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希伯來書》 - 堅守主道,忍耐到底

第五十四課 - 信心榜(五B)-- 耶弗他、大衛、撒母耳。。

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經文:來十一:32 - 38

主旨: “我又何必再說呢?若要一一細說。。。耶弗他、大衛、撒母耳和眾先知的事,時候就不夠了。”

1。來十一:32 - 38  “32我又何必再說呢?若要一一細說,基甸、巴拉、參孫、耶弗他、大衛、撒母耳和眾先知的事,時候就不夠了。33他們因著信,制伏了敵國,行了公義,得了應許﹔堵了獅子的口,34滅了烈火的猛勢,脫了刀劍的鋒刃﹔軟弱變為剛強,爭戰顯出勇敢,打退外邦的全軍。35有婦人得自己的死人復活,又有人忍受嚴刑,不肯苟且得釋放(注:"釋放"原文作"贖"),為要得著更美的復活。36又有人忍受戲弄、鞭打、捆鎖、監禁各等的磨煉,37被石頭打死,被鋸鋸死,受試探,被刀殺,披著綿羊、山羊的皮各處奔跑,受窮乏、患難、苦害,38在曠野、山嶺、山洞、地穴飄流無定,本是世界不配有的人。”

《新譯本》:32我還要再說甚么呢?如果再要述說基甸、巴拉、參孫、耶弗他、大衛、撒母耳和眾先知的事,時間就不夠了。33他們藉著信,就戰勝了敵國,伸張了正義,得到了應許,堵住了獅子的口,34消滅了烈火的威力,逃脫了刀劍的鋒刃,軟弱變成剛強,在戰爭中顯出大能,把外國的軍隊擊退。35有些婦女得回從死里復活的親人﹔但也有些人忍受了酷刑,不肯接受釋放,為的是要得著更美的復活。36又有些人遭受了戲弄、鞭打,甚至捆鎖、監禁﹔37被石頭打死,被鋸鋸死,(后期抄本在此加上“受試探”)被刀殺死。他們披著綿羊山羊的皮到處奔跑、受窮乏、遭患難、被虐待﹔38原是這世界不配有的人。他們飄流無定,在曠野、山嶺、石洞和地穴棲身。

KJV:32 And what shall I more say? for the time would fail me to tell of Gedeon, and of Barak, and of Samson, and of Jephthae; of David also, and Samuel, and of the prophets: 33 Who through faith subdued kingdoms, wrought righteousness, obtained promises, stopped the mouths of lions, 34 Quenched the violence of fire, escaped the edge of the sword, out of weakness were made strong, waxed valiant in fight, turned to flight the armies of the aliens. 35 Women received their dead raised to life again: and others were tortured, not accepting deliverance; that they might obtain a better resurrection: 36 And others had trial of cruel mockings and scourgings, yea, moreover of bonds and imprisonment: 37 They were stoned, they were sawn asunder, were tempted, were slain with the sword: they wandered about in sheepskins and goatskins; being destitute, afflicted, tormented; 38 (Of whom the world was not worthy:) they wandered in deserts, and in mountains, and in dens and caves of the earth.


《士師記》記載了共十二位士師,按先后次序是俄陀聶(Othniel)、以笏(Ehud)、珊迦(Shamgar)、底波拉(Deborah,巴拉 Barak f助)、基甸(Gideon)、陀拉(Tola)、睚珥(Jair)、耶弗他(Jephthah)、以比贊(Ibzan)、以倫(Elon)、押頓(Abdon)和參孫(Samson)。 《希伯來書》的“牧者”引用基甸、巴拉、參孫、耶弗他的“信”時,并沒有按照先后次序,接著提到大衛和撒母耳也是一樣。之前他提到亞伯、以諾、挪亞、亞伯拉罕、以撒、雅各和約瑟則照著先后次序。可見,“牧者”就像我們一樣,聖經里的“大人物”,我們都比較熟悉,對于士師“較小”的人物,我們在引用時就會把次序顛倒。當然這樣的顛倒并不重要。現在我們看另一位士師。

四、耶弗他(士十至十二章,說明參考《各人任意而行之士師記》)

A。士十:6 - 18  “6以色列人又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去事奉諸巴力和亞斯她錄,并亞蘭(Syria)的神、西頓(Zidon)的神、摩押(Moab)的神、亞捫人(Ammon)的神、非利士人(Philistines)的神,離棄耶和華,不事奉他。 7耶和華的怒氣向以色列人發作,就把他們交在非利士人和亞捫人的手中。8從那年起,他們擾害欺壓約旦河那邊、住亞摩利人(Amorites)之基列地(Gilead)的以色列人,共有十八年。9亞捫人又渡過約旦河去攻打猶大和便雅憫,并以法蓮族。以色列人就甚覺窘迫。10以色列人哀求耶和華說:‘我們得罪了你,因為離棄了我們上帝,去事奉諸巴力。’11耶和華對以色列人說:‘我豈沒有救過你們脫離埃及人、亞摩利人、亞捫人和非利士人嗎?12西頓人、亞瑪力人、馬云人(Maonites)也都欺壓你們。你們哀求我,我也拯救你們脫離他們的手。13你們竟離棄我,事奉別神!所以我不再救你們了。14你們去哀求所選擇的神,你們遭遇急難的時候,讓他救你們吧!’15以色列人對耶和華說:‘我們犯罪了,任憑你隨意待我們吧!只求你今日拯救我們。’16以色列人就除掉他們中間的外邦神,事奉耶和華。耶和華因以色列人受的苦難,就心中擔憂。17當時,亞捫人聚集,安營在基列。以色列人也聚集,安營在米斯巴(Mizpeh)。18基列的民和眾首領彼此商議說:‘誰能先去攻打亞捫人,誰必作基列一切居民的領袖。’”

以色列人再次落入惡性循環的圈子里,就是行惡、奴役、呼救、拯救和太平。

我們看到“心里傷痛”的上帝不能掩面不顧自己的子民,于是興起一個士師拯救以色列。這個士師就是耶弗他(Jephthah)。

B。士十一:1 - 11  “1基列人(Gileadite)耶弗他是個大能的勇士,是妓女的兒子。耶弗他是基列所生的。2基列的妻也生了几個兒子。他妻所生的兒子長大了,就趕逐耶弗他說:‘你不可在我們父家承受產業,因為你是妓女的兒子。’3耶弗他就逃避他的弟兄,去住在陀伯地(Tob),有些匪徒到他那里聚集,與他一同出入。4過了些日子,亞捫人攻打以色列。5亞捫人攻打以色列的時候,基列的長老到陀伯地去,要叫耶弗他回來。6對耶弗他說:‘請你來作我們的元帥,我們好與亞捫人(Ammon)爭戰。’7耶弗他回答基列的長老說:‘從前你們不是恨我,趕逐我出離父家嗎?現在你們遭遇急難為何到我這里來呢?’8基列的長老回答耶弗他說:‘現在我們到你這里來,是要你同我們去,與亞捫人爭戰,你可以作基列一切居民的領袖。’9耶弗他對基列的長老說:‘你們叫我回去,與亞捫人爭戰,耶和華把他交給我,我可以作你們的領袖嗎?’10基列的長老回答耶弗他說:‘有耶和華在你我中間作見証,我們必定照你的話行。’11于是,耶弗他同基列的長老回去,百姓就立耶弗他作領袖、作元帥。耶弗他在米斯巴(Mizpeh)將自己的一切話,陳明在耶和華面前。

由于他是一個妓女所生的兒子,所以在以色列人族譜里,不將他父親的名字列出,只用他的出生地 - 基列作為他父親的名字。他的母親不但是妓女,也不是一名妾,所以耶弗他沒有繼承家業的權利,他的弟兄就把他趕逐出去,因此他就成了陀伯地一幫匪徒的首領。

為什么長老們要召回耶弗他,邀他擔任抵御亞捫人的元帥呢?第一節說:“耶弗他是個大能的勇士。。”過去的基甸也被稱為“大能的勇士”(士六:12),相信這是上帝為以色列人受敵人欺壓時預備好的人才。

耶弗他在米斯巴(Mizpeh)將自己的一切話,陳明在耶和華面前。” --  在那個烏煙瘴氣的士師時代,耶弗他不只是大能的勇士,他還是一個敬畏耶和華的人。

C。士十一:12 - 28  “12耶弗他打發使者去見亞捫人的王說:‘你與我有什么相干,竟來到我國中攻打我呢?’13亞捫人的王回答耶弗他的使者說:‘因為以色列人從埃及上來的時候,占據我的地,從亞嫩河(Arnon)到雅博河(Jabbok),直到約旦河。現在你要好好地將這地歸還吧!’14耶弗他又打發使者去見亞捫人的王,15對他說:‘耶弗他如此說:以色列人并沒有占據摩押地和亞捫人的地。16以色列人從埃及上來,乃是經過曠野到紅海,來到加低斯(Kadesh),17就打發使者去見以東王說:<求你容我從你的地經過。>以東王卻不應允。又照樣打發使者去見摩押王,他也不允准,以色列人就住在加低斯。18他們又經過曠野,繞著以東和摩押地,從摩押地的東邊過來,在亞嫩河邊安營,并沒有入摩押的境內,因為亞嫩河是摩押的邊界。19以色列人打發使者去見亞摩利王西宏(Sihon),就是希實本(Heshbon)的王,對他說:<求你容我們從你的地經過,往我們自己的地方去。>20西宏卻不信服以色列人,不容他們經過他的境界,乃招聚他的眾民在雅雜(Jahaz)安營,與以色列人爭戰。21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將西宏和他的眾民都交在以色列人手中,以色列人就擊殺他們,得了亞摩利人的全地:22從亞嫩河到雅博河,從曠野直到約旦河。23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在他百姓以色列面前趕出亞摩利人,你竟要得他們的地嗎?24你的神基抹(Chemosh)所賜你的地,你不是得為業嗎?耶和華我們的上帝在我們面前所趕出的人,我們就得他的地。25難道你比摩押王西撥(Zippor)的兒子巴勒(Balak)還強嗎?他曾與以色列人爭競,或是與他們爭戰嗎?26以色列人住希實本和屬希實本的鄉村,亞羅珥(Aroer)和屬亞羅珥的鄉村,并沿亞嫩河的一切城邑,已經有三百年了。在這三百年之內,你們為什么沒有取回這些地方呢?27原來我沒有得罪你,你卻攻打我,惡待我。愿審判人的耶和華,今日在以色列人和亞捫人中間判斷是非。’28但亞捫人的王不肯聽耶弗他打發人說的話。”

所謂“先禮后兵”,耶弗他打發使者去質問亞捫人引發戰爭的動機,我們在這段經文里第一次看到古代兩個敵對的國家因邊界的糾紛而作外交的談判。爭論的焦點是從亞嫩河(Arnon)到雅博河(Jabbok),直到約旦河所圍繞的地方 。

亞捫人的立場是:以色列人從埃及上來的時候,占據了這片原本屬于他們的地方。現在他們要以色列人歸還這地。

以色列人的立場是:當以色列人從埃及上來,乃是經過曠野到紅海,來到加低斯(Kadesh)。摩西從加低斯差遣使者去見以東王,希望他能允准以色列人走王道過以東地(民二十一:14 - 21)。但以東王不允許,他們遂轉道經阿伯、以耶亞巴琳、安營在撒烈谷(民二十一:10)﹔再過亞嫩河,來到毗斯迦的山頂(民二十一:13 - 20)。由于亞摩利王西宏(住在希實本)不允他們經過,以色列人就在雅雜殺了他,奪得亞嫩河到雅博河,直到亞捫人的境界(民二十一:21 - 32)。過后,以色列人往北,占領了雅謝的鎮市,擊敗了巴珊王噩,奪取了他的土地,才返回安營在摩押平原。(民二十一:31 - 二十二:1)。換句話說,以色列人所占領的地方,從亞嫩河(Arnon)到雅博河(Jabbok),直到約旦河,不是屬于亞捫人,乃是亞摩利人之地(請看,以色列人從何珥山 到摩押平原的路程)。按耶弗他的說法,“以色列人住希實本和屬希實本的鄉村,亞羅珥(Aroer)和屬亞羅珥的鄉村,并沿亞嫩河的一切城邑,已經有三百年了。”出埃及早年派認為這三百年的說法是正確的,出埃及既然是在主前1446年,占領約但河東之地在主前1406年,這樣主前 1106年就標志著耶弗他作士師時代的開始。出埃及晚年派則持不同的看法,他們認為耶弗他不可能知道這個數字,他只是隨口丟出一個數字,我們不能用這數字來推算耶弗他作士師的年代。

這段經文最能顯示耶弗他并非“力大無腦”的人。他竟然熟悉以色列人進入迦南之前在約旦河東擊敗巴珊王噩和亞摩利王西宏的那段歷史,揭示亞捫人的王歪曲歷史的真相。究竟耶弗他是從哪里學的,聖經沒有說明﹔我們猜想他的妓女母親,出身雖然卑賤,卻給了耶弗他很好的教養。

D。士十一:29 - 33  “29耶和華的靈降在耶弗他身上,他就經過基列和瑪拿西,來到基列的米斯巴,又從米斯巴來到亞捫人那里。30耶弗他就向耶和華許愿說:‘你若將亞捫人交在我手中,31我從亞捫人那里平平安安回來的時候,無論什么人,先從我家門出來迎接我,就必歸你,我也必將他獻上為燔祭。’32于是,耶弗他往亞捫人那里去,與他們爭戰﹔耶和華將他們交在他手中,33他就大大殺敗他們,從亞羅珥(Aroer)到米匿(Minnith),直到亞備勒基拉明(the plain of the vineyards),攻取了二十座城。這樣,亞捫人就被以色列人制伏了。”

耶和華的靈降在耶弗他身上,他就經過基列和瑪拿西,來到基列的米斯巴,又從米斯巴來到亞捫人那里。耶弗他就向耶和華許愿說:‘你若將亞捫人交在我手中,我從亞捫人那里平平安安回來的時候,無論什么人,先從我家門出來迎接我,就必歸你,我也必將他獻上為燔祭。’”-- 耶弗他向耶和華的許愿是很令人費解的事。既然耶和華的靈已經降在他的身上,他清楚明白這場與亞捫人的爭戰是一場聖戰,許愿表示他沒有把握打贏這場仗。從他跟亞捫人作的談判,我們也知道他不只是一個勇士,他也非常熟悉以色列過去的歷史,我們因此推論,說他也熟悉摩西的律法,應該可以接受吧。律法絕對禁止以色列人獻人為祭(利十八:21,二十:2 -5,申十二:31,十八:9 -12),他怎么還會許下這樣的愿呢?有的學者將這節翻譯為:“我會將它分別出來,獻給神”,意思是:如果那件東西是配作燔祭,我會將其獻給神﹔但如果是人,或是狗,這個誓言就沒有效了。究竟要怎樣解釋這個許愿,我在下文再交待。

“于是,耶弗他往亞捫人那里去,與他們爭戰﹔耶和華將他們交在他手中,他就大大殺敗他們,從亞羅珥(Aroer)到米匿(Minnith),直到亞備勒基拉明(the plain of the vineyards),攻取了二十座城。這樣,亞捫人就被以色列人制伏了。”-- 果然不出所料,耶弗他不費吹灰之力,就擊敗了亞捫人,大獲全勝。

E。士十一:34 - 40  “34耶弗他回米斯巴,到了自己的家。不料,他女兒拿著鼓跳舞出來迎接他,是他獨生的,此外無兒無女。35耶弗他看見她,就撕裂衣服說:‘哀哉!我的女兒啊,你使我甚是愁苦,叫我作難了,因為我已經向耶和華開口許愿,不能挽回。’36他女兒回答說:‘父啊,你既向耶和華開口,就當照你口中所說的向我行,因耶和華已經在仇敵亞捫人身上為你報仇。’37又對父親說:‘有一件事求你允准:容我去兩個月,與同伴在山上,好哀哭我終為處女。’38耶弗他說:‘你去吧!’就容她去兩個月。她便和同伴去了,在山上為她終為處女哀哭。39兩月已滿,她回到父親那里,父親就照所許的愿向她行了。女兒終身沒有親近男子。40此后,以色列中有個規矩,每年以色列的女子去為基列人耶弗他的女兒哀哭四天。”

“耶弗他回米斯巴,到了自己的家。不料,他女兒拿著鼓跳舞出來迎接他,是他獨生的,此外無兒無女。”-- 從聖經的記載,如出十五:20 和 撒上十八:6,婦女擊鼓跳舞迎接凱旋歸來的將士是當時的習俗。耶弗他的獨生女歡歡喜喜地出來迎接卻變成了家庭大悲劇。

“耶弗他看見她,就撕裂衣服說:‘哀哉!我的女兒啊,你使我甚是愁苦,叫我作難了,因為我已經向耶和華開口許愿,不能挽回。’。。又對父親說:‘有一件事求你允准:容我去兩個月,與同伴在山上,好哀哭我終為處女。’。。兩月已滿,她回到父親那里,父親就照所許的愿向她行了。女兒終身沒有親近男子。”-- 究竟耶弗他是把女兒獻給耶和華作為燔祭,還是女兒終身沒有親近男子就等于是獻給耶和華,解經家眾說紛紜,到現在還沒有一個定論。如果耶弗他真的對摩西律法很熟悉的話,他應當知道,根據利二十七:1 - 8節,耶弗他的許愿是可以用錢贖回的,但他沒有這樣做。猶太學者如約瑟夫和斐羅,以及初期的教父們都認為耶弗他是獻上了女兒為燔祭,直到中世紀時,猶太學者今希(Kimchi,David)才開始認為,女兒只是被關在屋里,終身守童身。

雖然耶弗他名列《希伯來書》的信心英雄榜(來十一:32),我個人還是傾向于耶弗他將女兒獻上為燔祭的看法,因為當時以色列人的靈性已經一落千丈,耶弗他雖然對出埃及的歷史很熟悉,但并不表示他對律法很了解﹔基甸會鑄造金的以弗得讓人敬拜,耶弗他的獻女為祭就更加顯得以色列人已落到無可救藥的地步了。

。。。耶弗他因著在耶和華面前倉促地許愿,以致在制伏了亞捫人后,戰場上的勝利變成了一場家庭大悲劇,自己的獨生女成為了獻給耶和華的燔祭品,反映了當時迦南異教的習俗已經侵蝕了以色列人的宗教信仰和家庭生活。不要因為士師是上帝興起的,我們就以為他們的靈性超人一等﹔從基甸開始,我們就看見當時被上帝使用的人,在真理知識上仍是十分幼稚,對上帝的認識并沒有深度。 其實,就算那些被上帝重用的“大人物”,我們也不要以為他們是完人。在互聯網上的論壇,我就時常看到一些人故意指出某某著名的基督徒犯了什么錯,借此來打擊基督教的名聲。譬如,有人說約翰加爾文把塞以維特 (Servetus)燒死,因為后者寫了一本名為《三位一體謬誤》的書。雖然有人辯稱這不是加爾文親自判決,但不可否認此事與他有關。這是加爾文一生中最大的敗筆。我們不能因此事,就否定了加爾文在改革運動中所扮演的重大角色,更不能抹殺他的曠世巨著《基督教要義》對教義所作精辟的闡釋。聖經里也有這樣的例子,譬如大衛王是一個合神心意的王,但聖經并沒有故意掩飾他犯淫亂的罪(撒下十一章)。同樣的道理,上帝用我們這些“小人物”,不是因為我們聖潔無有瑕疵,而是他憐憫我們,給我們一個服事的機會罷了。 。。

F。士十二:1 - 7  “。。7耶弗他作以色列的士師六年。基列人耶弗他死了,葬在基列的一座城里。”

總之,耶弗他雖然出身寒微,母親也是妓女,這種背景的人通常會被世人輕視,但上帝定意要使用他,把靈澆灌在他身上,使他在戰場上得勝,拯救以色列民脫離亞捫人的手,作了以色列的士師六年。


看了耶弗他的生平事跡,現在我要問:耶弗他的“信”彰顯在哪里?

上一課的基甸、巴拉、參孫相比,我們一開始就看到耶弗他“。。將自己的一切話,陳明在耶和華面前。”(士十一:11)在與亞捫因邊界的糾紛而作外交的談判時,他如數家珍地講述以色列人在約旦河東與敵人交戰的歷史(士十一:12-28)。與亞捫人爭戰之前,他在耶和華面前許愿(士十一:30)。在當時無法無天、靈性一落千丈的時代,這些都顯示耶弗他的認識耶和華,也彰顯了他對耶和華的“信”。

2。來十一:32  “32我又何必再說呢?若要一一細說,基甸、巴拉、參孫、耶弗他、大衛、撒母耳和眾先知的事,時候就不夠了。。。”

《新譯本》:32我還要再說甚么呢?如果再要述說基甸、巴拉、參孫、耶弗他、大衛、撒母耳和眾先知的事,時間就不夠了。。。


接下來,“牧者”要引用大衛和撒母耳的“信”勸勉《希伯來書》的會眾。不過他說:“我還要再說甚么呢?。。時間不夠了。。”他已經一口氣引用了亞伯、以諾、挪亞、亞伯拉罕、撒拉、以撒、雅各、約瑟、摩西、約書亞、喇合、基甸、巴拉、參孫和耶弗他十五個人的“信”,如果再繼續下去,他在“講台上”的時間就不夠了。我在這個課程里也用了十一課(第四十三課至五十三課)講解他們的“信”,對于大衛、撒母耳和眾先知的“信”,我也不想太 囉嗦,大家可以參考聖經課程的《撒爾母記上》《撒母耳記下》。我在這里只說他們的一兩樣。

A。大衛:(撒上十六章至撒下二十四章,代上二十二章至二十九章)

對于一個被稱為“合神心意”的王(撒上十三:14), 我們對大衛的“信”根本就不用置疑。但他是否在行為上完全而“合神心意”呢?從行為上來說,我信手拈來可以找到許多例子看出他的合神心意,譬如:

(1)撒下六:1 - 2 “1大衛又聚集以色列中所有挑選的人三萬。2大衛起身率領跟隨他的眾人前往,要從巴拉猶大(Baale of Judah)將上帝的約柜運來。這約柜就是坐在二基路伯上萬軍之耶和華留名的約柜。”

代上十三:1 - 6 “1大衛與千夫長、百夫長,就是一切首領商議。2大衛對以色列全會眾說:‘你們若以為美,見這事是出于耶和華我們的上帝,我們就差遣人走遍以色列地,見我們未來的弟兄,又見住在有郊野之城的祭司利未人,使他們都到這里來聚集。3我們要把上帝的約柜運到我們這里來,因為在掃羅年間,我們沒有在約柜前求問上帝。’4全會眾都說可以如此行,這事在眾民眼中都看為好。5于是,大衛將以色列人從埃及的西曷河(Shihor)直到哈馬口(Hemath)都招聚了來,要從基列耶琳(Kirjath-jearim)將上帝的約柜運來。6大衛率領以色列眾人上到巴拉(Baalah),就是屬猶大的基列耶琳(Kirjath-jearim),要從那里將約柜運來。這約柜就是坐在二基路伯上耶和華上帝留名的約柜。”

這是大衛第一次召聚以色列的首領商議國事。什么國事?就是將上帝的約柜運來耶路撒冷。這樣的勞師動眾討論一個看似很簡單的問題值得嗎?我說非常值得。這叫作“民主”。現代漢語詞典中對“民主”下的定義是:“指人民有參與國事或對國事有自由發表意見的權利。”大衛可以自作主張把約柜運來耶路撒冷,這肯定是合神心意的一回事,因為他說:“。。在掃羅年間,我們沒有在約柜前求問上帝。”大衛可以繼續用祭司亞比亞他手里的以弗得(撒上二十三:6)求問耶和華,但他更渴望在約柜前求問上帝。大衛很有智慧地透過這種讓民眾參與“國事”的方法,把新興的以色列國的人民凝聚在一起。

把約柜安置在耶路撒冷有什么特別的意義?約柜在那里,上帝就在那里,那里就是國家的政治和宗教中心。藉著約柜,新興的以色列國就和昔日神權統治的以色列連接在一起,上帝過去怎樣看顧、保護和引導以色列,上帝現在也要看顧、保護和引導新興的以色列國。從這里,我們可以看見大衛遠比掃羅智慧聰明:

掃羅登基后,任由約柜繼續留在基列耶琳的亞比拿達的家中(撒上七:1-2)﹔他還冷血地殘殺挪伯城的祭司(撒上二十二:18-19),斷絕了自己求問耶和華的途徑。

大衛登基后,他把約柜運來耶路撒冷當作是一件國事,讓民眾參與討論﹔他聚集整三萬人跟隨他到亞比拿達的家中搬運約柜,并且還舉行隆重的慶祝典禮,迎接約柜的進城,成為全國人民最關心的一件事﹔在搬運約柜的過程中,利未人和祭司的地位重新被高舉,《歷代志上》的作者用了整章(十五章)來描述他們的參與。

所以,從這起事件,我們說大衛是合神心意的王,也不算過分。

(2)撒下十二:1 - 25 大衛犯了奸淫罪后,受到上帝差派的先知拿單的痛責。但他沒有逃避責任,誠心認罪悔改,勇敢地承擔一切的后果。詩篇三十二可以看出他的悔改不是裝假。

但無任如何,從行為上看,他不是一個完全的人,這樣也算是合神心意嗎?我在《撒母耳記下》第一課說:

大衛雖是一個合神心意的王,但他不是一個完全人。他在戰場上所向披靡,卻在品德上失足成千古恨。他淫別人之妻,再犯殺人親夫之罪,雖然誠心悔改得到上帝的赦免,卻要擔負其后果。大衛之家有子暗嫩亂倫其妹,有押沙龍陰謀造反,大衛自己也要下位出走,妃嬪被子奸污。國家方面,大衛也要面對示巴的反叛,以色列眾支派和猶大支派之間的爭論。此書最后以大衛作人口普查,把他對上帝的依靠轉移到人的身上,以致上帝懲罰他的百姓作結束。(完)

這樣,所謂大衛的合神心意,究竟是什么意思?

我在《撒母耳記下》第三十二課引用了唐崇榮牧師在《希伯來書歸正查經講座 - 第八十九講》的一段話:

。。我們都知道上帝的兒子叫作耶穌基督,但是誰知道?亞伯拉罕不知道,以撒不知道,雅各不知道,摩西寫了五本最初的聖經摩西五經,也不知道。到了約書亞也不知道。撒母耳,這樣與神親近的人也不知道,到了大衛的時候,他說「耶和華如此說,你是我的兒子我今日生你」(參:詩篇二:7)。感謝上帝!所以基督徒認識的上帝,是有父子關系三位一體的上帝,父生子,是永恆的降生。父子賜下聖靈,這是在永恆中間已經定了,在歷史中間成全的應許。那么,這樣,父、子、聖靈三位一體的道理最重要的觀念就是「生」。父在永世中間把子生出來,Eternal Generation 。這個后來在俄利根 (Origen, 約185-245) 的神學思想里面才提出來,在大衛的書信,大衛的詩篇里面,第二篇就講出來「你是我的兒子,我今日生你。」感謝上帝!亞伯拉罕不知道,以賽亞不知道,大衛知道。為什么呢?因為大衛明白上帝的心意,我再說,解釋大衛是「合神心意」,不要單單用字面那樣解釋,因為你要知道,「心意」、「旨意」、「永世的計划」、「心意中的心意」、「計划中間的中心」、「歷史中間的焦點」是「基督和他要救贖的教會」,這是大衛明白上帝的心意的真正的關鍵。感謝上帝!

是誰把上帝的兒子告訴我們呢?是大衛,所以你不必等約翰,不必等彼得,不必等這些新約耶穌道成肉身的使徒,在耶穌沒有降生以前一千年就有一個人,這個人與神交通到一個地步,神把他的心意告訴他,「我有兒子要賜下來!」這是第一樣。

。。大衛告訴我們的話,亞伯拉罕不能告訴我們,以撒不能告訴我們,雅各不能告訴我們,摩西不能告訴我們,約書亞不能告訴我們,所以猶太人到今天說,歷史上最偉大的猶太人就是摩西,我說「是的,在律法方面,他奠定了全世界法律的基礎,十條誡命對世界的貢獻太大了,但是在基督論,在神論,在救贖論,在道成肉身,在寶血救贖,這些的真理中間,無人出大衛之右,沒有人出其右,他是真正把神心意中的心意,向世人顯明出來。」(完)


大衛的“信”,還要我多說嗎?

   
B。撒母耳:(撒上一章至十二章,十五章,十六章,十九章,二十五章)

在以色列的歷史舞台上,撒母耳扮演的究竟是什么角色呢?我們可以用一句話來概括:“該做的他不能做,不該做的他反而要做。”我在《撒母耳記上》第十二課這樣 解釋:

什么是他“該做的他不能做”?他清楚知道,以色列是屬于上帝,上帝是以色列的王,這樣的神權政體才是上帝所喜悅的。作為士師,他認為應該這樣來治理以色列,但以色列的長老和民眾卻要他立一個王治理他們,像列國一樣(撒上八:5)。

什么是他“不該做的他反而要做”?當以色列人堅決要他立一個王治理他們的時候,他非常困惑,因為這不是上帝所喜悅。但當上帝命令他按眾人的意思選立一個王時,他更加大惑不解,明明知道這不是上帝的旨意,偏偏上帝要他違背自己的旨意而行,撒母耳的內心很掙扎。他不該膏立掃羅為王,但上帝吩咐他一定要做﹔他不該膏立大衛為王,但上帝吩咐他一定要做。

當一個領導人落到如此地步的時候,你是否覺得他很可悲?如果我是撒母耳,干脆就向上帝提呈辭職信,一走了之。但撒母耳不是。

“聽命勝于獻祭﹔順從勝于公羊的脂油”(撒上十五:22)他順從上帝的命令,不按自己的意思行。

他首先膏立了掃羅為王,當掃羅被上帝棄絕后,他又遵命膏立了大衛。在這種艱難的環境里,他成為一個代禱者,終日為王,為人民祈禱,直到他離世為止。他成為一個過渡的人物,親自監督,把“神權政治”和“士師秉政”的制度順利地轉到“王治制度”。從這一點,我們才真正地認識撒母耳這個領袖。聖經學者愛瓦德(Ewald)說:

“撒母耳是人類歷史上少數的偉大人物之一,這些偉人都是處身于危險困難的時代,以他們品格的力量,和無與倫比的精力,結束了從前一個優越的傳統 -- 起初,這樣作有違他們自己的心意,但是他們體會到其必要性,就全心全力投注其中,不惜自己受苦,遭人迫害,最終建立了一個更理想的系統。”

我不同意愛瓦德(Ewald)說的“王治制度”是“一個更理想的系統。”但絕對同意他說的,撒母耳是違背他自己的心意,結束了從前一個優越的傳統(神權政治),全心全力地 完成上帝交付給他的重任。(完)

對于撒母耳的“信”,我們還要多說嗎?


C。眾先知:

不管是口傳的先知,還是筆傳的先知,他們都是上帝的代言人,我們對他們的“信”,當然也不用多說了。


3。來十一:32 - 38  “。。。。33他們因著信,制伏了敵國,行了公義,得了應許﹔堵了獅子的口,34滅了烈火的猛勢,脫了刀劍的鋒刃﹔軟弱變為剛強,爭戰顯出勇敢,打退外邦的全軍。35有婦人得自己的死人復活,又有人忍受嚴刑,不肯苟且得釋放(注:"釋放"原文作"贖"),為要得著更美的復活。36又有人忍受戲弄、鞭打、捆鎖、監禁各等的磨煉,37被石頭打死,被鋸鋸死,受試探,被刀殺,披著綿羊、山羊的皮各處奔跑,受窮乏、患難、苦害,38在曠野、山嶺、山洞、地穴飄流無定,本是世界不配有的人。”

好了,“牧者”要引用的舊約信心的人物都已經說完了。接下來他就要很籠統地說明“他們因著信”所有的行為表現。這里的“他們”是誰呢?我要在下一課才和大家查考。


默想:

無名殉道者


來十一:32-38  “。。。。。。33他們因著信,制伏了敵國,行了公義,得了應許﹔堵了獅子的口,34滅了烈火的猛勢,脫了刀劍的鋒刃﹔軟弱變為剛強,爭戰顯出勇敢,打退外邦的全軍。35有婦人得自己的死人復活,又有人忍受嚴刑,不肯苟且得釋放(注:"釋放"原文作"贖"),為要得著更美的復活。36又有人忍受戲弄、鞭打、捆鎖、監禁各等的磨煉,37被石頭打死,被鋸鋸死,受試探,被刀殺,披著綿羊、山羊的皮各處奔跑,受窮乏、患難、苦害,38在曠野、山嶺、山洞、地穴飄流無定,本是世界不配有的人。”

太五:11-12 “11人若因我辱罵你們,逼迫你們,捏造各樣壞話毀謗你們,你們就有福了。12應當歡喜快樂,因為你們在天上的賞賜是大的。在你們以前的先知,人也是這樣逼迫他們。”


    當我小時候,每年夏天都會到祖父母家中住上一個星期。許多個午后,我會從祖父的書柜中找几本書,然后躺在后院的吊床上閱讀,其中一本是《福克斯的殉道者列傳》。對一個年輕女孩來說,這并不是一本好讀的書。但我卻被書中對基督殉道者的描述所吸引,他們拒絕否認自己的信仰,而被可怕的酷刑處死。

    希伯來書11章描述的是類似的故事。在列出一連串對上帝表現出無限信心的名單之后,便提到那些遭受各樣折磨和死亡的人,但書中只稱他們為「有人」(35-36節),并沒有記載他們的名字。然而38節卻稱他們為「世界不配有的人」,他們因著對耶穌的信心而勇敢受死。時至今日,我們聽到在世界各地仍有基督徒遭受迫害。我們許多人都沒有經歷過那樣的試煉。當我檢視自己的信仰,我不知道自己會如何回應那些殉道者。我希望我能有保羅的態度,雖然他說:「有捆鎖與患難等待我」(使徒行傳20章23節),但他卻期待喜樂地「行完我的路程」(24節)。我們對生命是否也抱持著這種信心的態度?

    行走真理之道,

    艱難處處纏繞﹔

    仍保喜樂之心,

    因主看為甚好。

    因有耶穌的喜樂,受迫害時亦能喜樂。

(取自《靈命日糧》2009年9月20日,作者:Cindy Hess Kasper)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與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