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各人任意而行之士師記

第十四課 - 士師 - 耶弗他(三)、以比贊、以倫、押頓

經文:士十二:1 - 15

主旨:耶弗他在處理以法蓮的怨言上欠缺技巧,引發了一場全以色列的大悲劇。

1。上一課,耶弗他因著在耶和華面前倉促地許愿,以致在制伏了亞捫人后,戰場上的勝利變成了一場家庭大悲劇,自己的獨生女成為了獻給耶和華的燔祭品,反映了當時迦南異教的習俗已經侵蝕了以色列人的宗教信仰和家庭生活。不要因為士師是上帝興起的,我們就以為他們的靈性超人一等﹔從基甸開始,我們就看見當時被上帝使用的人,在真理知識上仍是十分幼稚,對上帝的認識并沒有深度。 其實,就算那些被上帝重用的“大人物”,我們也不要以為他們是完人。在互聯網上的論壇,我就時常看到一些人故意指出某某著名的基督徒犯了什么錯,借此來打擊基督教的名聲。譬如,有人說約翰加爾文把塞以維特 (Servetus)燒死,因為后者寫了一本名為《三位一體謬誤》的書。雖然有人辯稱這不是加爾文親自判決,但不可否認此事與他有關。這是加爾文一生中最大的敗筆。我們不能因此事,就否定了加爾文在改革運動中所扮演的重大角色,更不能抹殺他的曠世巨著《基督教要義》對教義所作精辟的闡釋。聖經里也有這樣的例子,譬如大衛王是一個合神心意的王,但聖經并沒有故意掩飾他犯淫亂的罪(撒下十一章)。同樣的道理,上帝用我們這些“小人物”,不是因為我們聖潔無有瑕疵,而是他憐憫我們,給我們一個服事的機會罷了。我們又有什么可夸的呢?

2。士十二:1 - 7  “1以法蓮人聚集,到了北方,對耶弗他說:‘你去與亞捫人爭戰,為什么沒有招我們同去呢?我們必用火燒你和你的房屋。’2耶弗他對他們說:‘我和我的民與亞捫人大大爭戰﹔我招你們來,你們竟沒有來救我脫離他們的手。3我見你們不來救我,我就拚命前去攻擊亞捫人,耶和華將他們交在我手中。你們今日為什么上我這里來攻打我呢?’4于是,耶弗他招聚基列人,與以法蓮人爭戰。基列人擊殺以法蓮人,是因他們說:‘你們基列人在以法蓮、瑪拿西中間,不過是以法蓮逃亡的人。’5基列人把守約旦河的渡口,不容以法蓮人過去。以法蓮逃走的人若說:‘容我過去。’基列人就問他說:‘你是以法蓮人不是?’他若說:‘不是。’6就對他說:‘你說示播列(Shibboleth)。’以法蓮人因為咬不真字音,便說‘西播列(Sibboleth)’。基列人就將他拿住,殺在約旦河的渡口。那時,以法蓮人被殺的有四萬二千人。7耶弗他作以色列的士師六年。基列人耶弗他死了,葬在基列的一座城里。”

“以法蓮人聚集,到了北方,對耶弗他說:‘你去與亞捫人爭戰,為什么沒有招我們同去呢?我們必用火燒你和你的房屋。’”-- 像這種因嫉妒而引發的爭端,已經不是第一次。過去以色列人在神人摩西的帶領下,支派之間很少有發生爭端。從約書亞時代開始,在分地的時候,我們就看到約瑟的子孫,就是以法蓮和瑪拿西人要求多得土地(書十七章)﹔當約書亞打發二支派半的人(流便、迦得和瑪拿西半支派)回約但河東之地的時候,我們也看到河西和河東的支派為了設立祭壇几乎大打出手(書二十二章)﹔在《士師記》課程里,我們看到在 和敵人的爭戰中,有的支派拒絕參與,如士五:16 - 17 的流便、基列人、但人和亞設人﹔有的支派在爭戰勝利后“眼紅”,因自己不受邀參戰而爭吵,如士八:1 的以法蓮支派。現在的以法蓮再次因為耶弗他在與亞捫人爭戰,沒有招他們同去而爭吵起來。從這些爭吵,我們可以看到以色列支派的聯盟是非常松散,約但河西的支派和河東的支派之間的關系非常脆弱﹔以法蓮、瑪拿西和猶大三大支派因著人多勢眾,常要爭坐“老大”的位置。誰是老大當然也跟敬拜中心(會幕)的位置有關聯,有人說聖壇初設在吉甲,后搬遷至示劍(書二十四),然后是伯特利(士二十:26- 28),最后落腳在示羅(士二十一:12)。示羅是在以法蓮的中心地點,怪不得他們“耍大牌”,每次都埋怨士師不招他們參戰。

“。。我招你們來,你們竟沒有來救我脫離他們的手。我見你們不來救我,我就拚命前去攻擊亞捫人,耶和華將他們交在我手中。你們今日為什么上我這里來攻打我呢?。。于是,耶弗他招聚基列人,與以法蓮人爭戰。基列人擊殺以法蓮人,是因他們說:‘你們基列人在以法蓮、瑪拿西中間,不過是以法蓮逃亡的人。’”-- 過去基甸也遇到相似的情況,他懂得如何化解爭端(士八:2 - 3),但耶弗他可能還在喪女悲痛中,他的回答硬邦邦,令人難以接受。結果是:河東的基列人和河西的以法蓮人大打出手。

“基列人把守約旦河的渡口,不容以法蓮人過去。以法蓮逃走的人若說:‘容我過去。’基列人就問他說:‘你是以法蓮人不是?’他若說:‘不是。’就對他說:‘你說示播列(Shibboleth)。’以法蓮人因為咬不真字音,便說‘西播列(Sibboleth)’。基列人就將他拿住,殺在約旦河的渡口。那時,以法蓮人被殺的有四萬二千人。”-- 大家都是以色列人,怎樣分辨誰是以法蓮人呢?“示播列(Shibboleth)”和“西播列(Sibboleth)’”的差別只在子音“shi”(示)和“si”(西),以法蓮人因咬不真字音就被認出來,死了整四萬二千人。民二十六:37 說在第二次人口普查的時候,以法蓮人數有三萬二千五百名,所以死的人數可能被夸大。總之,以法蓮支派付出了很大的代價。過去,在耶弗他家庭里,我們看過一場家庭悲劇﹔現在,我們看到的卻是一場全以色列的悲劇。

“耶弗他作以色列的士師六年。基列人耶弗他死了,葬在基列的一座城里。”-- 《士師記》第一次沒有告訴我們國中太平多少年。他把亞捫人打敗了,但非利士人的欺壓(士十:7)卻要留待參孫去處理。

3。士十二:8 - 15  “8耶弗他以后,有伯利恆人(Bethlehem)以比贊(Ibzan)作以色列的士師。9他有三十個兒子,三十個女兒,女兒都嫁出去了。他給眾子從外鄉娶了三十個媳婦。他作以色列的士師七年。10以比贊死了,葬在伯利恆。11以比贊之后,有西布倫人(Zebulonite)以倫(Elon)作以色列的士師十年。12西布倫人以倫死了,葬在西布倫地的亞雅侖(Aijalon)。13以倫之后,有比拉頓人(Pirathonite)希列(Hillel)的兒子押頓(Abdon)作以色列的士師。14他有四十個兒子,三十個孫子,騎著七十匹驢駒。押頓作以色列的士師八年。15比拉頓人希列的兒子押頓死了,葬在以法蓮地的比拉頓,在亞瑪力人的山地。”

這里記載了三個小士師的名。

“耶弗他以后,有伯利恆人(Bethlehem)以比贊(Ibzan)作以色列的士師。他有三十個兒子,三十個女兒,女兒都嫁出去了。他給眾子從外鄉娶了三十個媳婦。他作以色列的士師七年。以比贊死了,葬在伯利恆。”-- 以比贊應該是一個很富有的士師。

“以比贊之后,有西布倫人(Zebulonite)以倫(Elon)作以色列的士師十年。西布倫人以倫死了,葬在西布倫地的亞雅侖(Aijalon)。”-- 士師中,以倫的資料最少。

“以倫之后,有比拉頓人(Pirathonite)希列(Hillel)的兒子押頓(Abdon)作以色列的士師。他有四十個兒子,三十個孫子,騎著七十匹驢駒。押頓作以色列的士師八年。比拉頓人希列的兒子押頓死了,葬在以法蓮地的比拉頓,在亞瑪力人的山地。”-- 押頓又是一個富有的士師。

聖經沒有告訴我們他們的敵人是誰,但還是把他們的名字記錄下來。上帝沒有忘記小人物。不要以為我們在教會的事奉微不足道,上帝就忘記了我們,其實他早已把我們的名字記錄下來。

默想:

耶弗他是我們在《士師記》里所看到出身最卑賤的一個士師。他在真理知識上十分幼稚,對上帝的認識也沒有深度,處理支派之間的糾紛也欠缺技巧。在他作士師期間,我們看到一場家庭大悲劇,和一場全以色列的悲劇。不管你怎樣評估耶弗他的成敗,我們都不能否認是上帝揀選了他﹔上帝的揀選不在乎人的貴賤,乃在乎他的恩典。

高音笛在哪里?

    在我們生命中的有些時刻,我們會覺得自己無足輕重,一無是處。我們周圍充滿了才華橫溢的人,在那個軟弱的時刻,我們只想退縮,想讓別人去處理問題,我們的理由是,自己是否介入,實在無關緊要。

    然而,我們忘記了主在用五餅二魚喂飽眾人的事件中,彰顯出來的真理(約六:1 - 14)。我們每個人在上帝的事工中,都扮演一定的角色。

    一次,麥可葛士達爵士在一個大型合唱團與管弦樂團合作的預演中擔任指揮。彩排到了中段的時候,喇叭高聲地鳴響、鼓聲隆隆,而小提琴也奏出丰富的旋律﹔于是,那吹高音笛的樂手就喃喃自語說:“我所做的有何益處呢?我還是別吹了,反正也沒人聽得到。”于是他只是把樂器放在嘴里,卻沒有吹出聲音。然而不到片刻,指揮就大叫起來:“停下來!停下來!高音笛在哪里?”全場最重要的人發現笛聲消失了。

    同樣,我們為主事奉也是同樣的道理。不管我們的才能是大是小,要是我們沒有盡力,表演就不會完整。(Richard De Haan,資料取自《靈命日糧》)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