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各人任意而行之士師記

第二課 - 約書亞死后(一)- 沒有把迦南人全然趕出

經文:士一:1 - 36

主旨:約書亞死后,以色列群龍無首,各支派分頭出擊,沒有把敵人全然趕出。

1。士一:1 “約書亞死后,以色列人求問耶和華說:‘我們中間誰當首先上去攻擊迦南人,與他們爭戰?’”

《約書亞記》第二十四章29節記載了約書亞的死,說“耶和華的仆人嫩的兒子約書亞,正一百一十歲,就死了。”跟摩西的死不同的是, 約書亞沒有求問上帝指定一個繼承人(民二十八:15 - 23)。為什么?有的人也許會說,約書亞是一介武夫,只會舞槍弄棒,南征北伐,不像摩西學了埃及人一切的學問(徒七:22),懂得把以色列人從一盤散沙組織成一支有效的作戰部隊。這樣的猜度不是不可以,但最好適可而止。其實上帝早有他的計划,他不安排一個接班人是有目的的。士二:21 - 23 說:“所以約書亞死的時候所剩下的各族,我必不再從他們面前趕出,為要借此試驗以色列人,看他們肯照他們列祖謹守遵行我的道不肯。這樣耶和華留下各族,不將他們速速趕出,也沒有交付約書亞的手。”過去當以色列人受埃及人奴役,在曠野漂流,和第一次踏足迦南地,面對強大敵人的時候,上帝知道他們的 迫切需要,除非有一個領袖率領,不然他們一定四分五裂,被敵人吞吃,死無葬身之地。但現在的情勢不同了, 自從約書亞率領以色列軍南征北伐后,迦南地的敵人已經聞風喪膽,心都消化﹔書十二章記載了約書亞所擊殺的諸王共計三十一個,這里的擊殺并不表示城邑也被燒毀,除了艾城和夏瑣被燒毀外,其他的城邑還是存留,有的還被敵人重奪,如耶路撒冷。約書亞也把迦南地分給各支派,命令他們要將敵人滅淨殺絕,并在臨終前在示劍與他們立約,要他們除掉中間的外邦神,誠心實意地事奉耶和華上帝。所以,我們可以說,整個大環境已經改變了,現在是上帝試驗以色列民的時候,看他們是否真的守約,敬畏耶和華,誠心實意地事奉他。這個時候,以色列有足夠的軍力來對付迦南的敵人,但在試驗中,上帝卻要他們看到,“你們若離棄耶和華去事奉外邦神。。耶和華必降禍與你們,把你們滅絕。”(書二十四:20)爭戰不是靠軍力,乃是靠耶和華。這是我們查考《士師記》時, 必須銘記在心的。

2。士一:1 - 7  “1約書亞死后,以色列人求問耶和華說:‘我們中間誰當首先上去攻擊迦南人,與他們爭戰?’2耶和華說:‘猶大當先上去,我已將那地交在他手中。’3猶大對他哥哥西緬說:‘請你同我到拈鬮所得之地去,好與迦南人爭戰﹔以后我也同你到你拈鬮所得之地去。’于是西緬與他同去。4猶大就上去。耶和華將迦南人和比利洗人交在他們手中,他們在比色擊殺了一萬人。5又在那里遇見亞多尼比色,與他爭戰,殺敗迦南人和比利洗人。6亞多尼比色逃跑,他們追趕,拿住他,砍斷他手腳的大拇指。7亞多尼比色說:‘從前有七十個王,手腳的大拇指都被我砍斷,在我桌子底下拾取零碎食物。現在神按著我所行的報應我了。’于是,他們將亞多尼比色帶到耶路撒冷,他就死在那里。”

讓我再囉嗦一下。在士師還沒有出現在“舞台”之前,作者先把約書亞死后的迦南背景呈現在讀者的眼前,結構是這樣的:

約書亞死

士一:1

爭戰上與敵人妥協 士一:1 - 二:5 士師興起

士三:7 - 十六:31

離教背道的實例 士十七:1 - 十八:31 總結

士二十一:25

信仰上背道離教 士二:6 - 三:6 支派間的爭戰 士十九:1 - 二十一:24

現在我們看的是以色列人在爭戰上怎樣與敵人妥協。

“約書亞死后,以色列人求問耶和華說:‘我們中間誰當首先上去攻擊迦南人,與他們爭戰?’”-- 這里的“以色列人”是個怎樣的稱呼?是誰代表“以色列”?過去我們知道這是摩西,或是約書亞,但現在是誰?可能是其中一個長老,我們不知道。有一點我們可以肯定的,當時的十二支派雖然都被分配了土地,但他們還能團結起來,以示羅的會幕為敬拜的中心(書十九:51)。經過了這些年日的爭戰,他們在外邦人的眼中又是一個怎樣的族群呢?從埃及人的文獻中顯示,馬尼他王(Meneptah,1224 - 1215BC)在位的第五年時(1220BC),把他在巴勒斯坦戰績刻在亞門諾裴斯三世(Amenhotep III,1413 - 1377BC)所樹立的一塊黑色花崗石柱上。在被他擊敗的外國人中包括了呂彼亞(Tehennu)的居民和以色列民。其中一行說:

“因雅(Yenoam)變為荒場,
以色列人命運悲慘,他們的種子也不復存在。
巴勒斯坦在埃及面前成了無抵抗能力的寡婦。。”

這是很夸張的記載,但在一連串的名字中,以色列是唯一以肯定的字顯示是“人”而不是“地”。這暗示在主前十三世紀,以色列人在西巴勒斯坦是有一定勢力的,不過他們還未完全安頓下來。

“以色列人求問耶和華說:‘我們中間誰當首先上去攻擊迦南人,與他們爭戰?’”-- 從“求問”的用字,我們相信是長老來到會幕,透過大祭司所用的烏陵與土明(出二十八:30,民二十七:21)向耶和華求問。約書亞的大本營是在約但河谷的吉甲(書四:19,十:15,十四:6),他死后,十二支派可能還以此地為軍事中心。

“耶和華說:‘猶大當先上去,我已將那地交在他手中。’猶大對他哥哥西緬說:‘請你同我到拈鬮所得之地去,好與迦南人爭戰﹔以后我也同你到你拈鬮所得之地去。’于是西緬與他同去。猶大就上去。耶和華將迦南人(Canaanites)和比利洗(Perizzites)人交在他們手中,他們在比色(Bezek)擊殺了一萬人。”-- 十二支派中,猶大人數最多,得地業也最廣(書十五:1 - 63),上帝命令他們先上去攻擊迦南人,奪取土地。西緬支派的地業是在猶大支派地業之內(書十九:1 - 9),這是猶大要與西緬聯手上陣的原因。我們對比利洗人所知不多,他們和迦南人應該都是當地的原住民。這里的“比色”(Bezek)不是撒上十一:8 的“比色”,后者位于約但河西岸約17公里,示劍以北,離開猶大地業很遠的一個城。前者的位置不明,可能是猶大山地的一座城。

“又在那里遇見亞多尼比色(Adoni-bezek),與他爭戰,殺敗迦南人和比利洗人。亞多尼比色逃跑,他們追趕,拿住他,砍斷他手腳的大拇指。亞多尼比色說:‘從前有七十個王,手腳的大拇指都被我砍斷,在我桌子底下拾取零碎食物。現在神按著我所行的報應我了。’于是,他們將亞多尼比色帶到耶路撒冷,他就死在那里。”-- “亞多尼比色”可指比色的王,也有解經家說是耶路撒冷的王“亞多尼洗德”(書十:1,Adoni-zedec,但他被約書亞殺死在瑪基大洞,書十:26)。總之,猶大和西緬一出師就凱旋歸來,但好戲還在后頭。

3。士一:8 - 10  “8猶大人攻打耶路撒冷,將城攻取,用刀殺了城內的人,并且放火燒城。9后來猶大人下去,與住山地、南地和高原的迦南人爭戰。10猶大人去攻擊住希伯侖的迦南人,殺了示篩 (Sheshai)、亞希幔(Ahiman)、撻買(Talmai)。希伯侖從前名叫基列亞巴(Kirjatharba)。”

書十:1 - 43 和十二章記載了約書亞擊殺了耶路撒冷王和希伯侖、底壁等城,但在士師記,我們再度看到猶大人攻打耶路撒冷,放火燒城。從下文的第 21節,我們看到“便雅憫人沒有趕出住耶路撒冷的耶布斯人。耶布斯人仍在耶路撒冷與便雅憫人同住,直到今日。”以及撒下五:6- 10 說大衛王攻取耶路撒冷,可知耶路撒冷的爭奪戰在士師時代是沒有停息過。來到所羅門王時代,我們還看到耶布斯人沒有被滅盡。(王上九:20)至于猶大擊殺希伯侖的示篩(Sheshai)、亞希幔(Ahiman)、撻買(Talmai),他們都是亞納族的族長(20節),是迦勒所擊殺的。(書十五:14)。希伯侖從前名叫基列亞巴(Kirjatharba),意思是“亞巴的城”,這可能是亞納族所敬奉的神。

4。士一:11 - 15  “11他們從那里去攻擊底璧(Debir)的居民。底璧從前名叫基列西弗(Kirjathsepher)。12迦勒(Caleb)說:‘誰能攻打基列西弗,將城奪取,我就把我女兒押撒(Achsah)給他為妻。’13迦勒兄弟基納斯(Kenaz)的兒子俄陀聶(Othniel)奪取了那城,迦勒就把女兒押撒給他為妻。14押撒過門的時候,勸丈夫向她父親求一塊田。押撒一下驢,迦勒問她說:‘你要什么?’15她說:‘求你賜福給我。你既將我安置在南地,求你也給我水泉。’迦勒就把上泉下泉賜給她。”

從上文和這段經文的記載,與約書亞同輩分的迦勒還在。在書十五:10 分地的時候,他已經八十五歲。約書亞是死于一百一十歲(書二十四:29),所以這里記載的迦勒事件未必是約書亞死后的事。從士師記的結構來看,我覺得這一章所記載的只是上帝興起士師前,支派如猶大在迦南與敵人爭戰的一個小總結。

底璧(Debir)在哪里?請看圖一。書十:38,十二:13都有提到約書亞把那里的王和城中的人口盡行殺滅,沒有留下一個。按考古學家的說法,底璧就是希伯侖西南八里的 Khirbet Rabud,在主前十四/十三世紀有人居住,后被毀,在主前十二世紀再度有人煙。我們無法肯定現在這場戰役是屬于過去約書亞的,還是迦勒所發起的。基列西弗(Kirjathsepher)的意思是“著作之城”,可能是迦南的一個行政中心。

從士三:7 - 11 的記載,俄陀聶(Othniel)是上帝興起的第一位士師。在他奪得底璧后,迦勒把應許的女兒押撒(Achsah)嫁給俄陀聶,她是一個非常精明的女性,勸丈夫向父親求一塊田,自己則向父親求水泉,因為底璧是在南地,灌溉系統全然靠水泉。

5。士一:16 - 21  “16摩西的內兄(注:或作"岳父")是基尼人(Kenite),他的子孫與猶大人一同離了棕樹城,往亞拉得(Arad)以南的猶大曠野去,就住在民中。17猶大和他哥哥西緬同去,擊殺了住洗法(Zephath)的迦南人,將城盡行毀滅,那城的名便叫何珥瑪(Hormath)。18猶大又取了迦薩(Gaza)和迦薩的四境,亞實基倫(Askelon)和亞實基倫的四境,以革倫(Ekron)和以革倫的四境。19耶和華與猶大同在,猶大就趕出山地的居民,只是不能趕出平原的居民,因為他們有鐵車。20以色列人照摩西所說的,將希伯侖給了迦勒,迦勒就從那里趕出亞衲族(Anak)的三個族長。21便雅憫人沒有趕出住耶路撒冷的耶布斯人,耶布斯人仍在耶路撒冷與便雅憫人同住,直到今日。”

這里記載的仍然是猶大和西緬支派聯合起來攻取其他屬于他們的分地。最后一次記載摩西的岳父葉忒羅,米甸的祭司是在出十八:27 或民十:29 - 32。他的子孫是基尼人(與米甸人和亞瑪力人有關,撒上十五:6)與猶大人一同離了棕樹城,大概是耶利哥城,往亞拉得(Arad) 以南的曠野去居住。(看圖一

“猶大和他哥哥西緬同去,擊殺了住洗法(Zephath)的迦南人,將城盡行毀滅,那城的名便叫何珥瑪(Hormath)。”-- “盡行毀滅”的原文是 haram,意思是在聖戰中把全城的人殺滅,獻給耶和華。“何珥瑪”(Hormath)正是“歸于耶和華”或“毀滅”的意思。(民二十一:3)

“猶大又取了迦薩(Gaza)和迦薩的四境,亞實基倫(Askelon)和亞實基倫的四境,以革倫(Ekron)和以革倫的四境。耶和華與猶大同在,猶大就趕出山地的居民,只是不能趕出平原的居民,因為他們有鐵車。”-- 這三個城市都在地中海沿岸的平原地區,屬于非利士人的城邑。非利士(Philistines)是什么人?請看《石頭還在呼喊》的《非利士人 從哪里來?》。原來古埃及是第一個跟非利士人打交道的國家。蘭塞II(Ramesses II,1279 - 1224BC)和他兒子馬尼他(Merneptah,1224 - 1215BC) 兩個法老在任期間,就曾跟他們打過戰。埃及稱他們為“海上之民”(The Sea People)。他們似乎源自愛琴海地區,乘船侵入埃及尼羅河畔、地中海沿岸的赫人(Hittites,在土耳其)地區、迦基米(Carchemish)、 塞埔魯士(Cyprus)和迦南地。出沒的時間大約在銅器時代后期(1400 - 1200BC)和鐵器時代前期(1200 - 1150BC),剛好是聖經的士師記時代。在埃及蘭塞三世(Ramesses III)當法老的時候,他就曾在1175BC 一場損失慘重的海戰中擊退他們,逼使他們把注意力轉向巴勒斯坦西南面的海岸地區。在這里,他們建立了迦薩、迦特、亞實基倫、亞實突和以革倫五城聯邦。非利士人從赫人中學到煉鐵的技朮,在1200BC赫人的勢力衰退后,非利士人就壟斷了鐵的供應事業,用鐵制成各種農具,更有鐵制的兵器和戰車。在整個士師時代,他們時常攪擾以色列人,上帝就興起參孫對付他們(士十三-十六章),但要到大衛時代才把他們治服(撒下八:1)。這里說“耶和華與猶大同在”,卻又說“不能趕出平原的居民,因為他們有鐵車”,并不表示耶和華比不上鐵車,是顯示猶大支派沒有殺敵的決心,下文的其他支派也是如此,所以我們才看到“XXX 沒有趕出XXX 的居民。。”句子的格式(士一:27,29,30,31,33)

“便雅憫人沒有趕出住耶路撒冷的耶布斯人,耶布斯人仍在耶路撒冷與便雅憫人同住,直到今日。”-- 我在第8節已解釋,耶路撒冷的爭奪戰在士師時代是沒有停息過。這一再顯示支派未能把敵人滅絕淨盡,甚至留下敵人作苦工,以致陷入他們的網羅(申七:16)。

6。士一:22 - 29  “22約瑟家也上去攻打伯特利,耶和華與他們同在。23約瑟家打發人去窺探伯特利(Bethel)。那城起先名叫路斯(Luz)。24窺探的人看見一個人從城里出來,就對他說:‘求你將進城的路指示我們,我們必恩待你。’25那人將進城的路指示他們,他們就用刀擊殺了城中的居民,但將那人和他全家放去。26那人往赫人(Hittites)之地去,筑了一座城,起名叫路斯。那城到如今還叫這名。27瑪拿西沒有趕出伯善(Bethshean)和屬伯善鄉村的居民,他納(Taanach)和屬他納鄉村的居民,多珥(Dor)和屬多珥鄉村的居民,以伯蓮(Ibleam)和屬以伯蓮鄉村的居民,米吉多(Megiddo)和屬米吉多鄉村的居民。迦南人卻執意住在那些地方。28及至以色列強盛了,就使迦南人做苦工,沒有把他們全然趕出。29以法蓮沒有趕出住基色(Gezer)的迦南人。于是,迦南人仍住在基色,在以法蓮中間。”

1 - 21節記載的是南部猶大、西緬和便雅憫三支派與敵人爭戰的小總結。這里記載的則是約瑟一家(瑪拿西和以法蓮支派)在中部的爭戰。

在書十二:16 伯特利王是約書亞所擊殺的王之一。這里再度記述約瑟家如何擊殺城中的居民,理由和上文猶大擊殺耶路撒冷和底璧一樣。我們不知道何以作者對約瑟家的智取伯特利這么有興趣,但重要的是,瑪拿西和以法蓮兩支派都沒有把敵人滅絕淨盡,反而留下余口,允許迦南人做苦工,成為他們的“網羅、機檻、肋上的鞭、眼中的刺”(書二十三:13)

7。士一:30 - 36  “30西布倫沒有趕出基倫(Kitron)的居民和拿哈拉(Nahalol)的居民。于是迦南人仍住在西布倫中間,成了服苦的人。31亞設沒有趕出亞柯(Accho)和西頓(Zidon)的居民,亞黑拉(Ahlab)和亞革悉(Achzib)的居民,黑巴(Helbah)、亞弗革(Aphik)與利合(Rehob)的居民。32于是,亞設因為沒有趕出那地的迦南人,就住在他們中間。33拿弗他利沒有趕出伯示麥(Bethshemesh)和伯亞納(Bethanath)的居民。于是,拿弗他利就住在那地的迦南人中間,然而伯示麥和伯亞納的居民,成了服苦的人。34亞摩利人(Amorites)強逼人住在山地,不容他們下到平原。35亞摩利人卻執意住在希烈山(Heres)和亞雅倫(Aijilon)并沙賓(Shaalbim)。然而約瑟家勝了他們,使他們成了服苦的人。36亞摩利人的境界,是從亞克拉濱坡(Akrabbim),從西拉而上。”

這里記載了西布倫、亞設、拿弗他利、但在北部的情形(請看圖二)。他們跟南部和中部的支派一樣,與敵人妥協,沒有趕逐和滅絕他們。但支派甚至被亞摩利人強逼住在山地,不容他們下到平原﹔以后他們還要搬遷到拉億(Laish)(士十八:29)。

總結一句:約書亞死后,以色列各支派都沒有將敵人滅絕淨盡,他們允許敵人留下作苦工,以致成為他們的網羅和機檻。以色列的上帝看到這種情形,他有什么話要說?我們下一課再見。

默想:

如果約書亞栽培了一個接班人,多好啊!以色列就不會群龍無首,各支派分頭出擊,被敵人纏著來打。我在開頭已經解釋,上帝不替以色列人立一個首領是有目的,這里就不再說了。

我要問的是:教會要為牧師預備一個接班人嗎?還是要等到牧師離職或退休,才找接班人?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