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各人任意而行之士師記

第十五課 - 士師參孫(一)

經文:士十三:1 - 25

主旨:耶和華的使者顯現在瑪挪亞夫婦面前,告訴他們有關孩子參孫出生的事。

1。 參孫是《士師記》最后的一個士師,但卻不是以色列歷史里最后的一個,撒母耳才是(撒上七:15)。在還沒有查考參孫的事跡之前,我請大家閱讀以下這篇《士師時代 - 主前1200 - 1050年的世界局勢》一文。這是抄錄自布賴特著《以色列史》(蕭維元譯)。

我們可以假定,約在主前十三世紀之末,以色列占領巴勒斯坦的工作已經完成,而那個支派同盟也已組成了。我們又巳看見,這個時候,埃及已經衰弱了。在馬尼他(Meneptah)(約主前一二二四至一二二六年)的統治下,她雖把海上人民打退,卻已進入第十九朝代崩潰所帶來的混亂時期,失去了對亞洲領土的有效控制。這樣一來,以色列就有機會在她的地方堅固地建立自己。雖然埃及很快就想卷土重來,她卻無法長久支持下去,而埃及帝國也很快就結束了。

一、第二十朝代:埃及帝國的結束

當埃及的第二十朝代在塞那得(Set-nakht)和他的兒子蘭塞三世(Ramses III)(約主前一一七五至一一四四年)建立權勢時,國內的秩序終告恢復了。蘭塞竭力去重建埃反在亞洲失去的聲威,于是埃及帝國的新時代又似乎在望了。埃及掌握了瀕海軍事公路,控制了以斯德倫,又重建了伯善的堡壘。我們相信,南敘利亞的舊邊疆也輕易地收復。我們甚至有証據証明,蘭塞的軍隊遠征到幼發拉底河一帶,所向披靡。

假如埃及能把自己的帝國重建起來的話,以色列的歷史會是怎樣,我們只好臆測了。但這事到底沒有實現。埃及很快又要去對付海上人民一連串的襲擊,弄到元氣大傷。這些人民的一部份本已給馬尼他(Meneptah)打退了,現在卻又大舉來侵,從地中海東岸蜂擁而下,以致由烏加列南至亞實基倫一帶,大受破壞。由蘭塞三世在位第五年開始,一連有六年之久,他們的人潮不斷猛攻埃及的門戶。他們有一些是從亞洲來的,有一些是從利比亞來的,又有一些是從海上來的。蘭塞所開列的,有如下的各種人:彼拉沙他人(Perasata,即非利士人), 但努那人(Danuna 或 Danaeans),華沙沙人(Washasha),沙卡魯沙人(Shakarusha)和芝卡人(Tjikar ,Tsikal)。最后的一種也許是奧特賽史詩中的錫庫人(Sikel或 Sicilians)。各次戰爭的詳情,我們不及細說了。雖然蘭塞夸言每一次都得勝,并且也實在能夠抵拒侵略,埃及卻也忍受可怕的打擊。由于沒有力量去把
入侵者逐出巴勒斯坦,法老不得已准許其中的一些人(非利士人和錫庫人)在那里住下,作為他名義上的臣民。可見,非利士人是在以色列人抵達后約一個世代在巴勒斯坦出現的。(巴勒斯坦的名稱反而從他們的族名得來。)

埃及帝國永沒有復原。她已因戰爭而奄奄一息,經濟方面又因大量捐款給產業免稅的廟宇而致枯竭,所以她的內部情形絕不健全。到蘭塞三世被人刺死時,國運也就完了。他的后繼人蘭塞四世至十一世(約主前一一四四至一0六五年),個個都是無能的。雖然埃及在巴勒斯坦的權益能維持于一時(米吉多有刻著蘭塞四世字樣的像基,已出土),但卻越來越像煙云那樣,很快就消散了。萬阿孟的故鄉(Wen-Amun,約主前一O六0)生動地說明埃及聲譽之傾覆﹔甚至在比布羅斯,一個有埃及本身那么長久的埃及屬地,皇家的使者也受到揶揄和難堪的侮辱。在埃及境內,律法與秩序已破碎不堪﹔甚至法老們的墳墓也被入偷掘。第二十朝代約于主前一0六五年覆亡,繼之而興的是第二十一朝代(泰尼斯朝),但這個朝代很受阿孟的祭司們所猜忌。這些祭司們的權力,與法老們自己一樣,實際是獨立的,所以這個朝代也同樣無能。埃及的內政如此衰弱,就無法在國外重建國威了
。她的帝國時代已經過去了。

二、主前十二和十一世紀中的西亞

埃及在亞洲產業的殘余,并沒有一個與她爭權的強國去承受。赫特帝國已經滅亡了。在主前十三世紀時國勢最盛的亞述,已因杜庫提寧努他一世(約主前一一九七年)的被殺而進入為期一個世紀的衰弱中。在這期間,她甚至被復興而在本國王朝治下的巴比倫所掩蓋。不錯,亞述在提革拉毗列色一世(約主前一一一六至一O七八年)的治下,有一個短期的復興。他戰勝了巴比倫,進軍北方的亞美尼亞和安那多利亞,又西達地中海東岸的北部腓尼基。不過,這是不長久的﹔最后,亞述還是一蹶不振,繼續消沉了約有二百年。這事的主要原因在于亞蘭人這個時侯對肥腴月灣各地都能大施壓力。因為敘利亞和上米所波大米的人 口,大部份都是亞蘭人。他們很快就在各地建立一連串的小邦,其中有閃馬耳(Shamal),迦基米施,伯伊但(Beth-eden)和大馬色等。亞述本身也受到他們的滲入,無法防守自己的邊疆,更不要說派兵遠征了。無論年幼的以色列要面對怎樣的危機,但她大可以努力從事于自己的發展,而不至受任何世界強國的威脅。

同時,迦南因已不再得到帝國力量的守衛,就受到新民族侵入和滲透的可怕打擊。以色列人占領了巴勒斯坦的高原,海上人民盤據了它的濱海一帶,而敘利亞的內地,則不斷地由亞蘭人取去。雖然迦南人孤獨聚居的地方仍然散存于各處,而且在許多地方也無疑人口的殘餘,但迦南人大部份已喪失了其地盤。不錯,腓尼基的城邦確有驚人的復原﹔到主前十一紀中葉時,比布羅斯和其他城邑也再成為欣欣向榮的貿易中心。但腓尼基人大規模向西的殖民擴展,卻是要稍遲一點才開始的。

控制巴勒斯坦海岸的非利士人,已集中他們的力量于迦薩,亞實基倫,亞實突,以革倫,和迦特五個城邑所組成的五頭政府。每一城都受治于一個“君長”(seren)。海上人民雖似乎曾在主前十一世紀中葉從事海上貿易,但他們卻早就與愛琴海的祖家失了聯絡,并吸收了迦南的宗教與文化了。他們把以色列拖進去的危機,不久就會引起我們的注意。 雖然這兩種人沒有立刻就打起來,我們可以假定非利士人沿著邊界施出壓力,占據了基色和伯示麥,彼此的磨擦就無可避免了。非利士人享有冶鐵的本地專利權。這個秘密也許是從曾享受過同樣專
利的赫人那里學來的。我們將見到,非利士人因此便大占上風,他們是懂得怎樣去利用這個優勢的。 (考古學資料:非利士人從哪里來?

============================================================

上一課,我說過耶弗他雖然把亞捫人打敗,但非利士人的欺壓(士十:7)卻要留待參孫去處理。《士師記》第十三至十六章就是記述參孫和非利士人爭戰的事跡。

2。士十三:1  “以色列人又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耶和華將他們交在非利士人手中四十年。”

從這章開始,我們看到那些控制巴勒斯坦海岸的非利士人不斷地騷擾以色列的支派聯盟。過去他們是零零星星地像打“游擊戰”(士三:31),現在是明目張膽地向迦南的內陸發動攻勢,不再滿足于據守在海岸的五個城邑。(請看圖一) 聖經說,這是因為“以色列人又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耶和華將他們交在非利士人手中四十年。”

3。士十三:2 - 7  “2那時有一個瑣拉人(Zorah),是屬但族(Danites)的,名叫瑪挪亞(Manoah)。他的妻不懷孕,不生育。3耶和華的使者向那婦人顯現,對她說:‘向來你不懷孕,不生育,如今你必懷孕,生一個兒子。4所以你當謹慎,清酒濃酒都不可喝,一切不潔之物也不可吃。5你必懷孕,生一個兒子,不可用剃頭刀剃他的頭,因為這孩子一出胎就歸上帝作拿細耳人(Nazarites)。他必起首拯救以色列人脫離非利士人的手。’6婦人就回去對丈夫說:‘有一個神人到我面前來,他的相貌如上帝使者的相貌,甚是可畏。我沒有問他從哪里來,他也沒有將他的名告訴我,7卻對我說:<你要懷孕,生一個兒子,所以清酒濃酒都不可喝,一切不潔之物也不可吃,因為這孩子從出胎一直到死,必歸神作拿細耳人。>’”

“那時有一個瑣拉人(Zorah),是屬但族(Danites)的,名叫瑪挪亞(Manoah)。他的妻不懷孕,不生育。”-- 瑣拉(Zorah)在哪里? 它位于耶路撒冷以西約23公里,伯士麥以北約三公里的一個小山上(圖一)。按書十五:33 和十九:41 的記載,它原是分給猶大支派,后再分給但支派為業。按士十八章的記載,這時但族可能已經往北遷到胡利平原(huleh Valley),現在只有几個家族留在原地。瑪挪亞是一個寂寂無名的人物,上帝揀選他家里的人興起士師,不是因為他是一個義人,如新約的約瑟和馬利亞。

“耶和華的使者向那婦人顯現,對她說:‘向來你不懷孕,不生育,如今你必懷孕,生一個兒子。所以你當謹慎,清酒濃酒都不可喝,一切不潔之物也不可吃。你必懷孕,生一個兒子,不可用剃頭刀剃他的頭,因為這孩子一出胎就歸上帝作拿細耳人(Nazarites)。他必起首拯救以色列人脫離非利士人的手。’”-- 拿細耳人是奉獻歸上帝的意思,他們是許了分別為聖歸于上帝之愿的人,條例記載在民六:1- 21。還俗后,他們就不再受條例的約束。參孫的誕生是一個神跡,這是毋庸置疑的。作為士師,他并沒有完全把以色列人從非利士人拯救出來,這個使命要留待撒母耳(撒上七:10 - 14)和大衛(撒下五:17- 25)來完成。

4。士十三:8 - 25  “8瑪挪亞就祈求耶和華說:‘主啊,求你再差遣那神人到我們這里來,好指教我們怎樣待這將要生的孩子。’9上帝應允瑪挪亞的話。婦人正坐在田間的時候,上帝的使者又到她那里,她丈夫瑪挪亞卻沒有同她在一處。10婦人急忙跑去告訴丈夫說:‘那日到我面前來的人,又向我顯現。’11瑪挪亞起來跟隨他的妻來到那人面前,對他說:‘與這婦人說話的就是你嗎?’他說:‘是我。’12瑪挪亞說:‘愿你的話應驗。我們當怎樣待這孩子,他后來當怎樣呢?’13耶和華的使者對瑪挪亞說:‘我告訴婦人的一切事,她都當謹慎。14葡萄樹所結的都不可吃,清酒濃酒都不可喝,一切不潔之物也不可吃。凡我所吩咐的,她都當遵守。’15瑪挪亞對耶和華的使者說:‘求你容我們款留你,好為你預備一只山羊羔。’16耶和華的使者對瑪挪亞說:‘你雖然款留我,我卻不吃你的食物,你若預備燔祭,就當獻與耶和華。’原來瑪挪亞不知道他是耶和華的使者。17瑪挪亞對耶和華的使者說:‘請將你的名告訴我,到你話應驗的時候,我們好尊敬你。’18耶和華的使者對他說:‘你何必問我的名?我名是奇妙的。’19瑪挪亞將一只山羊羔和素祭,在盤石上獻與耶和華。使者行奇妙的事,瑪挪亞和他的妻觀看:20見火焰從壇上往上升,耶和華的使者在壇上的火焰中也升上去了。瑪挪亞和他的妻看見,就俯伏于地。21耶和華的使者不再向瑪挪亞和他的妻顯現,瑪挪亞才知道他是耶和華的使者。22瑪挪亞對他的妻說:‘我們必要死,因為看見了上帝。’23他的妻卻對他說:‘耶和華若要殺我們,必不從我們手里收納燔祭和素祭,并不將這一切事指示我們,今日也不將這些話告訴我們。’24后來婦人生了一個兒子,給他起名叫參孫(Samson)。孩子長大,耶和華賜福與他。25在瑪哈尼但(Mahanehdan),就是瑣拉(Zorah)和以實陶(Eshtaol)中間,耶和華的靈才感動他。”

就像基甸一樣,瑪挪亞和妻子不敢相信出現在他們面前的是上帝的使者,因為“當那些日子,耶和華的言語稀少,不常有默示。”(撒上三:1)直到神跡出現在眼前,他們才知道那人真的是耶和華的使者。

“后來婦人生了一個兒子,給他起名叫參孫(Samson)。孩子長大,耶和華賜福與他。在瑪哈尼但(Mahanehdan),就是瑣拉(Zorah)和以實陶(Eshtaol)中間,耶和華的靈才感動他。”-- 從往后三章的記載,瑪挪亞和妻子在教養參孫的事上似乎沒有“使他走當行的路。。”(箴二十二:6),但聖經還是說“耶和華賜福與他。”當他偏行己路的時候,上帝用他來擊打非利士人﹔在他作士師的二十年(士十六:31)期間,讓非利士人嘗盡苦頭。上帝就是這樣的奇妙!

默想:

為人父母

每一對夫婦得知他們將為人父母時,都為感到非常興奮,對以前一直無法生育的夫婦而言,那份喜悅就更加異乎尋常!因此我們可以想像瑪挪亞和他的妻子 -- 參孫的父母,得知他們將有孩子時,心里有多么的高興。

耶和華的使者向瑪挪亞的妻子顯現,告訴她將懷孕生子。她所生的孩子“必起首拯救以色列脫離非利士人的手。”(士十三:5),并告訴她應如何生活,因她的孩子將“歸上帝作拿西耳人。”(士十三:4 - 5)

當她告訴她的丈夫這件事時,她的丈夫求主耶和華再差遣使者來給他們更進一步的指示。瑪挪亞問:“我們當怎樣待這孩子,他后來當怎樣呢?”(士十三:12)然而天使的回答著重指出:孩子的母親必須順服(士十三:13 - 14)。

身為父母,我們應當關心的事情,不是“我們怎樣才能教養出一個敬虔、成功的子女?”而是要問:“我們怎樣才能成為敬虔的父母呢?”第一個問題是我們所無法控制的最終目標。而第二個問題則是我們能夠控制的過程。因此,我們應該如此禱告:主啊,幫助我們成為你所期待的父母。(David Roper,取自《靈命日糧》)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