王上八:27)徒七:48-50 “其實,至高者并不住人手所造的,就如先知所言:‘主說:天是我的座位,地是我的腳凳,你們要為我造何等的殿宇?哪里是我安息的地方呢?這一切不都是我手所造的嗎?'”這里司提反是引用先知以賽亞的話:“耶和華如此說:‘天是我的座位,地是我的腳凳。你們要為我造何等的殿宇?哪里是我安息的地方呢?’”(賽六十六:1)當主耶穌說:“。。‘你們拆毀這殿,我三日內要再建立起來。’猶太人便說:‘這殿是四十六年才造成的,你三日內就再建立起來嗎?’但耶穌這話,是以他的身體為殿。所以到他從死里復活以后,門徒就想起他說過這話,便信了聖經和耶穌所說的。”(約二:19-22,可十四:58),意味著新的殿不是人手所造的,也不是屬乎這世界的,而是天上的非物質的,更大、更全備的殿,就是耶穌的身體! (來九:24 稱天上的殿為“天堂”,“因為基督并不是進了人手所造的聖所(這不過是真聖所的影象),乃是進了天堂,如今為我們顯在上帝面前。”)耶穌怎樣經過這個屬靈的殿?道成肉身的基督在地上行完上帝的旨意,背負世人的罪,釘在十字架,舍身流血,受死、埋葬、復活、升天,這表示人所拆毀的他身體的殿,三日內又建立起來了,整個過程也代表著耶穌經過那殿,獻了一次永遠的贖罪祭,滿足了上帝公義的要求,就在上帝的右邊坐下。這是大祭司耶穌所作的“已經實現的美好事物”。 地上的帳幕/聖殿可以被一把火燒掉,歷史也証明了這一點(巴比倫大軍把所羅門的聖殿燒毀﹔羅馬大軍把希律的殿燒毀),但天上的殿是永遠長存。

B。所獻之血的更美好:“牧者”把地上摩西帳幕里的祭司/大祭司用山羊和牛犢的血和母牛犢的灰 所能成就的,與耶穌的血所成就的相比較,証明后者的血更美好。他說:大祭司耶穌“并且不用山羊和牛犢的血,乃用自己的血,只一次進入聖所,成了永遠贖罪的事。若山羊和公牛的血,并母牛犢的灰,洒在不潔的人身上,尚且叫人成聖,身體潔淨,何況基督借著永遠的靈,將自己無瑕無疵獻給上帝,他的血豈不更能洗淨你們的心(注:原文作"良心"),除去你們的死行,使你們事奉那永生上帝嗎?”  -- 

來十二:24 “并新約的中保耶穌,以及所洒的血。這血所說的比亞伯的血所說的更美。”“血”會說話,你說奇妙嗎?創四章記載世界上第一起謀殺事件,該隱殺弟弟亞伯,耶和華對他說: “你做了什么事呢?你兄弟的血有聲音從地里向我哀告。地開了口,從你手里接受你兄弟的血。現在你必從這地受咒詛。”(創四:10-11)該隱殺了弟弟,以為“神不知,鬼不覺”,但上帝替亞伯伸冤,咒詛該隱。亞伯的血說話,只為亞伯一人伸冤。但我們眾人得贖“。。脫去祖宗所傳流虛妄的行為,不是憑著能壞的金銀等物,乃是憑著基督的寶血,如同無瑕疵、無玷污的羔羊之血。”(彼前一:18-19)難怪《希伯來書》的“牧者”說,“這血所說的比亞伯的血所說的更美。”

山羊和牛犢的血(the blood of goats and calves)和母牛犢的灰(the ashes of an heifer)所能成就的是什么?獻贖罪祭或燔祭也好,立亞倫和他子孫作祭司也好,祭司都要把所宰的祭牲的血或洒/彈在幔子,或抹在祭壇/香壇的四角上,或倒在會幕門口、燔祭壇的腳。。(主要記載在出二十九章和利未記一至九章)血有潔淨和成聖的功用,但只是一個外在的象征 性的禮儀(詩五十:13 “我豈吃公牛的肉呢?我豈喝山羊的血呢?”)。

 


四角的祭壇
(The first horned animal altar ever unearthed in ancient Israel was excavated by Professor Yohanan Aharoni at Tell Beer-Sheva 別是巴(1969 to 1976). The exacavator dates the altar from the 8th century B.C. and possibly earlier. Altars with horns at each of their four corners are mentioned frequently in the Bible (Lev. 4:7, 18, 25; Ex. 29:12, 30:2; 38:2; 1 Kings 1:50; 2:28, etc.). Indeed the horns are the holiest part of the altar. The expiatory blood of the sacrifice was sprinkled seven times on the horns. (BAR 01:01,1975)

 

有關母牛犢的灰,這是記載在《民數記》第十九章,用來調做除污穢的水,作除罪用,當然這也只是一個外在的象征性的禮儀。(民十九:1-22)

1耶和華曉諭摩西、亞倫說:
2“耶和華命定律法中的一條律例乃是這樣說:你要吩咐以色列人,把一只沒有殘疾、未曾負軛、純紅的母牛牽到你這里來,
3交給祭司以利亞撒,他必牽到營外,人就把牛宰在他面前。
4祭司以利亞撒要用指頭蘸這牛的血,向會幕前面彈七次。
5人要在他眼前把這母牛焚燒,牛的皮、肉、血、糞都要焚燒。
6祭司要把香柏木、牛膝草、朱紅色線都丟在燒牛的火中。
7祭司必不潔淨到晚上,要洗衣服,用水洗身,然后可以進營﹔
8燒牛的人必不潔淨到晚上,也要洗衣服,用水洗身。
9必有一個潔淨的人,收起母牛的灰,存在營外潔淨的地方,為以色列會眾調做除污穢的水。這本是除罪的。
10收起母牛灰的人,必不潔淨到晚上,要洗衣服。這要給以色列人和寄居在他們中間的外人,作為永遠的定例。
11摸了人死尸的,就必七天不潔淨。
12那人到第三天,要用這除污穢的水潔淨自己,第七天就潔淨了。他若在第三天不潔淨自己,第七天就不潔淨了。
13凡摸了人死尸、不潔淨自己的,就玷污了耶和華的帳幕,這人必從以色列中剪除,因為那除污穢的水沒有洒在他身上,他就為不潔淨,污穢還在他身上。
14人死在帳棚里的條例乃是這樣:凡進那帳棚的和一切在帳棚里的,都必七天不潔淨。
15凡敞口的器皿,就是沒有扎上蓋的,也是不潔淨。
16無論何人在田野里摸了被刀殺的,或是尸首,或是人的骨頭,或是墳墓,就要七天不潔淨。
17要為這不潔淨的人拿些燒成的除罪灰放在器皿里,倒上活水。
18必當有一個潔淨的人拿牛膝草蘸在這水中,把水洒在帳棚上,和一切器皿并帳棚內的眾人身上,又洒在摸了骨頭,或摸了被殺的,或摸了自死的,或摸了墳墓的那人身上。
19第三天和第七天,潔淨的人要洒水在不潔淨的人身上,第七天就使他成為潔淨。那人要洗衣服,用水洗澡,到晚上就潔淨了。
20但那污穢而不潔淨自己的,要將他從會中剪除,因為他玷污了耶和華的聖所。除污穢的水沒有洒在他身上,他是不潔淨的。
21這要給你們作為永遠的定例。并且那洒除污穢水的人要洗衣服。凡摸除污穢水的,必不潔淨到晚上。
22不潔淨人所摸的一切物就不潔淨﹔摸了這物的人必不潔淨到晚上。”


耶穌的血所成就的又是什么?“乃用自己的血,只一次進入聖所,成了永遠贖罪的事。若山羊和公牛的血,并母牛犢的灰,洒在不潔的人身上,尚且叫人成聖,身體潔淨,何況基督借著永遠的靈,將自己無瑕無疵獻給上帝,他的血豈不更能洗淨你們的心(注:原文作"良心"),除去你們的死行,使你們事奉那永生上帝嗎?”  --  山羊和公牛的血,并母牛犢的灰,所能成就的只是外在肉身的潔淨和成聖,但耶穌的血卻“能洗淨你們的心(或作“良心”),除去你們的死行”,這是實質性的內在潔淨和成聖。“只一次進入聖所” --  我在第二十八課解釋來七:27 “他不像那些大祭司,每日必須先為自己的罪,后為百姓的罪獻祭,因為他只一次將自己獻上,就把這事成全了。”說:

這是“牧者”第一次告訴會眾,大祭司耶穌基督獻上的“祭物”是什么?不是牛、羊,而是他自己!“只一次”,原文 (once for all)和“一次”,原文 (once)將在以后的經文一再出現,如來九:12,28,十:10,14。這是為了強調大祭司耶穌基督所獻上的祭物(自己)一次過成全了我們的救恩。(完)

上文(來九:8-9 “聖靈用此指明,頭一層帳幕仍存的時候,進入至聖所的路還未顯明。那頭一層帳幕作現今的一個表樣,所獻的禮物和祭物,就著良心說,都不能叫禮拜的人得以完全。”)“牧者”說摩西帳幕的敬拜和條例,就著良心說,不能叫禮拜的人得以完全,現在他說耶穌的血卻“能洗淨你們的心(或作“良心”),除去你們的死行”,叫禮拜的人得以完全。

“何況基督借著永遠的靈,將自己無瑕無疵獻給上帝,他的血豈不更能洗淨你們的心(注:原文作"良心"),除去你們的死行,使你們事奉那永生上帝嗎?”  --  原文是:

基督借著“永遠的靈”  --  “永遠的靈”只出現在聖經一次。“永遠的靈”(KJV,NIV 都作 the eternal Spirit 大寫) 指的是聖靈嗎?“永遠的靈”與“基督的靈”(羅八:9,彼前一:11﹔腓一:19 作“耶穌基督的靈”﹔徒十六:7作“耶穌的靈”﹔林后三:18 用“主的靈”)有分別嗎?一般解經家都把“基督的靈”等同聖靈﹔只有聖靈住在我們里面,基督才能住在我們里面(羅八:9-10)。 至于“永遠的靈”,賽四十二章預言耶穌第一次來的時候說,“看哪!我的仆人,我所扶持、所揀選、心里所喜悅的。我已將我的靈賜給他,他必將公理傳給外邦。他不喧嚷,不揚聲,也不使街上聽見他的聲音。。。。”(賽四十二:1-2)耶穌宣告他在地上的使命時,引用賽六十一:1 “主耶和華的靈在我身上,因為耶和華用膏膏我。。。”當基督道成肉身在地上的時候, 此靈充充滿滿在他身上,他是借著這靈,即永遠的靈,“將自己無瑕無疵獻給上帝”,正如來五:7-10 說的,“基督在肉體的時候既大聲哀哭,流淚禱告,懇求那能救他免死的主,就因他的虔誠蒙了應允。他雖然為兒子,還是因所受的苦難學了順從。他既得以完全,就為凡順從他的人成了永遠得救的根源,并蒙上帝照著麥基洗德的等次稱他為大祭司。”,還有來四:15,“他也曾凡事受過試探,與我們一樣﹔只是他沒有犯罪。”這位照著麥基洗德的等次成為永遠大祭司的耶穌,像舊約祭司獻上沒有殘疾的祭牲,他借著永遠的靈,將自己無瑕無疵獻給上帝。

耶穌流的血所成就的是“能洗淨你們的心,除去你們的死行”,目的是“使你們事奉那永生上帝”。耶穌舍身流血地將自己獻給上帝,“叫一切信他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約三:16)我們出死入生,保羅勸勉我們,“所以弟兄們,我以上帝的慈悲勸你們,將身體獻上,當作活祭,是聖潔的,是上帝所喜悅的﹔你們如此事奉,乃是理所當然的。不要效法這個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變化,叫你們察驗何為上帝的善良、純全、可喜悅的旨意。”(羅十二:1-2)所有祭牲獻上之前都要被殺,但借著耶穌的血,上帝沒有要求我們作“死祭”,而是“將身體獻上,當作活祭”來事奉他。

 

3。來九:15 - 22  “15為此,他作了新約的中保,既然受死贖了人在前約之時所犯的罪過,便叫蒙召之人得著所應許永遠的產業。16凡有遺命,必須等到留遺命的人死了(注:"遺命"原文與"約"字同)。17因為人死了,遺命才有效力﹔若留遺命的尚在,那遺命還有用處嗎?18所以,前約也不是不用血立的。19因為摩西當日照著律法將各樣誡命傳給眾百姓,就拿朱紅色絨和牛膝草,把牛犢、山羊的血和水洒在書上,又洒在眾百姓身上,說:20‘這血就是上帝與你們立約的憑據。’21他又照樣把血洒在帳幕和各樣器皿上。22按著律法,凡物差不多都是用血潔淨的,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了。”

《新譯本》:15因此,他作了新約的中保,藉著他的死,使人在前約之下的過犯得到救贖,就叫那些蒙召的人,得著永遠基業的應許。16凡有遺囑(“遺囑”或譯:“約”,與17節同),必須証實立遺囑的人死了﹔17因為人死了,遺囑才能確立,立遺囑的人還活著的時候,遺囑決不生效。18因此,前約并不是沒有用血立的:19當日摩西按照律法,向所有人民宣布了各樣的誡命,就拿牛犢(好些抄本在此有“和山羊”)的血和水,用朱紅色的羊毛與牛膝草,洒在律法書上和人民身上,20說:“這就是上帝規定你們立約的血。”21他照樣把血洒在會幕和各樣應用的器皿上。22按著律法,几乎所有都是用血潔淨的,如果沒有流血,就沒有赦免。

KJV:15 And for this cause he is the mediator of the new testament, that by means of death, for the redemption of the transgressions that were under the first testament, they which are called might receive the promise of eternal inheritance. 16 For where a testament is, there must also of necessity be the death of the testator. 17 For a testament is of force after men are dead: otherwise it is of no strength at all while the testator liveth. 18 Whereupon neither the first testament was dedicated without blood. 19 For when Moses had spoken every precept to all the people according to the law, he took the blood of calves and of goats, with water, and scarlet wool, and hyssop, and sprinkled both the book, and all the people, 20 Saying, This is the blood of the testament which God hath enjoined unto you. 21 Moreover he sprinkled with blood both the tabernacle, and all the vessels of the ministry. 22 And almost all things are by the law purged with blood; and without shedding of blood is no remission.


耶穌的血還成就了什么?

 “血”和“立約”是息息相關﹔不管舊約還是新約,它們都是用血立的。

首先,“牧者”舉出一個人人皆知的事實。“凡有遺命,必須等到留遺命的人死了(注:"遺命"原文與"約"字同)。因為人死了,遺命才有效力﹔若留遺命的尚在,那遺命還有用處嗎?”“遺命”就是“遺囑”(《新譯本》的翻譯),譯自原文的 (英文 testament,will)。“遺囑”是人生前立的,死后就生效,是無條件的守約,永遠不會更改。“舊約”和“新約”是“遺囑”嗎?

“舊約”Covenant (希伯來文 berit)是上帝與他的子民立的盟約(如西乃之約),是雙方在不平等地位上所立的。上帝如宗主國(suzerain),以色列如附庸國(vassal),宗主國對附庸國是有條件的守約,還可以改的,如亞伯拉罕之約后,還有摩西之約,大衛之約等。立約的時候有什么儀式嗎?有。“所以,前約也不是不用血立的。因為摩西當日照著律法將各樣誡命傳給眾百姓,就拿朱紅色絨和牛膝草,把牛犢、山羊的血和水洒在書上,又洒在眾百姓身上,說:‘這血就是上帝與你們立約的憑據。’”(出二十四:8  “摩西將血洒在百姓身上,說:‘你看!這是立約的血,是耶和華按這一切話與你們立約的憑據。’”“牧者”所加插的資料“拿朱紅色絨和牛膝草,把牛犢、山羊的血和水洒在書上”,我們不知道它的出處。) (有關聖約的教導,可參考第三十課 里的 IIIM 神學教育資源中心的視頻課程《舊約的國度、聖約和正典》系列的《第三課--聖約》)
 

“新約”又如何?它更像“遺囑”(testament),是基督耶穌與他的子民立的約。

太二十六:26-29  “他們吃的時候,耶穌拿起餅來,祝福,就擘開遞給門徒,說:‘你們拿著吃,這是我的身體。’又拿起杯來,祝謝了,遞給他們,說:‘你們都喝這個,因為這是我立約的血,為多人流出來,使罪得赦。但我告訴你們:從今以后我不再喝這葡萄汁,直到我在我父的國里同你們喝新的那日子。’”

可十四:22-25 “他們吃的時候,耶穌拿起餅來,祝了福,就擘開遞給他們,說:‘你們拿著吃,這是我的身體。’又拿起杯來,祝謝了,遞給他們,他們都喝了。耶穌說:‘這是我立約的血,為多人流出來的。我實在告訴你們:我不再喝這葡萄汁,直到我在上帝的國里喝新的那日子。’”

路二十二:15-20  “耶穌對他們說:‘我很愿意在受害以先和你們吃這逾越節的筵席。我告訴你們:我不再吃這筵席,直到成就在上帝的國里。’耶穌接過杯來,祝謝了,說:‘你們拿這個,大家分著喝。我告訴你們,從今以后,我不再喝這葡萄汁,直等上帝的國來到。’又拿起餅來,祝謝了,就擘開,遞給他們,說:‘這是我的身體,為你們舍的,你們也應當如此行,為的是記念我。’飯后也照樣拿起杯來,說:‘這杯是用我血所立的新約,是為你們流出來的。。。’”

就像遺囑,耶穌基督流血死后,“新約”就開始生效,決不更改。與“舊約”不同的是,舊約是用牛羊的血所立的,是可以更改,難怪“牧者”說“新約”是更美的約,而基督耶穌是這個更美之約的中保(來七:22 “既是起誓立的,耶穌就作了更美之約的中保。”來八:6  “如今耶穌所得的職任是更美的,正如他作更美之約的中保﹔這約原是憑更美之應許立的。”)


“為此,他作了新約的中保,既然受死贖了人在前約之時所犯的罪過,便叫蒙召之人得著所應許永遠的產業。”  --  有關“中保”的解釋,請大家先參考第二十九課。耶穌為我們舍身流血,只一次進入聖所,成了永遠贖罪的事, 作為新約的中保,他還保証了我們可以得著所應許永遠的產業。“產業”的原文是 ,就是弗一:14 和 18 的“基業”,“這聖靈是我們得基業的憑據,直等到上帝之民被贖,使他的榮耀得著稱贊。”弗一:18 “并且照明你們心中的眼睛,使你們知道他的恩召有何等指望﹔他在聖徒中得的基業有何等丰盛的榮耀﹔”還有弗五:5 的“分”, “因為你們確實地知道,無論是淫亂的,是污穢的,是有貪心的,在基督和上帝的國里都是無的。有貪心的,就與拜偶象的一樣。”什么是“基業”?請參考《以弗所書》第八課。 (:“既然受死贖了人在前約之時所犯的罪過”-- 像一句括號內的句子,告訴讀者前約(舊約)的“義人”怎樣得到救恩的問題。舊約的“義人”是那些忠於耶和華,不跪拜偶像,公義和正直的人。這些人也不能因山羊的血得以完全;他們的救恩需要等到耶穌在十字架上的捨身流血,從死裡復活,才得以成全。他們是來十二:23 天上的“被成全之義人的靈魂”。)


“他又照樣把血洒在帳幕和各樣器皿上。按著律法,凡物差不多都是用血潔淨的,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了。”  --  “牧者”已經說耶穌的“血”所成就的有二:

A。“血”能洗淨我們的心,除去我們的死行,使我們事奉永生的上帝﹔

B。“血”與“約”息息相關,這血是上帝與我們立約的憑據﹔作為新約的中保,耶穌保証了我們可以得著所應許永遠的產業。

與地上摩西帳幕里的祭司/大祭司用山羊和牛犢的血和母牛犢的灰所能成就的相比,耶穌所獻之血就更美好了。

來九:22 “。。。按著律法,凡物差不多都是用血潔淨的,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了。”上文 11-21節所討論的都是奠基在這一個大原則上。


“但現在基督已經來到,作了已經實現的美好事物的大祭司。。”(來九:11)--  “牧者”把已經實現的美好事物都說完了,那么“如今”又怎樣?“將來”又怎樣?

我們下一課再見。


4。小結:(來九:11 - 22)

根據來九:22 節的大原則 -- “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了”,“牧者”說,現在基督已經來了,作了已經實現的美好事物的大祭司。什么是“已經實現的美好事物”呢?

一、會幕的更美好:天上有更大、更全備的帳幕,不是人手所造,也不是屬乎這世界的﹔這屬靈的殿就是耶穌的身體(約二:19-22)。耶穌怎樣經過這個屬靈的殿?道成肉身的基督在地上行完上帝的旨意,背負世人的罪,釘在十字架,舍身流血,受死、埋葬、復活、升天,這表示人所拆毀的他身體的殿,三日內又建立起來了,整個過程也代表著耶穌經過那殿,獻了一次永遠的贖罪祭,滿足了上帝公義的要求,就在上帝的右邊坐下。

二、所獻之血的更美好:與地上摩西帳幕里的祭司/大祭司用山羊和牛犢的血和母牛犢的灰所能成就的相比,耶穌所獻之血就更美好了,它所成就的有二:

A。“血”能洗淨我們的心,除去我們的死行,使我們事奉永生的上帝﹔

B。“血”與“約”息息相關,這血是上帝與我們立約的憑據﹔作為新約的中保,耶穌保証了我們可以得著所應許永遠的產業。
 

默想:

唾手可得
 

“并且不用山羊和牛犢的血,乃用自己的血,只一次進入聖所,成了永遠贖罪的事。。。按著律法,凡物差不多都是用血潔淨的,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了。”(來九:12,22)

“。。他兒子耶穌的血也洗淨我們一切的罪。”(約壹一:7)

    不久前我去捐血,帶著生命的血液從我的血管流出之際,有位護士遞給我一張卡片讓我閱讀。卡片上列出各類血型所占的百分比,其中几類如下:

0型  --  陽性 37.4%

A型  --  陽性 35.7%

A型  --  陰性 6.3%

B型  --  陰性 1.5%

    最少見的是AB  --  陰性血型,167人當中只有 1 人,也就是千分之六的人是這種血型。接下來,這張卡片有一句引人注目的話:「最稀有的血型,是在你需要時卻找不到的血型。」

    有一種血液極其珍貴,并且只要你愿意接受,血源一直充沛。約翰壹書 1章7節說:「他兒子耶穌的血也洗淨我們一切的罪。」

    這血就是基督的死,他流出自己的寶血,為我們的罪付上贖價,滿足了聖潔上帝的要求(希伯來書9章12、22節)。所以,無論何人,現在若憑著信心向上帝呼求、認罪悔改并析求赦免,他祈求救恩的禱告必蒙應允。

    我深深地感謝耶穌,因他愿意死在十字架上,為我傾流寶血,讓我需要時能得蒙赦罪之恩。你有同感嗎?

    基督寶血源源不絕,

    洗淨我們所有罪孽﹔

    但須每天支取力量,

    使我們內心保純潔。

    耶穌洗淨我們的罪,并將救恩賜予我們。

(取自《靈命日糧》2006年3月17日,作者:David C Egner)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與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