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希伯來書》 - 堅守主道,忍耐到底

第九課 - 聖子比天使更尊貴

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經文:來一:4 - 14

主旨:

《希伯來書》的“牧者”開門見山地對會眾講述了他的《基督論》后(來一:1-3),就立刻說這個“兒子”耶穌基督“所承受的名,既比天使的名更尊貴,就遠超過天使。”天使在猶太裔基督徒腦海里占有一定的位置,他們可能質疑“兒子”耶穌基督不過屬于天使一類,所以“牧者”引用舊約七處經文駁斥這個說法﹔他也告訴會眾天使其實是“服役的靈、奉差遣為那將要承受救恩的人效力。”會眾要聽的不是天使的話﹔會眾要聽的應當是“兒子”耶穌基督的話!

走筆至此,驚聞一名20歲的男子(蘭扎 Adam Peter Lanza)帶槍進入美國康涅狄格州紐敦(Newtown, Connecticut)的桑迪胡克(Sandy Hook)小學,亂槍掃射,打死20名十歲以下的學生,以及包括校長和教師在內的六名成年人。這種慘絕人寰的槍殺事件已經不是第一起,而是美國過去五個月來發生的至少第四起嚴重槍擊案,也是繼2007年弗吉尼亞理工大學槍殺案導致 32 人死亡以來第二嚴重校園槍殺案。但這次受害者多數是幼小學生,其震撼力卻有過之而無不及。

無獨有偶,同一天(2012年十二月14日),中國河南信陽市光山縣文殊鄉陳棚村完全小學發生一則慘案。一男子持刀在小學門口砍傷小學生 22人,群眾 1人。有媒體說嫌犯行凶是受“末日”(古瑪雅人對2012年12月21日是“世界末日”的預言)謠言的影響。

殺孩子,砍孩子,天誅地滅!因為主耶穌特別愛小孩,他說:“讓小孩子到我這里來,不要禁止他們,因為在天國的,正是這樣的人。”(太十九:14,可十:14,路十八:16)難怪有傳說,每個小孩身邊都有一個守護的天使。一個小孩被殺,被砍,被虐待。。天使哭著回去稟告主耶穌。。。
 

部分被槍殺的學生

Twenty-seven angel wood cut-outs are set up on hillside in memory to the victims of an elementary school shooting in Newtown, Connecticut, December 16, 2012.

點擊播放

中國河南男子闖入小學砍傷22名小學生
點擊播放

 

1。來一:3 - 4  “。。他洗淨了人的罪,就坐在高天至大者的右邊。4他所承受的名,既比天使的名更尊貴,就遠超過天使。”

《新譯本》:3。。他作成了潔淨罪惡的事,就坐在高天至尊者的右邊。4他所承受的名比天使的名更尊貴,所以他遠比天使崇高。

KJV:3。。when he had by himself purged our sins, sat down on the right hand of the Majesty on high﹔4 Being made so much better than the angels, as he hath by inheritance obtained a more excellent name than they.


在查考這節經文之前,我先請大家閱讀這一章《天使論》(殷保羅著的《慕迪神學手冊》,福音証主協會出版,1992年)。 這是從聖經所提到有關天使的點點滴滴,整理出來,是可信的。至于一些猶太人、天主教和外邦人的“人本”《天使學》,如《古國天使  -- 天使學》,大家就不要浪費時間去閱讀了。

《希伯來書》的“牧者”開門見山地對會眾講述了他的《基督論》后,就立刻說這個“兒子”耶穌基督“所承受的名,既比天使的名更尊貴,就遠超過天使。”

為什么“牧者”將“兒子”基督的名跟天使的名相比呢?

理由有二:

一、有些猶太裔基督徒很可能受到猶太教的人本“天使觀”(特別是來自兩約之間的次經/偽經,如《以諾壹書》 )的影響,把天使的地位過分推崇。對于現在的基督徒,我們當然不會把次經之一的《以諾壹書》視為正典,但對于新約時代(主后二世紀之前)的猶太人和猶太裔基督徒,次經書卷對他們來說是具有權威的宗教文獻。我要在這里抄錄兩段文字供大家參考:一是聖經學者黃錫木博士的《典外文獻的歷史處境 -- 舊約次經在猶太教群體的地位》(取自《聖經正典與經外文獻導論》,基道出版社與國際聖經協會聯合出版,2001年)﹔另外一段是《以諾壹書》第六至第十章,有關創世記第六章“上帝的兒子和人的女子們交合生子”的解釋。


A。舊約次經在猶太教群體的地位


。。若我們的推想  --  不同的猶太教群體采用過不同「長度」的正典經目(包括不同的次經)  --  是正確的話,則次經在猶太教群體中是否就取得了「正典」的地位呢?我們必須了解,這些分別出現在不同地區的正典經目里的次經經卷,始終并不能如希伯來文聖經正典一般,在整個猶太教群體中普遍擁有「正典」的地位。然則,我們又當如何看這些在歷史上曾被個別猶太群體納入正典、卻不見于希伯來文聖經的次經書卷呢?時至今日,我們一般所持「正典即聖經」、「聖經即正典」的觀念,自然不容易理解這「正典」與「聖經」傳統之間的差異﹔然而,對這差異的了解,正正有助我們以更客觀的態度來看待次經及偽經書卷,復還它們在信仰教化上的應有地位。關于這論題,森德伯格區分「聖經」與「正典」的觀點頗值得我們留意。

森氏認為,我們今日「聖經即正典」、「正典即聖經」的觀念,并不適用于昔日。在早期教會時期,「聖經」是具有權威的宗教文獻,而「正典」則是一系列有限而固定的聖經文獻,二者必須加以區分﹔按此定義,「聖經」一詞亦可以包括次經和偽經在內。這種把「正典」和「聖經」加以划分的觀點,于近年在學朮界廣被接受。在這個觀念下,森氏討論了次經的地位。他指出,在聖卷類別還未完全被確立為「正典」之先,次經在猶太人的群體中已享有「聖經」的地位。

從今日存留下來的《七十士譯本》保存了舊約次經書卷的情況看來,舊約次經顯然也是猶太教聖經最重要的譯本(如《古希臘文譯本》(注:為分辨較早期的希臘文譯本與公元三世紀及其后以翻頁書形式出現的《七十士譯本》,有學者建議稱前者為《古希臘文譯本》(英文:Old Greek Translation﹔或簡稱 OG)。主要原因是:以翻頁書形式流傳的《七十士譯本》是大公教會的舊約聖經,當中明顯包括某些次經書卷﹔而最早期(公元前三世紀)的《古希臘文譯本》則只有五經部分。)的一部分﹔誠如前述,那些使用希臘文聖經的猶太群體可謂已將次經納入個別地區的正典內。不過,我們要留意,今天載錄于《七十士譯本》的次經經目并不一定源于二世紀前的猶太教傳統。這問題涉及二世紀前古卷流傳的方式。

由于古代的書本主要以「卷軸」方式制成,用此技朮制成的紙卷不能太長,因為太長的紙卷除不便展開閱讀外,外圍紙頁之間的接縫亦容易破裂,因此,每卷紙卷可載錄的篇幅有限,而整卷聖經就必須分成几個紙卷流傳。既然沒有一卷完全載有整本《七十士譯本》的書卷,又如何能確知所流傳下來的《七十士譯本》的整體經目?甚至連次序也無從追溯(注:這樣的質疑雖然合理,但卻不能視為絕對,因為類似的質疑也可應用在其它「正典」書卷上。按此理推斷,我們將無從引証其它正典書卷必然見于原來的《七十士譯本》或《古希臘文譯本》!)。直至大約公元二世紀末、三世紀初,才出現仿似今天的書本釘裝方式的「翻頁書」(注:另有一點是不可忽略的。「翻頁書」之興起固然因為使于使用的緣故,但另一方面,這也可能反映基督教教會藉此建立自己的特色,藉以抗衡猶太教的傳統。因為傳統猶太人都以卷軸的方式來抄錄聖經,例如在死海古卷的文庫中,每一聖經書卷都分別以一卷軸來載錄。)。相對于卷軸式抄本,翻頁書的釘裝明顯較為堅實,可載錄較長的篇幅。因此,嚴格來說,只有在翻頁書的抄本中,我們才能清楚看到《七十士譯本》中所有書卷及其排列次序。然而,問題是:所有《七十士譯本》的翻頁書抄本,如四世紀的《梵蒂岡翻頁書抄本》和《西乃翻頁書抄本》,以及五世紀的《亞歷山太翻頁書抄本》,均源自基督教會,并非屬猶太教群體的傳統。換言之,今天《七十士譯本》的書卷經目,確實只能反映一個「基督教式」、而非原來「猶太教式」的傳統。

雖然我們無法証實猶太教群體在公元二世紀前所使用的《七十士譯本》的次經經目,然而,我們至少可以肯定的是:在二世紀前,一般猶太人的心目中,除了希伯來文的正典書卷外,至少還有某些次經書卷也擁有「聖經」的權威﹔而他們眼中的《七十士譯本》,大概也會包括部分(或全部)這些次經書卷。

其實,在公元二世紀之前,次經書卷的使用也并不限于《七十士譯本》的讀者群﹔有証據顯示,那些不曾使用《七十士譯本》的群體也會使用次經,昆蘭群體就是明顯的例子。在昆蘭文庫所發現的聖經經卷中,除希伯來文正典經卷外,確實還有一些次經的殘卷,如《便西拉智訓》的希伯來文抄本、《多比傳》的希伯來文和亞蘭文抄本、《耶利米書信》和《詩篇一百五十一篇》的希臘文抄本﹔也有一些今天界定為偽經的經卷,如《以諾一書》的亞蘭文抄本、《禧年書》及「十二族長遺訓」中的《拿弗他利遺訓》和《利未遺訓》的希臘文抄本等。所有見于昆蘭文庫的書卷,雖然并非都有聖經般的權威(事實上,大多數在昆蘭出土的文獻都不屬聖經類別,如《社群守則》或對個別經卷的注釋,一般稱為「別沙」pesherim 等等),但毫無疑問,在一個如昆蘭群體般保守的猶太教群體里,竟也會使用并保存了一些只見于《七十士譯本》而未見于希伯來文聖經的次經書卷,這一點是重要的。(注: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就如我們無法証實猶太教群體在二世紀前所使用的《七十士譯本》的經目一樣,我們同樣不能從散布在不同洞穴中的書卷,確知昆蘭群體所使用的「正典」實際上包括了什么書卷﹔基本上,昆蘭群體從沒有指出什么是正典文獻,什么是非正典文獻。)

此外,另有資料顯示,當時有些會堂在「贖罪日」有誦讀《巴錄書》的習慣,可見次經在早期拉比時期的群體中曾具有一定的傳承價值﹔而新約聖經引用(無論是直接或間接)次經的尋常現象,更為次經被當時猶太教群體普遍接受提供了明証。至于新約的猶大書對《以諾一書》的引用更與引用正典書卷的方式無異,可見次經在公元二世紀前的猶太教群體中實在具有相當特殊的權威地位。

然而,這些向來擁有「聖經」地位的次經,卻沒有普遍被視為「正典」。在《土西他》之《論手》(2.13)中有一句重要的話:「《便西拉智訓》(注:《便西拉智訓》確實是一卷非常普及的作品,一直以來都被傳閱和引用。參《巴比倫他勒目》之《論節日獻祭》13a﹔《論議會》lOOb﹔《論叔娶寡嫂的婚姻》63b﹔《論第一道門》92b﹔《論經期不潔》16b﹔參Wigoder, ed. “Apocrypha and Pseudepigapha” in The Encyclopedia of Judaism ,p.68。《便西拉智訓》的希伯來文原稿,被發現于瑪撒大和古開羅的舊書庫。)和其后的書卷,并不弄污雙手(注:拉比宣稱聖經可以「弄污雙手」,為使聖經免受不小心或不合宜的對待,倘若人每次接觸聖經后均洗手,便不會漫不經心地弄污聖經了。另一可能的解釋是,當人碰著書卷之際,人內在的不潔便告呈現出來,因此,說一書卷會「弄污雙手」,就等于承認該書卷的神聖來源和性質。)」按劉易斯的意見,這「其后的書卷」就是指次經而言。若然,這是在拉比文獻中惟一明確否定次經的「正典性」的言論。事實上,拉比的討論也絕少談及次經,這現象多少表明當時根本沒有將這些次經(包括偽經)視為正典,故在當時的群體中也自然不會引起任何有關正典問題的爭議。

總括而言,約在公元二世紀之前,源自猶太教的舊約次經(甚至有些我們稱為「偽經」)書卷,在猶太教中原是一重要的書卷系列﹔在希伯來文聖經三類書卷(五經、先知書和聖卷)中,舊約次經很可能就屬于「聖卷」的類別。「聖卷」正典地位的確立,顯然較其它兩類書卷為晚。就在聖卷類書卷的正典地位尚待確立之際,這些「次經」書卷曾一度成為猶太教群體所使用的書卷,甚至被個別地區的猶太教群體納入「正典經目」﹔換言之,部分地區的猶太教群體曾沿用不同「長度」的正典經目。倘若公元二世紀前的《七十士譯本》確實包括某些次經書卷,那么,使用這譯本的群體可能就是其中一個接受次經為正典的群體。雖然這類群體只是少數,大部分的猶太教群體普遍都沒有視次經為正典,但從上述個別猶太教群體曾有使用書卷的種種跡象看來,我們有理由相信:在公元二世紀前,次經(包括某些偽經,如《以諾一書》)書卷在絕大部分、以至整體的猶太教群體(包括昆蘭群體)中,實具有「聖經」的權威。關于這點,森德伯格對「聖經」和「正典」定義的界分是相當可取的。

直至「聖卷」類書卷的正典地位逐漸確立之后,次經書卷才從希伯來文聖經中完全被剔除。自此之后,使用希伯來文聖經的群體就已絕少保存次經的傳統了,就連載錄或談論次經書卷的古代猶太教文獻也不多﹔在拉比文獻中,只提及《便西拉智訓》,除此以外,就沒有提及其它次經書卷了。隨著希伯來文聖經正典漸趨穩定成形,后期文獻更越來越少談及次經了。

時至今日,在猶太教群體的聖經正典里,次經和偽經這兩系列己可說是沒有位置,甚至為一些猶太教學者所藐視。這種態度大概可追溯至公元二世紀之后,當次經書卷漸漸成為早期基督教會舊約聖經的一部分時(參《舊約次經在基督教會歷史的地位》一文),猶太教的獨特性亦進一步受到威脅,大概自這個時候開始,次經書卷在猶太教群體里的權威就越來越受到貶抑了。(完)


B。《以諾壹書》第六至第十章,關于天使和宇宙的事,講述天使和人的女子們交合生子,因此人類敗壞。

(請大家注意,滿紙都是天使的名,并添油加醋地描述《創世記》第六章天使和人的女子們交合生子的故事。)

第六章

當義人的孩子們增多的時候,他們會生育美麗而標致的女兒們。這時候天堂的天使們很渴望與他們說話:來,讓我們選擇自己的妻子,就從那些人的女兒中挑選吧。天使們的領袖西姆扎斯(Semjaza)對天使們說:我擔心你們會不同意這樣的契約,而最后我一個人將遭到最嚴重的處罰。天使們齊聲回答道:我們發誓,并相互詛咒,我們決不用背棄契約的方式來做這件事。然后,他們相互發誓并詛咒,以限制所有二百人中的每一個﹔在赫蒙山上(Mount Hermon)他們發誓并相互詛咒以約束自己,以下是他們中領袖的名字:其中最高的領袖是薩姆拉斯(Samlazaz),其他的領袖是:阿拉克巴(Araklba),雷密爾(Rameel),寇克博爾(Kokablel),泰姆爾(Tamlel),拉密爾(Ramlel),丹諾(Danel),伊斯皮爾(Ezeqeel),巴拉克卓(Baraqijal),埃索爾(Asael),阿梅勒斯(Armaros),白特爾(Batarel),安內爾(Ananel),載克爾(Zaqlel),薩姆斯皮爾(Samsapeel),賽特爾(Satarel),圖爾(Turel),扎姆卓爾(Jomjael),賽瑞爾(Sariel)﹔以上是他們的十位領袖。

第七章

之后他們給自己選妻子,但是這個過程中他們污損了自己的行為。因為天使們教他們的妻子學習各種有關植物的知識。然后天使與他們的妻子生下了高三千厄爾(ell)的巨人。這些巨人消耗掉(凡人們)大量的糧食,當凡人不能在供養巨人的時候,巨人就開始吃人。并殺死和吃掉鳥類和各種動物,并把血當作酒而相互慶賀。大地無法容忍而對這些不守法的那些巨人提出訴訟。

第八章

天使中的阿薩謝爾(Azazel)教受罪的人們制作刀劍和盾牌,以及胸甲。并公布地上的金屬的加工方法。教給他們學會制作手鐲等美麗的工藝品,以及各種美麗的石頭。而那些不信神的人以及與他們私通的人還有被他們引上歧路的人,因為過著它們那樣的生活而變得腐敗。西姆扎斯(Semjaza)教他們魅力和種植的方法,阿梅勒斯(Armaros)教他們魅力,巴拉克卓(Baraqijal)教他們占星朮,寇克博爾(Kokablel)教他們學習星座知識,伊斯皮爾(Ezeqeel)教他們云的知識,阿瑞克爾(Araqiel)教他們地球的記號,薩摩西爾(Shamsiel)教他們學習太陽的知識,賽瑞爾(Sariel)教他們月亮的知識。當人們冰冷時,他們高喊并悲傷的回到天堂。

第九章

那時麥克爾(Michael),尤瑞爾(Uriel),拉費爾(Raphael)和加百列(Gabriel)從天堂向下看到地球被加工以及因目無法紀而到處流血之時。其中一個對另一個說道:地上的人們沒有哭泣而渴望進入天堂。天堂的那些神聖的人類的精神所導致的,完全是因為我們所帶來的緣故。他們對上帝說:以領袖中的領袖、神中之神、王中之王和永恆的上帝的名義,以及你長久的神聖的榮耀的名字,你們所做的所有事,和你們(西姆扎斯(Semjaza)等天使們)所依賴的所有力量:在你的視力所及之處,一切都是赤裸而自由的,沒有什么東西能躲避你們。你們中的阿薩謝爾(Azazel)為什么教給人類那些,不能暴露的、本應永遠神秘的學問,他們本應在天堂上幸福的生活,而如今卻變成這樣﹔還有你,西姆扎斯(Semjaza),為什么承諾給他們大地的統治權?他們(指西姆扎斯(Semjaza)等天使們)已經和人類的女兒們睡覺,并污損了自己,如此種種都是他們造成的罪惡。人類女子已生下巨人,地上已充滿血和不正直。現在,看!那些已死去的靈魂化身向著天堂的大門高喊,他們悲傷的靈魂正在哭訴:不能因為世界是鍛造過的,而不遵守契約和法律。你們在通過之前,應該知道所有的事情。你們注意到這些所遭受的,可不對我們說你們為什么這么做。

第十章

然后最偉大、最神聖的神讓尤瑞爾(Uriel)轉告拉莫斯(Lamech)的兒子,神說:到諾亞(Noah)那去,告訴諾亞我的名字,并叫他躲藏起來!告訴他即將到來的災難:整個世界都將會被破壞,大洪水會充滿大地,毀滅一切。通知他,他可以逃脫,他應選擇世界的種子﹔凡是他所選中的東西,我都會叫它存活,而他(諾亞)的子孫也會受到我的保護。之后,神又對拉菲爾(Raphael)說:捆住阿薩謝爾(Azazel)的手腳,把他扔進黑暗里:并在沙漠上開一個口,把丹諾(Dudael)扔進去,在他的臉上壓上帶尖的石頭,用黑暗蓋住他讓他永遠在那里呆著,封住他的臉不要讓他看見光。在最后的審判之時,把他當作火炬扔掉。[然后],神接著說:還要治愈被他們破壞了的大地,消除各種的災害。但是那些從看守天使哪兒學到秘密的人類的孩子,可以不被消滅。整個世界都被阿薩謝爾(Azazel)他們給污染了,他犯下了所有的罪惡。[然后]神對加百列(Gabriel)說:要毀滅那些私生子(天使與人類的后代)和那些墮落者:消滅守護天使的孩子們:可以讓他們自相殘殺,把戰爭送到他們那去:那么几天后他們就一定都被消滅了。不必要求他們(私生子的父親們)同意,他們的父親們也不必承認什么﹔他們希望永生,但他們只能有五百年的生命。然后神接著對麥克爾(Michael)說:去,把與人類女子通婚的西姆扎斯(Semjaza)和他的同伙們綁來,必須把他們去掉,以免天使們被污染。把他們束縛在山谷里,看著他們的孩子彼此毀滅,直到七十代以后的最后審判,這期間的歲月中他們將在火焰的深淵中度過:并在那里被永遠的幽禁。所有的人:去諾亞那里,告訴他我的名字并讓他逃離!警告他即將到來的災難:整個世界都將會被破壞,大洪水會充滿大地,毀滅一切。通知他,他可以逃脫,他應選擇世界的種子﹔凡是他所選中的東西,我都會叫它存活,而他(諾亞)的子孫也會受到我的保護。神又對拉菲爾(Raphael)說:捆住阿薩謝爾(Azazel)的手腳,把他扔進黑暗里:并在沙漠上開一個口,把丹諾(Dudael)扔進去,在他的臉上壓上帶尖的石頭,用黑暗蓋住他讓他永遠在那里呆著,封住他的臉不要讓他看見光。

然后,正直的人會逃脫災難,直到他們的后代成百上千的居住在地上,他們的青春和年老都將在和平中度過。

然后整個大地都會恢復正義,而大地上也將會種滿樹和祝福。凡是符合正義的樹都會被栽種,并在上面爬滿蔓藤:那些蔓藤會釀出酒,所有的種子都會發芽成長,每一粒橄欖都會長生十倍的油。清洗大地上所有的罪惡和不敬神的惡行:破壞那些所有被污染的鍛造之地。所有的人類孩子都會變得正直,所有的國家都會崇拜我,贊揚我。大地上的所有罪惡、以及因罪惡而得到的懲罰、苦惱都將被清洗,但是我永遠都不再派遣使者來到地面上了。(完)


從以上兩段文字,可見天使在新約時代的猶太裔基督徒腦海里是占有一定的位置,但“牧者”對他們說:“兒子耶穌基督超越了一切的天使。”

我還要大家注意第四節裡所用的字,“他所承受的名,既比天使的名更尊貴。。” -- “更”的原文是 (英文 better),是《希伯來書》的鑰字,共出現十二次,如來七:19 的「更美的指望」;七:22的「更美之約的中保」;來八:6的「。。更美之約的中保。。更美之應許。。」;來九:23 的「更美的祭物」;來十:34 的「更美長存的家業」;來十一:16 的「更美的家鄉」;十一:35 的「更美的復活」;十一:40 的「更美的的事」;來十二:24 的「更美的血」。除了這個字,書裡也有比較級的形容詞(comparative degree),如來一:4 的「遠超過天使」,原文 (英文 more excellent),來八: 6 的「職任是更美」(more excellent ministry)。


二、“牧者”已經告訴會眾“兒子”基督耶穌的神性,這是屬于靈界奧秘的事,能與之相比的除了靈界里的上帝,就只有天使們。會眾可能會質疑,“兒子”是否只是天使之一類?“牧者”說:“不!兒子比天使超越!”這樣就開啟了下來的一大段  --  來一:5-14。

來一:5 - 14 “5所有的天使,上帝從來對哪一個說:‘你是我的兒子,我今日生你’?又指著哪一個說:‘我要作他的父,他要作我的子’?6再者,上帝使長子到世上來的時候(注:或作"上帝再使長子到世上來的時候"),就說:‘上帝的使者都要拜他。’7論到使者,又說:‘上帝以風為使者,以火焰為仆役。’8論到子卻說:‘上帝啊,你的寶座是永永遠遠的,你的國權是正直的。9你喜愛公義,恨惡罪惡,所以上帝,就是你的上帝,用喜樂油膏你,勝過膏你的同伴。’10又說:‘主啊,你起初立了地的根基,天也是你手所造的。11天地都要滅沒,你卻要長存﹔天地都要象衣服漸漸舊了,12你要將天地卷起來,象一件外衣,天地就都改變了。惟有你永不改變,你的年數沒有窮盡。’13所有的天使,上帝從來對哪一個說:‘你坐在我的右邊,等我使你仇敵作你的腳凳’?14天使豈不都是服役的靈、奉差遣為那將要承受救恩的人效力嗎?”


《新譯本》:5上帝曾對哪一個天使說過:“你是我的兒子,我今日生了你”呢?或者說:“我要作他的父親,他要作我的兒子”呢?6上帝差遣長子到世上來的時候,又說:“上帝所有的天使都要拜他。”7論到天使,說:“上帝用風作他的使者,用火焰作他的仆役。”8但是論到兒子,卻說:“上帝啊!你的寶座是永永遠遠的,你國的權杖,是公平的權杖。9你喜愛公義,恨惡不法,所以,上帝,就是你的上帝,用喜樂的油膏抹你,勝過膏抹你的同伴。”10又說:“主啊!你起初立了地的根基,天也是你手的工作。11天地都要毀滅,你卻長存﹔天地都要像衣服一樣漸漸殘舊,12你要把天地像外套一樣卷起來,天地就像衣服一樣被更換﹔只有你永不改變,你的年數也沒有窮盡。”13上帝可曾向哪一個天使說:“你坐在我的右邊,等我使你的仇敵作你的腳凳”呢?14天使不都是服役的靈,奉差遣為那些要承受救恩的人效勞嗎?

KJV:5 For unto which of the angels said he at any time, Thou art my Son, this day have I begotten thee? And again, I will be to him a Father, and he shall be to me a Son? 6 And again, when he bringeth in the firstbegotten into the world, he saith, And let all the angels of God worship him. 7 And of the angels he saith, Who maketh his angels spirits, and his ministers a flame of fire. 8 But unto the Son he saith, Thy throne, O God, is for ever and ever: a sceptre of righteousness is the sceptre of thy kingdom. 9 Thou hast loved righteousness, and hated iniquity; therefore God, even thy God, hath anointed thee with the oil of gladness above thy fellows. 10 And, Thou, Lord, in the beginning hast laid the foundation of the earth; and the heavens are the works of thine hands: 11 They shall perish; but thou remainest; and they all shall wax old as doth a garment; 12 And as a vesture shalt thou fold them up, and they shall be changed: but thou art the same, and thy years shall not fail. 13 But to which of the angels said he at any times, Sit on my right hand, until I make thine enemies thy footstool? 14 Are they not all ministering spirits, sent forth to minister for them who shall be heirs of salvation?


在這段經文里,“牧者”像一個辯者引用舊約的經文來駁斥對方高舉天使的說法。

來一:5a 所有的天使,上帝從來對哪一個說:‘你是我的兒子,我今日生你’

(詩二:7)受膏者說,我要傳聖旨:耶和華曾對我說:“你是我的兒子,我今日生你。”
 

來一:5b 又指著哪一個說:‘我要作他的父,他要作我的子’

(撒下七:14)我要作他的父,他要作我的子﹔他若犯了罪,我必用人的杖責打他,用人的鞭責罰他。
(代上十七:13)我要作他的父,他要作我的子。并不使我的慈愛離開他,象離開在你以前的掃羅一樣。


來一:6 上帝使長子到世上來的時候(注:或作"上帝再使長子到世上來的時候"),就說:‘上帝的使者都要拜他。’

《七十士譯本》(申三十二:43)Rejoice, ye heavens, with him, and let all the angels of God worship him;


來一:7 論到使者,又說:‘上帝以風為使者,以火焰為仆役。’

(詩一百零四:4) 以風為使者,以火焰為仆役,


來一:8- 9  論到子卻說:‘上帝啊,你的寶座是永永遠遠的,你的國權是正直的。你喜愛公義,恨惡罪惡,所以上帝,就是你的上帝,用喜樂油膏你,勝過膏你的同伴。’

(詩四十五:6-7) 上帝啊,你的寶座是永永遠遠的,你的國權是正直的。你喜愛公義,恨惡罪惡,所以上帝,就是你的上帝,用喜樂油膏你,勝過膏你的同伴。

注:這是《希伯來書》的“牧者”第一次直接稱“兒子”是上帝的經文!在第九節的“所以上帝,就是你的上帝,用喜樂油膏你。 。 ”這裡的上帝是指聖父上帝,“喜樂油”指聖靈上帝,這樣三位一體的上帝都出現在這段經文裡。 (類似經文有詩一百一十:1 “耶和華對我主說:你坐在我的右邊。。”)

來一:10-12 又說:‘主啊,你起初立了地的根基,天也是你手所造的。天地都要滅沒,你卻要長存﹔天地都要象衣服漸漸舊了,你要將天地卷起來,象一件外衣,天地就都改變了。惟有你永不改變,你的年數沒有窮盡。’

(詩一百零二:25-27) 你起初立了地的根基,天也是你手所造的。天地都要滅沒,你卻要長存﹔天地都要如外衣漸漸舊了,你要將天地如里衣更換,天地就都改變了。惟有你永不改變,你的年數沒有窮盡!
 

來一:13 所有的天使,上帝從來對哪一個說:‘你坐在我的右邊,等我使你仇敵作你的腳凳’?

(詩一百一十:1) 耶和華對我主說:‘你坐在我的右邊,等我使你仇敵作你的腳凳。’


“牧者”引用那么多經文,目的就是要告訴會眾,“兒子”耶穌基督不屬于天使一類,他遠遠地超越天使,是我們要敬畏的上帝,我們要尊崇他,要聽從他的話,就如使徒約翰說的:“叫人都尊敬子如同尊敬父一樣。不尊敬子的,就是不尊敬差子來的父。”(約五:23)


最后,“牧者”以一句話糾正會眾對天使的錯誤觀念,他說:“天使豈不都是服役的靈、奉差遣為那將要承受救恩的人效力嗎?”(來一:14)

與“兒子”的“坐在高天至大者的右邊”(來一:3)相比,聖經從來沒有說天使是與上帝平坐的。就算“高級”天使加百列,他也不過是“站在上帝面前”(路一:19)罷了。《啟示錄》的七個天使也是一樣的“站在上帝面前”(啟八:2)﹔還有但七:10 “事奉他的有千千,在他面前侍立的有萬萬。。”

天使的職責是什么?他們是服役的靈(ministering spirits),即詩一百零四:4 “以風為使者,以火焰為仆役。。”“奉差遣為那將要承受救恩的人效力”。感謝主,千萬天使都是為承受救恩的人效力!聖經在這里停止說話,我們就不要對天使太著迷,像坊間出售的許多作者的天使怪異談和電視片集(如 Touched by an Angel,1994-2003,看下圖)。


小結:(來一:4-14)

《希伯來書》的“牧者”開門見山地對會眾講述了他的《基督論》后(來一:1-3),就立刻說這個“兒子”耶穌基督“所承受的名,既比天使的名更尊貴,就遠超過天使。”天使在猶太裔基督徒腦海里占有一定的位置,他們可能質疑“兒子”耶穌基督不過屬于天使一類,所以“牧者”引用舊約七處經文駁斥這個說法﹔他也告訴會眾天使其實是“服役的靈、奉差遣為那將要承受救恩的人效力。”會眾要聽的不是天使的話﹔會眾要聽的應當是“兒子”耶穌基督的話!


默想:

上帝的信息


來一:1-2  “上帝既在古時借著眾先知多次多方地曉諭列祖,就在這末世,借著他兒子曉諭我們,又早已立他為承受萬有的,也曾借著他創造諸世界。”
 

在1971年,雷‧湯林森正研究人類如何透過電腦互動。他從電腦里發送一則信息到辦公室的另一個單位,這就是歷史上第一封電郵。如今,每天有億萬封的電郵在傳遞。其中,有很多家人、朋友的重要消息﹔但也有不少是沒人看的廣告,以及有害的電腦病毒。因此,管理電郵的第一守則就是:「除非知道是誰寄給你的,否則就別打開。」

同樣的,上帝也透過他的兒子耶穌基督傳遞信息給我們,我們既然知道傳送信息的是誰,當然就該打開。上帝在舊約時代透過眾先知對他的百姓說話,但很多人卻不肯接受。所以到了新約,希伯來書的作者才會說:「上帝既在古時借著眾先知多次多方地曉諭列祖,就在這末世,借著他兒子曉諭我們﹔又早已立他為承受萬有的,也曾借著他創造諸世界。」(希伯來書1章1-2節)

然而,人們既知道全能上帝成為嬰孩進入世界是極大的奧秘,卻在心生敬畏之余裹足不前,無法全心信靠基督,把自己的人生交托給他。

聖誕節是上帝把慈愛、救贖、盼望的信息傳遞給你的日子。你愿意相信傳遞信息的上帝,打開他寄給你的信嗎?

舍棄榮華離天上,

降生救人出死亡,

降生使人得高升,

降生使人得重生。

上帝歷久彌新的信息充滿盼望,就等你來開啟。(取自《靈命日糧》2012年12月25日,作者:David C McCasland)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與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