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頁
返回主頁
返回目錄
返回目錄
第五章
第五章
第七章
第七章

第六章 - 更正教的釋經體系(二) -歷史和文化解經

     6。1     馬丁路得說:“一個最好的老師不把自己的意思帶進聖經去,卻把聖經里的意思帶出來。解經的目標是:把經文的意義解出來,而不是把自己的意思解釋進經文中。但是,人讀聖經時很難摒棄自己的偏見和先入為主的觀念。所以擁有一套神學的體系也是危險的,因為這樣很容易就會按照這一套體系來解釋聖經。所以,我們在選擇聖經注釋的書時,要非常謹慎。很多作者是按著他們的一套神學的體系來解釋經文,而不是用不偏不倚,最客觀的方式研究經文,把經文意義解明出來。譬如,馬太福音第二十五章的十個童女的比喻,亞米紐斯派的神學家引用這個比喻,証明基督徒可以從恩典中墮落。還有些人把這比喻中的油作為聖靈的象征,希望從這比喻中找到有關聖靈的教理。可是,這一段比喻是耶穌將猶太人沒有准備的悲劇,用戲劇化的方式表現出來。比喻的重點只有一個,在屬靈上我們要常常作好准備。

要把經文的意義解出來,最好的方式就是根據語言學的原則。這是一套具有良好學朮根據的方法,以批評性從事經文釋義。它所涉及的包括字義和文法的研究、歷史、文化環境、和文學的批評等。它是和寓意和神秘法解經相對的。

這一章,我們先跨越歷史、地理、文化等鴻溝來解釋聖經。下一章,我們才從字義、文法方面著手解釋聖經。

     6。2     引言:中世紀末期,文藝復興運動期間,人們熱衷于發掘古代希臘和拉丁作家的古典著作。他們不只學習古代語言,如單字和文法的研究,他們還研究古代世界的歷史和當時的文化。宗教改革家如路德和加爾文都受到當時這些學者的影響,所以在解釋聖經時,他們都采用當時的語言學解釋法。那就是說,除了研究一本書和其語言外,還要了解這本書的歷史和文化背景。所以他們主張的解經方法,不但是文法的,也是歷史的、文化的。今天更正教的解經者也站在改教家們的傳統上,他們接受的是“語言學的解經法”。

在研究聖經中的某一卷書時,適當了解其文化、歷史背景和地理等因素是絕對必要的。這一點從考古學對了解舊約方面的助益,就可以更清楚看出來。雖然前几輩的學者對于舊約中的單字和文法都有認識,可是有些經文還是無法解明。經過一個世紀考古學的努力,許多原文暗晦不明的經文,因為發現了其文化和歷史背景,而真相大白。

在解釋新約經文時也不例外,一定要了解其文化和歷史背景。但重要的是,不是古典希臘文化,而是巴勒斯坦的文化。現在的學者都知道,研究兩約之間的拉比的著作比研究希臘古典著作更能幫助我們了解聖經的背景。在許多情況下,研究亞蘭文反而比研究古典希臘文有用。今天新約研究,已經了解到新約聖經的文化背景已經由希臘雅典轉移到耶路撒冷。

ag00089_.gif (335 bytes)

6。3     文化解經:

所謂“文化”,我們是指一個家族、民族、國家借以存在的一切方法、風俗、習慣、工具、建筑、制度等。不管人寫的是什么,他都是按自己的文化背景寫出來的。他們的文化決定、修飾、潤色、引導、或影響了他們表達自己思想的方式。按著文化背景來解釋聖經,還有一種預防的作用。從文化背景,我們可以了解一個單字當時所含的意思。異端邪教的解經往往是“非文化”或“無文化”的。他們是因為不顧其文化背景,就把自己的信仰、傳統、觀念強加在經文上面。譬如,基督教科學派(Christian Science)根本就不尊重研究古代聖經世界文化和歷史背景的重要性,而把自己的科學觀念強加在聖經上面。

人類學者把文化分成物資文明和社會文明兩類:物資文明泛指一切東西 - 工具、物品、住處、衣飾等等 - 這些東西是人們用以維持他們的生命的。社會文明泛指一切風俗、習慣、儀式等,就是人們在社交活動中,所遵循的那些規條。解釋聖經的人必須研究找出聖經中某一件事背后有關物資文明和社會文明的資料,這樣才不會對經文有誤解。譬如:

在基督時代,人們吃飯是斜躺著吃,而不是坐著吃(約十三:23 - 24),所以約翰可以側身挨近耶穌的懷里。烤餅的方法是在土箱上鋪一層東西,下面用草作燃料(太六:30)。基督時代的油燈很小,所以人可以一手拿三四個油燈。愚拙的童女沒有為他們的燈預備油,由于新婚之夜的慶典可延續到四五個鐘頭,所以她們的油用盡了。(太二十五:1)。耶穌不是虛造這個比喻,想借用油的不足,來說明我們時常要警醒,被聖靈充滿。其實油的不足是實實在在,它并不代表聖靈。太五:40 “有人想要告你,要拿你的里衣,連外衣也由他拿去。”但在路六:29   卻說:“有人奪你的外衣,連里衣也由他拿去。”這兩處經文沒有矛盾之處。前者說的是有關法庭的事,里衣可以被充公,但外衣則不能,因為它是保寒之用。后者說的則不同,強盜要打劫,他要的是外面值錢的衣服,不是內衣。太十三:44 的比喻:“天國好像寶貝藏在地里,人遇見了就把它藏起來,歡歡喜喜地去變賣一切所有的,買這塊地。”猶太人的土地法規定,埋藏在地里的東西是屬于地主的。耶穌說變賣一切所有,來換取更為珍貴的天國是值得的。這里不是說什么時期論的奧秘。可十四:13 “你們進城去,必有人拿著一瓶水迎面而來,你們就跟著。”男人拿水瓶是罕有的,這是女人的工作,所以耶穌用這個人作指路的標記。太五:13“。。鹽若失了味。。不過丟在外面,被人踐踏。”從死海收集的鹽若失去了鹽味,會被貯藏在聖殿里,寒冬的時候,這些鹽被撒在大理石的庭院,以免朝拜的人滑倒。以賽亞書二十八:9 - 10 “。。他竟命上加命,令上加令,律上加律,例上加例,這里一點,那里一點。”這里指的是以色列人埋怨先知的教導方法,他讀一個字,學的人跟著一個字。然后先知以賽亞在第十一節說,耶和華就是要這樣一句跟一句,像父親教導孩子的方式來教導以色列民。這里不是像一些傳道人在講台上說的,我們讀聖經可以這里讀一點,那里讀一點。民數記十九:2 說要用未曾負軛的母牛,是因為負了軛,曾經耙過地的公牛一定被閹過,不是完美的供物。出埃及記三:5  上帝命摩西把腳上的鞋脫下來,因為他所站的地是聖地。對希伯來人來說,脫鞋進屋子是尊敬主人的表示,進入上帝的殿更不用說了。但這命令有文化的局限性,對華人來說就不是一定要的。在時間方面,猶太人的一天是從傍晚六時開始,所以安息日是從星期五傍晚六時至星期六傍晚六時為止。在四本福音書里,約翰福音是最后一本寫成的書,它用的是羅馬人的時間,半夜十二點是一天的開始,這也是我們今天所采用的。明白了這點,我們就不會認為約翰福音記載的主被釘十字架和復活的時間跟其他的福音書有任何沖突了。

我還可以舉出許許多多的例子。但最好的方法,還是找一本工具書,如:

這里我要重復,研究聖經中文化因素,最主要的目的幫助解經者知道,聖經所指的原來事物是什么。聖經原來的社會背景,可以使我們有真正的、在控制之下的、字義的解釋。單字、句子、詞匯第一層次的意義乃是在于它們所出至的文化。假如沒有研究文化之助,“字義的解釋”就不完整。但我們不能忽略一點,聖經的解釋究竟受到文化之影響到什什么程度?有些所謂“高等批判學”(Higher criticism)的學者說,聖經中大部分的材料反映了他們時代文化背景,正如布特曼所說,文化并不是真理,所以它們不能被接受為上帝的啟示。對今天的基督教,這些材料既沒有約束力,也不可信。我們要怎樣看待這個問題呢?

更正教所持的觀點是:上帝的啟示是在文化形式之內,也是通過文化形式傳給人的。因為任何由上帝而來的啟示,必須借著具體的文化背景,按照人特殊的文化,才能傳達給人,否則啟示就沒有什么意義。這有如路德宗的神學家說,基督在聖餐的餅和酒的里面、中間、下面臨在,但餅和酒都沒有變質。上帝的啟示是在文化的里面、中間、下面臨在,但文化本身并沒有成為啟示,而啟示也不能脫離文化形式而獨立。因此,上帝的啟示雖然有特殊的猶太人文化背景,但它能夠在非猶太人文化背景中,一樣的成為上帝的話語。因為聖經是上帝所賜的啟示,是上帝所默示的,所以從最開始之時即擁有超文化的特征。就因為如此,它可以被翻譯成世界上的各種語言,可以用知識來研讀,可以被適當的解釋,可以產生神學的真理。因為聖經確實是在猶太文化中產生,整本聖經都印上了猶太文化的特別記號,所以并非整本聖經都是完全超文化的。要分辨那些是有文化約束,那些是超文化并不容易。這個問題沒有簡單的解決方法,我們惟有靠著上帝的恩典、他的智慧,把他通過聖經文化所傳達的真理謹慎地解開。下列的原則或許對大家作決定時有些幫助:

譬如,創九:6 “。。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所流。。”這條頒布的死刑是永遠有效,從沒有被廢除過,理由是:人是按上帝的形像被造的。士十三:5 提到拿細耳人流長頭發,作為獻自己給上帝的象征,但是在新約,林前十一:14 卻說男人留長頭髮是羞辱。所以新約推翻了舊約摩西律法中拿細耳人的習俗。

譬如:舊約時代,亂倫是要用石頭打死的(利二十:11),但在新約,只是逐出教會而已(林前五:1 - 5)。

譬如:新約五次提到彼此要親嘴問安(羅十六:16,林前十六:20等),這是當時社會的問安方式,但已經不適用于現今社會。但是命令背后的原則卻必須遵守:向別人表示友善和愛心。有的用擁抱,有的握手,拍背。

譬如:約十三:5 - 15 記載耶穌洗門徒的腳,這不是今日的習俗,但原則不變,我們要學習耶穌的榜樣,忠誠服事人。

ag00089_.gif (335 bytes)

6。4     歷史解經:

一個扎根在歷史之間,以歷史為基礎的宗教,不能忽略歷史。因此,了解聖經的背景并不是一件多余的事,我們解釋聖經時不能沒有它,也不能把一些觀念和原則硬和它們所產生的背景加以分割。

在這里,我可以舉出大堆的例子,但因篇幅有限,我只舉出一兩個。要明白福音書里有關基督被釘十字架的經文,我們必須從歷史背景著手。我們必須知道猶太人為什么處于當時當地的情況﹔我們必須了解當時猶太人的各個派別:法利賽人,撒都該人,愛色尼人,希律黨人等之起源﹔我們必須知道當時猶太人的法律制度,以及公會的功用﹔我們必須知道當時羅馬人的法律制度,他們如何統治巴勒斯坦,猶太人和羅馬人之間有什么安排,也就是說,猶太人在羅馬人的統治下有什么特權﹔羅馬人怎樣執行十字架的刑罰等等。

要讀啟示錄,我們一定先要明白主后第一世紀的歷史背景,不然的話,以為這本書只是一些表象記號,我們就會亂加解釋。我們若知道它的歷史背景,就可以明白作者為什么用這種方式寫作,這本書在教會中發生了什么功用。

特別是舊約的先知書,如果我們不詳加研究每本書的歷史背景,我們絕對無法明了先知何以會說出這一句或那一句話。先知們不是憑空虛構這些話,他們也不是中了邪或被催眠寫成那本書。要讀先知書,就要先讀歷史,我想這是惟一的竅門。

這里介紹一些參考書:

6。5     地理解經:

如果歷史是聖經時間上的背景,那么地理就是其空間上的背景。解經者必須認識經文中的山、川、平原、五谷、植物、動物、季節、和氣候等。要了解出埃及記中的十災,解經者必須了解埃及的地理、埃及的諸神、埃及的植物和動物。要了解使徒行傳,解經者必須了解當時的保羅,特別是他傳道旅行所經之地的世界。

為何耶穌說:“必須經過撒瑪利亞”(約四:4)?猶太人和撒瑪利亞人素來沒有交往(第九節),按正常情況,若猶太人要從南面的猶大地進入撒瑪利亞以北的地方,他們會走靠近約但河或地中海的公路。但耶穌卻直接進入撒瑪利亞,來到敘加,目的是要在那里向一名婦女談道。

啟示錄為何責備老底嘉教會的人“如溫水,也不冷也不熱”(啟三:16)?這反映了老底嘉教會的屬靈情況,就如他們城里的水一般。這城的水是用水管從六哩以外的希拉波立引入的。當那些水從希拉波立流出時,是熱騰騰的溫泉水,但流入老底嘉時已成了溫水。

這里介紹一些參考書:

ag00089_.gif (335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