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頁
返回主頁
返回目錄
返回目錄
第九章(上)
第九章(上)
第十章
第十章

第九章(下) - 更正教釋經體系(五) - 文體與修辭解經(二)

    在還沒有繼續討論其他文體的解經時,我們知道每個人對聖經中某一卷書,某一段文字,到底應該屬于那一類的文體,各有不同的看法。例如,巴特(1886 - 1968,Karl Barth)不相信聖經中的神話材料,對于見証上帝的啟示有什么價值。有一位十九世紀福音派基督徒洋洋洒洒寫了一巨卷的書,他把挪亞時代大洪水解釋成一個寓言故事,而不是一個真實的歷史事件。雅歌是一本最受爭議的書。我們或者把它當作是一本寓意性的書,代表上帝與人,以色列和耶和華,基督與教會,基督與信徒,上帝和信徒之間的關系﹔或者按字義來解釋,當作是神學上解釋為人類男女關系的問題。我們對于這本書是屬于什么樣文體類別的立場,可以決定我們對這本書的解釋。

9。2。6      書信文體(Epistles):這是指新約中由羅馬書至猶大書的書信。書信和信有什么分別?嚴格的說,“信”(letter)是一個人,或一個團體寫給另一個人,或一團體。“書信”(epistle)是以信的形式而流傳在一班人之間。所有新約的“書信”也是可以被稱為“信”的。書信的體裁是雙方在信息上的交流,是寫信者對收信者的關懷,是寫信者解答收信者的疑難,或對方心理上的問題、環境上的危險、信仰上的挑戰。新約書信都是按著當時的書信格式而寫的:有問候、禱告、謝恩、內容、祝詞及囑筆問安。解釋書信的困難是,我們沒有對方的信是作者要回答的﹔我們不知道作者要應付的情況﹔我們只能從書信本身中推論出促使他寫這封信的情形。這里有一些步驟是解釋書信體裁不可缺少的:

下面列出一些解釋書信文體的原則供大家參考:

還有一個例子:林后六:14   “你們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負一軛。義和不義有什么相交呢?。。”傳統上,這節經文被用來禁止信徒和非信徒結婚。但是,在古代,“軛”(yoke)這個隱喻是很少用來指婚姻這回事的。從上下文,我們也看不出它和婚姻怎樣扯上關系。其實,我們根本就不知道這里的“軛”是指什么,也許是關于禁戒參與拜祭偶像的筵席。(林前十:14 - 22)

對問題(A),保羅提出食物若叫弟兄跌倒,他就永遠不吃肉。(林前八:7 - 13)這個原則不是用在會“得罪”(offend)弟兄的情況下,而是他因良心軟弱,也跟著你放膽去吃,以致“沉淪”(destroyed)的情況。保羅卻完全禁止人在廟里坐席,因為這是等于和魔鬼相交。這個原則是可以應用在今天的情況,信徒不能參與任何有關邪朮、占卜、交鬼、觀兆等活動。

對問題(B),現在雖然已經沒有使徒,但“傳福音的靠著福音養生”(林前九:14)的原則應該適合今天的情況,因為別處經文也支持它。(提前五:17 - 18)

對問題(C),保羅說,在市集賣的肉盡管吃,也可以在別人的家中吃,不要過問究竟它們是祭拜過偶像沒有。不過,若有人提醒你,那是祭拜過偶像的,就要為那告訴你的人,并為他良心的緣故不吃。我們可以或吃或喝,都為榮耀上帝而行,只要不叫弟兄跌倒。這里的難題是,這些對上帝,對保羅來說,是無關痛痒的食物,對別人來說可能不是。羅十四里的百物(羅十四:2)或日子,西二:16 - 23 的節期、飲食都是有關的例子。對不同的種族、文化、團體,各有不同的“無關痛痒”的東西,如電視、音樂、衣著、跳舞、美容等等。那些不沾染這些東西的人,也會像那些論斷保羅吃祭物的自由一般,絕不會把這些東西當作是“無關痛痒”的。我們要怎樣決定什么是“無關痛痒”的東西?這里有几個建議:

  1. 書信里列出的飲食、節期等東西。
  2. 不是與道德有關,只是文化上的差異,譬如喝酒文化和不喝酒文化。
  3. 那些罪項沒列在羅一:29 - 30,林前五:11,六:9 - 10,提后三:2 - 4,也不是羅十二,弗五,西三等所明文禁止的。

肯定的是,不是每個人都會同意我們所說的。我只希望大家能按著羅十四不要論斷弟兄的精神,彼此包容。

  1. 首先,我們要分辨聖經里什么是核心信息,什么是次要和附帶的信息。一方面,這可以保証福音不會因為文化的相對性或宗教的風俗習慣以至于淪為律法規條,另一方面,也不用為了適應各種不同的文化,將福音改頭換面。譬如,人類的墮落、借著基督的受死和復活,人從墮落中得拯救、基督的再來等信息是福音的核心,其他如女人蒙頭、說方言、受洗的方式則是次要的。
  2. 我們也要分辨什么是新約里視為道德性的,什么不是。道德性的東西在不同文化圈子里都是一樣的,如羅一:29 - 31 和林前六:9 - 10 的罪項。至于洗腳、 女人蒙頭、不結婚、婦女在會中閉口不言、吃市集獻過祭的肉等,并不是道德性的東西,在不同文化場合可能有不同的表達方式。
  3. 我們要注意在新約里什么教導是一致的,什么不是。譬如,彼此相愛、不報復、不懷恨、不殺人、遠避奸淫、不醉酒等教導是一致的。至于女人在教會的事奉就有點不一致了:羅十六:1 有非比的女執事,林前十一:5 有提到女人禱告或是講道,但提前二:12 又說不許女人講道,也不許她管轄男人。會不會提前二的教導是局限于地方性的以弗所?
  4. 我們要分辨什么是絕對的原則,什么是個別的應用。在書信中,作者有時用一個絕對的原則來支持一個相對的應用,這樣就使得那個應用變成絕對了。譬如,在林前十一:2 - 16,保羅訴諸于創造的次序(十一:3)來支持教會里一個女人要蒙頭的相對性問題。從十一:16 說到規矩這件事,可能蒙頭不蒙頭只不過是關于當時教會里的規矩。現在我們要問的是,什么衣著在今天的教會里是不合乎規矩的?

在離開書信文體之前,我再要提醒大家:書信中偶然有提到神學的問題,它不是有系統的講述,只是點到為止。譬如,林前六:2 - 3 說聖徒一天要審判天使,既然如此,信徒就不該將彼此相爭的事帶到不信主的人面前求審。除了這里,我們對這審判天使的事一無所知,我們最好還是不要在這不清楚的問題上大做文章。對于一些新約當時的讀者沒有問的問題,如墮胎、再婚、嬰兒洗禮等,我們當然也不會從書信中得到什么答案。

ag00089_.gif (335 bytes)

9。2。7     使徒行傳文體(Acts):使徒行傳是敘述文體,在第九章上有關敘述文體的解經原則都適合用在這里。問題是,很多人把使徒行傳的記載當作是今日教會應當遵循的榜樣,我們不時聽到這種口號“回到新約教會”,究竟我們對使徒行傳的記載采取怎么樣的態度呢?這里有几項建議:

  1. 除非聖經明確地告訴我們什么是一定要做的,那些通過敘述文體告訴我們的東西不應成為我們的規范。這是很有理由的。一般上,教義的命題分為三種:(A)有關基督徒神學的(信徒相信的)。(B)有關基督徒道德的(信徒該行的)。(C)有關基督徒經驗的(信徒所做的)。在這三種命題中,我們還可以將它區分為兩個層面:一是首要的,聖經明確地教導,如上帝是獨一的、上帝是愛、世人都犯了罪、基督的神性等命題﹔另一層面是次要的(并不是不重要),是從首要的引伸出來,如基督的神性和人性怎樣同時存在。我們特別要注意的是,那些從敘述文體的先例引伸出來成為規范的東西都是屬于上述的第三種,也是屬于次要的。譬如,基督徒要繼續虔守聖餐是首要的命題,是基督親自教導的,書信和使徒行傳都有記載。但虔守聖餐的次數是屬于次要的,是按照傳統和先例實行,聖經沒有明文規定。同樣的道理,洗禮是首要的,洗禮的方式是次要的。
  2. 歷史上的先例要成為我們的規范,除非作者敘述這個先例的原意是真的要給后人樹立一個規范。譬如,徒六:1 - 7 有關教會揀選執事的事情,路加記載這件事的目的何在?這要仔細研究使徒行傳的結構形式和文脈才能知曉。我們明白這不是容易定奪的問題,我們最好還是看聖經別處有沒有類似的教導才來定奪。
  3. 我們最好不要采用對比(analogy)的原則,把歷史上的先例當作是權威,要今天的教會也照章實行。譬如,因為耶穌是聖靈感孕生的,而他要在受洗的時候領受聖靈的大能才開始事奉,我們重生之后,也需要受聖靈的浸(the baptism in the Holy Spirit) 才能得力。這種采用對比的原則建立教義是很危險的,難道耶穌被釘十字架,受死埋葬,三天后復活也成為我們的規范?
  4. 雖然作者在敘述中沒有給后人樹立規范的原意,使徒行傳仍然有說明一些教義的價值和有時設立一些典范的作用。其實,新約里偶然也有應用舊約一些敘述問題來警戒后人,如林前十:1 - 13 保羅怎樣引用出埃及的故事作為鑒戒,可二:23 - 28 耶穌怎樣引用大衛吃陳設餅的故事為門徒在安息日的行動辯護。我們都沒有上帝這種解經的權柄,但有一點我們可以肯定的,歷史的先例雖然可以為今天的行動辯護,但它并沒有成為我們的規范。譬如,今天我們不用吃陳設餅,或在安息日掐麥穗以証明安息日是為人而設的。這里我要提出一個警告,若你想用先例來為自己今日的行動辯護,你還是要在聖經的別處經文找到相似的教導才行。譬如,耶穌潔淨聖殿,并不等于你也可以動義憤潔淨宗教場所。說方言不能單單根據使徒行傳的敘述,也要看林前十二至十四章怎樣的教導才行。

由于篇幅的關系,別的文體,如比喻、預表、預言和啟示文體將另用新章來說明。這里,我們先談談文體的結構分析。

ag00089_.gif (335 bytes)

9。3     文體的結構分析:

為什么我們要認識文體的結構?理由很簡單,每一個寫作的人在沒有下筆之前,一定會先構思,看怎樣把自己的信息用最佳的方式呈現給讀者。就好像室內設計,假設你有一盞燈、一個衣柜和一面鏡子,你如何安排這三件物品,取決于你的目的及希望造成的效果。這便是結構,或每一部分之間的關系。聖經文體的結構分析是致力于分析經文的段落的結構關系。

9。3。1     較大的結構分析

這是指整本的經卷。每一個人都要將整本書卷一口氣先讀几遍。在辨明了它的文體后,接下來,就是分析作者的思路,將經文的結構描繪出來。

譬如,使徒行傳可以分為三部分,以耶穌在使徒行傳一章 8 節中所提的地域為根據:“你們。。要在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瑪利亞,直到地極,作我的見証。”

A。徒一至七章:耶路撒冷

B。徒八至十二章:猶太全地和撒瑪利亞

C。徒十三至二十八章:地極

路得記的結構顯示一個有趣的平行結構,稱為倒裝法(inversion),如下所示:

A     家庭歷史、親族、伯利恆的婦女(一章)

    B     波阿斯、路得(二至三章)

A’    家庭歷史、親族、伯利恆的婦女(四章)

第二及第三章有如下的平行:

第二章 第三章
   
1。路得得到拿俄米
的許可,到田間去。
1。路得受拿俄米的
指示,到禾場去。
2。路得去到田間。 2。路得去到禾場。
3。波阿斯詢問路得
身份
3。波阿斯詢問路得
身份。
4。波阿斯接納、贊
賞路得,并供應她
食物。
4。波阿斯接納、贊
賞路得,并供應她
食物。
5。路得向拿俄米報
告及聽取意見。
5。路得向拿俄米報
告及聽取意見。

             在馬太福音書,有一句話重復出現了五次,是這卷書結構的線索:“耶穌講完了這些話”(七:28)﹔“耶穌吩咐完了十二個門徒”(十一:1)﹔“耶穌說完了這些比喻”(十三:53)﹔“耶穌說完了這些話”(十九:1)﹔“耶穌說完了這一切的話”(二十六:1)根據上述的五句話,這本書的大綱如下:

A。彌賽亞的准備(一:1 至四:11)

B。彌賽亞的宣告(四:12 至七:29)

C。彌賽亞的顯現(八:1 至十一:1)

D。彌賽亞的敵擋(十一:2 至十三:53)

E。彌賽亞的引退(十三:54 至十九:2)

F。彌賽亞的表現及遭棄絕(十九:3 至二十六:2)

G。彌賽亞的受難及復活(二十六:3 至二十八:20)

9。3。2     較小的結構形式:

現在我們寫一篇文章,如果我們要強調某一要點,我們可以用不同字體,不同顏色把它突出﹔我們也可以在排版上花點心思,使讀者一眼就注意到那個要點。以前可不同了,書寫的材料,如羊皮紙不是便宜的,寫作的人不可能用現在的方式把要點突出。況且,當時都是在會堂或其他公開場合誦讀這些經文,作者如果要強調某一要點,惟有通過經文的結構,使讀者在聆聽的時候可以分辨出來。這是為什么聖經的書卷,不論是希伯倫文的還是希臘文的,均帶有許多不同的結構形式。這也使聖經的文學素質增加了絢麗繽紛的色彩。

9。3。2。1     平行結構(parallel patterns):在解釋詩歌文體時,我們已經談過這種結構。請讀者參考第九章上(9。2。3)

9。3。2。2     循環結構(ring pattern):在這種結構中,一個中心部分的前后均有平行的內容。譬如,創世記第三十七章記載約瑟被賣到埃及(A),第三十八章說到猶大及他瑪(B),第三十九章則重提約瑟的故事(A’)。第三十七及三十九章好像一個環圍繞著第三十八章,目的是對照猶大丑惡的罪和約瑟的純潔。

9。3。2。3     交叉結構(chiasm pattern):這種結構在新舊約經常出現,即第一點及第四點為平行思想﹔第二點及第三點亦為平行思想,它的結構形式是 ABB’A’。如詩篇一百三十七篇 5 至 6 節:

耶路撒冷啊,我若忘記你,(A)

情愿我的右手忘記技巧!(B)

情愿我的舌頭貼于上膛!(B’)

我若不記念你。(A’)

不是詩歌體才有交叉結構,敘述體裁也常有,如馬太七:6節

不要把聖物給狗,(A)

也不要把你們的珍珠丟在豬前,(B)

恐怕它踐踏了珍珠,(B’)

轉過來咬你們。(A’)

9。3。2。4     交替結構(alternating pattern):在交替結構中,第一點及第三點平行﹔第二點及第四點平行。(ABA'B')譬如,約伯記第一章13 - 19 節,約伯遭受四個大災禍:

第13 - 15 節  遭受示巴人搶劫(A)

第16 節 上帝從天上降下火(B)

第17 節  遭受迦勒底人搶劫(A’)

第18 - 19 節  上帝用狂風襲擊(B’)

有的交錯配合比較復雜,如林后五:18 - 21,結構是ABA'B'B"A"

18  他借著基督使我們與上帝和好(A)

      又將勸人與他和好的職分賜給我們(B)

19  上帝在基督里叫世人與自己和好,

      不將他們的過犯歸到他們身上(A')

       并且將這和好的道理托付了我們(B')

20  所以我們作基督的使者

      就好像上帝借我們勸你們一般

      我們替基督求你們與上帝和好(B")

21  上帝使那無罪的替我們成為罪

       好叫我們在他里面成為上帝的義。(A")

保羅用這種交錯結構,強調的是,上帝是借著基督使人與他和好,方法就是不將過犯歸到人的頭上,反使那無罪的替我們成為罪,好使我們成為上帝的義﹔既已和好,人就有了兩個新的責任在他的身上:和好的道理要去明白,以及和好的職分要去履行,以致他要替基督求人與上帝和好。

9。3。2。5     倒裝結構(inversion pattern):這和交叉結構相似,但內容多過四點,有更多對照及比較。譬如,

詩六十七全篇就是一首倒裝結構的詩:

第一節與第七節相對

第二節與第六節相對

第三節與第五節相對

第四節是全詩的中心。

創世記的洪水記載中可以看出另一個倒裝結構:

1。上帝與挪亞立約(六:11 - 22)
2。挪亞帶潔淨的畜類入方舟(七:1 - 5)
3。挪亞帶不潔淨的畜類入方舟(七:6 - 10)
4。挪亞進入方舟(七:11 - 16)
5。洪水往上長(七:17 - 24)
6。水勢漸落,方舟停在山上,上帝記念挪亞(八:1 - 5)
7。洪水減退(八:6 - 12)
8。挪亞出方舟(八:13 - 19)
9。挪亞獻祭(八:20 - 22)
10。挪亞的食物(九:1 - 7)
11。上帝與挪亞立約(九:8 - 17)

在這段經文,1 與 11 相對,2 與 10 相對,3 與 9 相對,4 與 8 相對,5 與 7 相對,6 是結構的中心,是作者所要強調的。

ag00089_.gif (335 bytes)

9。4     修辭手法:

當施洗約翰說:“看哪!上帝的羔羊。”(約一:29)大家都明白,施洗約翰指的不是一只動物,而是指耶穌,他將耶穌與羔羊相比。這就是修辭手法,又稱象征性語法。聖經是上帝用人的手寫成的,所以它像一切的文學作品,充滿修辭手法。簡單地說,修辭是運用詞或短語,表達超出字面和自然的意思。有人將聖經中的修辭歸納出兩百多種,舉了八千多個例子!由于聖經有那么多的修辭,因此我們必須辨別它們,并找出它們表達的意義。不然,我們就會變成“死板板的字義主義者”,以為聖經說的末世大戰,還要用什么弓、箭、矛之類武器。基要主義者就是因為缺少對文體類別和修辭手法的認識,才會作出這般荒謬的解釋

如何決定語句是運用了修辭手法,還是表達字面意義?一般而言,當一句說話與其主題特征不相符,或是與事實、經歷、觀察有矛盾時,便很有可能是運用修辭手法。下列指引或可幫助辨認修辭用語:

修辭手法有哪几種?

1。明喻(simile):用“好像”、“如同”等字將兩件事物相像之處作一比較。譬如,“凡有血氣的,盡都如草”(彼前一:24)

2。隱喻(metaphor):常用“是”、“就是”等比喻詞,將一物直接說成另一物。譬如,“你們是世上的鹽。”(太五:13)

3。借喻(hypocatastasis):用直呼其名的方法暗示比較的相似之處。當大衛寫道:“犬類圍著我。”(詩二十二:16)他將敵人直呼為狗。

4。借代(metonymy):將一物代替另一物的方法叫借代。“來吧!我們可以用舌頭擊打他。”(耶十八:18)這里的舌頭是話語。

5。舉隅法(synecdoche):以部分代表整體,以整體代表部分的方法。如“天下人民”都報名上冊(路二:1),這是整體代表部分,就是羅馬人。

6。相代(merism):是舉隅法的一種,用兩個相對或相反的部分來代替整體。當詩人寫道:“我坐下、我起來、你都曉得。”(詩一百三十九:2),他不是將上帝對他的認識限制在坐下或起來,他是說上帝知道他所有的行為。

7。擬人法(personification):將人的特征、行為加于死物或動物之上。如賽三十五:1 “曠野和干旱之地必然歡喜”

8。神格擬人法:用人的特征、行為、情緒來形容神,例如說神有指頭(詩八:3),說神為錫安大發烈怒。(亞八:2)

9。夸張法(hyperbole):作者故意夸大,言過其實,以達到強調的目的。詩人說:“我每夜流淚,把床榻飄起,把褥子濕透。”(詩六:6)﹔“你們十次羞辱我”(伯十九:3),實際上約伯的朋友只有五次發言。

聖經還有很多修辭手法,如似非而是(paradox),反語法(irony)等,我們不能一一列出。當然,聖經也引用當時一些成語,如“婦人,我與你有什么相干?”(約二:4)這些我們可以參考解經工具書,就不會誤解它們的意思。

ag00089_.gif (335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