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希伯來書》 - 堅守主道,忍耐到底

第七課 - 宣告 - 基督耶穌的“名片”(六)

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經文:來一:1 - 4

主旨:“他洗淨了人的罪。。” --  什么是罪?如何洗淨?基督之血有何意義?

1。來一:1 - 4  “1上帝既在古時借著眾先知多次多方地曉諭列祖,2就在這末世,借著他兒子曉諭我們,又早已立他為承受萬有的,也曾借著他創造諸世界。3他是上帝榮耀所發的光輝,是上帝本體的真像,常用他權能的命令托住萬有。他洗淨了人的罪,就坐在高天至大者的右邊。4他所承受的名,既比天使的名更尊貴,就遠超過天使。”

《新譯本》:1上帝在古時候,曾經多次用種種方法,藉著先知向我們的祖先說話﹔2在這末后的日子,卻藉著他的兒子向我們說話。上帝已經立他作萬有的承受者,并且藉著他創造了宇宙(“宇宙”或譯:“諸世界”或“眾世代”)。3他是上帝榮耀的光輝,是上帝本質的真象,用自己帶有能力的話掌管萬有﹔他作成了潔淨罪惡的事,就坐在高天至尊者的右邊。4他所承受的名比天使的名更尊貴,所以他遠比天使崇高。

KJV:1 God, who at sundry times and in divers manners spake in time past unto the fathers by the prophets, 2 Hath in these last days spoken unto us by his Son, whom he hath appointed heir of all things, by whom also he made the worlds; 3 Who being the brightness of his glory, and the express image of his person, and upholding all things by the word of his power, when he had by himself purged our sins, sat down on the right hand of the Majesty on high; 4 Being made so much better than the angels, as he hath by inheritance obtained a more excellent name than they.


我在上兩課(第五課第六課)已經和大家查考了“兒子”的神性:

一、有關兒子的創造扶持宇宙萬有的工作:上帝已經立他(兒子)作萬有的承受者﹔兒子用他權能的命令托住萬有﹔上帝借著他創造諸世界。

二、有關兒子的位格:

A。兒子是上帝榮耀所發的光輝。這等于說,兒子和父神有著同樣的尊榮,他不是比父神低一級的神或受造物。


B。兒子是上帝本體的真像。這等于說,兒子和父神的實質相同 (homoousias),不是有相似的實質(homoiousias),他是聖子上帝。

從來沒有人看見上帝,只有獨生子耶穌基督是整個宇宙中唯一能向我們顯示父上帝的人﹔上帝隱藏的奧秘,那些用人的知識所不能捉摸,不能解釋的奧秘,都在兒子身上顯明出來。
 

今天,我要和大家查考的是:兒子的大祭司中保救贖的工作,因著他作成了潔淨罪惡的事,上帝將兒子升為至高,坐在他的右邊,又賜給他(兒子)那超乎萬名之上的名(腓二:9)。


2。來一:3  “他洗淨了人的罪,就坐在高天至大者的右邊。”

原文:


我在第二課已經解釋,《和合本》把名詞“潔淨” 作動詞解。《新譯本》和《呂振中譯本》的翻譯則按照原文直譯:

《新譯本》:“他作成了潔淨罪惡的事,就坐在高天至尊者的右邊。”

   《呂振中譯本》:“既成就了潔淨罪的事,便坐在高天『皇威』的右邊。”


《希伯來書》的“牧者”只用了一句話(原文四個字)就交待了“兒子”的救贖世人的工作。其實不然,他在下文強調兒子
比先知、天使、摩西、亞倫及所有承續他作祭司的人更尊貴時,“牧者”就很詳細地解釋兒子怎樣獻上自己作更美的祭物及作更美之約的中保。

我在這一課會簡單地講解“兒子”怎樣作成潔淨罪惡,救贖世人的工作。


2。來一:3  “他洗淨了人的罪,就坐在高天至大者的右邊。”

“兒子”與仆人“眾先知”相比,不只是在身份上,不只是在“話語”上,更不用說在“位格”上,最重要的是,這個“兒子”所做的,是仆人“眾先知”都不能做的:“他洗淨了人的罪”,包括了“眾先知”的罪。

A。什么是罪?原文是 (hamartiōn 復數)。我在解釋約壹一:7 “。。他兒子耶穌的血也洗淨我們一切的罪。。”說:

。。我們可以把罪分成“罪行”(或罪愆)和“罪性”。前者可以是單數或復數﹔后者則只有單數。在解釋羅三:9 “。。。猶太人和希利尼人都在罪惡之下。”我說:

這是羅馬書里“罪”的名詞的第一次出現。(動詞的第一次出現在羅二:12,華文聖經是翻譯為“犯了罪”)希臘文是 hamartia,是個單數字。保羅在羅馬書里不常用復數的罪字 (希臘文是hamartema 如羅三:25)。究竟單數型的罪字和復數型的罪字有什么不同呢?

原來,復數型的罪字一般上是指我們所犯的個別罪項。

單數型的罪字一般上是指我們的罪性,是一種可以控制我們的勢力,保羅時常把這罪性擬人化。(當然也可以指個別罪項)

保羅在這節經文(羅三:9)不是單說世人都犯了許多罪項,而是說,世人都被罪的權勢所控制,無法自拔。

附注 -

下列是几個常用的新約希臘文有關罪的字眼:

Hamartia/Hamartema - 射擊用語,沒有中靶,沒有做應該和能夠做到的地步。譬如,有沒有做個好丈夫。。(可三:28,羅三:25,林前六:18,約一:29等)

Parabasis - 跨過去,過了是非的分界線。在誠實和欺騙的分界線上,我們是否常常站在正確的一邊?難道從來沒有一次不良的行為或無禮的言語?(羅二:23,四:15,五:14,加三:19等)在羅馬書,保羅用這個字專指猶太人在言行上,違背或觸犯摩西律法的罪。 《和合本》將此字譯為“罪過”,但也有譯為“犯律法”(羅二:23),或“過犯”(羅四:15)。

paraptoma - 滑過去,人在溜冰滑倒的意思,不像parabasis帶有故意的意思。譬如,說溜了嘴,感情沖動,無法自制(羅四:25,太六:14-15,十八:3,林后五:19)。在羅馬書,保羅不但用這個字表示人犯了律法的罪,也包含了違背良心、道德規范及一切大小的罪。 《和合本》將此字譯為“過犯”。(在羅五:12 - 21,harmatia, parabasis 和paratoma 同時出現,我們要特別注意它們在意義上的微小差別。)

Anomia - 不法,明知故犯,離開常軌,反抗律法。(羅四:7,六:19,林后六:14,帖后二:7)

Opheilema - 債務,無法償付所欠的債,不盡責。沒有人敢說他對人或對上帝盡了完全的責任。(太六:12,羅四:4)  (完)

漢字“罪”的字源很難查考。按顧建平著《字解》(中華文華林出版,2007年),他說:

《說文解字》則說:

《辭海》(北京辭書出版社,1999年)則說:

罪 -- (1)作惡或犯法的行為。如罪大惡極。《墨子﹒經說上》:“罪,犯禁也。”

     (2)罪名。如盜竊罪,瀆職罪。

     (3)錯誤﹔過失。《孟子﹒公孫丑下》:“王曰:此則寡人之罪也。”

     (4)懲處﹔受刑。如待罪,畏罪。《書﹒舜典》:“流共工于幽州,放歡兜于崇山,竄三苗于三危,殛鯀于羽山:四罪而天下咸服。”

     (5)譴責﹔歸罪。《孟子﹒滕文公下》:“罪我者,其惟《春秋》乎〉”

     (6)受苦﹔痛苦。如受罪。

“罪”字還出現在《論語》:“獲罪于天,無所禱也。”《書經》:“夏氏有罪。。予畏上帝,不敢不正。”

總之,“罪”字從“網”,表示為非作歹的人逃不脫法網的制裁。《聖經》書卷,如《詩篇》和《箴言》就時常以“網羅”作為“罪”的圖像。如箴三:26  “因為耶和華是你所倚靠的,他必保守你的腳不陷入網羅。”箴二十九:6  “惡人犯罪,自陷網羅,惟獨義人,歡呼喜樂。”
 

對保羅來說,他在《羅馬書》里有時會為了在不同語境中強調細微的差別,而用了不同的希臘字,如 hamartia ,parabasis 和 paraptoma。但在《約翰福音》 和《約翰壹書》,約翰卻只用名詞 hamartia 或動詞 hamartano,并且還用了 krisis/krino (定罪 condemnation)。至于罪是指個別的罪項,還是罪性,我們就要從上下文來分辨。(完)


對人來說,“犯罪”就等同干了“罪行”,如殺人放火、作假見証、偷盜、奸淫。。。所以有的人說,他沒有犯罪,因為他沒有干這些罪行,他不用悔改。主耶穌糾正了這錯誤的觀念,他說:“他(聖靈)既來了,就要叫世人為罪、為義、為審判,自己責備自己。為罪,是因他們不信我﹔為義,是因我往父那里去,你們就不再見我﹔為審判,是因這世界的王受了審判。”(約十六:8-11)

不信基督怎么是罪呢?人認為不信基督是他自由的選擇,不是罪,是人權。但主耶穌說,這不是自由不自由的問題,而是有沒有降服真理的問題。把“犯罪”等同干了“罪行”,只是行為層次的討論﹔主耶穌卻說,人對神的態度,對絕對者的態度,才是決定 是否有罪的關鍵因素。唐崇榮牧師在新加坡的講經大會上曾說了一個比喻解釋約十六:9  “為罪,是因他們不信我。。”

有老師出了一數學題問學生: 2 + 2 = ?

一個答 3﹔一個答 5﹔一個答 6。。。。

每個學生都說自己的答案是對的,別人的答案是錯的。

老師說所有學生的答案都錯,答案應該是 4。

人問老師:為什么所有學生的答案都錯,只有你的是對?你有什么資格回答,是不是你唯我獨尊?

老師說:Because I am Mr Four! 所以是 4!凡是不接受 Mr Four,都是錯的。


因人假借自由踐踏真理,所以主耶穌說,人不信基督就是罪了!
 

:一、唐崇榮牧師著《罪、義、神的審判》

   二、遠志明牧師論罪一文 。  


B。他怎樣洗淨人的罪呢?

用水洗嗎?對人來說,水是用來清洗物品,所以自古以來,各國、各族、各民,不管什么宗教,都有類似“水洗”之禮,作為洗淨罪身的象征或實意。猶太人更不用說了,他們有淨禮(ablution),是遵照猶太教規,洗滌全身或身體某一部位的禮儀。含義有祈求淨化或表示奉獻。對于皈依猶太教者在入教之前,也要在淨身池行浸身禮。在福音書,我們看到施洗約翰用水給猶太人施洗,叫他們悔改(太三:11)。但接著他說,那以后要來的(耶穌基督)要用聖靈與火給他們施洗(太三:11),意思是這樣他們的罪才能真正被洗淨,才能得救。

水不能洗淨人的罪,什么才能洗淨人的罪,救贖人呢?

舊約聖經說:

因為活物的生命是在血中,我把這血賜給你們,可以在壇上為你們的生命贖罪。因血里有生命,所以能贖罪。(利十七:11)

(但不是公牛和山羊的血。。因為公牛和山羊的血斷不能除罪。)(來十:4)
 

新約聖經說:

因為這是我立約的血,為多人流出來,使罪得赦。(太二十六:28,可十四:24)

聖靈立你們作全群的監督,你們就當為自己謹慎,也為全群謹慎,牧養上帝的教會,就是他用自己血所買來的(注:或作"救贖的")。(徒二十:28)

上帝設立耶穌作挽回祭,是憑著耶穌的血,借著人的信,要顯明上帝的義。因為他用忍耐的心,寬容人先時所犯的罪。。(羅三:25)

現在我們既靠著他的血稱義,就更要借著他免去上帝的忿怒。(羅五:9)

我們借這愛子的血得蒙救贖,過犯得以赦免,乃是照他丰富的恩典。(弗一:7)

你們從前遠離神的人,如今卻在基督耶穌里,靠著他的血,已經得親近了。(弗二:13)

既然借著他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成就了和平,便借著他叫萬有,無論是地上的、天上的,都與自己和好了。(西一:20)

并且不用山羊和牛犢的血,乃用自己的血,只一次進入聖所,成了永遠贖罪的事。 若山羊和公牛的血,并母牛犢的灰,洒在不潔的人身上,尚且叫人成聖,身體潔淨,何況基督借著永遠的靈,將自己無瑕無疵獻給上帝,他的血豈不更能洗淨你們的心(注:原文作"良心"),除去你們的死行,使你們事奉那永生上帝嗎(來九:12-14)

按著律法,凡物差不多都是用血潔淨的,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了。(來九:22)

知道你們得贖、脫去你們祖宗所傳流虛妄的行為,不是憑著能壞的金銀等物,乃是憑著基督的寶血,如同無瑕疵、無玷污的羔羊之血。(彼前一:18-19)

我們若在光明中行,如同神在光明中,就彼此相交,他兒子耶穌的血也洗淨我們一切的罪。(約壹一:7)

并那誠實作見証的,從死里首先復活,為世上君王元首的耶穌基督,有恩惠、平安歸與你們!他愛我們,用自己的血使我們脫離罪惡(注:"脫離"有古卷作"洗去")(啟一:5)

我對他說:“我主,你知道。”他向我說:“這些人是從大患難中出來的,曾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淨了。”(啟七:14)


從以上的經文,可見耶穌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是唯一能洗淨人的罪,將人救贖的方法。 他的血除了有救贖的果效,新約的作者們也將其他几樣果效歸功于基督的寶血。神學家古德恩(Wayne Grudem)談到基督之血的意義時說:

。。。新約聖經常將基督的血與我們得救贖連在一起。譬如,彼得說:「知道你們得贖、脫去你們祖宗所傳流虛妄的行為,不是憑著能壞的金銀等物,乃是憑著基督的寶血,如同無瑕疵、無玷污的羔羊之血。」(彼前一:18-19)

    當基督以犧牲之死,為我們贖罪付上代價而死時,他的血就是他傾倒生命的清楚外証  --  「基督的血」意味著他的死有拯救意義的層面。雖然我們或許以為基督的血(作為他舍生命的証據)單單是指除去我們在神面前法定的罪疚  --  因為這是它的主要意思  --  但是新約的作者們也將其它几樣果效歸功于他的血:借著基督的血,我們的良心得潔淨了(來九:14)﹔我們得以坦然地在敬拜和禱告中來到神的面前(來十:19)﹔我們殘存的罪得以逐漸地被清除(約壹一:7﹔另參啟一:5b)﹔我們得以勝過那控告弟兄們的(啟十二:10-11)﹔并且我們得以從罪惡的生活方式中被拯救出來(彼前一:18-19)

    聖經對基督之血有許多的論述,因為它的流出是非常清楚的証據,說明了他是在執行法庭判決下喪命(也就是說,他被定罪至死,是以死償付了人間的法官和天上的神所加諸于他的懲罰)。聖經強調基督的血,也顯示了在基督的死和舊約里許多獻祭之間有清楚的關聯性﹔這些獻祭都牽涉到傾倒祭物的生命之血,它們都指向并預表未來的基督之死。(完)(抄錄至《系統神學》,更新傳道會出版,2011年三月)


順便一提,對付罪行(復數)和對付罪性(單數)是不同的。倪柝聲在這個問題上有獨到的見解。他說:


罪人兩面的需要:人自從吃了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被神趕出伊甸園之后,一面他失去了接受神生命的機會,不能完成神當初造人的目的﹔一面他犯了罪,成為罪人。為此,神不只要對付罪人的一面,同時也要對付人這一面。所以,神首先差遣基督來到地上,流出他的寶血,解決我們罪的問題,作了補救罪人一面的工作。然而神光用血拯救我們脫離罪,他的工作還是沒有完全。我們的罪得赦免還不夠成功神的目的,我們的罪得赦免,并沒有使我們回到神的心意里。所以我們不是罪得赦免了,就可以足意、歡喜、平安了。

罪好比一個工廠的產品,罪人好比工廠。罪的貨品固然銷滅了,但只要罪的工廠還在,就還是頂容易出貨。我們的心污穢至極,沒有一個人能夠把他的心拿出來給人看。人這污穢至極的心,不能用血洗淨,人的心必須換掉。主血的用處不是為洗人的心,主的血乃是為洗淨人一切的罪。血不能洗人污穢的心,血只能洗淨天良(就是良心)的虧欠。

我們得救的時候,乃是接受主血的功效,使我們罪得赦免,但主的血并沒有改變我們的心。我們得救之前,心不誠實,得救之后仍會說謊﹔我們得救之前貪心,得救之后仍有小貪心﹔我們得救之前不義,得救之后還是不義﹔我們得救之前污穢,得救之后還是污穢﹔我們得救之前很會吹毛求疵,得救之后仍然很狹窄。我們一旦得救了,就想,從今以后我可以一帆風順的作基督徒了。豈知不是這樣。我們發現,罪固然蒙主寶血洗淨了,但罪還是會源源不絕的來。因此,神不只需要用主的血來洗去我們已犯的罪,神還需要用一個方法,來除去我們那制造罪的工廠。工廠如果不除去,光對付產品,是本末倒置的,有一天產品還是要出來。所以要真正對付產品,一定要除去工廠。罪是已經對付了,但產生罪的人還在,所以人還要對付。

泉州有一個信徒,剛得救的二、三周時,很得勝、很平安。然而再過几周,又發脾氣如當初一樣,他就非常受攪擾。我就打一個比方對他說,有一次我遇到一個小孩,他的泥娃娃臟了,他要我代他洗。我說,不行,泥娃娃不能洗。他不聽我,還是要我洗,我只好替他洗。結果越洗越臟,洗到娃娃的毛都洗掉了,這個小孩就大哭。我就對他說,我早已告訴你,泥娃娃不可以洗的。不要哭了,我再買一個給你。我們就像泥娃娃一樣,光在外面洗罪, 結果越洗越臟,我們必須要從里面對付起,才能徹底解決罪的問題。

神兩面的救法  --  血與十字架:人的外面是罪,里面也是罪﹔人作出來的是罪,沒有作出來的也是罪。人實在是壞了,從里面壞了。我們好像一個債戶,欠人許多錢,沒有錢還債,主就來代替我們還所有的債。感謝主,主替我們還了錢,這幫助太大了。但是我們“賺一千,吃千二”,我們的主替我們還了錢,但我們卻又要借債了﹔我們是有借債之癖,靠借債過活的人。我們的罪得赦免,我們還是犯罪﹔我們這人乃是罪人,是由罪組成的。所以我們不單要對付罪,更要對付人。對付罪是用基督的血,對付人則是用基督的十字架。

血是為洗罪,為除去人外面罪的行為﹔沒有血,人在神面前就不能得救贖。十字架是為治死舊人,除去人里面罪的性情。聖經從始至終沒有說,血能夠洗淨人的“我”、“自己”、“舊人”、“自我”,或“肉體”。就好像泥娃娃沒有辦法洗淨一樣。聖經解決罪人的方法,乃是說“除掉他”。這就是十字架。十字架就是把舊人除去,把舊人釘死(羅六:6)。全部聖經里沒有一處告訴我們,血能洗淨我們的自己、舊人、私欲、肉體等。有一個朋友寫詩說,“私欲罪惡,寶血洗清 。”這是不對的。私欲是用十字架釘死的(加五:24),因為私欲不是外面的行為,乃是里面的性情。我們必須小心分辨基督的血與十字架的功用。

聖經里關于血的教訓

舊約:現在我們要作一點查經的工夫,看看聖經如何說到血。首先我們要看利未記十七章十一節:“因為活物的生命是在血中﹔我把這血賜給你們,可以在壇上為你們的生命贖罪﹔因血里有生命,所以能贖罪。”舊約里有三百多次說到血,但別的地方沒有一次說到血的功用,只有利未記十七章十一節這里說到。這是舊約唯一的一處,告訴我們血的功用乃是為贖罪。

四福音:第二,我們要看四福音如何說到血。四福音中說到血的地方不多,馬太福音二十六章二十八節,主被賣前告訴門徒:“這是我立約的血,為多人流出來,使罪得赦。”說出血作什么用。血使罪得赦免。主臨死前一夜向人解釋,血的作用乃是為了使罪得赦。這不像摩登派的人所說,血不過是犧牲的表示。不,基督的血乃是為贖罪。

使徒保羅:我們再看使徒時代人對血的看法如何,首先我們來看看使徒保羅怎么說。保羅在羅馬書三章二十五節說,“神設立耶穌作挽回祭,是憑著耶穌的血,借著人的信,要顯明神的義。因為他用忍耐的心,寬容人先時所犯的罪。”“挽回祭”在希臘文就是“施恩座”。約柜上面平平的蓋子,稱為施恩座。約柜里面有律法,能控告我們,定我們的罪﹔但作為施恩座的蓋子蓋在上面,表明一切的罪都在施恩座底下,神看不見了。保羅說這施恩座就是主耶穌,并說這是神憑耶穌的血設立的。

曾經有一位安息日會的信徒,把十誡挂起來,卻將其中第四誡剪去留空,以告訴人今天人不守第四誡,就是不守安息日。其實,人就是守了安息日,只要他犯了其他任何一誡,他就是犯了十誡。

但是感謝神,主耶穌今天作了我們的施恩座,他坐在律法之上,律法不能再控告我們。你若有本事把主耶穌挪開,你就有本事叫律法再控告我們(羅八:33-34)。

在以弗所書一章七節,二章十三節,希伯來書九章十二至十四節、二十二節說到,基督流血是為贖罪。血乃是為洗罪,血不是為洗心,因為人的心太壞了,無法用血來洗。人心比萬物都詭詐(耶十七:9),一切的污穢都是從心出來的(可七:23)。血不是叫壞心變成好心,血只是為洗罪,叫所犯的罪得潔淨。聖經里沒有一節告訴我們,主的血洗淨我們的心。有人也許要說,希伯來書十章二十二節說到血洗淨我們的心。但這節的心乃是良心。良心乃是與罪有關的,人有罪,良心就不平安﹔人一有罪,就不敢到神面前,與神就有了間隔,不敢見神,害怕見神。但耶穌的血已經流了,神不能不義,他不能不洗淨我們的罪。我們欠了罪的債,替我們還債的就是血﹔主耶穌已經流了血,所以神不能不算數。有基督擔當了我們的罪,神就不能再向我們討債了。一張債契只能討回一次的債,不能討回兩次的債。我們有這樣的信心,良心就不會再覺得虧欠了。

有人問我說,我們是藉神的公義得救,或藉神的恩典得救?我回答他說,我們是藉神的公義得救。神的兒子從出生到釘十字架受死為止,是恩典的事﹔然而神的兒子自十字架被舉起以后,乃是神公義的事。主已經死了,神就不能不赦免。神不叫他的兒子來死,是可以的,神不過是不恩而已﹔但神既叫他的兒子死了,他就不能不赦免我們,因為神不能不義。不義乃是罪,神是無罪的,因此,神不能不義。主耶穌既流了血,神就不能不赦免相信主耶穌的人。

使徒彼得:第四,使徒彼得在彼得前書一章十八至十九節說,“你們得贖,脫去你們祖宗所傳流虛妄的行為,不是憑 能壞的金銀等物﹔乃是憑基督的寶血,如同無瑕疵無玷污的羔羊之血。”聖經里沒有一次告訴我們,罪是藉十字架對付的,舊人才是藉十字架對付的。聖經乃是告訴我們,罪是藉基督的寶血對付的。

使徒約翰:第五,使徒約翰在約翰壹書一章七至九節說,神兒子耶穌的血洗淨我們一切的罪。我們的心壞透了,連神都沒法子洗,但我們的罪,神有法子洗。在汕頭聚會時,有一天早晨六時,一位中年姊妹來哭說,一定要見我。這姊妹很不好,她是寡婦,行為放蕩,有點錢,常常犯怪異的罪。她來找我說,“我犯了許多罪,我的良心不平安,不知道神會不會赦免我?”我就舉約翰壹書一章九節對她說,一切的罪都可得赦免。無論你以為可赦免的罪,或不可赦免的罪﹔你以為有禮的罪,或粗魯的罪﹔你以為有道德的罪,或不道德的罪,只要是你所能點出的罪,都包括在這“一切”之內,甚至你不能點出的罪,也都包括在這“一切”之內了。

她說,“但是我太壞了,神恐怕不赦免我。”我就對她很凶的說(但心里沒有惡意),“你知道你在這里疑惑誰的話么?你乃是疑惑信實的神,你乃是疑惑愛你的神,你乃是疑惑那位不能說謊的神。你知道你犯了多大的罪么?你一生所犯的罪全都加起來,還沒有你在這里所犯的罪大。懷疑神和他的話乃是人所能犯最大的罪。”她立刻就破涕為笑的說,“這樣,神果真赦免我了!”我看到她快樂的樣子,才第一次知道什么叫“破涕為笑”。第二天早晨她又來了,她說,“我的罪是赦免了,但我的罪有許多疤痕,不好看,怎么辦?”我說,“你再來讀約翰壹書一章九節下半節,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神兒子耶穌的血能將你的罪洗淨,好像你從來沒有犯過罪一樣。既然神已經記不起你的罪,你也不應當記起你自己的罪﹔你要忘記你的罪,忘記弟兄姊妹的罪,也忘記別人一切的罪。不然,你的記性就比神更好了。”

約翰也在啟示錄一章五節末了說,“他愛我們,用自己的血使我們脫離罪惡。”神乃是用自己的血來洗淨我們的罪,使我們脫離一切的罪惡。我們從舊約和新約能夠看見,血乃是為對付罪,為贖罪,為洗淨罪的。基督的寶血已經為我們流了,神是公義的,他必須赦免所有靠他兒子的血來到他面前的人。所以,如果有人不信聖經這些話,就是把神當作說謊的(約壹五:9-10)﹔把神當作說謊的人,乃是犯了第一大罪。我們不該疑惑神的話,神說我們的罪赦免了,我們的良心的虧欠已經洒去了,我們就當存誠心,和充足的信心,來到神面前。( 倪柝聲《在基督耶穌里》)


3。來一:3  “他洗淨了人的罪,就坐在高天至大者的右邊。

大家還記得在分析來一:1-4 句子的時候(第二課),我說“他(兒子)就坐在高天至大者的右邊”是這段經文(1-4節)的第二主句嗎?“牧者”說上帝將兒子升為至高,坐在他的右邊,是因為基督作成了潔淨罪惡的事﹔這是基督作為大祭司中保救贖世人的工作。

在下一課,我要和大家解釋坐在上帝右邊的意義,以及基督從上帝那里承受了怎么樣的名。


默想:

神學家古德恩談“新約聖經描述出基督贖罪(atonement﹔定義:基督的贖罪是基督為要贏得我們的救恩,而以他的生命與死亡所做的工作。)的四個層面”(抄錄自《系統神學》,更新傳道會出版,2011年三月)

    基督贖罪的工作是一個復雜的事件,它在我們身上產生几個果效,所以我們可以從几個不同的方面來看基督的贖罪。

    我們身為罪人有四個需要,而基督的死滿足了上述這些需要:

    第一,我們應當承受罪的懲罰而死。

    第二,我們應當背負神對罪的忿怒。

    第三,我們因罪而與神隔離。

    第四,我們被罪惡和撒但的國度捆綁。

    新約聖經使用不同的詞匯來描述基督的死如何滿足了上述這些需要,我們在此將檢視其中比較重要的四個詞匯:

    (1)犧牲(Sacrifice)

    為了替我們承擔因犯罪所應接受的死亡懲罰,基督為我們成為祭物或犧牲而死。「(他)在這末世顯現一次,把自己獻為祭,好除掉罪。」(來九:26)

    (2)挽回(Propitiation)

    為了平息我們所當承受的神之忿怒,基督為我們的罪作了挽回祭。「不是我們愛神,乃是神愛我們,差他的兒子為我們的罪作了挽回祭﹔這就是愛了。」(約壹四:10)

    (3)和好(Reconciliation)

    為了使我們不再與神隔離,基督將我們帶回與神的交通中,使我們與神和好。保羅說,神「借著基督使我們與他和好,又將勸人與他和好的職分賜給我們。這就是神在基督里叫世人與自己和好」(林后五:18-19)。

    (4)贖回(Redemption)

    因為我們是被罪惡和撒但捆綁的罪人,需要有人將我們「贖回」脫離那捆綁。當我們想到贖回時,就會想到「贖金」 (ransom):贖金是用來將人從捆綁或被擄之中買贖出來所付的代價。耶穌論及自己時說:「因為人子來,并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并且要舍命,作多人的贖價。」(可十:45)假如我們問,基督的贖金是付給誰的,那么我們必須明白,人間付贖金的譬喻并沒有在每一細節上都吻合基督的救贖。雖然我們被罪惡和撒但捆綁,但沒有「贖金」要付給罪惡或撒但,因為他們沒有權能要求這筆贖金,而且我們的罪所冒犯的那一位聖潔者、那一位要求所有罪惡都需付罰金的,也不是撒但。正如前面所討論過的,為我們的罪而當受的懲罰是由基督來承擔,并且由父神接納了。但是我們不能說是付「贖金」給父神,因為并不是他捆綁我們,而是撒但和我們的罪捆綁了我們的。所以在這一個點上,贖金的觀念并不適用于基督贖罪的每一細節。我們在此只要明白,代價(基督的死)已經付清了,而結果乃是我們從捆綁中被「贖回」了。

    我們是從撒但的捆綁下得著救贖的,因為「全世界都臥在那惡者手下」(約壹五:19),而當基督來時,他以死「釋放那些一生因怕死而為奴仆的人」(來二:15)。事實上,父神「救了我們脫離黑暗的權勢,把我們遷到他愛子的國里」(西一:13)。

    至于從罪的捆綁下得釋放,保羅說:「這樣,你們向罪也當看自己是死的﹔向神在基督耶穌里卻當看自己是活的......罪必不能作你們的主,因你們不在律法之下,乃在恩典之下。」( 羅六:11,14)我們已經從罪疚的束縛下,和轄制我們生命的罪的權勢捆綁下,得釋放了。(完)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