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頁
返回主頁
返回目錄
返回目錄
第七章
第七章
第九章上
第九章上

第八章 - 更正教釋經體系(四) - 文法解經

       8。1     “聖經,容我再強調,惟獨聖經才是更正教的信仰。”此句出至十七世紀英國更正教徒 William Chillingworth 的名言,總結了宗教改革運動對聖經的態度。但我們不要忘記,十七世紀詩人德來敦(John Dryden)在他的著作中也說:不單只是正統信仰訴諸聖經,就是異端也訴諸聖經作為支持。請看他的詩作:

不是起初的亞流、現今的蘇西尼
否認聖子為永生神嗎?
他們也不是單憑著福音書
否定我們的教義和堅持他們自己的嗎?
不是所有異端都同樣裝著,
訴諸聖經以作自己的辯護嗎?

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我們一定要好好地學習釋經/解經,以免誤人誤己。

如果單字是語言的單位,那么句子就是思想的單位。在上一章,我們看過研究單字的價值,這一章,我們要從單字在句子里的排列次序,按文法來了解一個句子的意思,更好地掌握解經的技巧。

8。2     聖經的原文

基督徒相信上帝是透過聖經把自己啟示給世人。既然如此,如果我們能對聖經的原文有認識,一定會得益不淺。聖經里有三種文字:希伯來文、亞蘭文和希臘文。亞蘭文主要是用在但以理書二:4 - 七:28和以斯拉書四:8 - 六:18﹔七:12 - 26,其他舊約的書卷都是用希伯來文寫的。至于新約的書卷,卻是用希臘文書寫。研究聖經的人要知道,希伯來文跟英文不同,一個句子的意思不取決于單字的排列次序,因為它是屬于分析性的語言。至于希臘文則是一種強烈的合成語言,它跟英文和中文的構造截然不同,所以我們要對這兩種語文的獨特味道先有點認識。

8。2。1     希伯來文(Hebrew)

希伯來文是屬于西北閃族語系(Semitic family of languages)的一支,共有二十二個字母。特色是:它注重觀察事物的外表,而不是表達內在的特性,用字簡潔直接,所以有時不容易把它翻譯成別的文字。譬如,“榮耀”(glory)的希伯來文是kavad,原意是“重”,“財物很多”。詩篇二十三的原文有55個字,大部分的翻譯要用到雙倍的字數。(KJV 用 118個字,中文和合本用 141 個字。)譬如,詩篇二十三的第一節,

The Lord / (is) my shepherd /
I shall want / not    (" / "將希伯來文的字隔開)

這一節只有四個希伯來字,但卻用了八個英文字。

希伯來文是圖畫文字,它不只是用文字陳述,而是將事情描繪出來,讓人欣賞。譬如,在希伯來文里,我們時常看到這樣的表達文字:"He arose and went","He opened his lips and spoke" ,"He lifted his eyes and saw","He lifted up his voice and wept" 等等。

希伯來字是屬于膠合的(agglutinative) 或合成的(synthetic) 文字。在一個單字上面加上“字首”(prefix)或“字尾”(suffix),如把前置詞(preposition) be- (英文的 in),le- (英文的 to),ke- (英文的 like) ,定冠詞(definite article) ha- (英文的 the),連詞(conjunction) wa- (英文的 and)放在名詞和動詞之前。字尾多是放在代名詞(pronoun)(如英文的 I)使之成為所有格(possessive case)(如英文的 my) 或直接受格(accusative case)(如英文的 mine)。

希伯來文只有陽性(masculine)和陰性(feminine)名詞,沒有中性(neuter)名詞。對于沒有生命的東西(如椅子),可以是陽性或陰性,看字的結構而定。一般上,抽象的東西和組詞(group)都是陰性詞。名詞是從字根(root),加上母音、字首或字尾形成的。復名詞(compound nouns)不是希伯來文的特色。復數名詞(plural)是在陽性名詞的后面加上 -im(如 seraphim, cherubim) 或陰性名詞的后面加上 -oth 形成的。

希伯來文本來有三種格式的變化(nominative 主格,genitive 所有格和 accusative 直接受格),就是在名詞或形容詞加上字尾的格式(declension)。經過演變之后,一般上,間接賓語(indirect object)都加上前置詞(preposition) le- (英文的 to)來表示,直接賓語(direct object)則加上 -eth 來表示,所有格的關系(genitive relationship)則在所有格的字前加上 construct state or shortened form 來表示。

希伯來文的形容詞(adjective)非常缺乏。譬如,英文的 double heart (心口不一),在希伯來文是用 "a heart and a heart" 來表示(詩 十二:2)﹔英文的 two different weights (兩樣的法碼),在希伯來文是 "a stone and a stone"(申二十五:13)。若有形容詞的話,一般上都沒有比較等級(comparative and superlative)。希伯來文是用“from”來代表 “than”。譬如, The serpent was more subtle than any other beast (蛇比田野一切的活物更狡滑。)(創三:1) ,希伯來文是說 The serpent was subtle from every beast。希伯來文的 holy, holy, holy 其實是 the holiest (賽六:3)﹔song of songs 是 the best song ; vanity of vanity( 虛空的虛空) 是很虛空的意思。。

希伯來文的動詞(verbs)是由三個字音(consonant)字母的字根形成的。再從這字根發展成不同的動詞形式,如加上母音,加上字首或字尾。這是西方文字所少見的。希伯來文重視動詞的形態(aspect)多于它的時態(tense)。所謂完整形態(perfect aspect)就是放眼于事情的整全面﹔而非完整形態(future aspect)卻著重于事件的內部結構。如果真的要以時態來區別的話,那就是完成時態(perfect tense) 和非完成時態(imperfect tense)兩種。非完成時態是有點模棱兩可,它既可以代表直說語氣(indicative mood)(現在、過去和未來),也可以代表命令語氣(imperative)、祈使語氣(optative)等。完成時態最特出用法就是先知式的完成時態(prophetic perfect),先知對未來要發生的事是如此的有把握,以致他用過去時態來表達。(如賽五:13)譬如:

詩六十七:6 “地已經出了土產﹔上帝 - 就是我們的上帝要賜福與你們。”

英文KJV 是“Then shall the earth yield her increase; and God, even our own God, shall bless us.”

英文NIV 是“Then the land will yield its harvest,and God, our God, will bless us.”

英文NASB 是“The earth has yield its produce; God, our God, blesses us.”

翻譯為“已經出了”的原文 nathenah 是完成時態。中文聖經和NASB 都譯為完成式,但KJV 和NIV 卻譯為未來式。這里的動詞正是希伯來文的完成形態,可以稱為“朝最終目標式”的完成形態(past tense in telic perfection),換言之,在這里記述了已經開始出土產,而現在卻是期待著出產的圓滿結束。

語言風格方面,上文已經說過,它的詞匯大都是指事物的本體,很少有抽象的東西。譬如,"to decide"(決定)的原意是"to cut"(切割),"to be right"(對的)是"to be straight"(直的),罪的觀念是“不中鵠的”,情感是跟心腸(bowel)相連。。力量是用角來代表。有的翻譯者嘗試用一個英文字來翻譯同一個希伯來字,但遇到很多困難,因為一個希伯來字的意思常取決于它的上下文。譬如,number 可以是“數點”,也可以是“看顧”。(民一:3,創五十:24)

說到句法(syntax),希伯來文的句法是很簡單。句子很少用從屬連接詞(subordinating conjunctions like 'if', 'when','because'..),大都是用簡單的一個 wa- (英文的and)。英文譯者時常想盡辦法用不同的連接詞將希伯來文的句子接起來,這可能不是原作者的意思。譬如,創一:2 - 三:1,在五十六個句子里,除了三個句子,其他都是用 wa- 連接的。但英文的RSV,卻用了“and”(創一:3),“so”(創一:27),“thus”(創二:1),“but”(創二:6), “now”(創三:1)等連接詞。

在許多文體當中,希伯來文的詩歌是最特出的。十八世紀以前,很少人知道希伯來詩是怎樣的。直到1753 年,羅斯(Bishop Lowth)發表了希伯來聖詩講義之后,大家才注意到,希伯來詩律中最主要的,就是平行體(parallelism)或駢體、對句。但這和中國詩中的對句并不相同。中國詩句是字字相對,如

1。正名對 - 天和地,日和月。
2。同類對 - 花和草,葉和芽
3。連珠對 - 蕭蕭對赫赫
4。雙聲對 - 黃槐對綠柳
5。雙擬對 - 春樹對秋池

希伯來對句法不是字和字對,是句和句對。對法有几種:

1。正對(synonymous) - 第一、二句意義平行,既不加重,也不減輕。譬如:

日頭啊,你要停在基遍﹔
月亮啊,你要止在亞雅倫谷。(書十:12)

2。反對(antithetic) - 第二句反襯上句,成為兩句相對的獨立句子。譬如:

與智慧人同行的,必得智慧﹔
和愚昧人作伴的,必受虧損。(箴十三:20)

3。合對(completive) - 第二句比較更精細地完結第一句,或用比較法,或用解釋法,兩句中有一句不能獨立。譬如:

比較法:聽智慧人的責備,
              強如聽愚昧人的歌唱。

解釋法:愚昧人的笑聲,
              好像鍋下燒荊棘的爆聲。

由這三種對句法,衍生出種種的變化,有時不止兩句平行,有三四句甚至七八句的,效果和我們用的對偶、腳韻、平仄等功用一樣。我們可稱之為“思想的韻律”或“自然的韻律” - 氣運生動是希伯來詩的精神。我們要在第九章《文體解經》更詳細地講解怎樣用平行體來解經。

至于修辭(figures of speech)方面,希伯來人非常善于用修辭格來修飾、加工、潤色他們的文字,如比喻、比擬、借代、夸張、對偶等等。這些修詞格具體運用起來是千變萬化的,增添了不少色彩。譬如,英文的 apple of his eye (申三十二:10,詩十七:8,箴七:2),skin of my teeth (伯十九:20)等。

有許多文法書可以幫助我們解經時之用,如:

ag00089_.gif (335 bytes)

8。2。2     希臘文(Greek)

希臘文是一種很美麗、丰富多采和和諧的語言,非常適合作為表達宗教哲學思想的工具。有人這樣比較希伯來文和希臘文:“閃族人的語言像一座石礦場,里頭的巨石被希臘人琢磨成一尊尊塑像。”希伯來人給我們宗教、希臘人給我們哲學和詩歌。

希臘文有二十四個字母。它是一種強烈的合成語言,這也是為什么一般人覺得這種語言難學的原因。因為現代的英文(中文更甚)構造和希臘文截然不同。

希臘文的詞匯非常丰富。希伯來文的詞語不多,約少于一萬﹔而希臘文則有二十萬之多。譬如,“愛”就用了agape(上帝的愛),philia(友愛),storge(家庭間的愛),eros(情愛)。英文的another(另一個)就用了allos(another of the same sort)和 heteros(another of the different sort)。約十四:15 “父就另外賜給你們一位保惠師。。”這一位保惠師是allos,是另一位像他一樣的。還有,“new”(新)有時間上的“新”(neos)和品質上的“新”(kainos)。弗四:24“并且穿上新人”用的是kainos,這個人是新的創造,不是改頭換面而已。在新約里,許多當時常用的詞匯也被加上了新的基督教意義。譬如,charis 從“您好嗎?”變成“恩惠”﹔新約作者也毫不躊躇地將“生命”、“死亡”、“榮耀”、“震怒”等詞匯賦予新的意義。有的新約詞匯只有在七十士譯本才可以找到,像“割禮”、“五旬節”、“咒詛”、“拜偶像”、“分散”等。還有一些是希伯來化的詞匯,如“哈利路亞”、“阿們”等。。

希臘文名詞的變化(inflection)可說是多姿多采。這里所說的變化是指在一個單字上面加上字首或字尾,或在單字的中間有些變化,而使這個字帶有特別的意思。與希伯來文相比,希臘文除了有陽性和陰性名詞之外,還有中性詞(neuter gender)。當我們談到聖靈的時候,我們會特別注意聖經是把聖靈當作是中性還是陽性。(陽性的定冠詞是ho,中性的定冠詞是to)

談到名詞,當然離不開格的變化(declension),其變化內容包括:單復數、主格(nominative)、所有格(genitive)、直接受格(accusative)、間接受格(dative)等。在所有格里頭,有分主詞所有格(subjective genitive)和受詞所有格(objective genitive)。只有從上下文,我們才可以分辨是那一種所有格,這對經文的了解可能完全不一樣。譬如,

羅十六:25  “。。所講的耶穌基督。。”(the preaching of Christ)   如果“基督”是主詞所有格,翻譯應為基督耶穌所講的﹔如果“基督”是受詞所有格,和合本的翻譯是對的。

至于動詞,它比希伯來文變化得更大了,其內容包括時態(tense)、語態(voice)、語氣(mood)、人稱(person)和數目(number)。

時態是表示動作的時間與性質。按時間分為現在、過去與未來﹔按性質分為點的動作(指在剎那間發生的簡單動作)(simple)、線的動作(指連續進行的動作)(durative)、與完成的動作(指動作完成后的狀態或結果)(completed)。

點的動作用aorist tense(簡單過去式) ,也時常用 future tense(未來式)。
線的動作用present tense(現在式),imperfect tense(過去不完成式),有時用future tense(未來式)。
完成動作用perfect tense(現在完成式),和pluperfect tense(過去完成式)。

在許多的時態當中,最令人混淆的是aorist tense (簡單過去式)。一般人總以為aorist tense 指的是該動作“只此一次”或“一次完成”。譬如,林前五:7 “我們逾越節的羔羊基督,已經被殺(etuthe)獻祭了。”指的是基督的死是一次完成的事件。現在的文法專家卻認為,aorist tense 在一段文句中的意義是取決于該時態和所處前后文的一連串關系,不要單憑一個aorist tense 就建立什么教義。希臘文時態的基本語義要點是“體觀”(aspect):反映作者對如何表達一項動作的選擇,至于動作時間并不由希臘文時態傳達。所以,我們最好還是看看它所處的上下文。

語態(voice)是表明主詞(subject)和動作之間的關系,有主動語態(active voice)、關身語態(middle)、和被動語態(passive)三種。關身語態是最令人混淆的。一般人以為只要這個語態一出現,就是反身動作,或是主詞自行作些動作。譬如,“they were teaching one another”,“he hanged himself”。于是,有解經家說,林前十三:8 的關身語態動詞 pausontai(停止)非常重要。先知預言會遭廢止(katargethesontai),知識會遭廢止(katargethesetai),但方言終將停止(pausontai),也就是說,不需要什么人或事物去廢止。他們辯稱,關身語態說明方言將會自己停止,因方言本來就具備這樣的本質。這種解釋常和另一觀點合并,認為在正典完全形成前(他們將林前十三:10的to teleion “那完全的”解為正典),方言在教會中扮演極重要的角色,但有了正典之后,方言就自動荒廢并停止,因而導出這樣的結論:今天教會不再具備有效力的方言恩賜。把教義這樣建立在一個關身語態動詞上是非常危險的。

語氣(mood)是表明動作者動作的態度,方式,以及與事實之間的關系,有直說語氣(indicative)、假設語氣(subjunctive)、祈使語氣(optative)、命令語氣(imperative)。反面的禁令(prohibition)是用現在假設語氣(present imperative)加上一個希臘字me 或用簡單過去式假設語氣(aorist subjunctive)加上一個希臘字 me 組成的。不過,它們有一點不同。前者是stop doing an action 停止一樣動作﹔后者是do not begin to do an action 不要開始一個動作。譬如,約二十:17 “不要摸我”(Do not hold on to me) (希臘文是me mou haptou),這是屬于前者,耶穌叫抹大拉不要再摸他,因為抹大拉拉住他。有的講道者在這里大做文章,說耶穌復活之后是不能被人觸摸的。

至于分詞(participle),在希臘文中,就其文法構造言,既是形容詞,也是動詞。所以在分析一個希臘文分詞時,可以說它是:受格、單數、陽性、現在式、主動、分詞。前三著是屬于名詞和形容詞的格變化,后三者是屬于動詞的變化。

至于冠詞(article),它不像英文,是沒有不定冠詞。(indefinite article,就是英文的 a)用法也不是完全等同于英文冠詞的用法,我們要多靠上下文來判斷。一般上,有冠詞是(a)指明的,(b)一般性的﹔無冠詞是(c)不確定的(形容性質),(d)非一般性的(個別項目)。因此,我們不能完全按著英文的用法來解釋希臘文的冠詞。譬如,啟四:11 “你是配得榮耀、尊貴、權柄的。。”在“榮耀”、“尊貴”和“權柄”的前面都有定冠詞,以表明這些不是一般性的抽象名詞。在冠詞的文法里,有兩個重要的定律大家一定要知道。

第一個定律是夏普定律(Sharp's rule):假如兩個名詞(substantives)以希臘文的kai(英文的and)連接,并且二者皆帶有冠詞,則他們指不同的人或事物。假如前者有冠詞,而后者無,則兩者指向同一人或事。譬如,多二:13 “等候至大的上帝和我們救主耶穌基督的榮耀顯現。”上帝前面有冠詞,救主則沒有,所以這里的上帝和救主是同一位。

第二個定律是柯域定律(Colwell's rule):假如一個特定名詞,出現在連系動詞(copula verb)之前,通常不帶冠詞﹔假如出現在其后,則往往有冠詞。譬如,約一:1 “道就是上帝”(希臘文是kai theos en ho logos),這里的上帝(theos)不帶冠詞,比較可能是特定的真神(God),而非不明確的任何一位神(a god)。不過,這條定律很容易被濫用。

至于希臘文的句子,有條件句子(The conditionals)和許多不同類型的子句(clauses)。解經時,最好把原文的句法結構分析清楚,就不會有太多的差錯。譬如:弗五:18 - 21 里的“要被聖靈充滿”是主句,接下來是几個子句解釋被聖靈充滿的意義,speaking(對說)、singing and psalming(口唱心和)、giving thanks(感謝)、being subject(順服)。這些子句是不容易從中文聖經看得出來,如果能多參考几本英文翻譯版本,這會對分析句子的結構有很大的幫助。

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學習原文,但不要氣餒,有許多文法書和輔助材料可以協助我們解經之用,如:

我會在下來的一章從文體和修辭的角度,更深一層地來了解希臘文的其他特征。這里,我先將常常要作的几種文法的決定和大家分享:

  1. 決定名詞和代名詞的“格和理由”。這里的決定常牽涉到所有格和間接受格。當這兩種格出現時,要照規則試著決定其用法,特別是所有格更要如此,因為中文翻譯經常用含糊的“的”,而英文卻只譯成不確定的“of”。譬如,帖前一:3 RSV 翻譯成“steadfastness of hope”(盼望的穩固),NIV 的譯文較有幫助“endurance inspired by hope”(因盼望所激勵的忍耐)。又如,保羅說的“上帝的義”究竟是上帝給的義,還是公義之上帝自己和他的行動?

  2. 決定動詞形式的時態、語態和語氣。查一查文法書就可以一目了然。太十一:12 的 biazetai 是關身語態(has been forcefully advancing, 已有力地進行)(NIV)?或是被動語態(has been subjected to violence, 已臣服于強力之下)(NEB)?

  3. 決定連接號(連接詞與端詞)的力量和涵義。林前七:21 的ei kai ...mallon 是“若”?還是“即使”?另一個例子在帖前一:5, 我們必須決定 hoti 是原因的連接詞或是附加說明語(同格的),也要注意NIV 和NEB 翻譯上的不同。有個特別重要的字,不可倉促瀏覽過,就是希臘文的 de (但、如今、且)。它經常是表示連續的或是相關的原因,我們時常會遺漏它。

  4. 決定介系詞的力量和細微差異。如huper 和 peri,在贖罪神學里就因為這兩個介詞而產生不同的意思。(huper 作...的代表,peri 有關于)有許多時候,因介系詞片語的力量而造成整個句子的意思有顯著的不同,如林前十二:13 中的en(在...里面/借著)和eis(進入/為了),或提前二:15 的dia (透過/在某情形之下)。

  5. 決定情況的(副詞的)分詞與不定詞句子的關系。從句子本身和文脈來看,分詞當作副詞用法的意思很清楚(如提前五:6 的zosa,即使他活著),但要避免過分的解經。

最后,我要重復的提醒大家,不管希伯來文還是希臘文,文法不是一成不變的,按文法解釋經文時,一定要注意上下文:

  1. 每一節經文的上下文是整本聖經。這是“以經解經”的意思。若能記住這原則,就可以有一個正常的看法、適當的假定,知道經文含義的界限。

  2. 任何一段經文的第二種上下文乃是其所屬的舊約或新約。新約舊約各有其獨特之處,解釋聖經的人在解釋新約或舊約時,應有不同的心理上的預備。

  3. 每一段經文的第三種上下文就是那段經文所出自的那一卷書。這是特別重要的。任何一個作者寫書,一定會有個架構,他不會隨想隨寫。我們一定要明白那卷書的背景,文脈,才來解釋經文。如果我們不明白早期教會對殉道神學的看法,就會把啟示錄變成隨意解釋預言的萬靈書。

  4. 任何經文的第四種上下文就是那段經文前后的那些材料。前面的材料則是“導航引進的雷達”,后面的材料則是“導航離開的雷達”。我們如果能夠察明引進到這段經文前面的那些思想之脈絡,以及承繼這段經文后面那些思想的脈絡,我們就更容易的了解這段經文的含義。

  5. 文法的解釋也要考慮到平行的經文和交叉的合參(cross reference)。這是和研究同義詞一樣的,只不過這里談的是比較長的經文。聖經文獻的一個特色是,在許多地方,經文用不同的方式重復記錄下來。所以,當我們解釋經文的時候,若遇到不明白之處,可以對照其他相關、比較明顯的經文,來決定它的意思。經文匯編(concordance)在這里特別有幫助。

總之,解經要謹慎,文法解經更要謹慎,多多參考聖經學者的釋經書,特別是原文釋經書,能幫助我們掌握這方面的技巧。劍橋三杰之一的萊得福(J B Lightfoot 1828 - 1889)曾說過:“人雖盡了一切的努力,但惟一明白希臘文聖經的方法是借著禱告。”這應該是我們用文法解經時牢牢要記住的。

ag00089_.gif (335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