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希伯來書》 - 堅守主道,忍耐到底

第三十四課 - 永遠完全 - 不用再為罪獻祭了(一)

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經文:來十:1 - 10

主旨:

來十:1 可以作為“牧者”傳講過去三章(第七至九章) -- “基督是照著麥基洗德的等次成為永遠的祭司”的結語。“牧者”以預表釋經法詮釋摩西五經(特別是《出埃及記》和《利未記》),說基督是本體,律法只是本體的影子,不是本體的真像。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祭司雖然在會幕/聖殿常獻一樣的祭物,卻不能“叫那近前來的人得以完全”,所以基督才需要有照著麥基洗德的等次成為永遠祭司的職分﹔這樣律法所不能成就的,現在基督作成了!

1。來十:1 - 10  “1律法既是將來美事的影兒,不是本物的真象,總不能借著每年常獻一樣的祭物,叫那近前來的人得以完全。2若不然,獻祭的事豈不早已止住了嗎?因為禮拜的人,良心既被潔淨,就不再覺得有罪了。3但這些祭物是叫人每年想起罪來,4因為公牛和山羊的血斷不能除罪。5所以,基督到世上來的時候,就說:‘上帝啊,祭物和禮物是你不愿意的﹔你曾給我預備了身體。6燔祭和贖罪祭是你不喜歡的。7那時我說:上帝啊!我來了,為要照你的旨意行﹔我的事在經卷上已經記載了。’8以上說:‘祭物和禮物,燔祭和贖罪祭,是你不愿意的,也是你不喜歡的’(這都是按著律法獻的)。9后又說:‘我來了為要照你的旨意行。’可見他是除去在先的,為要立定在后的。10我們憑這旨意,靠耶穌基督只一次獻上他的身體,就得以成聖。”

《新譯本》:1律法既然是以后要來的美好事物的影子,不是本體的真象,就不能憑著每年獻同樣的祭品,使那些進前來的人得到完全。2如果敬拜的人一次得潔淨,良心就不再覺得有罪,那么,獻祭的事不是早就停止了嗎?3可是那些祭品,卻使人每年都想起罪來,4因為公牛和山羊的血不能把罪除去。5所以,基督到世上來的時候,就說:“祭品和禮物不是你所要的,你卻為我預備了身體。6燔祭和贖罪祭,不是你所喜悅的﹔7那時我說:‘看哪!我來了,經卷上已經記載我的事,神啊!我來是要遵行你的旨意。’”8前面說:“祭品和禮物,燔祭和贖罪祭,不是你所要的,也不是你所喜悅的。”這些都是按照律法獻的﹔9接著又說:“看哪!我來了,是要遵行你的旨意。”可見他廢除那先前的,為要建立那后來的。10我們憑著這旨意,藉著耶穌基督一次獻上他的身體,就已經成聖。

KJV:1 For the law having a shadow of good things to come, and not the very image of the things, can never with those sacrifices which they offered year by year continually make the comers thereunto perfect. 2 For then would they not have ceased to be offered? because that the worshippers once purged should have had no more conscience of sins. 3 But in those sacrifices there is a remembrance again made of sins every year. 4 For it is not possible that the blood of bulls and of goats should take away sins. 5 Wherefore when he cometh into the world, he saith, Sacrifice and offering thou wouldest not, but a body hast thou prepared me: 6 In burnt offerings and sacrifices for sin thou hast had no pleasure. 7 Then said I, Lo, I come (in the volume of the book it is written of me,) to do thy will, O God. 8 Above when he said, Sacrifice and offering and burnt offerings and offering for sin thou wouldest not, neither hadst pleasure therein; which are offered by the law; 9 Then said he, Lo, I come to do thy will, O God. He taketh away the first, that he may establish the second. 10 By the which will we are sanctified through the offering of the body of Jesus Christ once for all.


在上一章(第三十二課三十三課)我們看到“牧者”講述了作為大祭司的基督耶穌,他為我們已經實現的美好事物﹔現在為我們成就的,以及將來為我們成就的。主題 也從“血”轉移到“罪”,“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了。”(來九:22)

“血”的主題:(來九:1-22)

道成肉身的基督在地上行完上帝的旨意,背負世人的罪,釘在十字架,舍身流血,受死、埋葬、復活、升天,整個過程代表著他作為大祭司經過那天上更大、更全備的帳幕,獻了一次永遠的贖罪祭,滿足了上帝公義的要求,就在上帝的右邊坐下。

與地上摩西帳幕里的祭司/大祭司用山羊和牛犢的血和母牛犢的灰所能成就的相比,耶穌所獻之血就更美好了,它所成就的有二:

A。“血”能洗淨我們的心,除去我們的死行,使我們事奉永生的上帝﹔

B。“血”與“約”息息相關,這血是上帝與我們立約的憑據﹔作為新約的中保(surety),耶穌保証了我們可以得著所應許永遠的產業 ﹔作為調解人(mediator)他把自己作祭物獻上來平息上帝的怒氣,使人與上帝和好。

“罪”的主題:(來九:23-28)

“如今”他在天堂,為我們顯在上帝面前”(來九:24),除掉了罪。“凡靠著他進到上帝面前的人,他都能拯救到底,因為他是長遠活著,替他們祈求。”(來七:25)所以,不管當時的猶太裔基督徒,還是歷世歷代的基督徒,都可以坦然無懼地來到主耶穌基督面前,向他傾心吐意﹔他聽,他安慰,他是我們隨時的幫助。“將來”他還要向那等候他的人第二次顯現,并與罪無關,乃是為拯救他們,(和獎賞他們)。


“牧者”在結束探討這個“基督耶穌 - 照著麥基洗德的等次成為永遠的祭司”的神學題目之前,他還要強調一點,大祭司耶穌要做的都做了,他不用再為罪獻祭了,現在他已經坐在上帝的右邊,從此等候他仇敵成了他的腳凳。(來十:12-14,18)所以,“永遠完全”是第十章前半部的中心思想。


“律法既是將來美事的影兒,不是本物的真象,總不能借著每年常獻一樣的祭物,叫那近前來的人得以完全。”  --  《新譯本》作:“律法既然是以后要來的美好事物的影子,不是本體的真象,就不能憑著每年獻同樣的祭品,使那些進前來的人得到完全。”這里“美好事物”原文是 (good things),也就是來九:11 說的“他為我們已經實現的美好事物 ()”。我們已經知道這是指耶穌進入更美的天上的帳幕和所流更美之血,以及作了更美之約的中保。這些“美好的事物”不是突然出現的,“牧者”在來九:8-10 已經說過,“聖靈用此指明,頭一層帳幕仍存的時候,進入至聖所的路還未顯明。那頭一層帳幕作現今的一個表樣,所獻的禮物和祭物,就著良心說,都不能叫禮拜的人得以完全。這些事,連那飲食和諸般洗濯的規矩,都不過是屬肉體的條例,命定到振興的時候為止。”我在第三十一課這樣解釋“表樣”:

。。如果會幕所代表的整個敬拜不能叫禮拜的人良心得到潔淨或得以完全,上帝吩咐摩西設立這些作何用呢?“牧者”說,這是要作“。。現今的一個表樣。”“表樣”的原文是 ,也是福音書里的“比喻”。簡單地說,比喻是用屬地的、物質的、真實的、我們日常生活里熟悉的東西,來解釋屬天的、屬靈的、抽象的真理,如天國,永生。。不過,在希臘文的意思還有 comparison(比較), illustration(例証), analogy(比方)等。在這里,“牧者”是一方面以地上摩西的會幕說明現今新約天上的會幕,另一方面則是比較兩者,從相同之處點出不同的地方:

相同的是什么?

不管地上摩西的帳幕(說的更准確一點,也包括所羅門的聖殿),還是天上更大更全備的帳幕,都有獻祭物和流血。

不同的是什么?

摩西的會幕里,敬拜的條例(連那飲食和諸般洗濯的規矩)都不過是屬肉體的條例,不能使敬拜的人在良心上得到完全﹔進入至聖所到上帝面前有諸多限制,如只有大祭司一年一次,并且帶著血為自己和百姓的過錯獻上。

現今新約天上的會幕則不同,耶穌已經一次獻上自己作為贖罪祭,他的血洗淨了我們的良心,除去一切的死行,現在我們可以坦然無懼地來到施恩的寶座前。(完)


除了比較地上和天上的會幕,其實舊約的律法只不過是“將來美事的影兒,不是本物的真象”。什么是“律法”?希伯來文是 (Torah),英文是 law,第一次出現在創二十六:5 “都因亞伯拉罕聽從我的話(voice),遵守我的吩咐(charge)和我的命令(commandments)、律例(statutes)、法度(laws)。”(《新譯本》作:“這是因為亞伯拉罕聽從了我的話,遵守了我的吩咐、我的命令(commandments)、我的條例(statutes)和我的律法(laws)。”)在這節經文里,《和合本》把 law 譯作“法度”﹔在出十六:4 “耶和華對摩西說:‘我要將糧食從天降給你們。百姓可以出去,每天收每天的份,我好試驗他們遵不遵我的法度。’”這里的“法度”在原文也是 (law) 。舊約里有一些法律性敘述的詞匯,時常出現在一起,它們几乎是同義詞,但又很難把它們的差異點出來。

命令(commandments 創二十六:5)的希伯來文是 (miswah)

誡命(commandments 出二十四:12)的希伯來文是 (miswah)

律例(statutes,創二十六:5)的希伯來文是 (huqqah)

律例(ordinances,出十八:20)的希伯來文是 (hoq)

法度或律法(laws,創二十六:5)的希伯來文是 (Torah)

典章(judgements,出二十一:1)的希伯來文是  (mispat)

法度(testimonies,申四:45)的希伯來文是 (edut)


“牧者”說的“律法”是舊約的整套律法,它詳細地記載在《出埃及記》和《利未記》,是上帝在西乃山與以色列人立約,約文中規定他們所要遵守的條文。 我把盟約的結構放在這里方便大家的查考:(摩西將耶和華的命令 words 都寫上,出二十四:4)

:《出埃及記》十九章之前也有提到“律法”和“誡命”,如出十三:9 “這要在你手上作記號,在你額上作紀念,使耶和華的律法常在你口中,因為耶和華曾用大能的手將你從埃及領出來。”出十六:28 “耶和華對摩西說:‘你們不肯守我的誡命和律法要到几時呢?’”這里的“律法”指的是耶和華的教訓,而非單指某些律例或是律法書。)

盟約的設立  --  出十九:1-25  “如今你們若實在聽從我的話,遵守我的約,就要在萬民中作屬我的子民﹔因為全地都是我的,你們要歸我作祭司的國度,為聖潔的國民。'這些話你要告訴以色列人。”(出十九:5-6)

盟約的條款及詮釋  --  出二十 至 利二十六章

出二十:1-17  律法的總綱 -- 十誡(直譯是“十言”﹔誡命,出二十四:12,三十四:28﹔屬于道德律

出二十:22-二十三:33  律法的細則  --  約書(出二十四:7 “又將約書念給百姓聽。。”)或“典章”(出二十一:1,二十四:3,有關社會公義的律法規定,又稱“民事律”,包括案例法 Case Law 和誡命法 Apodictic Law)

出二十四:1-11  立約的禮儀

出二十四:12-18  摩西在西乃山四十晝夜,耶和華向他啟示建造會幕的藍圖。

出二十五 - 三十一章  會幕建造的藍圖(從出二十五至利二十五章,屬于宗教律敬拜、祭祀和生活表現的部分)

(出三十二 - 三十四章  金牛犢事件,重新立約)

出三十五 - 四十章  會幕建造的過程﹔行竣工奉獻禮

利一 - 七章  承接出四十:29  “在會幕的帳幕門前,安設燔祭壇,把燔祭和素祭獻在其上,是照耶和華所吩咐他的。”論述各種獻祭,“這就是燔祭、素祭、贖罪祭、贖愆祭和平安祭的條例,并承接聖職的禮,都是耶和華在西乃山所吩咐摩西的,就是他在西乃曠野吩咐以色列人獻供物給耶和華之日所說的。”(利七:37-38)

利八 - 九章  履行出二十九章指示膏立亞倫和他子孫作祭司的典禮

(利十章 - 拿答和亞比戶事件)

利十一 - 十六章  潔淨條例

利十七 - 二十五章  聖潔典章

祝福和咒詛  -- 利二十六:1-45

盟約的結語  --  利二十六:46  “這些律例、典章和法度,是耶和華與以色列人在西乃山借著摩西立的。”

附錄  --  利二十七章  許愿的條例

《利未記》的結語:利二十七:34  “這就是耶和華在西乃山為以色列人所吩咐摩西的命令。”


舊約的整套律法,簡言之,可分為道德律、民事律和宗教律。 約書條文里的鑰字有几個:血、聖、潔淨、獻祭、贖罪、祭司等。鑰句也有几條,如“你們要歸我作祭司的國度,為聖潔的國民。。”(出十九:6)“你們要歸我為聖,因為我耶和華是聖的,并叫你們與萬民有分別,使你們作我的民。”(利二十:26)“因為活物的生命是在血中,我把這血賜給你們,可以在壇上為你們的生命贖罪。因血里有生命,所以能贖罪。”(利十七:11)

“牧者”說“律法既然是以后要來的美好事物的影子,不是本體的真象,就不能憑著每年獻同樣的祭品,使那些進前來的人得到完全。”是否意味著上帝頒布的道德律、民事律和宗教律全都被廢棄了呢?主耶穌說,不!“莫想我來要廢掉律法和先知﹔我來不是要廢掉,乃是要成全。我實在告訴你們:就是到天地都廢去了,律法的一點一畫也不能廢去,都要成全。所以,無論何人廢掉這誡命中最小的一條,又教訓人這樣做,他在天國要稱為最小的﹔但無論何人遵行這誡命,又教訓人遵行,他在天國要稱為大的。”(太五:17-19)我們要怎樣解釋呢?

以后美好的事物既然是在基督來了后才有的(來九:11),指的是耶穌進入更美的天上的帳幕和所流更美之血,以及作了更美之約的中保,那么耶和華所頒布的律法在基督來了后發生了什么變化?

我們可以肯定的是,道德律是永不改變的,放之四海而皆准,因為它顯示的是上帝性格的輪廓(聖潔、公義、慈愛、信實)。耶穌來,他把十誡的精意提煉出來,將一包有十樣藥材煎成兩碗藥,一碗是“愛神”,一碗是“愛人如己”(太二十二:37-40)。

至于律法里的民事律,則被現今國家法律所取代,因為教會不是國家,不像以色列是個整體,而是分散在萬國、萬民當中,各有不同的國法。譬如,有弟兄不出席主日崇拜,我們不能去他的家,丟石頭打死他(民十五:32-36),因為國法不允許。

至于律法里的宗教律, 里頭的敬拜和祭祀制度,是建立在人的不潔淨,不能就近聖潔的上帝,除非先遵守一些潔淨的禮儀、神人之間有一個中保(祭司),并獻上被宰殺的祭牲(因血里有生命,所以能贖罪)的前提上。基督來了之后,他是更美之約的中保,把自己獻上作更美之祭物,流更美之血,作成永遠贖罪的事。這樣“。。殿里的幔子從上到下裂為兩半。。” (太二十七:51),整個聖殿的敬拜獻祭制度,就是律法里的宗教律就被基督的一次獻上自己所代替。

這樣,基督來并沒有廢掉律法,而是成全律法﹔全律法(道德律+民事律+宗教律)已包括在愛人如己這一句話之內(加五:14)。 基督來沒有改變我們要怎樣生活,而是改變我們怎樣敬拜上帝 (用心靈和誠實,約四:23-24)

這正是“牧者”傳講過去三章 -- “基督是照著麥基洗德的等次成為永遠的祭司”,所作的總結:“律法既然是以后要來的美好事物的影子,不是本體的真像。。”基督是本體 ,律法只是本體的影子,不是本體的真像。因人的軟弱,律法所不能成就的(“總不能借著每年常獻一樣的祭物,叫那近前來的人得以完全。”)現在基督作成了!


這樣的詮釋舊約,在釋經學里叫作“預表釋經”。什么是“預表”(type)?洪同勉牧師著《天道聖經注釋 - 利未記》(天道書樓出版,2000年)有一段講述《希伯來書》作者怎樣詮釋《利未記》的預表,我抄錄在這里供大家參考。(大家也可以參考《釋經學原理 - 預表和表記的解釋》

預表(Type)

    預表跟象征/表記(symbol)相當接近,也是基督教應用利未記的特色,是猶太教里找不到的解經方法。因為他們并不接受預表所指,記載在新約聖經的基督。

    雖然舊約沒有明確的說明,禮儀具有預表的意義,但就如任何舊約人物、事情的預表,以色列人在神的啟示中領悟,一些在神指定將來的時間才彰顯的教訓。因為新約清楚提到舊約禮儀的預表性,所以可以相信摩西和舊約信徒,即使模糊不清,總會認識他們舉行的 禮儀乃是預表。

    希伯來書的作者將禮儀預表性發揮得淋漓盡致。他運用了几個不同的字詞形容會幕禮儀,大祭司 如何預表神的兒子耶穌所設立的新敬拜。首先,基督徒的大祭司「已經坐在天上至大者寶座的右邊,在聖所,就是真帳幕里,作執事,這帳幕是主所支的,不是人所支的。」 (來八 :1-2)希臘文的真字()(:新約希臘文有兩個字翻譯為真: 是虛假的相反﹔ 則是純真,是與有瑕疵的比較)是真正、理想、純正的意思。舊約會幕准備以色列人去了解真會幕。

    論到摩西律法的禮儀,作者說:“他們供奉的事,本是天上事的形狀和影像,正如摩西將要造帳幕的時候,蒙神警戒他說:你要謹慎,作各樣的物件,都要照著在山上指示你的樣式。」(來八:5)這節聖經中,出現了三個預表的字詞,形狀、影像和樣式。中文似乎是指不具實體的視覺景象,但希臘原文卻不是這樣。形象 ( hupodeigma)是一種標示,或代表、圖形 、仿印、樣品﹔影像( skia)是由帳棚( skēnē )引伸出來,意思是草圖、速寫圖畫、輪廓、投射圖﹔樣式的希臘文乃 ,字根是 就是英文 type 。中文一般將這字翻譯作預表,意思是事實未出現或發生前的預先表達,是預告(predition)的一種,所以蘭姆 (《基督教釋經學》作者Ramm)表示,「預表是預言的象征表記」,或是德衛孫(A B Davidson)說的:「預表乃預言的一種。」可惜這個中文翻譯不大正確,并且引致一般信徒對舊約,尤其是禮儀產生很多偏差的觀念。其實就好像英文的 type 字的意思,是刻出來的痕,打成的圖形、印痕、例証、模型、類型的意思,毫無預告的含義。希伯來書這節聖經是引用出二十五:40 (“要謹慎做這些物件,都要照著在山上指示你的樣式。”),該處七十士譯本以:整本舊約聖經七十士譯本只用兩次,另一處是摩五:26的“偶像”,可見早期猶太人心中, 并沒有預言的含義。)來翻譯希伯來文的 tabnith,意思是模型。來九:25、28 兩次說基督的舍命救贖不像或像大祭司的獻祭,可見利未記的獻祭儀式是一個救恩模式,可作新約時代耶穌的救贖工作比較。所以神在西乃山給摩西的指示,并非讓他在腦海想象中浮現出會幕的觀念,而是有實物的形象讓摩西觀看 (:大衛籌划興建聖殿時說:‘這一切工作的樣式 - 即摩西所見的指示 - 都是耶和華用手划出來,使我明白的。’-代上二十八:19 , 可見樣式是一件實物,可供參觀。)然后他用以色列所能想象和了解的象征將它表達出來。當然摩西見到的不是與地上一模一樣的建筑物,而是神用視聽教材,形容那個無法描述的榮耀 。

    在《希伯來書》第九章中,希伯來書作者描寫舊帳幕的設備,當他形容大祭司在會幕里的職責,他加上一句評語: 「聖靈用此指明,頭一層帳幕仍有的時候,進入至聖所的路還未顯明,頭一層帳幕作現今的一個表樣,所獻的禮物和祭物,就著良心說,都不能叫禮拜的人得以完全。這些事連那飲食和諸般洗濯的規矩,都不過是屬肉體的條例,命定到振興的時候為止。」( 8-10節)表樣   parabolē 是耶穌常用的一個字,意思是比較、例子、比喻。希伯來書作者用這字句說明,舊約的敬拜系統是現今敬拜的比喻或例子。雖然基督帶來了振興的更新時候,但現今的敬拜乃是按照舊 禮儀的例子進行。

    稍后作者總結新舊敬拜說:「照著天上樣式( hupodeigma)作的物件,必須用這些祭物去潔淨。但那天上的本物,自然當用更美祭物去潔淨,因為基督并不是進了人手所造的聖所(這不過是真聖所 的影像)乃是進了天堂。如今為我們顯在神面前。」(來九:23-24)影像的希臘文是 antitupos 英文通常音譯為 anti-type,意思是 反擊、回音、反射、模制物、對稱物,就是摩西在山上所見的樣式(來八:5)。影像與樣式應該是同義詞,說明舊約聖所是天上真會幕的模型。跟著,作者又說:「律法既是將來美事 的影兒,不是本物的真像,總不能借著每年常獻一樣的祭物,叫那近前來的人得以完全。」(來十:1)影兒( skia)與真像( eikōn)的比較,就如畫家的草圖輪廓比較畫好了的畫像。律法,包括敬拜禮儀是神救恩的草 圖,而耶穌基督道成肉身,完成了神救恩的畫像,將人不能見的神榮耀活現出來(約一:18) 。透過希伯來書作者深刻的闡釋,舊約敬拜禮儀的預表性明顯可見。下 圖或許可助將上述希伯來書所提及,會幕及禮儀的預表觀念介紹:


《希伯來書》所提及的會幕及禮儀的預表

解釋預表

    解釋利未記禮儀的預表,有兩點不可忽略。

    第一是舊約會幕及禮儀的歷史性,構成作為真像和現今敬拜的預表主要釋經要素,預表以歷史為基礎,所以可以稱為「舊約歷史的神學解釋」樊能恩(R T France)指出指出預表“基礎乃認清舊約和新約事物的相比,是按著神作為原則不變的信念,新約采用舊約模式才能領悟新約的觀念和描述,所以舊約和新約事物必須同時是歷史的對比(即類似的處境和事情),又是神學的比較(即顯示同一樣神的作為原則) 。缺乏歷史的對照,使預表淪為隨意發揮的寓言(allegory)。」正確研究利未記的預表,必須努力(有時可能是辛苦)地從充滿古舊文字和過時規例中找出摩西頒給以色列人的歷史性神學 啟示,然后謹慎的研究新約引述的經文,是如何比對和更進深的闡釋神一貫作為的真理。

    第二點解釋預表應注意的事項,就是除了舊約預表歷史平面性(horizontal)指向新約應驗的實體外,也不可忽略垂直線(vertical)將天上屬靈的具體表彰 。正如蓋以生(Walter C Kaiser, Jr)的意見:

新約有五段經文,能顯示聖經運用預表結構( structure)的意義。就是林前十:1-13,羅五:12-21,彼前三:18-21,來八:5和九:24)

一般而言,前三段(林前十﹔羅五和彼前三)可列為平面(horizontal)或地上歷史性(earthly-historical)預表結構。希伯來書的兩段經文卻可稱為垂直(vertical,地上--天上〔earth-heaven〕 )的預表結構 。這兩種結構的分別不太受注意,因為多數聖經預表的研究都集中討論平面歷史性的預表,而忽略垂直線的預表例子。

    上圖可以把預表垂直線(地上--天上)的神學意義顯示出來。舊約會幕及禮儀(A)平面歷史性地預表新約的兩樣事物:

(1)A 是影兒( skia 來十:1),預表 B,耶穌基督道成肉身所 成就救恩的真像( eikona 來十:1 )﹔

(2)A 是表樣( parabolē 來九:9),成為 E 現今敬拜的模樣。

    至于垂直線的預表, A 是「天上事的形狀和影像」(來八:5),象征摩西在山上所得的指示(C),但卻非單純的象征,因為摩西所見的并非真像本體,C 乃是樣式( tupos 來八:5﹔ hupodeigma 來九:23) ,也是影像( antitupos )預 表 D ,「天上的本物」,「天堂」(來九:23,24)的「真帳幕」(來八:2,九:24) ,而這真帳幕不錯已在 B 「末世顯現一次」(來九:26 ),借著耶穌「道成了肉身住(原文意思支搭帳幕)在我們中間」 (約一:14 ) ,但天上真帳幕將完全應驗在地上,「向那等候他的人第二次顯現」 (來九:28 ) ,那時 「看哪,神的帳幕在人間,他要與人同住,他們要作他的子民,神要親自與他們同在,作他們的神。 」即圖中的 F。

    由此看來,舊約會幕及禮儀,不單是歷史性的預表,在基督及教會敬拜中應驗,同時也是天上的預表,是在主再來前超越時空的屬靈原則,是神計划引導信徒成就他國度的旨意。所以研讀利未記的預 表,除了尋索新約如何說明在基督生平和新約教會中應驗,更得認識神透過舊約禮儀,啟示一些什么永恆的真理原則,成為現代信徒尋求神的指引。狄拿彌(John W Drane)的評語可作為這個預表重點的總結:

我們可以對近代討論這題目的情況表示一些不滿意。所謂的舊約「預表」,基本并非指歷史事情根據一個已定型的節奏加以比較,因為先知描述應許與應驗的比較,并非為我們注釋歷史,而是宣講神自己的性格。對歷史并不存含神秘色彩的解釋 。相反地,正如史萌登(J D Smart)的論點:「先知知道神將要施行的作為,因為他認識神是怎樣的......只按著神從起初就擬定一切事情之整盤計划來預言和應驗的觀念,完全違反了先知滿有動力的信念 :歷史乃連串的遭遇,不斷要求人在生命或死亡的兩條可能道路中選擇去向。」新約也根據同樣的路線用舊約。然而如果我們稱呼這種重新注釋為預表,我們實在開始重新界定這 字詞,因為大多人以為預表是類似寓意(quasi-allegorical)解釋法,師承早期教父及他們的門生的方式。

    根據上述的兩項要點,本書注釋部份嘗試在利未記的經文中,特別是預表,除了文意講論,還注意象征及預表的意義,企望能達到柏何夫(Berkhof)所提點的釋經平衡:

舊約的預表,同時是象征和預表,因為它們本來都是表示屬靈真理的象征。這些象征為同時代的人所表現的真理,與它們所預表的東西,實在一樣,雖然那真理在將來實現之時,會提高水准。所以,了解一個預 表的適當辦法,在于透過對于象征的研究才行。首先要解決的問題,是舊約的象征傳給以色列人的道德或靈性以什么真理。惟獨在這個問題有了滿意的答復以后,解經者才可以進一步去追究這真理是如何在新約的高一級水准上實現的 。這樣解釋預表的適當限度,立刻就可以確定了。若將這種進程倒轉過來而從新約的實現去開始,必會導致種種勉強和怪誕的解釋。例如,有些解經者認為銅蛇是一種賤金屬造的,這就預 表基督外貌上的卑微﹔它是固體,這是象征他有神的力量﹔它沒有什么光澤,這又預表他受到人性方面的遮蔽......預表與本體之間,有根本的不同,這是必須注意的一件事 。其一所代表的真理,在較低的階段上,另一所代表的真理,則在較高的水平上。由預表過到本體那里去,乃是從重視肉體的階段,升到純全屬靈的階段,從外表進入內里,從現在過到將來,從屬地的轉到屬天的所在去 。羅馬天主教以舊約獻祭的本體在于彌撒,以祭司制度的本體在于神甫和主教們的使徒統緒,又以大祭司的本體在于教皇,就把上述的真理,完全忽視了。(完)


“律法既是將來美事的影兒,不是本物的真象,總不能借著每年常獻一樣的祭物,叫那近前來的人得以完全。”  --  我在上文已經說了,這節經文可以作為“牧者”傳講過去三章(第七至九章) --  “基督是照著麥基洗德的等次成為永遠的祭司”的結語。基督是本體,律法只是本體的影子,不是本體的真像。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祭司雖然在會幕/聖殿常獻一樣的祭物,卻不能“叫那近前來的人得以完全”,所以基督才需要有照著麥基洗德的等次成為永遠祭司的職分﹔這樣律法所不能成就的,現在基督作成了!

“完全”的希臘文是 ,“牧者”過去已經用了好几次,如:

來二:10  原來那為萬物所屬、為萬物所本的,要領許多的兒子進榮耀里去,使救他們的元帥因受苦難得以完全,本是合宜的。

來五:9  他既得以完全,就為凡順從他的人成了永遠得救的根源,

來七:19  (律法原來一無所)就引進了更美的指望,靠這指望,我們便可以進到上帝面前。

來九:9  那頭一層帳幕作現今的一個表樣,所獻的禮物和祭物,就著良心說,都不能叫禮拜的人得以完全

在來二:10和五:9,“完全”不是指基督道德上本來有“瑕疵”,要透過受苦難的煉淨變得完全,沒有瑕疵。對他來說,“完全”是指“達到一個渴求的終點”或“達到目標”。所謂“渴求的終點”指向在新約之下上帝和他的百姓建立的那種關系。如果用在基督身上(如來五:9),指的是耶穌走在世的路程直至釘十字架受苦,他得以“完全”﹔意思是他能夠完成作我們的大祭司這個任務。他完成了那路程,完全接受了那經驗,以便能夠帶著祭物(就是自己)獻給上帝,作為我們的贖罪祭(來十:14)。(參第二十課

在來九:9(第三十一課),談到在地上帳幕里祭司們和大祭司所執行敬拜的事,如所宰殺的祭物,祭物所流的血,“都不能使敬拜的人在良心上得到完全。”(《新譯本》 )我也引用第二十課,說“完全”是指“達到一個渴求的終點”或“達到目標”。所謂“渴求的終點”指向在新約之下上帝和他的百姓建立的那種關系。然后我說,“牧者”要 在下文才告訴我們“良心”怎樣得到完全:一處在來九:14 他說:“何況基督借著永遠的靈,將自己無瑕無疵獻給上帝,他的血豈不更能洗淨你們的(注:原文作"良心"),除去你們的死行,使你們事奉那永生上帝嗎?”另一處就是在這里(來十:1-14)。

1律法既是將來美事的影兒,不是本物的真象,總不能借著每年常獻一樣的祭物,叫那近前來的人得以完全
2若不然,獻祭的事豈不早已止住了嗎?因為禮拜的人,良心既被潔淨,就不再覺得有罪了。
3但這些祭物是叫人每年想起罪來,
4因為公牛和山羊的血斷不能除罪。
5所以,基督到世上來的時候,就說:“上帝啊,祭物和禮物是你不愿意的﹔你曾給我預備了身體。
6燔祭和贖罪祭是你不喜歡的。
7那時我說:‘上帝啊!我來了,為要照你的旨意行﹔我的事在經卷上已經記載了。’”
8以上說:“祭物和禮物,燔祭和贖罪祭,是你不愿意的,也是你不喜歡的”(這都是按著律法獻的)。
9后又說:“我來了為要照你的旨意行。”可見他是除去在先的,為要立定在后的。
10我們憑這旨意,靠耶穌基督只一次獻上他的身體,就得以成聖。
11凡祭司天天站著事奉上帝,屢次獻上一樣的祭物,這祭物永不能除罪。
12但基督獻了一次永遠的贖罪祭,就在上帝的右邊坐下了。
13從此等候他仇敵成了他的腳凳。
14因為他一次獻祭,便叫那得以成聖的人永遠完全

所謂“上帝和他的百姓建立的那種關系”,包括了兩個部分:

近前來的人說的赦罪之道,即耶穌所流的寶血“。。洗淨你們的(注:原文作"良心"),除去你們的死行。”(來九:14)

得以成聖的人說的,“永遠完全”,“不用再為罪獻祭了”(來十:14,18)。


2。小結:(來十:1)

來十:1 可以作為“牧者”傳講過去三章(第七至九章) -- “基督是照著麥基洗德的等次成為永遠的祭司”的結語。“牧者”以預表釋經法詮釋摩西五經(特別是《出埃及記》和《利未記》),說基督是本體,律法只是本體的影子,不是本體的真像。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祭司雖然在會幕/聖殿常獻一樣的祭物,卻不能“叫那近前來的人得以完全”,所以基督才需要有照著麥基洗德的等次成為永遠祭司的職分﹔這樣律法所不能成就的,現在基督作成了!


默想:

獨特的犧牲

“但基督獻了一次永遠的贖罪祭,就在上帝的右邊坐下了。”(來十:12)

   
    當聽到「犧牲」這個詞時,你會想到什么呢?看到一些父母為了能讓孩子上大學,而開著舊車、省吃儉用、精打細算地過日子時,我們會想到「犧牲」這個詞。當一個士兵為了保護戰友,無私地將身體扑向正爆炸的手榴彈時,「犧牲」自然是他的行為最好的注解。

    然而,即使是如此崇高的犧牲,和耶穌基督在十字架上為我們所做的一切相比,還是會黯然失色。他的犧牲是獨一無二的,耶穌為我們受盡苦難并死在十字架上,「他為我們的罪作了挽回祭,不是單為我們的罪,也是為普天下人的罪」(約壹二:2)。因著他的死和復活,所有接受他救恩的人都完全地被饒恕,并得到永生(約三:16)。

    在希伯來書10章中,聖經將舊約中的動物獻祭和耶穌之死做對比,經文第4節宣稱:「因為公牛和山羊的血斷不能除罪。」這些祭品指出了基督之死的必要性。

    耶穌基督為了我們的罪,犧牲在十字架上,他代替我們而死,把救恩帶給所有信靠他的人。贊美上帝  --  至高的救主!

受盡羞辱與欺凌,

為我贖罪受苦刑﹔

借主寶血得潔淨,

哈利路亞奇妙主。

相信基督已死,那只是歷史﹔

相信基督為你而死,那才是救恩。

(取自《靈命日糧》2004年11月21日,作者:Herbert Vander Lugt)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