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希伯來書》 - 堅守主道,忍耐到底

第四十二課 - 信就是。。(二)

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經文:來十一:1 - 3

主旨:

來十一:2-3  “因著這信心,古人得到了稱許。因著信,我們就明白宇宙是因著上帝的話造成的。這樣,那看得見的就是從那看不見的造出來的。”(《新譯本》)“牧者”把下文列出“信心榜”的目的告訴了我們:他要當時的會眾效法舊約的信心人物過信心的生活,為主作美好的見証,以得到上帝的稱許﹔“牧者”并以上帝的“使無變為有”(creatio ex nihilo)的創造宇宙萬物,說明“所看見的,并不是從顯然之物造出來的”,唯有用信心的眼睛,才能“知道諸世界是借上帝話造成的”。如果不用信心的眼睛看諸世界的話,諸世界就不是借上帝的話造成的,而是如達爾文(Darwin C R , 1809-1882年)在《物種起源》(The Origin of Species)所說的,一切都是進化而來。

1。今天開課之前,我先囉嗦一下。

一、走筆至此,剛好得知新加坡電影片《ILO_ILO 爸媽不在家》獲得2013年十一月23日在台北舉行的第五十屆金馬獎的最佳劇情片、最佳新導演、最佳原著劇本、最佳女配角四獎項。特別是最佳劇情片獎,一個第一次執導,年僅29歲的陳哲藝,以區區美金五十萬的小成本,打敗了動輒上百、上千萬元,出自大導演的大片《天注定》(覃樟柯)、《一代宗師》(王家衛)、《郊游》(蔡明亮) 和《毒戰》(杜琪峰),可說震驚中港台各媒體。

 

預告片(點擊播放,約二分鐘)

最佳劇情片頒獎回顧(點擊播放,約九分鐘)


對最佳新導演陳哲藝來說,年紀輕輕,就一鳴驚人,究竟獲獎是“福”還是“禍”,就全看他怎樣面對“勝利”了。我過去在其他課程里,一再地提醒大家(如《撒母耳記下》第二十三課),從苦難/失敗中站起來比較容易,從勝利中重新出擊就比較難。我說:

。。。大衛在耶路撒冷登基作王之前,曾被掃羅追殺,過著在曠野逃往的生活, 雖然他有機會可以殺掃羅(撒上二十四:1-15,二十六:1-12),但他不敢在耶和華沒有命定的時候就篡奪掃羅的王位。大衛等了好多年,終于熬出了頭,先在希伯倫被膏作猶大王,后被以色列人膏立作全以色列王。大衛從來不在苦難中低頭,夜越黑,他越緊抓上帝不放,他的禱告更加迫切,他的生命更加散發光芒。所以,當大衛被逆子押沙龍追殺的時候,我們再次看到那位在曠野逃亡時,被磨練的堅韌不拔的大衛。其實,不只大衛,就算普通百姓,都很少會在苦難中低頭,他們總是能夠站起來 。2008年5月12日的八級四川大地震,溫總理安慰一個賑災中心里淚流滿臉的小女孩:“別哭,這是一場災難。好好地活下去。。”人類歷史上,不管多大的災難,人都活下去,因為上帝從來不會放棄在苦難中的人。

。。。但在勝利后,人還會重新出擊,再贏一次嗎?在順境時,人會居安思危,謹慎自守嗎?大多數的人都希望苦難遠遠離開自己,希望自己常在勝利中,在順境里。其實,有多少人能贏了再贏?還記得我在《撒母耳記上》第三十課談到大衛與掃羅之間的“爭斗”,似乎穩操勝券的時候,為什么他突然泄了氣,萌生這樣的念頭說:“必有一日我死在掃羅手里”?(撒上二十七:1)我說:

。。奇怪嗎?大衛在逃亡的整個過程里,因著上帝一再地眷顧和保護,他和家人及跟隨他的“梁山好漢”都在緊要關頭,逢凶化吉。在他與掃羅之間的“爭斗”,似乎穩操勝券的時候,為什么他突然泄了氣,萌生這樣的念頭說:“必有一日我死在掃羅手里”?上帝的仆人以利亞(Elijah)在迦密山(Mount Carmel)大敗四百個巴力的先知后(王上十八章),他竟然拔步飛跑到猶大的別是巴,要逃離耶洗別的追殺,還說要在那里求死。有人說,在每個偉大時機的后面,時常緊接著心理上的倒退﹔而這種倒退的反應,正隱含著危險的成分。我自己就曾經歷過這種危機。我第一次在教會負責籌划和組織聖誕節崇拜聚會,決定在戶外“與民同慶”。在人手很缺乏,又不敢肯定是否會獲得有關當局批准,經過三、四個月的籌備和許多波折,終于在聖誕節晚上,教會和社區的几百民眾一同歡慶這個節日。聚會后的几個月,我一方面有點飄飄然,一方面卻對未來的事工躊躇不前,產生一種莫名奇妙的恐懼感。后來我才明白,何以在一些重要的體育比賽項目,賽前、賽中和賽后的心理指導及情緒調整是如此重要,如果不及時克服不良的情緒影響,隊員就很難投入到激烈的比賽中去。特別是賽后,失敗的情緒調整,如痛苦、悲傷、沮喪、內疚、懊悔和失望,固然很重要,但我們也不能忽視勝利后的情緒調整,如興奮、激動、自滿、優越感、自豪感、榮譽感。。大衛和以利亞都是在“勝利”后心理情緒失調,才會作出如此令人費解的行動。(完)

。。所以,我非常佩服英國紅魔曼聯(Manchester United)主帥弗格森(Alex Ferguson,下圖)


。。他率領的紅魔曼徹斯特聯隊(Man Utd)剛剛奪得了2007/2008年英超錦標(2008年5月11日)和歐冠錦標(5月21日)。弗格森今年66歲,從 1986年開始執掌曼聯兵符,在這 22年里,他為曼聯共奪得了歐冠杯兩次、英超錦標 10次、足總杯 5次、聯賽杯 2次。 能夠奪得一個杯已經很了不起,能夠勝利后重新出擊,一而再地奪標真的找不到第二個人。在剛奪得歐冠錦標的第二天(5月22日),報章上這樣報道:

As Wednesday turned to Thursday, as the rain pelted down and the talents of United just, and only just, overcame the resolve of Chelsea, Ferguson spoke of getting up in the morning and doing it all over again.

“I'am very, very proud just now,” he said. “But with me the euphoria drains away quickly, it evaporates immediately.

“When you win something, you look into the players' eyes to make sure the hunger is there fot the next season. ”

雖然已經 66歲,身上還植入了一個心律調整器,但他永不言棄,求勝的意志還是那么強烈。報章還說,就算弗格森想離開曼聯,他的太太凱蒂(Cathy)也不會讓他走。弗格森說:“退休?我太太一直都只會欺負我,所以每天早上 7點都會把我趕出家門,太不公平了。對我來說,退休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我才不敢惹我太太生氣,她是一個很可怕的人!”當然這是典型的蘇格蘭人的幽默。

像我這種偶爾為主打一兩場勝仗,就飄飄然的人,看到弗格森不被勝利沖昏了頭腦,實在叫我汗顏。

大衛在勝利后,在順境里,就未必是一個很警醒的人。他殺人奪妻不就是在他打勝仗,從戰場退下來的時候發生的嗎?(撒下十一章)他登上王位后,你有看到書上記載他的禱告嗎?苦難時常是試煉我們,熬煉我們成為精金的時候(伯二十三:10,詩六十六:10)﹔勝利和順境時常變成一場試探,被勝利沖昏了頭腦,脫下了軍裝,不能再被上帝所用。(完)

我非常欣賞導演李安(今屆金馬獎的評審主席,他曾問其他評審:“你們敢不敢把最佳影片投給這部電影(指《爸媽》)?”),他在《爸媽》慶功宴上告誡陳哲藝:“你很年輕,有本錢,前途無量,但要小心,因為起步高,容易跌倒,希望你不要給自己太大壓力。”據報道,有人問陳哲藝有何最新拍片計划時,他說:“現在都不敢拍片,大家都看著我下一部拍什么。”我們就拭目以待,看他怎樣走以后的艱途。

對《希伯來書》的會眾,他們是另一類的“起步高,路難走”,因為他們一開始就選擇了“。。進窄門。。走小路。。”(太七:13-14) 。現在,他們不是“不敢拍片”,而是“不敢認耶穌是基督。。不敢在人前認基督。。不敢參加聚會。。”(約九:22,太十:32,路十二:8,來十:25)。他們要怎樣繼續走下去呢?這正是“牧者”在這篇信息里要苦口婆心地激勵他們,勸勉他們,告誡他們的。
 

二、 我也請大家看一些名人談信心的佳句(來自互聯網,有的出處不詳。)

信心如同一條銀線,將各種美德如同珍珠串在一起﹔如果信心失去了,所有的美德也就死去了。信心的腳步似乎是踏在空處,但在他腳下有一塊透明的磐石。焦慮的開始就是信心的結束,信心的開始就是焦慮的結束。(靈修集錦,作者不詳)

信心是靈魂的防腐劑。(惠特曼)

信心是:抱著足可確信的希望與信賴,奔赴偉大榮譽之路的感情。(西塞羅)

堅決的信心,能使平凡的人們,做出驚人的事業。(馬爾頓)

人一失掉了信心,就失掉了忠誠。(大仲馬)

信心給人帶來生活與做事的勇氣。(亞瑟﹒公登)

靈命最重要的是信心﹔信心最重要的表現是禱告。(加爾文) 

不經過患難或爭戰的信心,是可疑的信心﹔因為真正的信心就是不斷爭戰、摔跤的信心。(Ralph Erskine)

在以上的名言里,我喜歡的是加爾文和 Ralph Erskine 的。但最喜歡的還是聖經的話:

來十一:1  “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實底,是未見之事的確據” 

雅二:14-18  “我的弟兄們,若有人說自己有信心,卻沒有行為,有什么益處呢?這信心能救他嗎?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體,又缺了日用的飲食,你們中間有人對他們說,‘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們穿得暖吃得飽’,卻不給他們身體所需用的,這有什么益處呢?這樣,信心若沒有行為就是死的。必有人說:‘你有信心,我有行為﹔你將你沒有行為的信心指給我看,我便借著我的行為,將我的信心指給你看。’” 

 

2。來十一:1 - 3  “1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實底,是未見之事的確據。2古人在這信上得了美好的証據。3我們因著信,就知道諸世界是借上帝話造成的,這樣,所看見的,并不是從顯然之物造出來的。”

我在上一課解釋了來十一:1 “信就是對所盼望的事的把握,是還沒有看見的事的明証。”(《新譯本》),并且作了一個小結:

。。保羅說:“我們得救是在乎盼望﹔只是所見的盼望不是盼望,誰還盼望他所見的呢?(注:有古卷作"人所看見的何必再盼望呢?")但我們若盼望那所不見的,就必忍耐等候。”(羅八:24-25)基督徒的盼望是上帝所應許的,如永生(約壹二:25)﹔聖靈的內住和主的同在(加三:14,約十四:16-17)﹔得基業(弗一:14,彼前一:4)﹔主的再來(彼后三:4,9-13)﹔身體得贖(羅八:23)﹔新天新地(彼后三:13)等。盼望就是對這些應許(promise)的熱情和專心。雖然所應許的肉眼沒有看見,但只要恆心忍耐,憑著信心的眼睛,就如同看見那不能看見的應許(像摩西一樣,來十一:27)。即使今生未能得著所應許的,但仍然對所盼望的事有把握,信心堅定不移。這樣的確信(conviction),有人給它下定義:“信仰是你會為之而爭論的事情,但確信是你會為之而死的信念。”新約學者 Philip E. Hughes(1915-1990)在他的著作 A Commentary on the Epistle to the Hebrews 說:

確信,不是靜態的情感滿足,而是活潑和活躍的﹔不僅是不能動搖的教條式狀況,更是有活力的肯定,驅使信徒伸出自己的手,抓緊那些實體  --  是他的盼望賴以固定在其上的。那些實體雖然是不可見的,但是基督里已經屬于信徒。

 

古人在這信上得了美好的証據。”  (《新譯本》作:“因著這信心,古人得到了稱許。”)--  這句話就帶出了第十一章的許多舊約的信心人物(亞伯、以諾、挪亞、亞伯拉罕、撒拉、以撒、雅各、約瑟、摩西的父母、摩西、以色列人、喇合、基甸、巴拉、參孫、耶弗他、大衛、撒母耳。。)的見証。學者稱這一章為舊約人物的“信心榜”。我們以后要在課程里一個一個的講解。


舊約的“信心榜”

“美好的証據”-- 原文是 , 源自 ,文法是 3 pers, sing, aor 1, ind, pass ,也用在徒六:3(好名聲/好見証),十:22(所稱贊),提前五:10(名聲/見証),來十一:4,39(見証),意思是 to be the subject of testimony or to obtain attestation to character。這些信心的偉人不但為上帝作見証,上帝也為他們作見証。《新譯本》作“稱許”,即得到上帝的稱許是一個不錯的翻譯。這句話也把“牧者”列出“信心榜”的目的告訴了我們:他要當時的會眾效法他們過這種信心的生活,為主作美好的見証,得到上帝的稱許。


我們因著信,就知道諸世界是借上帝話造成的,這樣,所看見的,并不是從顯然之物造出來的。”  --  “因著信”(原文 ,英文 by faith)的用法在修辭學上被稱為 anaphora (首語重復法),指一個單詞或短語出現在連續數句或數行的開頭。在第十一章的 40節里,以 (by faith)作開頭的共有 18節。在還沒有列出“信心榜”之前,“牧者”接續第一節說的“信。。是沒有看見的事的明証”,以上帝的“使無變為有”(creatio ex nihilo)的創造宇宙萬物,說明“所看見的,并不是從顯然之物造出來的”,唯有用信心的眼睛,才能“知道諸世界是借上帝話造成的”。亞伯拉罕就是這樣的一個人(羅四:17) 。在那個年代,“牧者”也是憑著信心,“敢敢地”這樣說。

“上帝話” --  原文是 (rhema),不是 logos(約一:1-14),指的是上帝在創造天地萬物的時候,出自口里使無變為有的命令。此字也用在來一:3,六:5,十二:19,可以與 logos 通用。


如果不用信心的眼睛看諸世界的話,諸世界就不是借上帝的話造成的,而是如達爾文(Darwin C R , 1809-1882年)在《物種起源》(The Origin of Species)的自序里說的:“對于物種的起源。。物種并非像某些人所說的那樣是被獨立創造出來的,而是如同變種一樣,都是從其他物種遺傳下來的。”他在結論中則說:“對于本書中提出的有關生命的本質或物種起源的問題。。我也并不期望能夠說服他們放棄‘創造的計划’或‘設計的一致’之類的說法。我相信,那些年輕的博物學者們,自然會用他們獨到的目光來面對這個問題。”自從達爾文在 1859年發表了《物種起源》一書,里頭重點闡述并論証了高等生物是由低等生物逐漸演變而來的進化論思想,并提出了以自然選擇、適者生存為基礎的進化學說,直到今天,“進化?創造?”之爭仍然沒有停息過。我在這里不談科學,留給專家學者去討論和辯駁。大家可以參考以下資料:

進化論:

進化論虛幻嗎?(方舟子)

創造論:

創造?進化?--  審判達爾文(詹腓力(Philip E. Johnson)著的《Darwin on Trial》)

生命的探問:進化?還是創造?(新民)

創造與進化(錢錕)

創造論與進化論(里程)

進化論合乎科學嗎?(唐崇榮牧師)    (我的最佳選擇)


3。小結:(來一:2 - 3)

來十一:2-3  “因著這信心,古人得到了稱許。因著信,我們就明白宇宙是因著上帝的話造成的。這樣,那看得見的就是從那看不見的造出來的。”(《新譯本》)“牧者”把下文列出“信心榜”的目的告訴了我們:他要當時的會眾效法舊約的信心人物過信心的生活,為主作美好的見証,以得到上帝的稱許﹔“牧者”并以上帝的“使無變為有”(creatio ex nihilo)的創造宇宙萬物,說明“所看見的,并不是從顯然之物造出來的”,唯有用信心的眼睛,才能“知道諸世界是借上帝話造成的”。如果不用信心的眼睛看諸世界的話,諸世界就不是借上帝的話造成的,而是如達爾文(Darwin C R , 1809-1882年)在《物種起源》(The Origin of Species)所說的,一切都是進化而來。

下一課開始,我們就逐一的介紹舊約的信心人物。再見。


默想:

 英國自然哲學家和博學多才,并自稱是“聖靈的絕緣體”的虎克(Robert Hooke,1635 - 1703),藉著一只跳蚤(flea),回到了上帝面前!(他制造第一台顯微鏡、第一台真空抽氣機、第一支水銀溫度計、第一架天平等)

“我要逃避上帝,如同逃避瘟疫一樣。我恨上帝,我要對上帝說:我是無法被他感動的一位。”十年后的一天,他把一只被捏死的跳蚤放到顯微鏡下觀察。“啊!我不禁贊賞跳蚤的美,”事后他寫道,“ 跳蚤毛的結構,排列次序,不只是一種藝朮的美,我看到一種神聖的美,一種信仰的美。”(引自潘柏滔著,《進化論-科學與聖經衝突嗎?》,頁32-35)


Colourized picture of Robert Hooke's drawing of a flea in his Micrographia
點擊看 Robert Hooke 在 Micrographia 畫的原圖

台中市豐南國中的老師李秀菁,畢業自彰師大國語文教學研究所,為學生設計了一個教案作業(簡報),名為《虎克-愛上跳蚤的男人》,目的是「藉由本教學活動學會天生我才必有用的道理,發掘自己的優點,克服人生的挫折。並結合課堂上所認識在殘缺中創造生命的人及自己的經驗,寫出一篇文章。 」(教學資源網)大家可以在這裡下載觀看(2.3MB)。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