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各人任意而行之士師記

第十九課 - 無法無天的世代(一)

經文:士十七:1 - 13

主旨:信仰商業化,傳道職業化,教會私家化的無法無天的世代。

1。 感謝主,我們已經查考了所有士師的生平。現在還剩下五章,它記述的是以色列人那種無法無天,“各人任意而行”的社會、宗教和家庭生活。在還沒有和大家分享之前,我先要回答上一課我所提出的問題:“為了避免重蹈覆轍,落入《士師記》那種‘各人任意而行’的光景,今天的教會需要怎么樣的領袖呢?

保羅形容教會是基督的身體,身體是一個,卻有許多肢體,肢體功能各異,但不分大小,總要彼此配搭和相顧(林前十二:12 - 25)。按這樣的說法,教會的肢體都是站在同等的地位,教會還需要領袖嗎?我們千萬不要誤解 這段經文,那里不是教導我們教會的結構,把眾人都放在同一層面上,大家仰望天上的基督作頭。在《舊約》,就算在一個神權治理的國度里,上帝仍然興起摩西引領以色列人出埃及,又興起約書亞帶領他們進迦南,可見上帝沒有忽視領袖所扮演的角色。不錯人人皆祭司,但大祭司還是不可少。《新約》的教導何嘗不是一樣,保羅不是吩咐提多,在各城設立長老嗎?(多一:5)他不也叫帖撒羅尼迦教會的信徒敬重那些在主里治理他們的人嗎?(帖前五:12) 弗四:11 - 12 不是教導教會有牧師和教師,為要成全聖徒,各盡其職,以建立基督的身體嗎?教會一定要有領袖,問題是怎么樣的領袖?我們可以肯定地說,教會不需要像參孫這種領袖,他除了力大無窮,像 Rambo 那樣單槍匹馬地打打殺殺,根本就不能號召以色列人團結起來,在那危機時代激發他們保家衛國。更何況他是一個好色之徒,到處沾花惹草,自己已經不守律法,又怎能給以色列人作個典范?耶和華上帝興起參孫作士師擊殺非利士人,不是因為參孫的義,乃是因為他們的惡(申九:4 - 5)。

教會究竟需要怎樣的領袖呢?這是一個大題目,這里篇幅有限,我只能提到几個領袖必要有的素質,同學們在課堂上可再加討論。不管是長老,還是牧師傳道,第一要緊是他們要有傳福音、救靈魂的迫切感和使命感,并且動員整個教會參與這場屬靈的爭戰。教會的一切活動,如聚會、講道、查經、禱告、團契、營會、探訪、詩班、主日學、救濟。。。都是為了打這場爭戰而設的。教會需要的是一個如邱吉爾首相,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臨危受命領導英國贏得勝利的領導人物。教會需要的不是一些管理人才,而是率領信徒打一場屬靈爭戰的領導人物。邱吉爾首相是人類歷史上“領導力”的經典人物。他是一個充滿使命感的人。他說:“生命何用?無非為了崇高理想而奮斗,為了改善這混亂的世界,讓我們逝去以后活于其中的人,能有一個比較好的地方。”他的領導藝朮是奠基于以下几個基本理念 (參考台灣政論家胡忠信《邱吉爾的領導藝朮》一文,對于領導教會的長老、牧師和傳道,這些理念是絕對適用的。):

一、領導者要鼓舞自己與人民追求偉大。莎士比亞說:“有人天生偉大,有人因奮斗而偉大,有些人的偉大是別人捧出來的。”邱吉爾一生因奮斗而偉大,在逆水中游泳,在困境中求生,造就了他偉大的人格特質。作為教會的領袖,背負傳福音、救靈魂的大使命,就應當一生為此而奮斗,并鼓舞信徒也為此而奮斗。

二、領導者要具有歷史觀。邱吉爾說:“與其說我是政治人物,不如說我是歷史家。”一個人回顧過去更深刻,瞻望未來就能夠更長遠。作為教會領袖也是一樣,他要對教會歷史有縱深感,明白教會在上帝國度里的使命和定位,一切以國度的利益為出發點。

三、領導者具有典范的作用。 作為一個領袖,邱吉爾捍衛自由民主,遵守法律與秩序,維護社會公義,堅守人性共有的理性與道德,成為當時混亂世界里的一盞明燈。作為教會領袖,在帶領會眾與魔鬼爭戰的時候,自己絕對不能給魔鬼抓到把柄,以致失去的道德的權威。

四、領導者要有堅實的班底。當戰時英國需要邱吉爾出來領導,他如同雄獅一樣,應召出來大吼,但他不是孤軍作戰,只是“宏觀管理”,自己提出愿景與目標,然后由一群班底進行執行層面的“微觀管理”,透過宏觀與微觀的交互作用,落實領導、決策與執行力。作為教會領袖,這大概是表現最差的一環,很多都以為自己來,“并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可十:45),于是在教會里成了“一腳踢”。教會領袖要懂得如何“成全聖徒,各盡其職”,組織一個堅實的班底,這樣才能建立基督的身體(弗四:12)。

“團結,我們就站立起來﹔分裂,我們就扑倒在地。”這是邱吉爾在戰時凝聚民心、跨越危機所說的經典名言。今天,教會領袖不是在管理一個俱樂部,不是在組織一些休閑娛樂活動,吸引人們來參加。今天,教會領袖要深知自己是在“戰時”,要凝聚會眾的心,絕不與魔鬼和世界妥協,打這場屬靈的爭戰。作為領袖,士師們實在談不上給以色列人起了有什么典范的作用。若不是上帝的憐憫,在危機時刻揀選他們,有“耶和華的靈感動他們”(士十一:29,十四:19等),用他們把以色列人從敵人手中拯救出來,他們的名字又怎么會名列“信心榜”上?(來十一:32)

教會領袖要有戰時邱吉爾的領袖模式外,是否還要有其他的領袖模式?請大家在課堂上分享。_____________________

與其說《士師記》是一個“沒有王,各人任意而行”的世代,不如說這是一個沒有領袖,無法無天的世代。接下來的五章,記述了以色列人是怎樣的“無法無天”。

2。士十七:1 - 6 1以法蓮山地(Mount Ephraim)有一個人名叫米迦(Micah)。2他對母親說:‘你那一千一百舍客勒銀子被人拿去,你因此咒詛,并且告訴了我。看哪,這銀子在我這里,是我拿去了。’他母親說:‘我兒啊,愿耶和華賜福與你!’3米迦就把這一千一百舍客勒銀子還他母親。他母親說:‘我分出這銀子來為你獻給耶和華,好雕刻一個像,鑄成一個像。現在我還是交給你。’4米迦將銀子還他母親,他母親將二百舍客勒銀子交給銀匠,雕刻一個像,鑄成一個像,安置在米迦的屋內。5這米迦有了神堂,又制造以弗得和家中的神像,分派他一個兒子作祭司。6那時,以色列中沒有王,各人任意而行。”

“那時,以色列中沒有王,各人任意而行。”-- 《士師記》第十七章至二十一章所記載的事跡發生在什么時候?在第十二課我曾說,聖經學者對《士師記》的結構有以下兩種說法:
 

結構(一)
 

約書亞死

士一:1

爭戰上與敵人妥協 士一:1 - 二:5 士師興起

士三:7 - 十六:31

離教背道的實例 士十七:1 - 十八:31 總結

士二十一:25

信仰上背道離教 士二:6 - 三:6 支派間的爭戰 士十九:1 - 二十一:24

結構(二)

士一:1
約書亞死

士一:1 - 二:5 士師時期在爭戰上與敵人妥協的概括介紹

士二十一:25總結

士二:6- 三:6 士師時期在信仰上背道離教的概括介紹

士三:7 - 士十六:31 士師的故事

士十七:1- 十八:31 離教背道的實例

士十九:1 - 二十一:24 支派間的爭戰

哪一個結構才是正確,對我們了解《士師記》的主題信息和內容不會有太大的影響。所以我不想花太多的時間分析和比較這兩個結構,這對我們的查考沒有什么實際的幫助。不過作者在這五章里,的確留下一些蛛絲馬跡,我們可以推測“那時”是什么時候。

士十八:1 -- 那時,以色列中沒有王。但(Dan)支派的人仍是尋地居住,因為到那日子,他們還沒有在以色列支派中得地為業。

士十八:30  -- 但人就為自己設立那雕刻的像。摩西的孫子、革舜(Gershom)的兒子約拿單(Jonathan)和他的子孫,作但支派的祭司,直到那地遭擄掠的日子。

士二十:27 - 28 -- 那時上帝的約柜在那里。亞倫(Aaron)的孫子、以利亞撒(Eleazar)的兒子非尼哈(Phinehas)侍立在約柜前。。。

根據書十九:40 - 48,我們知道在分地的時候,但支派沒有得到那么理想的地業,其北邊是以法蓮和便雅憫兩個支派,南邊有猶大支派,由于邊界和其他支派相連,所以聖經沒有描述但支派的邊界,只提他們所分得的城邑,共十七個(看圖一)。在士一:34,聖經告訴我們,亞摩利人強逼但人住在山地,不容他們下到平原。這就難怪他們后來移居到遙遠的北方,就是書十九:47 說的,他們攻取利善 Leshem(又名拉億 Laish),并且住在那城,改名為但(Dan)。士十七 - 十八章把這段移居的歷史詳細地告訴我們。這段移居的歷史發生在什么時候呢?士十八:30 說是在摩西的孫子,也就是革舜(Gershom)的兒子約拿單(Jonathan)作但支派的祭司的時候。士二十:27 - 28 說以色列人攻擊便雅憫人是在亞倫的孫子,也就是以利亞撒(Eleazar)的兒子非尼哈(Phinehas)侍立在約柜前的時候。兩起事件都發生在入迦南不久之后,所以聖經學者認為結構(二)比較足信。根據考古學的資料,拉億(Laish) 就是現在的 Tell el-Qadi,在約但河的源頭附近。從考古的斷層分析,可以肯定在主前 1190 - 1180,這個城市被毀,猶如士十七 - 十八章和書十九:47 所描述的﹔然后在主前十一世紀中葉(約 1060年),當非利士人在示羅(耶路撒冷以北約 18哩)毀掉祭壇(撒上四:1 - 11,耶七:12 - 14),他們也上來攻擊拉億﹔后來但人再重建拉億,直到王國時期。

“以法蓮山地(Mount Ephraim)有一個人名叫米迦(Micah)。他對母親說:‘你那一千一百舍客勒銀子被人拿去,你因此咒詛,并且告訴了我。看哪,這銀子在我這里,是我拿去了。’他母親說:‘我兒啊,愿耶和華賜福與你!’。。他母親說:‘我分出這銀子來為你獻給耶和華,好雕刻一個像,鑄成一個像。現在我還是交給你。’米迦將銀子還他母親,他母親將二百舍客勒銀子交給銀匠,雕刻一個像,鑄成一個像,安置在米迦的屋內。這米迦有了神堂,又制造以弗得和家中的神像,分派他一個兒子作祭司。那時,以色列中沒有王,各人任意而行。”-- 《士師記》第十七至二十一章記載了許多無法無天的事,你能夠從士十七:1 - 5節指出多少樣無法無天的事嗎?______________

3。士十七:7 - 13  “7猶大伯利恆(Bethlehem)有一個少年人,是猶大族的利未人,他在那里寄居。8這人離開猶大伯利恆城,要找一個可住的地方。行路的時候,到了以法蓮山地,走到米迦的家。9米迦問他說:‘你從哪里來?’他回答說:‘從猶大伯利恆來。我是利未人,要找一個可住的地方。’10米迦說:‘你可以住在我這里,我以你為父為祭司。我每年給你十舍客勒銀子,一套衣服和度日的食物。’利未人就進了他的家。11利未人情愿與那人同住,那人看這少年人如自己的兒子一樣。12米迦分派這少年的利未人作祭司,他就住在米迦的家里。13米迦說:‘現在我知道耶和華必賜福與我,因我有一個利未人作祭司。’”

米迦家里建立了一個離教背道的神堂,又設立了一種不合法的祭司制度。最為諷刺的是,“米迦”的原文是“有誰像耶和華?”(跟先知“彌迦”同字)本意是沒有一個神比得上真神耶和華。偏偏這個以法蓮家母子兩人在周圍的迦南異教影響下,分不清誰是真神,誰是假神,迷信至極,以為只要家里有神堂,有侍立的祭司,這就是祝福。現在,從伯利恆城來了一個利未人,他的名字可能是約拿單(Jonathan)(士十八:30),他正好找上米迦的家,被米迦看上,出錢雇請他作神堂的祭司。米迦還以為這是從天上掉下來的祝福。接下來故事的情節如何發展呢?我在下一課才和大家分享。

默想:

《士師記》第十七章可以用以下這句話來總結:

信仰商業化,傳道職業化,教會私家化!

現在的基督教信仰是否也是這樣呢?____________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